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加碼
目前位置: > > >
不見天街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不見天街

  • 作者:雨未來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6-06-07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俗話說的好,人在衰,喝水會嗆到,走路會跌倒,還會被......烏龜罵!? 顏卿卿覺得自己最近真是衰到天地驚鬼神泣人類嚇到傻,想說到街上散心,卻被神棍欽點,死纏爛打地騷擾。 這時,出現一個名為宋墨延的翩翩美男子,前來英雄救美外加──搶生意。 神棍VS.宋墨延,不但你來我往桃木劍激烈廝殺、符紙火焰胡亂飛,還伴隨媲美好萊塢等級的聲光爆炸效果。 被眼前怪誕光景嚇傻的顏卿卿,在宋墨延的告知下,才知道自己的橫禍連連並不正常。 無可奈何下,她只好跟著宋墨延想辦解開厄運,但越跟他在一起,越容易出現難解的臉紅心跳。 難不成自己不僅被衰神附身,連病神也摻了一腳!?

內文試閱

楔子
  你永遠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在不見天街,這句話既是真理,亦是預言。   天不管、地不轄,驅鬼之家建立的不見天街,天庭忌諱、妖異盤據。卻因時光荏苒,漸漸被世人所遺忘,它的可畏之處……   直到一夜,引起謠言,墜星才又為不見天街,掀起一陣風波。
第一章:始夜
  人聲雜沓,大年初夜向來沒有歇止的一刻。人擠人的、摩頂放踵,幾乎找不著自己的聲音,繁燈刺激感官,只有翹首時,看見天井沉穩的木色時才能放鬆使用過度的眼睛。   不過,春節歡愉的氣氛,進了顏卿卿耳裡,便一點意義也沒有。   唉。顏卿卿嘆了口氣,那綹氣縷很快就讓喧囂粉碎,如同她在幾個月前弄失的樂觀,再也找不到。   我應該在家裡照顧爸爸的。她有些後悔,一想到在幾個月前生了急性重病的父親,若非母親希望她多和同學出來散心,卿卿肯定會毫不猶豫地結束自己被夥伴拋棄的出遊。   是的,她是與『朋友』一起來逛新年夜市的,可此時顏卿卿身邊沒有邀請她的女孩們。她也已經看開了。對方根本不能算是她的朋友,她們不過是看自己最近失魂落魄才來安慰她的偽君子。   顏卿卿為何如此認為?只因在學校廁所裡聽見她們的對話。真是可笑,難道她們不知道廁所是悄悄話最容易被聽到的地方嗎?原本天性樂觀的她,就成了被最後一根稻草壓垮的駱駝,間接的,也壓碎了她渴望相信他人的心。   「天道輪轉、力流紊亂,芸芸眾生不知這些,只曉得稱之為怪力亂神……」   顏卿卿好不容易才擠出人牆,正想深吸一口新鮮空氣時,就聽見神棍在宣傳,馬上就看見一群人圍成個圓圈的畫面。   這裡是這一帶有名的不見天街,但在這兒生活這麼久,顏卿卿也是第一次來。所謂不見天,其實就是一種建築特色、兩旁屋簷相接,因此遮蔽了天空,是為不見天。不過她一直納悶,打從日本統治時期,總督府就下令拆除所有不見天街,怎麼就這兒有幸逃過一劫呢?   再者,這條街盤結在小丘上,俯瞰整個小鎮,道路蜿蜒狹窄,偏偏就是熱鬧至極,才會吸引一堆年輕人選在過年來踩街。不過真的說起來,第一次來到不見天街,卿卿隱隱覺得,這裡有些不尋常,卻又說不上來。   反正就算現在下山,等公車也要一段時間,就湊合打發點時間吧。顏卿卿這麼想,踏著無聲的步履前去。   雖然自己一向喜歡仙俠神鬼之類的傳奇,但也只限於喜歡,並不是深深奉信神明與鬼神。說來,卿卿還是比較熱愛俠客故事,恨不得自己就是配著劍、飲著酒、行俠仗義走江湖的女劍客。   哎哎--一想到就很開心呢,剛才經過民俗店裡的桃木劍真漂亮呢--想著想著,顏卿卿便地陷入私人妄想中……不過很快就平靜下來,畢竟她知道,家裡現在的情況是沒法讓她恣意所欲的。   我一定,得撐住這個家,以後才能容許自己過想要的生活。   顏卿卿回過神來,卻發現身邊所有民眾都盯著自己。這還是她生平第一次接受注目禮。