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異能時代II:美麗新世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為了擁有更美好的未來, 我們非常樂意摧毀現在這個世界。 ——犯罪推理X科幻驚悚X反烏托邦世界—— 在一場戰爭裡,沒有人是無辜的旁觀者。 這是一部關於美國人如何摧毀美國的寓言。 在美國的歷史中,從未出現過這麼大的威脅。 99%平常人 vs 1%異能者,內戰危機一觸即發! 「異能」改變了一切。 一九八○年起,全世界百分之一的人口帶著原本只存在於人類幻想中的天賦誕生。這些人能感知人心深處的祕密、預測股票漲跌趨勢,或是如隱形人般躲避眾人視線而來去自如。過去三十年來,這些奇人異士與平凡百姓之間日趨擴大的鴻溝,讓整個社會陷入動蕩不安。 一個由異能者主導的恐怖組織「達爾文之子」至今癱瘓了三座城市,報案專線無人接聽、超市貨架被掠奪一空,甚至發生激進分子將人活活燒死的殘酷行徑。尼克.庫柏為了讓自己的孩子活在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裡,從未停止奮鬥過,此刻他以美國總統顧問的身分,對抗一切與恐怖分子有關的事物——即便他本身就是一位異能者。 然而,當美國逐漸陷入一場毀滅性的內戰,尼克不得不參加一場他輸不起的遊戲,因為他的敵手對何謂更美好的世界有自己的一套看法——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他們非常樂意摧毀現在的世界。 歡迎來到美麗新世界。 被譽為「創造天才之作的大師」(引自《控制》作者吉莉安.弗琳)、「數一數二的當代小說家」(引自《林肯律師》作者麥可.康納利)的馬可斯.塞基,在「異能時代」系列第二集中,將帶領讀者進行一場驚險刺激的旅程,並改變你對整個世界和周遭人群的看法。 【各方推薦與媒體書評】 《控制》吉莉安弗琳 《隔離島》丹尼斯勒翰 《神隱任務》李查德 《林肯律師》麥可康納利 《貝塞尼家的姊妹》蘿拉李普曼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常務理事 杜鵑窩人 文字工作者 臥斧 推理小說作家 提子墨 推理讀書人黃羅 偵探書屋探長譚端 華語科幻星雲獎首獎得主譚劍 美國娛樂小說界天王天后、華人大眾小說界作家書評  ——讚揚推薦 ★ 首爾虛弱、平壤瘋狂、華府偏執……在2017年前半段,美國總統川普與白宮成為全球風暴引擎的此時,讀馬可斯.塞基這套異能英雄拯救世界的書,還滿有點寓意的。「異能時代」系列與《X戰警》、《超異能英雄》有相似的神韻,事實上,我們並不確定現正操控全球大局的「菁英」們,是否也是一種異能者?他們正在保護正在對抗的,是否如同他們所宣稱的那樣真實?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我們也沒有十分把握。川普說,美國主流媒體有不少都是假的媒體,你該相信全球最有權勢的總統,還是「假的」媒體? ——偵探書屋探長 譚端 ★ 在馬可斯.塞基的小說中,漫威電影的「X戰警」變成「異能者」,X教授改當總統顧問,而萬磁王則是恐怖分子領袖,這兩大異能者的世紀對決,將會影響整個世界的命運。角色雖然似曾相識,但作者的玩法不太一樣,導致劇情的走向截然不同,正邪兩方鬥智鬥力的過程也大相逕庭;最重要的是,塞基想要陳述的主題獨樹一格,猶如從全新觀點來閱讀「X戰警」的冒險歷程,其內涵和娛樂性卻毫不遜色。 ——推理讀書人 黃羅 ★ 這是一部關於美國人如何摧毀美國的寓言,那些不滿被社會長期歧視的變種人,那些厭惡不平等待遇的異能者,最終集結為一股強大的革命力量,為了開創美麗新世界,他們必須趕盡殺絕燒光舊人類!毀滅舊世界!男主角庫柏從上一集分析應變部的異能探員,晉身為美國總統的特別顧問,卻依然深陷於自身是異能者對抗同類的矛盾中,而這次他所面臨的將是一場充滿殺戮的美國內戰!作者馬可斯.塞基勇於挑戰自己,從過往懸疑犯罪小說的創作中,開啟了自成一格的科幻犯罪小說新路線,在他筆下那些令人暈眩與不安的反烏托邦行動中,營造出如電影般令人目不轉睛的節奏感。 ——推理小說作家、書評人 提子墨 ★ 讓人絞盡腦汁、劇情峰迴路轉,還有一點扭曲的推理故事,融合了加州黑色偵探故事、公路電影元素,還有狡黠的心理驚悚,總歸來說:才氣縱橫之作。 ——《控制》作者吉莉安.弗琳 ★ 美國犯罪小說界正需要這樣的電擊! ——《隔離島》丹尼斯.勒翰 ★ 前所未見的故事! ——《神隱任務》李查德 ★ 當代最傑出的說書人! ——《林肯律師》麥可.康納利 ★ 驚人的天賦。 ——《貝塞尼家的姊妹》蘿拉.李普曼 ★ 簡言之,馬可斯.塞基的《異能時代》系列棒極了。 ——《科克斯評論》 ★ 令人讚嘆。 ——《出版人周刊》 ★ 現代懸疑大師。 ——《芝加哥太陽報》 ★ 天才之作。 ——《芝加哥論壇報》 ★ 才氣縱橫的小說家。 ——《赫芬頓郵報》 ★ 邁向不朽的起點。 ——哥倫比亞廣播公司週日晨間新聞 ★ 踩足油門的驚悚之作。 ——《紐約時報》 ★ 新任驚悚小說大師誕生。 ——《普羅維登斯期刊》

