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破碎的怪物(《我會回來找妳》作者最新作品)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破碎的怪物(《我會回來找妳》作者最新作品)

  • 作者:羅倫.布克斯(Lauren Beukes)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6-11-29
  • 定價:420元
  • 優惠價:7折 294元
  • 書虫VIP價:29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79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國際書展/7折特價

內容簡介

◆《冰與火之歌》作者喬治 R.R.馬汀、《鬼店》《11/2263》作者史蒂芬.金、《控制》作者吉莉安.弗琳讚譽 ◆歐普拉網站選書、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NPR、波士頓環球報、華爾街日報、今日美國、娛樂週報、衛報、泰晤士報 英美媒體一致好評 ◆外文書書評家胡培菱專文導讀 全球暢銷小說《我會回來找妳》作者搶眼傑作! Ted演講明星 亞瑟克拉克獎得主 它窺視你、等待你,還進入你…… 當殺人魔穿越時空,變成了看不見的野獸 小說名家史蒂芬.金:恐怖至極……我無法放下這本書。 一具謎樣屍體出現在城市一角, 上半身是一個男孩,下半身是一雙鹿腿。 第二具屍體是陶藝教室的女主人, 全身包著黏土被塞進烤窯, 只剩兩隻斷腳穿著鞋子擺在門邊。 凶手是變態殺人魔?還是裝置藝術家? 當受害者遭人發現時,身體的某個部位經常被其他東西替換, 現場還有其他令人毛骨悚然的藝術裝置,還加上一個用粉筆畫上的門框。 凶手的下一件「作品」在哪裡?他為什麼要「創造」這樣的作品? 一名離婚女警探、兩名對抗網路霸凌的少女,失意的記者與神祕的藝術家也相繼捲入命案;「夢靈」也現身了,它受人們心中的創傷吸引而來,投入活生生的軀體,正準備開始它的曠世傑作——它不準備修復你心中的傷痕,而是打開一扇「門」,啟動你心裡的開關,夢靈將在其中翻騰不已,如同上百萬隻蝴蝶,在黑暗中翻攪…… 誰將遭夢靈入侵,掙扎受苦?或是與心中的怪物搏鬥,收服惡勢力?結合極富魅力的說故事節奏、驚悚懸疑小說情調,讓人無法停下書頁,背脊發涼,一部重量級作品即將揭開破碎怪物的真實面貌…… 【各界好評】 「閱讀羅倫.布克斯的作品就跟欣賞煙火秀一樣。她的文句躍然紙上,一飛衝天,完美爆炸,讓你張著大嘴讚嘆不已。」 ——邁可.洛勃森(《請找到我》作者) 「這本小說是暗黑的珍寶……一部分是悲慘的驚悚小說,一部分是都市格林童話,但總充滿深刻的人性糾結,《破碎的怪物》是一本你會塞給親朋好友的小說,這樣你才能確保他們會好好體驗一下。」 ——梅根.阿博特(《The Fever》、《Dare Me》作者) 「《破碎的怪物》是一本印象深刻的小說,講述一個想從灰燼中重生城市的故事,還講述居民與自身惡魔的掙扎,以及怪物將世界形塑成符合其恐怖夢境的模樣。這是一本優美華麗、恐怖驚悚,但也讓人刮目相看的書,充滿著深刻且驚人的憐憫與同情。真希望是我寫的。」 ——艾薇.