身前還開了條路,使她直接看見那穿著道袍、銀眉鶴髮的老先生。   「小姑娘,妳最近是否諸事不順?」老道人向她問到,看起來平凡不過的老者,在顏卿卿眼中,卻莫名的有脅迫感。   眾人圍觀的圓場中無光,只有頂上的路燈昏黃,甚至連沿街懸掛的熹微紅燈籠的光也無法照到這裡,宛若城市陰暗的一角。   這是怎麼回事?我運氣之好的被『欽點』到了嗎?還有他說的啥?諸事不順?聞言,卿卿自然是一愣,隨後馬上聯想到最近降臨在自己家裡的災厄。   默然地,她點頭表示回應。隨著她的應答,圍觀者們竊竊私語又更大聲了。   「果不出我所料,姑娘,妳眉宇之間……」老道人開始滔滔不絕地發表一切關於日月星辰啊、五行二十八星宿啊、黃道啊生辰八字之類的巴拉巴拉理論,聽得顏卿卿傻楞楞的,碎唸程度可比無聊的世界史。   她一個字也沒進到腦袋裡,也許是太過震驚,緩緩了解對方所說的話。聽到最後,老道人請她踏進數張椅子圍起的圈內,要替她驅散厄運。   真是可笑,子不語怪力亂神,更不會把一切生老病死推咎於神鬼之說上。顏卿卿並不想上前,甚至對此有種排斥。   可她卻邁開了一步!宛如腳下影子化做實體箝著雙腿步步上前。   「等……」無法停下不行動,卿卿只能吐出一個短促的單音。老道人卻像是沒聽見般,笑盈盈地……宛如詐得食糧的狐狸。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不斷前進?為什麼冬末的此時,空氣會嚴冷得宛如地極之南?明明剛才還滿熱的啊!   「且慢!」一聲屬於少年的、介於青澀與沉穩之間的命令句傳進顏卿卿耳中,也打破一切詭譎的蔓延,她甚至聽見老道人嘖了一聲。   卿卿順著人牆開出去的路看去,不禁倒抽一口氣……掛著笑容的少年,極俊的面容吸引眾多羨煞與嫉妒的目光,那雙如黑曜石的眸眼銳利如隼鷹,肩上揹著個大布袋,還有一隻……烏龜?   「……這位小兄弟,有什麼問題嗎?」老道人緊咬銀牙,表情不甚親切,怒目瞪著徐步上前、一派泰若自如的少年……也瞪著他肩上的布袋子。   「同樣身為道家之人,卻不認識本大爺?呵呵、我當然知道你在幹啥,當然也不該斷你財路。」少年悠悠回答,聲量不大卻十分澈亮,足以傳進所有人耳中。一旁的卿卿被他拉至身後,也看見了……少年臉上一抹賊兮兮的燦笑,且開口說到了。   「可是,本大爺我什麼也沒賺到,怎麼可以讓你一個老傢伙黑錢呢?」   「……」顏卿卿不語,心裡卻出現了完美印象碎盡的聲響。   前一秒解救自己的瀟灑翩翩公子,竟然是為了自己沒法賺錢才眼紅而出手……天啊,我還以為世上真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江湖之士呢。   「各位,小弟我呢,也略懂道法,所以不能接受各位因為太過無知而被騙。」少年向眾人說道,一面解開肩上的布袋子。此外,顏卿卿也注意到少年的語句用得不太客氣,有些人聽見關鍵字之後就離開。但少年一點也不在意這些事,只想到自己肩上的小烏龜。   「吶,可愛的小姑娘,替我顧一下綠子吧,謝了。」他說著說著就把寵物給塞到顏卿卿手中。   喂喂!我從來沒碰過烏龜啊!卿卿很想拒絕,可是對方的一笑,卻使她開不了口,只是傻楞在那兒,瞠目看著他開始的『砸場行動』。   「各位真的信他那套嗎?是來自人的力流告訴他這個姑娘遇到的一切嗎?」少年英氣風發,拎著布袋子,一面繞著圓場子走。一點也沒有認為自己在做的是不好的事情。   「哪一位願意幫忙小弟呢?他車裡的甕。必定是養小鬼的東西。」   當他一語揭露老神棍的手法時,又是不少民眾拔腿就跑,有些則是拿起手機來攝影。而顏卿卿更是震驚,只有捧在手中那喚作綠子的烏龜可以提醒她這一切不是假的。   「含血噴人!你哪家的!」老道人終於受不了,一句話爆發了出來,顧不得現下可是眾目睽睽,地面上濃墨似的影子隨之鼓動,但在昏黃路燈下,沒有任何人瞧見這異樣。所以當那鬼影遁於路面且向少年襲去時,誰也沒法出言提醒。   我要宰了這小毛頭!好端端的生意就這樣飛了,今天還是大年初一呢!老道人心中憤怒,掐著手訣,喃唸著碎語,驅使淪為他賺錢工具的鬼魂上前攻擊。   殊不知,眼前英氣逼人的少年,竟沒有臨難當前的擔憂,反而是彎起了一抹輕視的笑弧。   