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絕對服從(安娜的男孩們)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亞馬遜網站六成以上讀者給出滿分5顆星 ★2013年最受期待YA新書前十名 ★全球共售出12種版本 ★好讀網破萬名讀者認證為4.5星 ★《吸血鬼學院》製作人搶下影視版權 玻璃牆內的男孩,玻璃牆外的女孩。 男孩渴望女孩擁有的自由, 但女孩卻因為渴望男孩,終於不自由。 四年前,安娜在自家地下室發現四名困在玻璃牆後的英俊男孩, 活潑開朗的凱斯、聰穎溫柔的崔弗、暴躁直率的尼克,還有神祕的薩姆。 當男孩們終於突破實驗室的控管,正準備逃離的關鍵時刻, 安娜的父親竟逼迫她跟他們一起離開。 這群擁有過人智慧和能力的少年與安娜朝夕相處後, 他們發現一件極為駭人的事實—— 不管他們多不情願,他們無法反抗安娜的任何一道命令。 更有一種使命,彷彿刻劃在他們的基因裡—— 犧牲自己,保護安娜。 【名家推薦】 「充滿動作與激情。安娜和男孩們的行動讓故事迅速推進,同時逐步揭露每個人的祕密和過往。」 ——《出版者週刊》 「羅許加入許多最後一刻的驚喜和意外轉折,使這部快節奏小說新鮮又可口。」 ——《浪漫時報》 「不消幾分鐘,這部醫學工程主題的懸疑小說就會把讀者緊緊黏在椅子上……精采萬分。」 ——《科克斯書評》 「令人心跳加速的動作場面,以及祕密身分、謎團和愛情組成的主要劇情,讓這本書令人愛不釋手。」 ——麗莎.普萊斯(國際暢銷小說《起點人》作者) 「珍妮佛.羅許的作品讓我不斷翻頁直至深夜。刺激懸疑,《絕對服從》以最棒的方式令我驚喜。」 ——蜜雪兒.霍德金(《雙面瑪拉》作者) 「刺激、緊湊又浪漫的故事……陰謀論、特殊改造、親情、友誼和愛情的美妙融合,一本不可思議的作品就此誕生。」 ——茱莉.克羅斯(《時空旅人》作者) 「充滿轉折、祕密和背叛的刺激冒險。我超愛這本書,快給我續集!」 ——金.賀靈頓(《The Dead and Buried》作者) 「充滿謎團和懸疑的精采故事,從第一頁就抓住我的注意力,我喜歡。」 ——S.J.金凱德(《Insignia》作者)

