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加碼最後一天
目前位置: > > >
愛的69種玩法III:微醺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讀書花園5星級讀書會,全面5折

內容簡介

◆比「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系列更大膽奔放 ◆致命熾熱的性感系列「愛的69種玩法」最終篇 ◆首部任讀者主動抉擇的情慾羅曼史.令讀者難以取捨的多種魅惑結局 ◆《羅曼史時報書評》、《圖書館期刊》、《出版家周報》一致驚豔 ◆讀者驚嘆:「這是一部令人錯覺自己一口氣讀完好幾本書的精采系列!」 本系列共三部曲,皆為互動式小說,每本書不止一個結局, 讀者可以隨著情節發展,與女主角一起為接下來的浪漫約會進行選擇。 每一個選擇都會導向完全不同的故事, 在此過程中,讀者將發現:「選擇」似乎帶來比閱讀小說本身更多的驚喜。 她原只打算與姊妹小酌,卻意外墜入令人心蕩神馳的夜色深處。 她環視周遭,知道這個漫漫長夜注定令她永生難忘。 最困難的,莫過於先挑選出共享浪漫夜色的對象…… ◎如果她選擇年輕酒保 酒保沙維身穿襯衫,擁有耀眼微笑,身上彷彿匯聚整間酒吧的女性目光。她不敢對他主動的眼神多作遐想,但在意外被飲料濺濕、沙維帶她到小房間盥洗後,她開始懷疑,所有看似不經意的碰觸與話語,似乎都隱藏著熱烈的慾望…… ◎如果她選擇瀟灑熟男 當一身筆挺的邁爾辛走近,將她從騷擾的酒客手中救出來,她立刻傾倒於他身上那股成熟男性的氣息。他們意外共享一頓美味消夜,聊得難分難捨,她卻無意中發現,眼前這位男子,竟是她好友平日抱怨連連的上司…… ◎如果她選擇時尚攝影師 她早就注意到時尚攝影師傑恩,眾人簇擁的他竟主動走來提出邀約,問她是否願意擔任他的攝影模特兒。她忐忑不安地隨他回到攝影工作室,卻在傑恩的鏡頭之下徹底解放。而他們之間的情慾流動,似乎也一觸即發…… 今晚是危險的禁忌之夜? 還是令人震顫的情慾之旅? 請聽從內心的渴望,放手抉擇…… 【媒體、讀者一致為之心蕩神馳】 「對於那些喜愛把自己想像成主角的讀者,這本書絕對適合妳!」 ——《羅曼史時報書評》 「這本書是一時之選!適合剛接觸這種書籍類型的讀者!」 ——《圖書館期刊》 「每次的邂逅都性感撩人又令人滿足!那些慾望奔騰的時刻熱力十足!」 ——《出版家周報》 「我從沒讀過這種類型的書!我非常喜歡在書中能夠自由選擇妳想去的地方,它讓我樂在其中。在情慾描寫中又帶著些趣味小轉折,絕對適合每位想在生活中增添些許幻想的女人!」 ——亞馬遜讀者crystal yelton 「這本書讓妳選擇自己的幻想。妳會讀到某段情節,接著就要選出妳想走的路。換言之,這本書的走向會由妳決定,妳可以隨時往回翻,換條路走,或在讀完之後換個方法再讀一次,這個故事就會有數種不同結局!這真的很好玩,我用不同方法讀了幾次,有些情節很幽默,有些情節則浪漫又火辣!」 ——亞馬遜讀者Cassy Witthar 「這本書比《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更魅惑、更致命。因為,我有好多男主角可以選,每一個都令我深深著迷!」 ——24歲女學生H 「我每次都必須在四下無人時看這本書,因為每一頁都火辣得令我不自覺泛起微笑……」 ——28歲上班族女子D 「每天晚上我都趁我丈夫洗澡時偷偷看這本書,短短數十分鐘就能讓我渾身輕飄飄,彷彿歷經一場激烈浪漫的豔遇,然後我就能一夜好眠……」 ——32歲家庭主婦B 「一買到書我就花數十分鐘讀完一遍,結局還算令人滿意,但我認為或許還有更好的選擇,於是立刻決定讀第二遍。這次,我要選不同的路走!」 ——30歲自由業女子K