目錄

三星期前 感恩節前一個星期

內文試閱

庫柏很不習慣。一點都不習慣。      自從那趟意外的豪華轎車之旅後,已經過了三個星期。他當上美國總統的特別顧問已經二十一天了,天天都是工作日——他有一種週末很快就會變成一段遙遠回憶的感覺——時間都花在會談、開會、看報告和坐在白宮戰情室裡。      白宮戰情室,老天啊。二十一天還不足以讓他習慣那個地方。庫柏向位在賓夕法尼亞大道的警衛室揮揮他的通行證,等待開門的信號。      「早安,庫柏先生。」      「早安,切特。我說過,叫我庫柏就好。」他脫下外套,放在X光機輸送帶上他的公事包上面,然後將通行證掃過機器,輸入他的識別碼。「昨晚過得好嗎?」      「跟我女婿打高爾夫,輸了二十塊。麻煩抬起手臂。」      庫柏抬起手臂,讓切特拿一根棒子劃過他身體,尋找有無爆裂物或生化武器的跡象。那根棒子是新的科技,因應人們不滿機場安檢造成的延誤而開發出來的。但就庫柏所知,這根棒子並沒有讓安檢速度加快多少。「他娶走你的女兒就已經夠糟了,現在還拿你的錢?」      「可不是嗎?」警衛露出微笑,往X光機另一頭比了比。「祝你有個美好的一天,庫柏先生。」      他就這麼簡單地通過了圍欄,踏上白宮的土地。一條長而彎的車道經過「圓石灘」,一片鋪滿碎石的白宮北邊草坪,日夜都有媒體記者帶著超立體攝影機在那裡等待。庫柏重新穿上外套,看著面前的建築物,感受這個現實。這是人民的白宮,象徵一個國家的最佳代表物、全世界的權力中心——他的辦公室。      多少是啦。事實上,他真正的辦公室在對街的舊行政大樓。但他很少有機會看到它,他幾乎所有的工作時間都待在西廂辦公室。      一位穿著軍禮服的海軍做出精準的右轉動作,幫庫柏拉開門。大廳裡,他檢查手機,看到自己的時間抓得剛剛好,還差幾分鐘才七點。他經過羅斯福室,途中站到一旁,讓路給一位將軍和兩位女士。地毯又厚又軟,每樣物品都閃閃發亮,家具也經過良好保養。他過去從未費心想過白宮的空氣聞起來是什麼味道,但他還是驚訝於這個答案:花香。空氣中充滿花香,來自每天都會更換的花朵裝飾。      他向右轉,經過內閣室——內閣室!——再走幾步,就來到了總統私人祕書辦公室。兩位助理正在用投影在古董辦公桌上的虛擬鍵盤打字,他們的螢幕則是偏光單邊鏡片,厚度薄到如果從側邊看過去,完全看不見鏡片的存在。這種舊時代與新時代並存的現象非常有趣。      新聞祕書霍頓.亞契正在和瑪拉.基佛斯專心交談,這位幕僚長穿著灰色套裝,看起來既時髦又凶惡。兩位都是極為資深的政客,因此沒讓自己透露出任何情緒,但在庫柏眼裡,兩人在他進來時微微繃緊的身體就充分說明了一切。      放輕鬆,兩位。我沒有要搶你們的飯碗。      庫柏將手插進口袋,將注意力轉向鍍金畫框裡的畫像,畫中是被印象主義風格的濃霧圍繞的自由女神像。他認為畫得還不錯,但如果是在市集裡看到這幅畫,他可能不會多看第二眼。      「庫柏先生。」      他轉過身。「部長先生,早安。」      歐文.萊希雖然身為國防部長,但他是靠聰明才智一路爬上來的,這點也充分展露了出來。他的姿勢沒有透露出他覺得早上過得好不好,他的話語既不證實也不否認現在是早晨時段。很少人能在庫柏的眼力之前洩露這麼少的訊息。      「有任何關於達爾文之子的新消息嗎?」庫柏問。      萊希擺了一個不置可否的表情。「他們給你辦公室了嗎?」      「就在對街。」      「啊。」他露出一個微小的微笑。庫柏早已發現這邊的人非常重視辦公室的位置。萊希繼續說:「你還喜歡在這裡工作嗎?在分析應變部工作後,這些會議對你來說一定非常無聊吧?」      「噢,其實沒有差那麼多。」庫柏說,「少了許多槍戰,但死傷可一點都沒少。」      萊希發出你可真幽默的一聲輕笑。庫柏看得出國防部長正準備回他一記隱晦的羞辱,但在他說出口前,南北邊牆上的弧形門就打了開來。萊恩諾.克雷總統探出頭來,對他的助理說:「把不重要的事情都推掉。」然後轉身走回房裡,對身後比了比手勢,要他們進來。      總統的橢圓辦公室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每件上過蠟的物體表面都閃爍著光芒。