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血歌終部曲:火焰女王(上)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AMAZON讀者評價千人五顆星滿分表現! 1. 1500位亞馬遜讀者5顆星好評。 2. 全美最大書評網Goodreads千位讀者5顆星好評。 3. 售出美國(Ace)、英國(Orbit)、德國(Klett-Cotta)、保加利亞(BARD)、俄羅斯(EXMO LICENSE)、巴西(Leya)、土耳其、法國、匈牙利、荷蘭等多國版權 4. 本書在2014年6月美國上市時,空降亞馬遜銷售榜冠軍(超越同時推出的冰與火之歌) 而且本書續集在2014年7月時攻占英國亞馬遜銷售榜榜首,同時期本書位居第六名 繼「迷霧之子」凱西爾、「王者之路」卡拉丁等奇幻英雄後, 讀者一定要認識的全新傳奇:瓦林.奧.蘇納! 紐約時報暢銷驚豔佳作,萬千讀者引頸期待, 血歌三部曲精采最終篇開展! 血歌無聲。 歌聲離開了我,從此再無指引。我在一片混亂和戰爭的海洋中失去了領航員, 只感覺透徹骨髓的寒冷,以及眼前無數條道路的黑暗。 失去利劍的將軍,終將戰死沙場;失去戰場的英雄,注定傳說凋零; 失去指引的天賦之人,又該何去何從? 從死亡邊緣掙扎重生之後,黎恩娜女王決心打垮入侵統一王國的沃拉瑞大軍,恢復統一王國昔日風光。 但她必須聯合她曾經痛恨的力量——那些掌握著各種奇異黯影能力的人,將戰線推進到敵人門前。 被任命為女王戰爭領主瓦林•奧•蘇納面前的道路充滿了謎團和艱險, 如果想要為他的女王贏得勝利,就必須給予沃拉瑞帝國及其神祕的盟友致命一擊。 但瓦林面對的是一個已存活了不知多久、無法被殺死的恐怖古老怪物,更駭人的是, 那讓他成為傳奇戰爭英雄的神祕天賦,已經從他的血液中消失無蹤…… 【同聲推薦】 版權經紀人 譚光磊 知名譯者 微光 PTT奇幻版版主 Hjordis 科幻國協站長 Danee 【國內外讀者好評】 超級好看!章節峰迴路轉猶如「冰與火之歌」,戰爭與人物的鋪陳猶如「魔戒」!《高塔領主》上集一天衝完之後迫不急待買了下集,讓人無法中斷一口氣讀完,劇情的發展真的是太精彩無法言語~比「冰與火之歌」更適合拍電影! ——台灣讀者精靈Kilhi 瓦林.奧.蘇納有屬於他自己的靈魂,創造出獨特的風格,作者毫不隱諱地寫出戰爭的殘酷與求生存的無奈的同時,也反應出我們在現實中可能遭遇的問題。閱讀這本書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個人以為引用書裡的兩句話來形容是再貼切不過的了:「我有一種非比尋常的、被誘惑的感覺。」 ——台灣讀者Julin 這部小說,同時滿足我好動與渴靜的癮頭。激越有時,號召讀者豪情舞劍,狂放高歌。沉潛有時,直指心性迂迴幽微處,一切喧囂自此沉默。 ——台灣讀者嘎眯 書中也慢慢揭露每個人所隱藏的秘密,如抽絲剝繭般,挖掘出瓦林與他身邊能力超卓的同伴們內心那不為人知的領域,也將他們的命運牢牢地綑綁在一起!本書不論是其中的人性衝突或是對於故事中場景的描述,都能讓人在觀看時有深刻的感受,絕對是值得您一看的作品! ——台灣讀者我只喝拿鐵 「節奏明快、難以預測,而且是一本不會用一百個不同敘事觀點擊暈讀者的奇幻史詩,本書的口吻及節奏都令人想起《風之名》……這是我會一輩子記得的好書之一!」 ——美國讀者FATE 「我花了整整一天——從早上十點到凌晨兩點——讀這本書,這簡直把我嚇壞了……這真是我過去五年來讀過最棒的小說!」 ——美國讀者Se 「別在週日讀這本書,除非你想有個糟糕的禮拜一……這本書充分顯現了我糟糕的自制力,我讀到凌晨三點,第二天只能把自己拖進辦公室中。我一定會買下作者的每一本書!」 ——美國讀者Amazon Customer 「《黯影之子》從不拿無用的英雄主義敷衍讀者,它充滿作者建構的完美意象與場景,然後邀請讀者進來尋找故事的內在價值。不只是一本奇幻小說,這是卓越的文學當中最好的一本。」 ——美國讀者Felonius 「我讀過超過四百本奇幻小說,這本書是我的最愛!這就像大衛.蓋梅爾從前線作戰角度寫了一個關於王座的故事,這本書擁有一切奇幻小說的美好!《黯影之子》綜合了「冰與火之歌」、《風之名》和大衛.蓋梅爾的所有優點!」 ——美國讀者Poisoned Blade 「我讀完風之名時難過了一陣子,因為我知道五年左右才會有一本奇幻大作出現,(在此之前是哈利波特),中間當然也有不錯的作品,像是喬治.馬汀和其他作者的書。但我完全沒想到只過了三年我就再次遇到了一樣的驚人大作,它就是《黯影之子》!簡直讓我感動落淚!」 ——美國讀者Kate 「讀完《黯影之子》後,我感受到了讀完《風之名》時的惆悵感,只不過《黯影之子》的結構更加完整。」 ——美國讀者Alan 「我讀完電子書之後,立刻買了精裝版,我知道這是我會一遍又一遍反覆閱讀的小說,令人愛不釋手!我簡直對於自己的閱讀速度不可置信,我太想知道主角的下一步了!我看完後,馬上預定了下一本《高塔領主》。」 ——美國讀者Donna 「我對於劍與魔法的奇幻小說有非常非常高的標準,我是因為這本書的超高評價而買的,讀完之後只能說大家的評論都沒錯,安東尼.雷恩是所有作家的惡夢!」 ——美國讀者R. Pryor 「如果你已經讀過好評了,沒錯,這本書就是那麼棒!雖然已經有很多論壇和部落格推薦過這本書了,但我還是要說,這是我今年讀過最棒的小說……如果你喜歡刺客正傳或是第一法則,那你絕對會享受《黯影之子》帶給你的一切。」 ——美國讀者Ella 「這本書非常棒!生動愉快、引人入勝,我很期待下一集……作者在我心中的地位,和《迷霧之子》作者布蘭登.山德森差不多!」 ——美國讀者Pzmk 「如果海量的五星評價還無法讓你評斷這本書,那你必須要親自閱讀一遍,和《黯影之子》相較之下,其他大作只不過能讓我點點頭罷了,而這本書是貨真價實的極品,令我不禁納悶,這個安東尼.雷恩,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竟然可以架構出深厚的意涵與情節。我會逢人就推薦這本書,而且不只是推薦給喜歡奇幻小說的讀者。」 「這本書不論是從哪個角度看,都是超級卓越的佳作!我完全進入這本書,重讀了三遍!五星評價對它來說太低了,應該要給它多幾顆星星才對!我飢渴地等待著第二集!」 ——美國讀者Jeremy Hafner 「我簡直無法用言語形容我對這本書的喜愛,它把你拉進書中,令你著迷,從開始到結束都不把你放開……我從來不重讀小說第二遍,但為了《黯影之子》我會破壞自己的原則。