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499輕鬆升級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遠野物語remix(日本妖怪與怪談起點.柳田國男原著×京極夏彥新編.兩代大師聯手之民俗學經典)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遠野物語remix(日本妖怪與怪談起點.柳田國男原著×京極夏彥新編.兩代大師聯手之民俗學經典)

  • 作者:柳田國男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24-03-28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5月29日止
  • 書虫VIP價:300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499輕鬆升級VIP/新書人手一本75折起!
  • 世界閱讀日書展39折起!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內容簡介

日本妖怪與怪談的起點.民俗學百年經典《遠野物語》 啟發水木茂、京極夏彥等當代大師,打造出日本「妖怪」文化之原典 「民俗學之父」柳田國男原著經典 × 「妖怪推理大師」京極夏彥翻譯、新編 《遠野物語》與格林兄弟的《格林童話》並駕齊驅,是民俗研究史上的里程碑之作。 ——美國民俗學之父 理查.多森(Richard M. Dorson) 《遠野物語》被稱為日本民俗學的發源之地,但我多年來一直將其視為文學作品來閱讀。 ——文豪 三島由紀夫 ▍本書內容 【關於《遠野物語》】 在這個國家,還有許多比遠野更要幽深的山村。一定有著無數山神和山人的傳說。我──不,我們認為這些傳說必須保存下來……願廣述其事,令平地人戰慄。 ——柳田國男 遠野——日本東北一處被山岳圍繞、與世隔絕的偏僻小村。在這未滿一千平方公里之地,誕生出百年來深深影響當代怪談創作與妖怪文化的經典《遠野物語》。 ——遠野四面環山。群山深處居住著山人。山人的外形像人。但據說他們不是人。 ——也有人說在小正月的夜裡到村裡遊玩的是雪女。據說不只是小正月,雪女也會在冬季的滿月之夜現身。雪女會帶著許多孩子,不知從何處前來村落…… ——據說在其他地方,河童的臉是綠色的;但是遠野的河童,臉是鮮紅色的。佐佐木的曾祖母還小時和朋友在庭院遊玩,有個面色鮮紅的小男孩從樹幹間窺看她們——那應該是河童吧? 《遠野物語》是民俗學家柳田國男記錄出生遠野的作家佐佐木喜善口述家鄉傳說,並實際造訪當地的鄉野風土記述。每則記述僅寥寥數行,卻生動記下如捉弄人的狐狸、紅臉的河童、駭人的雪女、食子的山男等妖異之事。並在出版當時受泉鏡花、三島由紀夫、芥川龍之介、吉本隆明等人讚譽。 《遠野物語》揭示出古來人們與超自然之物共同生活的自然日常。遠野此地更成為日本人心中永恆的原鄉。百年前一座小村裡人與妖鬼共存的樣貌,經由柳田國男之筆得以保存、廣述,於百年後的今天化為銀幕或紙本上的各種妖怪形象。 【關於《遠野物語remix》】 那裡一定潛藏著盤踞在我們內心,令人懷念的妖異魔物。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去遠野看看。 ——京極夏彥 《遠野物語》原文艱深,坊間流傳許多翻譯版本。《遠野物語remix》由以妖怪推理聞名的直木獎得獎作家京極夏彥親自編譯的版本,將柳田國男所蒐集記錄的不可思議傳說及怪異譚,深入剖析,重新結合。不僅是最適合入門《遠野物語》的版本,更是兩代大師夢幻共演的珠玉之作。 ▍本書特別收錄 ◎作家.盛浩偉專文導讀 ◎遠野今昔對照地圖 ◎柳田國男年表 ▍怪談×幻想×經典 麥田全新日文書系:幻話集 ◎「幻話集」書系開設緣起 民間譚與怪談,起源於自人類的未知和想像。這些對妖鬼、亡靈的記述經口筆相傳,潛伏在世世代代的記憶之流,轉化成當代文化熟悉的「妖怪」樣貌。 「幻話集」想要仿效這樣怪談誕生的本質,搜羅日本妖異經典,讓想像繼續傳述下去。 ◎「幻話集」特色關鍵字 怪談×幻想×經典 「幻話集」挑選日本民俗學、幻想小說經典著作,溯源妖異、鬼怪與幻想最初從何而來。以遠古昔話、民間奇譚、異色耽美到現代科幻經典,架出一道過去與現代集體想像的橋樑。 ◎「幻話集」為台灣書市日本文學出版品翻開新篇章 引介繁體中文圈尚未出版的日本文學名匠、著作,及當代大師重新編譯的經典,期許為台灣讀者帶來嶄新的日本文學視野,窺見日本陰翳妖幻美學的一面。 ◎「幻話集」收錄大師名作 =即將出版= 中文世界首次出版.民俗學大師體現日本古來倫理與生死觀的典範之作《死者之書》 中文世界首次出版.芥川龍之介讚譽古今獨步的文學宗師.文豪泉鏡花經典妖異名作《草迷宮》 中文世界首次出版.日本異色文學先驅.黑暗美學大師澀澤龍彥妖幻之作《高丘親王航海記