基佛斯、萊希和亞契泰然自若地走進來,好似這不過是另一間再普通不過的房間。庫柏挺起肩膀,試著仿效其他人的姿態,但耳中還是充滿每次他踏進這個房間時都會聽到血液沖刷而過的和緩怒號。      「歐文,我們對達爾文之子的了解狀況如何?」      「我們已經愈來愈清楚情勢了,長官,但速度很慢。」國防部長開始對總統進行簡報,但顯然並沒有什麼重大進展。      庫柏自從加入克雷總統的團隊之後,就變成了某種恐怖組織專家。他讀遍所有關於達爾文之子的備忘錄,和應變部、FBI及國家安全局見面,盯著被活活燒死的貨車司機照片長達好幾個小時。儘管花了這麼多時間,他還是所知不多。這個恐怖組織彷彿一誕生就發育完全了。沒人知道它的規模多大、基地在哪裡、資金從哪來、有沒有最高領導者,還是只是個結構鬆散的恐怖組織網。      「結論是,」萊希繼續說,「我們過去幾天知道了很多——從引爆食物貨倉的炸彈得知他們的技術知識和化學材料,監視畫面顯示他們是用偷來的警車對貨車發動攻擊,我們的分析師從資料探勘的模式中獲得許多資訊——但還不足以讓我們能夠實際作出回應。」      「也許這是因為他們是一群狂熱分子。一群瘋子。」基佛斯說,「他們把人活活燒死。為什麼我們要把達爾文之子當作某種外國政體,而不是邪教來看?」      總統摩挲著下巴,「尼克,你怎麼想?」      只有他的前妻娜塔莉和雪倫會用他的名字叫他,但他對於要求美國總統以姓氏來稱呼他,總覺得不是很自在。他清清喉嚨,花了一點時間斟酌他接下來要說的話。「想想全國百姓在看到單眼鏡餐廳的影像後,會有多憤怒。他們的總統在計畫謀殺他們。」      克雷保持著和善的表情,但其他三人紛紛交換眼神、撥弄著文件。庫柏可以感覺到他們拉開了一點距離。讓他們去吧。只要你仍在這裡,最好還是把事實說出來。「那麼,現在從異能的角度來想想。第一級異能孩子被強迫和父母分開,送去學園。應變部在沒有合法訴訟程序和審判的情況下,殺死他們認為會對社會造成威脅的異種。監控機制倡議案讓每個美國天賦者未來都會被強行在脖子裡植入晶片——」      「我們走著瞧。」克雷說,「我可不是倡議案的粉絲。」      「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說,總統先生。但就算你可以廢除這項法令——而且你也該這麼做——還是不會改變天賦者被當作二等公民對待的事實。」      「我不是很確定,」萊希說,「這項分析有什麼戰略價值。」      「是這樣的,」庫柏說,「他們可能是狂熱者沒錯,但他們不是瘋子,而且他們有憤怒的原因。我一生都在追捕恐怖分子。我痛恨他們代表的一切。但我們不要假裝他們的動機是毫無理由的。」      「我們也不要忘記,」萊希說,「他們殺了好幾千人,將無辜的男男女女活活燒死,還試圖餓死三座美國城市的居民。你建議我們怎麼做?圍在桌邊聊我們之間的不同嗎?」      「不,」庫柏說,「我們不能和恐怖分子談判。」      「那麼——」      「但是我們可以找人來當我們的談判代表。」      克雷總統看起來若有所思,「你想的是誰,尼克?」      「艾瑞克.艾普斯坦。」全世界最有錢的人,靠他的天賦分析股票市場,獨力賺進三兆美金。當全球金融市場終於對他這樣的人提出抗議,他便把注意力轉向一項新的計畫:為異能打造一個家。他傾家蕩產,在懷俄明州的沙漠中央建造了一個異種以色列國。「身為新迦南特區的領導者,他和天賦者團體都有聯結。而且他不容許恐怖行為,所以……」庫柏聲音愈來愈小。其他三位官員正在交換某種神情。「怎麼了?」      「你當然不知道了。」瑪拉.基佛斯說,「你才剛踏入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會知道呢?聽著,根本沒有艾瑞克.艾普斯坦這個人。」      他困惑地瞪著她。他想起在新迦南特區地底下的電腦仙境,和艾普斯坦說話的記憶。一位怪異又聰明的男人,擁有強大無比的天賦,可以將看似無關的資料聯結在一起,並從中看出模式。      