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倒數
目前位置: > > > >
百鬼夜行:陰(獨步九週年紀念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 是誰半夜在敲門 驚悚小說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京極夏彥生涯代表作「百鬼夜行」系列第一本短篇集,新裝登場! 憑空出現的記憶、難以解釋的妄想、沒有來由的恐懼,幻化成駭人的妖怪。棲息於人心之中,等待一瞬間的縫隙,破殼而出,百鬼開始夜行…… 收錄十篇由內心餵養著妖怪的平凡人演出的短篇小說,百鬼夜行系列第一本短篇集,帶你窺見潛藏於日常中的恐怖深淵。 〈窄袖之手〉—月光下,我定定地看著悄悄從窄袖伸出的白晰手腕,就這麼纏上了少女的脖子…… 〈文車妖妃〉—自小就出現在身邊的迷你女人,到底想告訴我什麼?當她終於說出那句話時,我的世界也為之崩潰…… 〈目目連〉—回過神來,才發現到處都是緊盯著我看的眼珠。它們是從哪裡來的?我要怎麼做才能逃離它們…… 〈鬼一口〉—自小我就知道鬼會從頭一口吃掉說謊話、做壞事的人,時隔多年,鬼終於來了…… 〈煙煙羅〉—大家總說人死了就什麼都不剩,但我知道只有煙才是靈魂真正的形狀…… 〈倩兮女〉—我不會笑,也不懂人們為什麼要笑,而當我學會露出笑容時,也走到了人生的盡頭…… 〈火間蟲入道〉—我到底在害怕什麼?我花了一輩子要找出答案,然而找到答案之後,真的就能不再害怕嗎…… 〈襟立衣〉—自小生活在香火鼎盛的教團的我,一直以為眾人朝拜的是祖父的神通力,看來並非如此…… 〈毛倡妓〉—身為警察的我厭惡賣春女,本是理所當然之事;但在厭惡感的背後似乎隱藏著一個早已被我遺忘的祕密…… 〈川赤子〉—我喜歡水,某日卻發現水中有某種軟膩黏稠之物欺上身來,逼我憶起消失在腦中深處的漆黑記憶…… 【名家推薦】 「京極夏彥細緻地描寫這些在系列長篇中篇幅不多的角色,我認為他想表現出長篇各作的各種現象是更普遍存在於人世間的。而這些角色與長篇小說的牽連,則拓展了小說宇宙的界線。」 ——路那(推理小說評論家/本作解說)