內文試閱

  (說明:本系列為互動式小說,全書不止一個結局,讀者可以隨著情節發展,與女主角一起為接下來的浪漫約會進行選擇。每一個選擇都會導向完全不同的故事,讀者將發現:「選擇」帶來比閱讀小說本身更多的驚喜。)   每個女人心裡都有數,妳不能對一條底褲期待太高。如果妳想讓自己看來火辣又性感,勢必要犧牲舒適度。但若妳只追求輕鬆自在,大概就不會穿太過精巧華麗的款式。有塑身需求的話,美體褲肯定是妳的好朋友,但可能會造成妳呼吸困難。   妳任由浴巾滑落在地上,一絲不掛地看向放置內衣褲的抽屜,思考著妳的選擇。妳和妳的好姊妹梅麗莎,已經講了好幾個星期要出去狠狠狂歡一晚,因此今晚可能會變得非常重要。妳看著那件貴得要命,四周以絲質緞帶鑲邊的紫色蕾絲丁字褲。妳撫過其中一條緞帶,感受那絲絨般的質地,惆悵之情油然而生,妳好久沒穿性感內褲了。   丁字褲旁邊是妳最愛的超舒適內褲。鬆緊帶沒以前那麼緊了,洗過多次後也有些褪色,但這也就是它討妳歡心的地方。   一摸到美體塑身褲,妳就忍不住自動縮小腹。它讓妳覺得自己像被塞進腸衣裡的肉,但至少小腹會看起來完美平滑。可是如果妳今晚有豔遇怎麼辦? 妳可能要借助開罐器才能把它脫掉,而且一點也不性感。不然,乾脆真空上陣吧,妳想著,臉上浮起一抹笑意。妳從來沒這麼做過。身為世界上唯一知道妳在洋裝底下什麼都沒穿的人,不是件超級誘人的事嗎?   ※如果妳選擇紫色蕾絲丁字褲,請翻至第5頁。   ※如果妳選擇舒適大內褲,請翻至第6頁。   ※如果妳選擇美體褲,請翻至第7頁。   ※如果妳選擇真空上陣,請翻至第9頁。   【妳選擇蕾絲丁字褲,抵達酒吧】   為了適應酒吧裡昏暗的光線,妳忍不住眨了幾下眼睛。背景傳來的音樂聲很輕柔,但妳的心跳卻充滿節奏,伴隨著一股開心到發顫的期待。妳一直忙於工作,好久沒有出來尋歡作樂了,妳今晚鐵了心要好好享受一下。   妳從沒來過這裡,這種時髦的名流聚會場所是妳那位好姊妹梅麗莎的主意,妳四下環顧,希望能看到她。長形的紅木吧檯沿著屋內一側延伸,一群群打扮入時的人正在雅座和桌檯間輕鬆談笑。屋內後方有個區域被紅龍圍住,一位外型有如蠻王柯南般的保鑣正杵在入口處。那裡想必是VIP包廂吧,妳應該永遠沒機會進到裡面去。   妳四下張望,但酒吧內毫無梅麗莎的蹤影,妳又沿著桌檯看去。一位坐在角落雅座的搶眼男人讓妳無法不注意他。他正和另一個男人聊得很熱絡,但吸引妳的是他身上的某種特質。他顯然比妳大幾歲,但看起來卻有喬治.克隆尼般的成熟魅力。他似乎感應到妳的視線,抬起頭來與妳四目相對,兩眼炯炯有神地盯著妳。妳的臉一紅,假裝低頭看表以便避開他的注視。已經八點過五分了,妳沒遲到,梅麗莎到底上哪去了?   妳再次仔細查看室內,接著走向吧檯,坐上一張高腳凳,背對著炯炯有神先生。妳打了個哆嗦,感覺到他幾乎快把妳的背盯出一個洞來。   「嗨,想喝點什麼?」酒保問。   妳抬起眼,被酒保的俊俏長相嚇到了,即使他看起來年輕到連賣酒都不夠格。