當然了,這個天賦讓他成為隱士,難以和其他人溝通。這就是為什麼他的哥哥會是大眾所知的「艾瑞克.艾普斯坦」,負責上談話節目、和總統會面。這個祕密只有少數人知道。      「你看,」基佛斯繼續說,「很顯然那位假裝是艾普斯坦的人,和搞垮股票市場的人不是同一個。」      「因此不可能和他達成外交關係。」總統說,「我們永遠不可能確定我們面對的究竟是誰。」      「但是——」庫柏阻止自己繼續說下去。他知道這些人不曉得的真相,一個可能成為關鍵的真相。但是,這些人可是整個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如果艾普斯坦選擇把他們矇在鼓裡,一定是有原因的。      上次你見到艾普斯坦的時候,你答應他要殺死約翰.史密斯,但你卻饒了史密斯一命。你真的想要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第二次後腿嗎?「我懂了。」      「現在,」萊希說,好像從沒被打斷過一樣,「我們要專注在手邊的狀況。我們預計在明天發放食物和重要物資。」      「明天?」總統皺起眉頭,「超市在兩天前就空了。為什麼要拖延?」      基佛斯回答:「這其實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先生。國民警衛隊並沒有儲糧。我們正和土爾沙和弗雷斯諾的食品經銷商協商,但克里夫蘭的食品貨倉已經被摧毀了,我們必須和俄亥俄州東北部的其他地方合作。」      「聯邦緊急事務管理署呢?」      「除非堤蒙斯州長提出警急狀況的聲明,並正式請求協助,不然管理署無法動作。」      「他為什麼不這麼做?」      「他是民主黨員,」她說,「如果他向身為共和黨員的總統求助,下次選舉時會讓他看起來很懦弱。」      「處理好這件事。人民在挨餓。」      「是的,先生。」瑪拉.基佛斯展開她的軟式平板,做好記錄。「同時,國民警衛隊正在設立食物發放中心,但他們遇到一些困難。大多數雜貨店都發生許多事故:碎玻璃、打架、搶劫事件。國民警衛隊試圖維持秩序,但他們在控制人群和保護商店時,無法一邊建立援助中心。一旦愈晚開始發放食物,就會有更多人湧上街頭。」      克雷總統轉身背對他們,在窗前來回踱步。他往外看向玫瑰園,晨光將他的身影一分為二。「有任何死亡案件嗎?」      「還沒有。有些人進了醫院。」      「我們需要每個人都冷靜下來。」克雷說,「恐慌比問題本身還糟。」      「是的,先生。」基佛斯說,「我們認為你該對全國發表演說。」      「今天下午?」      新聞祕書亞契說:「今晚會是最多人收視的時段。」      「只要一篇簡短的聲明即可。」基佛斯說,「照著準備好的講稿:你親自監督所有嘗試——」      「努力,」亞契說,「你親自監督所有在這段時間政府所做的努力。」      「在這個艱難的時刻,所有美國人都必須團結一致——」      「——展現定義這個國家的堅定意志,諸如此類。」      「你對國民警衛隊抱持最高的信心,對克里夫蘭、土爾沙和弗雷斯諾的市民也是。」      「同時,我們會翻遍每一塊石頭,找出是誰攻擊了我們的國家。」      「不好意思。」庫柏說。      房裡說話的節奏被打斷,每個人都轉身看向他,彷彿他們早就忘了他的存在。他露出友善的微笑。「妳說『聲明』,總統為什麼不開放問答呢?」      「不行。」基佛斯和萊希同時說。亞契說:「絕對不行。」      「三座城市都陷入混亂。」庫柏說,「食物短缺、搶劫和暴動的疑慮。為什麼總統不能回答問題?」      基佛斯的神情緊繃。「庫柏先生,我不認為——」      「事實上,」克雷總統說,「他說的有道理。為什麼不讓他們問問題?」      其他三人面面相覷。片刻後,亞契說:「先生,因為這些問題會是:誰是達爾文之子?他們在哪裡?他們要什麼?我們多快可以阻止他們?」      「為什麼不展現我們的強硬呢?」