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鳳歸:王妃躲貓貓【卷一】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鳳歸:王妃躲貓貓【卷一】

  • 作者:金大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11-10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5折 130元
  • 書虫VIP價:13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23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xmas-5
特別活動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四重送! ◆第一重:作者加碼女主角巧遇皇上哥哥的「初識」全新番外 ◆第二重:光棍節套書獨家精美海報「潑墨卷」,能與《舞青蘇》「丹青卷」海報合併成全長60cm的大幅戀愛繪卷! ◆第三重:首刷隨書附贈「情話悄悄說」明信片+刮刮卡套組(2款隨機出貨) ◆第四重:首刷隨書贈送手遊《妖怪MAMES》虛寶卡,即可免費得到晴空讀者專屬的角色或道具,晴空全員集合,陪你來打怪! 晉江元老級大神、當當網暢銷書《家有良夫》作者金大,積分九千萬、點擊破百萬,凡是看過都驚呼連連的奇想言情!顛覆想像,峰迴路轉,每一頁都絕無冷場!計劃外勾引來的王爺! 「妳當日在我手指上纏頭髮是什麼意思?」 林慧娘愣住了,她現在最後悔的就是曾救了他這隻白眼狼,她咬著唇,又窘迫又著急,萬般不情願地回道:「是怕你忘了我……想讓你記得我。」 「喔,這樣啊!」晉王忽然發現慧娘臉脹紅紅的害羞樣子,倒是更讓他喜歡了。 光棍節之宅女穿越找真愛! 現代理工科宅女,真身穿越到古代救了雙重人格的皇上, 再靈魂穿越遇上殺人如麻的暴君王爺, 夾在雙胞胎兄弟的皇上和王爺中間,究竟她的真愛在哪裡? 「我昨天不小心,把王爺您畫的設計圖燒了……就重新描了一個給你……」 「妳學過工筆畫?」 「我、我會糊骨子,剪鞋樣,納鞋底……」 「妳從哪裡學的鞋樣?改明兒也讓我跟著學幾天。」 人生有時候就是這麼「給力」,吳曉曉騎自行車時不慎跌落山谷,莫名其妙連人帶車穿越了,她稀里糊塗救了一名少年後不幸重傷昏迷,接著靈魂又轉世重生,成了富商林府的嫡長女林慧娘。 才剛剛接受這個新身分,不料晉王府的長史來強搶民女,又陰錯陽差地將她獻給晉王爺。府中獻給王爺的女子眾多,原本想遠遠躲開的慧娘卻意外被王爺指名要她伺寢,沒想到那些計劃內勾引王爺的女子們都做不到的事,竟讓慧娘這個計劃外勾引給完成了! 聽說晉王爺驕奢淫逸、生性暴虐,慧娘很害怕自己會被杖斃,直到見到王爺後,發現王爺竟是她剛穿越來時無意中救治的那名少年! 慧娘希望喚起王爺的回憶放她回家,但王爺不但無動於衷,反而覺得慧娘的「勾引伎倆」很有意思?讓慧娘從伺寢、伺浴、伺衣到伺膳,全方位貼身伺候,甚至帶她上戰場平定邊亂,還無意中發現慧娘有畫武器設計圖的專長,讓晉王爺對慧娘越來越著迷,甚至頒了「小老婆」執照給她,慧娘因此有機會接觸到宮中的貴人們,但,她只是個學理工的宅女,宮鬥宅鬥這麼高技術的工作,臣妾真的做不到啊! 更令人驚訝的是晉王和皇上是雙胞胎兄弟,慧娘和兩兄弟竟有了意想不到的糾葛…… 林慧娘覺得很奇怪,晉王爺為何晚上睡覺會像個小孩子,要握著人的手才能安睡? 