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黑心居酒屋2:帶來回憶的料理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黑心居酒屋2:帶來回憶的料理

  • 作者:秋川滝美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7-01-03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我的十月革命

內容簡介

名為「溫柔」的湯匙, 將回憶與現在攪拌均勻, 成為獨一無二的懷念美味。 東京下町的商店街中央,「黑心居酒屋」悄悄亮起了招牌。 掀開暖廉,坐上店長美音張羅好的位置,你會發現,這其實是一間充滿人情味與美味料理的暖心居酒屋—— 夏天,熱騰騰的暑氣讓人沒了食欲,黑心居酒屋充滿了煩惱的氣息。 「什麼料理是在沒胃口時也吃得下呢?」繼承父親的黑心居酒屋已經好一陣子,美音正向常客徵詢意見。大家紛紛提起自己回憶中的料理,童年的筍子皮包鹹梅乾、將蛋打在熱呼呼鐵板上的醬油炒麵、昭和風味的拿坡里義大利麵…… 聽著蘊含於料理中的故事,美音也回想起過去父親的推薦菜色「鐵板煎山藥泥」。只不過,父親創造的獨特味道,美音能夠完全重現嗎?勾起老常客的懷念滋味、專屬黑心居酒屋回憶的料理,有辦法再次端上黑心居酒屋的餐桌嗎? 無論是誰,都有一道對自己意義非凡的料理。當溫暖的食物配上酸甜回憶,平凡的味道也滋味豐富了起來! ◎勤勞的菜刀 訣竅就在菜刀!將紅蘿蔔和生菜切成細絲,配上鹹鹹的起司和酥脆的海苔,就變成連挑食的小孩子都吃得津津有味的一道料理! ◎討厭番茄的男士 先把茄子的兩面都煎得金黃酥脆,擺上厚切培根,接著將主角番茄滿滿地塞進焗烤盤,撒上少許鹽巴和磨碎黑胡椒,最後蓋上厚厚一層比薩用起司——美音為番茄施的美味魔法是什麼呢? ◎繼承人的憂鬱 廚房飄來的煮湯味道,光聞著就感到幸福。美音繼承自母親的私房料理「感冒湯」充滿了希望家人健康痊癒的心願。 ◎如何煎出美味的煎餃 加奈子為了讓丈夫能享用到和中華料理店一樣酥脆的美味煎餃,請美音幫她展開如何做出美味煎餃的特訓,而美音的特訓內容,是從包出完美的餃子開始…… ◎鐵板上的回憶 「什麼都吃得到,也表示想吃的東西越來越少的意思喔!就跟高級酒一樣,要是每天都能喝到就不稀奇了,正因為偶爾才能喝到,才值得高興哪。」醫生的一段話讓陷入菜單煩惱的美音振作起精神,決定重現藏在回憶的那道料理! ◎滿分與不及格 一對愁容滿面的老夫婦掀開黑心居酒屋的暖簾,與吧檯前歡笑吵鬧的常客形成極大的對比,也讓美音和馨不禁關心起來,到底,老夫婦藏有什麼樣的祕密呢? 【日本讀者暖心推薦】 「感覺上非常舒服的地方,以及善良的人們,讓我整個人都被撫慰了。」 「各種看起來相當美味的美食與美酒……讀的時候肚子一直咕嚕咕嚕叫! 」 「喜悅迴響不絕於耳!!我也試著做了作品中的「下酒菜」。自己都覺得非常好吃!」 「特別推薦給熱愛美食、美酒、美好人情味的人!」

內文試閱

  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美音完全不明白自己怎麼會陷入這窘境,要在這種秋老虎還會咬人的季節,用鐵板做料理。儘管如此,她也不忍心讓滿心期待地盯著她動手的茂醫師、阿梅和明良失望。最重要的是,剛才還說沒胃口的明良,已經變得有點興趣了。      「山藥泥啊⋯⋯」      「我實在拿那個沒辦法耶⋯⋯」      「所以雖然有很多客人喜歡,還是從菜單上拿掉了。」