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麵包、湯與貓咪日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奉天承運喵皇,詔曰/二本75折

內容簡介

《海鷗食堂》作者又一感動力作 日劇《麵包、湯與貓咪日和》原著小說溫馨上市! 讓美味的麵包、濃郁的湯品與圓滾滾的可愛貓咪溫暖你的心~ 這是一家很特別的餐廳 餐廳裡,每天都只賣兩種三明治與兩樣湯品的套餐 餐廳的樓上,則住著老闆娘和一隻胖呼呼的可愛灰色虎班貓太郎…… 秋子從小便與開食堂的母親相依為命,一天,母親突然倒下,撒手人圜,公司又將她從編輯部調去財務部,她因而決定辭去服務多年的出版社,重新裝潢母親留下的店面,改以沉靜、素雅的姿態再開幕。 秋子堅持使用安心食材,不追求快速,花更多時間在烹煮食物上,只提供每日更換菜單的<三明治、湯品、沙拉、小缽水果>套餐。 有一天,貓咪太郎來到秋子身邊。對於家庭關係複雜、沒有親人的秋子來說,太郎就是她唯一的親人。 秋子與善解人意的志麻共同經營著這家小食堂的同時,也與愛貓太郎在生活中追求著小小的幸福…… 用單純的心去過生活 凡事,隨緣就好 懂得放手,路就會越走越寬 不論歡喜、悲傷,都要誠實去面對 勇敢做自己,讓心靈自由,就能在日常中遇見無限的可能 一部寫實又溫馨的感人小說 挑動你最纖細的神經 讓你在歡笑與淚水中 獲得活出自我、向前邁進的勇氣

內文試閱

  終於結束店裡的工作,秋子「呼!」地喘了口氣,走上三樓的住家。灰色虎斑貓「太郎」似乎已經感覺到她的腳步,發出喵喵的叫聲。聲音中聽起來彷彿混雜著「快一點、快一點」的催促聲和撒嬌聲。   「來了,來了。」   穿過六帖的房間,秋子一走進四帖半的臥房,太郎馬上從床上跳了下來,喉嚨裡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飛奔到秋子腳邊磨蹭,並抬起頭來不斷發出「喵嗚!喵嗚!」的叫聲。   「好好好,要抱抱對吧。」   秋子坐到床上,像抱嬰兒一樣抱起太郎。太郎閉著眼睛,露出舒服的表情,似乎沒有什麼比現在這樣更幸福的了。接著牠又用前腳擦了擦臉,一邊發出呼呼的鼻息聲,看起來非常放鬆的樣子。不久又咻一下地跳下床,走到了平常吃貓罐頭的小碗前,「喵!喵!」地對著秋子叫。   太郎每天晚上睡覺前都會吃新開的貓罐頭。秋子開了囤貨中最貴的那一罐,放在太郎面前。太郎似乎也知道這個罐頭的價格最貴,吃的方法和平常完全不一樣。秋子趁著太郎埋頭吃罐頭的時候,幫太郎換上新的水,並清好了貓砂。店裡營業的時候,為了避免太郎跑下樓,秋子都會把太郎關在三樓。雖然覺得太郎很可憐,但自己開的是餐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前三個月時太郎總會跟在秋子屁股後面,用爪子不停抓門,久了之後太郎就放棄了,每天乖乖在樓上等著。   開了這家名為「a」的餐廳後不久,有一天秋子在屋旁的隙縫中發現了太郎。前一天剛下過雨,太郎身上沾滿了泥巴,連叫的力氣都沒有,秋子還以為養不活了。剛開始秋子想找人領養,還問了商店街花店的老闆娘。   「這一定是招財貓啊。」老闆娘說。   其實這個時候秋子已經喜歡上太郎、捨不得把牠送出去了,倒不如說是老闆娘的話推了秋子一把。而像現在這樣,抱著吃撐肚子、眼睛半閉的太郎發呆,就是秋子最幸福的時間了。   秋子今年五十三歲,唯一的親人就是三歲的太郎。