晉王爺一直不明白,這ㄚ頭太矜持了些,她當初在自己手指上纏頭髮的勇氣哪兒去了?為何如今只會大半夜偷偷握他的手,白天卻嚇得連頭都不敢抬呢? 見她這副手足無措的緊張樣子,晉王爺終於決定法外施恩,伸出手道:「本王准妳了。」 林慧娘有點傻眼,這是要讓她摸他的老虎爪子嗎?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陰錯陽差初相識 第二章 僥倖逃生 第三章 王爺的心上人 第四章 征討路上 第五章 救命的活菩薩 第六章 死去活來 第七章 親近 第八章 側妃 第九章 原來是你 第十章 與他再患難 番外  初識

序跋

一個因旅行產生靈感,最後卻鮮活生動的故事
◎文/金大   構思這篇文的時候,我正好同朋友組團去西安看兵馬俑,當時腦子裡只有一個很朦朧的輪廓,想寫一個女主角意外重生,在經歷了種種事情後,又一次陰錯陽差還魂的故事,而故事分別發生在一對雙胞胎兄弟身上。   朋友覺得很有趣,鼓勵我繼續構思下去,在那之後我沒有立即動筆,而是同朋友一起遊歷了開封、洛陽,還沿途見了幾位朋友,大家一起快樂地聚餐,說著各自的生活,談論彼此看的書、寫的文,還特意跑去開封吃了洛陽有名的水席,本以為水席只是一個叫法,沒想到一道道菜品端上來後,才發現原來每一道菜都是跟水有淵源的。   在旅途中,我又把腦中構思的故事加深了一層,隨著劇情越來越豐富,我發現就連自己也對這個故事著迷了,因為頭腦裡的東西越來越多,我怕會忘記那些浮現的靈感,便特意找了小本子把頭腦中的構思小心翼翼地記下來,以致於朋友最後會發現我偶爾會在火車上靜靜地坐一會兒,然後很快地埋頭寫一些段落句子。   在那之後沒多久,我們乘火車到了西安,先是在西安的小吃一條街品嘗了有名的褲帶麵、羊肉泡饃、麻醬涼皮、小炒泡饃,雖然被叫做小吃,可端上來的飯量一點都不小,隨隨便便一份都可以吃得飽飽的,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應該是當地的石榴汁,喝到嘴裡一點都不酸澀,以前完全沒想過石榴也可以榨出這樣甘甜的果汁,顏色更是鮮亮得好像放了染料。   西安除了聞名世界的兵馬俑外,還有充滿傳奇的華清池和傳說中秦始皇的秦陵地宮。華清池因為年代久遠,又遭受過戰火,以前的建築早已經蕩然無存,能留下的也只有唐明皇與楊貴妃的愛情故事,粗略遊覽過後,我們便啟程去了秦陵地宮。   等到秦陵地宮的時候,雖然景色很美,天藍藍的,花草很茂盛,可總感覺夏日的秦陵地宮颳的風都帶絲涼意,尤其是在人少的地方,總有一種陰惻惻的感覺,在朋友紛紛拍照的時候,我便總有些擔心,生怕會照到什麼不得了的東西。   稍事休息一晚後,便是作為重頭戲的兵馬俑了,等一切都收拾妥當,我們一行人才出發,本以為避開週末,人潮會少一點,抵達後卻發現依然是人潮洶湧。   不過所有的擁擠疲倦、長途奔波都是值得的,看到幾千年前的兵馬俑,威武成排地站立著,而且融合導覽員的講解,那些原本站立的兵馬俑都栩栩如生了起來,聽著導覽員的講解,原來一號坑的發現,是緣於一九七四年三月,西楊村一年一度的打井工程,俑坑中最多的是武士俑,平均身高一百八十公分,最高的一百九十公分以上,除了士兵外,還有戰馬戰車,秦俑大部分手執青銅兵器,有弓、弩、箭鏃、鈹、矛、戈、殳、劍、彎刀和鉞,如果讓我認的話,我完全認不全,可在導覽員的講解下,所有的細節都清楚明白了,讓人連連驚歎古人在幾千年前便已具有的智慧和規模化生產。   