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女王事務所(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女王事務所(上)

  • 作者:卷息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1-07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大陸知名言情作家——卷息,台灣最強力作! ◆代表作為《一千零一個秘密》、《疏影江樓月》、《這該死的的情書》 ◆《黑館》甜心畫師Mai.E插刀繪製 ◆首刷限定:人心難測有千面4K海報! 不敢唱歌表白?不敢潑湯分手? 免驚,請讓我為您服務! 歡迎光臨9998事務所—— 記住!沒有什麼我們不能代理。 (違法、悖常除外,謝謝。) 萬事減二,這就是9998的由來。 杜月白,9998事務所私人代理師, 專司負責人們的「三不事」——不會做、不便做、不願做, 下至代採買、代出遊、代考試, 上至代表白、代談判、代相親, 甚至代惡整劣質劈腿男、代與黑心婆婆大鬥法, 上山下海,無所不包! 然而,人生大小事真的樣樣都能代理? 工作可以代理,玩樂可以代理, 成功可以代理,失敗可以代理, 但是……愛呢? 「我委託妳——代理我,愛上他。」

內文試閱

  勁爆消息!現場連線!   一場真人分手談判火爆上演,千萬不要錯過了!就在你前方十點鐘方向,Please餐廳的第三間包房,悄悄地,小心翼翼地推開包廂門一點點就能看到,雅致的餐桌前面對面坐著一對。一個白裙一個黑衣,一個美豔一個英氣,一個是年輕的女性——還有一個,呃,還是女性?她此刻正念著分手的告別辭:「很感謝你陪伴我一起走過的這段時光,不管好的壞的,都已經成為我人生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不過既然要分手,那麼就該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些都是你送給我的,我就放在這裡了,如果你需要收回。」   杜月白從紙袋裡掏出四個盒子和一個用塑膠袋套著的花盆,推到桌子中央,慢條斯理地啜一口極地冰藍。再看坐在她正對方的人,面孔漲紅得可以媲美她耳邊晃蕩著的紅寶石耳墜,被低胸緊身套裝緊緊束縛的胸口上下起伏,戴著一圈亮晃晃戒指的手指捏著骨瓷杯,不停地顫抖。   生怕閃花了眼的杜月白在咖啡廳裡架上墨鏡,接續剛才的話:「至於我送給你的那些禮物,如果你願意,就留作紀念吧。真心祝福你找到真正可以讓你倚靠的避風港。勿想念,勿再見。我們,好聚好散。」   啪!   隨著一聲拍桌聲,桌子抖動,餐盤跳舞,咖啡匙沖出重圍,鏗地落地。   「你你……」   「以上,」杜月白把一封信推到對方面前,「就是陸先生委託我向胡小姐轉達的話,如果胡小姐覺得有必要,還可以自己看一下下,一字不落。」   「混蛋!他為什麼不自己來?」又是一記地動山搖。   「陸先生正在回老家的路上,實在分身乏術,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該如何向胡小姐啟齒。這些話讓他當面告訴你,實在——太難了,所以他作出了這個艱難的決定,委託我代為傳達他的心意,就是這樣。」杜月白說完,按下了包裡錄音筆的停止鍵,約會已赴,話已傳達,有證有據,她可以順利交差了。   「他竟然回澳洲了?」   「不,他回老鄉澳門了,我看挺正大光明的。」   「澳門?你是說……他、他一直騙我?他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胡小姐瞪大著眼,口中喋喋不休,渾身抖個不停,看得出是在清醒與崩潰的角力中奮力掙扎。    