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升級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太陽不會動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惡人》作者吉田修一 超越文學疆界的最高傑作 情報是至高無上的寶藏,掌握情報的人,就能操縱人性、掌握全世界! 絕無冷場的諜報戰!牽動國際政經情勢、能源爭奪的懾人祕密! 作者赴內蒙、北京、天津實地取材 拳拳到肉的珍貴描寫! 在京都,號稱微波學巨擘的物理教授發現了有效傳遞太陽能的技術; 在內蒙,有人悄悄建立一片遼闊的整流天線基地,專門接收宇宙射線; 在中國,多政商界人士為了兩項計畫投注大量資金,追逐情報,甚至不惜炸毀人潮聚集的體育館,只求在新能源開發案裡取得最有利位置。 在越南,一起謀殺案的發生,就此掀開了國際之間利益爭奪的內幕。 鷹野與田岡專門挖掘企業機密情報,再高價賣給敵對公司;身為商業間諜,他們胸口裡埋了小型炸彈,沒有定時回報就視同背叛!此時,一名神秘美女介入了這場商業戰爭…… 在龐大利益的追逐戰中,穿梭於黑白兩道之間的商業間諜,隨時有生命危險;他們擁有人人覬覦的籌碼,等待著最佳時機與利益。在金錢與名譽之間,在忠誠與野心的面前,伴隨幸福與情愛的煎熬……誰能夠生存下去,誰就是最後的贏家,然而,為了活下去,究竟得付出多少代價?瞬息萬變的世界裡,是否有一個不變的真理值得追求? 榮獲芥川獎等多項文學大獎的吉田修一,以國際勢力的糾葛為根基,刻畫人性貪婪的欲望、瘋狂的渴求,不但呼應他在作品中一貫探討的生命課題,更超越以往格局,開拓了小說新境界。

目錄

序章 GNN構想 1. 西貢柏悅酒店 2. CRAZY PLACE 3. 雜技團之男與悍馬車之女 4. 悲傷的價值 5. 聽天由命 6. 天津體育館 7. 一陣風 8. 櫻花祭 9. 京都草莓 10. 發明物 11. 維多利亞港 12. 夏蟲 13. 高空一千公里 14. 甘蔗田 15. 我可以小睡片刻吧 16. 平凡的幸福 17. 憎恨女人的男人 18. 中國城 19. 關鍵時刻 20.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終章 大草原

內文試閱

序章 GNN構想
  根據一九八二年修訂的廣播法,NHK獲得可對營利事業出資的認可。三年後的一九八五年,設立了製作子公司——NHK企業號。根據小野善邦所寫的《真心想改變巨大媒體的男人》,以及散見於網路上的各項資訊得知,當時NHK開設教育電台,持續擴大業務的結果是陷入嚴重的赤字,他們看出以往仰賴收視費用的經營方式已不可為,打算以節目版權收入以及民營廣播所採行的節目製作外包,來進行獨立營運以及消除赤字狀況。   一九八九年坐上會長大位的島桂次,立刻展開組織改革計畫,他公開聲稱「NHK有太多的狀況」,打算削減教育電台和廣播第二播送台。其擬定的方針,是未來將NHK分割成二十四小時的新聞專門頻道「第一NHK」,以及以娛樂運動為主的「第二NHK」,最後將「第二NHK」民營化。   「我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靠我們自己的力量,蒐集以日本為主的亞洲資訊,然後向美國和歐洲傳送。為此,我們得建立亞洲網路。