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薔薇王子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特價$99 up!

內容簡介

★ 隨書好禮四重送! 第一重:作者加碼「惡魔管家的床邊故事」番外 第二重:人氣插畫家重花精心繪製「Kiss him」拉頁海報 第三重:隨書贈送角色留言書籤「惡魔管家」或「腐女姐姐」乙張(2款隨機出貨) 第四重:首刷隨書贈送手遊《妖怪MAMES》虛寶卡,即可免費得到晴空讀者專屬的麥莉莉角色,和你一起來打怪! 本書特色 ★現在童話故事也流行多元成家,只要你能吻醒沉睡的王子,即使你是男的也沒問題! 因為,這就是童話故事的真愛啊! ★遭魔女詛咒而沉睡不醒的吸血鬼王子、在薔薇之館飄盪的南瓜傑克、魔性誘人的惡魔管家……此外,這裡還囚禁著一群無法和王子團圓的公主們! 唯有真愛才能解除魔咒,但王子的真愛在哪裡? 奇想小天后烏米,獻上歡樂又暗黑的萬聖節狂想曲! 有腐女姐姐的我注定要獻身了啊! 「嗚……怎麼辦?雖然姐姐我一向支持你跟奧洛德王子,可是成熟大人般的主僕 配對也很不錯啊!」 「妳不用支持我沒關係。」 「那怎麼行呢!裘德你看見他們擁抱,心裡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對,我沒感覺,我只想趕快結束這齣鬧劇回家。」 某天,普雷瑟伯爵家來了一位不速不客,要求伯爵屢行與吸血鬼家族訂下的婚約,要他把女兒送去和吸血鬼王子結婚。伯爵的兩名雙胞胎子女都有出色外貌,但長女艾德琳是個活潑迷糊的腐女,小兒子裘德是個看似溫和的吐槽系男孩。裘德和艾德琳互換身分,親自去王子所在的薔薇之館退婚,結果在薔薇之館遇到神祕又強勢的惡魔管家、被封印在畫中晚上才能現身的哀怨公主聯盟、神出鬼沒的南瓜人……偏偏就是沒看到傳說中的王子奧洛德! 原來,這是被魔女詛咒的洋館,因為魔女梅格相信真愛是要經過考驗的,不但讓兒子陷入長眠,還綁架了童話故事中的公主來陪她兒子,除非王子能獲得真愛之吻、解除詛咒,眾人才能離開這棟洋館。 結果裘德在混亂中竟誤打誤撞吻醒了奧洛德! 「喔,你明明是男人,卻穿著女裝……可見你對我家主人一見鍾情,想頂替令姐成為薔薇之館的女主人嘍?」 「你這個管家怎麼回事,誤解人的功力比我姐姐還厲害!我是男人,喜歡的是女孩子啦,聽到沒有?」 「在下身為惡魔,不太了解人類世界的事呢。基本上男人也可以啦,我家主人不會介意的。」 「不行,我會介意!」 「既然如此,讓在下把你調教成喜歡我家主人的那種男人吧。」 「太好了,裘德,你找到真愛了!啊啊,我的新刊題材有著落了!」 「可……可惡,難道這個地方只剩下我是正常人了嗎?」 由於裘德給予的不是真愛之吻,奧洛德王子雖然被吻醒了,但只要一高興,頭上就會長出一朵薔薇花,詛咒仍未解除,同志仍需努力。「薔薇王子」奧洛德在惡魔管家的謀劃下,向裘德展開積極追求,讓裘德節節敗退…… 原本堅持自己是「直男」、不可能愛上男人的裘德,好不容易終於鬆口,承認自己對奧洛德其實也有一點心動的感覺,原以為王子和王子從此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料魔女梅格返家撞見這一幕,怒氣沖沖地表示王子只能和公主在一起…… 裘德含淚在心裡自問:難道現在要開始上演婆媳大戰了嗎?