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守護天使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伯爵先生》新書延伸66折起!
  • 周年慶\年度TOP 3本75折,好書讓你10連勝

內容簡介

◆作品暢銷全球超過3600萬冊,翻譯成數十種語言 ◆長踞《紐約時報》《出版家週刊》《今日美國》暢銷榜 ◆與《傲慢與偏見》同列20世紀百大羅曼史排行榜 ◆20年來人氣始終居高不下的浪漫羅曼史經典! 浪漫小說天后茱麗.嘉伍德 永不退燒的愛情經典,所有愛情小說迷絕不能錯過! 在旁人眼中,年僅十六歲的喬安嬌柔美麗, 但沒有人知道在那柔弱的外表下,藏著驚人的意志力, 為了遠離國王的威脅,她不得不來到高地, 看看哥哥口中那位擁有和善眼神、嗓音輕柔又愛笑的丈夫人選, 只不過才看一眼,她就幾乎可以確定哥哥在說謊! 除了她懷疑他根本不會笑之外,還有那高大的身材、過分英俊的容貌, 沒有一項符合她心目中的理想丈夫人選, 她迅速做了決定——她絕對不會嫁給他! 領主嘉柏等待著他未來新娘的到來, 他一點也不在乎她的美醜,畢竟娶她只是權宜之計, 只有這樣,他才能為他的族人贏得這塊土地, 但才看了她一眼,她的美貌就令他忘記呼吸, 更令他驚奇的是,他未來的新娘雖然個頭嬌小,語氣和姿態卻勇氣十足, 他迅速做了決定——他一定要讓她嫁給他! 「羅曼史書迷將爭相搶購《守護天使》。」 ——《圖書館期刊》

內文試閱

3   「我不要嫁給他,尼克。你一定是瘋了,竟然以為我會願意考慮成為他的妻子。」   「喬安,外表會騙人。」她哥哥反駁。「等接近一點再決定,妳一定會發現他的眼神很和善。麥拜恩會善待妳的。」   她搖頭。她的雙手抖得如此厲害,幾乎握不住韁繩。她用力抓緊,盡可能不露出目瞪口呆的模樣,那位戰士的塊頭非常巨大……靠在他身邊的狗根本是怪物。   他們漸漸接近中庭,這片領地很荒涼,領主站在看來快要倒塌的城堡前的台階上。看到她,他似乎並不太高興。   他的模樣讓她怕得要命。她深吸一口氣平靜心情,接著低聲問:「尼克,他的眼睛是什麼顏色?」   她哥哥無法回答。   「妳看到他和善的眼神,卻沒留意他眼睛的顏色?」   她戳破了他的謊言,他們兩個都很清楚。「男人不會留意這種無聊小事。」他辯解。   「你明明說他性情溫和、嗓音輕柔,而且很愛笑。他現在沒有笑,對吧,尼克?」   「別這樣,喬安——」   「你騙我。」   「我沒有騙妳。」他爭辯。「在對抗馬歇爾那夥人的戰役中,麥拜恩救了我,不只一次,而是兩次,而且還不肯居功。他雖然驕傲,但十分正直。妳一定要相信我。我認為這是一樁好姻緣,才會勸妳嫁給他。」   喬安沒有回答。恐慌占據了她的心。她的視線不斷地在魁梧戰士與醜陋大狗之間轉來轉去。   尼克覺得她快昏倒了。他拚命動腦筋想逗她開心,希望能幫助她鎮定下來。   「喬安,麥拜恩是左邊那個。」   她並不覺得好笑。「他的體型非常高大,對吧?」   她哥哥伸手拍拍她的手。「和我差不多而已。」他回答。   她推開他的手。她不要他安慰,不想讓他發現她膽怯地顫抖。   「女人都希望有個強壯的丈夫,這樣才能保護她們。麥拜恩的體格能讓妳感到安心,應該是加分的優點。」   她搖搖頭說:「不,是扣分的缺點。」   她繼續望著領主。他在她眼前似乎不斷變大。距離越近,他顯得越是巨大。   「他長得很英俊。」   她脫口說出的評語聽來反而像嫌棄。   