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升級首三日加碼
目前位置: > > >
王不見王2:勾魂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王不見王2:勾魂玉

  • 作者:樊落
  • 出版社:晴空出版
  • 出版日期:2016-03-31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5折 125元
  • 書虫VIP價:12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18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19僅此一檔 $499升級VIP/暢銷5折

內容簡介

隨書好禮大放送! ◆第一重:人氣插畫家Leila精心繪製「上海灘之小綿羊與大灰狼」拉頁海報 ◆第二重:隨書贈送「軍官與少爺」留言明信片乙張 蘇唯:「感覺做你的竹馬很倒楣。」 沈玉書:「你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你沒有機會做我的竹馬,只能是搭檔。」 這下,從王不見王的針鋒相對,變成天生一對的好搭檔? ★「這裡是萬能偵探社,我是偵探社的老闆兼偵探。」 他只知道萬能膠水,萬能偵探是什麼鬼? 「推理之王」傲嬌醫生vs.「偷界之王」自戀俠盜, 是棋逢敵手還是天作之合?上海灘最佳拍檔,歡樂出擊! ★ 耽美黃金組合樊落 x Leila再度攜手, 全力打造復古華麗、搞笑賣萌兼攜手出生入死的偵探小說! 「為了紀念我們萬能偵探社成立之後接手的第一個案子,我給案子起好名字了,就叫——勾魂玉!」 「勾魂玉?」 「你看看新聞,這個勾魂玉居然敢在我面前自稱俠盜,簡直不可忍!我一定要讓所有人知道,在上海灘只有一位俠盜,就是我蘇十六!」 在這一刻沈玉書確定了,今後要跟一個小偷長期合作,糾正他的價值觀是非常有必要的。 沈玉書留洋歸國後決定開設偵探事務所,第一位登門的竟是圓月觀音案結束後便失蹤多日的蘇唯,他硬要毛遂自薦成為偵探社的合夥人,沈玉書直覺立刻拒絕,但又鑑於偵探社剛開張,需要一位聰明又有能力的夥伴,雖然這個夥伴的人品似乎有點問題,偏偏正是沈玉書最感興趣的部分,蘇唯的提議讓沈玉書猶豫不決。 「這裡是萬能偵探社,我是偵探社的老闆兼偵探,所以任何問題,我都可以自己來查,用不著請別人。」 「我知道你很厲害,但如果有人幫忙的話,會事半功倍的,你喜歡月薪制還是抽成制?」 「都不喜歡,我沒興趣跟小偷合作。」 「事實上你已經跟小偷合作過一次了,並且非常成功。」 正當兩人爭執不下時,偵探社的第一位顧客上門了!委託人是浙江軍閥姜英凱的遺孀吳媚,先生陪她來上海購物卻遇害身亡,連吳媚也遭到暗殺,她希望找出幕後真凶,蘇唯立刻以二當家之姿順水推舟和沈玉書一起接下這個案子。 兩人再度合作辦案,但牽扯到軍閥和租界區的派系之爭,使得案情十分複雜。兩人逼表弟洛逍遙協助他們喬裝跑去驗屍,差點穿幫,好在沈玉書的兒時玩伴端木衡突然出現化解危機,以及報社實習記者雲飛揚的加入,讓辦案開始變得比較順利。 但隨著挖掘的線索越多,案情卻越加撲朔迷離,不但有新的死者出現,連沈玉書一行人都遭到火力強大的襲擊,此時吳媚還宣稱收到俠盜「勾魂玉」發出的警告信…… 究竟姜大帥來上海的目的為何?勾魂玉在這個案子裡扮演什麼角色?甚至連突然出現的端木衡也疑點重重,為了查明案情,沈玉書決定以身涉險,卻出現意料不到的結果…… 「玉書,我都有點怕你了,好像在你面前無法保留任何祕密。」 「那當然,別忘了他可是福爾摩斯粉啊!」蘇唯樂道。 「什麼……粉?」端木衡看向沈玉書。 沈玉書面無表情地回答:「他的意思是我很崇拜福爾摩斯。」 端木衡對沈玉書微笑道:「他那些亂七八糟的話也只有你能聽懂,看來你跟你的同住人配合得越來越默契了。」 