地球會自轉,所以亞洲的資訊由NHK蒐集,歐洲的新聞由歐洲的播送站蒐集,美國的新聞由美國的播送站蒐集,每天各自分擔八小時。這麼一來,便可完成二十四小時的世界新聞。這命名為『GNN計畫』,目前正在找尋工作夥伴。這裡並不是在說CNN的透納先生 的壞話,不過他的作法,可說是透過新聞向全世界強迫推銷美國的價值觀。亞洲的問題,由亞洲的播送站處理,美國、歐洲與鄰近諸國的問題,則由各自的播報員處理,大家成為關係對等的工作夥伴,相互提交題材,共同製播二十四小時新聞,這樣的構想不是很棒嗎?別讓CNN一支獨秀,有更多樣的新聞網,應該會更好才對。」   一九九○年十二月,島桂次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中,做了這番演講。   島桂次當時已和美國ABC社長倫.亞理傑(Rune Arledge)針對這個構想的實現討論過,幾乎已達成共識;此外,也跟英國BBC會長、EBU(歐洲廣播聯盟)會長等人說明GNN構想,其中,BBC打從一開始就興趣缺缺,所以在歐洲計畫與EBU的EuroNews合作,就此形成三局,開始朝構想的實現邁進。   隔年,一九九一年,島桂次正式發表GNN的構想。他專斷委託美國奇異公司製作用來建構新聞交換系統的衛星火箭。當時島桂次無視於自民黨的議員大老和郵政省的「使用國產衛星」聲浪,單純以費用便宜為由,選用外國的衛星。此舉成為日後「拉下島桂次」的開端。同年,以NASA的ATLUS火箭送上太空的BS-3H脫離軌道,將播送衛星送上太空的計畫二度失敗。由於將NHK的播送衛星送上太空一事接連失敗,所以「拉下島桂次」的行動正式浮上台面。   島桂次被傳喚至國會的遞信委員會,面對「火箭升空失敗時,島會長你在做什麼?」的質疑,他回答「我在奇異公司的總公司監看螢幕」。但委員長接獲內部消息指出,島桂次當時在洛杉磯的飯店裡,和某個女子共處一室。雖然內部消息的來源不明,但不斷有傳言指出,消息是從NHK內外的「反島桂介聯盟」傳出。   在遞信委員會做完答辯後,《朝日新聞早報》於社會頭版以特別標題寫道「NHK島會長的國會答辯啟人疑竇。該委員會視此為渺視國會」。其他各報也一起在當天晚報展開後續報導。數天後,《東京體育報》寫道「NHK島會長與情人一同海外出差」,接著《週刊新潮》、《週刊文春》、《週刊朝日》等各家雜誌也紛紛炒熱「桃色疑雲」。   在國會裡的虛偽答辯,加上桃色糾紛,接著連經費流向疑雲也開始被報導,結果國會報導完不到三個月,島桂次便辭去會長的職務。   「招來此等事態,是公共傳播的重大危機,身為負責人,我難辭其咎,是以決心請辭。」   親臨記者會的島桂次,最後留下這句話,便離開NHK。   繼島桂次後,川口幹夫就任會長。他聲稱之前是「搞毀組織的散漫經營模式」,全盤否定島桂次的路線。原本正要啟動的GNN構想就此重回一張白紙。   爆出這一連串醜聞的數個月後,出現某個獨家報導。將之前為了GNN構想,而以企業名義設立的「海外祕密帳戶」完全攤在陽光下。然而,這個據說有十億或百億之多的祕密帳戶獨家報導,只有曇花一現,最後一切都在不透明公開的情況下被壓了下來。   1 西貢柏悅酒店   突然一陣烏雲罩頂,路上行人抬頭望的同時,猛烈的雷陣雨開始打向地面。一名年近半百,拉著椰子汁攤車的婦人,急忙衝進老舊的電話亭內。電話亭的玻璃下半部破裂,婦人穿著涼鞋的雙腳和小腿,都被地面濺起的溫熱雨水給沾溼。婦人握在手中的兩千盾 紙鈔同樣也已淋溼。