原本相依為命的媽媽在六年前過世,享年六十七歲。媽媽沒有宿疾,有天卻突然昏倒,就這麼過世了。但媽媽從年輕的時候就菸酒不離手,會變成這樣或許也是無可避免的吧。秋子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誰。父母親之間沒有婚姻關係的小孩現在稱為非婚生子,以前則稱為私生子。秋子就是個私生子。秋子小時候最喜歡的少女漫畫裡,女主角和自己一樣沒有父母,每次都被朋友欺負,命運總是波濤洶湧,但最後富裕的爸爸和美麗的媽媽就會出現,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因此秋子總是期待某一天自己的爸爸說不定也會像這樣出現在眼前。但是這個心願卻從來沒有實現,從小到大,只有經營食堂、和自己相反是個矮個子、個性不輸男人的的媽媽陪在身邊。   自從懂事以來,秋子就和媽媽住在這棟一樓是食堂、二樓和三樓是住家的房子裡,讀小學的時候也是住在這裡。媽媽用自己的名字開了一間食堂,名為「食堂 加代」。這條商店街裡的每間店面都很狹小,為了知道秋子每天回家的時間,從小媽媽就要求她回家時不能從一旁的後門上樓,要從客人走的正門回家。秋子每天下課的時間雖然是食堂的午休時間,但揹著書包回家時,總會看到經常光顧的叔叔們和媽媽一起抽菸、聊天。   「小秋,妳回來啦。」   聽到媽媽和叔叔們這麼說,秋子總是低著頭小聲說了句「我回來了」便急忙走上三樓。秋子最討厭看到媽媽抽菸了。晚上即使到了關門的時間,喝了酒的叔叔們也不願意回家,還把暖簾收進店裡*,接著喝酒大聲喧嘩。不管白天或晚上,總是一直泡在店裡。秋子很不喜歡看到媽媽左手拿香、右手喝酒,和大家大聲喧鬧的樣子。   *譯註:收暖簾表示當天營業時間結束。   到了吃飯時間,媽媽就會將店裡的食物送上樓,或是讓秋子下樓在店裡吃。秋子在廚房角落裡吃飯的時候,手上拿著報紙或週刊雜誌、喝了酒的常客叔叔們總會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年紀還小的秋子聊天。在學校裡都學些什麼呀、學校有什麼活動啊、以後想做什麼呀。遇到聽不懂的問題時,秋子就歪著頭不說話。遇到答得出來的問題時,便很有禮貌地用敬語回答。   「秋子真是聰明啊,將來一定很有前途。」   聽到常客們這麼稱讚秋子,媽媽總會高興地笑著說:「你是想說歹竹出好筍吧!」   升上小學三、四年級之後,秋子不想再勉強自己應付食堂這些人,所以雖然並不是特別喜歡,還是要求媽媽讓她去上珠算和書法課,而且儘可能拖得很晚才回家,不是在圖書館裡耗時間,就是在學校裡的雞舍或兔籠前盯著動物看,反正就是想和同年齡的朋友在一起。班上有些同學的家長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秋子一起玩,所以她無法隨意到朋友家玩。媽媽什麼都沒說地幫秋子付了補習班的費用。因為珠算課和書法課,秋子可以晚一點回家,雖說是為了逃避現實才去上課,但長大之後才發現,這些才藝都發揮了作用,這樣的巧合讓秋子心存感激。   上了國中之後,秋子才聽媽媽仔細說起爸爸的事。這所國中不但學生有禮貌,分數也很高,還可以直升高中、大學。秋子考上這所學校,最開心的就是媽媽了。入學考試中包含父母面談,媽媽本來好像還很擔心自己家不像一般正常家庭,不知道會不會因此落榜。放榜之後,媽媽還說這下子總算是出了一口氣,但秋子完全不知道到底要出這口氣給誰看。