「不,他叫蘇唯,是我的搭檔。」 案情雖然陷入膠著,但幾番出生入死,讓沈玉書終於承認蘇唯是他的搭檔,兩人的友情竟因此邁出了一大步……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接受新委託 第二章 舊友重逢 第三章 神祕的跟蹤者 第四章 線索再次斷掉了 第五章 大盜勾魂玉 第六章 夜探死亡現場 第七章 貓戲老鼠的遊戲 第八章 羅生門 第九章 引蛇出洞 第十章 真正的目標 作者後記 請跟著新角色加入歡樂探案的行列

內文試閱

【楔子】
  傍晚,醒舞臺劇院門前人潮擁擠,據說這次是著名的徽班來上海演出,挑大梁的還是新近竄紅的青衣筱靈玉,喜歡京劇的戲迷們都跑來捧場。   洛逍遙今晚也來湊熱鬧了,不過他並不是喜歡聽戲,而是被上司揪來當跑腿的。   這位土生土長的華人總探長叫方醒笙,四十偏後的年紀,是個老戲迷,好在他沒有太小氣,給了洛逍遙兩張贈票,讓他帶情人一起來看戲。   洛逍遙哪有情人啊?他整天最迷的是玩槍,還有就是跟朋友去茶館喝茶聽說書,所以最後他就把票給了長生。   他打的算盤是多帶長生出來走動走動,利於孩子恢復記憶,再順便拜託上司幫幫忙,看能不能找到尋親的線索。   可惜來了之後,方醒笙就忙著跟公董局的一些要員打招呼,又跟鄰座的洋女人打得火熱,最後才注意到他們的存在。   他們的座位在二樓前排,長生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坐在座位上,興奮地東張西望,藏在他衣服裡的小松鼠也被驚動了,跟長生做著同樣的動作。   聽了洛逍遙的解釋,又看了長生的反應後,方醒笙衝洛逍遙打了個手勢,讓他靠近自己,小聲說:「這孩子很機靈,又白嫩嫩的,不過沒見過什麼大世面,我猜他大概是小城鎮上有錢人家的少爺,回頭我幫你問問廣州那邊的同行,要是有消息,會跟你說的。」   「謝謝總探長!」   「感謝要用行動來表示,你沒看到我們的零食都沒了嗎?」   方醒笙敲敲眼前的桌子,桌上擺放的瓜子乾果都見底了,他奇怪地說:「真見鬼,剛才還挺多的,怎麼一眨眼就沒了?」   洛逍遙偷眼瞅瞅長生。   長生急忙把臉腮塞得圓滾滾的小松鼠壓回到口袋裡,洛逍遙也及時擋住方醒笙的視線,手往旁邊一指。   「總探長,你看那邊有美女。」   方醒笙看過去,馬上壓低聲音說:「別亂指,那是姜大帥的老婆,要是被他聽到,你就死翹翹了。」   「什麼姜大帥?」   「聽說是浙江的一個土匪軍閥,最近陪老婆來上海玩,你看他身邊那些都是當兵的,你少招惹。」   聽了方醒笙的解釋,洛逍遙才留意到坐在美女身旁的那位所謂的姜大帥。   姜大帥穿著便衣,五十上下,剃著光頭,還大腹便便,要不是眼神鋒利,很難把他跟軍閥聯繫到一起。   他老婆才三十出頭,穿旗袍,燙著捲髮,用珠花將兩側的頭髮紮起來,她長得很漂亮,跟姜大帥坐在一起,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發覺洛逍遙的注視,姜大帥眼睛一瞪,惡狠狠地朝這邊看過來,洛逍遙慌忙移開視線,小聲說:「太可惜了。」   方醒笙用手肘撞了他一下。   「少管閒事,戲快開場了,你趕緊去準備零食,葵瓜子我要五香跟辣味的,瓜子要原味的,啊對了,還有茶水,要菊花茶,再買三瓶汽水。」   要求還真多。   「是是是,我這就去。」   洛逍遙應下來,起身要離開,衣襬被長生攔住,「我去吧,我腿短跑得快。」   「你對這裡的路不熟,乖乖待著就好,我去去就回,喔對了,管好你的花生醬。」   洛逍遙交代完畢,匆匆跑出去,這時兩旁的牆上已經打出了即將開始的字幕,燈光也逐漸暗下來,他只好加快腳步,免得過會兒一片漆黑,不好找座位。   路上洛逍遙遇到茶水跑堂,他報了座位號,讓跑堂去倒茶,又出了戲院買零食,偏巧零食攤上的原味西瓜子賣完了,他只好去附近的攤子找。   