如果你是奇幻小說迷,你一定一定要讀一遍;如果你平常不怎麼讀奇幻小說,那這本書值得一試,必定會改變你的看法。」 ——美國讀者Steve milner 「我因為其他讀者將安東尼.雷恩與布蘭登.山德森和派崔克.羅斯弗斯齊名而買它,我完全沒有感到失望!而且看完後我心急地預訂了下一集。」 ——美國讀者FavFantasy 「我在閱讀的過程中,心跳不曾緩慢下來!令人難以置信的寫作方式與故事架構,我強烈建議喜歡《風之名》、《王者之路》、《冰與火之歌》的人看這本書,《黯影之子》有你想要的一切!驚人的情節、完美的構築、豐富多彩的人物刻劃,這就是渴求著下一套奇幻史詩大作的讀者,一直在尋求的偉大故事!」 ——美國讀者Oliver Paulino 「我通常不寫書評,除了非常棒或超極爛的書——而《黯影之子》遠遠超過我一直以來替『非常棒』所定義的標準。我只想說,作者,幹得好!」 ——美國讀者rattlin_sabre

內文試閱

  雪花喚醒了她。她的皮膚感覺到冰冷溫柔的碰觸,有點刺激,但不會令人不悅,正是這種刺激將她從黑暗中召喚回來。又過了片刻,記憶才回到她的腦海中,帶來很多殘缺的畫面,在各種飄忽不定的影像和知覺中,她只感受到恐懼和困惑。伊爾提斯拔劍衝上前,大聲咆哮……鋼鐵撞擊的聲音……一記重拳打在她的臉上……那個人……那個燒灼她的人。   她張嘴想要尖叫,卻只能發出一陣嗚咽,喘息將寒冷的空氣灌入她的肺葉。她覺得自己彷彿從內到外被凍僵,彷彿剛剛被那麼猛烈的火焰燒灼之後,她最終還是會死於寒冷。   伊爾提斯!這個名字突然在她的腦海中震響。伊爾提斯受傷了!也許已經死了!   她希望自己能動一下,能站起來,能夠以女王的威嚴召來治療師。但她幾乎沒有力氣發出一聲呻吟,或者讓雙手動一動,只能任由雪花連續不斷地用冰冷的小手撫摸她。怒火在她的心中升騰,趕走了肺中的寒氣。我要動起來!我不會像一頭被遺忘的狗一樣死在雪堆裡!她再一次將令人顫慄的冷空氣吸進肺裡,將全身的每一點力氣和怒意都注入自己的聲音之中。發出一陣尖銳的喊聲,女王的喊聲……但她聽到的依舊不過是一些穿過齒縫的微弱喉音。   「……這樣做最好有充足的理由,軍士。」一個嚴厲的聲音傳來。那聲音強壯有力,簡潔精確,說話的是一名軍人,隨後是一陣靴子踏過積雪的聲音。   「高塔領主說他必須被善待,隊長。」另一個人帶有尼賽爾口音,比第一個聲音更蒼老,也不是那麼響亮,「高塔領主還強調要尊敬他,就像尊敬奈霖點其他人一樣,領主對此顯然相當重視。更何況那個傢伙每次說話不超過幾個字,卻在這件事上費了不少口舌。」   「奈霖點的人。」那名隊長輕聲說,「正是因為他們,我們才要忍受這種夏末的大雪……」他的聲音忽然消失,靴子踏碎積雪的聲音變得急切起來。他們在奔跑。   「陛下!」有一雙手握住黎恩娜的肩頭,溫柔卻又有力,「陛下!您受傷了嗎?能聽見我的聲音嗎?」   黎恩娜只能呻吟,感覺自己的手再一次開始抖動。   「艾達隊長,」是軍士的聲音,因為恐懼而變得含糊不清,「她的臉……」   「我有眼睛,軍士!向高塔領主報訊,請他去柯藍兄弟的帳篷!派人抬著領主去,不要說女王的事。明白嗎?」   又是一陣靴子踏雪的聲音。黎恩娜感到某種溫暖柔軟的東西將自己從頭到腳蓋住。她僵硬的後背和雙腿泛起一陣刺痛。