秦俑的臉型、身材、表情、眉毛、眼睛和年齡都有不同之處,據說這些兵馬俑都是仿造當時人的樣貌體格做出的,我忍不住想幾千年前的古人似乎同現代人也沒什麼樣貌上的區別,唯一讓我覺著意外的便是這些兵馬俑的身高都很高,一點都不遜色於現代人。唯一可惜的便是兵馬俑大部分是採用陶冶燒製的方法製成,先用陶模做出初胎,再覆蓋一層細泥進行加工刻畫加彩,所以在出土的時候,兵馬俑都有鮮豔和諧的彩繪,甚至在發掘過程中陶俑的局部還會保留著鮮豔的顏色,但是出土後由於被氧化,顏色不到十秒鐘便瞬間消盡,化作白灰,所有我們現在能看到的只是殘留的彩繪痕跡,如果能看到漂亮的彩繪,應該會更栩栩如生吧⊙﹏⊙   大約是看到了傳說中的兵馬俑,被裡面的各色武器軍士的樣子所感染,等回到家動筆創作的時候,不知不覺我便在文中融入了很多戰爭的場面,因為女主角是現代的女孩子,在寫戰鬥場面的時候,我忍不住想像一個現代的女孩子,在那樣的場景下又會發揮什麼樣的作用?我還特意去拜訪了學理工科的朋友,不管是冶煉的技術,還是現代人能在古代做到哪些技術,都一一做了探討,甚至被朋友稱為走火入魔,不過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甚至很多樂趣也來源於此。   以往寫作的過程中總會遇到一些這樣那樣的問題,可這篇文卻很特別,寫作的時候完全沒有停頓感,所有的劇情都好像是活著的,不像是我在創作,而是文內的人好像活了一樣,他們有了自己的故事,有了自己要做的事情,而我只是需要把那些東西寫下來而已。   也因為女主角身分的兩次轉換充滿了戲劇性,所以寫的時候一點不覺得枯燥,唯一讓我為難的便是皇帝哥哥的深情,總讓我有一種很對不起他的感覺,明明他對女主角的感情一點都不弱於弟弟。   在這裡我要謝謝大家的支持,這是我在臺灣上市的第一部作品,希望能夠得到更多的支持鼓勵,也希望能夠寫出更多更感人的作品來回饋大家。   於二○一五年夏

內文試閱

陰錯陽差初相識
  林慧娘也不知道王府該是什麼樣子,她坐在轎子裡晃晃悠悠地過了很久,才感覺轎子慢慢停了下來。    只是停下後,外面的人卻沒有讓她下轎,她心裡納悶,偷偷掀起轎簾往外看了看,就見她此時已經在一處寬寬的長街上。   街道冷冷清清,地上是青色的石板,她的轎子很靠邊。   在另一邊不遠的地方,有兩座威武的石獅子,遠遠看去只覺得石獅子面目猙獰很是嚇人。   這個時候才有人過來叫她,掀起轎簾,一個管事的婆子在外面叫道:「姑娘,到地方了,快跟我進去吧。」   正在這時,林慧娘忽然聽見馬踩石板的聲音,那馬蹄聲很好聽,好像是馬掌上釘了什麼東西,走動起來非常有節奏感。   這處長街原本就很肅靜,此時傳來馬蹄聲,林慧娘都能感覺到周圍的氣氛一變,立時皆嚴肅了起來。   她回頭看去,只見已經有馬隊走了過來,馬隊的速度倒沒有多快,領頭的大概是專門開道的護衛。   那些護衛個個精神抖擻,就連身下的馬匹也是高大駿美毛髮發亮,她到了古代以來,還是頭次看到這麼漂亮的馬,正想說再看一眼呢。   她身邊的那些婆子僕從早已經恭恭敬敬地躬身垂首,貼著圍牆站著了。   這麼一來,還抬頭看馬的林慧娘就給顯了出來,幸好她身邊的婆子眼疾手快,一把扯了她過去,壓低聲音提醒她:「王爺過來了,妳傻杵著幹什麼?」   林慧娘這才跟著低下了頭。   那馬蹄聲沒有絲毫停歇,林慧娘低著頭,也看不清楚那都是些什麼人,只知道是穿著各色衣服的下人侍衛。   那些人走得很齊整,一會兒就前後有序地過去了,只是等那些人離開後,他們這些靠牆躬身垂手的人也不敢亂動,一直等到那隊人馬都進了王府,領著林慧娘的婆子才長吁口氣,在那裡狠狠瞪了林慧娘一眼說:「虧妳還是個商家小姐呢,怎麼這麼點眼色都沒有?