波丘達(《Visitation Street》作者) 「羅倫.布克斯太厲害了。《破碎的怪物》是一本挑戰類型的成功驚悚之作,其複雜、飽滿的人物角色散發出人性與憐憫,甚至還能帶你走一趟讓人寒毛直豎、緊張不安的底特律窮人內城。請你務必要讀一讀這本書。」 ——愛麗絲.拉普蘭(《肢解記憶》作者) 「如果天底有下一本書能夠精心刻畫出美國衰敗城市的頌歌,那肯定是《破碎的怪物》莫屬。作者以《火線重案組》跟《紅龍》的求真技巧描寫底特律,磨出耀人的光澤……」 ——麥可.派翠克.希克斯(《Convergence》作家) 「作者在此用的手法是讓警察小說(恐怖犯罪、多管閒事的媒體、堅強的命案警察與脆弱的孩子)變得更高明、更有趣。故事情節晦暗奇怪,慢慢堆疊張力與古怪感,最後抵達一個誰也沒有看過的高潮,無論在犯罪小說或文學小說裡,這種手法都嶄新獨創。」 ——班.溫特斯(《The Last Policeman》作者) 「文筆絕佳……步調精細,掌控得無可挑剔……本書堅毅的情感中心來自嘉布里拉警探與青少年女兒之間豐富又微妙的關係……最重要的,莫過於《破碎的怪物》讓人回想起理察.普萊斯的佳作,令人讚嘆,鮮明的角色圍繞著一系列犯罪事件,相互碰撞,撼動社區底層根源……布克斯輕鬆走進底特律的世界,從警方的管區到青少女祕密生活的緊迫盯人網路世界,還有流浪漢的庇護所,最殘破的美國都市裡死寂的地區,而存在於邊緣上的是一個令人心神不寧、異常美麗的超自然宇宙。結果就是一本讓人超滿意的小說,善用了各種文類的特色,生動表達關於藝術、網路、都市廢墟的概念。」 ——《紐約時報》 「實在很難把《破碎的怪物》的野心講得太誇張,也許是因為布克斯想辦法把書寫得看起來很輕鬆。她的文字自在悠遊、生氣勃勃,讓人上癮,你告訴自己只能讀一章,但在你注意到之前,就已經讀了一百頁了。你可以說她跟詹姆士.艾洛伊一樣尖銳,跟史蒂芬.金一樣讓人毛骨悚然,跟馮內果一樣充滿黑色幽默,但布克斯不是個能夠輕鬆跟別人相提並論的作家。《破碎的怪物》是今年最傑出的小說之一,也是你許久不曾讀到的最佳懸疑小說。」 ——NPR 「讓人神魂顛倒……《破碎的怪物》挑戰了連環殺人魔的標準類型,轉換成一部徹頭徹尾的摩登超自然懸疑之作。」 ——《洛杉磯時報》 「布克斯以《破碎的怪物》一書證明她絕非等閒之輩……布克斯的小說如同混合媒材的藝術作品,使用多重視角,在黑暗裡,帶你搭上一趟直衝雲霄、身歷其境的雲霄飛車旅程,一方面探索兇手充滿地雷的頭腦,另一方面走進混亂又多采多姿、臥房貼滿海報的青少年腦袋裡。」 ——《波士頓環球報》 「實在很難指出曾幾何時,平凡的犯罪故事能夠寄生在超自然恐怖小說之中,但羅倫.布克斯居然無痕結合兩種文類。」 ——《紐約每日新聞》 「當史蒂芬.金說哪本書『恐怖至極,蠱惑人心』的時候,千萬別在樹林露營時晚上讀這本書……我後悔門不能鎖了。」 ——《華爾街日報》 「布克斯在最後幾頁裡將故事線堆疊在一起,放出風箏,一路高飛,直到讀者懷疑她是否還握著線繩。不過,她充分將風箏拉回來,因此,你會知道掌握自己的是一名經驗老到的風箏好手。」 ——《今日美國》 「她又來了……在故事裡注入敏銳的社會評論、黑色幽默,且以形而上的奇想點綴。作者所端出來的成品比一般平庸的書籍更加聰穎尖銳。」 ——《娛樂週報》 「以最棒的方式高明結合懸疑及超自然元素,造就出前所未見的連環殺人魔……布克斯在《我會回來找妳》給讀者穿越時空的殺人魔,而在最新力作裡也有怪物,無論他們是真是假,都會讓你徹夜難眠。」 ——《科克斯書評》重點評論 「布克斯在連續殺人狂的定義上加入了新鮮的幻想詮釋。」 ——《出版人週報》 「《破碎的怪物》可形容為《紅龍》加上影集《火線重案組》……布克斯是名非常有才華的作家……有力地一瞥我們對於社交媒體、藝術與想像轉化力量的迷戀。」 ——《圖書館期刊》 「一本令人讚嘆的小說,巨大、充滿野心。羅倫.布克斯混合了不同文類……擁有布克斯才華的作者可以寫任何題材,包括迷人的極端人類行為……許多作家,特別是犯罪小說家,會將城市視為一個角色……但鮮少有作家試圖對網路使用同樣手法……光是這點,《破碎的怪物》就值得一讀。本書是超越你個人經驗之外的大師寫作課程……作者才華洋溢,這些才華全部躍於紙上。那天我才把這本書推薦給一位寫了五種不同敘事視角的文學小說家。有些作家無法得到布克斯的精髓,我可不是這種人。」 ——《洛杉磯書評》 「這是自《紅龍》的法蘭西斯.多拉海德後,最駭人的殺人兇手……《破碎的怪物》也在敘事上冒了極大風險。布克斯直接把故事線跟列表、訊息內容、聊天記錄、重點報導、部落格文章跟新聞結合在一起,作者如此混搭的手法不只創造出這個恐怖的凶手,更描繪出形塑這名凶手的陰慘世界……這是類型小說的一大成就,更是羅倫.布克斯又一佳作的證明。」 ——《拉斯維加斯週刊》 「布克斯召喚出恐怖小說最純粹、最真實的型態……絕不過分,絕不膚淺,絕對複雜,布克斯展示了恐怖小說如何能夠成為我們這個難以置信現實世界的絕佳解釋。她把類型當成打開牡蠣的那把刀。」 ——《衛報》 「《破碎的怪物》是對讀者的正面攻擊,需要注意力、大無畏及嚇都嚇不跑的態度……這是一本無與倫比的小說,充滿非常原創的人物角色、令人震驚的對話以及網路語言的使用挑戰……這本書的一切都很誇張,卻非常奏效。」 ——《泰晤士報》 「《破碎的怪物》巧妙鋪陳,比作者的前作更適合一般大眾,也更引人入勝。特別引人矚目的莫過於作者反映出當代的社交媒體中心位置,讓多數其他現今的偵探小說看起來不符現實。」 ——《星期日泰晤士報》 「高明又鬼祟恐怖。」 ——《星期日鏡報》 「……這本邪惡讓人不舒服的驚悚小說特別能讓讀者思考。」 ——《每日電訊報》 「任何擔心《我會回來找妳》只是偶然之作的人,《破碎的怪物》將會改變你的想法。羅倫.布克斯高明的說故事技巧已經穩健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每日快報》 「來場長程飛行吧,在飛機上的時候,就抱著這本讓人揪心的驚悚小說……我們跟著狠腳色警探嘉布里拉一起努力阻止干涉到她私生活的犯罪案件。」 ——Grazia線上雜誌網站夏日最佳讀物 「把受害者擺在中心地帶的恐怖犯罪小說。」 ——《美麗佳人》雜誌 「本書是一部出自漸入佳境藝術家之手的小說。」 ——SFX雜誌 「布克斯再次重新定義了驚悚類型小說。」 ——Stylist 「讓你一路看到最後一頁的脊背發涼引人之作。」 ——Heat 「接在國際暢銷小說後面的作品寫起來可不輕鬆,布克斯在《我會回來找妳》之後顯然已經成為一種現象。不過,她的回歸卻看起來很輕鬆,這次不是時空旅行的連續殺人狂,而是融入人行的動物,就跟你一樣。」 ——Shortlist

導讀

殘破的城市與破碎的真實 在破碎與重組之間