「妳覺得是就是。」尼克決定附和。   「這一點又要扣分。我不想嫁給英俊的男人。」   「太沒道理了吧?」   「我不需要有道理。我已經決定了,我不要嫁給他。尼克,快點帶我回家。」   尼克一扯韁繩勒住她的馬,強迫她看著他。她眼眸中的恐懼令他心疼。與瑞夫男爵結婚的那段時間,對她而言有如煉獄,這件事只有他知道,雖然她不肯說,但他明白她真正的恐懼是什麼。「聽我說,喬安。麥拜恩絕不會傷害妳。」   她不確定自己是否相信。「我絕不會讓他傷害我。」   她毅然決然的回答令他露出讚許的微笑。雖然瑞夫折磨她的身體,卻無法擊垮她的精神。尼克認為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想想應該嫁給他的理由。」他說。「妳可以遠離約翰國王和他的走狗,他們不會追到這裡來。妳在這裡很安全。」   「這倒也是啦。」   「麥拜恩痛恨英格蘭和我們的國王。」   她咬著下唇。「這點可以大大地加分。」她承認。   「這個地方現在雖然看似荒涼,但遲早有一天會宛如天堂,而且妳可以幫忙重建。這裡需要妳。」   「沒錯,我可以幫忙重建。」她說。「而且我很嚮往溫暖的氣候。因為你說這裡比較靠近太陽,所以我才答應來這趟。真不曉得我之前怎麼沒想到,一年只有一個月需要穿厚重的斗篷,這確實是極大的優點。你之前也說過,現在這個季節很難得會這麼冷。」   老天爺,他忘記撒過這個小謊了。喬安討厭寒冷的天氣,而且對高地毫不瞭解。他之所以欺騙她,是希望她能離開英格蘭得到安全,但現在他內疚得要命。甚至連神職人員都被他拖下水,因為他哀求麥齊尼神父配合他的謊言。   雖然動機不同,但神父也希望喬安嫁給麥拜恩領主,因此每當喬安提起多麼嚮往溫暖晴朗的天氣,神父總是保持沉默,但他每次都會瞪尼克。   尼克嘆息一聲。等喬安陷入深深雪堆中的時候,自然會發現被他騙了。希望到時她對麥拜恩已經改觀了。   「尼克,他答應不會碰我?」   「對。」   「你沒有說出我和瑞夫結婚那些年的事吧?」   「當然沒有,我答應過就不會食言。」   她點頭。「他應該也知道我不能為他生孩子吧?」   前來山區的路途中,這番對話已經重複了十幾次。尼克不知道要說什麼才能讓她安心。「他知道,喬安。」   「為什麼他不介意?」   「他想要這片土地。現在他當上了領主,必須將族人福祉置於自身利益之上。娶妳只是他達成目標的手段。」   這個答案冷酷而誠實。喬安點頭。「我願意見他。」她終於答應了。「但我不保證會嫁給他,所以你可以收起笑容了,尼克。」   麥拜恩等候新娘來到面前,越等越不耐煩。當她驅馬慢慢向前時,他邁步走下階梯。到現在他還沒看清她的模樣,她全身裹在黑色斗篷裡,兜帽拉得很低。但是她嬌小的體態令他詫異。尼克的體格那麼高壯,他以為他妹妹也一樣。   他並不在乎她的美醜。這段婚姻只是迫於現實的權宜安排,僅此而已。不過,既然她是尼克的妹妹,應該有同樣的深色眼睛與紅棕頭髮。   他錯了。尼克先下馬。他把韁繩拋給一個戰士,接著走到喬安的坐騎旁扶她下來。   她嬌小玲瓏,頭頂只到哥哥的肩膀。尼克雙手扶著她的手臂,低頭對她微笑。他顯然非常疼愛這個妹妹。麥拜恩覺得他的兄長之愛有些太過火。   喬安解開斗篷的繫帶時,戰士們紛紛在領主身後列隊。麥克倫戰士擠在領主身後左側的台階上,麥拜恩戰士則排在右邊。短短幾秒內,六級台階上已經滿是好奇的男人,等不及想一睹領主新娘的容貌。   喬安脫下斗篷遞給哥哥,麥拜恩立刻聽到一片低聲讚賞。