王爺打這兒經過,妳還敢杵著,是嫌自己命太長了嗎?」   正說著呢,倒是很快跑來一個小廝,攔住他們的去路說道:「你們都等等,李長史吩咐了,剛才沒躲閃開的那個女人就不用送過去了,直接領去王府。」   這話一出,那個訓斥過林慧娘的管事婆子當場就愣住了,心裡納悶,怎麼要進李長史房裡的人,轉眼就要送到王府去了?   不過既然李長史吩咐下來,管家婆子連忙親自帶著林慧娘往王府的角門走去。   明明之前還兇神惡煞般的管家婆子,這個時候卻跟換了個人似的,上臺階的時候,還不斷叮囑著:「姑娘小心路滑,我來攙著妳。」   林慧娘也是稀里糊塗的,總感覺鏡頭轉換太快,她完全反應不過來。   其實這事兒很稀鬆平常,王爺回府的時候,看見路邊傻杵著個女人,他也沒細看那人的長相,就下意識地瞟了一眼。   只是他下面的人都是人精托生的,見王爺瞟了一眼,當下心思就活絡了,能讓晉王多瞟一眼的女人,誰還敢往自己房裡拉啊!   別管李長史再怎麼喜歡林慧娘的旺夫相,這個時候也不敢有絲毫的含糊,直接打發了小廝過來,讓人把林慧娘送給王爺。   管家婆子哪會知道裡面的緣由,只當是王爺瞧上了身邊的這位,送給李長史白玩的貨色,跟送給王爺的能一樣嗎?   這樣的人誰還敢亂得罪啊,到了這個時候管家婆子臉上也掛出三分謹慎,一路小心翼翼地把林慧娘送到小角門。   角門內的人聽說林慧娘是李長史送過來的倒是沒有怠慢,接收了林慧娘後,就讓那個管家婆子回去了。   林慧娘到現在這個時候,已經不覺得自己還算是個自由的人,她覺得自己簡直就跟個東西似的,可以隨便被人送來送去,她原本都做好被四十歲老頭糟踐的心理建設,這個時候知道自己又被轉給了王府,林慧娘一陣發愁,心說這還有完沒完啊? 進到角門後,林慧娘才意識到這個晉王府比想像中的大很多,她被領進去的時候,還在想只要拐過前面的影壁,大概就會見到王府了。   結果別說王府了,她壓根連邊都沒沾到,直接就被領到旁邊的跨院。   像她這種外面領回來的女人,按規矩是不可能直接見到王爺的,怎麼也要教習一番禮儀舉止,等差不多了才會放進去。   經過一番理論培訓後,林慧娘才終於被送到了王府內。   不過就算是這樣,她這種人也不是可以隨便到處蹓躂的,王府內等級森嚴,規矩多如牛毛,而且外面送進來的女人太多,管理起來有一定的難度,為此王府特意建了一棟群芳樓來管理安頓這些女人們。   那樓是棟排樓,一樓專門用來住宿,二樓用來休閒眺望遠方,偶爾也有人唱個曲、彈個古箏。   樓外是一處漂亮的花園,此時園內花團錦簇,美人又是那麼美,翩然一笑簡直就跟在畫裡一般。   樓內雕梁畫棟,奢華無比。   只是再好的建築布置,也架不住它用途的低級,作為一個升級版的王府妓院,因為恩客太少、競爭太多,林慧娘才剛進去,就見識到了競爭的殘酷。   林慧娘驚得下巴差點掉了,她想起教習嬤嬤教她的那些禮儀道理,什麼在王爺面前不可以大聲喘氣,吃飯還不能吃飽,舉止要嫺靜優雅,可這些女人都頂漂亮的,可看過去真的跟嫺靜優雅差了八竿子遠。   不過在這個地方安頓下來後,林慧娘才明白過來,這些女人會鬥成這樣原來還真是有苦大仇深的原因。   實在是王爺的女人太多,這些女人一放就放好久,時間久了,遇到王爺過來的日子,想著讓王爺想起自己來,很不容易。   不過這樣一來林慧娘倒是把心放到了肚子裡,她粗略算了一下,這裡的女人足足有一百八十位,就算一天一個地輪流,她還有三個月的等待期呢,怎麼想也是個好事兒。   她剛把心放在肚子裡沒兩天,那天她正在樓上忽然聽見樓裡的姑娘都往圍欄那兒跑。   