拜這些莫名其妙的人所賜,我以後再也不相信童話故事裡的真愛了啦! 這場不斷超展開的真愛之旅,究竟要如何才能收場呢?    「裘德,我總有一天會讓你愛上我的!」奧洛德充滿熱血地凝視遠方,雙手握拳,吶喊著:「因為,這就是童話故事的真愛啊!」 延伸閱讀 華文小說專賣店開張囉, 最強作繪者陣容歡迎光臨! 帶你品嘗愛情中的萌點與笑點! ◎晴空萬里部落格:http://sky.ryefield.com.tw

目錄

【序章】一切都是從「真愛」開始的故事 【第一章】所謂的真愛就是薔薇般的戀情? 【第二章】前進吧,薔薇之館退婚行! 【第三章】所謂的真愛就從一個吻開始 【第四章】只要有愛,兩個男人結婚也是理所當然的 【第五章】愛的小花花在吸血鬼王子頭上盛開 【第六章】夜襲吸血鬼王子 【第七章】混亂的戀愛爭奪戰 【第八章】王子與王子的童話故事果然要有撲倒! 【第九章】等等,原來這個鬧劇也有反派角色嗎? 【第十章】真愛之吻是全世界無敵的武器! 【番外】惡魔管家的床邊故事

內文試閱

只要有愛,兩個男人結婚也是理所當然的
  從前從前,在一個聚集愛與和平的吸血鬼王國中,有個全國最美麗的皇后兼吸血鬼魔女──梅格,她和深愛的人類丈夫兼國王──斯特凡受到人民的祝福住在王宮,沒多久便誕下一個兩人愛情結晶的孩子。   雖然孩子有一半的人類血緣,梅格仍然非常高興,因為她替丈夫生下最值得紀念的第一個孩子……基於此,她邀請了人類和吸血鬼的各方好友,前來參加孩子的慶生宴會。   「親愛的,你還沒為我們的孩子取名呢。」梅格勾著嘴角,使臉頰那對酒窩更深邃迷人。   斯特凡笑了笑,「那麼,我就以晨曦的含意,為這孩子取名為奧洛德……如何?」   「啊,真是個好名字。」梅格高興地說,但是過了一會兒,她以手托腮,嘆了口氣,「可是,這孩子的血統摻雜了我倆優秀的基因,我怕這孩子長大以後會因此自大傲慢找不到真愛,怎麼辦?」   「妳想做什麼?」孩子的父親隱約從孩子的母親慧黠的眼眸中,挖掘到一絲惡作劇的神色──天啊,希望他的預感不會成真。   「親愛的,我是這樣想……我們做父母的總是希望給孩子幸福的未來,這樣好了,我送他一個試煉作為出生禮物,讓他將來找到一份屬於他的真愛!」   斯特凡雙眉皺著,見妻子笑吟吟地望著自己,期待他給她一個讚美,他不禁哀傷道:「妳這不叫送禮物,根本是在詛咒我們的小孩。」   「有什麼關係呢,人生過得太一帆風順,活著多沒意思啊。再說……其實在宴會開始前,我就已經對孩子下詛咒了,就算你反對,我也收不回來了。」   梅格露出人畜無害的甜美笑容,差點沒讓她的丈夫氣到翻白眼。   「妳對奧洛德做了什麼──」斯特凡在宴會上失控地吼出來。   「親愛的,你不要這麼兇嘛,我只是在他的身體加了一些特殊效果,只有真心愛他的女子才能為他破除詛咒……你不覺得,像這樣破除萬難才能得到的愛情很浪漫嗎?」   我只覺得妳想把自己的妄想具現化在奧洛德身上啊……斯特凡無奈地以手撐著額頭,對眼前一場悲劇完全沒有挽救的餘地而嘆息著。   「孩子,都是我不好,將來你長大了請不要怪你母后,一切的罪過由我承擔吧。」   「親愛的,你剛才自言自語什麼,我聽不見。」   