阿梅耳尖地捕捉到兩姊妹在吧台後面竊竊私語的對話,露出驚訝的表情。      「哦?真想不到,妳們兩個都不喜歡山藥泥啊?」      「倒也不是不喜歡⋯⋯」      製作山藥泥是母親的工作。長芋、山藥、天然薯⋯⋯雖然是「山藥泥」,但是做為其原料的薯芋琳瑯滿目。使用的種類會依季節而異,全都是母親親手磨的。母親去世以後,暫時由馨代勞。然而,她的體質似乎會對山藥泥過敏,如果要磨出足以供應店裡使用的量,接下來可就嚴重了。美音心想,只不過是山藥泥而已,如果馨搞不定,自己處理就好。可是她接手後才發現,自己也沒好到哪裡去。少量的話還沒問題,磨的量一多,還是會發炎。即使試圖以醋水撐過去、隔著廚房用紙巾磨,還是癢得受不了。聽說如果保持乾燥就沒問題,但是在磨大量山藥泥時,為了衛生問題,還是必須經常洗手,所以很難保持在乾燥狀態。美音和馨遍尋不著解決之道,最後只得放棄。如此這般,煎山藥泥就從「黑心居酒屋」的菜單上消失了。      「既然這樣也沒辦法,只好放棄煎山藥泥了。」阿梅表示,她還沒想吃到要讓美音和馨感到困擾的地步。但美音已經知道阿梅想吃煎山藥泥,茂醫師和明良也有些失望的樣子。將這群常客的臉看過一遍以後,美音大聲宣布:      「一點點的話沒關係啦!只要用紙巾包起來再磨,肯定沒問題的⋯⋯」      「姊,可是⋯⋯」馨欲言又止地看著美音。她知道美音跟自己一樣怕癢。客人捨不得美音受罪,但美音又想讓客人吃到他們想吃的東西。大夥兒都感到傷腦筋時,阿梅提出了解決方案。      「我來幫忙吧!畢竟是我提出的任性要求。」      「阿梅婆婆⋯⋯可是⋯⋯」      「不要放在心上啦!我聽說那種過敏,對會癢的人來說真的十分折磨。但我沒這困擾,一下子就能磨好。」      讓客人幫忙做菜的居酒屋⋯⋯黑心居酒屋開到這個地步,也真的太黑心了,可見阿梅是真的很想吃到這道懷念的風味。既然如此,就沒有辦法了,今天就讓她幫忙一下吧!      美音在心裡道歉:「爸爸對不起。」將山藥交給阿梅。      「我早就想溜進這個吧台看看了。」阿梅喜上眉梢的神情,是美音唯一的救贖。      阿梅靈巧地削好長芋、磨成泥的同時,美音在煮沸的開水裡加入大量鹽巴,開始煮粗一點的義大利麵。      美音差點又把義大利麵的英文講成「Pasta」,茂醫師糾正她說:「是Spaghetti!」所以今天就暫時把「Pasta」這個單字封印起來吧!      「不用管嚼勁的問題喔!」      茂醫師又提出了令人為難的要求。當時的義大利麵似乎完全沒有「嚼勁」的概念。「和煮好放在那邊賣的烏龍麵很難分辨呢!」茂醫師一臉懷念地笑著說。      「還好我是現代人⋯⋯」明良喃喃自語地說道。結果被茂醫師狠狠地瞪了一眼:「你說什麼!」美音其實也跟明良有相同想法,一點也不想吃放到軟爛的義大利麵和烏龍麵。      「那種也有一番美味,你吃了肯定會大吃一驚的。」      「真的嗎?」明良一臉不信的表情,讓茂醫師激動了起來。      「美音姑娘,拜託妳,一定要做得很好吃喔!」      呃⋯⋯那個⋯⋯要說的話,我其實「舉雙手雙腳贊成」明良的意見耶⋯⋯但這句話怎麼也說不出口。於是美音只好在茂醫師的交代下,將比較粗的義大利麵煮得比標準時間多一、兩分鐘,再用篩子撈起來放涼。一想到在放涼的過程中,麵條還會繼續軟爛下去,美音的心情就快要低落到「悲傷」的地步了。      「接下來是洋蔥、青椒和小香腸⋯⋯」      「呃⋯⋯小香腸該不會是紅色的那種吧?」美音提心吊膽地問正把記憶中的拿坡里義大利麵搬出來的茂醫師。結果正如美音所料,得到的答案是「拿坡里義大利麵裡的小香腸,當然是紅色的啊!」      「小事!我跑一趟『吳竹』吧!」