「有道是合則來不合則散,胡小姐看開些,何況一個欺騙你的人,還留戀什麼。」   「太過分了,嗚嗚……太、太……」胡小姐哇啦一聲,鼻涕眼淚瞬間決堤,以排山倒海之勢,濃糊了她黑黑的睫毛膏和藍陰陰的眼影。   杜月白站起來,輕咳一聲:「節哀。」面上雖然淡淡的,語聲是真誠的。   「我說的是你!」胡小姐突然操起咖啡杯,往杜月白身上就是一潑。   杜月白頭一歪,身一偏,輕輕鬆松躲過那一瀑濃郁的,香醇的,飛濺的,咖啡色的摩卡咖啡。   輕車熟路。   很可惜,一不長眼的侍應生恰巧錯進了他們的包廂,恰巧手裡還托著個滿載蛋撻和義大利面的金屬餐盤。杜月白還來不及得意, 哐當一聲,醬飛蛋走。   好吧,人有失手馬有失蹄。   大意失荊州的杜月白,一邊揉著額角,一邊撚下頭髮上黏糊糊的肉醬,耳邊還要忍受胡小姐掛著眼淚鼻涕的破口大駡:「你傷天害理,你助紂為虐!你也是女人,居然還幫著那些壞男人做這種事!你不是女人!不,你跟被不配做人!這就是報應……」   後面的話在此予以省略,並不是胡小姐氣憤到說不下去,也不是胡言亂語到無法用語言組織,而是杜月白的大腦對後面的話自動予以消音。她能做得只有這些了,安慰什麼的,絕後患什麼的都不在她的工作範圍內。她在盤算的是她身上的銀灰色套裝洗衣費和折損價,應該可以一併算在那位陸先生身上,畢竟這衣服還是公司所有物。   杜月白只看到胡小姐朝她臉孔一指,重重地哼哼兩聲,踩著七寸高跟鞋,一扭一扭地走出了包廂,走之前還不忘抄走了桌上的盒子和塑膠袋,當然,那封信不在其中。   杜月白丟開吸管,一口飲盡剩下半杯極地冰藍,把錢塞給還在忙不迭道歉的侍應生,從皮包裡掏出一本記事本。翻開記事本的扉頁,標題列上寫著「廢白白的代理師手冊」。翻到第31頁,杜月白在第187條「在Please餐廳內品嘗一次招牌極地冰藍」前,輕輕打了個勾。   目標,完成。   你有沒有聽過私人代理師?   打官司會找訴訟代理,創業公司會找註冊代理,生活中還有許多事都希望有別人替你代理完成。   那些不會做的,不便做的,不願做的。   而這些可以交由代理師完成。   9998事務所就是一家可以提供各項代理業務的公司。   來做代理師的動機各有不同,有的是天性樂於助人樂於奉獻的,有的是生性冒險不願拘束的,有的是樂於窺探人性窺探隱私的,還有杜月白這樣的,是為了成為作家體驗人生的。   她,杜月白,二十二歲,政治系大四學生,是為了在成為作家前積累素材體驗人生,加入了兼職私人代理師的隊伍。   9998的廣告口號就是:   沒有什麼我們不可以代理!   下麵附注一行小字:違法悖常除外,謝謝。   萬事減二,這就是9998名字的由來。   雖然他們公司也不乏律師、金融家、會計、教師、翻譯等等行業的兼職代理師,但事實上商業上的專業代理工作不會找上他們,他們代理的通常是更私人、更生活、更棘手、更不為外人道的一些事。   比如,某位領導怠忽職守、騷擾同事,某女下屬不便出面舉報的,他們代為進行匿名技術舉報。   比如,對於那些不想鬧到檯面上的調解談判,他們提供法律、提供知識、提供面目猙獰、孔武有力的彪形大漢。   比如,某成功男士忙著做空中飛人,顧不上給他1-5號女朋友送花送禮的,他們可以成為分身,挨個上門服務。   又比如,剛才開場的代理分手。   不過最近的代理分手業務可是直線下滑,網上一夜之間分手仲介遍地開花,專職專幹,最低報價只有50元,他們9998可不打算在這塊蛋糕上爭得頭破血流。   聽起來好像有點暗矬矬的,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感覺?   反正杜月白不覺得這份工作有什麼不好,他們價錢公道,誠信可靠,針對個人全面打造代理方案,旨在為對方排憂解難;他們也有代人表白、代弱勢群體談判、代陪伴老人、代尋找失蹤愛貓一大把陽光愛心事業好吧!他們只負責代理他們人生當中的一小段,之後的事情還是要他們自己解決。