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鳳歸:王妃躲貓貓【卷二】(完)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鳳歸:王妃躲貓貓【卷二】(完)

  • 作者:金大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12-15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5折 130元
  • 書虫VIP價:13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23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xmas-5
特別活動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三重送! ◆第一重:作者大放送,加碼「戒指」、「小世子進宮」、「團圓」三篇番外 ◆第二重:光棍節套書獨家精美海報「潑墨卷」,能與《舞青蘇》的「丹青卷」海報合併成全長60cm的大幅戀愛繪卷! ◆第三重:隨書附贈「情話快快說」明信片(2款隨機出貨) 晉江元老級大神、暢銷作者金大, 積分九千萬、點擊破百萬,凡是看過都驚呼連連的奇想言情! 顛覆想像,峰迴路轉,每一頁都絕無冷場! 天下的情種都跑到皇家來了! 「阿奕,你是不是對吳貴人有什麼誤會?其實吳貴人很好的……」 「我知道她很好……皇兄,我比你更明白她是個什麼樣的人……」 光棍節之宅女穿越找真愛! 王妃重生、王爺失意、皇上失憶; 相見不相識,破鏡難重圓? 愛情躲貓貓,月老快幫忙! 「晉王,你怎麼會被張道人裝神弄鬼的晉王妃影子誘騙到這裡來?其實這很容易做到的,我改天可以做給你看……不過,你不是從不迷信的嗎?」 「我想相信來世……那麼好的慧娘,會再與我相遇的。」 晉王帶著林慧娘隨皇上秋獵時竟遇到敵軍圍城,慧娘在圍城中的表現,讓永康帝終於明白弟弟為何會獨寵這位容貌並不特別出色的側妃了!永康帝無法抑制對慧娘的好感,又不想因此破壞兄弟感情,讓他陷入天人交戰的煩惱。 晉王帶兵解除圍城危機,皇上一行人安然返京,而慧娘回到王府後赫然發現自己懷孕了!幾番掙扎後正準備安心與晉王共組家庭,不料先是皇太后賜下打胎藥,最後還被人毒害身亡!慧娘死後,靈魂反而回到原本吳曉曉的身體裡,讓她從長久的昏迷中甦醒,但醒來後身處後宮,永康帝有意封她為妃,吳曉曉卻只想逃離皇宮這座牢籠…… 「聖上,謝謝您救了我,只是我們仙家是不可以跟你們俗家有塵緣的,如今我既然已經醒了,希望殿下能把我送到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清修……」 「不知仙家是哪門哪派?都學些什麼仙家道法?」 「我派所學甚雜,只要習得一法便可窺知宇宙奧妙,我主要研修拉格朗日的分析力學、歐拉的剛體力學,輔以一些牛頓跟萊布尼茲的微積分……」 不料吳曉曉還沒想到辦法離宮,卻在宮中目睹了晉王的失魂落魄以及為幫慧娘復仇的瘋狂,吳曉曉深受震撼,覺得自己配不上他這樣的深情,但究竟是誰要謀害她?而且她已換了身體容貌,要如何才能讓晉王知道她就是他的愛妃,重新挽回她的愛情呢? 「你的晉王妃已經死了,倒是朕的吳貴人死而復生,終於被朕盼到了,這一死一生之間也是命中註定的事。」 「陛下、晉王,你們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都沒想過我究竟是想做晉王妃還是想做吳貴人?」

目錄

第一章 王爺來救 第二章 生離非死別 第三章 還魂 第四章 相遇 第五章 皇上失憶 第六章 左右為難 第七章 苦肉計 第八章 心心相印 番外一 戒指 番外二 小世子進宮 番外三 團圓

