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怎麼不去死?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權威文藝雜誌《達文西》2010年7月號白金選書 ◆日本知名情報節目「國王的早午餐」2010年推薦好書 ◆辻村深月、蔡康永、肆一、小鳥茵 等知名作家一致好評 ◆女演員服部美穗推薦本書為她的2010年第一好書 「愈是想要說謊,便愈是只能說出真實。」 謊 言 v.s. 真相 這是一場會將你拖入地獄的殘酷對決。 然而只有墮入地獄, 你那破敗汙穢的人生才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這次沒有妖怪,不是怪談, 療癒系的京極夏彥全新登場! 「那麼……你怎麼不去死?」 這個無禮的陌生男人居然對我這麼說, 我只是想追求我渴望的一切, 為什麼要被這個毫無關係的外人如此責備? 三個月前,那個叫鹿島亞佐美的女人死了。沒想到出現了一個年輕男人既無禮又執拗地四處打探和亞佐美有關的事情。不論是她的上司、她的鄰居、她的母親,甚至是調查她的死亡真相的刑警,每個人都被這個男人纏上。為了擺脫男人的惱人質問,所有人都打算用謊言草草打發他,卻反而被自己的謊言逼到無路可退,被迫面對自己內心深處的罪業…… 這個男人到底是誰?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而亞佐美的死亡又隱藏著什麼秘密? 【名家推薦】 「這部作品不是讓讀者任意評斷書中角色的爽快故事。當我發現透過那名男子的追問,自己也摔落地獄時,才重新認識寫出這部作品的京極先生的厲害與恐怖之處。更恐怖的是,即使如此,我也無法停止翻動書頁的手。」 ——辻村深月(本書解說/知名作家) 「『我不想活了』這句話其實是求救訊號。說出這樣話語的人,一定是懷抱著希望被救贖的心情而從口中吐出來的吧。也因為如此,當被人指責著:『怎麼不去死了算了』時,才會驚覺到自己想活下去的意志。因為,一旦真的死了,就表示再沒有機會了。《怎麼不去死?》講的其實不是一個人死去的故事,而是六個人試圖活下來的故事,死皮賴臉也罷、百無聊賴也好,但唯有繼續活著,才能夠有獲得幸福的可能。」 ——肆一(知名作家) 「『怎麼不去死?』或許是時時閃過腦海的反射性惡意,或許是輕挑調笑的口頭禪,若說者隨意甚至俏皮的當成詰問拋出,卻可能給他人造成毀滅性的後果。如同本書,閱讀過程溫順平和甚至有點囉嗦,但完讀闔上書頁後的後座力才開始懾人。」 ——小鳥茵(知名部落客) 「見證殘酷轉變為救贖的奇蹟一瞬間。」 ——橫里隆(《達文西》前總編輯)

內文試閱

  第一人。   亞佐美死了,真令人震驚。   我是這麼說的。   那個叫阿健還是健司、對我而言無關緊要的傢伙,用令人極不愉快的態度,把一半的臉埋在鑲滿蓬鬆毛皮的外套衣領中,發出語尾上揚的應答:   「啊嗯?」   聽起來分明是瞧不起人,完全沒把大人放在眼裡。   這傢伙搞什麼?——我心想。   一般都會這麼想吧。我是不想嘮叨什麼應該要畢恭畢敬、尊敬長輩的陳腔濫調,不過當然不覺得受用。   或者說,我顯然感覺受冒犯了。   就是所謂的不爽。   話雖如此,要是埋怨什麼「你這小子讓人很不爽」,就淪為跟這他同樣等級了。所以在這種情況,應該用力嚥下不平,並且表達出通情達理的態度,規勸責備對方才對。以一個長輩的身分。   所以,我露出詫異的表情。   對方沒有反應。   我很無奈,只好重述「真令人震驚」。   