汽水跟不同味道的瓜子都分別買好了,洛逍遙抱著一大堆東西往回走,剛過拐角,後面忽然傳來雜遝的腳步聲,一個人衝過來撞到他身上,把他拿的東西都打翻了。   「喂,你怎麼搞的……」   沒等洛逍遙說完,又有幾個穿對襟短衣的人擦著他身邊跑過去,看他們的打扮,不知是哪個有錢人家的保鏢護院。   洛逍遙只好自認倒楣,蹲下來撿散落的東西,誰知他剛把一包瓜子撿起來,就被人從旁邊踹了一腳,紙包飛到空中,瓜子落了一地,這次是沒得撿了。   踢飛東西的人打扮跟先前幾個人相同,他把東西踢散了,連個道歉都沒有,追著同伴匆匆往前跑,一隻手還搭在腰部。   夏季衣薄,可以隱約看到那人腰側凸起的槍枝,從他們的舉動中,洛逍遙覺察到不對勁,他放棄撿東西,追了上去。   那夥人的步伐非常快,沿路衝進了胡同裡,洛逍遙看到堆放在路邊的雜物被他們一陣亂踢,他衝過去,喝道:「站住!」   冷不防聽到呵斥聲,那些人一齊轉過頭來,其中有人已把手按在腰間,領頭的人走到洛逍遙面前,推了他一把。   「小子,少管閒事!」   他長得膀大腰圓,一看就是個練家子的,頭上戴著帽子,帽簷壓得很低,再加上天太黑,洛逍遙看不清他的長相,不過這種打手他見多了,根本不怕,喝道:「老子管的就是閒事!」   他將探員證亮出來,在那人面前晃了晃。   「看清楚這是什麼?」   看到他的證件,那些人的臉色變了,態度前倨後恭,領頭的人衝他直點頭哈腰。   「原來是長官,不好意思,冒犯了、冒犯了。」   洛逍遙在租界裡混,整天跟這種人打交道,早習慣他們的做派,見他們老實了,他收起探員證,問道:「老子現在是不是可以管了?」   「是是是。」   「大晚上的你們在幹什麼?橫衝直撞的,撞傷了人怎麼辦?」   「我們家遭了小偷,老爺命令人追,兄弟們也是混口飯吃的,只好卯足了勁來追。」   「哪位老爺?」   「就黃老爺,住四馬路西口那邊的。」   領頭的往西指了指。   洛逍遙對這裡不大熟,突然之間想不起黃老爺是誰,不過這條路由西向東沿街都是各類的商鋪銀行,住了不少有錢人,大概又是某位商行的大老爺。   四馬路是公共租界地區,不在洛逍遙的管轄範圍內,對方的態度軟化了,他也見好就收,問:「那賊捉到了嗎?」   「沒有,他溜太快了,一眨眼就沒影了。」   「被偷了什麼?要不要跟我去巡捕房報案……」   「不用了、不用了,東西沒丟,就是這種小偷小摸的賊太討厭了,所以老爺讓我們抓到後,好好教訓他一頓。」   「你們追賊歸追賊,不能妨礙到別人,你看,剛才大家都被你們嚇到了,我的瓜子汽水也被打翻了,還得重買。」   「對不起,我們下次一定注意,這是賠您的,請莫見怪、請莫見怪。」   領頭的人掏出兩張鈔票遞給洛逍遙,洛逍遙推開了,領頭的硬是塞給他。   「一點茶錢,小的能孝敬的就這麼多,您別介意。」   他說完,衝同伴們揮揮手,幾個人匆匆離開了,不給洛逍遙拒絕的機會。   洛逍遙也沒再堅持,租界裡規矩太多,只是點小錢,雙方互給方便而已,他要是一再堅持,反而樹敵,看看塞在手裡的紙幣,隨手揣進口袋。   那幫人走了,賊沒抓到,胡同裡卻被他們折騰得亂七八糟,洛逍遙不由得皺起眉,探頭往前面看看。   小巷裡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清楚,也聽不到動靜。   說不定賊早就跑掉了,要知道做賊這一行的,最重要的就是腳力。   洛逍遙順著黑黑的巷子走進去,雖然他對是否能捉到賊不抱期待,不過既然收了人家的錢,總要走走形式的。   眼前翻倒了一個竹筐,洛逍遙扶起來放好,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正要返回去,眼神掠過牆角堆放的雜物上。   雜物上蓋著的粗布被掀開了,大概是剛才那幫人在翻找時弄的,洛逍遙走過去,將布重新蓋上,卻不小心碰到旁邊堆的一捆竹竿上,他伸手去扶竹竿,卻剛好跟竹竿後的一雙眼睛對個正著。   「啊!」   