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特九戒備班(02)尋寶實境賽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首集簽名特裝版三分鐘內完銷紀錄! ★多部作品榮登金石堂暢銷排行TOP 1! ★2014年金石堂票選「華語輕小說新星王」TOP 10! ★同年兩部作品,分列金石堂「這本小說好療癒」冠、亞軍! ★華人之光!前作均已售出泰國版版權。 ★蘋果日報暢銷排行常勝軍!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血滴子這玩意兒專取人頭顱—— 喏,上面跟下面的頭,你選一個吧! 20%莫測異能+30%搞怪學園+50%混亂抱(?)走=100%飽足的瑰麗輕小說! 夢筆作家衛亞天馬行空的奇思妙想 話題繪師殘楓精心繪製 零食多到能吃成神豬、外套厚得能勇闖北極,外加快能去賑災的被單, 甚至還有18禁漫畫!?附上小紙條一張—— 「夜晚孤單寂寞時,就看這個『自己解決』吧~」 明明只是三天兩夜的校外教學,在「姊寶」威力加成下, 卻變成了雲一怜血淚負重大會…… 來到雙子區後,為了增進兩區「和諧(衝突)」, 學校策劃一系列的「尋寶實境遊戲」! 在盡心(抽菸)盡責(打盹)的阿歲級任隨便帶領下, 獅子區特九班VS雙子區星班,暴力開打—— 脫線教師自我介紹: ◎恍神不上課 ◎菸害汙染源 ◎飛輪亂砍頭