內文試閱

  序(一)   以下內容,全是遠野人佐佐木鏡石告訴我的。   從去年——   明治四十二年二月左右開始,我(柳田)便陸續聽他述說。   他在夜晚時分來訪,訥訥講述。   我決定將他說的內容逐一記錄下來。   佐佐木雖拙於言詞,但為人赤誠,每一則故事,都極為詳實地告訴我。   為了重現那誠樸的語氣,記錄時我也細心斟酌每字每句,盡可能不妄加解釋,或任意判斷多餘而省略。因為我想將聽到他的故事時的自身所感,原原本本地傳達給更多的人。      一   他的故鄉叫遠野。   遙遠的荒野,遠野。   不清楚是距離哪裡遙遠、又有多遠。   不,遠野一詞原本是阿伊努話。據說遠野(tono)的「to」是湖泊之意,因此遠野無庸置疑,應是借漢字表音而已。   但我認為「tono」這個讀音即使只有音韻,也勾起了聽者心中的一種鄉愁。近在眼前卻尋訪不得、看得見卻搆不著,是這樣的虛渺。即便如此,仍激發出想要前往一訪、想要冀求的衝動,是這樣的愛戀。記得一清二楚,卻總有些模糊,就彷彿兒時的記憶。我覺得這個地名,就帶著這樣的懷念。   但遠野鄉並非漂浮在記憶海上的幻影。   他的故鄉就在陸中。此地在古時稱為遠野保。   人們現在也居住在那裡,安身立命。   町村制實施以後,遠野保重新命名為上閉伊郡。它的西半邊,有段時期被稱為西閉伊郡的地區,正是他的故鄉—遠野鄉。   據說那裡是一塊險峻高山重重圍繞的平地,即所謂的盆地。   遠野鄉由十個村子,土淵、附馬牛、松崎、青?、上鄉、小友、綾織、鱒澤、宮守、達曾部,還有遠野町所構成。   郡公所所在的遠野町,是山村中的驛站,名副其實,為遠野鄉一帶的中心,熱鬧繁榮。   位於城鎮南方的鍋倉山,古時有一座山城。   它名為鍋倉城,也叫遠野城、橫田城。   這座城是中世時期極盡隆盛的豪族—阿曾沼氏的居城。   據說阿曾沼氏因為征伐奧州有功,獲鎌倉幕府賞賜遠野保一地,首先在松崎村附近建立起根據地。這座最早的城就叫作橫田城。後來阿曾沼氏以鍋倉山的丘陵為城域,利用其豐富的水系作為天然護城河,築起鍋倉城。   它的別名橫田城,似乎就是來自於最早的城名。   但遠野阿曾沼氏的榮華並不長久。天正年間,阿曾沼氏歸順南部氏,又為了爭奪城池,一族內訌,到了慶長年間,血脈也斷絕了。   結果遠野鄉改由阿曾沼氏的主家南部氏統治,城池也落入南部家管轄,寬永時期,南部直義從八戶遷入此城。自此之後,鍋倉的城池於名於實都成了遠野南部家的堡壘,遠野鄉也成為遠野南部家一萬二千五百石的城下町。   現在似乎只剩下城跡,不過南部家對遠野鄉的統治一直持續到明治維新。   遠野並非單純的荒僻山村。   它是個城下町。   換言之,遠野在進入明治以前,都是仙台藩與南部藩交界上的行政都市,也是商業都市。這也意味著遠野是奧州的商業交易要衝。   當然,它並非難以往來的險地。   距離東京確實不算近,也不易前往,但絕非鳥不生蛋的窮鄉僻壤,只是無法直接搭火車前往而已。   火車可以坐到岩手。   在花卷車站下車,然後從北上川坐船。   北上川有條支流叫猿石川,沿著這支流往東前進。   溯河朝山的方向行約十三里,就能看到遠野的城鎮。   行程不算輕鬆,但會覺得困難重重,應該是現代人的感覺。   在過去,是連火車都沒有的。   不過,猿石川沿岸充滿了豐饒的自然景觀。