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野獸影帝強制發情(全)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野獸影帝強制發情(全)

  • 作者:瀝青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5-18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85折 187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注意事項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凡購滿3本漫畫(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與書籍一同購買,即享購書免運費。

內容簡介

◆首刷限量加贈:超大尺寸畫卡隨機一張!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大勢男神2.0!超人氣《影帝男神正面上我》系列作! 大勢男神帥氣爆發!他的精悍身材, 與幾乎可穿破螢幕而來的性感魅力, 將再度讓他尋找已久的專寵獵物, 臣服在自己鏤刻般精實的肉體之下! 男人的強力衝撞讓他因快感哭泣,熾熱交合使他深處發燙, 甜膩的極度愉悅弄得他害怕自己上癮,所以韓守恆不告而別。 如今,掠奪眾人視線的的霸氣影帝寧夏對著他舔了舔脣—— 找到你了……他曾每寸肌膚都熟悉、獨屬於他的「含手喵」! 有種從獅子爪下逃走,就必須完全承受王者的炙愛烈火! 先懲罰,再調教,最後好好疼愛,將送上門的美味吃乾抹淨。 影帝的代言費不便宜,小貓該……不,該怎樣讓小貓求他呢? 【必看理由】 ☞ 影帝戰爭開打!你掉的是這個影帝,還是那個影帝?(我都要!) ☞ 稀有度倍增的全新嘗試!色塊式彩圖拉頁,一張圖,雙配色!與首刷贈品同構圖不同色! ☞ 瀝青文筆大躍進!更成熟也更香甜的肉汁流不停! ☞ 超越《人善被人妻》、《影帝男神正面上我》的尺度! 【短小試閱】 寧夏像個被服侍的王,主宰著他的一切。 「你……你別太過分……」韓守恆帶著自己也無法置信的哭腔喊道。 「你自己不也很爽?」寧夏順手摸他再次起了反應的部位,相較於先前的懲罰,這回手勁溫柔許多,盯著青年陷入情慾泥沼的眼神,更多了幾分柔情。 「真美——」 他勾著韓守恆的下顎湊近自己,給了個深吻,趁青年毫無防備的時候將舌尖探進去與他交纏。

