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女王事務所(下)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女王事務所(下)完

  • 作者:卷息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5-12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大陸知名言情作家——卷息,台灣最強力作! ◆代表作為《一千零一個秘密》、《疏影江樓月》、《這該死的的情書》 ◆《黑館》甜心畫師Mai.E插刀繪製 我能代你解決所有煩惱, 但我的呢……? 即使是攻無不克的A級代理師, 是否也無法挽回背道而馳漸行漸遠的愛情? 基於職業道德,杜月白仍然堅持假扮廖澤的未婚妻, 正當情勢大好、就快能功成身退之際, 徐沛然卻突然現身,回到廖家意欲奪回家業! 感情、事業、代理剪不斷理還亂之餘, 最大對頭金格鈴不甘曾敗於杜月白,居然又橫刀添亂, 以杜月白的祕密作為要脅,打定主意狠狠報復! 原已滿盤皆輸的人生棋局,甚至被一舉掀翻—— 「呵呵,妳真的愛徐沛然嗎?這場感情不也只是樁代理案?」

內文試閱

  下午四點三十分,徐沛然回到自己的家。離原本預定的一個月早了整整一個禮拜。   他的右手上還纏著一圈圈的繃帶,左手放下行李掏出鑰匙。在開門的時候徐沛然遲疑了一下。   鑰匙叮叮噹當,在空蕩蕩的走廊裡發出悠長岑寂的迴響。   推開門,從布窗簾透射出的陽光,把空氣裡幽幽飄飛的灰塵照得雪白,徐沛然禁不住咳嗽幾聲。   所有的窗門都緊閉著屋子裡的空氣沉悶滯澀,沒有隨手脫下的衣服淩亂地丟在沙發上,陽臺上空空的沒有洗漱的衣物,洗手間的毛巾和牙刷都幹幹的。   他把鑰匙輕輕放在桌子上,帶起了桌子上淺淺的灰塵。摩挲著指尖的灰漬,徐沛然的心微微一緊。   和他上次回來時的樣子差不多。屋子的每一個角落每一樣物品都明白無誤地說著一個事實:沒有人住。他不是瞎子。又怎能不讓人懷疑呢?可是之前杜月白卻對這件事隻字未提。   所以,他第一時間打了電話給她。   電話裡的她除了一點點的吃驚,聽不出一點異樣,也沒有向她坦白任何事情。   他差一點就問出口了。   可是他沒有,隔著電話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不想給她製造藉口的餘地,寧願面對面研判她給的答案。   他忍不住想,那個有一點狡猾有一點慵懶,做什麼都從從容容,像貓兒一樣的女人,怎麼會犯如此愚蠢的錯誤呢?是低估了他的智商,還是根本不在意他的發現呢?   徐沛然沒有停留片刻就換上了禮服搭上了計程車。他本來就是回來參加新泰廣場的開業典禮,以設計所代表的身份出席。雖然不打算在會場上停滯多久,但他更加沒法子讓自己做個等待著,幹耗在屋子裡咀嚼內心的猜忌和忐忑。   萬萬也沒有想到,他想要的答案就在慶典會場。   這些天杜月白不再給他打電話,在他無視了開頭幾通電話後,但是每天一條短信,報備一下自己的生活。   內容裡不涉及她的代理工作,全是吃了些什麼看了什麼笑話那樣沒營養的內容,然後末了撫上一句:要照顧好自己。   過去這種話,杜月白都稱之為又噁心又白癡。   「難道說一句『小心點』、『好好照顧自己』、『多注意健康啦』,就真的會為了對方而做?這明明是自己的事嘛,要做的自然會做,自己控制不了的一樣控制不了。」杜月白曾經從他的懷裡掙出來,比手畫腳表達自己的困惑。   「這只是表達關心的手段。愛你的人自然會重視你的話,過馬路的時候想到你的話放慢一點腳步,應酬的時候想到你的話不勉強硬撐自己。不要小看這一句話的力量。」   「可是感覺這種關心好廉價。隨口一句就有了,哪知道有多少真心。」杜月白也只是哼了一聲,表達不屑。   而現在杜月白就表達著她曾經不屑的「廉價」關心。   