凡是只要對得起良心就好。   今天又輪到杜月白當值。她紮著麻花辮,蹬著白球鞋,背著大書包,哼哼唧唧地蹦進商務大樓裡,在一干忙忙碌碌進進出出的辦公白領中顯得那麼不同。   她的代理公司就在這幢商務樓的第十七層,打開某某文化演藝公司的大門,三轉五轉,最裡頭的那三間麻雀大小的辦公室就是屬於她們9998代理的。   「小白你來了啊!」杜月白前腳剛跨進前臺,一個中年男子就蹦了出來一把攔住杜月白,嚇了杜月白一跳。   她瞅瞅前臺小姐,前臺小姐瞅瞅監控探頭。   杜月白滿頭黑線。真是!裝這個就為了堵她?   「我說月白啊……」   杜月白搶先說:「陳總你不用說了,我還是那個態度。」   陳總搓著雙手,滿臉笑容可掬,「這次不一樣哦,現在有一個知名品牌電動車廣告,要物色合適的新人哦,我立刻想到你,你不知道你多麼得合適!」   杜月白不為所動,繼續往裡頭走。   「還有兩部大戲哦,由我們推薦演員,最頂級的張導和陳導!」陳總還不死心,「小白你真得很有當演員的潛質啊,不入這行太可惜了,我相信假以時日一定會大紅大紫,當然是在我們公司的包裝下,不要再跟著丁瘌痢做什麼永遠不冒頭的代理了……」   「陳、大、頭!」   杜月白不用抬頭也知道是誰,她光亮可鑒——不,應該是光亮可「愛」的丁大老闆,9998的當家人。   「不找我們家小白你會死啊!」   陳總立刻予以回擊:「誰叫你霸著小白不讓她到我們這來,你知道這是多麼暴殄天物的行為!」   兩個大男人就跟小孩似地在走廊裡吵開了。   真是的,他們兩個不都是這兩家公司的老闆嗎?只不過目前分工不同,搞得跟對手似的。杜月白扶著額頭,快速閃進辦公室,把門關上。她把大書包往辦公桌上一甩,一屁股坐倒在軟綿綿的沙發上。   片刻後,從戰場上凱旋歸來的丁總屁顛屁顛奉著熱茶湊過來。   「我說小白啊,聽說你今天畢業答辯。」   「是啊。」杜月白掀開眼皮,她的大老闆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而立之年、年輕有為,如果不是發跡線高了那麼一點,額前的那片光亮遼闊了那麼一點,相信會有更多的女孩子趨之若鶩。   「結果怎麼樣啊?」   「好,非常好。」杜月白捧著杯子,咕嘟咕嘟喝下大半。   「就知道我們小白了不起,畢業論文怎麼難得倒你呢?輕輕鬆松就拿下個『優秀』哦。」丁總竭盡發揮著自己的馬屁功。   杜月白小眼一斜,「我什麼時候說我拿了『優秀』?我要是拿了優秀,還必須到學校裡三堂會審,到時候誰幫你去辦事?虧我削尖了腦袋去得個『良好』。」   丁總這眼立馬比額頭還鋥亮,「我們小白果然是處處為我、為公司考慮啊,我真是太……太……感動了。」   「少廢話了,直接入正題。」杜月白仰頭往沙發上一靠,公司的化妝師燕姐挪過凳子,打開化妝箱,就著杜月白的臉開始塗塗抹抹。   「呵呵,我說小白啊,再過一個月你就畢業了,你到底考慮好沒,關於轉正的事?」做他們這行的,最好就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杜月白同學雖然還沒到這個份上,但也可以算得上十項全能,這年頭真要十八般武藝早就直奔「錢途」了,哪會窩在他們這種小公司小行業裡。如今,小白同學面臨畢業,他怎麼能不好好把握呢?   杜月白半張開眼,不過卻是對燕姐,「我待會兒要去砸人招牌,最好化得連我親娘也認不出來。」   燕姐呵呵一笑,應了聲「是」。   「公司現在開始準備全面擴展工作版圖,全面實行網路行銷,各項代理業務大包大攬,與時俱進,情感代理這塊首當其衝,所以亟待小白你這樣的人才長期坐鎮……」丁總還在那叭啦叭啦,不停為自己為公司爭取籌碼,看著倒在沙發上的杜月白,仿佛是一棵搖錢樹在他面前搖曳生輝。   半個小時後,鏡子裡換了一位濃妝豔抹的摩登女,濃眉大眼長睫毛,唇紅齒白BOBO頭,外加一身短款紅色旗袍,把美人的身材勾勒得想入非非。   