◎文/胡培菱(外文書書評家)        地點設定在底特律的小說,很難不是個好小說。因為底特律本身,就是個精采彩絕倫的故事。      位於美國北方密西根州的首府,在二十世紀初期,底特律曾經是個汽車王國,是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商(通用、福特及克萊斯勒)的總部,大型的汽車製造組裝廠召喚來了成千上萬的勞工,都市蓬勃發展,寬廣壯麗的火車站、房客眾多的高樓大廈、獨棟獨戶的高雅建案一項不缺,這時的底特律曾是美國的第四大城,到了五〇年代,底特律還曾經是美國最富裕的城市。      好景不常,進口車的開放帶來了美國汽車工業的沒落,底特律內的汽車廠房一間間關閉,人口不斷流失。現今的底特律被稱為「鬼城」(Ghost City),從全盛時期的兩百萬人口到今日的七十幾萬,人口流失的近百分之六十;市內廢棄的建築物高達七萬件、廢棄住宅三萬戶;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三十、不識字律率高達百分之四十。這是一個殘破的 (broken) 城市,也是一個破產的 (broke)城市。      也因此羅倫.布克斯這本《破碎的怪物》(英文原名Broken Monsters)地點設在夢想破碎的底特律,再適合也不過,因為「破碎」就是這本書的主題,也因為底特律就是書中的另一個主角,另一個「破碎的怪物」。      這個精彩采的故事從第一景就預告了它的不平凡與難以歸類。在這個殘破不堪、無以為繼的城市一角,警察們發現了一具屍體,在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底特律,看見屍體或許沒什麼了不起,但這不是具簡單的屍體:它有一名黑人青少年的上半身,而腰部以下則是完美嫁接著一具小鹿的下半身。底特律警方的辦案陷入膠著,而這時又出現了第二具像恐怖藝術品般的殘破組合屍體,接著第三具也在一個藝術派對上現身。布克斯的敘述帶領讀者從故事中多個角色切入:有主導這個謀殺案調查的兇殺組女警員、她那正值青少年且喜歡在網路上勾搭戀童癖的女兒、剛從紐約搬來底特律的失敗作家、四處洗劫空房的遊民,、還有個窮途潦倒的藝術家。這五個主角相同的是,他們都有破碎的過去,並嘗試在這個已經殘破的城市,拾起並重組生命中失敗的碎片,試圖找出一條得以為繼的活路,就像這個故事的敘事手法,讀者也是從五個交錯的故事碎片當中,看見一個逐漸成形的巨大領悟。      布克斯是個跨界的佼佼者,她的作品總是很難被定位,《破碎的怪物》可以說是一本尋找凶兇手的驚悚小說,但它同時也是一本科幻小說、,或是超現實小說、魔幻寫實文學,布克斯揉合這幾個元素的輕巧到位讓人大開眼界。就小說劇情來說,除了探討碎片與重組、死亡與重生的可能之外,布克斯也觸及了生與死、虛與實的界限線。特別是後者,布克斯從少女在網路上的冒險開始,就在小說中加入網路書寫的片段——臉書的發文、聊天室或Youtube的留言、及時通訊軟體的交談等等——當我們過度依賴網路訊息及社群網站上的溝通、當我們過度相信民眾爆料獨家新聞、當手機攝影把每個人都變成可以一夕成名的公民記者、當我們集體欲望某一種表面的信念、結果或「事實」,這個世界的真與假、公領域與私領域愈來愈難以切割,表演與真實之間的界限也越愈來愈越模糊。      這所有元素在書中起了化學作用,走到了最後那個令人髮根直立的爆炸性大結局之後,故事留在心中的畫面還是最初始的那個人身鹿角的男孩屍體,在這個人稱鬼城又還活著的底特律。