內文試閱

  「怜,水壺帶了嗎?還有姊姊替你準備的餐盒有放進包包嗎?」   「放好了。」   「對了,我有放一個小型醫療包在你背包後袋,還有你喜歡吃的巧克力片、蘇打餅乾、泡芙和夾心麵包,路上帶著吃。」   「知道了。」   「手帕和衛生紙我都放進去囉!對了!那個叫聞翔的傢伙替你們班買保險了嗎?萬一路上發生意外怎麼理賠?你帶隊那個叫阿雖還阿酸的老師罩嗎?好像會抽煙耶……」   「他叫阿歲。」   「我有替你帶幾套衣服換穿,你睡衣要不要一起帶?晚上那裡可以煮泡麵吃嗎——」   「姊姊,只是三天兩夜的校外實習,不是去戰鬥夏令營!」   我無奈低吼一聲,只見似乎想把家裡所有東西全往我包包塞的雲一彤眼眶泛淚,美麗的大眼拼命眨,似乎不知哪裡做錯。   「怜~你怎麼了?姊姊做錯什麼了嗎?人家只是為你著想……」拿出手帕拭淚,那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正是她的拿手絕招。   可惜我是她弟,看了整整十八年的演技,她根本不愛哭,騙不倒我的。   「姊,我包包塞不下這麼多東西,而且這樣很醜耶……」   聖誕節都還沒到,不用這麼早塞禮物給小朋友吧?   「怜不喜歡紅色背包嗎?那我替你換粉紅色的——」   「何、何況姊不是也要去?路上有妳,我不用太多東西的。」為了抵抗可怕的粉紅色,我趕緊轉移話題。   「嗚嗚,怜~~」雲一彤完全沒保留氣力地撲來,讓毫無防備的我差點被她給掐到斷氣。「姊……抱、抱太緊了啦!」   「我就知道怜沒有我不行!放心,有姊在,那個白痴刑警和色狼學長根本沒機會對你動手動腳!」   ……饒了我吧,姊姊。   我叫雲一怜,跟著家人從「處女區」搬到「獅子區」已經一個多月了,平常沈默寡言、絕佳不喜歡變動遷徙的我之所以同意搬家只有一個原因——我看得見人死前十秒鐘的畫面。   因此逃往「獅子區」的我以為從此撥雲見日、再也見不到什麼十秒鐘畫面,沒想到「獅子區」更是萬丈波瀾、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死亡影像頻繁出現在周遭的夥伴身上,先是對我極好的阿聖學長面臨死亡威脅,再來是班上的頭痛人物雷蒙也差點慘遭毒手,讓我不得不屢次相救,也引出寄住在我眼裡的雲家祖先,與我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雲烙」,還有我眼裡的武器「死神」。   「雲一怜,這次去『雙子區』千萬要小心。」 久久出現一次的雲烙很酷地丟下這句話。   「怎麼突然關心起我的生死了?你這次不寄居在小狗身上了嗎?」我一邊調侃雲烙,一邊將姊姊放進去的多餘雜物一一取出……這是什麼?18禁漫畫?上頭貼的小紙條寫著:「夜晚孤單寂寞時看這個吧!」   ……什麼跟什麼啊,姊!   「哼,關心你?只是你一下子死掉的話,我和『死神』都會很困擾,雲一怜,努力求生存啊!」   一如往常的死鴨子嘴硬,雲烙說完這句就靜默了,明顯跟我嘔氣,無論我接下來對他說多少討好的話一概沒反應,讓我質疑他是不是又附著在哪個生物之上,而我和雲烙對話的模樣讓路過房間的姊姊表情凝重,以為我孤單到對牆自言自語,一臉傷感。   「唉,『死神』平時也對我說說話該有多好?」   雲烙說的「死神」就是能從我眼裡拔出來的「鐮刀」,是專門砍殺和吸收惡靈精氣的武器;黑色外型很絢麗,能跟著持有主人的能力加以進化,而這把由「千年神木」製成的鐮刀最早開始是雲烙使用的武器,可惜「雲家」接連三代都沒人能使用這把很有個性的鐮刀,直到我的出現。   只是「死神」一直不肯好好讓我使用就是,顧著吸我的精氣不吸敵人,只因它特別瞧不起我……   叮咚!   「怜~我在收衣服,幫忙開個門看看是誰。」   「好。」看看時鐘,早晨六點,大清早的會是誰?   我狐疑地開門後,眼前站著一臉笑意的陽光男孩。   「學長?」   「哈囉~」   就算是超級乏味的制服穿在他身上,也能展現出時尚流行的氣息,尤其是「特九」班的制服又與一般「獅王大」的不同,更加凸顯他的與眾不同。   看學長輕輕鬆鬆地什麼也沒帶,我猜他肯定把行李都丟到他的高級轎車上了。   「一怜早!你帥氣有型的學長來接你去『雙子區』踏青囉!要搭免費接駁車嗎?搭嗎?搭吧!搭啦~~」   說完,阿聖學長露出比廣告還潔白的牙齒,我只盯了一秒就回絕:「學長,難得你跑一趟,但很不巧我和姊姊跟跟聞先生約好一起搭他的警車過去了。」   「警車!你你你……」學長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起來簡直就像親眼目睹天崩地裂。