循著這樣的路線,不斷地往山林深入,旅人應該都會認為終點處必定是處深山幽谷。   然而並非如此。   初次造訪的人,應該都會大為驚異。   因為遠野町極盡繁華,一點都不像地處深山。   儘管如此,周圍卻又是險阻重重的高山。或許可以說,那景象就有點像是山中異界。   是偏遠的山村,卻也是繁榮的城下町。   遠野這處地方,可說風土極為特異。   傳說中,遠野鄉一帶在遠古是一座湖泊。   整座盆地盈滿了湖水。   而累積在盆地的水,某個時候因為某些理由流出了村落。   水位下降,接著露出湖底,不知不覺間,有人開始定居此處,自然形成了聚落。   流出來的水在大地匯聚成線,成為猿石川。因此遠野周圍的山澗,大部分都匯流到猿石川裡。   俗說遠野有「七內八崎」。確實,從櫪內開始,有七個帶「內」字的地名,還有柏崎等八個帶「崎」字的地名。奧州一帶的地名也常見「內」字,其實內指的便是湖澤、山谷。而「崎」則是伸出湖泊的半島。   換句話說,這些名稱,是遠野鄉曾是湖泊時期的遺緒,也是人居之前的土地記憶,以地名的形式保留了下來。   遠野就是這樣一個地方。      五   遠野四面環山。群山深處居住著山人。   山人的外形像人。   但據說他們不是人。   比方說……   從遠野鄉要出海,必須先翻山越嶺。若要前往田濱或吉利吉里等海岸,從山口村進入六角牛山,翻越笛吹嶺,是最快的途徑。人們會用馬載上米糧、木炭等物資,進入山中,翻過笛吹嶺,然後載運海產回來。山口這個村名,就意味著山的入口。因為極有效率,這條山路自古以來就受人重用。   然而……   到了近年,這條路卻漸漸荒廢了。   因為據說試圖越嶺的人,一到山中,就一定會碰到。   碰到什麼?碰到山人。   這條路上有山男和山女。   它們似乎非常可怕。   遭遇山人的人驚恐萬分,而只是聽到轉述的人,也嚇得哆嗦不止。往來的人愈來愈少,不久後行人稀疏,終至再無人影。因為太多人害怕走這條路,人們只好另闢蹊徑。   不管再怎麼害怕,如果沒有路可以前往海邊,生活會出問題。因此人們在和山這個地方設了驛站,開了條從境木嶺翻山的新路。   據說現在都走這條路。   因為必須迂迴二里路以上,絕對不能說方便。   這反映了——   山人就是如此駭人。      九二   這是去年的事。   土淵村有十四、五個孩子結伴到早池峰山去玩。   他們在山裡玩了一整天,回過神時,已是日暮逼近的時刻了。   孩子們心想天色暗了很危險,便連忙趕著下山。事情就發生在他們總算快來到山腳的時候。   孩子們碰到一個塊頭高大得嚇人的男子,正快步爬上山來。   也許是因為天色昏暗,男子看上去一團漆黑。來人眼睛炯炯發亮,肩上背著一只像麻料的老舊淺黃色小包袱。孩子們說那模樣嚇人極了。在這種時刻往山中走去,本身就不尋常、違反常理。   一名膽大的孩子問他要去哪裡。   「去小國。」   男子回答。   但那條山路怎麼想都不是去小國村的路。方向完全反了。男子是在上山。   孩子們停下腳步,狐疑地目送男子。但雙方才剛擦肩而過,男子一眨眼就不見蹤影了。   「是山男!」   有人說,孩子們登時怕了起來,七嘴八舌地喊著:「山男!山男!」逃回村子了。   三○   這是住在那個小國村的男子的遭遇。   男子不知其名。一天,男子到早池峰山去砍竹子。   