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室友八字有點輕(上)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室友八字有點輕(上)

  • 作者:瀝青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8-12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是誰半夜在敲門 驚悚小說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 首刷限定:櫻花水月4K海報! ★ 《人善被人妻》鑽石作繪組合再度搭檔! ★ 話題度席捲亞洲!特邀以「洗髮精擬人」掀起討論度的亞洲級腦洞達人繪師AKIRA助攻! ★ 微腐系作家瀝青x輕腐系繪師Akira,《人妻》組合更新版打造輕靈異童話! ★ 瀝青發功中!帥氣男孩x可愛男孩,充滿妄想的甜蜜系消暑大作on檔! ★ 特別收錄:精美拉頁、全彩人設、精巧線稿! 「我沒事,我只是卡到陰(・x・)」 「要不要嘴對嘴度一些陽氣給你啊~」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八字若輕,人生是黑白的, 但八字很重,人生也不見得是彩色的! 許午安,骨骼精奇,八字只有三兩,一看就是天生的撞鬼奇才! 程彰,八字重達五兩九——世上沒有他怕的人,當然也沒他怕的鬼。 在日頭正盛的中午出生的許午安,完全沒被太陽旺到。 他不但時常卡到陰、看得到阿飄,運氣也很差, 大學因為腸胃炎沒考好,租房子的時候甚至租到凶宅, 只好被迫接受與掛了三十年的學長地縛靈同住。 但天無絕人之路,老天爺給了他一個強力室友幫手—— 祖業為天師,個性剛強講義氣,肌肉分明又懂得法術的程彰。 莫名其妙地,兩人展開了「友好」的同居生活…… 【人物介紹】 ◎許午安Xu Wu-An 此乃勞碌奔波 勤儉刻苦之命 八字:三兩 HEIGHT:177 AGE:19 很瘦,看起來就是很容易被鬼上身的單薄樣子,因為八字過輕特別容易卡到陰。中午出生,所以爸媽給他取了個名叫「午安」,常常被人開玩笑地叫:許晚安、許早安。永遠都笑臉迎人,很有活力,個性相當開朗而且話很多。勤儉持家。 ◎程彰Cheng Zhang 此乃官職財祿 享名之命 八字:五兩九 HEIGHT:180 AGE:20 八字重到連阿飄看了都會怕,為人個性剛強,聰明講義氣,家裡很有錢,祖業是幫人消災解厄的道士一族,雖然不打算繼承家業,但懂得一些術法。認為許午安的倒楣是令人相當驚奇的事,常常替他掬一把同情淚。天生總裁氣場。