林慧娘還以為是出什麼事兒,她也湊了過去,往外一看,遠遠就看見一個人被眾星捧月似地圍著,那人明顯沒拿正眼往這邊瞧。   只是不管那位是個什麼姿態,樓裡的姑娘們卻是按捺不住了,各顯神通,不是擺腰就是扭胯,還有幾個仗著嗓子好,準備一展歌喉的,頓時整個二樓都擠成了一團。   群魔亂舞的,林慧娘大感後悔,早知道她就不擠過來了,她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事呢,她趕緊要抽身往外擠,只是她正處在中間的位置,壓根擠不出去。   正在這個時候,她忽然覺得自己的裙角被人踩了一腳,她一個不穩,往圍欄那邊衝了過去,頭髮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擠散了,頓時她一頭烏黑的頭髮嘩的一下就撲散開來,林慧娘嚇壞了,連忙捂著臉就往裡縮。   這下身後的人也知道讓一讓了,她趕緊捂著頭髮跑了進去,心口緊張得怦怦直跳,直想著:阿彌陀佛千萬不要被注意到,她這種絕對是計劃外勾引啊!   沒想到那些挖空心思的計劃內勾引都沒完成的任務,竟被她這個計劃外勾引給完成了。 等天剛暗下來,便有小太監跑了過來,直接點名要白天那個披散頭髮的女人,吩咐道:「王爺說了,不用把頭髮束著,就像白天那樣就行。」   林慧娘立刻感覺到來自四面八方的惡意。   不過那個小太監說完,又跟想起什麼似的,特意叮囑了一句:「姑娘,王爺今晚喝了酒,妳過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伺候著,不然大家都不自在。」   林慧娘還在晴天霹靂地晃神呢,倒是那些原本記恨的目光,在聽到「王爺喝了酒」這五個字後,立刻又變成了幸災樂禍的樣子,幾個要好的還會竊竊私語,一副等著看笑話的樣子,誰不知道晉王爺喝酒後脾氣大,原本就暴躁的脾氣,這個時候更是跟點火就著似的,誰沾上誰倒楣。   這個時候過去伺候,那不跟去虎穴一樣嗎?   等萬事俱備過去的時候,天已經黑了下來,又趕上是個陰天,天上別說月亮了,連星星都沒半顆。   有專門掌燈的人在前面領路,這個地方大概離王爺的住處有段距離,林慧娘是坐著小轎過去的。   一路靜悄悄,這還是林慧娘頭次看到王府的樣子,她以前不是住跨院就是住群芳樓裡,這個時候她才知道王府真的很大。   就是樹太高了,看上去黑漆漆的,古代的燈又不亮,所以很多地方都烏漆抹黑。   大概是接近了王爺的住處,不僅路邊的燈比之前的地方多了不少,就連伺候的人也開始多了起來。   到了地方後,林慧娘深吸口氣,從轎內走了出去。   又有太監過來領她過去,王爺住的地方很大,走到正房門口的時候,太監把她送到門口處就停了下來,讓她自己進去。   林慧娘太過緊張,往裡走的時候還差點被門檻絆一跤,本來以為這下那些太監會偷笑的,結果她這麼踉蹌了一下後,那些太監卻連頭都沒有歪一下,照舊是眼觀鼻、鼻觀心地站在門口。   這下林慧娘都覺得額頭有汗珠要往下掉,她緊張得更是手心直出汗。   她戰戰兢兢走進去的時候,卻一直沒有見到王爺,房間裡很安靜,靜得簡直連自己的心跳聲都可以聽到。   一邊往裡面走,林慧娘一邊小心打量,這種地方不用想都能知道多奢華,只是她大概是走錯了地方,她進去後往右邊轉,結果走了幾步後,發現那地方壓根不是休息的地方,反倒像是書房,裡面還有屏風,她唬了一跳,趕緊又往另一邊走,這次總算是走對了。   在燈火通明的房間內,她終於看到一位束髮的男子。   此時這名男人很悠閒地坐在榻上,手則半垂著,在手邊還有一個倒著的酒杯。   