沒有別的說法了。我只是在回答對方的問題,而對方對我的回答沒有反應,那我也只能再說一次了。   「——就這樣?」   健司——我想應該是叫健司,總之叫這個名字的對方——這麼應道。   我一時語塞。   我都擺出這麼詫異的表情了,健司的態度卻絲毫不變。連姿勢也完全一樣。語氣聽起來比剛才更目中無人。簡而言之,就是我的意志表達完全沒有效果。   況且健司根本就沒有在看我的眼睛——或者說我的臉——不,他甚至沒有在看我。   他在看外面。   「什麼叫……就這樣?」   大概停頓了二十秒左右,我這麼說。口吻變得有些高壓,但這是逼不得己的。   健司總算轉向我。   一臉不服氣。首先眼神就十分叛逆。   那是什麼眼神?朝他大吼,揪住他的衣領——我想像著自己這麼做。   不過只是想像。   我不會這麼做。   我不想表現出那種封建時代教師般的態度。完全不想。   事實上,我以前還是學生的時候,這樣吼人的教師與被吼的學生所在多有,但我想那是沒有效果的。學生不是變得更加叛逆,就是害怕惶恐,否則就是無視於教師。這類恫喝的言行,是無法讓人悔改或反省的。至多就是屈服。如今回想,我覺得那與不良學生模仿黑道兄弟,恐嚇說「看什麼看」的台詞,根本上是同質而且同義的。   不是我自誇,但我本身屬於那種循規蹈矩的個性,自幼便不曾有任何反體制的行動,也和俗稱的不良少年們保持距離;然而對於父母和教師那種高壓的口氣,我還是感到強烈的抗拒。   長大以後,雖然立場上已是長輩,但我還是對那類言行感到無法苟同。   所以我保持沉默。   健司倚靠在椅子上,稍微改變姿勢,異常含糊地低吟一聲:「啊啊。」   他的嘴巴埋在衣領當中。   「啊」什麼「啊」。   「喂,你是怎樣?你那種反應,是要叫人怎麼解釋?」   「我態度很差嗎?」   健司問。   我答不出話。   雖然我應該說「對」。因為他的態度確實很差。   至少那不是對初見面的長輩該有的態度。   可是該說是失望還是期待落空,又或者是失去戰意……結果我只能露出更詫異的表情。健司把臉從毛領子伸出,接著問:「怎樣?」   「什麼怎樣……」   「哦,你看起來好像很不服氣啊。」   「不服氣……是什麼意思?」   我說,健司微微噘起嘴唇,停頓了一拍,然後好像咂了一下舌頭。   太陽穴一帶熱了起來。   我壓抑想拍桌的衝動。   健司看著我的手,彷彿看透我的不耐煩。   「幹……幹嘛?」   「呃……」他欲言又止。   「怎樣啦?」   「就是……」   「就是怎樣啦?」我追問。   「你從剛才就一直怎樣怎樣……」   在問問題的人是我耶?——健一說。   我的怒氣委靡了。   確實,我淨是「怎樣」個沒完。   「不是啦,就是……你說我看起來不服氣……」   「因為你分明就一臉不爽嘛。」   我的話被打斷了。   「生什麼氣嘛?說真的,我看了也很不舒服耶。可是,是我找你來的,或者說是我主動的,所以我覺得好像有點過意不去?我這人沒什麼家教,所以也不會講話。我猜你可能是看我不順眼,才不肯回答我的問題。」   「我不是回答了嗎?」   沒錯。   明明沒那個必要。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被這個人抓住了。   我反射性地以為他是剝皮酒店的攬客員。可是假使是那樣,他的態度又有些古怪。   可以借點時間嗎?他這麼說。而且這一帶並沒有那類酒店,離鬧區還有段距離。就算有店鋪,頂多就是飯館。而且以攬客員來說,他的態度十分外行。   那麼,是新興宗教的傳教員嗎?