他的肌膚完美無瑕,頭髮和眼眸的顏色就像濃縮咖啡。他穿了件簡單的白色棉質襯衫和牛仔褲,正略帶靦腆、甜甜地對妳微笑,同時將吧檯上的空罐從妳身邊清走。他轉過身,動作流暢地把空罐拋進垃圾桶,一投中的。他的白襯衫袖口捲起,露出手臂上雕像般的肌肉。妳忍不住猜測起他的年紀——大概二十一、二歲左右吧? 嗯,看來妳可以帶他見見世面。   妳不知道該點什麼。但不管怎麼說,這裡可是名流聚會之地。香檳? 雞尾酒? 馬丁尼? 接著妳想起曾看過的一個電影畫面。「一杯Prosecco氣泡酒,麻煩你。」妳回答,希望自己的發音還算正確。   酒保撥開垂到眼前的劉海,再次對妳露出那可愛又靦腆的笑容。妳再次被迷倒了。   「馬上來。」他伸手去拿香檳杯。他的襯衫往上提,妳得以好好欣賞他那平坦結實、肌理分明的小腹。一道黑絲般的毛髮從肚臍下緣往下延伸到褲腰鈕釦處。妳忍不住口水分泌得多了一些。梅麗莎人呢? 她也應該來看看這種美景。妳會告訴她,這家酒吧挑得好。妳交疊起雙腿,稍微夾緊些。   手機在掌心震動了起來,嚇了妳一跳。是來自梅麗莎的簡訊:「工作忙到走不開,魔鬼上司要求的完工日期簡直變態。抱歉啦! 我八成趕不過去了。替我玩開心一點!」   妳的心一沉。現在是怎樣? 妳重重放下手機,如此精心打扮,卻沒有地方可去。如果她早點告訴妳就好了。梅麗莎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懂得向她那個控制狂混蛋老闆說不?   妳不確定自己還想不想喝一杯,但可愛的酒保早就熟練地開了一支氣泡酒。他倒了一杯,斜斜地拿著,接著放在妳面前,靦腆的笑容再次出現,妳的心情稍微好了些。妳好奇地想著,若是用拇指撫過他那惹人垂涎的豐滿唇線,會是什麼感覺。妳回他一笑,伸手拿起皮包準備付錢。   「哎,不用啦。」他說。   他對妳有意思嗎? 妳正打算向他致謝,他卻指向吧檯尾端,臉上帶著歉意。「是那位先生請客。」   妳打量著那位裙下之臣。他那花不溜丟的襯衫前襟敞開,胸口的毛髮比頭頂還多。一條粗大的金鍊垂在胸毛叢裡,正好懸在大肚腩的上方。他嘴裡叼著根牙籤,站起身來大搖大擺地走向妳。若是不和他有任何眼神接觸,也許這朵爛桃花會懂妳的暗示……但妳的運氣真背。   「嗨,美人兒!」他邊說話,邊用舌頭將牙籤從嘴角的一側換個邊咬。「這裡有人坐嗎?」妳還來不及回答,他就一屁股坐到妳身邊。「我是史丹利.葛倫。」他說,好像以為妳應該聽過這個名字。他打了個嗝,一股蒜臭味向妳襲來。妳盡可能拉開距離往後閃,但還是躲不掉。   「不好意思啊,但打出來總比憋著好,對嗎? 我常常這麼說。」他舉起雙手,邊眨眼邊對妳做了個開槍的手勢,嘴裡還嘖了兩聲。   妳的本能反應就是叫他和他那團假胸毛滾一邊去,但那會有點失禮,妳也不想太惹人注目。妳在椅子裡調整姿勢,將膝蓋對準他的褲襠,萬一他和那致命的口臭雙雙逼近時,妳就可以發動攻擊。妳正打算禮貌地婉拒那杯酒,但卻感覺有隻手按在妳肩上。妳嚇了一跳,轉過身,發現有個男人正站在妳身後。妳立刻認出他是誰:是妳一進酒吧就注意到的那個男人。   「嗨,甜心,抱歉我來晚了。」他說,傾身在妳頰畔輕輕一吻。意料之外的親密舉動使妳呼吸一窒。他聞起來有皮革和雪松的香氣,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妳可以看到他鬢邊幾縷性感的銀絲,以及眼角的笑紋。   