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 > > >
墮神契文(04):沸海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墮神契文(04):沸海

  • 作者:D51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5-02-13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連續兩集登上金石堂暢銷總榜第一、博客來排行TOP 10 ◆屢次登上蘋果排行榜、金石堂暢銷榜長銷作家D51 ◆戀愛、說鬼、奇幻,全方位作家,出版餘三十多部作品 ◆著名繪師 竹官@CIMIX,超值獨家繪製「人神妖設定集」,與精美內頁插圖 ◆第一屆角川插畫金賞,港臺多家漫畫週月刊連載 ◆特別收錄 「不怕賊懶,就怕賊惦記」拉頁海報、人神全彩資料設定集PART 4 華文原創新風貌! 翼想本,帶您幻想展翼—— 型男作家D51 X 金賞繪師 竹官@CIMIX 聯手演繹的年度幻想巨獻—— 洛基X世界蛇X魔狼VS 魔王波旬 VS 雷帝聞仲X林默娘X窮奇 神話史上最大衝突! ——這個世界,即將走向終焉。 巴黎凱旋門、倫敦大笨鐘、義大利比薩斜塔…… 人身蟲體,千手百足,龐然魔影君臨歐洲! 為抗衡昊龍凶威,杜月臣與屠龍者騎士團化敵為友, 然而,秦蘭君卻在此同時不告而別…… 另一方面,邪神洛基羅織狡計,欲捕趙真綾, 以凶獸元靈再塑恐怖巨狼芬里爾; 墮神亂世,各國於波羅的海舉辦聯合軍演, 最精銳的兵器卻不敵《聖經》中的深海巨獸張口一噬! (節選) 牠使深淵開滾如鍋,使洋海如鍋中的膏油。 牠行的路隨後發光,令人想深淵如同白髮。 在地上沒有像牠造的那樣,無所懼怕。 凡高大的,牠無不藐視,牠在驕傲的水族上作王。 聖經《約伯記》41:31-34