饒是洛逍遙膽大,在猝不及防之下看到一對眼珠,還是嚇得叫出了聲,身子向後一晃,卻沒有摔倒,因為有隻手從竹竿裡迅速探出來,將他抓住了。   洛逍遙跟著父親學過一些拳腳,這兩年在巡捕房也沒少鍛煉,可是對方的速度太快,沒等他反擊,就覺得眼前一晃,身體失去平衡,被那個人反扣住,緊接著頸下一涼。   就算不低頭,洛逍遙也能猜到架在他脖子上的東西是什麼,想到那些殺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盜,他額上的冷汗冒了出來,結結巴巴地說:「好漢饒命,只是偷東西而已,不至於殺人吧?」   「膽小鬼!」   耳邊傳來冷笑,聲音低沉嘶啞,洛逍遙無法辨別他的年紀,只聽出他是個男人,語氣裡充滿了鄙視之意。   要不是眼下的狀況不允許,他一定反駁說——什麼膽小鬼?等你被別人用槍指著的時候,說不定還不如我呢。   他一邊憤憤不平,一邊又忍不住懊悔——剛才那幫護院幾乎都要捉到賊了,都怪他出現打斷,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脖子上一緊,打斷了洛逍遙的胡思亂想,男人喝道:「帶我去沒人的地方。」   「啊?」   「快點!」   腰眼被頂了一下,洛逍遙往前一晃,看到了男人右肩上的血,目光再往下滑,他發現男人用另一隻手按住左邊腰部。   「你受傷了?」   而且還是兩記槍傷,洛逍遙很吃驚,抬頭看向男人。   胡同裡光線不好,男人又蒙著面,頭上還戴著寬簷帽子,整張臉只有一對眼睛露在外面,那眼眸陰沉凶狠,充滿了野獸般的戾氣。   洛逍遙發現不對勁了,在巡捕房做了幾年的經驗告訴他,這個人不是普通的盜賊,否則那幫護院不會向他連開兩槍,還對他窮追不捨。   商人求財,最懂得息事寧人的道理,所以通常不會對一個小偷趕盡殺絕。   「你是什麼人?」   啪嗒!   手槍保險栓拉下的響聲回應了洛逍遙的問話,看到指在自己腦門上的槍口,洛逍遙閉上了嘴。   「照我說的做,」男人低聲喝道:「只要你不耍心眼,我不會殺你。」   洛逍遙看看那柄槍,又看看男人腰間的傷口。   男人右肩受了傷,只能左手持槍,導致左腰的傷無法按壓,血不斷流下,再拖延一陣子的話,就會流到地面上了。   「你的傷勢不輕,先按著吧。」   洛逍遙從脖子上扯下毛巾,毛巾半濕,是他為了降溫用的,沒想到現在派上用場。   他把毛巾從中間撕開,一半按在男人的腰間,一半遞過去,用眼神指指他的肩膀,示意他捂傷。   男人蒙著臉,但是從眼神裡可以看出他的警戒。   洛逍遙說:「放心,在不知道你是什麼人之前,我不會蠻幹的,胡同這麼窄,你手裡又有槍,一個弄不好,我就嗝屁了,我是膽小鬼,怎麼會做這種蠢事?」   不知道男人有沒有聽出他話裡的譏諷,不過沒再對他動用武力,扳住他的肩膀,借他的手捂著腰傷,讓他做出攙扶醉漢的樣子,將槍口頂在他的腰眼上,喝道:「走!」   黑暗中洛逍遙翻了個白眼,覺得自己真夠倒楣的,只是出來買點零食,就遇到了這麼大的麻煩。   希望總探長顧著看戲,不會在意他的遲遲不歸,否則鬧騰起來,一定會小事變大事,大事變喪事的。   不過要說找個沒人的地方,這傢伙算是問對人了。   他知道一個適合藏身的好地方,而且那地方近在眼前,就是醒舞臺戲院。   戲院剛裝潢翻新沒多久,重新開業的時候,老闆擔心賊偷太多,特意請了他們兩大租界的巡捕來維護治安,所以洛逍遙對戲院裡面的構造很熟悉。   他扶著男人穿過胡同,眼看著快走到街上了,小聲說:「兄台,能麻煩你把面罩摘下來嗎?你這個樣子,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男人把面罩拉了下來,洛逍遙偷眼打量,不由得嚇了一跳。   面罩下是一張灰濛濛毫無表情的臉孔,洛逍遙處理死亡事件時,那些死者的臉都是這種死白死白的顏色,活像一副面具……   喔,說到面具,洛逍遙想通了——這不是男人真正的容貌,而是非常接近於皮膚顏色的面具!   