一手繼續隨意地搭在妳肩上,他對著史丹利伸出另一隻手。「真是謝謝你過來陪她。我遲到了。工作的事嘛,你知道就是那樣。」   妳稍微往後退,靠在救命恩人的手臂上,內心清楚自己正恬不知恥地趁機占便宜。假胸毛史丹利嘟囔了幾句,重新站直身子。他們彼此握手時,妳注意到他瑟縮了一下,牙籤也消失不見,妳懷疑他是否吞下肚裡去了。假胸毛整個臉脹成了豬肝色,倒退著走出視線之外。「妳好,我是邁爾辛。」妳的新朋友說著,手臂從妳肩上移開。   「是我的救星才對。」妳說,肌膚依然因為他的碰觸而輕顫。   「希望我這樣做不會太冒昧?」   「其實我能應付得來,但還是謝謝你伸出援手。」妳微笑。   「我絕對相信,如果妳想的話,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把他趕走。」他說,「但我需要一個過來自我介紹的藉口。」   這聽起來有點苗頭,妳正打算開口請他喝杯酒,他繼續說道:「很高興認識妳,但我最好還是回同事那兒去,我們正在幫一些工作收尾。」   「喔,應該的。」妳不希望他離開,但妳不知該怎麼開口留下他。「再次謝謝你。」   「我的榮幸。」他再次深深地看了妳一眼,接著走回他那一桌去。妳目送他離開。他穿著剪裁精緻的長褲和淡藍條紋襯衫,領口敞開。這身打扮很瀟灑,而且絕對不便宜。他轉過身,發現妳正在打量他,便舉起手揮了一下。妳回他一笑,接著拿起氣泡酒喝了一大口,妳的嘴發乾。   「再來一杯?」看妳喝光了酒,年輕酒保開口問。氣泡酒入口香醇,但妳很渴,所以妳點了沛綠雅。   「Prosecco,沛綠雅……妳很有地中海情調啊。」酒保說,妳吃了一驚。這不是一般的酒吧閒聊,妳更加仔細地盯著他看。即使在這昏暗的人工光線下,他的肌膚仍然泛著光芒。   「像你這樣的好男人怎麼會在這裡出現?」妳說,感覺自己的口氣有點曖昧,都怪那杯氣泡酒。   「我來和我表哥輪班,他才是這裡的正職酒保。能賺點外快還不賴囉! 教科書可是很貴的。」   「哦,你還在唸書?」   「對,拜託別問我主修什麼……」   「唔,我本來不想問,但你挑起我的好奇心了。」   他有點不好意思。「宗教哲學。特別是西方宗教。」   「真的假的? 學這個出來,工作應該不好找吧?」   他忽然一臉鄭重。「答案會嚇妳一跳。我想去國際和平組織工作一陣子,也許最後會去聯合國上班。周遊列國,妳知道。」   愈來愈有趣了。天使的臉孔,魔鬼的身材,還有個聰明腦袋? 更別說他還真心期望世界和平呢。   妳給了他一個暗示性十足的慵懶微笑。這很像在養小狼狗,但妳忍不住想再進一步。不過妳得先去一下化妝室。如果妳想和一個二十出頭的超可愛小鬼打情罵俏,最好還是先檢查一下妝容。   *   化妝室像沙漠裡的綠洲,燈光舒緩柔和。裡面只有另一位女士和妳,對方正忙著對鏡補妝。   她是妳有生以來所見過外型最戲劇化的女人之一。充滿光澤的秀髮鬆鬆地挽在頭頂,用珊瑚髮梳固定住,面頰一側的下方還有顆美人痣。長裙自她的臀部垂下,寶石般的布料閃閃發光。應該是古董禮服,搞不好是范倫鐵諾的。她從工作中抬起頭,在鏡中打量著妳,接著微微一笑,似乎很滿意眼前所見。在她溫和的目光注視之下,妳感覺自己身上這件黑色小洋裝有點單調乏味,就像是隻鴿子誤闖進孔雀的地盤中。   「不好意思,鏡子被我占據了。」她說。她說話帶點喉音,或者其實是某種口音?   