重點似乎已不在那是人還是鹿、底特律是死還是活,而是如何從這樣的年代裡抓到些什麼妥協了的真實,然後繼續走下去。布克斯喜歡揉和混雜,她的小說從來都不是簡單的抓兇凶手,一翻兩瞪眼的直接,《破碎的怪物》在明喻與暗喻之間的每個層次都表達著這個訊息:沒有黑白絕對,只有揉和灰色;沒有乾淨無雜質的事實,只有妥協將就的事實與操演。並且重要的已不再是去戳破這個表象,追尋其背後的純淨,因為我們必然了解已經沒有純淨在事實的背後,我們只能了解雜質與虛假的必然,與之共存。      破碎的怪物,組裝的事實,仍蹣跚前進的殘破鬼城。就說了,地點設在底特律的小說,絕對沒有不精彩采的。

內文試閱

十一月九日,星期天    斑比      屍體。屍體屍體屍體,她心想。一旦複誦字句,它們乘載的意義就會磨滅,反覆觀看屍體也有同樣的效果,儘管一具具屍體各有差異。人死了就是死了,差別只在死亡過程和原因。幫這些差別點個名:爆炸,槍擊,刀捅,鈍器或利器的痛擊,拳頭夠用時就不用武器。唰,砰,謝啦女士。謀殺就像是賓果遊戲!只是透過暴力所能行使的創意有限。      嘉布里拉希望有人向這個病態的凶手提過這件事,因為他的手法真的很「璇妙」。上週末她逮到一名性工作者,口頭告誡一番就放人了,而對方的名字就叫璇妙,真巧。這就是現今底特律警察最主要的處理方式:進行空洞的訓示,即便你人在全、美、最、暴、力、的、城、市。登,登,登。她女兒萊拉肯定會模仿張力十足的恐怖電影弦樂斷奏,來幫上面那段話添加句讀。底特律這城市有各種稱號,稱號後方都拖著沉重的象徵意涵,宛如新婚夫婦座車車尾的鋁罐。現在真的還有人會綁鋁罐嗎?她心想,還有任何人會搞鋁罐和刮鬍膏那套嗎?過去真的有人這麼做嗎?還是說,那只是子虛烏有?—如同「鑽石恆久遠」的口號、紅衣令人聯想到可口可樂的聖誕老人、一起大啖零脂肪冰優格因而建立起深厚感情的母女?她發現自己在腦海中跟萊拉進行的對話是最流暢的,遠勝過其他場合。      「警探?」一名警官叫喚她,因為她一直杵在原地盯著隧道陰暗處的那個孩子,雙手插在口袋中。媽的,她把手套忘在車上了,河面上竄來的寒風凍得她手指發麻。才十一月,冬天就露出利牙了。「妳是不是……」      「是啊,好的。」她打斷他的話,瞄一眼他警徽上寫的名字。「我正在想黏著劑的問題,瓊斯警官。」不可能是強力膠,不然一移動屍塊就會解體。這並不是男童喪命的第一現場,血太少了,屍體的另一半也不見蹤影。   死者是黑人。在底特律,這不怎麼叫人意外。她猜他十歲,也許更大,因為還得考量營養不良以致影響發育這個因素。就把可能範圍設在十到十六歲之間吧。一絲不掛,或者該說遺留在這現場的身體並未著衣。他的另一半身體搞不好就穿著褲子,這也並非不可能。那褲子的口袋裡搞不好裝著錢包和電力耗盡的手機,不過這就能大幅降低查明他身分、聯絡他老媽的難度。      但天知道他的另一半身體在哪。      他側躺著,雙腿屈起,眼睛閉上,表情安詳。這是復甦姿勢,不過他不可能復甦了,那雙腿也不是他的。他瘦得跟種豆子用的支架沒兩樣,膚質很好,儘管失血使膚色蒙上一層蠟黃。她認定這孩子還沒進入青春期,因為他臉上沒有痘疤。沒有抓痕、瘀青或任何跡象顯示他曾與人起爭執,或遭到暴力相向。這是就上半身而論。      下半身又是另一回事了。喔,老天,簡直是跑錯棚了。臀部原本所在位置的正上方有一道暗色的切口,而切口處被人設法接上……鹿的下半身,鹿蹄之類的部位一應俱全。