內文試閱

  「嘖、那傢伙又出事了。」   程彰是在學校餐廳吃雞排便當加珍珠奶茶時,突然感受到熟悉的異狀。   他的手腕上有一條不起眼的紅繩,扣環上有個比小指還小的八卦形銅錢,在毫無外力驅使的情況下,那枚銅錢正不停地顫動著。   程彰看著那枚八卦銅錢,不禁皺起眉,最後低咒了幾聲。   他會如此,是因為他有個非常麻煩的室友。   入學的第一天就認識這種人,他真不曉得是自己倒楣或是幸運。   根據家族的說法,這位室友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極品,更是個大麻煩。   他的曾曾曾祖父說過,有一種人命格裡八字輕,導致身上一堆漏洞,身體也不強健,雖然不到體弱多病,但只是單純躺在床上睡覺都有可能成為一個聚陰體。   所以,他從沒想過升上大學一年級、住進離大學最近的出租公寓後,居然運氣極好,就碰上一個躺在沙發上睡覺都會被鬼壓床的室友,一個有個怪名,個性異常天真、活潑的同齡男性——   許午安。   「哎、許午安,你在裡頭吧?」程彰匆匆回到家,一推開門,一股比冷氣還要通透的涼意隨即襲來,令他皺起眉。   「許午安,快回話。」他站在門口,挺起胸膛中氣十足地喊,但是整個空間卻像是在與他唱反調,屋內的涼意又更冷了些。   「這傢伙真的很了不起,有了他還可以省冷氣費用。」程彰扯扯嘴角,以寒冷的程度來判斷情況的危急程度。   這冷,不至於入骨,僅僅讓人感到頭皮發麻,他想,應該是個女鬼。   本來這屋子就不是個好地方,房東當初買下這屋子時,並不清楚屋裡曾死過人,導致他們意外沾上凶宅,不過幸好他家本業是收鬼降妖的道士家族,這點小事他還能應付。   不過另一個比他早住進來的室友許午安可就倒楣了,足足被糾纏了半個多月才發現自己卡到陰,不過,這也不能怪對方,對方八字輕、命格薄弱,卡陰簡直跟喝水一樣頻繁。   「許午安,我直接進你房間啦。」程彰毫不客氣地往其中一間緊閉的房門走去,這間房是三房兩廳的格局,客廳是公共空間,其中兩間房是他們各自的小天地,另一間空著,因為某些原因鎖門不使用,衛浴設備則在附設的小廚房旁。   這是一個設備完善的地方,一個月租金只要三千塊,非常便宜,但是便宜總得有代價。   他一推開房門,迎面而來的便是溫度更低的涼風,他環顧四周,只感覺陣陣寒冷,面前的床上有個隆起的被團。   冷風正是阿飄慣用的手法,無實體的鬼魂喜好陰冷的地方,暗不見天日的地方更得他們的喜愛,一察覺這房間被關得密不通風,程彰當機立斷,衝去窗前打開門窗;陽光毫不客氣地灑了進來,同時躲在床被裡的人發出了不太悅耳的哀號,頓時抖了抖,卻還不肯離開被子。   「好啦,別躲了。」程彰慢慢靠近,這架勢頗有倒數計時的意味。   「啊——唔……」被子裡傳來深沉不似人話的回應,程彰聽了一會兒,隱略聽得出這是一種鬼語。   只有鬼才會使用的語言,一般人根本聽不懂,若是有幸聽到,頂多只會認為對方在胡言亂語。   程彰瞇眼聽著對方的一字一句,最後毫不客氣地掀開被子,看著對方被陽光一照,嚇得驚恐吼叫,他不禁勾起一抹勝利的微笑。   「好了,快滾出許午安的身體,不然——由我出手的話,你會魂飛魄散。」程彰雙手環胸,還保留了一絲仁慈,不過那抹笑容看起來極為殘忍。   「好,我數到三……」程彰深呼吸口氣,接著喊:「一、二——」   原本躲在床鋪角落的少年突然顫抖了一下,接著躺平、動也不動,程彰盯著對方的身軀,親眼見到有個一頭中長髮,身上還穿著破爛衣服,看起來相當落敗的女飄,依附在許午安身上。   是窮死鬼。   程彰看著她眼神極冷,這場面他看得多了,識相的傢伙會自己離開,不識相的傢伙往往會遭遇飛灰湮滅的下場,這傢伙算是好溝通的類型,他決定放她一馬。   但是,女飄彷彿還依依不捨,頻頻回頭看著還躺在床上動也不動的少年。   「我懂、我懂,這傢伙的身體根本是張溫床,你們這些阿飄愛死了,但是他是個活人,魂魄霸占活人肉體是大罪,快滾吧。」程彰看她不為所動,伸手從褲子口袋裡抽出一張黃紙。   女阿飄驚叫了一聲,立刻順著門縫溜走,頓時屋內的涼意消失,躺在床上近乎昏迷的許午安,這才稍微有點動靜。   「許午安,活過來了嗎?」程彰望了望四周,就怕還有突發狀況。   「我——又怎麼了?」許午安緩緩地動了幾下,這才疲憊的坐起身,他的臉色看起來相當蒼白,說話有氣無力,論身高與體格又與程彰差了一截,雖然不至於風吹就倒,但是跟程彰對比,他完全輸慘慘。   