不久,男子來到一處長滿了地竹21的地方。他正開心地以為這下子可以大豐收,不經意地放眼一瞧……   竟發現竹叢裡躺了個巨大得嚇人的男子,正熟睡不醒。   巨漢仰躺著,鼾聲大作。男子倒抽了一口氣,忽然往下一看,發現地上有一雙用地竹編成的草鞋。   據說那雙草鞋長達三尺。   五九   據說在其他地方,河童的臉是綠色的。   但是遠野的河童,臉是鮮紅色的。   這是佐佐木的曾祖母還小的時候,和附近朋友在庭院遊玩時的事。   庭院長了三棵胡桃樹。   有個面色鮮紅的小男孩從胡桃樹之間探頭窺看她們。   那應該是河童吧。那些胡桃樹現在還沒枯萎,長成了大樹,矗立在佐佐木家的院子裡。據說佐佐木家屋舍周圍的樹木,全是胡桃樹。      五七   河邊沙地經常可以看到河童的腳印。尤其是下過雨的隔天,更常看到。   那腳印很像猴子,拇指與其他手指分得很開,因此只看形狀,也像是人的手印。不過大小不到三寸。而且指頭的部分痕跡模糊。也許是因為指間有蹼的緣故。      五八   小烏瀨川的姥子淵附近,有戶人家家號叫新屋。   這戶人家的人,有一天牽馬到姥子淵去泡水。把馬牽入水中後,牽馬來的人就跑去別處玩耍了。   只留下了馬。   這段期間……   被丟下的馬遭到河童攻擊。河童想要把馬拖入水潭裡,但馬身強力壯,反將河童拖到岸上,最後拖到了馬廄前。也許是害怕被人發現,河童把馬槽倒扣,覆蓋在身上藏起來。馬槽就是裝草秣的飼料桶。   新屋家的人看到馬槽倒扣,心生疑念,抓起槽緣稍微抬起來一看……   底下露出河童的手。   事情立刻鬧開,全村的人都聚集過來。   這可惡的河童,是要宰了牠呢?還是放過牠?村人當場討論起來。   最後他們要河童保證絕對不碰村裡的馬,才放過了牠。   那河童現在已經不在村裡了。   傳說牠離開姥子淵,搬到相澤瀑布的水潭去了。      一一五   在遠野,民間故事稱為「從前從前」。   這許多的從前從前裡,山母的故事占了最多。   山母應該就是其他地區所說的山姥。   這裡謹記下一兩則山姥的民間故事。      一一六   從前從前。   某個地方有一對父母。兩人有一個女兒。   一天,兩人必須留下女兒前往城鎮。   「聽好了,不管誰來,都不可以開門。」   兩人牢牢叮囑,鎖上門後,到鎮上去了。   女兒一個人留在家裡,雖然外頭天光正亮,卻感到寂寞、害怕,因此縮著身體,在地爐旁烤火。這時有人敲門大喊:   「開門!」   大白天的,應該不是小偷,但有些奇怪。叫門聲愈來愈激烈,還說:   「不開門,我就把門踹破!」   女兒沒辦法,把門打開了。   進來的是山母。   山母大步走進家裡,叉開腿站在地爐旁的主座烤火,說:   「煮飯給我吃。」   女兒無奈,聽從山母的話準備餐點,遞給山母。然後趁著山母吃飯的時候,偷偷溜出家門逃走了。      山母吃光了飯,發現女兒不見,立刻追了上來。   山母跑得很快,一下子就縮短了和女兒的距離,伸出去的手就要搆到女兒的背了,這時……   女兒在山陰處碰到了砍柴的老翁。   「山母在追我,請讓我躲起來。」   女兒懇求說。老翁答應,女兒便躲進高高堆起的木柴之中。這時山母追了上來,四下張望,發現木柴堆,便說:   「人躲到哪去了?」   然後抱起木柴想要挪開。