「不,不,沒關係,我只是要上個廁所。」妳答,站在優雅自持的她身邊,感覺有些侷促。她再度嫣然一笑,妳躲進小隔間內,心跳加速,滿腦子都是那顆美人痣。   妳上完廁所,洗了手之後,加入鏡子前的她,開始補妝。妳的眼線暈開了些,口紅也要補一下。   「我喜歡妳的頭髮。」妳從包包裡掏出梳子時,她說。   「謝謝妳。」妳說,有點扭捏地舉起一手擱到頭邊。「真有意思,我還巴不得擁有妳那樣的頭髮呢。」   「人生不都總是這麼回事?」她說。「我們都渴望自己無法擁有的。」她盯著妳的眼睛看了太久,那一瞬間妳震驚地發現自己竟然想舔一下那顆美人痣。這念頭是哪來的?   「等等,妳這裡有點……東西,讓我來。」她說,接著轉向妳,穩穩地捏住妳的下巴,用面紙輕擦妳眼睛下方暈開的眼線。她的臉靠得好近,妳幾乎不敢呼吸,但卻對她的香味非常敏感,一種充滿異國風情的混合香氣。   接著她伸手進化妝包,拿出一支眼線筆和一個眼影盤,遞到妳面前。「不介意讓我幫妳吧? 眼睛閉起來。」   不確定她問的是哪方面,妳聽話照做。她用眼線筆畫過妳的眼皮時,妳輕顫了一下,接下來她用指腹將它勻開。她又重複做了一次同樣的動作,這次她用石灰色的眼影和對比色做出打亮效果,在妳的眼皮上仔細推勻那些細緻的粉末,一直刷上眉骨。她的觸碰無比輕柔,妳開始感覺自己如在雲端。   她退開時,惋惜的感覺讓妳心頭一悸。「好啦,妳真是個美人呢,妞兒。」她指指鏡子。妳轉頭看。多虧了那新添的煙燻妝,妳的眼睛簡直大得不可思議。這對妳那業餘的化妝技巧來說,真是一大改進。妳開始懷疑這位神祕的朋友會不會是模特兒之類的。   「看來妳應該會喜歡這個。來。」她伸出一隻戴著銀色手鐲的纖細手臂,放了張摺疊的紙片在妳的手心。「很高興認識妳。希望妳能賞光。」她說著,同時拿起皮包走向化妝室門口,搖曳生姿的翹臀充滿自信。   「謝謝妳幫我化眼妝。」妳說,有點太遲了。   等她離開後,妳攤開手中的紙片。那是張廣告宣傳單,介紹附近某間畫廊內的藝術展。   照片中是個女人臉孔的局部特寫,妳發現那正是她的臉,她用那對迷人美眸緊盯著妳,帶點挑戰意味。妳伸手撫過宣傳單下方印的「Immaculata」字樣。這是她的名字嗎? 還是藝術展的名字?這是她的個展嗎?   妳將傳單收進皮包,回到酒吧裡,但沒看到她的人影。她應該已經離開了。   妳坐回剛才的高腳凳,有點孤單無助。妳感到無所遁形,盛裝打扮卻形單影隻。帥哥酒保正在吧檯另一頭伺候一群吵鬧的傢伙,稍早前遇見的那位炯炯有神先生,還在和同事熱烈討論個不停。妳可以再待一會,點最後一杯飲料,或隨時走去看藝術展……至少那裡一定有開胃點心可以吃。   ※如果妳決定留下來,再喝一杯酒,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請翻至第21頁。   ※如果妳決定去畫廊看看展覽,請翻至第55頁。   【妳決定留在酒吧裡,再喝一杯酒,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擁有天使臉孔的酒保端著沛綠雅走向妳,妳根本忘記自己點過飲料。妳謝謝他,發個簡訊給梅麗莎,告訴她因為她放妳鴿子,所以欠妳一回。   「抱歉。」一個非常低沉的聲音響起。妳抬起頭,眼前是位像巨樹般高大的男人。他大概有二四○公分高,肩寬至少一百公分。他穿了一身黑色西裝,耳朵內的耳機連著一條細細的電線。   