內文試閱

生離非死別
  往年這個時候早已經下雪了,可今年不知道為何仍未下。   直到那天慧娘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聽見外面有動靜。   她睜開眼睛就看見小巧跟紅梅,那兩個傢伙正小心翼翼叮囑著兩個二等丫鬟往暖爐裡填著炭火,隨後又似不放心般,紅梅悄悄進到寢室,本來要看慧娘身上的被子有沒有蓋好,卻發現林慧娘早已經睜開了眼睛。   紅梅便輕聲笑道:「側妃,您醒了。」   慧娘看了眼窗外,她平時都是這個時候起來,可瞧得出外面天色還很暗,一點都不像是白天。   紅梅知道她在想什麼,趕緊湊過來,一面伺候她起床一面道:「林側妃,外面下雪了,昨晚半夜的時候就開始下,下到現在還沒停呢,奴婢從外面進來的時候,雪都到腳踝這裡了。」   慧娘這才明白過來,說話間小巧她們也進來了,分別端著梳洗的臉盆,洗臉洗手的分開兩個臉盆,小雀又另外拿著擦手擦臉的毛巾。   自從懷孕後慧娘沒覺得身子重,只是渾身懶懶的,總想睡覺,明明都起來了,可還是止不住地打瞌睡。   她起身穿衣時,連連打著呵欠。   等收拾妥當想要出去,紅梅卻不敢立即讓慧娘出門,而是先把簾子掀開些,讓冷氣從外面進來一些,她們才慢慢扶著穿戴整齊的慧娘站在門口往外看了看。   外面的雪真大,好像鵝毛一般,院內原本植著一些竹子,這個時候早已經被雪蓋住了,就連院內的魚缸上也都是厚厚的一層冰。   鳥兒那些動物早都被人移到別處。   小巧見慧娘看得認真,忙從房內拿了薄被,輕輕蓋在慧娘的腿上。   紅梅在慧娘身邊說些最近聽到的事:「側妃,您看這雪多大啊,我聽人說咱們晉王爺就要回來了,這次王爺打了勝仗,為朝廷出了這口惡氣,不光解了蕭城的燃眉之急,就連狄億的宮牆都一把火燒掉了,據說還把城內的第一美……」   人字剛要說出口,紅梅趕緊吞了口口水,她緊張地瞧了一眼慧娘。   林慧娘就像沒聽到般,正全神貫注看雪景。   紅梅趕緊吐了下舌頭往後縮。   待紅梅回去倒茶時,小巧私下說她:「紅梅姐姐,看妳平時那麼機靈,如今竟也會說錯話。」   紅梅也是後悔不迭,主要是最近王府內外都在傳這件事,都說狄億有一位美若天仙的第一美人,叫什麼赫然氏的。此番王爺特意把人掠了過來,據說一路上很是看重。   英雄難過美人關,雖然林側妃長相清秀討喜,可那位帶回來的是天下聞名的第一美人。   就晉王爺之前的那些傳聞所為,讓人無法不多想。   紅梅便嘆了口氣道:「雖然都知道男子薄倖,可一想起咱們林側妃我就覺得難過……」   小巧也跟著嘆氣,「誰說不是呢,只怕新人一到,林側妃這位舊人就要失寵了。」   慧娘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其實她又不傻,紅梅跟小巧又屬於沒什麼心眼的人,什麼都會掛在臉上,兩個人雖不說,可是平時的表現早就顯露出來。   慧娘再一聯想歷史上攻城掠地搶女人的事兒,立刻就明白晉王準是在狄億得了什麼絕世美人了。   她心裡空落落的,也說不出什麼滋味。   手裡抱著暖爐,那東西暖暖的很舒服。   她的另一隻手下意識摸了下自己的肚子,日子還淺呢,按御醫說的到如今才不過兩個月罷了,所以肚子還平坦的。   她妊娠反應也不多,除了早起想吐外,大部分時間都很好。   現在她望著門外的雪景,忍不住想,給人生兒育女該是什麼感覺啊?怎麼她就覺得這麼不真實呢?   大概是知道晉王已經在回來的路上,雖然是大雪天,李長史等人早就匆忙準備著。之前這些人都要過來請示林側妃的,可現在慧娘什麼都不管,每天只是睡覺發呆。   李長史等人就各忙各的。   紅梅跟小巧雖然也知道晉王帶了美人回來,可還是把林側妃所在的院子裡裡外外打掃了一番,想著好好迎接晉王。   