婦人將它塞進口袋後,以散發紙鈔氣味的手擦拭前額,分不清是雨還是汗的水珠,沾溼了她的指尖。   這裡是胡志明市中心、濱城市場前的圓形廣場。在雷陣雨下,車輛和摩托車濺起水花,一面鳴響喇叭,一面駛過圓形廣場。由於這場雷陣雨,看起來就像眾多黑點突然從廣場上消失般。   這名擺攤的女人搔抓著小腿。不知她是在哪裡割傷的,上頭有道割痕,被雨淋溼的肌膚還在滲血。她朝傷口塗抹口水後,抬起頭,這時一名年輕男子俐落地從圓形廣場的汽車和摩托車中間穿過,朝這裡而來。是一名東方人,但看不出是中國人、日本人,還是韓國人。如果是以前的話,她大致分辨得出,但最近她有時以為對方是日本觀光客,刻意哄抬椰子汁的價格,結果對方竟是中國人,反而還被殺價;有時以為對方是中國人,因而告知一般價格,結果對方竟是日本人,吃了一記悶虧。   這座圓形廣場沒有斑馬線,常看到觀光客走到一半,進也進不了,退也退不得,不知所措。但此時朝這裡走來的男子,步伐流暢,似乎很懂得在胡志明市的行走方法。   男子在滂沱大雨下來到小攤前停步,朝電話亭裡的婦人比了個「賣我」的手勢。女人不想走出電話亭外,向他搖搖頭,但男子似乎很口渴,他朝婦人攤開兩千盾紙鈔,擱在小攤上,拿了一個塑膠袋裝的椰子汁便邁步離去。   男子穿著一件越南製的白襯衫,緊貼著皮膚,看起來雖然清瘦,但浮現在襯衫上的胸部和腹部肌肉,宛如運動選手。   婦人心想,他一定是某地的軍人。正當她如此思忖時,突然想起兒時第一次看到的美國大兵,以及那名士兵在她腳上塗抹的燙傷藥氣味,她被雨淋溼的身軀為之一震。   走在黎利街上的男子,走進西貢醫院。這時雨勢陡然轉弱,街上的喧鬧聲又重回婦人耳中。她走出電話亭,回到她擺在人行道上的小攤。   在婦人確認那擺在鋁架上的兩千盾紙鈔的同時,開著冷氣的西貢醫院一樓櫃台裡,櫃台小姐正偷偷在桌下修指甲,等候十五分鐘後即將到來的下班時間,她的目光投向那名從玄關走進、淋得像落湯雞的男子。男子因為全身溼透,一時間似乎還猶豫該不該走進,但最後似乎別無他法,只好晃著拎在手中的椰子汁塑膠袋,朝櫃台走近。他有著端正的五官。與這位櫃台小姐的朋友喜歡的韓國男星有幾分神似。   男子不發一語的遞出一張小紙條。   Hiroyuki Majima(真島裕之)   紙條上只寫了這行字。起初櫃台小姐以為這寫的是某種文章,待重看過一遍後才明白是外國人的名字,她立即以一旁的電腦查詢,發現名字與一名住在內科病房的日本人相符。   櫃台小姐以越南話說道「再過十五分鐘,會客時間就會結束」。但這名全身溼透的男子似乎不懂越南話,臉上沒半點反應。女子懶得用英語和他溝通,便在男子遞來的紙條上寫上病房號房「204」。   男子接過紙條,微微一笑,往走廊走去。他站的位置形成一處小水灘。櫃台小姐朝剛好從廁所走出的清潔婦使了眼色,蹙著眉頭指向地上那灘積水。   「就算有人滑倒又有什麼關係,這裡是醫院啊。」   清潔婦一面以拖把拖地,一面向櫃台小姐發牢騷。   櫃台小姐不經意的查看那位名叫Hiroyuki Majima的男子留在電腦螢幕上的個人資料。   因糖尿病檢查而住院。診療住院費已付清。五十七歲男性。日本人。家住胡志明市。自營業。主治醫師是阮德晃。   當然,裡頭不會有什麼特別記載。櫃台小姐將螢幕回復為首頁畫面後,又開始修起指甲。   說到204號房,剛好就位在櫃台正上方,在內科病房裡算是費用最貴的單人房。還附有一個殖民地風格的小陽台,手往外一伸,便能碰觸到中庭的椰子樹葉——櫃台小姐修著指甲,心不在焉地想著此事。