但也許因為太貪心,一次抱起太多木柴,重心不穩,腳下一滑,就這樣抱著木柴滾下斜坡去了。   女兒便趁機逃走了。   跑了一會,這次遇到在割茅草的老翁。   「山母在追我,請讓我躲起來。」   女兒又懇求,躲進高高堆起的茅草中。這時山母追了上來,看見茅草堆,便說:   「人躲到哪去了?」   然後抱起茅草想要挪開,又一個踉蹌,抱著茅草滾下斜坡去了。   女兒又趁機逃走。   跑了一段路,這次來到一座大沼澤旁。   沒有路了。女兒不得已,只好爬到沼澤岸邊的大樹上,在樹梢縮起身體,這時山母追了上來,說:      「不管妳跑到哪裡,我都不會放過!」   然後在沼澤周圍找了起來。   山母在沼澤的水面看見在樹上發抖的女兒倒影,以為逮到人了,便跳進沼澤裡。   女兒趁機爬下樹,又繼續逃跑。   離開沼澤跑了一段路,看見一間竹子搭成的小屋。   看看小屋裡面,只有一個年輕女人。女兒進了小屋,說了跟剛才一樣的話,懇求女人藏匿她。女人答應,女兒便躲進石棺裡。   這時山母又衝了進來。   然後逼問女兒哪去了。年輕女人隱瞞女兒過來的事,回答說不知道,但山母不信,說:   「不,她一定在。有人的味道。」   女人裝傻說:   「因為我正在烤麻雀吃。」   山母這才接受,說:   「那我要睡一下。」   好巧不巧,這處小屋居然是山母的家。山母說:   「睡石棺好呢,還是睡木棺好?」   她猶豫了一下,說:   「石頭冰涼,睡木棺好了。」   話一說完,便鑽進木棺裡睡了。   女人見山母睡著,便鎖上木棺,把女兒從石棺裡放出來,說:   「其實我也是被山母抓來的。我們一起殺了山母,回村子去吧。」   兩人想出一計,先把錐子烤得火紅,刺穿木棺,開出一個洞。   山母完全沒發現,只問:   「是老鼠嗎?」   兩人接著煮了一大鍋滾水,倒進錐子開的洞裡,把山母燙死了。年輕女人和女兒一起回到村莊,順利返回個別的父母身邊。   在遠野,從前從前的最後一定會以「這下皆大歡喜」來作結。   這下皆大歡喜。      一一七   從前從前。   也是某個地方,住著一對父母和女兒。   女兒即將出嫁,為了準備婚事,父母到鎮上去買東西。為了避免出門時家裡出事,父母牢牢地鎖上了門,嚴厲叮囑女兒不管誰來都不能開門。聽到女兒從屋內回答「好」,兩人便上街去了。   中午時分,山母上門,把女兒吃掉了。   山母剝下女兒的皮披上,假扮成女兒等待父母回來。到了傍晚,父母買完東西回來了。兩人在門口呼喚女兒的名字:   「織子姬子,妳在家嗎?」   屋裡傳出回應:   「啊,我在。回來得真早。」   父母放下心來,為了看到女兒開心的表情,把置辦的各種婚儀用品一一拿給她看。   這天晚上,三人就這樣睡了。   隔天早上天剛亮,家裡養的雞就振翅啼叫:   「快看糠舍的角落,咕咕!」   父母疑惑:「咦?這叫聲跟平常不一樣,好古怪。」但比起這件事,為女兒準備婚儀更重要,因此不予理會,兩人替山母假冒的女兒換上嫁衣,讓她上馬。就要牽馬出發時,雞又啼叫了。雞的叫聲聽起來像是在說:   「馬上的不是織子姬子,是山母,咕咕!」   咦?這叫聲更奇怪了。父母豎起耳朵細聽,雞歌唱似地不停地啼叫著一樣的內容。這時父母也總算發現真相,兩人把山母從馬上拖下來殺死了。   然後兩人到糠舍的角落一看,發現散落一地的女兒骨頭。   這下皆大歡喜。