終於洗刷過去的自卑感之後,或許是覺得該坦誠的總是瞞不住,在秋子開學典禮後不久,媽媽突然告訴她說:「妳的爸爸是和尚喔。」   聽到這句話之後,秋子吃了好大一驚,心想,那為什麼不結婚呢?媽媽爽快地回答說:「因為他是有太太的人。」   秋子很喜歡看書,從小就常看大人讀的書,也會偷看媽媽的女性雜誌,所以完全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接著又聽到爸爸比媽媽大了三十歲,更是驚訝。那一年媽媽三十三歲,那麼爸爸就是六十三歲了。真的很老啊。秋子知道自己的爸爸是個老和尚之後覺得好失望。原本以為自己會像漫畫裡的女主角一樣,現在卻只感覺未曾謀面的爸爸在心中的形象逐漸破碎了。漫畫裡的爸爸都那麼帥,留著長長的頭髮,穿著帥氣的西裝登場,但現實生活中的爸爸卻是一個光頭老爺爺,實在太令人失望了。媽媽看見秋子垂頭喪氣的,以為秋子是為了別的事情失望,於是語帶安慰地對她說:「他是個很了不起的人喔,我很尊敬他呢。」   (不是這樣啦)   秋子低著頭,不說一句話。   「他的度量很大,人很好,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女人運卻……。不過也因為他不能認妳,所以在金錢方面對我們很大方喔。這間房子和這家店,也都是爸爸幫忙才有的。」   不管媽媽怎麼說,秋子還是開心不起來,彷彿這些事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媽媽說起了秋子從小就不曾問起為什麼家裡沒有爸爸這件事,忍不住哭著說:「想到就好令人心疼。」   但秋子完全沒印象了,只是靜靜聽著。   媽媽哽咽著說:「雖然他沒辦法認妳,但我想他應該也想看看妳現在的樣子。」   秋子聽出媽媽的語氣似乎怪怪的。   「爸爸還活著嗎?」   「聽說他兩年前心臟病發死了,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   媽媽別過頭去擦了擦眼淚。秋子心裡有點不是滋味,心想:「說了那麼多,結果我還不是沒有爸爸。」   媽媽又哭著繼續往下說,原來媽媽以前在一家食堂工作,老闆就是爸爸擔任住持的寺院裡的信徒,所以兩人才會認識。   聽到這裡,秋子心想:「這樣兩個人還變成這種關係,不太好吧。」   但事實上,兩人還是發展出這種有點尷尬的局面。發現自己懷了孩子之後,為了怕事情曝光,媽媽於是騙老闆說要回老家,把工作辭了。爸爸知道後也沒辦法和媽媽結婚,只說了句「我會照顧你們一輩子,請原諒我。」接著幫媽媽在寺院附近找了間小房子就離開了。   媽媽一直以來都很依賴並愛著爸爸,爸爸找了個信得過的女性親戚照顧她,一直到生產結束。秋子三歲之前都住在那棟房子裡,後來媽媽把房子處理掉,爸爸又出了一些錢,讓媽媽找空地蓋了一棟房子,就是現在的住家加店面。   「但是啊,」剛剛還哭得淚眼濛濛的媽媽突然口氣一變,好像在聊鄰居的八卦似的。「後來我才聽說那個女性親戚其實以前也是妳爸爸的相好,真的是嚇壞我了。而且妳出生之後,他又好上了別的女人喔。這種病真的是斷不了根啊。」媽媽的口氣聽起來彷彿事不干己。   「不過聽說只有元配和我生下了孩子,那邊生的是兩個男孩,所以他一定是特別疼秋子的。」媽媽一個人喃喃自語地說著。雖然媽媽的一生看似波濤洶湧,但秋子卻覺得好像和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聽說媽媽身邊只留了一張和爸爸的合照,不過後來搬家的時候被當作垃圾丟掉了,媽媽對這件事懊悔不已。   