很好,非常好。   杜月白臭美了好一會兒,才從鏡子前轉開,攬住燕姐的肩膀用力拍著,「燕姐,我發現你的技術越來越好了。」   「少貧嘴。」燕姐推開她的腦袋。   「我說真的啊。」 怎麼瞧怎麼覺得與PS有一拼。   「喂喂喂,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丁總怨懟地看著杜月白,「好歹給我個哼哼啊。」他這個老闆當得容易嘛!   杜月白拍拍丁總的肩膀,「我很認真地想過了,不過,沒想出結果。」   「姑媽媽誒,你耍人是不?」   「哪有,我這個專業,還真是前途未卜,前路漫漫。總之呢,我暫時還沒有從代理界退休的打算,就算不做正職,兼職還是可以繼續滴。」杜月白又補了三個重重的拍肩。   杜月白換上淑女款的皮鞋,「那我就出發了,去完成今天的工作。」   「等等,你先見個人。」   杜月白眨眨眼,眼睫上的睫毛膏厚厚的黏黏的,讓她不是很適應。   「公司裡來了新人。」丁總神奇地從背後變出個大活人,屬性男,一米七多一點的個頭,長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鼻樑上架一副圓圓的眼鏡,穿著連帽外套和牛仔褲,分明還是個高中生。   他們代理界的確是什麼年齡什麼層次的人都需要,只要不是非法雇傭童工就行。   「來,你自我介紹下。」   那男生立刻畢恭畢敬地鞠了個躬,柔軟的頭髮垂落下來,「我叫陳澄,前一個是耳東陳,後一個是澄澈的澄,我是來這裡參加實踐的,以後還有許多地方要向月白姐學習的。」他緩緩起身,一對上杜月白的臉,還禁不住臉紅一番。   「社會……實踐?」在這裡?杜月白挑挑眉,他們丁大老闆到底是哪找來的這傢伙?各種青蔥粉嫩,唇紅齒白,好想……呃,讓人捏一把。   丁總給一個就是這麼回事的表情算是回應。   杜月白微笑點頭,算是見過新人,不過這丁總的一句話,讓杜月白大跌眼鏡——如果她此刻戴著眼鏡的話。   「月白,今天的工作你帶他一起去吧。」   「我,帶他?」   「是啊,新人嘛,總要循序漸進一步步學嘛。」   杜月白睨著丁總,代排隊、代聊天……他們的學習之路不都是從簡單、瑣碎的事件中一步步過來的嗎?什麼時候培養新人改成帶教幫困機制了?   丁總把杜月白拉到一邊,小聲地說:「你知道這七夕就快到了,我們公司招牌的代理男朋友眼下可缺得緊,這一眨眼就是七夕,再一眨眼是光棍節,馬上又到明年情人節。這可是個根正苗紅的好胚子,現在是我的重點培養對象,再說你今天這任務很艱巨,有他陪著你,也可以保駕護航嘛。」   「你確定是他替我保駕護航,不是由我來英雄救美?」   「誒誒,這個就是你看人眼光不准了,人家可只比你小五個月,早就拿到了駕照,還是體育特長生咧。」   杜月白瞪了瞪眼,朝陳澄上下打量一番。   還真是——看、不、出。   「好啦,我把我的愛車出借,讓陳澄送你過去,那麼就這樣愉快地決定了!」丁總一拍板,把陳澄打包樣地甩給了杜月白,連同車鑰匙,開門,送客,關門,隔著門板叫著:「祝一帆風順,see you!」

作者資料

卷息

筆名本意為「掩卷歎息,千日不絕」,本職工作HR,閒暇裡關起門來一手碼字,一手塗鴉,興趣所致,共同分享身邊的美好與浪漫。長篇已出版作品包括《一千零一個秘密》、《疏影江樓月》、《妄情醉》,短篇見於言情類、魔幻類雜誌。

基本資料

作者:卷息 繪者:Mai.E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5-01-07 ISBN:9789571058269 城邦書號:SPB4502328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尖端、小光點出版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