內文試閱

「歲末感恩酒會,懇請貴賓一起共襄盛舉。                      瑪格麗特全體敬邀」      酒會地點就在市區內某個五星級飯店大廳舉行,到來的賓客幾乎都是演藝圈相關人士,只有少數相關行業的廠商有幸參與,代表「橄欖石」與「拓帕石」的韓守恆就是其中之一,這類的場面很注重形象,儼然是公司門面的他,頂著總監的頭銜就已足夠。      會場內相當熱鬧,直到瑪格麗特幾位今年度熱門的藝人出現後,引起另一波的高潮,賓客們忙著與他們敬酒、招呼甚至是合照。      在熱鬧的氣氛之下,韓守恆選擇點到為止的招呼,簡單的交談、交換名片是必要的項目,除此之外他並不想與在場的人們有太多交集,原因在於每一個人都對他投以打量的眼光,青年猜想多半與瑪格麗特內部的兩個當家王牌爭奪代言一事而受到注目。      「原來就是你們這家公司啊——真有面子呢,兩個男神爭相搶代言,改天有機會一定去貴公司拜訪。」      「韓總監也長得一表人才呢!是不是從事彩妝業的人,顏值就得高一些呢?」      「韓總監,希望有機會合作,敬你一杯。」      隨著聚集過來的人越來越多,韓守恆雖然困擾,但是為了公司面子仍然得陪笑,不停敬酒的情形下打從心底感到吃力。      「諸位,圍著我的衣食父母做什麼呢?」      一道熟悉低沉的嗓音打斷了人們,韓守恆回頭一望便觸及那張寧夏不太真心的笑意,這難以察覺的怒氣是怎麼回事。      「啊、寧夏先生呢!我們正在與韓總監詢問代言一事。」這位西裝筆挺的男賓客一見寧夏登場,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我們很羨慕拓帕石能與你談合作,不知道我們有無機會……」      「若是有好的提案,我們一定會考慮的,感謝支持。」寧夏不鹹不淡的打斷對方的話,並拉著韓守恆的手臂向所有人說:「我與韓總監還有點事情要談,暫時迴避一下。」      他們倆就在眾目睽睽下離開,寧夏將他帶往宴會大廳附設的休息室,一落入獨處的空間,男人沒了剛才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嚴肅且壓迫人心的氣勢。      「你怎麼沒多帶一個人來?」寧夏一關起門,劈頭就罵。      「寧先生,這是工作上的交際,應該與你無關。」韓守恆下意識與他保持距離,這番質問讓他感到不舒服。      「你酒量這麼差,扛得住那些人的敬酒?」      「那也是我的事。」      「是嗎?身為拓帕石的總監,想在這麼多人面前酒醉失態?」寧夏勾起冷笑,青年的倔強多年不見,變本加厲了。      「我並沒有醉,而且我會節制。」韓守恆別過頭迴避他的目光。      「如果你只是想告誡我這件事,現在可以放我回去了嗎?畢竟這是貴公司的活動,寧先生身為瑪格麗特的台柱之一,不需要花這麼多心力關心一個合作案尚未談成的廠商才是。」      寧夏重重的嘆了口氣,這人不但倔強,回應的方式也更為尖銳,細想現在並不是與他起衝突的時候,男人只好放過他。      「請。」寧夏抬手禮貌性地送他離開,青年頭也不回的轉身開門,他不太甘心的望著青年的背影低聲提醒:「最好節制點,你已經有點醉意了——或者你可以去照個鏡子,看看你的臉現在多紅。」      韓守恆身軀一僵,只是淡淡地回:「多謝關心。」      此時,表演結束,瑪格麗特的幾位高層分別上台致詞,內容多半是感謝賓客們這一年來的支持,來年希望能繼續維持良好的合作關係,身為台柱的寧夏與因為拍戲而遲到的余東哲也分別上答謝與招呼,韓守恆的四周響起了女性們欣喜的歡呼與鼓掌,只是他因為些許的醉意而無法集中精神。      這醉意來得比他設想得還要早,必須盡快離場才行。      他才轉身準備離場,卻毫無防備的撞上某人,沒能來得及看清對方,手腕便被緊緊牽住被迫離開人聲鼎沸的宴會場地。      「請幫我準備一間雙人房。」寧夏抓著他的手腕,直接往大廳的電梯口走,後頭還跟了個飯店服務員。      「這是頂層的雙人套房門卡,寧先生請隨意使用,這位先生身體不舒服嗎?需要我們的協助嗎?」服務員看著一旁腳步虛浮的韓守恆不由得擔心詢問。      「他只需要休息一下就好,這段時間避免其他人打擾,若是有人問我的去處,就說親友生病,我從旁照顧即可。」      「好的,我曉得了。」服務員恭敬地彎腰,此時電梯門也一應關上,外頭的喧囂立刻被隔絕。      「你做什麼呢?隨意把人拉走……」韓守恆甩開他,拖著搖搖晃晃軀體想按一樓的按鍵,可惜無法對準焦距,按下的卻是三樓。      「連數字都看不清楚,你確定能穩穩的離開這裡?