紅梅更是挖空心思要找漂亮的衣服給慧娘穿。   慧娘卻是有些不耐煩,在紅梅忙著給她梳妝的時候,擺擺手道:「我日子還淺呢,要這麼漂亮做什麼,我又不能承寵。」   紅梅跟小巧對視一眼,都不說話了,忙把衣服收起來。   只是院內少不了要布置一番,紅梅跟小巧找了幾個小丫鬟去外面折了些要開不開的梅花,放在瓶子裡插起來。   只是大家這麼忙碌準備著,等李長史再派了人過去打聽消息,很快就有人回話說晉王正帶人往宮內去。   李長史便讓那些在門口候著晉王的人先去歇歇。   此時慧娘也有了消息,王嬤嬤等內宅的人也都過來了,聚在慧娘這裡。   眾人都沒提那位絕色美人赫然氏的事兒。   只是不知為何這次晉王進宮的時間很長,原本王府內已準備了晚膳,結果過了好久又有人傳話說晉王被留在宮內進膳了。   慧娘望著面前滿滿一桌子的飯菜,因為等著晉王,她一口都沒敢吃。   一等得了消息,她便拿起筷子,倒是她身邊的小巧彎腰施禮道:「側妃,菜都涼了,我讓人端新的過來……」   「不必了,我沒什麼胃口。」慧娘勉強吃了一點便要回房休息。   王嬤嬤等人都不敢吭聲,院內靜悄悄的,等慧娘進到房內後,眾人才散開。   只是早有熟識的人過來打聽,都知道王嬤嬤跟宮內的人熟,便問王嬤嬤:「這次都說晉王帶了個赫然氏回來,您看這回是不是……」   「欸,這種事兒……」王嬤嬤哪裡知道這些,不過她很快想起件事來,「說起這個,我倒是有句話要提醒妳,咱們都是自己人,妳聽著便是,可不要亂說。」   那人忙點頭道:「那是自然。」   王嬤嬤這才小聲道:「聽說那位赫然氏並不是什麼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美人乃是她的姐姐,據說那位才是真正的天姿國色、傾城之姿,只是可惜很小的時候便掉到山崖下摔傻了……」   那人疑惑起來,不明白這跟赫然氏又有什麼關係。   王嬤嬤左右看了一眼,壓低聲音,「傳聞赫然氏便是背後害了她姐姐的凶手,為的就是要做這個天下第一美人,只是這些話都是傳聞,再來男人很少對這種事往心裡去,所以我聽說晉王一路上對這位赫然氏倒是很禮遇。」   不過一想到林側妃,王嬤嬤兩人都嘆息一聲,「就是林側妃這裡要難做了……」   她們說話的時候,慧娘早已經在寢室內等著了。   她起初是坐在軟榻上等著,可後來等太久,坐著直打呵欠,實在是熬不住便歇息了。   到了這個時候,慧娘心再寬也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坐上王府的冷板凳了。   她也說不出心中是什麼滋味,覺得就連紅梅、小巧看她的樣子都帶著同情。   等躺下後,慧娘抱著被子,心裡憋悶著,默默想著:我又沒盼著他回來,我幹麼要難過失落……   想著想著,她不知不覺睡著了。   等早上起來的時候,她迷迷糊糊的,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身側的位置,空的。   慧娘立刻覺得冷涼,沒出聲地嘆息一聲,又把被子捲高了點。   她正憋悶著,忽然聽見身側傳來笑聲,她身體頓時一僵。   「妳在摸什麼?」   慧娘轉過身去,此時天早已經亮了,那人歇息了一晚,此時早已換好了衣服,正端坐在軟榻上看閒書。   那人背對著窗子,窗外的陽光照進來,正落在他身上,那雙眼睛還是那樣的神采飛揚。   慧娘愣了片刻,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進到房間的。   他已經放下手裡的書,幾步走到床邊,伸手握住她的手。   他許久不曾握劍了,此次出征卻是親自領兵打仗,每次都要身先士卒,以至於手上都磨出了繭子。   慧娘被他手上的繭子扎了一下,她皺了下眉頭,歪著頭看他。   「妳怎麼跑到這裡住了?」