「一怜你怎麼可以隨便搭陌生男人的車,而且還是警車!你知道那紅紅的東西在車頂上『嗡一嗡─嗡』的叫,會引起多大困擾嗎?」   將手放在我肩膀上,沈重地拍了拍:「一怜,你還是坐學長的車吧!我連早餐都給你買好了,就是想跟你一起吃!求求你別拋棄我……」   實在拗不過學長死纏爛打的功力,苦惱著該怎麼回絕,身後傳來的聲音立刻讓學長變了臉,一副活見鬼的模樣。   「哎呀!這不是怜老提在嘴邊,東提一句、西說一回的陽杞聖同學嗎?呵呵呵呵,幸會啊!」   「一、一怜,她她她她她難道是……」   「是我姊。」   學長在還沒見我姊之前就很怕她,如今親眼目睹,他臉上的驚悚吃超有戲,讓我想笑。   見我姊穿上宛如要和男友約會的粉嫩色系洋裝,笑得有如天使,精緻的娃娃臉龐是甜美至極的笑意,如此明媚動人的美女看在我和學長眼裡,就如魔女出場。   「姊、姊姊好……」   「好啊!好你個頭——」我姊美麗的笑靨瞬間垮下,當她纖細的手掐住學長脖子時,低聲說了一句:「就是你!害我的怜三番兩次遭遇劫難,不僅如此你還天天纏著他!你他媽什麼東西,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嗎?今天叫我一聲姊姊,我就有義務好好教育你,陽.杞.聖!」   學長迷人的微笑還掛在嘴邊,他以生平最快速度迅速退出門口,連迎接我的擁抱姿勢都悄悄收回了。   「呃,一怜,你姊姊是我最不會應付的類型,救我……」   「好的,那我先把行李提到外面去等聞先生。」為了不掃到這場颱風尾,我決定沒良心地假裝沒發現。   「一怜你不能這個樣子,我特地起了大早來接你你還見死不救!太讓人傷心了~~」   超有女性緣的阿聖學長無論走到哪都吃得很開,可惜遇到我姊姊,怕是待會兒連個全屍也沒留下。   將他劃破天際的悲慘哀號留在身後,我提著自己和姊姊的行李來到外頭,雖然是一片白茫茫,但今早陽光很舒適、風也很清涼,沐浴在晨光下是件再幸福不過的事,如此和平。   我望著藍天,一個星期前的憂鬱早已一掃而空,面對即將前往的「雙子區」,好像也沒那麼可怕了。   「一早就仰望藍天沉思,該說你是文藝少年還是其實在發呆?」   「——聞先生!」   靠在黑白兩色的酷炫警車上,聞翔一如既往看報搭配他的火腿蛋三明治和奶茶,愜意地笑:「雲家姊弟起得還真早,還以為你們會睡到日上三竿還不醒哩!」   「這句話對我說就好,千萬別被我姊聽到……尤其她剛剛見到學長,心情不是很好。」   「……知道了。」   我兩心照不宣,上次姊姊擅闖聞翔辦公室還鬧了好幾天緋聞後,相信聞翔應該早摸清姊姊那可怕又難纏的烈火性格。   「我先送你們姊弟到學校門口和其他人會合吧!上頭交待我,必須先到『雙子區』處理一些事,和你們級任交待過了,讓雲一彤跟著沒有問題。」   「你沒問題但我有問題啊!」露出像天使般可愛笑靨的我姊拖著氣數已盡的學長屍體出來,整個像丟垃圾般地丟到馬路上。「聞翔,別想甩開我,我要跟著你!」   「……跟著我?」聞翔眉頭明顯一皺,看來姊姊又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難題給他。   熟練地拉起聞翔領帶,這位「金牛區」的精英刑警還有另一個地下身份——政府的秘密機動組織成員,平日渾身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連流氓也不敢接近,沒想到我姊展現出大姐頭氣魄,比流氓還流氓。   「你那裝豆腐的渣腦袋是沒聽懂嗎?你造無時不刻讓我跟著,我才能監督你有沒有好好照顧我的怜。」   「小姐,我說了我很忙,而且雲一怜有阿歲和筱欣照顧,還有陽杞聖——嗚!」高跟鞋狠狠往聞翔跨下踢,我姊根本不把男人最脆弱的地方當一回事。「本小姐很不巧擁有到哪都能生存的真本事,既然怜這麼安全,我也能好好發揮我的所長,監督你這個大刑警啦!」   「……是。」   看纏人魔乖乖讓我姊黏在身後,還把行李放進一個個後車廂的舉動,不禁讓我嚇掉一身冷汗。雲一彤的強悍雖眾所皆知,但對方可是刑警,是連我和學長都招架不住的可怕人物,沒想到她三言兩語就把聞翔控制的服服貼貼,還不吭一聲地讓她跟上車,我都不知道該不該上車打亂那兩人微妙的氛圍了。   「好痛!」扭動著脖子緩緩走來的學長顫抖地拉著我說:「一怜!以後有你姊在的地方就不要找我,太可怕了!記清楚了?我是認真的。」   「好好好……」   安撫過學長後,我和聞翔打了聲招呼,要他把我姊照顧好,我搭學長的車子就行,暫時不打擾兩人的曖昧時光,但我看聞翔一臉驚恐,知道我這姊姊到底造成人家多大的心靈陰影了。   