一抹白絨絨的尾巴豎起,像一面歡欣鼓舞的小旗子,棕色皮毛上遍布乾涸的血漬。人鹿之間彷彿天衣無縫。      瓊斯警官畏縮不前。屍體發出駭人惡臭。她猜人和鹿的腸子都被切斷了,導致糞便與血液滲入兩者接合的體腔中,再加上鹿的氣味腺體會釋放出野獸體臭。法醫真可憐,竟然得解剖他。不過這不比寫報告慘,也不比應付該死的媒體艱難,更糟的是還得進市長辦公室報告。      「喏。」她摸找口袋,撈出一小條紅色唇膏,是她一時興起在某家藥妝店買的,打算靠它討萊拉歡心。糖果風味的化妝品肯定可以拉近兩人的距離。「這不是薄荷口味,但多少有幫助。」      「謝謝。」他感激地說,可見是個菜鳥。滿身菜味。他以手指沾了沾唇膏,再抹在鼻子下方。簡直像櫻桃口味的鼻涕。嘉布里拉這時才發現這唇膏有亮粉,但她沒講出來。有點小小的竊喜。      「可別沾到案發現場啊。」她警告他。   「不,不,我不會的。」      「也不准用手機拍照給你同事看,想都別想。」她的視線在隧道附近游移,掃過光禿牆面上那如瘟疫般蔓延、遍布全市的塗鴉,感受黎明前夕的黑暗重量,悄無聲息。「我們得把消息壓下來。」   他們沒能辦到,甚至差得遠了。      ※   「別擔心,我馬上回來,別跑掉好嗎?」   「我能跑去哪?」      保全韋恩和他一起走到大門,裝作剛好跟他往同一個方向移動的樣子。   「她是位好女士,我不想要有任何不愉快的事發生。」他把手電筒插到皮帶上,旁邊有罐胡椒噴霧器。      「我也沒要惹事。」克雷頓覺得好累好累,脊椎又開始痛了,彷彿有誰夾著它。「你愛上她了嗎?」   「什麼?我沒有!」      「她住在車上,你就看不起她嗎?你以為你有資格看人低嗎?還是因為她有拖油瓶?你認為她不夠好嗎?」      保全搖搖頭。「老兄,你要搞清楚一件事:在這裡我是老大,我說的話才算數。我不知道你跟你的女人之間有什麼問題,但你們得和平處理,不然就得今晚撤出。」   「別拿她出氣。」      「我只是隨口說說。你們得文明一點。」玻璃門滑開了,一團暖空氣撲面而來,彷彿打開的是烤爐的門。「我們到了,先生,祝您購物愉快。」      文明。他好想向保全大吼:文明就要終結了。這個國家就要瓦解了,富人更富,窮人只能開車露宿街頭—幸運獲准的話。超市內的日光燈與無數貨架上的繽紛包裝袋散發出浮誇與白淨感,但內涵無比空洞,他看了好想大叫。這些屁玩意兒什麼也不是。但他保持自制,在一條又一條走道與萬聖節裝飾間遊走,拿起他需要的東西:香菸、一瓶水(要加到貨車水箱裡)、給查理的彩虹糖、汽水。他還在兒童區挑了一雙鞋,是印有超級英雄的運動鞋。不過他遲疑了一陣子,不知道該選蝙蝠俠還是蜘蛛人。查理喜歡誰?他根本不知道。      沒關係,他心想。就算查理是雷恩的孩子也無所謂,他已打定主意了。所有孩子都需要一個父親作為榜樣,需要一個安穩的家。而不是一輛車。      「先生,就這些嗎?」收銀員的微笑就跟自動門一樣機械。他勉強擠出一句「謝謝」,然後走出超市。      結果發現小盧原本所在的停車格上空無一物。他閉上眼睛,因為這說不定是他的幻覺。但他再次睜開眼睛,車子還是不在那裡。他杵在原地,裝滿採購品的塑膠袋在他手上晃呀晃的。      「她走了。」休旅車內的女人把身子探出蕾絲窗簾外,當他沒長眼睛似的。幸災樂禍。      「我看得出來。」克雷頓把淚水吞回去。「她往哪個方向去了?告訴我,我就給妳菸。」      