延伸內容

【導讀】將過去傳述到未來
◎作家 盛浩偉   也是數年前的事情了。二〇二〇年春,武漢肺炎開始在全世界肆虐,日本各地也開始出現確診病例。但自從第一例與後續確診陸續出現之後,全日本唯有一縣的感染者數在三個月內一直保持著「零」,那就是位於東北的岩手縣。一些公衛學者因此開始思考岩手縣何以能夠長時間保持零確診,也認真做了各種假設與調查,試圖從中找出防疫之道。詳細的結論在此就先略過,只是,如果是問縣內一般人這個問題,得到的直觀回答大約都是:「因為這裡的人口密度太低了吧。」——這算是現在一般人對此處的印象了。   在日本四十七個都道府縣裡,岩手縣是面積第二大的縣,僅次於北海道;而且,這「第二大」的面積,實際上比東京都、琦玉縣、千葉縣、神奈川縣這四處的加總還要大。然而,當地的人口卻僅約一百二十萬,只有東京的十一分之一,故而人口密度也是全日本第二低,同樣僅次於北海道。地廣人稀之處,開發往往較少,於是在輿情調查當中,一旦說到「鄉下」人們會聯想到的地方,岩手縣經常名列前幾位。   事實上,整個東北地方的情況都是類似的。在今日,日本的東北是指關東地區以北、北海道以南的地方,具體來說是福島、宮城、山形、岩手、秋田、青森這六個縣;然而自鎌倉時代以降一直到明治,也就是約自一一八五年至一八六八年的六百八十餘年間,此處則是陸奧國(不含山形與一部分的秋田),或者又稱奧州。但不管哪個稱呼,一如「奧」字所示,都意味著後方、內裡;而偏僻、幽遠、位於群山深處,也也正是長久以來人們(尤其是從京都或之後江戶等發達都市的角度而言)對這塊土地的印象。   其中,又尤以位在岩手縣裡的遠野更讓人有這種強烈的聯想,甚至有人說:遠野是日本人永遠的故鄉。之所以會如此,很大一部分得要歸功於柳田國男與《遠野物語》。   柳田國男(一八七五—一九六二)是日本的民俗學之父。他出生於明治初期,在維新後的西洋化風潮中成長,自東京帝國大學畢業之後,便進入明治政府的農商務省擔任高等文官,也因此行遍日本各地鄉村。他常常趁著到出差演講的機會接觸當地文化,見識到傳統民間生活的樣貌。而那個時候,他在友人介紹之下認識了一位出身岩手縣的新人作家佐佐木善喜(筆名為鏡石)。柳田與佐佐木相談數次,過程中聽聞許多岩手縣的民間故事、鄉野傳奇,還有關於山男、河童、座敷童子等妖怪的怪談。柳田深感興趣,遂將這些故事全部筆記起來,更實地至遠野進行考察。   