明良自告奮勇地提議。這次又要差遣客人跑腿了嗎⋯⋯美音幾乎快要暈倒了,但明良卻一臉沒事人的表情。      「我猜『黑心居酒屋』一定不會有紅色的小香腸,如果不是紅色的小香腸,就無法呈現那個味道了。要是讓茂醫師因此抗議:『原本應該更好吃的!』也很傷腦筋!」      明良擺明了就算賭一口氣,也要忠實呈現茂醫師回憶裡的拿坡里義大利麵,讓他對味道做出公正的評價。隨便你們愛怎麼做吧!美音已經放棄掙扎了。      「既然要跑一趟,就順便把炒麵的麵條也買回來吧!」茂醫師打蛇隨棍上地又追加了要買的東西。看樣子他是徹頭徹尾的炒麵派呢!美音噗哧一笑。      那就趁這段時間先切好高麗菜和豬肉吧⋯⋯肯定也需要紅薑吧⋯⋯美音心想。這時明良對馨說:      「小馨,腳踏車借我!」      「不借!」馨一口拒絕。      「別這麼壞心眼嘛!」      明良頓時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美音只好替馨解釋。      「不好意思,馨不是壞心眼,而是喝了酒騎腳踏車也算是酒後駕駛呢。站在店家的立場上,不能讓客人做這種事。」      「哦⋯⋯原來如此。這樣反而會給妳們添麻煩呢!那我用走的好了⋯⋯」      來回三十分鐘⋯⋯不用,大概只要二十分鐘吧?明良邊說邊要推開拉門的時候,滿身大汗的完治正好走進來,明良大聲歡呼。      「這真是所謂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完治,你去『吳竹』跑一趟!」      完治連一滴啤酒都還沒喝到,才剛推開拉門就被差遣去買東西,但他卻沒有一句怨言,跨上馨的腳踏車,飛奔而去。      熊一般魁梧的身型配上那輛腳踏車,簡直就像是馬戲團嘛⋯⋯大家心裡似乎都這麼想。      「真想讓他戴尖帽子啊⋯⋯」馨的這句話讓笑聲在店裡炸開了鍋。      「第一杯輕啤酒算茂醫師的喔!」馨貌似笑得太誇張了,抱著肚子說。      「這有什麼問題?要喝幾杯都算我的。」      茂醫師也笑得非常開懷。      「美音姑娘,山藥泥磨好了喔!」阿梅的聲音響起,把美音的意識從騎著腳踏車表演雜耍的熊先生身上,拉回煎山藥泥上頭。      雖然已經很久沒做了,但她還不至於忘記作法。將山藥泥放進大碗裡,再打一顆蛋。如果是淋在白飯上的山藥泥,只需要加蛋黃就好,但是煎山藥泥的時候要用到全蛋,這樣才能煎得酥酥脆脆。撒上大量剁碎的蔥,把紅薑的量控制在不會令人產生反感的程度,切得細細地加進去,再將少許的醬油加入白醬油裡調味。加入醬油只是為了增添風味,並避免光用白醬油可能會太甜。攪拌均勻大碗裡的東西以後,再把黃色的蛋汁倒進白色的山藥泥裡,加上綠色的蔥和紅色的紅薑,看起來鮮艷極了。      這麼說來,她從以前就很喜歡看蛋汁混入山藥泥,逐漸變成黃色的樣子⋯⋯明明當時並沒有這麼愛吃⋯⋯      「姊,鐵板熱好囉!」      這次是馨的聲音拉回了美音又跑掉的心思。「看樣子,今天的我很不專心呢!」美音在心裡叱責自己。      「原來如此,這就是煎山藥泥嗎?」快去快回的完治在喝光茂醫師請的輕啤酒之後,終於緩過一口氣來,問清楚來龍去脈。      先把山藥泥倒在熱呼呼的鐵板上,最後再放進烤箱裡,烤到表面微焦,撒上切碎的海苔。終於完成跟記憶中一模一樣的煎山藥泥,美音稍微鬆了一口氣。      「對呀!這就是上一代老闆特別推薦的﹃煎山藥泥﹄喔!請趁熱享用。」美音煎好兩盤,阿梅獨占了其中一盤,萬般不情願地交出另一盤,讓其他人也可以嘗嘗味道。她其實想兩盤都據為己有,只可惜腸胃已經沒有這麼強健,所以很不甘心的樣子。      