內文試閱

  我用手肘撐起身子。「怎麼了?」   一道月光映過我的床尾,這是房裡的唯一光芒。薩姆站在我身旁,我勉強認出他的臉。   「來浴室。」   我從毛毯底下鑽出,下床起身。這裡只有我和薩姆。「凱斯呢?」   「他去叫其他人過來。」   我慢慢跟在薩姆身後,進入浴室,他關上門。週遭黑暗令我失去方向感,我不喜歡又黑又擠又封閉的空間,加上這間浴室跟衣櫥一樣小。我蹣跚退後,撞上毛巾架。「怎麼回事?」   紫光開啟,微微照亮薩姆的稜角臉龐。「我不會傷害妳。」他的口氣聽來彷彿被我的態度冒犯。他把手電筒塞在我手裡,接著把T恤脫下,丟到洗手臺邊。「把手電筒對準我的下背。」   我僵在原地漫長一刻,視線從手中的手電筒移向薩姆的裸背,總覺得自己是在作夢。   我從沒如此接近薩姆的刺青。從樹冠到根部的草地,這片刺青幾乎把他的背脊和雙臂徹底佔據。不管這是誰的作品,那人把墨痕刺得針針完美,徹底捕捉樺樹的精緻細節和突起樹皮。我只發現一個錯誤:每棵樹的影子都有問題,尺寸和輪廓不符合所屬之樹,而且左側的兩條影子彼此融合,但所屬的那兩棵樹並沒有重疊。   按照薩姆的指示,我用紫光來回掃過刺青。「我到底要找什麼?」   「看看草地。」   我彎腰。「我看不出——」某個東西在微光下閃爍,我倒抽一口氣。這串字體細小又褪色,卻像孩童在國慶日遊行時戴的那種霓彩項鍊般閃閃發光。   「怎麼可能?」我驚呼。   「紫外線印墨,刺在紋身裡。唸出來,」薩姆說:「拜託。」   經過歲月摧殘,這串線條已經不再清晰,文字糊成一片,但我能認出第一個字。「ROSE。玫瑰什麼的。」   我聽到房門打開,其他人的說話聲從浴室外傳來。「他在哪?」崔弗問。   「一定跟安娜在浴室裡。」凱斯回答。   某人敲門。「安娜?薩姆?」崔弗說:「你們沒事吧?」   「稍等一下,」薩姆回答,再對我說:「還有嗎?」   「還有兩個字。」我湊得更近,調整手電筒的光圈。「你怎麼會想到從這裡找?」   「疤痕字母讓我想到這點。如果我當時就知道分部會消除我的記憶,想必我只能把線索藏在身上。我把紫外線手電筒對準自己的背部時,發現某種異狀,但是看不清楚。」   「你怎麼不叫凱斯幫你?」   他沉默不語,漫長得令我焦慮,我感覺四牆朝我壓迫而來。但我確實在這裡,跟薩姆,近得讓我能感覺到他的體溫。雖然我很想逃離這個密閉空間,卻也不希望這一刻結束。   他終於開口:「因為我現在不想應付凱斯那張嘴皮子。」他長嘆一聲。「而且我得叫他去把其他人找來。」   「最後一個字應該是俄亥俄,」我暗自希望脊椎的麻刺感能平息。「中間那個……」我試著如拼湊字謎般組合每一個字母。「C。E。M或N,大概是A?T。E。K……不,是R。Y。」我在腦中拼字,重複查看時以嘴形唸出。CEMATERY。」   「A其實是E。」薩姆說。   「Cemetery。俄亥俄州的玫瑰墓園。」   薩姆抓起T恤時撞到我,跟我在微光中四目交會。「抱歉。」   我撥開垂於臉前的頭髮。「沒關係,我沒事。」   「謝謝妳這樣幫我。」他從我手中拿走手電筒關掉,我們又陷入黑暗。   「你隨時可以找我幫忙。」話一出口,我立刻窘得皺眉,這句話聽來又笨又可悲。求求你務必需要我,薩姆。   他回答的時候,嗓門充滿磁性。「我昨天說的那番話,在雜貨店門口——」   「你不需要解釋。」   「我知道,但我需要妳——」   「薩姆?」崔弗插嘴。薩姆轉身拉開門,跟崔弗面對面。某人打開了檯燈,光芒湧入浴室,驅逐黑暗和剛剛的親密感。   「你們發現什麼了嗎?」崔弗鎖定我的眼睛,我的臉頰泛起紅潮。   薩姆套上T恤。「嗯。收拾東西,我們要走了。」   「我們他媽的現在要去哪?」尼克發火:「而且為什麼挑大半夜?」   薩姆穿上法蘭絨襯衫,放下袖子。「我不會為了讓你們睡覺而在這裡坐到天亮,我為了這一天已經等太久。收拾東西,我們出發。」   *  *  *   我閉上眼,想在毛毯下取暖片刻,卻不禁沉沉睡去。我在半夜醒來,毛毯歪斜,雙腳暴露於冷空氣。我第一個出現的念頭是「我要溜去實驗室找薩姆」,我花了幾秒才恢復方向感,想起自己不在家,而且不用去地下室就能見到他。   我下床站起,深植於體內所有神經、骨骼和細胞的往日習慣催我出門。我下樓時,壁爐的琥珀火光穿過欄杆縫隙,往牆壁映上紡錘狀的陰影。屋外樹枝彼此交錯糾纏,屋內陷入萬般寂寥的夜間靜謐。   我看到薩姆趴在沙發上,他閉著眼,雙手埋在一塊枕頭底下。我有點驚喜的意識到:除了他被瓦斯催眠之外,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睡覺的模樣,如此平凡平靜的睡臉令我深深著迷。