雖然這樣的家庭背景和大部分的人不一樣,但秋子反而覺得和媽媽兩個人在一起才是理所當然的。雖然有時候會被人嘲笑,有時候覺得難過,但是自從自己出生之後,家裡就是這樣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於是就這樣過來了。雖然很高興知道自己的身世,但這並不是可以大聲說給人聽的事情,或許不知道還好些。   升上國中、高中之後,同學比小學時友善多了。學生名單上的家長欄一般都是男性的名字,大家看到秋子的家長是女性之後,並沒有想太多,只是安慰她說:「妳媽媽一定很辛苦吧。」   讀高中時,每次秋子穿著制服回家,午休時間待在食堂裡休息的叔叔們都會稱讚秋子說:「穿著這身制服,看起來更聰明了。」   聽到大家這麼說,只讓秋子覺得不好意思,苦笑著向對方點點頭。這時被大叔包圍著的媽媽說:「我打算要讓她出國讀書喔,只要我做得到的,都希望讓她去做。」   秋子從沒聽媽媽說過這件事,因而嚇了好大一跳。   叔叔們聽到之後,每個人都對秋子說:「很棒啊,妳要加油喔。」   秋子隨口回了些話,便上樓回到三樓的房間裡。媽媽總是把這些私事說給常客們聽,這一點讓秋子覺得非常不舒服。有些話應該先告訴自己的女兒,媽媽卻都先說給常客們聽。再加上每天吃店裡賣剩的食物也差不多吃膩了,於是秋子開始在廚房裡自己煮東西吃,還買了食譜回來研究。   那天晚上開始營業之前,秋子對媽媽抱怨:「說什麼留學,之前都沒聽妳說過,不要在別人面前亂說這些!」   聽到秋子這麼說,媽媽突然開始顧左右而言他。「咦?那個東西擺哪裡去啦?怎麼不在這裡?」而且演技很爛,一邊說著一邊連忙走下樓去。   在那個一美元兌換三百六十日圓的年代裡,幾乎沒人有能力出國讀書。除非家裡真的很有錢,或是成績非常優秀的學生,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自己只是商店街裡一家食堂的女兒,所以很討厭媽媽這樣胡亂誇口、說大話的樣子。   在那之後,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讓這些空口白話變成現實,媽媽開始把一些話掛在嘴邊。像是「以後英文很重要,不如幫妳找個家教好了」、「去國外工作很不錯」、「像我們這樣的家庭,會被人瞧不起,沒辦法進入銀行這種金融相關機構」。最後秋子選擇直升同一所學校的女子大學國文系。   「這樣畢業之後只能當學校的老師吧,好歹也該讀個英文系的。」   聽到媽媽這麼說,秋子忍不住生氣地說:「學校的老師有什麼不好,可以不要這樣說話嗎?」   「這些我都懂。我自己是高中休學出來工作的,雖然懂得不多,但妳在想什麼,我全部都知道。」   媽媽難得生氣地大吼。秋子和媽媽之間的關係,應該是從那時候開始有了一點變化。   秋子從小就能隱約感覺到家裡的狀況,所以遇到事情時都不會大聲說出口。不過也是因為媽媽的個性較為外放、什麼事情都會說出來,所以秋子會刻意避開正面衝突。升上大學之後,媽媽還是一樣每天在店裡喝酒抽菸、和客人打打鬧鬧。秋子婉轉地說:「這樣對身體不好,菸和酒選一樣就好吧。」   「我也這麼想啊,但總是不知不覺就發現兩樣都在手上了,嘿嘿。」媽媽訕笑著。   雖然對那些愛拍馬屁的常客叔叔們來說,媽媽就是一個豪邁又能談心事的食堂大嬸,但對秋子來說,她只是一個問題很多的媽媽。   