還是老鼠會的?我左猜右想,但似乎也不是。   最重要的是,對方知道我的名字。那雙鬼鬼祟祟、沙丁魚般的眼睛左右游移,卻絕對不會停佇在我的臉上,然後他說:請問,你是山崎先生對吧?   沒錯,我是山崎。   我要是女人,這傢伙百分之百就是跟蹤狂。但可惜的是,我是個其貌不揚、年過四十的歐吉桑。這種情況下,揣測對方是同性戀跟蹤狂也太荒謬了,所以不列入考慮。   你是誰?我問。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第一個當然要這麼問吧。這傢伙表明自己叫阿健還是健司,然後說:   你知道亞佐美吧——?   亞佐美。   你是說鹿島小姐?我問。   如果亞佐美指的是鹿島亞佐美,我的確認識她。   鹿島亞佐美是我們公司的派遣員工,在我的部門工作,是我的屬下。   不過——亞佐美在三個月前過世了。意外?自殺?謀殺?我不知道警方做出什麼樣的結論。她過世的時候,有刑警上門,我也接受了類似偵訊的問話,說了許多事情,但沒有聽說最後怎麼了。沒有特別接到通知,報紙和電視也沒有頻繁報導此案的樣子——不,或許只是我沒注意而已——但我模糊地猜想,她八成是自殺吧。   鹿島亞佐美小姐是嗎?——我再次確認。   健司說沒錯,就是鹿島亞佐美。   那……你是鹿島小姐的家屬嗎?我問。   不是家屬,健司回答。唔,算認識吧——   這樣啊,是朋友啊。   也就是男友之類的吧,我擅自下了判斷。或許不是,但對我無關緊要。   關於亞佐美……我想請教一點事,健司說。   我說我沒有什麼好說的,結果健司說,就算你沒有什麼好說的,我也有事情想問。我強調我什麼都不知道,但健司說總知道得比他多。   她直到死的前一天,都還在上班吧?就在你面前——   這是事實。   但就算是這樣,那又如何呢?   我——對亞佐美不太了解呢——健司說。   才剛交往她就死掉之類的嗎?我再次擅自判斷。   雖然我都無所謂。   所以,我刻意不追問更多細節。你怎麼樣我不曉得,但我對你完全沒興趣——我覺得必須讓對方了解這一點。   我說過很多次了——我對亞佐美小姐也不了解,我冷冷地說。   正確來說,我並不算她的上司。我只是她被派遣前往的單位的員工之一,更不是她的家人、親戚或朋友。   他想從只有這點關係的我這裡問出什麼?問了又能如何?他是想知道她在職場的表現嗎?事到如今,知道這些又能怎麼樣?她人都死了。懷抱哀悼之情我可以理解,但我可沒空奉陪。   我真的沒空搞這些。   我沒時間耽溺在只來了三個月的派遣員工的回憶裡,也沒閒工夫去奉陪貌似愚鈍的年輕人的感傷。我很忙。忙得要命。所以那種戀戀不捨的事……   戀戀不捨——   這時我感覺到好幾道視線。我並沒有任何好內疚的,卻忍不住介意起旁人的眼光。在大馬路上跟這種人站著說話本身就令我排斥。   再見,我說,想要甩開對方,結果手被抓住了。你做什麼?我有些粗聲粗氣地說,結果更加介意起旁人的眼光了。我瞪著男人,粗魯地說:「告訴你職場上的感人小故事,你就滿意了嗎?」並試圖甩開他的手。   那樣就可以了——   什麼都可以——   健司說。   對向的路人在看。從背後走來的路人也看得到我們。   我真的處在眾目睽睽之中。   我不想邊走路邊說話。   而且外頭很冷。結果我落入在前往車站的半路上,跟一名陌生小夥子一起進入家庭餐廳的窘境。   所以,我從一開始就非常不愉快。就算我表現出不高興的態度,也是無可厚非。我可是在百忙之中特別抽空聽他說這些。   不。   