「有飄路過。」程彰蹲下身軀,悉心檢查他的狀況。   「又來了嗎?煩不煩啊?」許午安搔著頭,一臉挫敗地喊道。   「你要習慣,我去弄符水給你喝,等等給你安過神的八卦符,你得要帶在身上。」程彰細細地看著他,手腕上那條綁著八卦銅錢的紅繩,還穩穩地在上頭,他這才安下心來。   話說回來,這傢伙真的有著漏洞百出的軀殼,給他最頂級的護身符,竟然只增加了三十趴的防禦力,睡個午覺都有可能被鬼上身,真是個奇人。      「謝啦——」許午安看起來相當疲憊,他看了看擱在一旁的手機,發現下午的第一堂課早就開始,而他記得程彰今天滿堂,此時此刻不應該在家才對。   「程彰,你不用去上課嗎?」許午安接過他端來的一碗水,看起來只是普通的清水,沒有一絲異味,程彰說過,他的符水跟一般燒符紙往水裡放不同,是在清水上施了些術法。他一口一口喝著。   只是普通的水,但是神奇的是,清澈的水流過喉間,頓時全身通體舒暢,剛才的鬱悶感全消失殆盡,許午安喘了口氣,一臉舒坦。   「還不都因為你,要是今天點名被記缺課,我一定先痛揍你。」程彰沒好氣地說道,往許午安的電腦桌前坐下,看這陣勢是不打算回校上課了。   「哎——別這樣嘛。」他實在不願意發生這種事,給人添了麻煩還讓對方蹺課救人,但類似情況已經太多次,他總覺得自己除了以身相許,再也沒其他辦法可報恩。   「你真的不去上課了?」許午安喝完水,小心翼翼、滿心尊敬地又問一次。   「都快下課了,去了也沒用,你電腦借我打一場遊戲。」程彰轉過身,動作熟練地按下開機鍵,心情還算輕鬆,與剛才跟阿飄對峙的氣場截然不同。   「喔……程彰,你上次給我的這個銅錢真的很神奇,我剛剛睡午覺的時候就覺得不太對勁,整個人輕飄飄地,銅錢變得很燙。」   「這是我家祖傳的祕方,專門用來鎮壓靈體輕的人,避免靈魂出竅,我看你的情況綁一片可能不夠,得加強防護才行。」程彰回過頭白了他一眼,看他仍然輕飄飄的,靈體擺明還沒穩下來……   這種情況下,最好的辦法即是多晒晒太陽。   「你多晒點太陽吧,免得晚上又被鬼壓床。」程彰站起身,將窗戶打得更開,坐在床上發呆的許午安瞇起眼,臉色發白、整個人不太舒服。   「多晒點太陽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程彰看他露出不怎麼喜歡的臉,又補充說道。   「被你講得我好像棵樹。」下午沒課、又解除一次危機的許午安往床一倒,發出喟嘆,閉上眼想偷個懶。   耳邊傳來程彰打遊戲的聲音,遊戲的音效總是一堆廝殺、刀劍相擊,程彰作風老成,但是打線上遊戲卻比誰都認真。   「程彰,我很清楚你家祖業是道士,不過……我實在很好奇,你怎麼可以輕易就給我這八卦銅錢、弄那些術法幫我解圍還不收錢?雖然我不太懂,可是這些應該不便宜吧?」許午安看起來昏昏欲睡、隨口問道。   他自小就明白自己體質差,容易招惹些不該招的鬼東西,家裡也信這套,家人帶他跑過許多宮廟、私人宮壇等收驚、改運,之中當然也有被詐騙不少金錢的經驗。   他心底清楚程彰剛才的作為,完全是專業手法,且應該索價不低,但這人對他卻像是舉手之勞,頂多罵幾句麻煩,卻從不收錢。   他總覺得程彰佛心得非常不可思議。   程彰心情複雜地看了他一眼,接著專心擺弄鍵盤滑鼠,好一段時間之後才緩緩開口:「我家族裡有人跟你是一樣的情形,最後死狀很慘,才四年前的事,我怕你步上他的後塵。」   「所以,當時我就發誓,若再碰到這種人,我不能眼睜睜看對方死。」程彰認真地說,但是他卻不願解釋那位親戚的事。   許午安不再多問,只是翻過身,有點難受地嘆了口氣。   「早知道就不問了,我幹麼自己找罪受呢?」他鬱悶地嘀咕,簡直像是被宣判時時刻刻都活在危險中一樣。   「這也不算壞事啊,懂得保護自己才能長命。」程彰淡淡地說,絲毫不理會他的低潮。   「是啊。」許午安縮起身軀,睡意漸濃,沒打算反駁程彰的話。   想來,這種事再糾結下去也沒意思,換個方向想,他才升上大一就能碰到程彰這等道行高深的傢伙,是該感謝上天保佑。   說起他們能租到同一間公寓,實在有太多故事;之所以造成今天這個局面,完完全全得從許午安考上S大,為了就學方便而在學校附近找租屋的時候說起。   那間房的租金實在太動人,幾乎是學區附近的一半價格,眼前只想省下開銷的許午安立刻撥電話給屋主,隔日便衝去看屋,只交談約半個小時就簽約租下,時間就從開學前兩週開始算起。   