內文試閱

  最早見到那女人是在何時?茫茫然地,無法明確想起。   那是——   那是在我年幼之時——沒錯,   如此模糊的記憶,肯定是年幼時的事。   那時我見到什麼?見到了誰?   彷彿才剛要接近,卻又立刻遠離。   記憶的內容究竟是什麼?   總覺得自己似乎忘卻了某個很重要的事情。   女人?對了,那是關於女人的記憶。   那是個非常……非常……   迷你的女人——   不對,不管那是多麼久遠的過去,   不管那時多麼年幼無知,   那種東西也不可能存在於世上。   會見到那種東西,是因為那是幻覺。   因此——因此,我想這是一場夢吧。   一般而言,很少人能在醒來之後還清晰記得夢境,只知道自己作過夢,卻完全不記得內容;與其說是忘記了,更接近無法想起。曾聽人說過,忘記並不是記憶的遺失,忘卻與無法回想或許是一樣的吧。   我們忘記某事時,並非永久地失去它,反而像是很珍惜地將之收藏起來,卻混在其他物品之間找不到了。因此,這可說比起遺失還要更加惡質。   只知道它的確落在記憶中難以觸及的深處,卻千方百計也無法拾得。而且這種記憶還越來越多。   與其如此,還不如完完全全遺失了更好。   一個接一個珍藏記憶,尋找不回的記憶也跟著越積越多。   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塞了過多的記憶,變得越來越膨脹,這究竟有何意義呢?我時常覺得,乾脆全部都消失不見不是很好嗎?   所以,我最討厭做夢了。   我一點也不需要這些沒有用的記憶。   只會讓腦子越來越膨脹而已——   只會讓腦子——   自睡夢中醒來,頭痛欲裂。   老毛病了。剛醒來,身子鈍重,無法自如活動。   似乎——又做夢了。   不對,不是夢,而是在睡眠之間錯綜複雜地想起了幾個討厭的回憶。可是——等到醒來,卻又忘得一乾二淨。   我並不知道夢中所見的是何時的回憶。只知道醒來之後,討厭的回憶的殘渣像劣酒的糟粕沈澱在心底。   緩緩抬起上半身,頭好痛。   挪起沈重的雙腳,移向地面,腦子內側傳來有如錐刺的痛楚,不由得趴向前,抱著頭忍耐痛苦。過了一會兒,總算好一點時,我微微張開雙眼……   見到床的旁邊……   有個十公分左右的迷你女人站著。   ——她在這裡。   那女人皺著眉頭,眼神悲傷地看著我。   ——啊,原來她在這裡啊。   突然之間,我覺得非常懷念,卻又非常寂寞——我移開視線。   不願去看,不願去看。   不能看她。   我離開了房間。 2   七歲時參加了一場喪禮。   家父開院行醫,所以我比起一般家庭的孩子更常接觸死亡。模糊的印象裡,我好像從小思想就很成熟,認為人有朝一日必定會死,不覺得死亡是件悲傷的事。   那時去世的是位醫生。   是小兒科的醫師——我的主治醫師。   我身子孱弱,自幼一天沒看醫生就活不下去,當時每天都受到這位醫師的照顧。幼年的我,一整天的大半時間都在床上度過,所以,我與他的相處時間甚至比父母親還長。   但是我對他的死亡並不怎麼悲傷。   我家是一間大型綜合醫院。   當時的經營狀況甚佳,醫院裡雇請了好幾位醫師。   這位去世的醫生是父親的學長,但他對身為院長的父親一向畢恭畢敬。他對我也很好,不過如今想來——或許單純只是因為我是院長的女兒吧。   肯定是如此。   當然了,七歲的我並沒有洞悉此一事實的能力,但隱隱約約還是察覺他的居心。   所以在他死時,我並不覺得悲傷。   記憶之中,喪禮那天是個雨天。   我與身高比我略高一點、宛如雙胞胎的妹妹肩並肩站在一起,在自天空飄落的毛毛雨中,看著由火葬場的煙囪裡裊裊升起的濃煙。   妹妹似乎很害怕。   「那道煙是什麼?」   「那是燒屍體的煙。」   「要把屍體燒掉嗎?」   「對啊。」   妹妹哭了。我則覺得有點不高興。   ——當然是燒了才好呀。   ——當然是燒得一乾二淨才好呀。   我輕輕地推了妹妹一把。   妹妹跌倒,放聲大哭。   大人們連忙跑到妹妹身邊,妹妹全身沾滿泥巴,不斷哭泣。我裝作不知情,故意轉頭望向別處。   自此時起……   自此時起,那女人就已經存在了。   她站在火葬場的入口旁邊靜靜地看著我。   那是個只有十公分左右的、非常迷你的女人。   我只記得如此。   沒有人認為是我在惡作劇,連妹妹自己也沒發現,所以我並沒有受到大人們的斥責。   天生病弱、總是躺在床上休息的我,竟會興起惡作劇的念頭,推倒活潑好動的妹妹——不只周遭的大人們,就連妹妹,不,連我自己都沒想到竟會做出這種行為。   ——但是。   那女人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事後回想起來,她一直監視我的舉動。   從此之後,我開始偶爾會失去意識。   我的肉體到處都有病痛,隨時可能死亡,因此就算失去意識,也一點都不奇怪。   接替的醫師很快就來了。   是個討厭的人。   我到現在還記得他有多麼討人厭。   新來的醫師長得瘦骨嶙峋,混濁的眼神彷彿死魚,在他身邊總會聞到一種如陳舊墨水的臭味。   在醫院長大的我,從來沒什麼機會出外玩耍,所以我早就習慣了消毒水的味道;不只如此,我還很喜歡這種味道,我覺得那是能為我殺死有害細菌的清潔味道。   新來的主治醫師光是身上的異味就不合格,令人厭惡。只不過如今回想起來,嫌棄他的理由其實有點過份。