有一雙手將她托了起來。她沉入黑暗之中,再沒有感覺到隊長抱著她跑動的顛簸。   當黎恩娜第二次醒來的時候,瓦林已經來到她身邊。黎恩娜的目光沿著帳篷頂看下來,發現他正坐在自己所躺的小床旁邊,俯過身子望著。儘管他的眼睛依舊像黎恩娜昨天見到時那樣籠罩著一層血紅色,不過眸子裡已有了更多的光彩,目光也更為聚焦。那雙黑色的眼睛似乎能夠穿透她臉上的皮膚。有人燒灼了我……黎恩娜閉起眼睛,將臉從他面前轉開,壓抑住胸中的啜泣。她嚥了一口唾液,讓自己鎮定下來,然後才轉回頭,卻發現瓦林已經跪倒在床邊,低垂下頭。   「陛下。」他說。   黎恩娜又嚥了一口唾液,想要開口說話。她以為自己依然只能發出一些微弱沙啞的聲音,卻驚訝地聽見一道清亮的聲音回應:「奧.蘇納領主,我相信你今天的精神頗好。」   瓦林抬起頭,表情冷峻,黑色的眼睛裡射出犀利的目光。黎恩娜想要說如此瞪視女王是無禮的行為,但她知道,這種訓斥本身聽起來就很魯莽失儀。每一個字都必須謹慎挑選,她的父親曾經對她說,頭戴王冠者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會被記住,而且經常會在記憶中被歪曲。所以,我的女兒,如果妳發現這一圈黃金壓在了妳的眉毛之上,那麼絕不要說出任何一個不應出自女王之口的字。   「非常……好,陛下。」瓦林回答,同時繼續跪在地上。黎恩娜掙扎著想要起身,卻輕鬆地完成了這個動作。有人為她脫下了昨夜穿的長裙和斗篷,現在她身上只有一條長及腳踝的棉質睡裙,柔軟厚實的布料裹貼在她的皮膚上,讓她覺得很舒服。她坐起身,雙腿在床邊放下,然後對瓦林說:「請起身,禮儀這種東西無論何時都如此沉悶乏味,在只有我們兩個的時候,它更是沒有任何用處。」   瓦林站起身,雙眼卻一直沒有離開黎恩娜。他的動作有些遲疑。當他伸手將椅子拉得靠床更近一些,坐到黎恩娜對面的時候,黎恩娜發現他的雙手微微顫抖著。現在他的臉距離黎恩娜不到一臂,自從夏季嘉年華那一天之後,這是他們靠得最近的一次。   「伊爾提斯領主呢?」黎恩娜問。   「受了傷,但還活著。」瓦林說,「左手小指有凍傷,柯藍兄弟正努力要保住他的手指,他卻似乎並不在意。我們費了很大力氣才沒有讓他立刻衝過來看望您。」   「我的幸運就在於這一路所遇到的朋友們。」黎恩娜吸了一口氣,讓自己有勇氣說出隨後這句話,「我們昨天幾乎沒有機會交談,我知道,你有許多問題。」   「有個問題是我格外關心的。現在有許多謠言都和您的……受傷有關。人們傳說,您是在瑪律修斯國王去世的時候受的傷。」   「瑪律修斯是被刺殺的,凶手是第六軍團的芬提斯兄弟。我為此而殺了他。」   她看見了瓦林極度震撼的表情,就好像她用一把冰冷的鋼刀將他切開。瓦林向前一傾,目光飄向了很遠的地方。他用微弱的聲音喃喃說著:「想要成為兄弟……想要像你一樣。」   「芬提斯的身邊還有一個女人。」黎恩娜繼續說,「她和你的兄弟一起從被奴役的命運中逃亡出來,越過大海,成就了一段輝煌的冒險故事。當我殺死芬提斯的時候,那女人的反應讓我懷疑他們的關係非比尋常。愛情能夠驅使人做出極度瘋狂的事。」   瓦林閉起眼睛,努力控制著心中湧現的哀痛,卻還是禁不住全身顫抖,「殺死他絕沒有那麼容易。」   「我在羅納人那裡學習了一些特別技藝。