一如前述,如今遠野給人的印象只是地廣人稀的鄉下地方,但在過去,遠野卻曾經是陸奧/奧州的交通與商業要地,也難怪在明治與大正之交、柳田國男造訪之際,會說遠野「極盡繁華,一點都不像地處深山」、「是偏遠的山村,卻也是繁榮的城下町」;換言之,這裡既非荒遠如異界那樣令人陌生,卻又在時代進步巨輪的碾壓下保全了往昔時光的痕跡,於是這些故事聽來,才會讓人一方面奇異,一方面又有一絲絲熟悉。柳田國男此行,目的在考察具體的地名、人名、數據,將佐佐木告訴他的故事補充得更加完整,最終遂成就了《遠野物語》,並在出版後引起廣大迴響。   在這之後,柳田開啟了日本民俗學這塊新興的研究領域。他認為要從考察微小的事實出發,尤其強調親身造訪當地進行田野調查,並關注地方的歷史與語言,希望能藉此更加理解那些過往未被紀錄的傳統庶民生活。《遠野物語》(另外還有《後狩詞記》、《石神問答》兩書)便成為了日本民俗學黎明期的基石,被奉為經典著作,享有盛名。   然而,隨著時間更迭,境況也有所改變。在那個時代,人人心向西洋現代化,於是這些傳統、老舊,且非官方的庶民事物並不受到重視,也幾乎沒有知識分子會特地將之化為文字進行保存,所以《遠野物語》在當時堪為創舉;不過,對於現在的我們而言,訪談、口述歷史、民間故事記錄等等早已並不稀奇。而柳田國男記下這些內容的出發點,也更偏向知識、學術方面,講求一定的客觀事實基礎,所以書裡用的是較為正式、簡潔的古典文體,內文的編排基本上也按照柳田與佐佐木兩人相談的順序;但是,對當代的讀者來說,無論是冷硬的古語或學術體例,又或是散落的故事內容,都多多少少讓人卻步。   正因如此,小說家京極夏彥才「再創作」出了這本《遠野物語remix》。他將《遠野物語》譯為更為柔軟、當代更易理解的語言,並加以補充,也改動了內文順序,比如把山男、山女相關的故事放在一起,讓這些本來是當地各戶人家所述的見聞經歷,讀起來更像是單元式的、圍繞著某一種妖怪的怪談集錦,強化了文學的面向,降低了當代人對此書的隔閡。   同時,京極夏彥也深知柳田國男原初的精神。在原著中,柳田國男的序文以「本書故事,全來自遠野人佐佐木鏡石先生之講述」開始,並以「願廣述其事,令平地人戰慄」(願はくは之を語りて平地人を戦慄せしめよ)這句知名話語作結;而京極夏彥的序文則完全仿照柳田國男的行文邏輯加以改寫,並以同樣的話作結。光是閱讀至此,便彷彿是兩位作者的形象超越時代疊合在一起,同時也與那些傳誦民話的眾口疊合著,將這些遙遠的過去,持續傳述到遙遠的未來。