斯特凡深呼吸,放柔了語調地對他心愛的魔女說:「那個……我覺得妳這麼做會讓我們的小王子受苦,難道沒有其他方式可以緩解詛咒嗎?」   梅格想了想,點頭,「你說得也對,那麼乾脆這麼做吧。與其讓我們的奧洛德獨自受詛咒,不如把那些童話故事的公主帶來這裡,除非她們得到真愛,否則都要陪他承受這份詛咒……」   「呃,等一等,我不是這個意思。」斯特凡想要阻止他可愛的小妻子再去荼毒別人,「那些童話故事不是已經寫好很久了嗎?妳就不要……」   梅格雙手握拳,一臉憤憤不平地向丈夫抱怨道:「我小時候最討厭的就是像白雪公主啦、灰姑娘這種童話了,為什麼她們這麼柔弱要等王子來救啊……好,我要來改變那些童話結局,把裡面的公主從書中帶到現實,就這麼決定了!」   「妳的能力可以這麼做嗎?」魔女的丈夫一臉驚奇地問道。   「可以呀,因為我是魔女……在童話故事裡,魔女就是那些專做壞事的反派代名詞嘛,所以我想做什麼都可以喲!」梅格笑得甜蜜,「親愛的,我從沒這麼佩服自己想得出這個點子,我的魔法好棒喔!你覺得呢?」   斯特凡聽了簡直想以死謝罪,他哀傷地說:「算了……妳高興就好。」   他意識到自己如果再繼續提建議,又要害死別人了。唉,還是什麼都不要說比較妥當啊啊啊──   梅格對神色凝重的丈夫雙手合十,帶著無辜表情地笑道:「你不要這麼煩惱嘛,我已經跟我妹妹約好了。她有個遠親住在人類世界,將來等奧洛德長大,就把對方家族的千金許配給他,這兩人說不定會是彼此的真愛呢!」   「妳又對別人家的女兒做了什麼──」斯特凡回過神又吼了一次,誰叫他老婆經常擅作主張做這種事。   「那個啊……那個是我以前在人類的愛情小說看到……」   「妳還是不要講了。」對不起啊,兩個孩子,以後要恨請來恨我吧──斯特凡沉重地想著。   故事的一切開端,將從被梅格錯點鴛鴦譜的一對男女身上說起。他們將來到底會不會是彼此的唯一真愛……抑或會有其他的轉機?   那麼,可要將時間跳過「從前從前」之後了。   ***   好的,時間已經跳過「從前從前」之後,也就是南瓜燈把魔女及國王的故事說給艾德琳與裘德聽的時候。   「所以,身為魔女兼皇后的梅格小姐將詛咒下到四本故事書裡,改寫了公主們的結局,再把她們束縛在薔薇之館,為的就是不讓她的兒子孤獨一人。」   裘德聽完這個故事,也很想學國王昏倒,「總之,就是魔女想讓她兒子得到真愛的救贖是吧?」   「是的,如果有真心愛他的少女之吻……」南瓜燈說到這裡突然害羞地咳嗽。   艾德琳臉色古怪地盯著南瓜燈,「為什麼童話故事總喜歡用吻來解除詛咒啊?」   「因為……那是真愛啊。」南瓜燈說。   裘德很困惑地問:「不吻就不是真愛了嗎?」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咳咳咳!」南瓜燈像是難為情地起身要離開,但不知怎麼回事竟然在姐弟兩人面前摔了一跤,便有些丟臉地坐在地上爬不起來。   裘德見狀,於是走過去扶著南瓜燈起身,「你……你還好吧?」   南瓜燈以他空洞、閃著橘光的南瓜臉頭盔望著裘德,那張始終平直的嘴唇突然揚起一個柔和的微笑。   「妳好溫柔啊,想必妳就是那位小王子的未婚妻……連我都要愛上美麗的妳了。」   「呃,我不是、也不想當他未婚妻。」裘德急忙解釋:「因為艾……我此次前來是打算退婚的。」   南瓜燈有些失望地看著他,「為什麼?難道妳討厭小王子?」   「是啊。」