她看著購物袋,倒戈速度跟電視轉台一樣快。「往東去了,我猜她會走小路。」   「我猜妳是對的。」他把菸盒扔給她。   「薄荷菸。」她露出厭惡的表情。      要是他開快一點,也許能追上她。那輛老爺車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還能跑多遠?   他在空無一人的街頭狂飆,經過近郊那一排排整齊小巧的屋舍與修剪整齊的草地,然後開上出城的道路。他腦中有個呆板的噪音響個沒完,有如吞噬電視畫面的白色雜訊,也像是湖上飄來的大片霧氣籠罩柏油路面。車速表上的指針跨過六十、七十。他在駕駛過程中陷入半睡半醒的迷茫狀態,貨車飛掠一哩又一哩的黑暗道路。      他轉彎駛上一條林間道路,才終於在前方的林木與霧氣之中看到她的車尾燈。他開到她正後方以便確認,拉近到足以看見後車廂上有隻銀馬奔騰的標誌才罷休。他閃了閃車燈示意她減速。他只是想跟她談談。      他看到後座上有查理的大鬈髮勾勒出的剪影。她搖下車窗,揮手要他超車,但Colt實際上開始加速了。他也將油門踩得更深,進逼到她正後方,再切換車道,與她並肩前進,搖下車窗。變速器的尖鳴他都聽見了,她不可能這樣耗下去的。指針一點一點推升到八十、八十五。      「小盧,妳在搞屁啊?妳會把妳們家撞毀的!」他大吼,淚水是被強風催出來的。   她的中指朝空中一戳,接著她的車子就失控了。Colt劇烈地打旋,而她的嘴巴吃驚地洞開,形成一個完美的O字。他回過頭來看著前方,正好看到黑暗中發光的野獸之眼。某物如暗影般躍起,在擋風玻璃上撞出一個洞,然後重重降落在他頭上方的車頂。      他下意識地縮起身體,鬆開方向盤,貨車便像子彈般射向路旁,先是劇烈地顛簸過路邊的溝渠,接著衝入樹林之內,廉價壁紙撕裂般的聲響隨之而來。      他後來才想到,那是葉子碎裂而非壁紙撕裂的聲音,還有樹枝掃過車窗的拍打聲。他試圖重踩煞車,想在葉叢間衝出一條生路,閃避浮現在霧氣中的巨木。車子要是撞上去,力學原理就會將它折成一部手風琴。他不想孤單一人死在樹林裡。      貨車不斷撞斷枝幹,車頂的某物還噁心地搖晃著,重擊車頂。他鬆手了,任由貨車自己決定去向,讓樹林引導他。      他盯著後照鏡尋找小盧的車頭燈,因為他相信她肯定會回頭找他。但道路已在好一段距離之外,林木如舷窗般限縮他的視野。      貨車不斷減速,最後總算停了下來。車頭吻上一棵巨大的黑柳,然後向後滑行,在樹皮上殘留下烤漆。克雷頓望著擋風玻璃上的蛛網狀裂縫以及灰色霧氣,感覺自己冷靜得可怕。任何感受都是有極限的,他心想。又軟又重的某物滑下貨車頂,滾落地面。      他走下貨車,覺得重力改變了,自己好像踩在月球上。小盧現在大概正拿著手電筒,沿著貨車在矮樹叢間留下的毀滅性軌跡朝他走來吧。她不可能把查理丟在車上,所以一定會牽著他一起行動。查理現在應該在吸大拇指吧,克雷頓心想,努力當媽媽的勇敢寶貝。想到他有多害怕,克雷頓就覺得心好痛。他會補償那孩子的,會給他彩虹糖和蜘蛛人運動鞋當獎賞。媽的,他要回頭補買蝙蝠俠那雙。這整件事會變成一個家族故事,每年感恩節都會拿出來重提。「還記得克雷頓叔叔在樹林裡出車禍,我們在霧中找他那次嗎?」(如果那孩子不願叫他「爸爸」,他不會強迫他。)      「小盧!嘿,盧安,我在這!」他對著不斷變幻的灰色樹影大吼,但林木間並沒有手電筒光,也沒有人回覆。他們不該來這附近的,他們三個都不該。這裡離文明世界太遙遠了。