內文試閱

  縱使西元紀元年已經來到二〇四〇年,透過高度發展的交通工具與網際網路,實現了大整合的地球村時代,對西方人來說,遙遠的東方仍舊充滿了神秘的色彩。   那怕是乘坐超音速客機,只要不到十個小時的旅程,東方還是一個遙遠的國度,遙遠的是心靈上的距離與文化上的差異。   西方人不能理解為何東方的國家遍地廟宇,滿天神佛,每一位神祇各司其職,甚至還有階級之分。簡而言之,東方擁有數千年底蘊的宗教及民俗文化,就是一層難以揭開的神秘面紗。   神秘感使人好奇也會使人恐懼,特別是生理上無法接受的事物,會使人打從心底顫抖的某種「東西」。   譬如說,同時出現在歐洲諸國的巨大黑影,一夜之間造成了巨大的恐慌,其體型之巨大宛如覆蓋天記的極光,感到恐懼的不只是人類,蟲禽鳥獸出現了異常的活動,只要是有眼睛的生物都分辨得出來,天空的魔影絕不是什麼好東西,甚至還引發了外星人入侵之說。   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魔影的真相,那是一舉手一投足都會令世界為之震撼,貨真價實的——魔王。   他化自在天之主,第六天魔王,波旬。   魔影持續了數個小時,在破曉時消失。   彌賽亞號駛於雲海上方,杜月臣等人都在甲板上,欣賞著被陽光染成一片金色的雲海。   聽完趙真綾的敘述,柏爾克忍不住喃喃自語。   「婆羅維摩婆奢跋提……那個巨大的魔影就是魔王波旬嗎?」   趙真綾點頭:「比起在我體內的窮奇,取得波旬力量的昊龍絕對是更難對付的強敵。」   柏爾克很久以前就聽過昊龍這個名字了,他是東方一個神秘宗教團體的領袖,也是個深不可測的墮神者,只是沒想到這些昨夜與他激戰過的少年少女們竟然也認識昊龍,更曾與他親自交手過。   世界蛇之患未除,又有新的威脅來到歐洲,柏爾克立刻做出決定,帶著杜月臣等人離開奧斯特拉西亞帝國,他需要一點時間思考,也需要更多的情報。   杜月臣張嘴猛吸飄過身旁的雲霧,一邊笑道:「沒想到我們才打完一架,馬上變成同一陣線的朋友了。」   趙真綾道:「你是小學生喔?雲霧有味道嗎?瞧你吸得這麼開心。」   「我們現在可是在幾千公尺的高空上,平時只能仰頭看這些臭雲,看它們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就不爽,我要吸乾它們。」   杜月臣怪異的思考邏輯讓甲板上眾人都不禁掩嘴而笑,若不是親眼所見,船員們可不會相信眼前這個張口猛吃雲的笨蛋在幾個小時之前親手擋下了柏爾克無堅不摧的屠龍十字槍。   秦蘭君也學杜月臣張開嘴巴,一陣冰涼的水氣灌入喉嚨裡,嗆得她咳出了眼淚。   杜月臣輕搖手指,嘖嘖兩聲:「蘭君,妳小時候一定沒吸過冰箱冷凍庫的冷氣,口鼻要共用,一吸一吐才不會咳嗽。」   「小時候我家沒有冰箱,所以沒試過。」秦蘭君道。   「沒有冰箱?怎麼可能,這年頭家裡沒冰箱除非住在山裡面吧。」   秦蘭君搖搖頭,淡漠的視線望向遠方,不再說話,她不想讓杜月臣知道自己難堪的過去。   一開始,她只是因為這個男孩身上有和自己一樣的味道才願意接近他,在那之前他們甚至還是以命相搏的敵人。   如今秦蘭君才逐漸明白薛特曼將她送到杜月臣身邊的原因,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下來,她逐漸改變,變得越來越像個「人」,一個會哭、會笑、會煩惱、會喜歡上某個人的女孩子。   正因為如此,她更感覺害怕,一旦杜月臣知道了自己骯髒污穢的過去,他會不會討厭自己?   一想到這裡,秦蘭君的下腹部就像有一團火燒了起來,她已經有一陣子不曾想起被毒梟當成姓奴隸那兩年的畫面,如今那些影像又像惡魔般蠢蠢欲動。   「別再想那些事情,都過去了。」   秦蘭君腦中響起林默娘溫柔的話語,心湖掀起的波瀾頓時平靜下來。   「遵命,天妃娘娘。」秦蘭君喘了口氣,心道。   「我不是說別叫我天妃娘娘嗎?要叫我什麼?」   「默、默娘姐姐。」   「乖孩子,請妳記住,沒有人比我更瞭解妳的本性有多麼善良,這就是為什麼妳與我有緣,若是心靈骯髒污穢之輩,我才不屑與之為伍。」   「是。」   「蘭君,當妳需要我的時候,我就是妳的力量,別再為心魔所困了,明白嗎?」   