裘德回想艾德琳說過的話,把它拿來搪塞南瓜燈,「我討厭跟不認識又不帥的男人結婚、還有親他。」   南瓜燈聞言,突然雙手握住裘德的手,以肯定的口氣說:「不會的,小王子比妳想得還帥,妳去見他一面就知道了。」   「咦,有比你帥嗎?」裘德看他這麼用力稱讚另一個男人,不禁好奇,「是說我還比較想看看你的臉……」   「我該走了,你們去找克瓦希爾帶路吧!」南瓜燈說完就快速離開偏廳,像逃避裘德問題般地消失。   兩人被南瓜燈留下的一陣冷風吹得頭皮發麻。   「對了,那個南瓜燈到底是誰啊?怎麼好像比我們還瞭解這裡發生的事?」艾德琳沉思地說:「他說話的方式,感覺好像那個小王子本人喔。」   「不知道……」裘德搖頭。   就在這時候,那個威脅艾德琳要去吻他家殿下的惡魔管家推門走了進來,朝姐弟兩人不耐煩地問:「你們考慮好了沒有,到底答不答應吻醒殿下?」   艾德琳與裘德無奈地點頭,代表答應。他們心想與其待在這幢像鬼屋一樣的薔薇之館,不如隨便吻吻魔女的兒子,這樣也可以早點離開。   克瓦希爾看著他們,眼底露出希望的光芒,「來吧,我帶你們去見我家殿下。」   ***   三人走向薔薇之館內部一條黑暗空盪的走廊,接著踏上延伸至最高樓層的螺旋樓梯,一階一階地踏上去。他們就這樣陷進一個彼此都有共識的沉靜氣氛,直到走到一個小房間為止。   裘德深吸一口氣,邁開步伐走進房裡。不一會兒,他聽見身後門被關上的聲音,然而眼前那黑暗的房間更吸引他的注意……在離他不遠的前方有一道微弱的燭光。   「你們在等什麼?快過來見我家殿下。」金髮管家的聲音,從黑暗裡催促地響起。   兩人悄悄朝克瓦希爾看不到的方向做了一個咂舌聲,然後往放著燭臺的地方走過去,在燭光的照耀下,赫然看見有個男人躺在又長、又深的龐大棺材裡面。   裘德嚇一跳地瞪著那個男人,心想艾德琳說不定也是這種情況。只是,這個房間好暗啊,讓人看不清楚對方長什麼樣子,便回頭望著克瓦希爾,朝站在門旁邊的金髮管家微微笑著,想請他幫忙把遮蔽窗戶的窗簾拉開。   克瓦希爾瞪著裘德,「你在傻笑什麼?莫非我家殿下的英俊容貌讓你們都驚呆了嗎?」   裘德搔搔臉頰,「呃,倒不如說,我們什麼都看不見,無法讚美你家殿下……我可以請你把窗簾拉開嗎?」   克瓦希爾這次並未拒絕裘德,只見他大步一邁走出陰影,接著站在窗臺旁,「唰」一聲拉開暗紅色的窗簾,讓月光照射著他冰冷微笑的臉。   今晚的月亮有著銀色的柔和光華,當它隔著窗戶投射在房間之中,裘德與艾德琳看見了那個躺在棺材裡的男人,有著一頭如黑檀木般的黑髮、像雪一樣白的冷色肌膚,他身著整齊的華服,雙手交握放在胸前的沉睡姿態,有如童話中被詛咒的不幸公主……不,是王子。   姐弟兩人看見金髮管家的主人居然真的睡在棺材裡面,忍不住倒抽一口氣,心想這就是傳說中的吸血鬼嗎……實在太令人訝異了。   裘德一直以為吸血鬼這種生物應該是恐怖而不可親近的,他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內心的感覺,但他知道自己見了艾德琳未來的結婚對象、也就是他未來的姐夫後,整個人傻站在原地。   雖然這個男人是傳說中的吸血鬼,而且眼睛閉著正在睡覺,但他英俊的氣質搭配起薔薇卻很適合,令人難以將他與可怕的夜之貴族聯想在一起……   廢話,因為整個棺材裡撤滿了薔薇啊!