徐沛然也開始認同杜月白,這樣虛無飄渺的話語的確承不起試煉真心的力量。   徐沛然脫下外套,卷起衣袖,開始房間的清掃。   等到將一切收拾好了,他打開冰箱,不意外地發現除了罐頭,雞蛋和幾根蔥,什麼也沒有。   換做往常徐沛然可以從從容容地給自己來一盤蛋炒飯。過去的幾年裡,他一直只是這樣做一個人的飯量,一個人佔據空空的餐桌,打開電視作為背景音把孤獨和寂寞當做配菜咀嚼下飯,吃晚飯後再洗一兩個碗就搞定一切。   可是自從杜月白搬來以後,面對這樣簡單的事情,徐沛然都不能習以為常了。   那天杜月白站在天橋上樂呵呵地說:「所以啊,只有你養我了。」那樣沒心沒肺的話,卻瞬間充盈了他空虛的內心。   能被一個人全心全意地信賴、倚靠,對他而言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幸福。   徐沛然重新換上鞋子,打算到附近的館子隨便打發一頓,卻在樓道外發現了可疑的人影。在下樓的時候,就看到窗戶外有個男生朝樓宇張望了下。等到他走出大樓,和那男生撞個正著,對方吃了一驚,退了一步,直愣愣瞪著他。   徐沛然擰起眉頭,「你找哪家?」   「我,我是等朋友。」   「幾樓幾座?」   「我想沒必要告訴你吧。」   徐沛然盯著這個男生看了幾秒鐘,一張乾淨無害的娃娃臉頂著毛茸茸的頭髮,架著一副呆板的眼鏡,穿著乾淨的棉質襯衫,十足十的學生氣。在徐沛然的注視中,目光有些跳躍閃躲,但看上去並不像是壞人。   徐沛然想了想,還是放棄了盤問。   他單手緊了緊身上的外套,雙手插進口袋,剛走了幾部,剛才那個男生突然跑到他的前頭,「請等一下。啊,你的手受傷了?要緊麼?」   他的手受傷了和他有什麼關係?徐沛然停下腳步看著眼前這個古古怪怪的男生。   「其實,其實我就是找你的。」他支支吾吾地說。   「我們認識?」   「不……至少,你不認識我。可是我知道你一點事情,看過你的照片,從我師父那裡。」   「你師父?」   「我的師父就是月白姐,杜月白。」   徐沛然覺得自己一定是腦殼壞掉了。   難得出差回來有休假,不把勞累的身體丟給柔軟的大床,讓受傷不久的手得到充分的休息,卻大清早的坐到這裡來,看一個陌生男生的傻瓜行徑,還要接受來往男女的審視與打量。   徐沛然看著頭頂「千人相親大會」的紅色橫幅,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鏡,朝一個剛要靠上來的大媽抬了抬沒受傷的左手,手腕上綁著一條藍色的絲帶。   那是非單身的標誌。   「真是,不是單身來什麼相親會。」大媽不高興地嘀嘀咕咕,手中攥著一打女兒的相親簡歷,顯然沒有找到多少滿意的目標可以送上。   徐沛然真想回一句:那您是單身麼?   主辦方敲鑼打鼓說的什麼幾千男女,盛況空前,其實就只有一半的數位,這一半的數位裡只有適齡未婚男性和適齡未婚女性的比例是1:8,剩下一半全是為兒女婚事急壞了的家屬,越俎代庖,親身上陣。   也著實讓人唏噓。   因此徐沛然這樣一看就知道是青年才俊的人物,即便只是安靜坐在會場一角,也是極為惹眼的。他已經記不清,從他坐下的二十分鐘裡他到底舉了幾次手腕,也許他應該把絲帶直接掛在脖子上,即便會像項圈一樣可笑,也省得他像個在嘈雜會場中只會比禁止的交通警察。   徐沛然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完全是因為台中間正高舉著「代徵婚」的男孩子。   陳澄坦白說:「其實是月白姐請我每天來這裡看一下,她怕你回來不告訴她,說如果發現住所裡的燈亮了,就立刻告訴她。」   「那你現在是想拖住我直到她來麼?」   「不是。我已經告訴月白姐了,但是……」在初時的驚訝後,電話那頭的杜月白又蔫了回去,說話輕描淡寫,一點沒有來的意思。   「但是什麼?你也是代理師吧?你的任務不是到此為止了麼,還有其他什麼嗎?」   「代理守則上雖然說委託人讓你做到C,就只做到C,不過月白姐通常就直奔G去了。