這時,頭頂突然傳來砰的一聲清響。她和清潔婦同時望向天花板。白色天花板有道裂縫,那是之前就有的。她與清潔婦互望一眼,不約而同地側頭感到納悶。   就在這時,樓梯上傳來女子的尖叫聲。在大廳等候領藥的門診患者們,皆從長椅上站起身。清潔婦也握緊她手中的拖把,伸長脖子往樓梯的方向張望。   「怎麼了?」   櫃台小姐不自主的出聲問道。她手中的指甲剪一時不小心握得太用力,手掌感到一陣刺痛。   「報警!快打電話報警!」   一名熟悉的護士聲音在樓上響起,她撥開樓下聚著往二樓觀望的門診患者們,衝向一樓大廳。   櫃台小姐不知道二樓發生何事,但是見那名護士如此激動,她還是馬上拿起話筒。她按下113的手指抖得極為誇張。電話響了好幾聲,卻遲遲沒人接聽。「快點、快點」儘管她心裡如此催促,但這時她聽到的只有零碎片斷的訊息,諸如「有住院患者遭槍擊」「有名男子跳下中庭逃走了」「患者頭部中彈」「血飛濺到牆上」。   這時,電話終於接通了。櫃台小姐已忘卻疼痛,手中仍緊握著指甲剪。   「呃……我這裡是西貢醫院……」   她極力壓抑焦急的情緒說完這句話後,電話那頭的女性卻以悠哉的口吻回應「我知道,剛才也接獲其他人的通報。現在警察正趕往現場,請再稍候一下」,就像自動應答的機械聲。   「啊……好,我明白了。」   櫃台小姐放下話筒。同一時間,她不自主的發出「啊!」的一聲驚呼。   剛才那名男子!剛才走向204號房,全身溼透的那名男子!他的長相!   等警方來了,得確實地向他們描述男子的長相才行。櫃台小姐闔上眼,緊緊咬牙,為了不讓剛才站在面前的那名男子從她記憶中流失。   快點!快來啊!現在我還沒忘!日本男性。年約三十歲。不,不確定是否為日本人。但應該是東方人。身高一百八十多公分。身材結實。膚色白淨,皮膚很漂亮,短髮,手上拎著一袋椰子汁……   其他醫生和護士也都聚向二樓。傳來怒吼和尖叫聲。可能是擔架已送進病房裡,傳來車輪卡啦卡啦的可怕聲響。   櫃台小姐呆立原地,無法動彈。彷彿現在只要她移動一步,天花板就會破裂,從那裡掉落一名渾身是血的男子。   在越南國營電台開始以頭號新聞播送西貢醫院發生槍擊事件時,在案發現場不到一公里遠的西貢柏悅酒店(Park Hyatt Saigon)宴客大廳,正準備要展開盛大的新年派對。   西貢柏悅酒店是二○○五年開幕的法國殖民地風格酒店,在胡志明市內保留的眾多殖民地建築中,其威風凜凜的模樣傲視群倫。   酒店附近依舊保留了老舊的街道,一對騎著舊式摩托車的父子從巷弄裡駛過,兩旁都是幾欲崩塌的破舊建築,不少當地居民坐在路旁的矮凳上喝著越南咖啡,不過基本上來說,除了特權階級以外,其他越南人不准進入這家酒店,大理石鋪設成的挑空大廳以及優雅的交誼廳,都只看得到外國人身影。可能是因為這個緣故,酒店的白牆與周遭種植的椰子葉形成對比,給人一種與外界隔絕的印象。   下過激烈的雷陣雨後,空氣無比清新,盛裝打扮的受邀賓客陸續搭高級車來到酒店門廊前。派對的主辦人是越南的大型國有石油公司「貝當」,這是加入了美國、俄國、日本、韓國等外資的合營企業,受邀賓客從各國大使夫婦,乃至於越南政府官員、相關企業幹部、越南知名女星等,應有盡有,名單上列出的全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達三百多人。   此刻在門廊走下迎賓車的,是一身禮服的美國大使夫婦,夫人身穿一襲越式旗袍風的純白禮服,陪同大使走向派對會場,風采如同出席美國奧斯卡頒獎典禮的明星。   