裘德內心用力地吐槽起來,大概是克瓦希爾這個管家放的吧?撒了一堆花看起來好花痴啊,這個王子也太慘了,被自己的管家這麼惡搞……不行,不能再吐槽下去了!   裘德吸一口氣,決定叫艾德琳趕快吻一吻好走人。   他轉頭,錯愕地看見站在身旁的姐姐,雙手捧著浮著粉紅光澤的臉頰,以泛著夢幻氣息的眼神看著躺在棺材的吸血鬼。   裘德內心的警鈴大作──糟糕了,艾德琳的眼神不是陷進戀愛中的少女表情,如果是還好一點,可是他知道,那是陷進某種不正常幻想的少女腐敗的眼神啦啊啊啊!   「喂、喂,艾德琳,妳嚴肅一點,這個人可、可是吸血鬼喔。」裘德在艾德琳身邊小聲地附耳說。   「嗯,但是……就算他是魔女的兒子,有那張死掉太可惜的俊美臉孔,對我來說真是個極品啊!」艾德琳維持她那雙手捧臉的清純少女模樣,整個人沉浸在夢幻的氣氛當中。   「慢著,妳給我等一下……」裘德用力拉她的袖子,想把姐姐從失神中叫回來。然而他看到艾德琳的表情,不禁轉頭一想,如果撮合姐姐和未來姐夫的婚事,說不定艾德琳會變回過去那個喜歡公主王子童話的正常人姐姐……   「什麼事啦?」艾德琳不在乎地掃過弟弟的臉,將視線重新轉向棺材裡美麗的薔薇男,繼續散發出少女愛慕的電波眼神。   「不不不,我是說……看妳那樣子,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裘德回想艾德琳原本談到結婚對象的事就一副討厭的模樣,現在卻這種反應,讓人不禁想要吐槽她。   裘德沒想到,這時艾德琳竟說出驚人之言:「嗯,我是喜歡他啊。」   「什麼,不會吧?」裘德聞言,差點沒跌倒,「從來沒喜歡過任何男人,對所有男人的求婚不屑一顧,那個像女王一樣的艾德琳竟然……」   「喂,你說誰是女王?」艾德琳生氣地揪住弟弟的領子。   「我是說妳會喜歡男人……哇,好像命運中的戀情呢。」裘德轉移話題地敷衍著。   艾德琳被他一說,不禁順著他的話說下去,「是啊,我覺得這個吸血鬼長得好像王子喔,真帥啊!如果我寫一本書,把男性版本的我放進去跟王子談童話般的戀愛……哎呀,那該有多美好呢。」   真糟糕,這個姐姐徹底壞掉,沒救了啊啊啊!   裘德冷眼看著艾德琳發花痴的模樣,忍不住嘆了口氣。當他感覺到身後不斷湧來某道帶著火熱的怨念,轉頭看見穿著黑色禮服的金髮管家全身顫抖,俊秀的臉頰憤怒地朝他們露出示威的微笑。   克瓦希爾雖沒說話,但他冷峻的眼神卻帶著一股威壓的氣息。   「咳、咳咳!艾德琳,克瓦希爾在瞪妳了。」裘德戳戳她的肩膀,以看好戲的心情對她說:「別再妄想了,趕快親一下人家,我們好走人了啦。」   艾德琳聞言總算清醒過來,咳了幾聲,「好啦,讓我讚美一下他嘛,又不會少幾塊肉。」   「妳真是有夠囉唆的,快、一、點──」   就在艾德琳準備動手、不,以吻喚醒吸血鬼未婚夫時,又聽見裘德在她背後碎碎念的聲音,簡直像一隻飛在她身邊的蒼蠅,讓她內心的理智神經整個爆掉!   「喂,裘德,你過來。」艾德琳轉身露出甜美溫柔的笑容,朝弟弟勾勾手指,把他叫到身邊說:「有件事要跟你講,很重要,沒你不行。」   「什麼事?」裘德不疑有他,當真以為姐姐找他有事。   「就是……你給我下去!」艾德琳等裘德走過來,她隨即用手搭住他肩膀,用微瞇美眸的一張發狠表情瞪他,然後暗地伸腳把他絆倒、讓穿著女裝的裘德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跌進棺材。   