後來媽媽對秋子交男朋友這件事變得很囉唆,要求秋子約會之前先帶回來給自己看過,如果對某個男孩的印象不好,就不准秋子和這個人約會。很多男孩會到秋子就讀的女子大學來找女朋友,當中也有不少人約秋子出去。有些男孩聽到還要先去見媽媽覺得很麻煩,慢慢的就不聯絡了。但也有幾個人覺得到食堂來讓媽媽看看也無所謂。秋子喜歡打扮時尚的男生,所以交往的對象都留長髮、穿牛仔褲。男孩離開後,媽媽擺著一張臉告訴秋子:「這個人頭髮那麼長,看起來很不乾淨,牛仔褲也很窮酸。」   秋子聽了很不開心,人家都特地來一趟讓妳看了,沒必要這麼說吧,於是又跟媽媽吵了起來。秋子就是喜歡長髮和牛仔褲,她覺得一定是因為媽媽自己和光頭在一起才會忌妒她,根本不把媽媽的話放在心上,完全不順著媽媽,也不遵守七點的門限。因為食堂營業到九點,所以就算自己比較晚回家,媽媽也不好意思在客人面前罵她。更何況即便到了關門休息的時間,媽媽也不會立刻上樓,而是開始和大家閒聊,反正晚一點就喝醉了,只要裝做什麼事都沒有就好。看到秋子這種態度,媽媽雖然會擺著一張臉,但也不會開口罵她。   大學畢業後,秋子進入出版社工作。因為媽媽完全不看書,所以實在不了解為什麼秋子要進出版社,也無法判斷這個工作是好是壞,唯一的判斷標準就是問常客「出版社和電視台哪一個比較難考進去?」常客說應該一樣難吧,媽媽才開始對她感到驕傲。秋子本來打算工作後就搬出去住,但住家裡實在太方便,所以就一直住了下來。半夜才回家的時候,就悄悄打開後門的鎖,躡手躡腳走上三樓的房間。經過二樓的時候,會聽到媽媽宏亮的打呼聲。一定是像平常一樣喝了酒、舒服地睡著了吧。這讓秋子鬆了一口氣,但也會忍不住嘆氣。   秋子有一個留著長髮、穿牛仔褲的男朋友,從學生時代就開始交往,一直到出了社會三年後才分手。畢業後他把頭髮剪短,穿上西裝到一間上市企業上班。看到男朋友變成這麼普通的樣子,秋子對他的感情也慢慢轉淡了。秋子喜歡的是長髮、穿著牛仔褲那種反社會的樣子,一旦換上普通服裝,就變得太普通了。明明念書時充滿抱負、批評時政,沒想到一開始工作,就整天把出人頭地、股票這一類話題掛在嘴邊,價值觀似乎和秋子越差越遠了。而且他很希望和秋子結婚,希望秋子結婚後可以辭職,當個家庭主婦。秋子吞吞吐吐地說自己好不容易開始從事編輯工作,沒想到他聽了之後只是淡淡地說:「反正公司又不會派什麼重要的工作給妳們女人。」   「誰說的?很多女同事都有自己負責的案子,大家都在做書耶。」   聽秋子這麼說,男人又問:「妳打算工作到什麼時候?反正遲早要離職,早一點不是比較好嗎?難道妳打算不生孩子,一直工作到退休,變成老太婆一個人生活嗎?」   聽到男友這麼說,秋子失望極了,他的功課很好,但是頭腦卻差透了。公司裡的男同事都不像他有這樣的想法,也有女同事結婚生子後還繼續工作,聽說還有人跟秋子的媽媽一樣未婚生子後還繼續上班。而且公司要的是可以把書編好的員工,是男是女根本不重要。秋子在公司裡也常常被臭罵到快哭出來,但她知道這是身為上班族都會遇到的。因為秋子身處於這樣的環境中,所以聽到男朋友說出那樣的話,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繼續和他在一起了。   秋子認為他們不可能繼續下去了,於是就在男友公司附近的咖啡廳裡提出分手。男友聽了之後,看起來非常錯愕,但馬上就尷尬的笑了。   「好、好巧喔,我今天本來也打算跟妳講一樣的事情。」   秋子之前完全感覺不出男友是這麼想的,所以非常驚訝。