我看見他倒在地上,然後……」火焰掃過她的皮膚,就像是野貓的爪子,讓她的喉嚨裡充滿了自身肌膚的焦臭味……「看樣子,我的記憶能力終究還是有限。」   瓦林靜靜地坐著,陷入沉思之中,彷彿一個世紀都不會再動一下,面孔比剛才更加憔悴。「我從傳聞中得知他回來了,」最後,他喃喃地說,「但不知道這些事。」   「我本以為你想問一些別的問題,」黎恩娜很想將瓦林從記憶的迷霧中拉回來,「比如你在凌尼薛受到的待遇。」   「不,陛下。」瓦林搖搖頭,「我不需要任何解釋。」   「那場戰爭是一個悲慘的錯誤。他們讓瑪律修斯……我父親的判斷出現了……錯誤。」   「我不太相信賈努斯國王的判斷會出錯,陛下。至於那場戰爭,我記得您的確盡力警告過我。」   黎恩娜點點頭,努力讓自己的心跳平靜下來。我那時是那麼確信他會恨我。「那個人……」她說,「那個總是拿著繩子的人。」   「他的名字是編織者,陛下。」   「編織者。」黎恩娜重複了一遍,「我懷疑他在為某種對我們懷有惡意的力量效力,我們當前所遭遇的種種危難應該都是那股力量造成的。它就藏匿在你的軍隊中,正等待時機攻擊我們。」   瓦林的身子向後挪了一點,困惑取代了他的悲痛,「攻擊?陛下?」   「他救了我,」黎恩娜說,「否則我就會被我們的那個敵人殺死;然後,他又燒灼了我。我承認,我對此很好奇。不過我已經明白,這些生物有著非常怪異的手段。」她的喉嚨一陣緊縮,讓她沒能把話說下去。她回想起那名肌肉虯結的年輕人將她拉進懷中,讓烈火包裹她,那時她感受到的熱力遠遠超過在王座大廳的那個可怕的日子。她抬起頭,強迫自己看著瓦林堅定的目光,「現在……現在我更糟了嗎?」   瓦林微微歎了口氣,伸過手來,握住她的雙手。她感覺到他手心裡粗糙的老繭。原本以為瓦林這樣做只是為了給她一點撫慰,幫助她接受這個無可逃避的可怕事實。但瓦林卻提起她的手腕,讓她的手指能夠觸及自己的面頰。   「不要!」黎恩娜想要抽走雙手。   「相信我,黎恩娜。」瓦林輕聲說著,然後將她的手指按到她的肌膚上……那是柔滑、毫無損傷的皮膚。瓦林放開她的手,她開始一寸寸摸索自己的臉,從眉毛到下巴。傷疤到哪裡去了?她焦急地想著,卻始終沒有找到那些粗糙斑駁的疤痕,那一片片可怕的燒傷……儘管侍女每天都會在那些傷口上塗敷治療香膏,但它們仍舊一刻不停地折磨著她。我的臉到哪裡去了?   「我知道,編織者擁有強大的天賦,」瓦林說,「但這樣……」   黎恩娜不停地摸著自己的臉,努力將哭泣壓抑在胸中。每一個字都必須謹慎挑選。「我……」她一時語塞,不得不再次努力張開口,「我……希望你召集將軍……舉行會議……要儘快……」   然後,黎恩娜的知覺只剩下了淚水和瓦林摟住她肩膀的雙臂。她靠在瓦林的胸膛上,哭得像個脆弱的孩子。   **********   鏡中這個女人正用一隻手撫摸頭頂上的短髮,一點皺紋出現在她的蛾眉間。它很快就會恢復成原先的樣子,她心中明白,也許這次根本花不了多少時間。黎恩娜又將注意力轉向自己燒傷最嚴重的皮膚,發現編織者的治療畢竟沒能完全消除掉烈火留下的痕跡。在她的眼睛周圍還能看到一些淡淡的淺色紋路,這些不規則的細紋從她的眉毛一直延伸到髮際。她回憶起那個可憐的聖女器皿在高山底部那一天對她說的話。還沒有……表明妳偉大之處的印記。   黎恩娜在鏡子前又向後站了站,側過頭,想要看看這些印記在帳篷門口射進來的陽光下是什麼樣子。