真是個狡猾的傢伙,還以為可以趁機看到他的真面目,誰知他還留了一手。   彷彿看出洛逍遙的想法,面具男從鼻子裡發出輕哼。   「這對你來說比較好,否則我就真要殺人滅口了。」   **********************************************   在洛逍遙的帶領下,他們很快就走捷徑回到戲院,並從戲院一側的小門進去。   門房認識洛逍遙,以為他攙扶的是喝醉的同事,也沒多問,說句辛苦了,就讓他進去了。   就這樣,洛逍遙扶著面具男一路來到放雜物的儲藏室。   儲藏室上了鎖,不過這難不倒洛逍遙,憑著在巡捕房混的經驗,他輕易將鎖頭撬開,進去後,反手帶上門。   儲藏室裡還有一個小地下室,是當防空洞用的,裡面放了些儲備糧食跟食用水,門關上後,就算外面打雷都聽不到,算是個絕佳的藏身之所。   洛逍遙打開唯一的小燈,面具男打量著房間,「虧你能找到這種地方。」   「被槍口頂著呢,我能不全力以赴嘛……這裡不可能有人來的,你看是不是該把槍收起來了?」   洛逍遙自嘲地說著,用手指擋住面前的槍口往旁邊推。   面具男順著他的力道移開了槍,靠牆就地坐下,他放下槍,取出匕首,用刀尖挑開肩上的衣服。   看他的樣子,是想自己處理傷口,洛逍遙急忙跑過去,但還沒等他靠近,就再次被槍口對準,面具男拔槍的動作很快,至少是洛逍遙見過的人當中速度最快的一個。   生怕做冤死鬼,他急忙雙手舉起做投降狀。   「你看你擰著身子,怎麼處理傷口啊?不如交給我。」   面具男保持持槍的姿勢,盯著他不說話,那對眼珠嵌在僵硬的膠皮面具上,說不出地磣人。   洛逍遙結結巴巴地說:「我家開藥鋪的,我好歹也是半個大夫,你看我還隨身帶了傷藥呢,至少比你自己包紮要方便。」   他把脖子上的紅線扯出來,紅線下方繫了個小白瓷瓶,瓶子當中印著朱紅色的洛字,形狀跟市面上常見的藥瓶一樣,只是尺寸很小。   看到藥瓶,面具男終於把槍放下,用下巴朝他擺了一下,示意他過去,匕首刀把朝前,看意思是要交給他了,嘴上卻說:「你最好不要耍花樣。」   「是是是。」   見識過面具男的身手,洛逍遙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他接過匕首,蹲下身,想先看男人腰上的傷,男人說:「那是擦傷,沒有大礙,你處理肩上的傷就行了。」   洛逍遙只好聽從,將他肩上的衣服豁口扯得更大一些,用毛巾擦去血跡,傷口還在流血,無法看清裡面的狀況。   「子彈卡在骨頭裡了,你用刀挑出來。」   「啊?」   「啊什麼?你不是半個大夫嗎?連見點血都受不了?」   「不是我受不了,我是怕你受不了。」   檢查了面具男的傷口,洛逍遙說:「你的傷有點嚴重,我又沒有必備的手術器具跟麻藥,硬來會很痛的,我勸你還是找間醫院,哪怕是地下的……」   「少廢話,痛不痛我心裡有數,你只管做你的就是。」   這人怎麼這樣啊,完全不講道理,這麼固執的性子,說不定是上了歲數又很醜並且麻子臉的江洋大盜。   洛逍遙在內心擅自想像了一下對方的長相,在口袋裡摸了摸,還好他家總探長喜歡抽菸斗,所以他今晚看戲時,特意帶了打火機。   他打著打火機,用火燎了一下匕首的刀刃,趁著熱度將刀刃貼在傷口上,面具男打了個激靈,將槍柄放在嘴邊,張口咬住。   等血稍微止住後,洛逍遙用刀尖刺入傷口中,又提醒道:「你可要忍住,別到時痛暈過去,我可不管你。」   面具男點點頭,算是回應了。   為了縮短疼痛的時間,洛逍遙加快了落刀的速度。   他雖然是頭一次處理槍傷,但從小幫父母的忙,處理這種外傷對他來說並不複雜,沒幾下就把彈頭挑出來。   啪嗒一聲響,彈頭落到地上,面具男緊繃的身體明顯放鬆了,洛逍遙也鬆了口氣,這才發現自己額上都是冷汗,再看看男人的臉色,不過由於對方戴了面具,無法判斷他的出汗程度跟身體狀況。   