麥拜恩自認沒有出聲,但他不太有把握。她的美貌令他忘記呼吸。   尼克完全沒提起她的容貌,而麥拜恩不感興趣,所以也沒問。此刻他看到尼克眼中的揶揄。他知道我吃了一驚,他心想。麥拜恩掩飾心中的詫異,將注意力轉回朝他走來的美人身上。   老天,她真是個俏姑娘。及腰的金黃長鬈髮隨步伐搖曳。這個女人似乎沒有半點缺陷。她的鼻梁上有淡淡的雀斑,他喜歡。她的眼睛晶瑩碧藍,膚色潔白,至於她的嘴,老天,她的嘴可以讓聖人起色心。他也喜歡。   麥克倫戰士不如麥拜恩戰士有紀律,站在領主正後方的兩個人低聲吹了個口哨表示欣賞。他們粗魯的行為令麥拜恩極為不快,他半轉過身,抓住兩人的頸子舉起來一扔,他們有如擲柱比賽的木樁飛過階梯。其他戰士紛紛彎腰低頭閃避。   喬安戛然止步,先看看趴在地上的兩個戰士,再看看他們的領主——他連呼吸都沒亂。   「性情溫和?」她低聲對尼克說。「你騙我,對吧?」   「給他一次機會,喬安。至少該給他和我一個面子。」   她嗔怒地瞥哥哥一眼,然後轉向領主。   麥拜恩上前一步,獵狼犬亦步亦趨,再次靠在主人身邊。   喬安開始祈禱,希望她有足夠的勇氣繼續往前走。來到麥拜恩面前一、兩呎的地方,她停下來做個完美的屈膝禮。   她的膝蓋抖得太厲害,十分慶幸自己沒有面朝下跌倒。   她垂著頭,只聽到一個響亮的哼聲,接著是幾聲咕噥。她無法分辨是代表欣賞或嫌棄。   領主披著披肩。他的雙腿肌肉極為發達,她努力不盯著看。   「你好,麥拜恩領主。」   她的聲音發抖。知道她怕他,麥拜恩並不訝異。以前也有人來談過親事,但是那些年輕小姐一看到他就嚇得躲回父親的羽翼下。之前他從沒想過應該設法讓她們不害怕,因為他並不特別在意。   然而,現在他很在意。他一定得想辦法安撫這個女人的恐懼,否則她不會答應嫁給他。她憂心忡忡地頻頻瞥視他的狗,麥拜恩猜想這隻獵狼犬也讓她害怕。   尼克毫無幫忙的意思,只是像個傻瓜一樣笑嘻嘻地看好戲。   麥拜恩瞪他一眼,用眼神命令他快點想辦法。喬安後退一步,看來他似乎不該那麼做。   「她會說蓋爾語嗎?」   麥拜恩問尼克,但回答的人卻是喬安。「我學過你們的語言。」   她並未以蓋爾語回答,她的雙手交握放在身前,因為太用力而指節泛白。   麥拜恩認為閒話家常或許有助於讓她放鬆。「妳學我們的語言多長時間了?」   她的腦袋一片空白,而這當然是他害的。他的眼神太嚴肅,讓人非常不安,她甚至無法組織想法。老天啊,她甚至想不起來剛才在聊什麼。   他捺著性子重新問一次。「大約四個星期。」她慌張地脫口而出。   他沒有笑。一名戰士發出嘲弄的嗤笑,麥拜恩眼睛一瞪,他連忙噤聲。   尼克蹙眉看著妹妹,不懂她為何不說實話。麥齊尼神父指導她學蓋爾語已經將近四個月了。她抬起頭看他,他察覺妹妹眼中的驚慌,於是他懂了。喬安只是因為太緊張,所以亂了套。   這次會面非常重要,麥拜恩決定還是不要有那麼多閒雜人等比較好。   「尼克,你在這裡等。我和你妹妹進去裡面說話。」   下達命令之後,麥拜恩上前握住喬安的手臂。大狗跟了過來。喬安本能地退縮,但她很快察覺到自己的舉動,領悟到那個怯懦的動作會讓領主有什麼想法,於是她急忙前進。   巨犬對她低吼。麥拜恩以蓋爾語大聲喝斥,大狗那充滿威嚇意味的聲音立刻停止。   喬安又是一臉快要昏倒的模樣。尼克知道她需要時間找回勇氣,於是上前一步問道:「為什麼不准我的手下和麥齊尼神父渡過奔流溪?」   「我必須先和你妹妹達成協議,才能讓麥齊尼神父來這裡。尼克,你的手下休想踏上我們族人的土地。