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加碼
目前位置: > > >
世界重組(05)紅與黑的間奏曲 特裝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世界重組(05)紅與黑的間奏曲 特裝版

  • 作者:吾名翼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8-11
  • 定價:270元
  • 優惠價:270元
  • ※本商品恕不再折扣

內容簡介

★2015年國際動漫節簽名會秒殺人氣大作! ★博客來暢銷排行榜TOP1!金石堂連續週排行榜TOP5!各大書店強力推薦! ★知名同人繪師 水々,超值加碼繪製多款精美插圖。 ★首刷限定贈品 PET角色卡一張。 ★首刷限定贈品 「蓮」or「渡」角色卡一張。(兩款隨機投入)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一覺醒來,炎雀發現自己被困在超詭異的劇本世界裡面, 秋瀨涉變成同學、LENS變成姊姊、幸變成學妹,渡.布萊克變成…… 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居然是找一個人攻略——這是戀愛遊戲嗎? 而在兩年前, 「世界重組」編號NO.1的探險者,即將幫他的朋友進行冒險,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發現平行空間祕密的空鵠……

內文試閱

NO.???關東煮翅膀
  1.   為了應戰之後的比賽,這些日子,炎雀幾乎每天都被LENS關在平行空間裏重複超危險、高難度的訓練。   好不容易她大發慈悲一次,放炎雀回員工宿舍睡覺,不到兩小時,天還沒亮,她又伸出魔爪,把炎雀從剛捂熱的被窩裏揪出來,丟進空間長廊。   反抗毫無意義。   惹怒LENS,他只會被整得更慘。   忍耐住困意,炎雀打著哈欠,搖搖晃晃地走進平行空間。   炎雀的電子手錶上有設置開啟風祈的快捷鍵,以便他對戰時隨時拿出武器應敵。早就將快捷鍵的位置爛熟於心,無需查看,炎雀一邊閉目瞌睡,一邊按下按鈕。   風祈是由蓮先生經過多次調試完善過的程式武器,從無形的風凝聚成大刀最多只需兩秒鐘。   炎雀靜靜地等待著,十幾秒過後,他的身邊什麼都沒發生。   風祈沒被啟動。   準確的說,他身邊連一丁點風都沒有。   「嗯?我按錯鍵了嗎?」胡亂抹掉眼眶邊的淚花,炎雀勉強撐開眼皮,低頭又戳了幾下電子手錶,「啊啊啊,奇怪,難道快捷鍵失效了?」   無法靠快捷鍵啟動風祈,炎雀又困又不解地點出了控制面板。   哈氣打了一半,看到控制面板的介面,炎雀瞬間驚醒了。   控制面板上,他熟悉的按鈕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他從沒見過的圖示和文字。例如:日程安排、可攻略角色、好感度查詢……   「……LENS,你在搞什麼鬼?說好的打怪呢!」將置於耳後的麥克風挪到唇邊,炎雀不爽地質問身處於訓練室內的LENS,「難道最近流行把‘打怪’叫成‘攻略’?」   「攻略怪物?嘿嘿,雖說是有攻略蝗蟲妹子的戀愛遊戲存在,不過我想少爺你應該沒有那麼重口味吧。」不同于LENS富有磁性的性感嗓音,回應炎雀的是一個略顯低沉,笑起來有些猥瑣的聲音,「少爺,今天的劇本不需要打怪,我們換個模式玩唷!」   「換個模式玩?等等,你誰啊!LENS呢?她在哪?」炎雀快速地早腦中回憶了一遍,確定自己認識的人裏沒有誰喜歡「嘿嘿」詭笑。   「嘿嘿,我叫關東煮翅膀。至於LENS,她現在應該在練習室裏,因為無法和你取得聯絡而頭疼吧。」   炎雀曾幾次在平行空間中遭遇駭客,這會兒聽到關東煮翅膀的回答,不妙的預感立刻油然而生。   