在直射的陽光中,她發現它們消褪了一些。鏡子裡突然出現的一點動靜引起她注意,她身後的伊爾提斯正迅速將目光別開,同時攥緊了掛在胸前還裹著繃帶的手。一個小時以前,他邁著蹣跚的步履走進帳篷,將本德恩推到一旁,一下子跪倒在黎恩娜面前,結結巴巴地向女王乞求原諒。當他抬頭瞥了一眼黎恩娜的臉後,立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你現在應該在床上,領主。」黎恩娜對他說。   「我……」伊爾提斯眨眨眼,淚水在眼眶中閃動,「我絕不會離開您身邊,陛下。這是我對您的承諾。」   我成了他的新信仰嗎?黎恩娜有些好奇。她看到鏡中的伊爾提斯稍稍搖晃了一下,又急忙搖搖頭,挺直了腰背。這個人曾經對他的信仰失望,於是在我這裡找到了新的皈依之所。   帳篷門簾被掀起,瓦林走進來,彎身鞠躬,「軍隊已經準備就緒,陛下。」   「謝謝,領主。」黎恩娜向歐瑞娜伸出手,後者正捧著帶兜帽的狐皮斗篷。這是歐瑞娜從列娃女士欣然向女王提供的小山般的衣服堆中挑出來的。當歐瑞娜走上前,將斗篷披在女王的肩頭時,茉蕾爾跪倒在地,為女王奉上了一雙很不利於行走但異常華美的鞋子。「那麼,」黎恩娜將一雙纖足踏進鞋子裡,並戴上了兜帽,「我們開始吧。」   瓦林在帳篷外安排了一輛沒有頂棚的高大馬車。他走到馬車旁,向走過來的女王伸出手。黎恩娜握住這隻手,登上馬車。她將斗篷握在另一隻手中,以免被絆倒。黎恩娜想像著自己在這樣的時刻忽然撲倒在馬車上,不由得想要像個小女孩一樣傻笑起來,幸好她及時把冒到唇邊的笑容壓了下去。每一個字都必須謹慎挑選。   她握住瓦林的手,居高臨下審視著她的新軍隊。那位來自於北境的圓胖豪魯恩兄弟已經向她做了彙報(還不停地用瞪大的眼睛偷瞄她的臉),當前北境大軍共有六萬名男女戰士,包括將近三萬的賽奧達和伊歐荷戰士。現在各軍團已經排成隊伍,他們大多衣衫不整,完全不像維林堡中的王國衛軍那樣盔明甲亮,陣列嚴整。這支軍隊中也有一支王國衛軍,這是一支陣型緊密、紀律嚴明,顯得極為與眾不同的小隊伍,被安排在整個軍隊的正中央,由坎尼斯兄弟率領。而大部分新軍還包括馬文伯爵的尼賽爾人、瓦林從北境帶來的平民,以及一路上加入這支隊伍裡的難民。黎恩娜在其中看不到多少衣飾整齊的人,士兵們身上的護甲和手中的武器都顯得非常凌亂,有許多是從沃拉瑞戰死者那裡搜掠來的。零星分布在隊伍中的幾面旗子,也都不像王國衛軍的軍團旗幟那樣有著鮮明的色彩和標識。   賽奧達人位於整個陣列的右側,這一大群戰士靜靜地站立著,臉上只有好奇。在他們身後列隊的伊歐荷人大多騎在身姿矯健的高頭大馬上,同樣保持著靜默。列娃女士回應了黎恩娜禮貌的請求,率領她的全部家族扈兵加入—一共不超過三十人,另外還有她麾下所有倖存的弓箭手。他們排成兩列,站在康布雷爾執政女士身後,全都是目光堅毅、背扛長弓的勇士。列娃女士身邊站著她的資政女士和弓箭手領主昂特什,還有那位滿臉落腮鬍的扈兵指揮官。就算站在黎恩娜面前,他們所有的敬畏之心也只屬於他們的執政女士。在他們左側,是列島之盾率領的梅登尼恩艦隊全體船長,航船領主卡沃.厄爾.努林有意站到了他身前一兩尺的位置上。現在列島之盾正將雙臂抱在胸前,略歪過一點頭看著她,臉上像以往一樣閃耀著燦爛的笑容。黎恩娜覺得有一點可惜,因為她知道這美麗的笑容再過不久就要消失了。   