編輯推薦

翻新歷經百年的妖異起源之書:《遠野物語remix》
◎文/麥田出版編輯部   「『遠野』的讀音即使只有音韻,也勾起了聽者心中的一種鄉愁。近在眼前卻尋訪不得、看得見卻搆不著,是這樣的虛渺。即便如此,仍激發出想要前往一訪、想要冀求的衝動,是這樣的愛戀——」   《遠野物語》是民俗學者柳田國男記錄佐佐木喜善口述家鄉遠野當地的傳聞,並實際造訪當地田野調查的鄉野風土記述。這些「傳聞」並非只是某人或某個家族的八卦或軼聞,也包含了一些非人之物——關於駭人雪女、紅臉河童、惡作劇的狐狸、吃人山姥這樣的妖異怪聞。   但,也說不定那只是如今的人們以為怪異而已。在百年或更久遠之前,這即是遠野此地的自然日常。就像柳田認為,日本的歷史與民族性格可以透過「妖怪」理解。或許同時意謂妖怪自古以來就是與人和諧生存在一塊土地上的吧,如同《遠野物語》的記載。也因為《遠野物語》的存在,遠野就此成為日本人心中永恆的原鄉之地。它是妖怪文化的源起之書,也是體現日本民族精神的珍貴史料。   由於《遠野物語》已是百年前的著作,坊間因而有許多現代語譯本。《遠野物語remix》即是由直木獎作家京極夏彥重新翻譯並編排篇章的版本。京極身為妖怪推理小說家,自然也深受《遠野物語》的影響。他在本書裡就像是引導者,整理柳田的行文脈絡,重新整匯出讓讀者得以輕易探入《遠野物語》的世界。中文版則是重現京極版譯本的易讀性、遵循篇章順序並收錄京極撰寫的序文,不僅是最適合入門《遠野物語》的讀物,更是兩代大師跨時空競演的夢幻之作。

更多編輯推薦收錄在城邦讀饗報,立即訂閱!GO

作者資料

柳田國男

一八七五年生於兵庫縣。年幼時曾寄居村裡的富豪宅邸,一年之間閱讀大量藏書。自東京帝國大學法科大學政治科畢業後,先於農商務省農務局工作,後續任法制局參事官、宮內書記官、貴族院書記官長,並於一九二一年移居歐洲,就任日內瓦國際連盟委任統治委員。歸國後,柳田於慶應大學擔任文學部講師,以民間傳承為授課內容,並定期在自宅召開研討會。 柳田並未正式研習民俗學相關領域,憑熱情創辦雜誌、創辦民間學術團體,持續開拓深掘民俗學領域。並藉由擔任大學講師的機會,使民俗學逐漸成為大學正式課程。一九四一年,柳田以對民俗學的建設與普及之貢獻,獲頒朝日文化獎。也在一九五一年獲頒文化勳章獎。 一九六二年八月八日,柳田因心臟衰弱於自宅辭世。死後由當時首相池田勇人追贈旭日大綬章,紀念其一生功績與學術奉獻。 相關著作:《遠野物語remix(誠品獨家書衣 幻之遠野版‧日本妖怪與怪談起點.柳田國男原著×京極夏彥新編.兩代大師聯手之民俗學經典)》

京極夏彥

一九六三年生於日本北海道。曾擔任平面設計師與藝術總監,後因健康因素辭職。一九九四年,京極將閒暇時間撰寫的小說《姑獲鳥之夏》投稿至講談社,結合妖怪傳說與推理的獨特故事不僅立即獲得出版,也因此聲名大噪、一躍成為膾炙人手的作家。 一九九六年,同系列第二部作品《魍魎之匣》甫出版便榮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此後陸續推出系列作,也逐漸奠定其「妖怪推理」大師的地位。 著作曾獲泉鏡花文學獎、山本周五郎獎、直木獎、柴田鍊三郎獎、埼玉文化獎等,並以本書《遠野物語remix》獲得遠野文化獎。 相關著作:《遠野物語remix(誠品獨家書衣 幻之遠野版‧日本妖怪與怪談起點.柳田國男原著×京極夏彥新編.兩代大師聯手之民俗學經典)》

基本資料

作者:柳田國男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麥田 書系:幻話集 出版日期:2024-03-28 ISBN:9786263106253 城邦書號:RGW001 規格:膠裝 / 單色 / 2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