阿聖學長讓司機替我把行李放在後車廂中,但姊姊東塞西塞,無論怎麼拿,那紅色的包包還是滿滿一大袋,要人不聯想也難……   「一怜,你這包包裡頭放什麼好東西啊?猛然一看還真像聖誕老人要發送禮物,哈哈哈哈~~」   ……看吧。   無言以對的我正想拉開學長那豪華轎車的車門,中年司機卻早我一步開門,還施以燦爛的職業笑臉,像守護大小姐般將另一隻手卡在上頭,防止我的頭撞到車門。   「呃,謝謝。」   「不用客氣,雲一怜少爺。」   「……少爺就不必了。」唉。   尷尬地道了謝,踏入車門的我卻聽見一道我再熟悉不過的呼喊從後方傳來。   「雲一怜同學~~~」   這聲音……   「藍戮?」我回過頭,懷裡果然撞進一個藍色頭毛的小身影。   「一怜同學!我在巷口前等你好久了,沒想到卻被陽杞聖同學捷足先登!」   「欸!一怜是我先認識的,當然是我負責帶他去學校門口,插隊請往後面排喔~」   「我不要我不要!我也要跟一怜同學一起上學!」   「藍戮少爺,既然雲同學已經由陽同學接送,我們還是快回車上到獅王大等待吧!」藍戮的司機兼家教莫炎和我們微微一笑,禮數永遠那麼周到。   「哼哼哼,藍戮你死心吧,今天我一定要親自送一怜上學。一怜,我們走!」   阿聖學長得意洋洋地打開門打算上車,明知藍戮不死心,但他彷彿勝券在握,深知只要沒了聞翔我一定會上他的車,沒料到除藍戮之外,還有讓學長和我感到懼怕的人物。   「雲一怜。」   我和彎腰正要進車門的學長同時僵了身,那三個字明明溫柔得可以,卻足以讓我們嚇到全身動彈不得。   只見穿著一身白的雷家大哥朝我們走了過來,明明是用兩隻腳走,但總覺得像個仙人般輕輕飄了過來,臉上有著駭人的溫暖笑意,手上依舊提著不知買了什麼的超市大袋子,邊揮手說:「雲一怜,這麼巧碰到,現在有空嗎?」   ——誰有那個膽說沒空?   「雷綴大哥早。」我試著敞開微笑,發覺原本就不習慣微笑的嘴角相當不自然,只剩一種抽搐的感覺。   「一怜你幹嘛?顏面神經失調喔?」學長小聲說。   「……」就很害怕啊!明知故問。   看著雷家大哥愜意走來,身後似乎還躲了道扭捏身影,我立刻猜到那個人是誰。「雷蒙?」   「啊?喔……喲!」雷綴身材纖細,人高馬大的雷蒙根本躲不住,被我發現後只好尷尬的現身打招呼。   「……乖乖,現在什麼情形?特九班小流氓紅著臉帶著精緻小便當和同班未婚妻打招呼,還帶著自家大哥打頭陣?」   「學長,別再笑話我了。」   學長似乎對雷蒙不以為意,但對雷綴大哥還是非常懼怕的。   雷綴是雷家四兄弟的大哥,也是「獅王大」最近請來當保健室老師的神醫,由於長得比女人還漂亮,飽受男人愛慕的困擾,所以最恨「BL」等同性相關話題,與級任阿歲是舊識,笑著將他打個半死的畫面,讓我和學長從此不敢對他不敬。   「小檸檬,你朝朝暮暮的雲一怜在這,過去和他說說話吧!」雷綴一聲令下,雷蒙不敢不從,即使在同學們面前說出他最討厭的綽號,也不敢對大哥吼出半個字。   他紅著臉咳了聲,竟真的拿出和上次一模一樣的便當給我,差別只在包便當的花色不同而已。「咳!雲一怜你……早餐還沒吃吧?不介意的話,我……多做了一份三明治,拿去吃吧!」   雷蒙假裝無所謂地拋了過來,我無言接下,原本想開口要雷蒙以後不用這麼忙,但近在咫尺看見雷綴大哥的笑臉後,瞬間打消這個念頭。   「好的,感謝你……」   「雲一怜,你真孬!」   ……雲烙,你說出我的真心話了。   忍不住好奇心,我將雷蒙做好的三明治便當盒拆開一看,果然……   「哇塞~一怜你賺到了!這種只有『做便當技能LV99』的媽媽才弄得出來的超華麗三明治,居然是小檸檬親手做給你的耶!比食譜還讓人垂涎啊!」   原本並不滿意「小檸檬」三字從學長口中說出,雷蒙拳頭都準備好了,但學長的三寸不爛之舌硬是誇得他心花怒放,也就搔搔頭不好意思地道:「也沒有啦,就隨便弄弄,哈哈……」

作者資料

衛亞(Weiya)

櫻木花道曰:「左手只是輔助。」 衛亞云:「大綱只是參考。」 粉絲團——衛亞(Weiya): www.facebook.com/weiya0326 相關著作 《特九戒備班》系列 《星光對決IDOL STAR─SPRING(03)》

基本資料

作者:衛亞(Weiya) 繪者:殘楓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07-15 ISBN:9789571059853 城邦書號:SPB7I0000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