「我,是宋家的宋墨延。同時也是下一代的掌門。」他終於說出自己的身分,相當別緻的名字,但聽在老道人耳中卻猶如劈開巨木的響雷。   「宋家……不見天宋家?!」發出徒勞的顫音,老道人無法喚回自己豢養的鬼魂。   「敢在咱們不見天街搞這種小把戲,想來肯定是做好覺悟了吧?」   顏卿卿還有一旁民眾根本不曉得發生什麼事,也沒聽見少年這番話。他們只見名為宋墨延的少年抽出了布袋裡頭的東西,一股源自於桃木的馨香溢散在黑暗空間。   那是把雕刻精美的桃木劍,劍鞘鏤空,馨香因此飄散。事實上,宋墨延什麼也沒做,不過是把桃木劍往地上一頓,把它當拐杖一樣的撐著。   當然,這是普通人眼中的一切。   那空靈的木質落地聲,聽在受役使的亡魂耳裡,無疑是經歷痛苦前的最後一個聲響。伴隨強大咒術氣流的沖出,嘴裡噙著笑的少年悠哉地拄著木劍,在鬼魂眼中,卻是騰著光烈雪焰的可怖存在。   宋家……打造出這條不見天街、自古以來就是頗富盛名的……正宗道術世家。   老道人心中驚慌不已,一來是因為自己勢必不能再於這條街上賣藝糊口了,二來嘛,就是他養了多年的兩隻小鬼都快被燒死了,還賣什麼啊?   「所以啦各位,小弟奉勸一聲,看這不入流的伎倆,是沒任何意義的。」宋墨延踏了一步,指間不知何時已夾了張豔黃的符紙。「大年初一,總要有個祈福的寄託吧?」   餘音方落,少年手中那長形紙張竟飛離了束縛,在只有昏黃街燈下的暗濁、以及眾目睽睽下,燃成極燦的一簇浴火之花,燒得猖狂、焚得出塵。宛如浮天的煙火或在空中載著人們願望的天燈。   眾人驚嘆,不少人拿手機狂拍。不過他們不會曉得,當他們想要上傳時,畫面裡有的,就只有那名少年,與他的笑容。   太不可思議了!這人……果然不是平凡人呀!顏卿卿熱淚盈眶,也許是灰燼跑進眼睛,因為她也不曉得自己為何落淚、何以如此激動。   那張在火中狂舞步向死亡的符紙上,隱約見得以狂奔草書所寫的二字,隨著焚燒,如幽檀之氣一樣翳入所有人忐忑不安的心田……那成對的二字,即為永安……   「快走吧!小姑娘!」顏卿卿還沒回神就被宋墨延給抓著跑了。   咦?我是要下山的、你幹嘛又拖著我往山上去啊!她沒有時間出聲,只因他帶著她入了人群。速度之快,宛如城牆似的障礙在他眼中都消失了。   「……欸!你的綠子!」因突如其來的奔跑而顯得氣喘吁吁的顏卿卿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她有些緊張,一顆心懸掛著許久,對不久前的事情仍感到難以消化。被宋墨延抓著的手顫抖著,但從對方那端傳來的,並不是常人會有的熱度,而是如玉的溫涼,這倒也令她心安不少。   「啊,謝啦。」像是這才察覺到自己抓了一個人,宋墨延緩了腳步,朝她拋出一抹率真的颯爽笑容。停在漫漫不見天街的一個轉角口,木製階梯持續向上延伸,卻已離他們的起點遙遠。   「呼呼……呵……」顏卿卿此時顧不得在帥哥面前要維持形象的鐵則,撐著膝蓋喘起氣。雖然知道自己的體育成績還算優秀,但現在……顯然不是這麼回事……   「小姑娘,還好吧?歇會兒吧。」宋墨延輕拍著她的背,像是在表露關心,令卿卿心頭暖暖的。   不過下一秒,來自同個人的話,就截然不同的感受了。若說前一句話是冬日之陽,後頭這句就是嚴冬裡還送上的刨冰。   「噢,妳這樣一點也不優雅欸,像剛跑完百米的台灣黑熊。」   「……最好黑熊會跑百米!」卿卿提起最後的力氣大吼,對於宋墨延的所有完美印象也隨之破滅殆盡。   大年初一的夜晚才剛開始,不見天街的燈籠與彩結依然懸於嚴冷夜風中。顏卿卿與宋墨延的結緣線,也在此打上第一個結。

作者資料

雨未來

基本資料

作者:雨未來 繪者:若風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6-06-07 ISBN:9789571066271 城邦書號:SPB7I000133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9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