正想著「我不會那麼倒楣吧,日常訓練也會有駭客進來搗亂」,耳機裏傳來了關東煮翅膀的「嘖嘖」聲。   「少爺,我才不是駭客那麼普通的存在,我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不光是平行空間,你所在的現實世界也是由我創造的!所以,我也可以叫……創世神?」似是意識到什麼自己從前從未發覺的事,關東煮翅膀碎碎念念起來,「糟糕,我厲害得連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耳機對面的人笑得異常得意,炎雀聽得一臉無語。   ——這傢伙到底在胡言亂語什麼啊,神經病嗎?   「喂,你說誰神經病呢!」   「當然是說……嗯?」炎雀一愣:「你聽得到我的心思?」   「我都說了,我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別說聽得到你的心思了,就算現在讓你長出貓耳朵,對我而言也不過是動動手指的事嘛,超簡單的!這就實踐給你看哦!」   說著,關東煮翅膀隨手打了個響指。   響指聲下,炎雀掛在耳朵上的後置耳機掉到了地上。低頭看看耳機,一股難以言喻的奇怪感覺包裹住炎雀的腦袋。   下意識地伸出雙手,炎雀摸向臉頰兩邊——本該長在這的耳朵,不見了。手指再往腦袋上移,炎雀觸摸到了兩個分別佔據腦袋左右兩邊的東西。   毛茸茸的觸感透過掌心傳達至大腦,瞬間激起了他全身的雞皮疙瘩!   炎雀猛打了冷顫。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抓住它表面的絨毛,他使勁向兩邊拉扯,「痛痛痛痛痛痛——」   「這就是貓耳朵!」沒有耳機,炎雀仍舊能夠聽到關東煮翅膀的聲音,她語氣激動地說,「你看前面!」   照她說的,炎雀抬起頭。   漂浮在他跟前的控制面部化為了一面鏡子。   倒映在鏡面上的自己,腦袋兩邊長出了一對尖尖的貓耳朵,火紅色的絨毛與他的發色相同。似是感應到了炎雀的困惑,豎起得耳朵微微地顫動了下。   難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炎雀更近地湊到鏡子前。   心想著「再動一下」,下一秒,貓耳朵真的很聽話地照做了!   「唔、唔啊啊啊——」炎雀嚇得往後連退兩步,不留神被自己絆倒,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嘿嘿,現在你相信我說的話了吧!」   「變回來……」   「什麼?」   捂住貓耳朵,炎雀抓狂地吼:「混蛋,趕緊把我的耳朵變回來!」   「駁——回,我喜歡貓耳朵!」   「這是我的腦袋,你喜歡就往自己的腦袋上裝貓耳朵啊!」   「貓耳朵裝我自己腦袋上我又看不見,放你頭上我才看得到!所以這項殊榮就勉為其難地給你了,不用感激涕零,愉快地收下吧。」   「愉快你妹啊!」   額頭青筋爆出,炎雀覺得他和關東煮翅膀完全沒法交流了。   深呼吸,讓涼爽的空氣灌入胸腔,冷卻暴動的不滿,他站起來,轉身面向大門緊閉的空間長廊。   「夠了,我認輸,這場比賽算你贏,放我回去!」   「算我贏,少爺你就回不去了。」關東煮翅膀把鏡子變回控制面板,挪到他面前,「少爺你聽著,我要和你玩的劇本很簡單,我在平行空間裏創造了一個名為‘戀愛世紀’的世界,裏面有一堆可供攻略角色,挑選任意一人,在規定時間內和他/她成為戀人,開啟戀愛路線,你就能離開這個平行空間。攻略失敗,你就會被永遠困在‘戀愛世紀’!」   「戀愛世紀?可攻略角色?成為戀人?戀愛路線?這都是什麼啊?」   「聽不懂嗎?那我們就將那些詞提煉精簡為二個字——戀愛!少爺你需要和任意一個我用文字創造出來的角色戀愛!嘿嘿,期間,你還有機會跟對方KISS唷!」   