林慧娘挺意外的,她之前想像過很多種王爺的外表,比如胖胖的,比如兇狠無比的,當然更多的是跟色狼一樣,一副急色樣,不管是母蚊子還是什麼拽住就不鬆手。她甚至想過自己一過來就會被拉過去抱抱外帶親親。   結果這個人卻跟她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她只看到了對方的側臉,就覺得這個人應該是名美男子,對方隨意的一個動作都如詩如畫,而且不論膚色還是頭髮,在燈光下,怎麼看怎麼覺得舒服漂亮……她想像中的王爺怎麼也不該是這副樣子的。   她沒敢走過去,而是繼續站在原地,心裡怕得要命,不管對方是不是出人意料的好看長相,跟一個全然陌生的男人在一起,想到還要發生接下來的事情,她覺得特別不能忍受。   幸好在她進去的時候,那人也沒有什麼反應,林慧娘也不知道是自己腳步太輕,還是對方壓根不在意,反正她過去站在一邊等了好久,對方都沒有喊她。   她也不敢主動過去,再說了她還抱著一絲僥倖呢,萬一王爺喝多了,那她就可以逃過一劫了。   只是她剛高興沒多久,那邊冷不防地開口了:「手腳斷了?還不過來斟酒。」   那聲音要說音質的話還真好聽,只是話裡隱含的意思很不好,林慧娘嚇得一個激靈,趕緊走過去,奇怪的是,這個人也沒露出什麼兇神惡煞的樣子,可是自打林慧娘進來後,她就一直心裡跟打鼓似的,也不知道是之前那些洗腦的話洗得太過頭了,還是這個房間太大太空曠的原因。   既然對方讓她斟酒,她就小心翼翼拿起酒壺,重新拿了一只酒杯斟上酒。   在遞給對方的時候,林慧娘下意識抬頭看了對方一眼。   瞬間她就跟被雷劈中了一般,整個人都恍惚了!她立刻明白那些女人為何那麼瘋狂了,這真的是一個超級美男子啊!   不過讚歎歸讚歎,她還是保有一絲理智,手裡的酒杯也沒有偏,她又趕緊低下頭去,把酒杯遞給對方。 隨後她就緊緊握著那個酒壺,腦子裡亂烘烘的,倒不是被這個王爺的貌美給驚的,她只覺得王爺看起來特別熟悉!簡直就跟不久前她才見過一樣的!   可是怎麼可能啊?這樣的人,要是見過的話,她一定不會忘記的。   只是她越想越覺得眼熟,她忍不住又偷偷抬起頭瞟了對方一眼,這次她可以肯定了,她一定是見過這個人!那個眉眼簡直就跟……就跟她曾經救過的那名少年一樣!   她在剛穿越過來、成為林慧娘之前曾救過一名少年的,當時的場景簡直就跟武俠片似的,因為那些事兒太玄乎,她至今仍有種做夢的感覺,可沒想到當時的事兒,居然會在今天有這樣的轉機!   顯然當初的那個少年已經長大了,一想到這點,林慧娘神情都有些恍惚。   所以她當初救的那個少年是晉王爺?那她就等於是晉王爺的救命恩人了!   林慧娘當下又驚又喜,可是她很快又想到,自己救那個少年的時候還是原本的樣子,現在已經變成林慧娘的身體,這個晉王爺肯定不記得自己了。   要是貿然說出自己就是當初救過他的那個人,萬一晉王把自己當神經病宰掉怎麼辦?   這麼一想,林慧娘連忙仔細順了下思路,把當初的事兒好好想了想,她這邊腦子裡跟炸開鍋了似地想著,手裡卻不敢有絲毫怠慢,照舊小心翼翼地給王爺斟酒布菜。   王爺顯然也沒把她當回事,修長的手指放在一邊的炕几上,做出百無聊賴的樣子。   等晉王爺喝了兩三杯酒後,林慧娘終於把要說的話組織好。   這次能見到晉王已經是奇緣巧合了,誰知道以後還有沒有這個機會,她一定要趁機把話說清楚,這樣她就可以平安回家了!   這麼一想,等她再斟酒的時候,便趁機說道:「王爺,您還記在水邊救過您的那位綠衣女子嗎?您應該記得的,當時那個女子帶著您躲到安全的地方,看您受傷了還給您吃藥,您記得吧?」   