「嗚哇,艾德琳,妳幹什麼啦啊啊啊!」裘德整個人用力撞進棺材裡──等他用手撐起異常沉重的上半身,從棺材爬起來的時候,一道火熱的疼痛感從他牙齒間蔓延開,才意識到自己原來嘴角流血了。   「誰叫你這麼囉唆,讓你試試當公主的滋味。」艾德琳哼的一聲說:「怎樣,有沒有吻到吸血鬼王子?」   裘德對艾德琳故意把他騙到身邊,陷害他掉進棺材的這件事本身感到相當不滿,便神色嚴肅地沉聲道:「誰會對那種事有印象啊?妳把我絆倒,害我用力撞到他,說不定血會沾到他的臉上……」   「放心啦,你那種小傷,等讀者翻到下一頁就會痊癒了。」艾德琳微笑,「你說不定會因此喚醒他喔,那他就會愛上你,像童話故事的睡美人……不,白雪公主那樣。」   這時裘德恢復他原有的理智,先用艾德琳遞過來的手帕拭去嘴角沾著的血,才回嘴道:「我才沒有親到他!那只是一樁意外、意外!」   「你們到底怎麼回事?」克瓦希爾走到姐弟兩人身邊,質疑地問。   「呃,什麼也沒有!」裘德急忙遮掩事實地說著,當他與克瓦希爾對上眼,發現金髮管家並未回答他的話,反而以帶笑的眼神望向他身後的方向,繃緊的唇線跟著彎了起來。   那是一個好看到令人看了會發寒的微笑。   裘德不禁沿著克瓦希爾的視線看過去,注意到那個躺在棺材裡的男人嘴上正沾著他的血──當血在男人雪白的肌膚上滑過一條帶著腥味的軌跡,閃爍著異樣的光芒直到消失後,奇怪的事就發生了。   「你、你在笑什麼?」裘德一頭霧水地看他。   「雖然這跟在下想像的過程有些不同,但是有你們溫熱的鮮血做為喚醒我家殿下的引子,真是再好不過了……他馬上就會醒了,真是可喜可賀。」克瓦希爾兩手環胸地沉思,點點頭道:「嗯,你們一心想救我家殿下的情感,就連惡魔也會被感動呢。」   「一點也不可喜可賀吧……」裘德用力吐槽,「我剛剛可是整個人撞在他身上才會流血的喔!也就是說,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想要喚醒他的意思啦!」   「喔,你明明是男人,卻穿著女裝……可見你對我家殿下一見鍾情,此次前來是想頂替令姐之位,做薔薇之館的女主人囉。」克瓦希爾下結論地對裘德說。   「你這個管家怎麼回事,誤解人的功力比我姐姐還厲害!」裘德想要解釋,卻不知如何才能讓克瓦希爾瞭解,害他只好放棄。   「在下身為惡魔,不太瞭解人類世界的事呢。」克瓦希爾一邊不在意地回裘德的話,一邊以能迅速在黑暗中看清萬物的殷紅雙眼,注意到有隻手扶上棺材的景色,不禁神色大變。   裘德發著抖地指著棺材,「哇……哇……出、出出出來了啊啊啊!」   艾德琳轉身,看著眼前有如死人復活的一幕景象,不禁也花容失色的躲到裘德身邊,跟他一起指著從棺材坐起身子的黑髮青年,「鬼啊──不對,他是吸血鬼,已經是鬼了。」   「隨便啦,怎樣都可以,重點是他為什麼會甦醒……我確定沒有吻到他,只有把臉撞上去而已啊!」   「你一定是不小心咬到嘴流血、把血滴到他臉上,讓他清醒了,童話故事都這樣演的嘛!」艾德琳落井下石地對他說:「你要不要做好準備?」   裘德一時手足無措,便問:「做什麼準備?」   「跟男人結婚的準備。」艾德琳小聲說。   「妳不要說話行不行……」裘德咬牙切齒地回道。   