「我知道了,默娘姐姐,我想借用千里眼搜尋母親的下落。」   林默娘輕聲一笑:「有何不可呢?」    秦蘭君找了個無人的角落召喚千里眼,貓頭鷹在她的掌心浮現。   「蘭君姑娘,有什麼我能為妳效勞嗎?」千里眼以翅膀行禮,端正儀態中卻帶著一絲滑稽,逗得秦蘭君嘴角微揚。   「我想找到媽媽。」秦蘭君說的很小聲,彌賽亞號上全是屠龍者騎士團的成員,要是被他們聽見了被判者薛特曼的名字,肯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然而她卻不知道不久前薛特曼才剛從這艘船離開。   「沒問題,請蘭君姑娘在心裡想像她的容貌,老夫一定會不負所託。」   經過短暫的搜尋,千里眼放下翅膀,面有難色。   秦蘭君急問道:「怎麼了,找到媽媽了嗎?」   千里眼抖抖羽毛,咳嗽一聲,正色道:「老夫什麼也看不見,這是從來沒發生過的狀況。」   「什麼都看不見?」   「這有兩種可能性,一是老夫的千里眼之術因某種原因而失效了,但數百年來,千里眼之術從未出過問題……」千里眼顯得欲言又止。   「第二種原因呢?」   千里眼低著頭,不敢正視秦蘭君:「第二個原因是……這個人已經不在人世了。」   秦蘭君像木頭般僵化,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薛特曼一直是她人生的支柱,倘若薛特曼真的不在了,她也沒辦法自己一個人活下去。   千里眼連忙安慰秦蘭君:「蘭君姑娘,這只是假設罷了,或許老夫的千里眼之術因為昊龍的魔力波動而受到影響,就像妳們之前無法完全墮神一樣,妳的母親一定還活在世上,請妳不要太過憂心。」   「我、我知道了。」秦蘭君的反應倒是出乎意料的堅強。   「媽媽是經驗老到的戰士,又是很厲害的高階墮神者,我相信她絕不會這麼容易就死去。」   千里眼鬆了口氣,生怕要是把秦蘭君惹哭了,會受到林默娘的責罵。   「柏爾克大人,再過不久就要抵達波蘭國境,由於該國昨夜實施了領空全域禁航令,我們必須下降到波羅的海,循海路前往立陶宛。」   說話的是一名面皮白淨,背脊挺得筆直,身穿軍裝的少年。   少年秀美的容貌吸引了杜月臣和趙真綾的注意,若說基理爾是英姿颯爽的美男子,那麼這名軍裝少年就是帶著點陰柔氣質,陰陽莫測的中性美少年。   杜月臣還在觀察他,耳邊突然有道聲音:「他就是伊凡﹒洛索科夫少尉,是屠龍者騎士團內第二名的美男子。」   杜月臣嚇了一跳,一個拿著掃把的男人突然出現在他旁邊。   「哇,你哪位?」   「我是蒙其達,叫我阿達就好了。」男人笑道。   「我認識你嗎?我好像沒有認識男人的興趣。」   「別這麼冷淡嘛,你現在可是大紅人,船員們都很好奇能擋下柏爾克大人一擊的男人長什麼樣子,我找了個掃甲板的藉口才能跑出來偷看呢。」   「我們在幾千公尺的高空上面,風又大得要命,誰會相信你是出來掃地的啊。」   蒙其達哈哈大笑:「我在輪機室工作,沒能即時看見戰況。唉呀,我可沒想到與柏爾克大人戰得不分上下的是個瘦弱的少年,原本我還以為是個身高五公尺的巨漢呢。」   「大猩猩也沒那麼高啊!」   杜月臣大叫一聲,頓時惹來伊凡少尉惡瞪他一眼。   「看來這些國家的軍方開始緊張了,只不過,面對世界吞噬者與魔王波旬,封鎖領空又有什麼用呢?無妨,伊凡少尉,就這麼做吧。」   「是!柏爾克大人!」   伊凡少尉向柏爾克敬禮,隨即走向杜月臣,蒙其達見他氣勢洶洶,來意不善,摸摸鼻子一溜煙的跑了。   「你、你想幹嘛?」也不曉得為什麼,杜月臣竟有點緊張。   「我警告你這隻黃猴子,不管你們是不是柏爾克大人的客人,只要在這艘船上的一天,最好給我安分一點,否則我就把你們丟到海裡去。」   「喔……喔!沒問題,我們一定安分守己,別把我丟到海裡餵鯊魚。」   伊凡面貌俊俏,表情卻冷得像冰:「哼,別以為我不曉得你們與叛徒薛特曼有密切關係,還有那個膚色黝黑的女孩就是殺害涅弗里恩的元兇,就算柏爾克大人不親手解決你們,你們依舊是屠龍者騎士團的敵人。」   「好說好說,哈哈哈。」杜月臣轉頭向趙真綾求救,後者卻笑瞇瞇的看著他。   說完,他轉身進入船艙,每一步都走得堅定無比。   「想不到他一眼就看出你是隻猴子。」趙真綾掩嘴微笑。   