「我……戀愛?K、KISS?」   話吐出口,熱血直沖頭頂,炎雀的大腦徹底當機了。   不知道在哪個角落裏觀察著炎雀,看到他臉漲得比番茄還紅,關東煮翅膀一頓一頓地詭笑了起來:「嘿嘿,嘿嘿嘿,我知道少爺你情商低,沒談過戀愛,也沒打過戀愛遊戲。不過你別擔心,我會全程給你做戀愛指導的!」   「別開玩笑了,有你在,我才更加安心不起來!」   無視炎雀的吐槽,關東煮翅膀自顧自地繼續說:「另外,順帶一提,‘戀愛世紀’裏的一天,對應現實中的一分鐘。劇本時間定為一個半小時,換而言之,你有九十天的時間去追一個人,時間超充足的。更何況,你還有貓耳朵欸!」   「關貓耳朵屁事啊!」   「當然有關啊,至少你可以很容易地吸引到貓耳控女生或男生,和他們戀愛嘛!哦對了,我不算,我是不可攻略的!」   「誰要攻略你啊!還有,為什麼會有男生?」   「嘿嘿,大致的就是這些啦。其他的等我們到‘戀愛世紀’再繼續說吧!少爺準備好,我們要出發咯!」   「等等!你別想蒙混……」   「LET’S GO——」   「我都是等——啊啊啊啊啊啊啊——」   純白的地面迅速散開變為了縹緲的白雲,雙腳無法在雲端上站立,炎雀順應重力,向下極速墜落!   狂風在耳邊呼嘯,貓耳朵受到氣壓蹂躪,微微向前彎折,這從未有過的詭異感受無時無刻地提醒著炎雀它的存在。   思緒亂成一團,炎雀能做的只有拼命按擊電子手錶螢幕。   若能拿出風祈,不管是從多高的上空往下掉,炎雀都有信心自己能安全著陸。   只是——   不行!   這個世界根本沒有辦法拿出風祈!   意識到這點,心臟當即狂跳起來,仿佛快要蹦出嗓子眼。   「我的劇本不需要對戰,你的武器我給你收起來了!」耳中,關東煮翅膀篤悠悠地說,「從現在起,來好好享受充滿LOVE的校園生活吧!」   「可惡——摔死了還怎麼享受啊啊啊啊啊啊——唔!」   炎雀腦補出了自己摔成肉醬,血肉四濺的可怕景象,但是結果卻出乎他的意料。他最終沒有砸進堅硬的地面,而是落入了一個蓬鬆的被窩裏。   然後,一張攤開的被子從上空飄下,蓋住了炎雀。   「……」   困意早就跑得無影無蹤。   炎雀盯著白花花的天花板,半晌也沒回過神。   啪!   短暫的寂靜被推門聲打破。   炎雀聞聲看向左前方,隨即他看到了一個身著黑色低胸吊帶內衣、白色長款襯衫的女人。她雙手抱胸站在門口,眯起的深紫色情緒不明地凝視著躺在床上的炎雀。   「LENS……」   說不清是日常訓練,習慣了LENS一來他的寢室,他就得馬上起來,還是因為在毫無頭緒的時候見到了熟悉的人,炎雀連滾帶爬地跳下床,沖到她的跟前。   「LENS,你也被關東煮翅膀困在平行空間了?」   「關東煮翅膀?平行空間?小田園犬,你在說什麼夢話呢?發燒了嗎?」   站在炎雀面前的人和LENS長得一模一樣,說話的語氣卻截然不同。   以往LENS總是用她那性感但充滿危險的嗓音,說一些讓炎雀腦中警鳴長響的威脅話語。   這會兒,炎雀第一次覺得,LENS的聲音竟然可以用「溫柔」來形容!   不,溫柔的不止她的聲音。   還有她看待他的眼神,和她的行為舉止!   伸出纖細修長的雙手,LENS輕輕地捧住炎雀的臉頰。   炎雀看到LENS的臉蛋一點點地在他眼前放大。眼睛與眼睛間的距離越來越短、越來越短,直到LENS的額頭貼在了他的額頭上。   來自對方額頭的溫度瞬間點燃了炎雀腦中翻騰的血液!   「臉有點紅,幸好沒有發燒。」   「發、發燒的是你吧,LENS!你吃錯藥了嗎?」   推開LENS,炎雀驚慌失措地和她拉開一段安全距離。   為了掩蓋內心對LENS的恐懼,他刻意揚高嗓音,大聲嚷嚷:「難道你想和我玩美人計,趁我不備攻擊我,再狠狠嘲笑我?放棄吧,我才不會上你的當,你不要再裝了!」   