他醒著的時候,一點也不平凡。   我在沙發幾呎外停步,盯著他的肩膀起伏,因為他在呼吸、也因為他在這幾小時之中沒發生任何變化而感到安心。   我走向椅子,想在爐火旁取暖幾分鐘,這時薩姆從沙發跳起,把我壓到牆上,用槍口對著我的臉。   我倒抽一口氣:「薩姆,是我。」   「安娜。」他稍微鬆手。   「抱歉。」我勉強開口。   他搖頭。「不,是我不該——」   「是我悄悄接近你,我不該這麼做。」   他把槍放在我右方的桌上。「我沒傷到妳吧?」他用雙手捧起我的臉,我的肌膚隨之發麻。   「沒有,我沒事。」   在昏暗火光下,他的暗綠眼眸顯得困惑失落,彷彿他見到鬼。他後退一步。     「怎麼了?」我問。   他從脣間吐出嘆息。「我在實驗室外頭待得越久,狀況也越糟。」   「因為那些回憶片段?」他沒回答,看來我猜得沒錯。我痛恨自己接下來的提問,但也無法阻止:「跟丹妮有關?」   他撇開頭。「我辜負了她。」   一種強烈的佔有慾襲來,直到我感覺自己被壓垮。我希望他屬於我,而不是屬於別人。那女孩擁有什麼我沒有的優點?她真的能超越這麼多年的歲月、贏回薩姆的心?   而且他從一開始就不屬於我吧?我原以為薩姆沒有「愛」的能力,至少不是每個女孩想要的那種毫無保留的方式,但或許以前的他有那種能力,或許以前的他為自己愛的女孩送上玫瑰、寫肉麻情詩、跟她牽手。他幾小時前才得知丹妮的事,卻已經想起她的浮光掠影。如果他即將重拾以前的自我,那我遲早會徹底失去他。   我後退,他揪住我的手腕。「等等。」他說:「我知道妳在想什麼。」   「什麼?」   他的嘴脣顯得更為紅潤,我的心臟貼著肋骨狂跳。   「妳的情緒全寫在臉上。」他撥開我眼前的一縷髮絲。「我哪裡都不去。」   「我沒說我怕你離開。」但是我的嗓門化為猶豫的低語。   他的手移向我的腰,兩眼看著我,指尖找到我的T恤底端的裸露皮肉,我渾身所有末梢神經轟隆作響。   「薩姆。」我開口,雖然我無法說出我想說的、我該說的一切。   他俯身靠來,嘴脣擦過我的嘴脣,動作一開始輕盈,接著更為飢渴。我的心臟如雷作響,他吐氣時彷彿剛剛屏息太久。   我的雙手移向他的二頭肌。他的指尖在我的髮中糾纏,讓一道道灼熱暖意滲入我的顱內。他緊抱我,彷彿不想跟我有任何距離,我也緊抱他,因為我不想跟他分離,因為我這幾年只希望自己能更靠近他。   他的雙手往上移時,我的手往下挪,探索他渾厚的腰側肌肉。我把雙手移到他的衣服底下,腦子裡的某個聲音說:不行,放慢點,妳在做什麼?但被我無視。   在我的接觸下,他的身軀感覺灼熱,他的嘴再次找到我的嘴時,我靠向牆壁,不確定自己還能維持站立。   如果他想要,我已經準備好做任何事。任何事。我的腦子接受所有可能性時,他後退。   「安娜。」他的嗓門沙啞但堅決。   他低頭看著我,手指依然貼著我的臉頰,他沒開口,我已經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們不該這麼做。   或許他說得沒錯,但我還是渴望接觸他。   我站到一旁,用顫抖的手拉好衣服下擺。我試著別去看他衣服底端的堅實腹肌,但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如果不能用手接觸他,那我想用視線代替,而且永遠不放。   「安娜。」他又開口,但接著說不出話。現在換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可真難得。

作者資料

珍妮佛.羅許(Jennifer Rush)

她與丈夫和兩名子女住在密西根湖岸邊的小鎮。小時候,她夢想長大要當古埃及學者,意識到自己痛恨沙漠之後,她宣布作家才是她的理想職業。四年級時,她第一次獲得寫作獎項(獎品是一枝米老鼠鉛筆),自此她筆耕不輟。她喜歡把休閒時間花在閱讀、使用Photoshop和大量攝取咖啡因上。 更多資料請見作者網站:jennrush.blogspot.com

基本資料

作者:珍妮佛.羅許(Jennifer Rush)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6-08-19 ISBN:9789571067711 城邦書號:SPB7H0000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44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