大使夫婦踩著落落大方的步履,穿過挑空的入門大廳,走向會場,這時,有名男子從交誼廳注視著他們。男子所坐的位置,好似躲在平面鋼琴後方。他穿晚禮服的模樣相當好看,打從走進交誼廳起,坐在不遠處的一群日本女性觀光客便開始議論紛紛道「他該不會是韓星吧」。她們之所以認為他是韓國人,是因為一直到剛才為止,男子都用手機講韓語。   美國大使夫婦走進派對會場時,男子也從座位上起身,同樣準備往派對的櫃台走去。這時他突然停下腳步,回到原本的座位,將杯裡殘留的香檳喝完,這模樣令那群日本女性觀光客微微發出一聲讚嘆。   喝完香檳,起身離席的這名男子是一位韓國人,外號金大衛,是韓國通訊器材製造商的公司員工,在洛杉磯分公司上班,不過他與大韓民國國家情報院的關係深厚。   金大衛跟在美國大使夫婦身後,消失在派對會場中後,坐在交誼廳的吧台前一直偷偷觀察他這一連串舉動的鷹野一彥,將杯裡殘存的琴酒一飲而盡,緊跟在金身後。   他在櫃台簽完名,就此走進懸吊著巨大燈飾的會場中。如同節目表上所列,日本知名的女性小提琴家在會場角落演奏。會場內滿是盛裝出席的賓客。一旁有一群賓客,以越南話、英語、法語等各種語言交談,談笑風聲。   美國大使夫婦站在場地中央的一尊冰雕前,大使低沉的聲音,與大使夫人華麗的笑聲,扮演了會場裡的主角。   會場角落有群穿不慣晚禮服的男子。他們是對貝當集團出資的日本「日基」公司員工,臉上流露出對小提琴的音色聽得如痴如醉的神情,但他們明顯是被現場的氣氛所震懾,因而以此來掩飾自己的不自在。    鷹野探尋金大衛的身影,但始終遍尋不著。他本想繼續往前走,這時,有人從背後一把抓住他的肩頭。鷹野回頭一望,金大衛就站在面前。   「……我實在不喜歡你,這句話我之前應該說過吧?」   金臉上泛起冷笑,以英語如此說道。鷹野毫不客氣地將搭在他肩上的手揮開。   「雖然你不喜歡我,不過我喜歡的東西,你應該也會喜歡才對。」   金面無表情地思索鷹野這句話,接著側著頭應了一句「會嗎?」邁步向前走去。鷹野隨後跟上。與越南女性擦身而過時,一陣香水味送入鼻端,感覺恍如闖進熱帶植物園內。   「如果是西貢醫院那件事,我什麼都不知道哦。」   金朝站在會場中央的美國大使夫婦走近,如此低語道。   「既然你說不知道,那就表示你知道。」鷹野笑道。   金停下腳步,回身而望,苦笑道:「我再說一次。我真的很討厭你」。   鷹野對金說的話置若罔聞,朝站在冰雕後的男子努了努下巴。   「那位是『香港TRUST銀行』的黃安迪,對吧?」   金順著方向望去,頷首說了一句「沒錯」,同時確認站在他身旁的女人。   「那女人是誰?」   那名東方女性穿著一件露出單肩的黑色古馳禮服,在一旁聆聽戴著黃色領結,像是他個人商標的黃安迪與另一名白人交談,似乎頗感無趣。   「她是女明星嗎?」   面對鷹野的提問,金側頭回了一句「不知道」。   這時,擋住他們兩人視線的白人男子,突然向金握手。   「這不是大衛嗎?你來胡志明市做什麼?」   金一面和男子握手,一面反問:「懷特先生,那你呢?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利用休假和家人一起來亞洲旅行。與其在天寒地凍的波特蘭過冬,不如到這裡避寒。」   「我看不是吧。話說回來,我根本沒聽過你有家人啊。」   「是嗎?那就當作是無拘無束的個人旅行吧。」   