這個時候,金髮管家走過去,朝棺材裡面伸手,扶起那個本來陷進沉睡、如今卻恢復意識的黑髮男人起身,攙扶著對方虛弱的身體走出棺材。   「我的殿下,你醒了,想必是那兩人對你充滿了真愛,才能化解詛咒啊。」   裘德見狀,最直接的反應是想吐槽這對主僕。但是當他與黑髮男人,也就是傳說中的吸血鬼對上目光,他竟然被對方深沉的墨綠色雙眸吸引住……   他壓抑著急速變快的心跳聲,突然感覺不對勁,然而是什麼地方不對勁,他卻說不明白。   克瓦希爾先是扶著王子殿下離開,隨後又自己一個人走進來對裘德說:「你們聽好,等一下有女僕帶你們到休息的房間,請整理好儀容再去見我家殿下。」   克瓦希爾用冷淡的眼神看向裘德,先是若有所思地沉默,然後才說:「我家殿下說,他能感覺到是你以溫暖的身體擁住他,並且給了他一個充滿真愛的吻,使他從詛咒中醒來……所以,你是他命中注定的新娘。」   「咦?你家殿下說話也太文謅謅了吧,我聽不懂,還是請你說清楚一點吧!」   「在下講得還不夠明白嗎?」克瓦希爾不耐煩地瞪裘德一眼,「你留下來跟我家殿下結婚,完成終身大事……這樣你聽懂了嗎?」   「什麼?」裘德再一次感覺到崩潰,「你們有沒有搞錯,我是男的耶!」   克瓦希爾用手推推圓眼鏡,一臉微笑,「基本上男人也可以啦,我家殿下不會介意的。」   「不行,我會介意!」裘德馬上回絕。   艾德琳朝他俏皮地眨眼,火上加油地說:「別這麼說,男的更好,不會懷孕喔。」   「我不可以!」裘德想也不想地大聲怒吼:「艾德琳,妳會贊成只是因為想用我當題材來出新刊吧?」   「既然如此,讓在下把你調教成喜歡我家殿下的那種男人吧。」身為惡魔的金髮管家揚起了腹黑的笑容,冷冷地施以威壓,「總之,等一下有女僕過來照顧你們……記著,不准偷偷逃走。」   「太好了,裘德,你找到真愛了。」艾德琳拍拍他的肩膀,用一臉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對他說:「你們一定會幸福的!」   「可……可惡,難道這個地方只剩下我是正常人了嗎啊啊啊啊──」裘德生氣地看著艾德琳高舉雙手呼喊萬歲的模樣,不禁火冒三丈。   不行,他才不要「嫁」給一個男人,而且還是個吸血鬼!總之,他一定要說服對方放棄他這段「真愛」,就算他那個只會踢人入火坑的姐姐不幫忙,他也絕對要拒絕到底!   裘德握緊雙拳,含著眼淚,無言地望向黑夜。

作者資料

烏米

來自扣帖吉星的貓頭鷹人,一般向、BL、乙女雜食派。 喜歡用看似正常的世界包裝BL小花花,熱愛壯闊背景與神話故事,歡樂故事是全新第一次嘗試,請多關照! 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和志同道合的友人創作中,被自己喜歡的世界圍繞很幸福。 FB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umibook

基本資料

作者:烏米 繪者:重花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狂想館 出版日期:2015-10-15 ISBN:9789869218412 城邦書號:RF6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