克雷問,「告訴他們,狀況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達爾文之子很快就會被我們暗中迅速地終結。」      「因為情報顯示,還會有更多攻擊。」國防部長說,「如果你說我們掌握了狀況,然後一小時後什麼東西爆炸了,看起來就會像是開關按下的時候,我們還在睡大頭覺。」      「那就告訴他們真相。」庫柏說,「告訴人民,你還不知道所有的答案。告訴他們美國政府正竭盡全力。你絕對不容忍任何恐怖行為,一定會抓到達爾文之子,消滅他們。在此同時,你需要你的人民表現得像個男人,保持冷靜。」      房裡一片寂靜。具有某種重量和質地的寂靜。這種寂靜不言自明,而且至少有三個人正在思量他到底有多笨。      好個「真相會讓你自由」啊。      經過了一段時間,總統開口:「好吧。不回答任何問題。」      庫柏往後靠向椅背,克制自己不要聳肩。      「但尼克提出了一個很好的論點。」克雷繼續說,「保持人民的信心非常重要,要讓他們相信總統可以控制住情況。如果我只發表聲明而不回答問題,這會讓我們看起來像是在隱瞞什麼。不過,霍頓可以拖時間和轉移他們的注意力。讓他來主持簡報。」      「是的,先生。」      「還有,歐文,我要知道達爾文之子的一切。不是下個星期,也不是明天,就是現在。」      「是的,先生。」      「很好。」萊恩諾.克雷繞回他的桌子後面,戴上閱讀用眼鏡,開始翻閱資料夾,他的注意力立刻集中在上面。庫柏的異能有個副作用,就是讓他常以顏色分類別人。性急的人對他來說是紅色的,內向的人則是灰色。萊恩諾.克雷是咖啡館裡沾滿煙漬的金色壁紙,精緻而令人安心。      這樣很棒。但我不知道現在我們是否需要一個步調如同拋光過的鋼的人。      他站起身,扣好他的西裝外套,跟著其他人走出橢圓辦公室。瑪拉.基佛斯等到門關上後才對他發難。「表現得像個男人?」      「還有表現得像個女人。」他說。      她的微笑緊繃又冷酷,眼中毫無笑意。「你曉得你正試圖激起他對不能做的事產生興趣嗎?」      「就我的了解,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      「你錯了。結果現在不是總統來告訴大家不要擔心,而是新聞祕書在上面含糊其詞。霍頓很行,但我們現在需要的是自由世界的領導者告訴他的人民,一切都會沒事。」      「就算事實不是如此。」      「那更是要這樣。」      「妳看,這就是我們意見不同的地方。我認為總統的工作就是保護國家,而告訴人民真相是最好的方法。」      「噢,天啊。」她翻了個白眼,「我該說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你顯然一點頭緒都沒有。」      「我們走著瞧。」庫柏說。      「沒錯,」瑪拉.基佛斯回答,「我們走著瞧。」

作者資料

馬可斯.塞基(Marcus Sakey)

暢銷小說家,已出版五部長篇小說和一部小說集,多部售出電影版權。他的小說獲得許多獎項的提名與肯定,包括巴瑞獎、安東尼獎、黛利絲獎、麥卡維帝獎、讀者票選獎、獨立文學獎、《犯罪狂》雜誌小說獎、《海濱》雜誌評審獎、《浪漫時代》雜誌書評獎,以及國際驚悚作家協會驚悚小說獎,且有兩部作品正在籌拍電影。《異能時代》是他的第六部長篇小說,也是一部令人震撼的轉型之作。目前他跟妻子和女兒定居在芝加哥。 作者個人網站:http://MarcusSakey.com 也可上臉書及推特(搜尋@MarcusSakey)追蹤他的近況。

基本資料

作者:馬可斯.塞基(Marcus Sakey) 譯者:林詔伶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Echo 出版日期:2017-03-07 ISBN:9789869443814 城邦書號:MO0052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8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