韓總監,萬一在大門口倒下,可是讓貴公司丟臉,不是嗎?」寧夏在後頭索性不阻止,看他出糗。      韓守恆察覺自己按錯樓層後擰眉發出怨嘆,就這麼維持同個姿勢不願回頭。      寧夏選擇沉默,他就想看著這倔強的傢伙還要堅持多久。      「我沒有醉……」青年背對他,煩躁的說道。      「喔?」男人輕哼的反應顯示一點也不採信。      電梯的面版指向數字十五,門一開,韓守恆面前一片暖色的投射燈光,搭上深色的地毯、米色石紋牆面,尚未一窺房間的內部就能感受到這間飯店,試圖給予顧客賓至如歸的設計。      「你能自己走嗎?房間就在走廊最尾處,一五二零號房。」      「可以,我就躺一下,房間的費用我稍後補償給你。」青年彆扭的不承認自己酒醉,強撐著自己,寧夏不戳破,安靜的跟在他後頭。      過於虛浮、搖晃的步伐徹底暴露韓守恆酒醉的事實,房間只剩一半的路程,他力氣盡失的靠在牆邊。      「韓守喵,就說你很醉了,還想否認?」寧夏眼明手快,趁他還沒親吻地毯之前伸手一撈,輕鬆的將人抱住,俐落的抓起青年的左手臂往自己的肩上搭。      「混帳,我沒醉——不准叫我韓守喵!」韓守恆嘴裡否認,身軀卻自然的靠著男人。      「十年前你也這麼說,之後卻是全身脫光誠摯邀請我操你呢——」      「別說這種根本沒發生過的事。」青年無奈的嘆了口氣,只要聽到寧夏提起十年前的事,他的胃就襲來一陣抽痛,不管真或假,他相當希望這人別再提起。      「是不是發生過,等會兒就能證明了。」寧夏對於他的否認並不以為意,惡質的輕咬他發紅的耳朵。      「你在胡說什麼……」韓守恆還沒說完,人就被扯進房裡,因為酒精的侵襲而失去自主能力,被男人輕鬆的往床上丟,姿勢非常狼狽。      他也無暇管這些,寧夏的企圖太明顯,才剛沾到床馬上往前爬行試圖離遠,但是右腳踝早被扣住並往回扯;動作太過遲鈍,一點反擊的力量都沒有,轉眼間已被男人壓在身下,股間更被膝蓋頂了幾下。      「寧——夏——生!你這個混蛋!」韓守恆失了冷靜,咬牙切齒的連名帶姓怒喝,目光所見的卻是男人得逞的笑意。      「知道我的本名的人並不多。」寧夏勾著他的下巴笑道,平時冷靜高傲的小貓發怒的樣子真是迷人。      「唔……你……」韓守恆氣得胸口起伏極大,一口氣緩不過去,整張臉變得更為紅潤,寧夏朝他臉頰舔了一下,暗示性十足。      「十年前,有個在將七日男友券塞給我的少年,也曾這麼叫過我。」      韓守恆一聽到「七日男友」極不自然的閉上眼,放任男人在他臉上親吻。      「那七日很美好,想忘也忘不了。」寧夏自顧自的說,並從臉頰到嘴脣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吻。      「如果你忘了,我願意幫你重新複習。」      寧夏永遠記得十年前的某個晚上,有個漂亮的少年在他常光顧的酒吧慶賀二十歲生日的光景,現場有男有女,每個人都精心打扮、氣氛正好。      他僅是在遠處觀望著,並在人群中尋找壽星,一下就找到今日主角,頂著一張喝醉而紅透的臉,與大家敬酒歡呼,據說才喝下三杯紅酒而已,酒量真是驚人的差。      這場慶生會因為壽星早早酒醉讓氣氛加溫了不少,在眾人歡呼下少年切下蛋糕,並好心的分享給在場的人,寧夏也分到了一塊,滿滿的鮮奶油與草莓構成,非常的甜,他只吃幾口就將盤子往一旁推。      此時,慶生的人們又有新的動靜,少年的朋友依序送他禮物,畢竟都是年輕人,送的禮物大約都在中價位,這時有個男性高舉一張像是支票的東西。      「韓守恆,聽著——」      原來壽星叫韓守恆,挺好聽的名字。      「這是老闆獨家贈送的禮物,七日男友券。」      寧夏一聽忍不住失笑,心想這毫無根據的紙張能有什麼作用?      「在場的所有人隨你挑,只要你滿意就將這張紙貼到對方身上,為了幫你脫單我們可是想盡辦法啊!滿二十了,戀愛經驗完全掛零,你不著急我們可著急了!」      寧夏仔細聽著說明,不禁笑得更開懷,這禮物真有趣,被選中的人真的願意接受嗎?      「那麼,開始——」那名男性將紙張交給韓守恆,四周響起一陣鼓譟,眾人都看著他的一舉一動,混在人群中的寧夏亦是。      接過紙張的壽星在人群中亂竄,寧夏盯著少年瞧,直到對方在自己面前停下,不由得楞了一會兒。      「……就是你了。」少年渾身酒氣、意識不清說道。      寧夏沒能回神過來,那張紙就被塞在手裡,只是一張普通的彩色列印紙,仿造支票的形式設計,上頭已有少年的簽名。      「這七天——請多多指教。」