晉王顯然是問她為什麼不住在主屋內。   慧娘也說不上這是什麼感覺,明明已經有一個多月沒見了,此時卻一點都沒分離的陌生感,他的態度還是跟離開前一樣。   只是心跳得有點快,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緊張個什麼勁,她皺著眉頭把心底的那種怪異感壓下去,「這是我的院子,我不住在這兒誰住這兒。」   晉王笑著刮了下她的鼻子,用額頭頂著她,「既然這樣,本王過來陪妳怎麼樣?」   他的手放在慧娘的肚子上。   他是回城的時候才聽到消息的,雖然他這個歲數早就該有子嗣了,可因為國本尚且空虛,他一直都沒有這方面的想法。   這次進宮他特意同哥哥說了此事,雖然哥哥的口吻及表情都是他事先能猜想到的,可不知道為什麼,他老覺得哥哥像是有什麼事瞞著他,就連他獻上的那位天下第一美人,哥哥都不再是平時那副淡定從容的樣子,反倒是愣了片刻後,如同自嘲般地笑道:「既然是你進獻的,朕怎麼能不收下。」   此時晉王的手貼在慧娘的肚皮上,他奇怪地問她:「妳的肚子怎麼還這麼平?」   慧娘喔了一聲,告訴他:「還不到月份呢。」   她說話的時候,偷偷打量他的表情,在腦子裡細細描畫著,這個人就是她肚子裡孩子的父親……她怎麼覺得這麼不真實呢?   而且很奇怪,晉王平日裡可是煞氣十足,此時從戰場歸來,都不知道殺了多少人、屠了多少城,可此時給人的感覺卻是一點殺氣都沒有,整個人都靜了下來,眉眼間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淡泊豪邁感。   只是慧娘眼尖,一眼就看見他脖子處有道疤痕,她忙掀開他的衣領看了看,就見那刀痕是順著脖子劃下去的,脖子上那塊還好,越往下越是嚇人。   她心裡愕然,她一點都不知道晉王受傷的事兒。   晉王的表情卻淡淡的,只握著她的手道:「天晴了,一會兒我帶妳去賞梅。」   慧娘原本很想問他是怎麼受傷的,受了這麼嚴重的傷有沒有怎麼樣?可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   因為身子不便,等她再陪同晉王出去時,地上的雪早已經清理乾淨,只有梅樹上還殘留一些雪。   冬天的京城內有一種蕭索感,可此時被大雪覆蓋,卻又少有地有了些趣味。   慧娘靜靜跟在晉王身後,身上穿著晉王帶回來的火狐皮做的裘衣,那東西既滑又軟,穿在身上十分暖和。   晚上的時候,慧娘有孕在身不好伺候晉王,本以為晉王不會再跟她同房,沒想到,到了夜裡,晉王還是要跟她在一起。   等慧娘去洗漱時,紅梅便抿嘴笑說:「側妃,我聽人說,昨晚晉王為咱們聖上獻了一位美人,就是之前大家都在傳的那位第一美人,估計聖上看了美人心裡高興,昨晚把咱們晉王爺留到了很晚,等晉王爺回來的時候,側妃您已經睡了,本來要叫您起來的,可王爺體諒您,都沒讓人進屋伺候……咱們晉王可真是疼您啊……」   慧娘喔了一聲,心想這兩個丫頭真的是一點事都存不到肚子裡,直接擺出那副喜氣洋洋的樣子。   只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有氣無力似的,這次再見到晉王,她心裡空落落的,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她正想著心事,院內卻傳來動靜,原來是王嬤嬤帶了幾個下人正在往她房內搬東西。   她房內一直都是那個小暖爐,此時卻有人抬了個鳥籠般巨大的暖爐過來,東西很漂亮,乃是青銅鎏金的,紋飾精美。   王嬤嬤派人搬過來後,笑著跟慧娘說:「側妃,這是王爺吩咐的,讓我們把他房內的東西往側妃這裡搬一搬,晉王大概要搬到您這個院內住了,側妃但凡有什麼需要的,一定要吩咐我們。」   這話說得紅梅跟小巧都喜上眉梢了。   