話雖這樣沒錯,但我一定是認為必須先弄清楚這傢伙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就算亞佐美被派到我們公司的事可以輕易查到,但外人應該無法輕易得知我的名字跟長相。即使查到我們公司,如果不向公司內部的人打聽,不可能知道我這號人物。   是聽誰說的?   這對我是很重要的事。   視情況而定,這有可能妨礙到我的工作。就算不會影響工作——   ——我受夠了   沒錯,我受夠了。所以想在路上閒晃一陣也是事實。原本下班回家的我就是憂鬱的,不想直接回家,一邊走著、一邊好想繞去哪裡打發時間。從職場到車站之間沒有酒館,如果想要喝一杯,就得專程到其他地區。   沒有伴可以相約。   也提不起勁一個人去。   即使如此,當時的我仍然強烈地不願就這麼回家。   不,現在也是。我不想回家。   距離末班電車還有很久。我覺得陪陪這小夥子打發一下時間也不錯。   但又不想被對方看出這樣的心情。   我不能對一個初次見面、而且像個小混混的小夥子示弱。無論如何我都必須擺出是在對方懇求下,心不甘、情不願地奉陪的姿態。   出於這樣的理由,我的表情應該比平常更僵硬了五成左右。碰到這種狀況,沒有人會熱情地笑臉迎人吧?要是有,那一定是瘋子。   這裡是家庭餐廳,沒有酒類。我覺得至少也該有個啤酒——不,菜單裡面或許有,但就算有,現在身體這麼冷,也不是想喝啤酒的心情。   沒辦法,我點了熱咖啡。   健司對女服務生說要飲料吧。飲料吧可以像這樣單點嗎?那不是附屬在什麼套餐裡的服務嗎?客人只點飲料吧,不斷地續杯、賴在店裡不走,生意不會做不下去嗎?   還是只是我太無知?   健司連外套也沒脫,大口喝光白開水,默默離席,倒來疑似綠色蘇打水的神祕飲料後,便大搖大擺地深深坐在沙發裡,開口說:   亞佐美死掉了呢——   這時咖啡送來了。   這種店送餐的時機總是不湊巧到家。我開口第一句話,就被拔尖得彷彿穿出腦門的「您的熱咖啡來了」蓋過,我正準備要重新開口的瞬間,又被大舌頭且言不由衷的生意話術給打斷:「請慢用。」   一陣尷尬的氣氛流過。   我無可奈何,啜飲了一口像是熬煮過頭的咖啡,說:   亞佐美死了,真令人震驚——   「我不是回答你的問題了嗎?你說人死了呢——你說了吧?所以我回說:真令人震驚。這很平常啊?是很自然的對話啊。然後對話再從這裡開始發展不是嗎?可是你是怎樣?是你自己擺出打斷對話的態度的耶?」   「你很震驚嗎?」   健司說。   「很震驚啊。雖然打交道的時間不久,可是認識的人過世,還是很讓人震驚啊。不行嗎?」   口氣幹嘛那麼衝啊?年輕人說。   誰叫你態度那麼差?我說。   「我不是道歉了嗎?」   「那是道歉的態度嗎?」   「不好意思啦。」   健司將身體前屈。   我往後退。   「我沒有惡意,只是我這人天生就這樣。我不是在怪你啦。我只是想問一點事而已。如果你那麼不願意,那就算了。」   「不,我是……」   「你說你不了解亞佐美,可是應該也不是完全不了解,然後我是請你告訴我她的事,不管任何事都行。而且,是你說要來這裡的。既然都特地進店裡坐了,一般不是會覺得你應該想告訴我什麼嗎?結果你卻臭著一張臉,一句『很震驚』就沒了,哪有這樣的?亞佐美死掉了對吧?所以我只是陳述事實啊。」   健司含住吸管,吸起綠色的液體。   「那是怎樣?你要我怎麼說——跟你致哀,說聲『請節哀順變』你就開心了嗎?」我說。   「什麼我就開心了——」   總覺得……   這傢伙正覺得傻眼。   這個無關緊要的男人,竟然對我目瞪口呆。   你的口氣太奇怪了吧?健司喃喃地說。   