雖然月白姐做事常常出格,不按規矩出牌,但是不可否認她是非常非常出色的代理師。無論是委託人,丁總,燕姐,還是其他代理師,他們都能認同。」   徐沛然耐心等著這個有點笨拙的男生說出他真實的意圖。   「雖然月白姐沒說你們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好像是因為月白姐私自做代理師的這件事讓你不高興了。一直以來也都是月白姐替我解決麻煩,而我通常只有拖後腿的份。現在難得我也能有機會幫上她的忙,換她來委託我,我也希望把這件事做到最好,成為月白姐那樣的代理師,所以……」   「所以,我想讓你多瞭解一點代理師的工作,」陳澄把頭昂起,連同自己的勇氣,「徐先生你願不願意來看我明天的工作?」   也許是當當時的眼神太過懇切,也許是因為徐沛然也想知道杜月白到底在做些什麼,徐沛然就稀裡糊塗答應了下來,卻萬萬沒想到陳澄的工作地點是這裡。   什麼相親大會,簡直就是招聘會,哪人多久往哪鑽,還有人自搭場子賣吆喝。看到年輕小夥就逮著不放,妥妥的稀有優質男,一排座位裡一個男生傻愣愣對著七八個排隊的女生。   現在陳澄就拿著一塊自製的徵婚啟事牌子,牌子上寫:劉先生,男,33歲,會計師,樣貌端正,身高180米,體重68KG,有房無車,性格溫厚善良,善做家務,無不良嗜好,有一個14歲的妹妹需要撫養。他穿著卡通人物輕鬆熊的套裝,頂著頭套,就這麼高舉著往臺上一站,不時蹦蹦跳跳吸引來往的人群,這胖熊的腦袋搖搖欲墜隨時要掉下來的樣子,陳澄不時需要用軟綿綿的爪子付扶一下腦袋,他的後背已被汗水浸得濕漉漉一片。   滑稽透頂。   可是即便這樣吸引眼球,多少人頻頻回頭駐足,嘻嘻哈哈笑出聲音,也有意詢問的人也乏善可陳。只有偶爾幾個小姑娘好奇地探問一下輕鬆熊裡面到底是不是本人。   問題就出在最後一句話:一個14歲的妹妹需要撫養。   一個32歲的男人,沒有父母,反倒有個差了那麼多歲的小妹妹要獨自撫養,讓人腦海裡勾畫出多少曲折坎坷可憐兮兮的故事,然後蓋上鮮紅的「包袱」大印章。   徐沛然瞥了瞥陳澄的身旁,那個穿著紫羅蘭喇叭裙的小姑娘就是啟示裡寫的14歲妹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年輕的女子一個個靠近,又一個個掉頭離開,眼中掩不住地失望。   陳澄放下牌子摘下頭套,原本蓬蓬的毛頭黏濕成一縷一縷地貼在頭皮上,很不舒服。他抓了抓頭,抹掉臉上的汗,拿起一邊的礦泉水瓶,「思穎妹妹,我想還是把牌子上最後一句去掉吧。」之前陳澄就如此建議過了,可是小姑娘並不同意。現在有一個上午的映證,希望小姑娘能開點竅。   偏小姑娘就是不領情,一撅嘴一扭頭,「為什麼要刪,這本來就是事實。」   「對,這話沒錯。可是沒必要現在就大張旗鼓說出來啊,等有合適的女孩子和你大哥交往一陣子了,男未婚女未嫁,到時候再說也不遲啊。」   「萬一對方不接受呢?那我大哥不就是白忙一場,我大哥可忙得很,浪費不起這個時間。」   一旁聽著的徐沛然擰了擰眉頭。如果不是陳澄之前有透露過這個代理案的背景,徐沛然會誤以為她大哥自己老婆找不到,還眼高於頂挑三揀四又沒有膽魄,連來個相親會都要找人代理。   而事實上,她的大哥根本沒打算來相親會,全是這個小妮子自作主張,以哥哥的名義偷偷報名了相親大會。   陳澄蹲下身說:「就是因為你哥太忙,所以才不找女朋友?」   小姑娘扁扁嘴吧,「是啊,不然我哥那麼優秀,Z大碩士畢業,又燒得一手好菜,怎麼會找不到女朋友。」   「如果他連找的時間都沒有,何況談戀愛的時間了。我建議你不要自作主張。」   小姑娘雙手叉腰,「什麼自作主張,我哥都是為了我們,才會沒時間沒精力談戀愛的,現在好不容易有點起色,我這個做妹妹的自然要幫他。」小姑娘說著說著握了握拳頭。她的大哥每天加班加點不說,還要兼顧輔導她的學業,索性小哥順利考了大學去住宿,而她自己勉勉強強能做個飯,一個禮拜裡能對付一兩頓,不用每天要大哥下班回來燒好留到第二晚。   