而且不光是暖爐,很快又有晉王的東西陸續送了過來,只是慧娘房內只有三個丫鬟伺候,晉王身邊卻總是有四個太監、四個丫鬟隨伺,慧娘這裡並不大,慧娘就讓晉王身邊的人先去左右廂房候著,有了吩咐再去叫他們。   等慧娘收拾妥當進寢室的時候,晉王已經在床上等著她。   慧娘知道自己是不需要伺候的,便走過去坐在床沿。   她覺得現在的晉王跟以往似乎有些不大一樣,變得穩重多了。   之前那副慵懶閒散的樣子,漸漸褪去。   慧娘低著頭,知道晉王正在打量她。   她遲疑了下,才道:「晉王,您辛苦了……」   「我聽說妳在蕭城內照顧過哥哥。」   慧娘有點不明白他這個話是什麼意思,很快點了點頭,回道:「當時情況急迫,我原本不想過去的,可那樣的情況又不能不去,吳德榮就找人掛了紗帳隔著……」   她知道古代人對男女有別很忌諱,連忙為自己辯白了一句。   沒想到晉王壓根沒想過這些,他握著她的手,親親她的手指,笑著說:「就算不用紗帳,妳也該替我照顧他。」   他這次進宮,可是被哥哥叮囑過的,讓他一定要好好待這位林側妃。   晉王似乎想起了什麼,「等妳生下孩子調養好身子,我再帶妳進宮,到時候咱們再一起騎那個活車。」   慧娘沒想到這位晉王爺還惦記著那輛自行車,她笑了下,「什麼活車啊,那東西哪裡有活的、死的之分,那應該叫自行車。」   這話讓晉王有些意外,不過一想名字倒真是貼切。   晉王也就拉著她的手點頭道:「這個名字倒是不錯。」   白天的時候晉王看著還好,人不僅變得和氣了,就連對下人,脾氣都好了很多。   只是半夜的時候,慧娘就發現晉王的老毛病又犯了,她在睡夢中被晉王折騰醒了。   覺得晉王用力地要抓住什麼東西般,她趕緊從床上坐起來。   就見晉王臉色不佳,明顯是在做惡夢,慧娘之前見過他這樣,她趕緊握住他的手。   自從他們兩人在一起後,晉王已經許久沒這樣了。一等握到她的手,晉王就安靜了下來。   這下可有得慧娘忙了,雖然白天晉王一點異狀都沒有,可到了晚上慧娘就要打起精神照顧晉王。   而且這次晉王的狀況跟以往有些不同,他眉頭緊鎖,似乎是遇到了什麼為難的事兒。   慧娘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後懷疑他這是戰後創傷症候群。   等他再發作的時候,她便如同哄孩子般,在他耳邊輕輕寬慰:「沒事了,晉王,已經都好了,您現在在您的府裡呢……」   這麼一說,晉王倒真好了不少。   時間過得很快,自從晉王回來後,王府內的生活又重回正軌。   自從懷孕後,慧娘就跟廢了一樣,每天都是睡啊睡的。   偶爾不睡了,那些下人也都攔著不讓她出去。   她在房內悶得很,只是天冷,不管是過來把脈的大夫,還是紅梅她們都不敢讓她出去散步,生怕她不小心著涼。   慧娘只得在房內散心,或者沿著遊廊走一走。   晉王也瞧出她無所事事,便想起她之前做的那些紙牌,笑著說:「要不然我陪妳玩一會兒紙牌。」   說完還真的找出那些東西,陪著她玩了一會兒。   慧娘知道晉王很聰明的,很快就能贏自己,沒想到現在為了陪她解悶,居然故意輸了一盤給她。   在玩牌的時候,她遲疑了一下,終於抬起頭來,她對當媽媽的事兒一點準備都沒有,雖然知道古人結婚早,孩子也生得早,可她不知道晉王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她望著他的眼睛,「晉王……你想過當父親是什麼樣嗎?」   晉王拿著牌的手停頓了一下,他前段時間見多了生死,屍山血海地一路殺過去,等再回來的時候,放眼所及皆是他一路燒過的村寨部族……   那種蕭瑟冷冽,那些白骨森森,一如他腰間所繫的寶劍一般冰冷。   那些生死堆砌起來,早已經沖淡了他為人父的喜悅,就連自己的生死似乎都不再緊要。   再來他也說不準父親是什麼,當年的父皇母后並沒有怎麼疼惜他,每日見了他,就連功課都少有詢問,每次只一本正經地訓斥他不能生出妄想。   