「我不知道妳注意到沒有,但『太空牛仔』樂團來了。」他舉起大拇指朝著肩後比了比,指向VIP區。   「是喔?」妳說,將高腳凳轉個方向,伸長脖子眺望。這大隊人馬大概是在妳去化妝室時進來的,現在VIP區簡直人滿為患。兩位女侍正拎了幾桶香檳走過去,另一位猩猩般的保鏢就在紅龍外站崗,確保只有最重要或最美貌的人得以進入。妳瞄到主唱傑瑞,兩個名模般高挑修長的女人正趴在他肩頭。他身上趴著金髮辣妹就像妳身上穿著夾克一樣自然。   「沒錯,查理要我過來邀請妳去VIP區,和他一起喝一杯。」保鏢回答。   「他說的?」妳嚇壞了。這一定是因為化妝室裡那女人幫妳畫的眼妝。如果妳還有機會再碰見她,一定要記得表示感激。「他是鼓手,對吧?」妳問,偷偷打量著VIP區,想試試能不能看見他。啊,他就在那裡,坐在皮沙發上,身邊是那個妳記不得名字的吉他手。他迎上妳的視線,微微一笑,向妳舉手致意。   妳坐直身子,伸手去拿沛綠雅,暗自希望能喝點更烈的。   「我真是受寵若驚,但麻煩你告訴『太空牛仔』的查理,如果他想要我過去,可以移動尊臀到這個鄉巴佬的現實世界裡來親自邀請我。不要派個保鏢來替他釣馬子。我無意冒犯你喔!」雖然事實很明顯,妳還是匆忙補了最後一句。   「我不介意。」大塊頭回答,妳認為他嘴角似乎含著一抹笑意。「妳確實知道他是誰,對嗎?」   「就算他是見鬼的威廉王子我也不在乎,告訴他,如果他想認識我,他知道上哪去找我。」接著妳倚向巨人的身側,再次與屋內另一隅的查理四目相交,露出妳最性感邪惡的笑容,舉杯向他致意。   「好吧。」大隻佬說,這次帶著貨真價實的微笑。   妳轉身面向吧檯,雙手微微發顫。   吧檯後方的鏡牆上反映著VIP區,妳只要稍稍偏過頭,就可以看到發生了什麼事。   妳看到保鏢返回VIP區,彎身在查理的耳邊說著什麼。剛開始他高高挑起雙眉,接著是一臉驚訝,最後往妳這邊看來。妳假裝若無其事,但妳很清楚自己的胃正縮成一團。查理往後靠,開始大笑。沒多久,他起身離開皮沙發。看著他走出VIP區往吧檯前進,妳的胃幾乎做出了後空翻。他過來找妳了,妳最好練習一下驚訝的表情。   大部分的人都會注意樂團的主唱,但妳總是會被鼓手身上的某種特質吸引。可能因為他們就是有那種壞男孩的調調。查理的頭髮略長,劉海稍微遮住一隻眼睛。身材高大修長,手臂上紋著刺青,有一行字由上到下繞著手臂。光是幻想用手指撫過那些字母,就足以讓妳頸背的汗毛跳起波浪舞。   「嗨,」他傾身靠在妳旁邊的吧檯上,伸出手說,「很高興認識妳。我是見鬼的威廉王子。」   妳本來想裝酷,但實在忍俊不禁,妳爆出一陣大笑。妳和他握手,意識到自己冒汗的掌心。他的大手一把吞沒妳的手指。「你的手好大!」妳脫口而出,接著在腦中狠踢自己一腳,妳又把想法大聲說出來了。   「啊,」他伸出手來仔細檢查一番,說,「妳知道人們怎麼評論有雙大手的男人,對吧?」   妳羞紅了臉。   「嘿,妳想到哪裡去了,小色女?我是說,這樣的人可以成為偉大的鼓手!」   「是喔,有這種說法?」不知哪來的勇氣,妳牽起他的一隻手,放在妳的掌心。「說真的,你的手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大的。你去找過金氏世界紀錄的人嗎? 如果這條是你的生命線,你肯定會活上很久很久。」妳說,把他的手翻過來,用手指輕輕劃過那條線。「那妳應該看看我的腳。」