在他們身後是依然屹立在島嶼之上,也依舊冒出縷縷青煙的奧托爾。大教堂的一雙尖塔在不斷落下的細雪中,顯得有些朦朧。   黎恩娜從馬車上看到了身形嬌小卻又惹人矚目的黛倫娜女士。她和艾達隊長一起站在北境衛隊的前列。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黛倫娜女士的眼睛並沒有看著黎恩娜,而是看著瓦林。那雙眼睛很久都沒有眨動一下,明亮專注的目光讓人緊繃,也讓黎恩娜感覺到了瓦林溫暖的手還在自己的手中。她放開瓦林,面對一眾士兵,掀起了兜帽。   彷彿一陣波浪湧過,人群中響起了充滿敬畏的驚呼聲、詛咒聲和祈禱聲,更有許多人只是驚駭地張著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原本就不整齊的隊伍變得更加缺乏秩序,卻也在同時變得更有凝聚力—士兵們都在懷疑和驚愕之中靠向他們的戰友。不過,黎恩娜注意到賽奧達和伊歐荷都保持著與原先一致的平靜,只是現在他們的眼神都顯得異常警戒。黎恩娜先任由士兵們的竊竊私語聲逐漸變得響亮,才向他們抬起一隻手。片刻之間,嘈雜的聲音還在持續,讓黎恩娜開始擔心自己將不得不要求瓦林命令他們安靜。但艾達隊長向他的隊伍發出了命令。命令很快就被軍官和士官們傳達出去,如同迅速揮過行伍的翅膀,將喧譁聲平息了下去。   黎恩娜的目光掃過這些士兵,看著一張又一張面孔,與一道又一道目光對視。她發現有些人故意躲避她,不安地晃動身體,低垂下頭,還有一些人望向她的眼睛裡只有蒼白的驚詫。   「我還沒有機會和你們說話。」黎恩娜的聲音強而有力,在冷冽的空氣中遠遠傳出,「你們之中有不少人應該還不知道我的名號,不過我的頭銜實在很長,我不打算讓你們為此頭痛。你們只需要知道,我是你們的女王,是高塔領主奧.蘇納和康布雷爾執政女士列娃所效忠之人。你們之中有許多人在昨天看見了我,那時你們看到的是一個滿臉燒傷的女人。現在你們則看見了一個傷口癒合的人。身為你們的女王,我向你們許下諾言,我絕不會欺騙你們。所以我在此開誠布公地告訴你們,治癒我的面孔的,乃是黯影之力。我並沒有得到往生者的祝福,也沒有得到任何神祇的眷顧。你們所看到的這個我,是因為某個人的天賦而得以痊癒。我不會偽裝自己明白這天賦的道理。那個人會這樣做,並非是因為我的吩咐或構思,但我不認為自己為此感到遺憾,更不覺得要懲罰那個如此為我效力的人。毫無疑問的,你們之中有許多人都知道,這支軍隊中還有其他具備類似力量的人,他們都是善良而勇敢的人,卻曾經必須因為僅僅是自然給予他們的天賦而被處死,而這是我們嚴苛的法律明文規定所致。因而在此,我發布女王旨意—所有將天賦稱為黯影,並禁止其使用的法令律條,均告廢除!」   她停頓了一下,等待人們更激烈的一番騷動,甚至是對她的公然抗議,但面前只有一片寂靜。每一個人都專注地看著她,那些曾經將頭轉開的人似乎也被吸引了回來。這裡發生了某種變化,黎恩娜意識到,某種……很有意義的變化。   「這裡沒有未曾受過苦的人,」她繼續說,「我們都失去了我們的妻子、丈夫、孩子、朋友或父母。在你們之中有許多人嚐過鞭子的滋味,我也一樣;你們之中有許多人曾被污穢的雙手凌虐,我也一樣;你們之中有許多人曾被烈火炙烤,我也一樣。」   隊伍中響起一陣吼聲,那是充滿怒火的低沉咆哮。