個中緣由陳澄都知道,於是繼續耐心勸說:「我知道你是為你大哥好。可是你不明白,來這裡相親的小姑娘雖然勇敢走進了相親會場,可是不代表她們會當著大家的面自降身價。你自己看看啟示裡寫了些什麼,有特別讓人動心的地方麼?有那些女孩子優秀很多麼?這人沒有來,照片也沒有,你說她們會怎麼想?」   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陳澄已經比以前更懂得人情世故,懂得察言觀色,見小姑娘面上還是不動搖,陳澄決定下點狠招。   「她們為什麼不來?還不是因為你。這話擺明瞭就是要找免費老媽子,她們對你哥什麼都不瞭解,哪一個會送上門啊。」 什麼都不付出,就想再相親會上找個從天而降的親善天使,漂亮懂事夠寬容,照顧弟妹不愛錢,哪有那麼好的事。   「誰說要找免費老媽子了?」   「你敢說你沒這想法?」   小姑娘在陳澄銳利的眼神中低下頭。   「我,我是只是不想再給大哥增添負擔,如果找的還是那些不靠譜的女孩子,大哥只會一遍遍地失望……」就像之前大哥交往的對象,大哥很喜歡,可是對方父母一聽大哥家裡沒有長輩,還要照顧兩個小的,立刻勒令自家女兒切斷來往。大哥嘴上沒有說什麼,可是她知道大哥心裡很受傷。看了多少年他在廚房裡獨自忙碌的背影,突然就落寞孤寂得想讓人落淚。   所以,她才會學著自己做飯燒菜。不過景況實在不怎麼如意。   炒個菜像垃圾焚化,煮個粥像泡沫大戰。   她早就準備了一肚子的問題要考驗那些相親女,那些過了牌子第一關的,也差不多都被她的問題給嚇退了,厚厚的粉蓋不住僵硬的笑容。   看小姑娘略受傷的眼神,陳澄的態度不由得軟化,「思穎妹妹,你心疼大哥是好,可是我覺得你大哥是個既優秀又堅強的男人,都能一個人手把手把你們拉扯到那麼大了,還怕什麼呢?幾次女人的回絕算不得什麼。何況,你大哥這麼好,總有人會識貨的。不過首先得有人來看貨。」   小姑娘朝陳澄瞪了一眼,「你居然說我大哥是貨物。」   陳澄不好意思地摸摸頭,「是是是,是我說錯了。怎麼樣,改麼?」   小姑娘遲疑一下,點了點頭。   陳澄如釋重負。   他忍不住朝徐沛然的方向看了看,向他微微一笑。   徐沛然依然面無表情,沒有對他的努力表達出任何情緒。   陳澄振了振精神,朝小姑娘說:「其實,我想這塊牌子可以這樣改改。」   新的牌子很快豎起來——   他可以為你洗手作羹湯——做菜一級棒!(中餐西餐樣樣精通)   他可以為家庭理財——是個會計師!(G大經濟學碩士畢業,精英上班族)   他疼愛孩子——會是個好爸爸!(坐擁學區房,擇校不用愁。)   他高大英挺——不怕帶不出!(180身高,68KG,標準身材)   ——幫我尊敬的人,誠尋可以牽手一生的伴侶。   這一回陳澄脫去了嘩眾取寵的卡通衣服,像個認真的衛兵一樣舉著牌子,用真誠的笑容迎接每一雙探詢的目光。   明明是差不多的內容,一切實事求是,陳澄這邊的人氣卻大漲,人們停下腳步後不再匆匆而去,而是認真地向他詢問交流。   一張一個半小時候後,他們終於有了點收穫。看著桌子的資料猶如一本書那麼厚,小姑娘禁不住熱烈地歡呼起來。   陳澄也一樣被感染了喜悅,他哼著小調收拾著道具,任晶亮的汗水懸掛在鬢角。   「這就是你要我看的工作麼?」徐沛然不以為然地跟著起身。

作者資料

卷息

筆名本意為「掩卷歎息,千日不絕」,本職工作HR,閒暇裡關起門來一手碼字,一手塗鴉,興趣所致,共同分享身邊的美好與浪漫。長篇已出版作品包括《一千零一個秘密》、《疏影江樓月》、《妄情醉》,短篇見於言情類、魔幻類雜誌。

基本資料

作者:卷息 繪者:Mai.E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5-05-12 ISBN:9789571059334 城邦書號:SPB4502328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