「小田園犬,你怎麼可以這麼想我呢?」LENS眨眨眼睛,深紫色的眸中,水汽迅速凝結,「我在你心裏,就是這麼一個壞心眼的女人嗎」   ——不是在我心裏你是一個壞心眼的女人,而是你的本質就是如此啊!   雙手交叉護在胸前,炎雀做好了LENS一拿出小刀,他就馬上逃命的準備。可萬萬沒想到,LENS沒有攻擊他,反倒……   流淚了!   ……好可怕,我竟然看到LENS哭了!難道……我其實剛剛已經摔死了,下了十八層地獄,所以才會看到這麼驚悚的畫面嗎?   「不不,少爺你還活著,沒下地獄。」沉默許久的關東煮翅膀又在炎雀耳邊說話了,「你現在看到的LENS並不是你在現實中認識的那個,而是我在‘戀愛世紀’特別創造出來可攻略的角色。她長得和LENS一模一樣,但性格和LENS恰好相反。嘿嘿,見慣了強勢的LENS,偶爾換換口味,和弱勢的LENS相處,感覺是不是很爽啊?」   「會爽就真見鬼了!另外,為什麼LENS性格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了,她還管叫我小田園犬!」   「你不喜歡嗎?那我改下文字,讓她叫你小田園貓吧?嘿嘿,這個稱呼也挺符合你現在的形……」   「住手!就叫小田園犬,你一個字都別改!」   炎雀被稱呼噁心得一秒放棄掙扎,趕忙阻攔關東煮翅膀。   話喊得太大聲,腦袋順勢猛地抬了起來,他和不知何時又探頭到他跟前的LENS對上了視線。   「小田園犬,你在和誰說話呢?」帶著無害的神情,LENS環視了一圈四周,「這裏還有其他人嗎?」   「這裏沒有其他人,不過……」   「哦,忘記跟你說了,我的聲音只有你聽得見。你用說話的方式和我交談,其他人會以為你在和空氣自言自語!所以有人的地方,少爺你就用心思和我交談吧。」   「不管有人沒人,我都不想和你交談啊!」炎雀想都沒想地回答。   以為他在對自己吼,LENS的眼中,淚花又開始蕩漾了:「小田園犬,你不想和我說話嗎?」   【警告!角色LENS的好感度即將轉為負數,其戀愛路線將永久關閉!】   LENS的話音落下,一個只有炎雀看得到的暗紅色的警告框隨後彈了出來,擋在了他和LENS之間。   「不愧是沒情商的少爺,一上來就面臨好感度危機!」關東煮翅膀「善解人意」地替他作了解釋:「好感度一旦轉為負數,你就永遠不能再攻略該角色,和她成為戀人關係了。順帶一提,少爺你現在寄住在LENS家,失去她的好感度,你會被她趕出家門。需要我幫你用文字建一個專供流浪者睡覺的公園嗎?」   ——呃……   關東煮翅膀的一段話信息量巨大,炎雀的腦袋有些處理不過來了。   「或者,讓我來告訴你,最快提高LENS好感度的方法?」   他很想有骨氣地拒絕關東煮翅膀的「好意」。只是面對雙目含淚的LENS,他遲疑了兩三秒,認命地松下了肩膀。   ——方法……是什麼?   「嘿嘿,方法很簡單!抱住LENS,然後說‘LENS,我最喜歡你了’就可以啦!」   放到現實,給炎雀十個膽,他也不可能對LENS說出這樣的話。但是現在如果不這麼做……   ——啊啊啊啊豁出去了!   使勁晃掉腦中自己露宿街頭的慘樣,炎雀抬起僵硬的雙臂,騰空環住LENS的腰:「我、我、我……啊啊啊!LENS,我最喜歡你了!」   掠起垂在左臉頰邊的長髮,女人低頭看向那個像是在抱自己,但他的手臂和身體沒有一寸肌膚和自己觸到的紅發少年。   盈滿淚光的深紫色雙眸染上了愉悅的光彩:「我也最喜歡小田園犬你了!」   「唔!」   熱度從臉頰一路燒到耳後根,炎雀熱得頭頂快要冒出青煙了。   他不停地在腦中念叨著「冷靜冷靜,這不是LENS,LENS才不會哭,更不會說這些胡話」,下一秒,這個存在于平行空間中的LENS抱住了個子只到她下巴的炎雀,把他的臉埋進了自己豐滿傲人的胸上——   【恭喜!角色LENS的好感度UP——打開控制面板即可查看好感度數值,數值滿六十點,即可進入戀愛路線!想要回到現實,還請再接再厲咯,少爺~】   暗紅色的警告框變為了綠色,提醒炎雀他脫離了被趕出家門的危機。   