他身上的味道並非是很不清潔的氣味,並非是天生難以忍受的惡臭,僅因覺得那與醫院不相配就受到厭惡,可說是種莫須有的罪名。   但是,我依然討厭他。   因此,當我接受診察時,我立刻覺得不舒服。   每當新醫師把臉靠近我時就令我作嘔,頭暈目眩之中,他削瘦的臉增加成二個、三個……   當我難以忍受而將視線移開時,   總是——   那個迷你女人總是在一旁看我。   醫師的桌上有一個插著好幾根銀色鉗子的麥芽色杯子,那女人就躲在杯子後面直直地看著我。   眼神充滿了憐憫。   ——討厭的女人。   我再度移開視線。   每當這女人出現,意識總會變得模糊起來。   等恢復清醒時,總覺得很難受,吐了好幾次。   但是我的身體狀況一年到頭都很糟,就算嘔吐也沒人會大驚小怪。不論是父親、母親,還是妹妹,都只會對我報以憐憫的眼神。   ——跟那女人一樣。   受他人同情並不愉快,誰知道他們的關懷是否出自真心?我瞪著擔心我的家人。   但是這在家人眼裡,似乎也只是病狀的一環,從不放在心上。   「很難過嗎?」   「沒事吧?」   「會痛嗎?」   我沒回應,就只是瞪著他們,反而引來更多的同情。   對家人而言,我就像是腫瘤。   疼惜似地輕輕撫摸,只會讓腫瘤越長越大。   想治好腫瘤,就只有將之戳破,讓膿流出才行。   一直以來,我都如此認為。   只不過我很快就放棄採取明顯的反抗態度。放棄的原因並不是我判斷那並沒有效果,而是我開始懂事了。   性格扭曲的我,由於比別人扭曲,所以也比別人更早發現這個道理。因此我在不知不覺間,不,我相當早就變成一個好孩子。   我想,在他人眼裡,我應該是個沒什麼野心,也不怎麼可愛的孩子。   在成為好孩子之後,周遭對我的同情更多了。但是我開始懂得感謝而非採取反抗態度,因為我已經理解了——家人對待我的態度非常正當——不,應該說帶著真正愛情,我不該厭惡他們的愛情。但是——   但這並不是因為我由衷對父母親的愛情感動。一般人總是能直覺地感受自己受到別人的關懷,但是我卻只能作為一種常識來理解,如同由透過學習得到知識一般。   因此……   道理上雖然懂,卻無法親身感受到親情的溫暖;對我而言,愛情不過只是無法充飢的畫餅罷了。   或許就是因為如此——在我的內部,如今依然確實地留有過去性格扭曲的部份。   人們就在不斷隱藏不合世間常識的想法,將之塞進腦子深處的過程中成長;而我,同樣也在將不合常理的想法封印在內心後,總算跟上世人的腳步。   我變得越來越膨脹。   我總是在想,自己若是能早點破裂該有多好。   不久——那個迷你女人不再出現於我的面前。隨著成長,我告別了兒童時代,同時也忘記了她。   不對——是變得無法想起了。   或者只是——並非那女人不再出現,而是成長的我對那女人視而不見罷了。   我覺得這不無可能。   那個迷你女人或許一直都在我的身邊,躲在器物的陰影,偷偷監視我。   肯定如此。   那個女人卑鄙地躲在床的背後、洗手台的旁邊、時鐘上面,毫無意義地對我報以憐憫的眼神。之所以沒有察覺,是因為在家人的憐憫眼神下,我早就變得遲鈍。   證據就是,我時常感覺到頸子背後有股冰涼的視線扎著我。   因此……   因此我一向不敢突然轉身或突然抬頭。   我一直對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反應感到不可思議,如今想來,多半是我在潛意識中害怕著——若是猛然回頭,或許會與那迷你女人視線相交。   因此我總是緩緩地、緩緩地行動。   雖說我本來就沒辦法活潑地迅速行動——

作者資料

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作家、妖怪研究家、藝術總監。 1963年生於日本北海道,曾在廣告公司擔任平面設計師,藝術總監。 1994年以妖怪推理小說《姑獲鳥之夏》晉身日本文壇,旋即引起各界矚目。 1996年以「百鬼夜行」系列第二作《魍魎之匣》獲得第四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大受讀者歡迎。「百鬼夜行」系列小說人物設定先鮮明,布局精彩,架構繁複。舉重若輕的書寫極具壓倒性魅力,書籍甫出版便風靡大眾,讀者群遍及各年齡層與行業。 1997年以時代小說《嗤笑伊右衛門》獲得第二十五屆泉鏡花文學獎。 2003年以時代小說《偷窺狂小平次》獲得第十六屆山本周五郎獎。 2004年以妖怪時代小說《後巷說百物語》獲得第一百三十屆直木獎。 2011年以妖怪時代小說《西巷說百物語》獲得第二十四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3年推出的《書樓弔堂 破曉》,以明治二〇年代的書店為故事舞台,是透過書本講述日本近代文化變遷的全新嘗試。

基本資料

作者: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譯者:林哲逸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京極夏彥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5-06-02 ISBN:9789865651268 城邦書號:1UH016X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