你忘記我開的條件了嗎?上次你來的時候,所有細節都談好了。」   尼克點頭同意。他找不到其他事情來問了。   「你命令麥齊尼神父在山下等候,他非常不高興。」喬安說。   雖然可能惹惱神職人員,但麥拜恩似乎不以為意,只聳了聳肩。她瞪大雙眼。與瑞夫結婚的那三年間,她學會要畏懼神父;她認識的神職人員都手握大權,而且苛刻寡恩。然而麥齊尼和他們不同。他心地善良,為了替麥克倫族人求救,甚至不惜賭上生命前往英格蘭。   她不能坐視他遭受侮辱。「麥齊尼神父長途跋涉很累了,大人,他想必需要食物和飲水。請展現你的待客之道。」   麥拜恩點頭,轉身吩咐可倫,「去辦吧。」   他認為答應她的要求有助於減輕她的畏懼。畢竟,他剛剛證明了自己也可以當個和善的人。然而,她依舊一臉想逃跑的表情。該死的,她也太膽怯了吧?他的寵物讓眼前的狀況雪上加霜。她憂慮地提防那隻狗,而每次她的視線一移到他身上,狗就對她低吼。   麥拜恩考慮是否乾脆把她扛在肩上走進去,最後還是打消了主意。這個念頭讓他覺得很好笑,但他並未露出笑容。他保持耐性,一手伸向她,靜靜等候她的決定。   他已經猜到她很怕他了,這點從他的眼神可以看得出來。她也看出他覺得她畏縮的模樣很好笑。她逼自己深呼吸,接著握住他的手。   他整個人都十分巨大。他的手至少有她的兩倍大,而且他一定感覺到她在發抖。不過他是位領主,能得到這樣的權力地位,應該多少也學到一些紳士禮儀,因此她認為他不會戳破她丟人的窘狀。   「妳為什麼發抖?」   她想抽回手,但他不肯放。既然她已經在他的掌握中,他不打算放她走。   喬安還沒想出恰當的回答,他便轉身拖著她登上台階進門。   「因為異常寒冷的天候。」她脫口而出。   「什麼?」他一臉不解。   「不重要,大人。」   「說清楚。」他命令。   她嘆息。「尼克說過這裡的氣候終年溫和……我以為他告訴過你……」她原本想說「他撒了這個謊」,但隨即改變了主意。哥哥的謊言非常誇張,她覺得可笑至極,不過他可能無法體會。   「什麼?」麥拜恩追問,因為她突然臉紅而感到好奇。   「他說這裡很難得會颳這種寒風。」她說。   麥拜恩差點狂笑出聲,幸好及時憋住。其實以這個時節而言,今年的氣候異常溫暖。   他甚至沒有微笑。由她剛才的表現看來,他明白她天性敏感,當面嘲笑她的無知完全無益於改善對他的觀感。   「妳哥哥說的話妳都相信?」他問。   「當然。」她之所以這麼回答,只是為了讓他明白她極度敬重哥哥。   「這樣啊。」   「因為太冷,所以我才發抖。」因為沒有更好的託詞,她只好這麼說。   「不對。」   「不對嗎?」   「妳怕我。」   他等著她再度說謊。沒想到她竟然老實承認,「沒錯,我怕你。我也怕你的狗。」   「我很滿意妳的回答。」   他終於放開她。他的回答令她太過驚訝,以至於忘記放開他的手。   「知道我怕你,你覺得很滿意?」   他微笑。「我早就知道妳怕我了,喬安。我之所以感到滿意,是因為妳坦然承認。妳大可以說謊蒙混過去。」   「你會看穿我在說謊。」   「對。」   他的語氣自大無比,但她不以為忤——外型如此魁梧威猛的人,有些自大也不奇怪。她察覺到自己抓著他的手不放,於是急忙鬆開。她轉身觀察入口。右邊是一道寬敞的樓梯,木質扶手的雕刻十分精美,上去之後有一道走廊。門口左邊則是堂皇的大廳,但只剩斷垣殘壁。喬安站在階梯最上層,望著殘破不堪的慘狀。牆壁被燒得焦黑,屋頂只剩下一小片,往下塌落在黑漆漆的牆上。空氣中依然殘留著濃煙的氣味。   