然而整張臉都陷入柔軟的胸脯中,除了一道深溝,炎雀什麼都看不見。在腦補沸騰的粘稠液體衝破脆弱的毛細血管,從鼻孔裏噴湧而出……   意識到那是什麼,炎雀欲哭無淚地閉上了眼睛。   ——關東煮翅膀,馬上用文字幫我挖一個洞,把我丟進去好嗎?   2.   「竟然在埋胸這種的幸福時刻噴鼻血,嘖嘖,少爺你真脆弱,以防今後不會噴鼻血而亡,你此身註定只能和平胸戀愛了啊。」   走在據說通往「戀愛世紀學院」的路上,關東煮翅膀一遍遍地重複著「噴鼻血」這三個字,戳得炎雀好不容易才停止流血鼻子隱隱作痛。   毫無防備地被他噴了一胸鼻血,LENS當時那糾結的表情炎雀這會兒回想起來,只覺一陣後怕。   如果被噴一胸鼻血的人是現實中那個很注意儀錶、每場比賽都要禮服裝扮、目前還沒人見過她素顏的LENS,他大概就得去醫院病房躺平了吧?   「別做夢了少爺,現實中的LENS才不會給你埋胸的機會。」   妄想被關東煮翅膀一覽無遺,炎雀羞恥地直磨牙:「沒事別讀我心思!」   「不想被我讀心,你就快點找一個角色,進入她的戀愛路線,離開這個世界啊。」   關東煮把話說得簡單,炎雀實際操作起來困難異常。   首先,炎雀從沒上過學。   以前是沒錢也沒身份去上學,進入D&R,套上假身份成為少爺後,就更加不可能去學校這種公共地方。需要的知識,蓮先生找來的家庭老師會單獨教授。炎雀對學校、同學這些辭彙沒有任何實際概念。   其次,他從沒玩過戀愛養成遊戲。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炎雀沒談過戀愛。他實在想像不出自己會喜歡什麼樣的人,更想像不出自己和誰戀愛的模樣。   沒有一丁點的頭緒,炎雀只能聽從關東煮翅膀給他做引導,先來到戀愛世紀學院。   站在學院門口,炎雀看到了一群身著制服,髮型身高均一一,有著人類姿態但是沒有人類五官的無臉人。   出於砍怪的本能,炎雀立馬壓低身體重心,擺出作戰的姿勢,同時手指挪到了電子手錶上。   「別緊張,少爺!那些不是怪,是我懶得浪費浪費字數設置外貌的路……」   「同學,你身體不舒服嗎?捂住肚子,難道是胃疼?」   關東煮翅膀的話被另一個炎雀熟悉但又陌生的聲音打斷了。   紅眸轉向身側,長至腳腕的櫻粉色雙馬尾率先進入炎雀的視野,隨後是隨風輕揚,衣擺和袖口都印有藍色櫻花圖案的羽織。   不用看少女的臉,炎雀腦中已冒出了她的名字——   秋瀨涉。   現實中的秋瀨涉是東九區著名武士家族,秋瀨本家的三小姐。脾氣不好,容易暴怒的她只有通過大量攝取糖分,心情才會變好。   據她本人說,她會關注炎雀,成為他的粉絲,是因為他身上有一樣大家都沒有的、很特別、很珍貴的東西。   但那是什麼,炎雀至今想不明白,也不敢追問。   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曾被秋瀨涉捅過一刀的炎雀,每次一見到她,條件反射地就想逃。   ——不過,既然關東煮翅膀用文字創造出來的LENS性格和實際中的相反,那麼,這裏的秋瀨涉會不會也……   小心翼翼地上移視線,炎雀瞧見了燦爛到讓他想要伸手捂住眼睛的笑容。

作者資料

吾名翼

變成了鹹魚的魔王控。 https://www.facebook.com/nametsubasa

基本資料

作者:吾名翼 繪者:水々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08-11 ISBN:4717702268206 城邦書號:SPB7I000022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40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