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木星的衛星:諾貝爾獎得主艾莉絲.孟若短篇小說集11
left
right
  • 庫存 = 1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我們不怕用愛這個字。我們的生活沒有責任沒有未來,非常自由,可以慷慨付出,一直慶祝也不覺得疲累。我們確實相信,我們的快樂能延續我們想要的短短一段時間。」 在這十一篇深刻、討人喜歡,而且有無盡驚喜的故事裡,發生了琳瑯滿目的事,諸如背叛與勉強,完好或令人哀悼的戀情等等,但真正發生的事情其實是那些隨時間而產生變化的角色們,他們電力十足地向讀者們述說對過去的自己是如何的生氣又抱歉,卻也還有無限的同情。 〈查德利與弗萊明〉:藉由兩個部分,「我」分別描述了母親這一邊的姊妹和父親那一邊的姊妹,如何在同個時代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兩邊的眾姐妹都是未曾出嫁的「老處女」,一邊能過得張牙舞爪、毫不浪費人生,一邊卻如同已死之人——但誰成功、誰又不成功?誰能判斷呢? 〈紅藻〉:療養情傷的莉迪亞搭船前往一座小島,結識了三名出差工人,是截然不同的男子;儘管最後並未發展出實際的關係,卻因為意外得到的禮物而感到一絲溫暖。 〈火雞季節〉:十四歲的女孩到火雞舍打工,初初見識到了社會階級與男女關係的輪廓。孟若在引言中表示,這篇的靈感來自於小時候到旅館打工所見的人事物。 〈意外〉:單身女教師法蘭西絲與已婚教師泰德偷情;天真的法蘭西絲以為鎮上沒什麼人知道,事實上只有她的老母親和泰德語言不通的妻子被蒙在鼓裡。直到某一天,泰德的獨子出了車禍——兩人的關係又將面對何種挑戰? 〈巴登巴士〉:「我」與X都因為隻身到異地工作、伴侶不在身邊,進而發展出了一段愉快的婚外情,然而當X回到加拿大後,從此沒有消息,我則透過朋友才輾轉得知,X很好,而且他的戀人也從沒斷過…… 〈木星的衛星〉:呼應第一篇的「我」,回到臥病在床的父親身上;父親心臟不好,因此進了醫院,並打算不開刀、平靜地迎接死亡。「我」儘管感到一絲愧疚,卻也同意父親的決定;怎料父親突然決定開刀,並交待了遺囑,一時間慌亂的我踱進了天文館,並在回到病房後,與父親聊起了木星的衛星…… 「我覺得每個故事裡都要有那種奇怪的歡樂時刻, 不知道為什麼,這才是重心。」 ——艾莉絲.孟若 【名家推薦】 ◎陳雪(作家) ◎許常德(作家) 「我喜歡艾莉絲.孟若的所有作品,只要有她的中文翻譯本, 立刻找來讀,而且再三反覆細讀。」 ——陳雪(作家)

目錄

引言 1查德利與弗萊明 2紅藻 3火雞季節 4意外 5巴登巴士 6普魯 7勞動節的晚餐 8克羅斯太太和奇德太太 9不幸的遭遇 10訪客 11木星的衛星

序跋

引言
  我發覺,我寫的東西出版後,隔絕在書裡面,就很難成為我想談論的話題,更不用說拿來讀了。為什麼?其中一個原因是焦慮。我不能寫得更好嗎?想到這裡也無濟於事——都印到冰冷的書頁上了。還有呢。故事就像從我身上生出來,曾有一度與我相連,不斷長大,現在剪下來了,沒有屏蔽,被拋棄了。我不覺得遺憾,也不覺得後悔——那種感覺說起來很虛偽,我當然一心希望能被別人看見,能出書——而是有點不舒服,不願去看、去盤查。我希望自己能圓熟點,覺得我的想法太天真幼稚了。現在,就來試試看吧。   有些故事比其他的更貼近我的人生,不過都沒有大家想的那麼貼近。與書名同名的故事與父親的死有關。他過世後的夏天,我去參觀奈芙琳天文館,成了故事的引子。一開始寫故事,好多東西從腦袋裡很遙遠的地方跑出來,黏在故事裡。有些你覺得該寫進去的東西消失了;有些則不斷擴張。因此,在故事成形的過程中,你滿懷希望跟惶恐,還常常又驚又喜。如果是某種類型的故事——第一人稱——別人會覺得你不過就把某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寫下來了。   如果別人那麼想,很好;表示你的故事發揮了效力。其實,故事就是這麼寫出來的。有些來自個人體驗,比方說〈木星的衛星〉或〈田野中的石頭〉——有些則來自觀察——比方說〈訪客〉或〈克羅斯太太和奇德太太〉。這種差距在寫作時變得很模糊,本來就應該這樣。個人的故事無情地脫離了真實。觀察到的故事失去了軼事的優勢,被熟悉的形狀和聲音給入侵。   畢竟,總有希望。   如果要說清楚,〈火雞季節〉的寫作過程或許能拿來解釋。多年來,我試了好多次,一直想寫十九歲那年我當過女侍的旅館。這個故事我一直寫不完。有一天,在父親的文件裡,我找到一張臨時工的照片,背景是他管理的火雞舍內部。照片讓我想到某些類型的苦工,以及努力工作帶來的滿足和同僚之間的情誼,還有要付出的辛勞。我發現,旅店故事的人物進了這個故事……但是,現在我解釋了這個故事,我們就更了解故事的內容了嗎?與性慾或工作有關?與火雞有關?還是與中年女性的住宿或少女的發現有關?想到故事,我就想到瑪喬麗、莉莉和女孩從火雞舍裡出來,外面下著雪,她們勾著手臂唱起歌來。我覺得每個故事裡都要有那種奇怪的歡樂時刻,不知道為什麼,這才是重心。   〈意外〉最早寫出來,那時候是一九七七年的冬天。然後,我幾乎都把時間花在另一本書上。〈巴登巴士〉排在最後,一九八一年秋天寫成。寫這些故事的時候,我都住在安大略省的克林頓。那幾年我去了澳洲和中國,也去了雷諾、鹽湖城和好多地方,但我不覺得旅行對我的寫作有什麼影響。比方說,〈巴登巴士〉有一小部分在澳洲,但主要還是在多倫多皇后街上幾個陌生、骯髒、忙亂的街口,我夏天的時候幾乎都住在那裡。   要記起故事的內容,我得想一想。很奇怪。寫故事的時候,我投入高度的能量,非常虔誠,還有不能說的痛苦;接著我脫身了,故事就在原處變硬定型。我覺得自由了。接下來我又開始組合材料,準備再來一次。

作者資料

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

1931年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溫文鎮長大,進過西安大略省大學。已出版的短篇小說集包括《感情遊戲》、《快樂色調之舞》、《我一直想告訴你的一件事》、《乞丐女僕》、《木星的月亮》、《愛情進展》、《我年輕時的朋友》、《公開的秘密》、《短篇選集》和《一位好女子的愛》,再加上長篇小說《女孩和女人的生活》。 孟若在傑出的寫作生涯中得過許多國際文學獎,包括加拿大的總督總文學獎、格勒爾獎(Giller Prize) 、萊南文學獎(Lannan Literary Award)、史密斯獎(W. H. Smith Award),以及美國國家書獎的書評人獎。

基本資料

作者:艾莉絲.孟若(Alice Munro) 譯者:嚴麗娟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木馬文學 出版日期:2015-07-29 ISBN:9789863591528 城邦書號:A0500339 規格:平裝 / 雙色 / 352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