他一直以為自己喜歡樣貌幽靜冷清的女人,可沒想到慧娘這樣一臉福氣討喜的樣子,他也如此喜歡。   他不明白父親是什麼,可卻喜歡這個女人為自己生兒育女,他拉著她的手淺笑道:「先不要去想這些,等孩子生下來自然就知道了。」   說話間,倒是紅梅走了進來,輕聲稟著:「晉王,剛宮裡來人了,聖上在行宮內又賞了東西……」   最近一段時間因要準備來年的祭天,也是為了避寒,聖上已經去行宮住著了。   而且這次聖上不光是自己去的,還破天荒帶上了那位關雎宮內的天仙。   晉王聽了這話,就從榻上起來,既然是宮裡賞下來的,他怎樣也要過去看看究竟是什麼稀罕物。   只是臨走前,晉王笑著指著自己面前的那副牌,對慧娘說:「妳別掀,等我回來接著玩。」   慧娘卻是一等他走遠,就笑著去掀他的牌。   房內伺候的紅梅、小巧早都見慣了這幕,都知道現在不管林側妃做什麼,晉王爺都不會生氣的。   而且兩個人簡直就跟尋常人家的小夫妻一般。   只是在翻牌的時候,慧娘忽然發覺肚子裡有東西在動,她驚了一下,心裡想著怎麼這麼早肚子就動了呢?那些御醫不是說怎樣也要到開春的時候才會有胎動嗎?   她正納悶呢,忽然就覺得肚子像被人從裡豁開一般地疼了起來……   她立刻就知道不妙了!   可是要喊人時,已經喊不出聲來,整個人不由自主地向前撲去,嗓子裡更是有鐵銹的味道瀰漫開……   慧娘險些倒在地上,幸好紅梅離得近,一看她不對勁,連忙伸手扶住她,只是一看到慧娘的臉色,紅梅嚇得就喊了出來,「林側妃、林側妃,您這是怎麼了?您還好嗎?」   旁邊的小巧也連忙過來圍住慧娘,只是兩人才剛扶住慧娘,慧娘已經憋不住地吐出了一大口血。   一看清楚她嘴邊的血跡,紅梅、小巧兩人皆臉色大變。虧得紅梅反應快些,一推小巧,催促道:「妳快去告訴晉王!快去找大夫!」   小巧也不管什麼房內丫鬟的規矩及走路姿勢,撒丫子就往外跑,只是太緊張害怕了,剛掀起簾子要往外跑,偏偏腳上使不出力氣。   她左腳邁出去了,右腳卻是怎麼也邁不動,一頭就栽到了地上。   院外原本有些伺候的人在候著呢,一看到房內的一等丫鬟這麼匆忙跑出來的樣子,都驚了一跳。   小巧在地上用胳膊支撐著自己站起來,還不等站穩,已經嚷道:「快來人啊!林側妃不好了,你們快去叫大夫過來!還有晉王在哪裡,快去告訴晉王,咱們林側妃不好了!」   那些原本在廊下當差的,一聽見小巧說的話都唬了一跳,誰都沒遇到過這種事,嚇得匆忙往外跑。   也是趕巧了,王嬤嬤正好路過附近,一等聽到消息,第一個趕了過來。   那些邊跑邊喊的下人們沒說清楚,王嬤嬤原本還以為是林側妃要小產了,可等掀開簾子往裡一看,王嬤嬤就嚇得傻眼了。   慧娘哪裡是小產的樣子,她居然正在吐血,這分明像是中毒了!   王嬤嬤嚇得就往屋外退了一步,只是還沒退出去,她忽然覺得身上一疼,有人急著進到寢室內,嫌她站在路中間礙事,直接把她一腳踹到了旁邊。   待王嬤嬤再回頭的時候,就看見晉王已經趕了過來。   晉王身邊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晉王看都沒看王嬤嬤這些人,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室內的那個人身上。   此時的場景詭異到了極點。   寢室內外的人腦子裡都有根弦繃了起來。   晉王望著半躺在紅梅懷裡的慧娘,顯然沒想到情況會是這樣,他愣了片刻才走過去。   此時紅梅身上沾染了血跡,都是慧娘吐出來的,那麼大的一口血。   紅梅早被嚇得動彈不得,只呆呆抱住慧娘。   慧娘的眼神有些迷離,她覺得自己像是要睡著了,身體倒是沒有之前的疼痛,只是眼睛總想合上,就跟人疲倦了想要睡覺似的。   在半睡半醒之間,她感覺到了晉王的視線。   