「啊⋯⋯這種外酥內軟的感覺,真是好吃得沒話說!跟輕啤酒也很對味!」完治說道。      「用湯匙把烤焦黏在鐵板上的部分刮下來吃的話,也很香呢!我以前從沒吃過這種東西。我不太敢吃生的山藥泥,但做成這樣就沒問題。」      明良拚命將湯匙湊到嘴邊,大聲表示讚同。      就是這個,煎山藥泥就是這樣誕生的。小時候,美音和馨還沒長出能理解這種風味的舌頭,所以都不愛吃山藥泥。而且把山藥泥淋在白飯上來吃的時候,嘴巴周圍一定會發癢,看來她們從小就是這種體質了。儘管如此,父親還是不想放過山藥的營養價值,想盡辦法要讓她們吃下,嘗試過各種手段之後,最後找到的方法就是這道煎山藥泥。      「如果是加到什錦燒裡的山藥泥,我們就敢吃了。」馨也一臉緬懷地回想。      「沒錯,所以我爸就一點一點增加山藥泥的量,可是如果加太多,什錦燒反而會變得難吃,不是嗎?最後就只煎山藥泥了。」      父親一開始是把醬油淋在只加蛋下去煎的山藥泥上,確定兩個女兒這樣就敢吃後,就想著是不是可以做得更美味、更容易入口呢?便想方設法地加以改良,結果就成了這道煎山藥泥。      「欸⋯⋯所以這道菜是因為妳們兩個都不敢吃山藥泥,才誕生的?」這還是第一次聽說呢⋯⋯茂醫師和阿梅說道。      「這道菜對兩位來說,也是充滿回憶的菜色呢!」明良說道,和完治爭奪最後一口煎山藥泥。姊妹倆感慨良深地面面相覷時,耳邊傳來催促的聲音。      「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了嗎?」這次輪到茂醫師發難。他彷彿等得不耐煩了,催美音趕快動手做鐵板炒麵。美      音也很擔心麵條繼續漲下去,決定從拿坡里義大利細麵開始做。      美音遵照茂醫師的指示,切好洋蔥、青椒和紅色小香腸。      「不用做成章魚吧?」      美音半開玩笑地問道,結果馬上被茂醫師罵道:「又不是幼稚園的便當!」說的也是⋯⋯美音笑著炒好蔬菜、倒進義大利麵、以鹽和胡椒調味,最後再加入大量的番茄醬。中間硬是加入少許的高湯粉增添風味,這是她身為廚師最底限的掙扎。      美音將炒好的拿坡里義大利麵放在重新加熱過的鐵板上,打好蛋,滿滿地倒在四周,最後一個步驟當然是撒上大量起司粉,大功告成。      「好了,請用。」把出菜的工作交給馨,美音馬上又開始炒麵。      加到炒麵裡的是高麗菜、胡蘿蔔、青蔥和洋蔥,以及少許的豬肉絲,而不是紅色的小香腸。「肉絲要少到不認真找就找不到」,這也是來自茂醫師認真的指導,美音只好把原本要加的肉絲減少一半。      「啊⋯⋯我的肉⋯⋯」完治的哀號又讓店裡充滿了笑聲。      美音用偏重口味的醬汁調味,跟拿坡里義大利麵一樣,放在鐵板上,倒入蛋汁,最後再以紅薑增色,撒上滿滿的海苔和柴魚片。柴魚片遇熱跳起舞來,讓大家全都猛嚥了一口口水。      「誰也別想跟我搶喔!」茂醫師作勢要將炒麵和義大利麵全都擁入懷中,但是在明良「其實是因為不好吃吧?」的挑釁下,不假思索地拱手讓出。      「聽你小子在胡說八道!有本事吃完以後再說!」      「那我就不客氣囉!」沒想到對方一點也不曉得要客氣,茂醫師失望極了。      明良把撿到的小貓全交給茂醫師進行健康管理,平常老是挨茂醫師的訓示:「怎麼可以餵小貓吃這種東西!」看樣子,今天是平日角力關係的大逆轉。      「如何?」茂醫師在漫長的人生中似乎已經學到教訓,回憶裡的味道除了當事人,其他人      可能都會覺得不怎麼樣,因此戒慎恐懼地觀察明良的反應。      明良邊嘀咕著:「已經爛成這樣的拿坡里義大利麵怎麼可能會好吃嘛!」