喬安步下階梯走過去。看到這些被無情摧殘的痕跡,她心中非常難過,差點哭了出來。   她環顧四周時,麥拜恩觀察著她表情的變化。   「我丈夫的手下做的好事,對吧?」   「沒錯。」   她轉身看他,那悲傷的眼神讓他感到欣慰。她是有良心的女人。   「你們遭到了極不公正的暴行。」   「的確。」他同意。「但並不是妳的錯。」   「我可以求我丈夫——」   「我不認為他會聽。」麥拜恩斷然說道。「喬安,我很想問一件事。他知道手下在這裡大肆破壞嗎?還是說他其實被蒙在鼓裡?」   「他很清楚馬歇爾是哪種人。」她回答。   麥拜恩點頭。他背著雙手,依舊凝視她。「妳盡力補救,」他表示。「派了妳哥哥來趕走馬歇爾。」   「我丈夫的手下自以為是神,他不願意聽信瑞夫過世的消息,也不接受這裡已經不需要他了。」   「這裡從來就不需要他。」麥拜恩的語氣有些衝。   她點頭同意。「沒錯,這裡從來就不需要他。」   他嘆息。「馬歇爾掌握了權勢。很少有人能輕易放手。」   「你能嗎?」   這個問題讓他吃了一驚。他正準備回答當然能,但他剛當上領主沒多久,老實說他不確定是否願意退位。   「這一點還有待考驗。」他坦承。「我希望可以,倘若是為了族人好,我期許自己能不惜犧牲,但是在真正面臨挑戰之前,我也沒有把握。」   他誠實的態度令她敬佩,她露出微笑。「尼克很生氣,因為你讓馬歇爾逃跑,而且不准他追上去。他說你們兩個大吵了一架,然後你把他一拳打昏。等他醒來時,馬歇爾已經被埋進土裡了。」   麥拜恩微笑。實際的過程其實十分血腥,尼克美化了這段故事。   「妳要嫁給我,喬安。」   他的語氣非常強勢,笑容也消失了。喬安做好承受他怒火的心理準備,緩緩搖頭。   「妳的疑慮是什麼?解釋一下原因。」他命令。   她再次搖頭。麥拜恩不習慣有人忤逆自己,但他盡可能不表現出心裡的煩躁。他知道自己不善於與女性交談,更不懂誘哄異性的招數,但他很清楚這次協商被他搞砸了。   見鬼了,一開始就不該給喬安決定權。尼克應該直接要她出嫁,如此一來就沒有那麼多麻煩了。根本就不應該有這場協商。這時候婚禮應該已經進行到互換誓詞的階段才對。   「我不喜歡膽怯的女人。」   喬安挺起背脊。「我並不膽怯。」她昂然說道。「大人,我學會謹慎處事,但我絕對、絕對不是膽怯的人。」   「這樣啊。」他並不相信。   「我不喜歡高大的男人,即使長得再好看也沒用。」   「妳覺得我長得好看?」   他怎麼有辦法將嫌棄轉為讚美?他似乎很詫異,好像真的不知道自己外型出眾。「大人,你誤會了。」她說。「外表俊美反而對你不利。」他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她則裝作沒看到,再次重複道:「我特別不喜歡高大的男人。」   她知道這番話聽起來無理取鬧,不過她不在乎。現在她不能讓步。她望著他的雙眼,雙手交抱地蹙眉看他。因為一直抬頭,她的脖子感到痠痛。   「大人,你對我的想法有何指教?」   她的語氣與姿態都充滿挑釁,勇氣十足地與他對峙。他忽然又很想大笑。   但他只是嘆口氣。「我覺得妳的想法很瘋狂。」他盡可能直截了當地說。   「或許吧。」她同意。「但就算你這麼說,我的想法也不會變。」   麥拜恩判定這場協商浪費了太多時間。是時候讓她明白接下來會如何發展了。   「事實上,妳不能離開。喬安,妳要留下來和我在一起。明天我們就結婚。順便告訴妳,這不是想法,而是現實。」   「你打算不顧我的意願,強行娶我?」   