她用手比劃了一下,「這麼大的白色藥片,吃到嘴裡挺苦的,她怕您苦,還給了您一顆薄荷糖吃,這些事兒您應該有印象的吧?」   晉王忽地笑了,手指微微屈起,勾住她的下巴,「誰教妳這麼討本王開心的?」 林慧娘的臉騰地一下就紅透了。   她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剛想說我不是開玩笑。   忽然外面狂風大作,有窗戶被吹開,風一颳進來,林慧娘的袖子及披散的頭髮就飛了起來,她趕緊捂著袖子、頭髮跑過去關窗。   等再回來的時候,她的頭髮吹亂了一些,她趕緊順了順,一本正經回過頭去,告訴王爺:「沒人教我,我是真的救過你。」   她比劃著,「當時你才這麼高。」   她記得那個少年當時也就跟自己差不多高,哪裡像現在這樣高大,「在水邊……」   晉王沒理她的話,只走過來,把她一把攬了過去,表情有種說不出的蕭瑟,可又不顯狼狽,只顯得有點放浪形骸,「花招耍多了會招人煩,來伺候我就寢。」   林慧娘嚇得直躲,對方卻以為她是欲拒還迎,也沒怎麼逼迫她。   晉王要個女人,還需要強迫嗎?   他反倒大大方方鬆開她,雙手一攤,擺出一副妳過來伺候我的樣子。   到了這個時候,林慧娘這才意識到對方是要讓她過去寬衣解帶。   她緊張地嚥了口口水,不過她鼻尖很快就嗅到了酒氣,看他神色也不像喝醉了,可也許他就是這樣的體質呢,喝醉了都不明顯?所以才想不起來的?   還是他真的以為自己是在耍花招故意跟他玩情趣?林慧娘腦子裡亂亂的,手腳卻不知怎麼地居然真的過去要給人寬衣解帶。   那完全就是下意識的一種動作,等幫人把長衫脫下後,林慧娘才大吃一驚,心說自己這是要幹麼啊……她嚇得手一個哆嗦。   倒是晉王在脫了長衫的時候,忽然用手扶著額頭,顯然是剛剛酒喝太多,又吹了風有些頭疼。   林慧娘一眼就看到了,她雖不懂得按摩,不過按摩總比直接躺床上去強。   見晉王這樣,她趕緊爬坡上道地說:「王爺,你是不是頭疼?那你俯下一些,我幫你揉揉怎麼樣?」   她沒有學過按摩,可是在現代的時候,媽媽偶爾頭疼的時候,她會幫著揉一揉,要說技巧絕對是沒有,可好在用心,力度掌握得好。   而且在揉的時候,因為怕有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她很小心地避開了那些不必要的身體接觸。   晉王起初還以為她又要玩情趣,沒想到這位還真是一本正經地給自己揉起了額頭,手法雜亂無章,不過她身上飄來的味道,倒是他最喜歡的。   那些下人喜歡揣摩他的喜好,送過來的女子大部分都會沾上這種味道,只是有些女人總喜歡自作聰明,覺得這種味道過於單調,喜歡在裡面做些手腳,弄些別的胭脂,倒是這身邊的女子味道不那麼濃烈,也沒有自作聰明地多抹胭脂。   在間歇,他抬眸看了她一眼,之前他並沒有仔細打量她,現在在燈下才覺著這是個長相圓潤、五官討喜的女子。   「王爺,力道還好嗎?」林慧娘小心翼翼地問著。   平時招來的女人都會費盡心思地多承恩,晉王還是頭次遇到像她這樣的女人,而且跟那些弱柳扶風的女子不同,眼前的女人很沒規矩地坐在榻上,頭髮披散開,皮膚不是他見過最白皙的,卻是難得的順眼。   晉王不知道怎麼地就覺得身上倦了,他打了個叮欠,轉過身去,直接把頭不客氣地枕在那女子的腿上。   林慧娘不知道怎麼就想起了她曾經養過的貓,那隻貓就是這樣的,每次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可是要她撓癢癢的時候,那貓就會乖乖趴在她腿上,如果她一旦放慢下來,或者不給揉了,那貓還會不滿意地喵喵叫呢。   