邊用叉子舀起一口送入口中,過了好一會兒才面帶微慍地說:「這才不是義大利麵!」      果然⋯⋯負責煮麵的美音也垮下肩膀。儘管如此,明良的叉子還是沒有停下來。      「這明明不是義大利麵,怎麼會這麼好吃呢?真是太奇怪了。蛋又濃又滑,麵因為煮得太軟,反而被蛋汁充分地包覆起來,紅色小香腸該怎麼說呢?雖然沒吃過,但是這種軟綿綿的口感,好像會上癮耶!」      「怎麼⋯⋯明良,你喜歡嗎?」      「沒有胃口的時候,果然還是沒吃過的東西最讚了!茂醫師,那盤炒麵也讓我嘗一口嘛!」明良也想對炒麵出手。      「只能一口喔!」茂醫師只有語氣不太情願,看起來其實很高興的樣子。      啊⋯⋯是這樣啊⋯⋯美音終於明白了。充滿回憶的食物因為是記憶中的食物,並不是「現在」的東西,因此對他人而言,多半是沒吃過的東西,別說沒吃過了,甚至連聽都沒聽過。當某人的回憶跟著回憶中的食物一起展現,分享著對方的回憶,體驗第一次的味道的確很有吸引力,也難怪會令人食指大動。茂醫師已經徹底放棄拿坡里義大利麵,狼吞虎嚥地大啖鐵板炒麵。      「重點在於,能不能在蛋凝固以前吃完喔!以前我還會跟狐群狗黨比賽誰吃得快。」茂醫師想起很久以前就已經分散四方的朋友們。      為其實一點也不特別的炒麵加入的回憶,正是最完美的調味料。      「謝謝妳,美音姑娘。」      茂醫師向美音道謝,說他沒想到還能再嘗到這個味道。      「茂醫師!我也要謝謝你喔。」阿梅向茂醫師道謝,托他的福,才能再吃到煎山藥泥。她也向美音道歉:「勉強妳做這道菜,真不好意思。」      「多謝招待。」明良和完治則是向大家道謝,說他們完全是漁翁得利⋯⋯      「這一切是從明良趴在吧台上開始的,去『吳竹超市』跑腿的也是完治啊。」阿梅和美音異口同聲地這麼說,兩人都露出愧不敢當的表情。      名為溫柔的湯匙,將回憶與現在攪拌均勻。      「哦⋯⋯所以這就是回憶的味道,煎山藥泥嗎?」眼前擺著已經燒焦的鐵盤,要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物體。美音敏銳地注意到他      那有些坐立不安、心驚膽戰的表情。      「你該不會也不敢吃山藥泥吧?」      「呃⋯⋯還不到不敢吃的地步啦!只是不愛吃而已。」的確有這樣的男人呢!都已經這麼大的人了,還是不敢吃山藥泥或秋葵這種黏黏滑滑的食物。他母親已經成功讓他克服對番茄的恐懼了,對山藥泥卻還是力有未逮嗎?美音突然覺得好好笑。的確,不吃山藥泥的問題倒沒有不敢吃番茄那麼嚴重。一般人對山藥泥的喜好      本來就很分歧,而且山藥泥本來就被歸類在「奢侈品」裡。出現在旅館的早餐中時,喜歡的人會高興地吃掉,不喜歡的人頂多就跳過不吃而已。      「但這個你一定敢吃,就當成是軟綿綿的什錦燒吧!」      「好,那我就相信妳說的。」      相信妳說的 這句話聽起來真悅耳,美音不禁微微一笑。      要出差一個月回來後,又開始經常光顧「黑心居酒屋」。他還是一樣,在快打烊的前一刻才出現。美音會在要可能上門的日子讓馨趕快收拾好該收拾的東西,趕她回家。      美音當然不是嫌馨礙事,但和要兩人獨處的平靜時光,彷彿可以消除一天的疲勞。而馨似乎也看穿美音的用意,總是竊笑著先回去了。      美音不是不知道,馨也想早點回去和哲講電話或傳電子郵件。儘管如此,她還是有種作賊心虛的感覺,令美音不曉得該拿自己怎麼辦才好。      「如何?」      烤得恰到好處的表面、切碎的海苔風味,再加上蔥的微微嗆辣,不過那股嗆辣      又巧妙地融合了紅薑的鹹味和酸味,因此雖然加了一堆蔥,卻一點也不討人厭。