「沒錯。」   可惡,她又開始害怕了。她的反應讓他很不悅。他再次嘗試以講理的方式說服她配合。畢竟他不是什麼怪物,要講理也並非辦不到。   「難道過去幾分鐘內妳已經改變了想法,決定要回英格蘭?尼克說過妳很高興能離開英格蘭。」   「不,我的想法沒變,只是——」   「如果妳堅持不改嫁,有辦法負擔英格蘭國王要求的罰金嗎?」   「沒辦法。」   「是因為韋連司男爵嗎?尼克提過,那個英格蘭人想娶妳。」他沒給她時間回答。「無所謂。我不會放妳走,其他男人休想娶妳。」   「我並不喜歡韋連司男爵。」   「妳的語氣充滿厭惡,我猜他應該也是個英俊的大塊頭吧?」   「大人,只有覺得豬很有魅力的人才會認為他英俊,他相當瘦小,甚至比我還矮。我完全無法接受他。」   「我懂了,」麥拜恩慢悠悠地說。「所以妳討厭大個子,也討厭小個子。我說對了嗎?」   「你在取笑我。」   「不,我是在笑妳莫名其妙的話。別忘了,尼克的體型和我差不多。」他提醒她。   「沒錯,但是我哥哥絕不會傷害我。」   真相呼之欲出。她一時脫口而出,根本來不及制止自己。麥拜恩聽出端倪,挑起一邊的眉毛。   喬安急忙將視線轉往地板,但他已經看到她臉上的紅暈。   「領主大人,請試著瞭解我的感受。被小狗咬可能不會有事,但換作被狼咬,我很可能小命不保。」   她拚命鼓起勇氣,卻徹底失敗了。她的恐懼非常真實,麥拜恩猜想八成是來自過去的經驗。   「妳的丈夫——」   「我不想提到他。」   他知道答案了。他上前一步,她並未退縮。他雙手按住她的肩膀,命令她抬頭看他。她遲疑了很久才抬起頭來。   「喬安?」他的嗓音低沉而沙啞。   「是,大人?」   「我不會咬人。」

作者資料

茱麗.嘉伍德(Julie Garwood)

她會成為作家非常理所當然:自幼在傳統愛爾蘭人的大家庭中長大,早在耳濡目染中學會說故事。「愛爾蘭人喜歡對每個狀況的所有細節追根究底,」她解釋:「再加上我在七名孩子中排行第六,很早就學會了必須強力表達自己的看法,說話要快而且充滿想像力。」 她對創作故事向來充滿熱情,但一直等到她的三個孩子都入學就讀後,才終於投入創作生涯。出版過兩本青少年小說後,她將創作重心轉往歷史小說,她的第一部小說《溫柔戰士》(又名《鷹王戀》)在一九八五年出版,自此成為暢銷書排行榜的常客。她的作品已經印行超過三千五百萬冊,翻譯成數十種語言流通全球。她最受歡迎的小說之一《玫瑰》曾在美國CBS電視網改編為「賀軒名作影集」(Hallmark Hall of Fame)。 她的故事背景橫跨中古世紀的蘇格蘭、攝政時代的英格蘭、拓荒時期的蒙大拿和現代的路易斯安納州,故事的核心主題卻始終如一:家人、忠貞和榮譽。讀者認為故事中的幽默和揪心情感是他們鍾愛她作品的原因,她這樣描述過她的目標:「我希望讓讀者又哭又笑,墜入愛河。基本上,我希望他們能暫時遁入另一個世界,然後感覺有如親身經歷了一場大冒險。」 她目前居住於堪薩斯州的利伍德市,專注創作下一本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茱麗.嘉伍德(Julie Garwood) 譯者:康學慧 出版社:春光 書系:暢銷小說 出版日期:2014-12-04 ISBN:9789865922573 城邦書號:OG0019 規格:平裝 / 單色 / 41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