「越南政府好像會在三月初旬正式宣布……」   金話說到一半,那位人稱懷特先生的美國人朝鷹野瞄了一眼。鷹野向他伸出手。懷特小心謹慎地與他握手。   「我來介紹,這位是鷹野。我只知道他的姓,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是『AN通訊』的記者。這位是亞蘭‧懷特先生。是波特蘭大學的教授。」   金不太耐煩地在兩人之中介紹。   「……我記得,您好像在史丹利資訊顧問公司擔任顧問,對吧?」鷹野問。   懷特沒回答他的提問,而是露出驚訝的表情問道:「AN通訊?」   「全名是『亞洲網通訊』,是一家從事網路新聞傳播的公司。」鷹野回答道。   「第一次聽到。」   「因為我們是播送芽莊(Nha Trang)度假村資訊的一家小公司。」   懷特似乎不相信鷹野說的話。   不過事實上,AN通訊對外確實只是這樣一家小公司。他們傳播亞洲各地度假村和流行資訊,就連亞洲體育比賽的趣聞軼事也會傳播,只要和「亞洲」這個關鍵字有關,不管什麼事都會寫成報導,在資訊網上播送,就是如此小規模的通訊社。   懷特可能是不想再和鷹野多聊,他轉頭面向金,拉回原先的話題說道:「關於剛你才說越南政府會正式宣布那件事……」接著又瞄了鷹野一眼。金見狀,露出無奈的表情苦笑道:「懷特先生,這傢伙可能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他們兩人談的,是越南政府針對南海油田所宣布的事。繼已開發的白虎油田、黎明油田、以及正在開發的芳東油田後,據說已發現第四座油田,這項傳聞是從三年前開始傳出,從現有油田的生產狀況來推斷,新油田的規模約莫是這三個油田加起來的總合。   「你在這裡見過『CNOX』(中國海洋石油)的人嗎?」   懷特壓低聲音問道,金搖頭回了一句「沒有」。   「……上次在芳東油田案中被排除在外的中國,應該不會就此放棄越南才對。」   「問題是,CNOX對這次的案件完全沒有行動的跡象。不過取而代之的是……你看那邊。」   金望向站在冰雕像後面的香港TRUST銀行總裁黃安迪。   「不,黃安迪好像和這次的事沒關係。」懷特搖頭道。   「倘若黃安迪與CNOX都和此事無關,那表示中國勢力對越南油田不感興趣嘍?」   「很不可思議吧?」   「何止不可思議,根本就很可疑吧。」   「難道是有比油田更有賺頭的事?」   「怎麼可能,這可是油田啊。而且是離自己國家很近的巨大油田。中國怎麼可能放過。」   鷹野與持續交談的兩人保持些許距離。他們的談話內容,鷹野早已知悉,不算什麼新鮮事。這時剛好有位服務生端著托盤走過,;鷹野從中拿起一杯香檳,望向黃安迪身旁的女子。女子白皙的胸前有一顆應該價值數千萬日圓的鑽石,閃閃生輝,宛如匯聚了會場上的所有照明。看她的體型、儀態,以及化妝的方式,似乎是中國女子,不過也可能是在美國或歐洲出生的香港人。   鷹野啜飲著香檳,若無其事地朝冰雕走近。這尊冰雕遠看像太陽,但其實是雕塑成越南山茶花,在會場內的熱氣下,花瓣部分已開始融化。飯店內的冷氣當然涼爽宜人,不過這裡依舊是南國的夜晚,鷹野穿著這身晚禮服,背後已是一片溼汗。   鷹野伸指碰觸冰雕。冰冷的觸感傳向全身,剎時感覺背後的汗水全收進體內。他碰觸的部分融化成水,從指尖滴落。   CNOX。中國的國營綜合能源大企業。   鷹野在心中低語。金大衛與懷特以溝通無礙的語言交談著,但這個時候,CNOX竟然沒半個相關人員來到胡志明市,實在非比尋常。