面具男把槍放下,因為拳頭捏緊,他手背上的青筋暴起,但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明顯的反應,洛逍遙衷心佩服他的忍耐力,問:「你是軍人吧?」   眼眸厲光射來,洛逍遙意識到自己踩到了他的地雷,急忙噤聲。   手裡的小藥瓶被粗暴地搶了過去,面具男拔開瓶塞,嗅了嗅,才還給他,問:「你為什麼會隨身攜帶傷藥?」   「我爹說這個世道,我們當巡捕的太危險,這是給我帶著保平安用的,你看這不就用上了?」   毛巾上沾滿了血,用不了,洛逍遙翻翻口袋,還好找到手帕,他將手帕撕成布條,把傷藥敷在傷口上,再用布條將傷口綁好。   肩傷處理完後,洛逍遙又檢查了面具男腰部的槍傷,不由得鬆了口氣。   正如面具男所說的,子彈只是擦傷肌肉組織,沒有傷及內臟,相對來說,造成的傷害也比較小。   洛逍遙清理好傷口,接著敷藥包紮,感覺到對方身上的殺氣稍微減低,他忍不住說:「你怎麼對人一點信任都沒有?這可是我們家用上等的藥材自製的傷藥,外面根本買不到,你還嫌棄。」   「我相信的只有我手裡的槍。」   「你到底是幹什麼的?」   「小子,別想套我的話。」   哼哼哼,就算這傢伙不說他也知道,他不是軍人就是江洋大盜,而且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因為這種隱忍冷靜的個性是只有受過特訓的軍人才擁有的。   不過,軍人怎麼會淪落到去偷人家東西的地步了?難道他是逃兵?   在心裡胡思亂想著,洛逍遙把傷口都包紮好了,又提醒道:「你肩上的傷一定要縫針才行,記得回頭去醫院重新處理傷口,否則一旦感染,會危及生命的。」   「我是壞人,你心裡一定期盼著我死吧。」   男人不鹹不淡地回了一句,洛逍遙撓撓頭。   「那倒沒有,不管是站在巡捕還是大夫的立場上,我都討厭死亡這種事。」   「哼,婦人之仁。」   面具男嗤之以鼻,將衣服整理好,站了起來。   洛逍遙的目光落到地上,看到地上濺了血跡,他開始煩惱怎麼清理現場。   耳邊傳來輕響,洛逍遙最初沒在意,等他回過神來,就看到男人站在他面前,左手持槍,槍口正對準他的太陽穴。   「喂,你這是……」   洛逍遙傻眼了,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被打斷了,面具男盯著他,給他的感覺就像是獵豹注視獵物,隨時都會發動攻擊。   不過男人並沒有攻擊他,而是晃晃另一隻手裡的東西,「原來你叫洛逍遙。」   啊!發現自己的探員證不知何時到了對方手裡,洛逍遙大驚失色,叫道:「還我!」   他想站起來,但是在槍口的恐嚇下只好又坐了回去。   面具男來回看著那個小證件本。   「你救我一命,他日我也會救你一次,不過如果今天的事你敢說給第二個人聽,那你還有你家人的命我就不敢保證了。」   「混蛋!」我救了你,你還敢威脅我……   後面那句話洛逍遙沒來得及說出來,因為他剛罵完兩個字,頸部就傳來疼痛,跟著眼前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此為精采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王不見王2勾魂玉》)

作者資料

樊落

筆名:樊落,取自醉臥山樊,閒看花落。 2005年開始從事文學創作,擅長都市玄幻、靈異推理等類型的小說,風格基調歡快流暢,代表作:《天師執位》、《絕對零度》、《風雲起之王不見王》等。 微博:weibo.com/fanluoluo 臉書:www.facebook.com/fanluoluo

基本資料

作者:樊落 繪者:Leila 出版社:晴空出版 書系:狂想館 出版日期:2016-03-31 ISBN:9789869258081 城邦書號:RF60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