只是揉頭的時候,林慧娘注意到了晉王的髮冠。   她還是首次接觸古代男人的髮飾,總覺得這種東西好看是好看,可是她是有經驗的,頭疼的時候,頭髮還這麼束著會很不舒服。   她研究了一下,很快就幫他把玉冠摘了下來,在古裝劇裡光看見這種東西很漂亮,其實這個晉王戴的倒不算多漂亮,可是很沉,也不知道這麼重的東西戴在頭上,頸椎受不受得了?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林慧娘忽然就覺得腿上的人怪怪的,等她再低頭一看,嘿,這傢伙居然已經睡著了。   她暗自慶幸,以為自己可以逃過一劫,她忙躡手躡腳地把他的頭挪開,不過也不會就這麼出去,她連忙從一邊的床上找了薄被過來,給睡在榻上的晉王爺蓋上,又拿了個枕頭,小心翼翼幫他塞在腦下。   在塞枕頭的時候,晉王爺明顯皺了下眉頭,林慧娘一著急,口不擇言地說了句:「乖啊,別動……」   等弄完了,她才發覺自己說的這叫什麼啊,還真當晉王是她家的大貓了。   這麼弄完後,林慧娘才又回到榻上,擠在一邊,低頭盯著晉王爺的睡臉看,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這個晉王爺還真是漂亮。   等他明天醒過來的時候情況就會不一樣了,她等王爺清醒時再原原本本告訴他,自己救過他的事兒,到時候他肯定就能想起來了。   林慧娘正這麼想著,倒是外面伺候的人,聽見裡面安靜了好一會兒,又算著時辰,便以為大概那女人已經伺候完王爺了,忙在外面小聲問:「姑娘,王爺歇了嗎?」   「歇了。」林慧娘剛說完,外面的太監便壓低聲音地催促道:「那姑娘可以走了。」   「走?」林慧娘這才想起教習嬤嬤說過的話,王爺最討厭跟人過夜,自從王爺知道人事後,就沒有留女人過宿過。   她趕緊一拍腦門,她差點忘了這件事,這可壞了,她還說等明天王爺醒了,自己可以跟他好好解釋一番,現在自己這麼一走,下一次還能不能見到王爺都不好說了。   林慧娘很不想離開,可是外面那些人顯然是著急催她走,到了這個時候林慧娘也豁出去了,她來不及細想,索性扯斷自己的一根頭髮,小心地纏在晉王爺的手指上。   一邊纏著,一邊想到,要是晉王爺看見這個,問起來的話,自己起碼還有再見到他的機會,到那時候她再好好跟他提起曾救過他的這件事兒。   (此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見《鳳歸:王妃躲貓貓》卷一)

作者資料

金大

喜歡夢想的雙魚座,平時喜歡美食烘焙,不過發現做的最好吃的居然是烤紅薯:-D 經常看各種養生節目,可看過後發現需要注意的地方越來越多,每天都會隨著養生節目吃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最近迷上了烏梅湯,準備有時間親自做。 愛生活愛美食,在這裡謝謝大家的喜歡,鞠躬~

基本資料

作者:金大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綺思館 出版日期:2015-11-10 ISBN:9789869218429 城邦書號:RF502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7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