當初CNOX的主要生產地設在中國境內的渤海沿岸,而現在則是在珠江河口近海、海南島周邊,觸角已伸向南海,因當時計畫要打進美國市場,對越南的大熊油田等既有油田,完全錯失先機,既是這樣,這次的案件應該會更率先宣布加入才對。   當然,就越南政府的立場來看,中國雖然是開發後才來的客戶,但仍舊有很高的希望,越南政府很想與中國合作。這麼一來,放棄打進美國市場,改為著眼非洲,在奈吉利亞及赤道的幾內亞等國家經營有成的CNOX,與擁有香港TRUST銀行這個巨大的香港資本當後盾的黃安迪聯手,然後美國、日本、韓國諸國追隨其後,這樣的形態對越南來說,應該最有利於推動開發。   但現在卻完全看不到CNOX及黃安迪出面。   關於CNOX,在先前因締結日中共同開發同意合約,而達成雙方合作的東海白樺天然氣田,後來因幹部擅自提出「已處於生產階段」的意見,之後中國政府急忙取消合作,從那之後,身為企業公司的CNOX與中國政府的嫌隙漸深,過去那種完全看中央政府行動來辦事的時代就此宣告結束。   這種趨勢並不只限於CNOX,在其他中國大型企業集團(特別是沿岸)與中央政府間尤為顯著。簡單來說,這證明中國企業開始走向追求私利私欲,不遵守中央政府規範的趨勢,而這時再加上美國和日本等國家的資金流入,更造成中國企業與中央政府漸行漸遠。   總之,CNOX這次沒有要加入越南的動向。難道打算傾全力投入陷入膠著狀態的東海,要開始正式生產?而另一方面,黃安迪也沒插手油田,他到底有何盤算?莫非有其他事比油田更吸引他?   手指一直碰觸冰塊,逐漸失去感覺。鷹野抬起臉一看,那名身穿黑色禮服的女子就站在冰雕對面望著鷹野的手指。   「你是日本人嗎?」   女子率先搭話,說著一口流利的日語。鷹野點點頭,應了聲「是的」。   「如果這座冰雕是用香檳做成的就好了,你會不會這麼覺得?」   女子晃動手中裝有香檳的高腳杯,突然如此問道。   「妳喜歡香檳是嗎?」鷹野問。   「你可曾遇過討厭香檳的女人?」   鷹野回了一句「沒有」。   「是嗎,那就好。我還擔心你的女人運不佳呢。」   原本一直站在女子身旁的香港TRUST銀行總裁黃安迪,不知何時已加入包圍美國大使的那群人裡,朗聲歡笑。   「你住胡志明市嗎?還是香港?」鷹野問。   女子學鷹野碰觸那尊冰雕,向他反問:「那你呢?」   「東京。不過我常搭機來往亞洲各地。」   「這樣啊。我和你很類似。」   鷹野靜靜注視著女子。   「怎樣?」   「妳是日本人嗎?」   「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看起來不像。」   「因為化妝吧?日本女性在這種派對裡,都不會採灰色系的化妝手法。」   女子以食指比向自己眼睛,在上頭繞圈。   經這麼一提才發現,這種化妝技巧會給人冰冷的印象。但也因此而提高了她在會場裡的身價。   「我問你,剛才和你說話的人也是日本人嗎?」   女子望向鷹野背後。他轉頭望,看到的是正與懷特聊得很投入的金。   「不,他是韓國人。」鷹野應道。   「這樣啊。」   「……妳對他有興趣?」   「不知道耶。……他是怎樣的人?」   「怎樣的人啊……。可以確定的是,他和黃先生不一樣,是個窮上班族。」   女子面無表情地聆聽鷹野這番話,接著應了一句「這樣啊,真是遺憾」,不知這是真心話還是玩笑話。   這時女子的手機響起,她從小小的派對包裡取出手機,連同一張名片遞給鷹野後才接起手機。