她沒有合上的眼睛裡,映入晉王蒼白的面孔。   她的心動了下,晉王沒有像以往那樣靠近她。   他像個嚇傻的孩子,在離她一臂的地方止步不前。   慧娘努力眨了眨眼睛,她想看清楚點晉王。   在這個時候,小巧終於把大夫找了來。   大夫氣喘吁吁地,手裡拿著個診斷用的包。   待進到室內,一看到那些吐出來的血,大夫的手直哆嗦。   寢室外早已經聚了不少人,王嬤嬤、李長史等人都在外面大氣不敢喘一聲地候著。   被叫來的大夫深呼吸了兩下,忙取出長長的銀針試圖去扎慧娘的人中,可是壓根沒有用。   那麼長的針扎進去,慧娘也未見得多清醒。   一直抱著慧娘的紅梅,能感覺到慧娘的身體越來越冷,此時她終於哭了出來,緊緊揪著大夫的胳膊哭喊著:「求求你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家側妃!我家側妃……我家側妃……」   大夫額頭都冒出汗來,被她抓的手就是一個哆嗦,王嬤嬤到底是歲數大些,一聽見這個混帳話,趕緊過去一把扯住了紅梅,紅梅這才把慧娘從懷裡放下,讓大夫診治。   她則跟著王嬤嬤到了寢室外。   一等到了外面,王嬤嬤上去就甩了紅梅兩個嘴巴,低聲訓斥她:「妳喊什麼,妳若耽誤大夫給側妃看病,有幾條命都不夠賠的……」   紅梅知道自己剛才幫了倒忙,站在旁邊抽泣。   王嬤嬤瞅她一眼,心裡止不住地嘆氣,林側妃要是沒事便罷,要是有事的話,只怕林側妃房裡伺候的這些人,沒有一個有好果子吃的。   紅梅卻是完全崩潰了,她壓根沒去想自己可能的下場,此時滿腦子都是最近幾天發生的事兒。   明明林側妃昨天還跟她們房內伺候的小丫鬟們一起聊天吃點心,最近天冷,林側妃還派人給她們做了衣服,側妃說過了,等她們再大點就給她們配好人家,要有喜歡的話,她們也可以自己提出來……   紅梅都不敢想,這樣的林側妃會出什麼事兒……   小巧在旁邊伺候著那位大夫行針,此時除了這位大夫,御醫也都過來了。   只是這不是普通的毒,那位大夫在診斷的時候,緊張得連銀針都拿不住。   待那些御醫一看清楚慧娘的臉色,也臉色都變了變。   王嬤嬤離得遠,沒聽見那位大夫說的話。   可是李長史耳朵靈,立刻聽到了個毒字,後來隱約還有些怕是不好的話……   李長史臉色驟變,這下不光是裡面的大夫,就連外面的紅梅都發覺情況不對。   李長史沒有請示,直接一揮手叫了外面的親隨,壓低聲音命令道:「去,把院門關上,今天進入過林側妃房內的人都給我盤查起來,還有膳房跟茶水房裡的人一個都不准動,都原地等著……房間一律都用封條查封了!」   敢在晉王府內用毒,這已經不單單是毒死一個林側妃的事兒了。   李長史一想到裡面可能隱藏的某些深意,都覺得格外可怕。   王嬤嬤臉上也是一點血色都沒有,她原本最壞的打算就是林側妃小產,可要是下毒的話,一旦要牽扯起來,就算把王府內的人都殺絕了,也算不得什麼……   裡面的人卻是想不到這些事兒,不管是解毒的大夫及御醫,還是幫慧娘擦著額頭冷汗的小巧,大家都在小心忙碌著。   只有晉王呆若木雞地站在那裡。

作者資料

金大

喜歡夢想的雙魚座,平時喜歡美食烘焙,不過發現做的最好吃的居然是烤紅薯:-D 經常看各種養生節目,可看過後發現需要注意的地方越來越多,每天都會隨著養生節目吃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最近迷上了烏梅湯,準備有時間親自做。 愛生活愛美食,在這裡謝謝大家的喜歡,鞠躬~

基本資料

作者:金大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12-15 ISBN:9789869218474 城邦書號:RF50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