沒想到他接著怯怯地說:「而且妳們家那麼複雜。我爸媽說不准我娶家庭背景這麼不成體統的人。」   秋子很清楚感覺得出男友之所以會說出這麼狗屁不通的話,是因為自己提出分手傷了他的自尊心。於是嘆了一口氣。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再見,謝謝你這段時間的陪伴。」   秋子說完就起身離開,之後兩人便再也沒見過面。走回公司的路上,她氣壞了,口中喃喃念著暫時不想交男朋友了。之後她負責幫一位經營烹飪學校的老師出書,自己也開始做菜,用盡全力想做出一本簡單易懂的書。   「做菜呢,是沒有辦法測量幾小時、幾分鐘的。大匙、小匙這種算法也只是參考用。一定要用自己的眼睛看、用耳朵聽、用鼻子聞,用五官去感受。食材擺在眼前時,一定要先思考自己想要怎麼做、要往哪個方向走。不能太貪心,這個也要、那個也要的。」老師曾經這麼說過。   雖然自己的媽媽是做菜的人,但秋子從來沒有在一旁觀察過她做菜的方法,所以總是盯著老師優雅的動作看。自己動手做過之後她才發現,雖然用的是相同的材料,但味道卻是天差地別。老師用昆布煮高湯的時候,一定會在水滾之前把昆布撈出來。老師告訴她,當鍋子裡的水開始晃動,就是撈起的最好時機。這樣的說明很簡單易懂。秋子把每一句話都抄在筆記本裡,為了怕漏抄還準備了錄音機。在製作這本書的同時,她深受烹飪的樂趣所吸引,不過卻從來沒想過要幫媽媽的忙。   這本烹飪書受到極大的好評,後來又和老師合作出了第二本、第三本。   「妳蠻有天分的喔,烹飪這種事真的需要天分。雖然媽媽為家人做的家常菜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但是做菜給客人吃並不是家常菜的延伸喔。兩者之間的差異就像隔了一堵牆。」   聽到老師這樣稱讚自己,秋子心裡高興極了。   這時候秋子已經升上編輯部的次長,有了自己的下屬。有時候她會帶著下屬一起接待作家和其他相關人士,某些會議也必須露臉,因此認識了很多餐廳業者。不管是日式、京懷石、中菜、義大利菜、異國料理,都讓她重新體認到現在的餐廳形式多到令人數不清。她發現自己在這樣的過程中已經培養出分辨好味道的味蕾了,不禁想起老師說過的話。   媽媽食堂中所做出的菜,並不是家常菜的延伸嗎?這家店開了這麼多年,一直還能維持下去,或許有其獨特的魅力所在。不過來的客人都是常客,提供的菜也只稱得上是填飽肚子的東西,大部分人來店裡的目的應該是為了和大家聊天、喝酒打鬧吧。媽媽從不看烹飪書籍,也不去別的餐廳吃飯,到底是怎麼精進烹飪技術的呢?秋子百思不得其解。

作者資料

群陽子(Mure Yoko)

1954年生於東京都。1977年畢業於日本大學藝術學部,進入書之雜誌社之後開始寫散文,處女作為1984年的《午夜零時的糙米麵包》。隨後辭去工作成為專職作家,著作有《無印良女》、《飢餓》、《一個女人》、《上班的女子》、《海鷗食堂》、《東君的戰鬥》、《美佐子、三十八歲》、《蓮華莊》、《就那樣活著》、《小尾巴》、《媽媽的話》等。

基本資料

作者:群陽子(Mure Yoko) 譯者:龔婉如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楽読 出版日期:2015-01-06 ISBN:9789865722357 城邦書號:MR0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