迷途到遠離道路之處,怪事就會發生。      他聽到刺耳的呼吸聲,看到霧中有影子飄移。又或許,這些都是他的腦子製造出來的,刺耳的是他自己的呼吸聲。他手不離貨車車身,因為霧實在太濃了,他沒把握走遠後能再回到車旁。他的手指麻了。樹幹上的點點烤漆開始蠕動,鑽入林中,彷彿是蛆。它們體內發光,散布到其他樹上。      「盧安?」他低聲說:「查理?」他豎耳傾聽,試著屏住呼吸。好像有什麼東西正朝他走來,他感覺到了,似乎只要伸手就能觸碰到對方的肩膀。他回想後車廂裡的工具箱裝了什麼傢伙,有哪些能當作武器?      他沿著車身前進,繞到車頭去,雜音的源頭就在那裡。車頭燈拉開一張慘白光紗,照亮翻騰的霧氣、樹幹的木紋、顫抖的動物側腹與其攙有白點的棕色皮毛。   照他看來,小盧是不會現身了。也許她已變成那隻惡貓,叼起查理的頸後肉,帶他走遠了。      那隻鹿抬起頭,黑色眼眸望著他。   「不要緊的。」他單膝跪下,撫摸牠溫暖的頸項,感覺到掌心下方蘊藏的生命力與強韌。牠被他一碰就慌了,四肢亂踢,試圖起身。但牠體內臟器破損得太嚴重了。      他覺得自己似乎墜入了牠的眼眸之中。四周樹林間有無數道門敞開,他的腦海中也有一道門旋開。      不是你的,他心想,什麼都不是你的。      「不要緊的。」他又說了一次,輕撫牠的脖子。牠發著抖,但不再試圖亂踢了。他又哭了,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何而哭。豆大的淚珠滾落鼻翼,掉在牠的皮毛上。   「我知道該怎麼做。」      在夢中,我是一個夢所做的夢。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羅倫.布克斯(Lauren Beukes)

一九七六年生於南非約翰尼斯堡。於開普敦大學取得寫作碩士後,曾於南非、紐約等地擔任自由記者,也擔任電視劇、漫畫編劇。近年更跨足紀錄片拍攝,是一位才華洋溢的創作者。 一進入小說界,即受到《紐約時報》、《衛報》、《出版人週刊》、《觀察者報》等重量級媒體好評,以及英美書評人高度注目。小說大師史蒂芬.金、《控制》作者吉莉安.弗琳等名家皆曾表示對布克斯的激賞。 以未來世界為背景的小說《動物城市》,曾獲《出版人週刊》最佳圖書、亞瑟克拉克最佳科幻小說獎,預定改編拍成電影。本書發表後引起全球文壇關注,科幻大師威廉.吉布森曾經盛讚布克斯的作品「非常、非常厲害」,亦有評論認為布克斯簡直是「奇幻大師傑夫.努恩與推理小說名家雷蒙.錢德勒的綜合體」。 布克斯另著有《我會回來找妳》,曾獲二○一三年戈茲柏洛金匕首獎提名、Goodreads懸疑驚悚類選書提名、Exclusive Books書店讀者票選年度好書獎、衛報最佳科幻小說選書,以及二○一四年約翰尼斯堡大學文學獎、浪漫時代懸疑驚悚小說獎、英國奇幻文學獎年度最佳恐怖小說,並即將改編為電視劇。

基本資料

作者:羅倫.布克斯(Lauren Beukes) 譯者:黃鴻硯 出版社:麥田 書系:hit 暢小說 出版日期:2016-11-29 ISBN:9789863443957 城邦書號:RQ706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9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