這通電話好像是有人通知她,委託代訂的班機已訂好機位,但不知道是何時的班機,飛往何方。鷹野一直注視著她,女子朝他嫣然一笑,接著將手機貼向耳畔,朝會場入口走去。   鷹野望向手中的名片。上頭只寫著「綾子」及手機號碼。他的視線從名片移回會場入口,但已不見女子蹤影。鷹野在腦中記下名片上的手機號碼。   他改為找尋金,金已和懷特告別,改和一家與越南企業貝當有資金合作關係的韓國企業幹部交談。   鷹野靠向金背後,待他們兩人談話結束後,才出聲叫喚。金轉頭望向他,突然笑著說了一句「你沒那個能耐啦」。看來,他已看到鷹野與綾子談話的情況。   「我要回去了。」鷹野說。   「要回去啦?」   「一直待到最後,難道會有白花花的錢從天而降?」   聽鷹野這麼說,金發出一聲輕笑。   鷹野拍了拍金的肩膀,正準備離去時,突然停下腳步。   「啊,對了。偶爾我也介紹女人給你認識一下吧。雖然我覺得你身旁不缺女人啦。」   「如果是剛才交誼廳裡的那群日本女性觀光客,那就免了。」   「為什麼?他們都說你像韓星呢!」   「我喜歡日本女人,但她們群聚一起時,每個就像石頭一樣硬。比起眼前的男人,日本女人更重視女性友人之間的情誼吧?」   鷹野遞出手中的名片。   「這是誰?」   金沒碰那張名片,直接如此問道。鷹野什麼也沒說,只是將綾子的名片塞進金胸前的口袋。   「啊,對了,她好像很討厭香檳哦。」   「哦,還真是少見。」   「不過,看到討厭的男人,就會突然想喝香檳。」   金從口袋裡取出名片,仔細端詳,鷹野留下他獨自一人,離開了派對會場。

作者資料

吉田修一(YOSHIDA SHUICHI)

生於一九六八年,高中以前生活在日本長崎,後遷到東京。法政大學企業管理系畢業。以〈最後的兒子〉獲得第八十四屆文學界新人獎,步入文壇,該作品亦是第一一七屆芥川獎入圍作品。此後陸續發表〈碎片〉、〈WATER〉等作品。二○○二年以《同棲生活》獲山本周五郎獎,同時期再以《公園生活》奪下第一二七屆芥川獎。 其他著作有《熱帶魚》、《東京灣景》、《地標》、《長崎亂樂坂》、《7月24日大道》、《惡人》、《再見溪谷》、《春天,相遇在巴尼斯百貨》等。其中,《惡人》將吉田文學推向另一高峰。不僅首次的新聞連載小說獲得各方好評,更一舉拿下了日本兩大新聞報社(朝日新聞社、每日新聞社)的大佛次郎獎與每日出版文化獎,在日暢銷破220萬冊,並改編為同名電影。 吉田修一擅長描寫年輕人在都會生活的當下心情,貼近真實的文字描述引發無數讀者共鳴。他自己十八歲才到東京,覺得自己「既不屬於東京,也不屬於故鄉」,在兩者之間游移的孤獨和鄉愁,就成了他書寫的動力。 相關著作:《惡人(博客來獨家限量作者親簽扉頁.芥川獎作家吉田修一巔峰之作.吉田文學經典回歸(1))》《惡人(芥川獎作家吉田修一巔峰之作.【物語系】代表作)》《最後的兒子》《太陽不會動》《天空的冒險》《惡人》《那片藍天下》《星期天們》

基本資料

作者:吉田修一(YOSHIDA SHUICHI)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麥田 書系:吉田修一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4-11-27 ISBN:9789863441724 城邦書號:RY7014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