他說。接著他轉身,打量著吧檯區。「所以這就是跟鄉巴佬混在一起的感覺囉?」   「歡迎來到真實世界。派代表來搭訕我的事情並不常見。讓我好像又回到了學生時代。」   「妳說得對。我是有點太自大了。不如讓我請妳喝杯飲料做為補償? 雖然我可能需要抽回我的手,方便付錢,妳知道。」   妳發現自己還抓著他的手,連忙像丟熱煤塊般地鬆開。妳感覺有點飄飄然,腦袋就像香檳一樣滋滋冒泡。「好極了,謝謝你。」   查理在吧檯上敲出一串輕快的節奏。年輕的酒保走過來,愣了一下才恍然大悟面前的人是誰,但努力想保持淡定:「您想喝點什麼?」   查理低頭看妳,眼裡閃著淘氣。「兩杯金龍舌蘭酒。配柳橙,不要配檸檬。」   妳正準備抗議自己喝的是氣泡酒,不是龍舌蘭,但他對妳揚起一道眉,妳突然意識到自己就要和太空牛仔樂團的鼓手共飲龍舌蘭了。他絕對是這間酒吧(也或許是整個國家)裡最火辣的男人之一。還有那雙手,那雙巨大性感的手,而他想和妳一起喝杯龍舌蘭酒呢。這就是那種一生只有一次,像愛麗絲鏡中奇緣般的時刻。妳要嘛就把握當下,讓自己稍稍瘋狂一番,不然就叫停,任由下半輩子活在悔恨當中。   妳很忐忑,應該這麼做嗎? 妳明知道龍舌蘭酒會對妳造成什麼後果,特別是還混了氣泡酒——妳的自制力肯定會飛離九霄雲外。如果妳決定走這條路,恐怕就沒有機會回頭了。   才想著要和他一起狂歡,妳體內深處就一陣抽緊。妳回查理一笑,幾乎微不可見地點點頭,試著讓自己看起來淡定沉穩,雖然心裡已經像點燃一串鞭炮般火花沖天了。妳好奇剛才那位成熟又溫和的炯炯有神先生不知怎麼樣了? 他和查理還真是天壤之別。   妳還在猶豫不決,酒保已經倒好兩杯酒,正在杯口平穩地放置半片柳橙。查理將妳那杯送到妳面前,舉起自己那杯向妳下戰書。   ※如果妳想和搖滾明星一起喝杯龍舌蘭酒,請翻至第27頁。   ※如果妳不想和搖滾明星一起喝龍舌蘭酒,請翻至第47頁。

作者資料

海倫娜.佩姬(Helena S. Paige)

海倫娜.佩姬其實是三位作家共同創作的筆名。她們是海倫.墨菲特(Helen Moffett)、莎拉.蘿茲(Sarah Lotz),與佩姬.尼克(Paige Nick),三人在一起創作這部小說之前已是至交。 海倫.墨菲特多才多藝,擁有多重身分。她是自由作家、編輯,同時也是學者與出眾的詩人,喜歡佛朗明哥舞。 莎拉.蘿茲是一位編劇,也是一位小說家,對「化名」有異常的狂熱。她以S.L.葛蕾之名寫恐怖小說,同時和她的女兒一起用莉莉.海恩之名創作一部荒謬滑稽的殭屍系列小說。 佩姬.尼克是一位小說家,也是獲獎連連的知名廣告文案,她的約會專欄每週在《倫敦星期天時報》連載,大受好評。 《愛的69種玩法》系列的誕生源自一頓午餐。某天,三位作家碰面吃飯,討論彼此之間是否能一起寫個書,莎拉便提議可以寫一部多結局互動式的情慾小說,三個女人都愛極了這個點子,因為她們確信這本擁有多種結局的小說將會滿足所有女性讀者的私密幻想! 相關著作 《愛的69種玩法II:抉擇》 《愛的69種玩法I:邂逅》

基本資料

作者:海倫娜.佩姬(Helena S. Paige) 譯者:朱立雅 出版社:麥田 書系:hit 暢小說 出版日期:2015-03-31 ISBN:9789863441960 城邦書號:RQ705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