黎恩娜看到諾塔隊長的自由戰士連隊中有一名女子,身材纖細瘦小,全身卻掛滿了匕首,熊熊燃燒的怒火讓她張口露出了白牙。「這片土地以『統一』為自己的光榮之名,」黎恩娜說,「但只有傻瓜才會以為我們真正地統一過。一直以來,我們都在為一場又一場毫無道理的內戰潑灑鮮血,現在這一切終於結束了。敵人踏上我們的海岸,帶來了奴役、折磨和死亡,但他們也帶來了一件禮物,一件他們將永世為之後悔的禮物。他們終於將我們打造成一個統一的整體,儘管我們一直都逃避這種團結,他們卻將我們鍛鑄成為一柄不會折斷的鋼刃,這柄鋼刃將直直刺入他們的黑心。有你們在我身邊,我將讓他們的黑血徹底流乾!」   低吼聲變成了狂熱的呼喊,人們的面孔因為憎恨和憤怒而扭曲,拳頭、刀劍和斧槍被高高舉起,震耳欲聾的聲浪向黎恩娜湧來,讓她陶醉在這強大的力量之中……權力,妳會像愛它一樣恨它。   黎恩娜舉起手,人們再次安靜下來,但熱烈的議論聲還在悄然擴散。「我不能向你們許諾可以輕鬆獲得勝利。」她對他們說,「我們的敵人勇猛又異常狡詐,絕不容易消滅。我只能向你們承諾三件事:苦戰、流血和正義。凡是跟隨我走上這條路的人,都不能去想像還會有別的獎勵。」   那個帶著許多匕首的嬌小女人首先開始誦唱,她雙手各擎著一把匕首刺向天空,高揚起頭,「苦戰!流血!正義!」誦唱聲迅速從整支大軍的一端傳到另一端:「苦戰!流血!正義!苦戰!流血!正義!」   「再過五天,我們將向維林堡進軍!」黎恩娜向高聲誦唱的人們大喊,誦唱聲立刻變得更加激越昂揚。女王抬手向北一指。永遠都不要害怕增加一點戲劇性,那個老陰謀家曾經在一場儀式上這樣對她說,那時他正要將劍授予一些不稱其職的傢伙。王權永遠都只是一場表演,女兒。當黎恩娜再次呼喊的時候,人群的激動之心立刻加倍增長,她的話語完全被怒火洶湧的歡呼淹沒了,「維林堡!」   黎恩娜又在馬車上站立了片刻,張開雙臂,接受人們的憤怒與愛慕。你曾擁有過這些嗎,父親?他們這樣愛戴過你嗎?   在連續不斷的歡呼聲中,她走下馬車,再次向瓦林伸出手。看見列島之盾的時候,她的動作停了一下。就像她所預料的那樣,微笑從埃瑟蘭的臉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緊皺的雙眉和陰鬱的神色,黎恩娜不禁開始思索,現在這個男人是否還願意追隨她去任何地方。

作者資料

安東尼.雷恩(Anthony Ryan)

一九七○年生於蘇格蘭,長大後定居在倫敦,原本任職於政府機關,在成功發表處女作《血歌首部曲:黯影之子》後,轉向全職創作之路。 大學主修歷史,對於藝術、科學充滿興趣,這樣的學識背景也在他的作品中完美展現,作者深厚的歷史基底,以及對於藝術的獨特見解,創構出迷人又架構完整的書中世界。 目前致力於追尋真正完美的麥芽酒。 作者官網:http://anthonystuff.wordpress.com

基本資料

作者:安東尼.雷恩(Anthony Ryan) 譯者:李鐳 出版社:奇幻基地 書系:Best嚴選 出版日期:2015-10-01 ISBN:9789869183192 城邦書號:1HB075 規格:平裝 / 單色 / 4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