少年雖然酒醉,卻體現良好的家教,朝他慎重的行禮並請他在紙張上簽名。      「為什麼選我?」寧夏失笑問道,沒料到成了注目的焦點。      「你很好看——」少年笑得開心還伸手捧住他的臉親吻。      寧夏任由他動手動腳,偏纖細的身材、弱不禁風,要不是身上那件襯衫剪裁合宜,他可以想像少年脫光後有多乾癟。      「你是我喜歡的類型呢……」酒醉的人毫無顧忌的攀上他的身軀,主動索吻討抱抱。      在場的人不在乎他們到底認不認識,只是努力的鼓譟、歡呼,寧夏隱約還聽見有人喊,不曾見過韓守恆這麼主動。      寧夏怕他倒下,伸手摟住對方並低聲問道:「你是認真的?就算你喝醉,我也會將這件事視為有效。」      「有效、有效——我的男友——我的菜——」韓守恆醉得什麼話都敢說,看在寧夏的眼中簡直像隻撒嬌的小貓,瞬間他就落入的少年無意間編織的陷阱裡。      「就這七天,你想做什麼都隨你了,我的小貓。」寧夏欣然接受這突如其來的意外,並扣著他的下顎,在脣上深深一吻。      整整七天,他很盡責的當了少年的初戀,儘管第一天是在充滿驚愕與誤解之中展開,結束後少年卻人間蒸發一般,完全斷了聯繫。      他用了各種方式依然聯絡不上,就這麼懸念了十年,竟在一份企劃書上瞥見「韓守恆」的名字,寧夏起初抱持試試看的心態,以董事之一的身份從旁觀看那場企劃會議,相當合情合理。      那是一家剛推出的彩妝品牌想與瑪格麗特合作代言的會議,韓守恆負責推薦,他全神貫注的解說,並未認出站在角落旁觀的寧夏。      時過多年,韓守恆不再是當年那個青澀模樣,反而多了幾分幹練,但是天生清冷、高傲的姿態卻沒什麼變。      雖然那場會議,眾人屬意余東哲接任代言,韓守恆的所屬公司亦是,但是當下他便決定搶下代言,只為了更接近他思念已久的人。      寧夏不禁感嘆上天真是眷顧他——      十年不見,韓守恆變得更漂亮、更迷人了。      唯一不變的,就是差勁的酒量以及不願承認的死板個性。      「唔——放、快放開……」韓守恆頻頻拒絕,卻在男人不容拒絕的親吻下,隨著起舞、扭動身軀,一晃眼襯衫的釦子全被解開,帶著薄繭的手掌在他的胸膛上來回揉捏,並搓捏逐漸挺立的乳尖。      「你這裡喜歡被玩,這點也沒變。」男人正在重溫十年前的一切,替韓守恆複習,每個動作、每一字一句都挑動被刻意遺忘的記憶。      「胡說……」青年不自覺的挺起腰,不停被揉捏的右胸乳尖,襲來陣陣的快感,他逐漸感到不滿足,悄悄的伸手撫上自己的左胸,暗示著此處不甘受冷落。      「還有一點不變,你的身體比嘴巴還要誠實。」寧夏沒忽略他的暗示,替他拂開襯衫衣領露出大半的胸膛,環抱住那副略嫌單薄的身軀,埋首在他的胸前張嘴咬住了左胸。      「啊——」韓守恆難以克制的輕喘、呻吟,胸前的濡溼感及吸吮的力道,使他全身癱軟,全神貫注的感受對方在他身上施予的快感,身體的本能背叛理智,腦子拼命想著拒絕軀體卻一直主動迎合,甚至迫不及待的抬腳蹭著男人的身軀。      寧夏瞧著他白皙的胸膛所留下的各種紅痕非常滿意,目光正掃視的青年的全身,發現對方的股間早已有了動靜,勾起惡質的淺笑,抬手狠狠的朝那處掐了一下。      「你!」韓守恆吃痛的叫了聲,狠狠的瞪了一眼,想踹人時卻被男人扣住腿部,在無從抵抗之下,包含內外褲全被扒光,全身只剩那件失去遮掩功能的白色襯衫。      「誠實點,我就讓你更舒服。」男人壓住他的手阻止,掛在臉上的笑容惡意滿滿。      「你別欺人太甚——」韓守恆扭動身軀,無奈對方的手勁不小,自身全落入他的掌控裡。      「求我,就像十年前那般——那才是最真實的你。」

作者資料

瀝青

「尼特腐宅警備隊員」(自稱)。 呃、更正,現在專心於每天跟角色培養感情,寫出屬於他們的故事。 除此之外就是個普通的阿宅,同時也是專業路痴,外出迷路是正常現象,請不用擔心XD FB: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1335762910 Plurk:https://www.plurk.com/dontshow

基本資料

作者:瀝青 繪者:TaaRO 出版社:尖端 書系:藍月小說 出版日期:2017-05-18 ISBN:9789571074054 城邦書號:SPP7C000012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66頁 / 12.7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