對於展開新生活這件事許午安很期待,整理完行李、辦好註冊手續後,他便興高采烈地搬進了這間格局不錯、採光佳的公寓套房,住進來之前,房東曾跟他說,另一個人已經租走另一間房,據說是同校不同系的新生,往後還會有個室友一起住,但是對方因為家庭因素開學前兩天才會搬進來,不過使用空間完全獨立,不用擔心隱私問題。   關於這點,許午安沒有任何意見,他只求房租便宜,更期待獨自居住的生活,對他來說,這完全是另一個人生階段。   只是,租金便宜,總得付出代價——   住進公寓的第一天,他就注意到屋子溫度較低。   之前房東告訴過他,另一間鎖上的房間別去打開,其餘的都能自由使用,包括那座精緻的小廚房。   那天他還很興奮地從超市裡買了一些食材,自己下廚做了幾道簡單的小菜當晚餐,享受像個獨立大人般生活的第一天。   當晚他睡得極好,只是覺得隔壁有點吵,老是傳來敲敲打打的聲音,除此之外沒什麼大問題。   可一覺醒來,他就覺得有點不舒服,身體異常沉重。   從小就知曉自己是招陰體質的許午安立刻起床洗臉,從還沒整理好的行李中摸出一張護身符往身上帶,但此舉並未減緩不適,甚至出現頭暈的症狀。   過了第三天、第四天……他整個人非常不舒服,有天起床還發現身上多了不少奇怪的瘀青,他檢視著那些痕跡,越想越困惑。   「靠——這是感冒還是中暑啊?」許午安突然覺得頭更暈了,他今天本想出去晃晃熟悉環境,現在只能先回房間休息。   但是,這不太舒坦的情形很不對勁,他認為或許是換新地方,磁場不對,或者哪裡冒犯了鬼神,心裡想著等身體舒服點就去附近的廟宇拜拜,投個香油錢——   這可是他老母千交代萬交代的事,到了新住處必須找附近的廟宇拜碼頭,他這個老是卡到陰、招來厄運的體質,更需要做。   「我睡一下……晚點再去拜拜好了……」許午安窩回床鋪,意識昏沉地低語,,說不定是昨天沒睡好、受涼的關係,不管如何,他認為只要休息一下就會好轉。   許午安的個性其實很樂天,他帶著濃濃的昏沉感睡去,墜入夢鄉前還不斷想著,自己或是只是感冒了也說不定,因為這症狀實在太相像。   但是,他睡了好一會兒,才驚覺這不是單純的感冒,他全身開始沁冷汗,心臟更像是被一人用手緊緊掐著,相當不舒服。   接下來發生的事,許午安非常熟悉,他想醒卻醒不過來——非常典型的鬼壓床。   雖然已經有科學根據證明,但是長年的經驗累積,讓他能判斷真假,這明顯從腳底竄上來的涼意完全不假,接下來全身襲來逐漸加重的束縛感,這絕對是阿飄搞出來的傑作。   「幹,快滾。」許午安下意識飆了髒話,有時候罵個幾句反而很有效,但是——這次並不怎麼好處理。   壓在他身上的重量不輕,在他罵完之後還刻意加重力道,腰腹、胸腔、脖子都傳來相當沉重的窒息感,他覺得自己的內臟好像快被擠破了,於是他費了點力道想睜開眼,但眼睛卻像被點上快乾,完全使不上力,接著竟然有人在他耳邊吹氣。   「幹,不要吹氣,我怕癢!你媽的,快滾。」許午安根本無法出聲,只能在心裡不停地怒罵,幾乎把自己會的髒話都罵過一輪,卻不見對方願意收手。   他又想起老媽教他的咒語,雖然是常聽說的幾句經文,但是挺順口,他念了幾句後稍微奏效,手指、眼皮稍微能動了動,他費盡力氣才睜眼,但壓在他身上的力道依舊沒有消退。   這一睜,他嚇得倒抽一口氣,雖然對方身影模糊,卻能看出是個男性,踩在他的肚子上,垂著頭注視著他。

作者資料

瀝青

「尼特腐宅警備隊員」(自稱)。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FB: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1335762910 Plurk:https://www.plurk.com/dontshow

基本資料

作者:瀝青 譯者:AKIRA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8-12 ISBN:9789571067247 城邦書號:SPB7I000138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6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