杜月臣趴在護欄邊大嘆:「我怎麼這麼倒楣啊,明明什麼都沒做卻到處樹敵,這人是不是有毛病?」   趙真綾道:「屠龍者騎士團裡的帥哥還真多,這位伊凡少尉要是到了我們學校,一定又會引發一波女孩們瘋狂的追逐吧。不過他說得也沒錯,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我們和屠龍者騎士團確實不能算是伙伴,只是暫時休戰。」   「放心,柏爾克已經承諾不會再對妳出手。」   「恩,我知道,我也必須努力控制窮奇元靈的躁動才行。」趙真綾幽幽說道。   「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杜月臣鼻尖微動:「我覺得剛才那傢伙不是男人。」   趙真綾失笑:「就算人家長得陰柔了點,也不用這麼說吧?這麼快就討厭他啦?」   杜月臣非常嚴肅,就像在說一件十分重要的事:「第六感是這麼告訴我的,通常女人不是對我視而不見,就是沒來由的指著我的鼻子臭罵我一頓,況且他要是男人,我根本就懶得理他。」   「噗,差點忘了你是全校最沒存在感、最沒女人緣、最惹女生討厭的三冠王。你說懶得理男人,可是我看你和基理爾的感情還不錯啊,不是救了他好幾次嗎?」   「別提那個人生勝利組了啦!嗚……我也不願意啊,人帥真好,人醜吃草啊。」   彌賽亞號下降至海平面後啟動船航模式,徐徐航向遙遠未知的比方,比起飛行的路徑,航行穿越波羅的海必須花上雙倍甚至更多的時間才能抵達目的地立陶宛。   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共稱為波羅的海三小國,東臨俄羅斯,西邊與瑞典隔海相對,二十世紀初,這三個國家都經歷了嚴重的動盪,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能取得獨立與主權。   彌賽亞號的母港在立陶宛的克萊佩達港,與趙真綾一戰中,彌賽亞號受損嚴重,必須返回母港修繕並進行補給。   還有整整一天的航程才會抵達克萊佩達港,漫長的航程裡,不管往東西南北那個方向看都是一望無際的海面,杜月臣等人剛降下海面時的興奮心情也被消磨殆盡,杜月臣吃過晚飯就躲到船艙裡呼呼大睡去了。   深夜,一道嬌小的人影悄然離開船艙來到甲板上,她小心翼翼的避開衛哨士兵,躲在艦砲後方。   「蘭君小姐,真的要這麼做嗎?或許只是老夫的千里眼之術出了點問題而已啊。」貓頭鷹千里眼站在少女的肩膀上,憂心忡忡的道。   「你別管她,小姑娘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有我們兩個在她身邊,還有娘娘保護她,有什麼好怕的。」帶著單邊眼罩的軍火兔順風耳以萌死人不償命的聲音道。   「但,不告而別這種事,月臣先生和真綾小姐會感到不開心吧。」   「你這老頭子廢話能不能少一點?娘娘說過,小姑娘的決定就是她的決定,我們只有遵從,無須二言。」   「要是跟他們商量,他們一定會跟著我走的,昊龍大人已經來到歐洲,我不能讓他們置身險境。」秦蘭君寂寞一笑,到了這個節骨眼,她還是決定獨自尋找薛特曼的下落。   千里眼一嘆,拍拍翅膀:「既然如此,不管蘭君姑娘接下來是上刀山還是下油鍋,老夫都拿這條命奉陪到底了。」   「喂!臭老頭,別忘了還有本兔啊!」順風耳蹦的跳到秦蘭君懷裡。   「謝謝你們。」   秦蘭君仰頭閉目,悄然幻化墮神,背後生出了華麗的羽翼,振翅一拍,無聲滑入靜謐的黑暗裡……

作者資料

D51

十一月生,天蠍座。 喜愛各式坑物的大叔,明明沒玩過艦隊收藏依然跳入坑內的勇者。 目前房間被各種宅物堆爆,夢想是買頂到天花板的大書櫃。 筆名D51就是PTT的帳號,曾經因為FB不能使用英文加數字當名字而困擾兩個禮拜之久。

基本資料

作者:D51 繪者:竹官@CIMIX 出版社:尖端 書系:翼想本 出版日期:2015-02-13 ISBN:9789571058757 城邦書號:SPB25080004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9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