這樣的拿捏的確很像「軟綿綿的什錦燒」,但整個看下來還是另一種食物。要很難相信原料居然是他不敢吃的山藥泥。      「妳早就知道答案了吧?」      要終於掩飾不住自己的懊惱,這是他第幾次在這家店吃到「不愛吃的東西」呢?而且那些東西居然全部變成自己「喜歡吃的東西」了,真是莫名其妙。其實也沒什麼好懊惱的,就是有股被打敗的感覺,這點令要非常不能接受。      「這是指很好吃的意思嗎?」老闆娘硬是要追問個水落石出,要不得不點頭。      「好吃到還想再吃,可以的話希望能放進招牌菜單裡。」      我明明最討厭山藥泥了⋯⋯要老實招認,自己對山藥泥的厭惡其實不只是      「不愛吃」的程度,卻又說他還想再吃。美音很高興自己煎的山藥泥,能夠讓原本討厭吃山藥泥的人讚不絕口,另一方      面卻也有點不知所措。      「放進招牌菜單嗎⋯⋯」      「怎麼啦?有什麼問題嗎?成本太高?」      「不是,有季節性的問題,還有⋯⋯」美音不得已,只好說出自己對山藥泥過敏的事。要一聲不吭地聽完,忍不住捧腹大笑。      「有什麼好笑的?」      「原來妳們兩姊妹也有害怕的事啊?」      「才不是怕,只是不拿手而已!如果只是一點點就沒問題!」美音說完,才發現這跟要剛才的藉口一模一樣。要的眼眸蓄滿比剛才更濃的笑      意,美音在他的凝視下,放棄了抗議。      「不好意思,就是這麼回事。」      「這該不會是我第一次講贏妳吧?」要開玩笑著說,但是在看到美音對於明明是會受歡迎的菜色,卻無法提供給客      人而顯得垂頭喪氣的模樣時,他趕緊道歉。      抱歉,是我失言。」這也沒辦法啊⋯⋯美音嘆氣。      「山藥泥嗎?山藥泥啊⋯⋯」要喃喃自語,拚命地絞著腦汁,然後終於大笑出聲。      「這還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認真思考山藥泥的問題。」      「對不起⋯⋯還是算了,沒辦法的事就是沒辦法,做人要懂得放棄。」      美音打算結束這個話題的時候,要的腦中靈光一現。      「等一下,我想到一個好主意了。要不試試那個東西?」      「戴手套嗎?」很多廚師會戴做菜專用的塑膠製薄手套,要的意思不外乎是戴手套就不會過敏了吧!      「不是,戴手套看起來不是很舒服,對吧?我也知道戴手套比較衛生,但在後場戴還無所謂,像這種可以把吧台裡看得一清二楚的開放式廚房⋯⋯」      「就是說啊!」要怎麼會這麼明白自己的心情呢?美音好高興,她感覺內心的指針似乎正移往不該去的方向。

作者資料

秋川滝美

二〇一二年十月開始在網路上發表作品,二〇一四年四月出版第一本小說《隨便的宵夜》,正式於文壇出道。其他的作品有《平凡的巧克力》、《黑心居酒屋》,皆因為大受歡迎而接連推出續集,目前累計銷售超過六十萬冊。 秋川擅長藉由平凡的料理刻畫人與人之間樸實的溫情。《黑心居酒屋》系列作描寫居酒屋裡美食與人情的溫暖,深受各年齡層讀者喜愛。書店店員盛讚是「酒、人情和料理都以最高溫度呈現的一部小說」。二〇一四年出版第一集後,同年又迅速推出續集,《黑心居酒屋》系列作至今銷售超過三十五萬冊。

基本資料

作者:秋川滝美 譯者:緋華璃 出版社:麥田 書系:日本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7-01-03 ISBN:9789863444169 城邦書號:RS708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