「不好意思,我腦筋不好,不是很懂,一般大人都是你那種態度嗎?你們用那種口氣說話,不會跟人家吵起來嗎?」   「吵起來?我說你啊……」   「要是我們的話,絕對大打出手了。『你搞屁啊!』這樣。而且就算不是自己的女朋友,有人死掉卻擺出那種態度,不是太冷血了嗎?」   「唔……」   這一點他說的並沒有錯。   實際上亞佐美過世了。撇開我的感受跟這奇妙的狀況不論,或許我發言的口氣,並不適合談論一個人的生死。   ——被這種人。   被這種人教訓,像什麼話?可是,唔,我應該也有幾分過錯吧。該道歉的時候還是道歉比較好,我心想。   然後我含了一口難喝的咖啡。   全然的苦。煮過頭了,而且很燙。不是剛煮好的燙,一定是煮好擱在那裡,不斷地保溫再保溫,香味全散光了,一點都不濃郁,成了只是又苦又燙的黑色液體。   「如果我的口氣不好——我道歉。」   我說。可是憑什麼我非道歉不可?對這種初次碰面的小混混低頭道歉的我,究竟算什麼?為什麼不管我做什麼,總會招來這樣的結果?   明明我沒有任何過錯。我這麼一想——   「不,也不是道歉,怎麼說,我完全不曉得你是什麼人啊。好吧,我是認識鹿島沒錯,可是我不認識你。而且劈頭就叫我說她的事,又問我覺得她死了怎麼樣,我也不曉得該怎麼回答啊?我不曉得你們年輕人怎樣,可是大人呢,是講求步驟的。就算要談,也得先有個相互了解的過程才行啊。」   健司又咂了一下舌頭。   「就、就說你那種態度——」   我就是態度差啦——健司挑釁地說。   「所以我一開始就聲明了啊,就先跟你對不起了啊。而且我也不懂敬語,其他還能怎麼問嘛?還是要我吹捧一下『部長大人真了不起、真聰明』?」   「你是怎樣——」   又說了「怎樣」。   確實,這樣一點創意都沒有。   「我一點都不了不起,也不聰明。喂,我不曉得你知不知道我這個人,可是我們公司很小,就算是部長,也只有三個部下。因為沒有課,所以也沒有課長。其他的就是些派遣員工,而那些派遣員工也全部都裁掉了。就算鹿島還活著,也不在我手下工作了。」   「部長不算大咖嗎?」   「什麼大不大咖,世上不是用這種基準在運作的。頭銜簡而言之就是一種職務,而我是管理人員,如此罷了。而且只是個小主管。現在又不是江戶時代,主管不算一種階級。」   哦?健司的反應讓人摸不清是佩服還是輕蔑。

延伸內容

◎文/辻村深月   一開頭就說私事,實在惶恐,不過我從來沒有接過比這次的解說更令人猶豫的工作了。   首先接到委託的時候,我在電話這一端發出「咦」加上濁音般不存在於日語發音的怪聲來,緊接著一股近似焦急的駭懼一點一滴地湧上心頭。我覺得被京極先生看透了一切,再也無處可逃,回過神時,我已經做出了回答:「沒問題。」我擦掉一下子狂噴出來的汗水,用大受動搖的腦袋思考:怎麼會有人知道我喜歡這部小說?別人發現了我的什麼?   二○○九年,看到出現在《小說現代》三月號封面的這行文字時,我的衝擊無法言喻。   新連載《怎麼不死了算了》京極夏彥   在結尾安排大逆轉的推理小說,經常會使用「世界在最後一行徹底顛覆」這樣的宣傳文句,但這是我頭一次經驗到連第一行都還沒有看到——在標題的階段世界就遭到顛覆。   我拋開工作和娛樂,拿起雜誌立刻讀了〈第一人。〉,然後我顫慄了。京極先生,我等了好久了,這就是我想讀的!——當時我那種甚至是感激涕零的心情,眾多讀者應該都感同身受。   〈第一人。〉從似乎對別人、社會和周遭不滿的男人不悅的敘述口吻展開故事。他似乎是一個叫亞佐美的女人的派遣單位的上司,而女人似乎在自家神祕死亡。出現在他面前的無禮年輕人健也自稱認識亞佐美,想要打聽過世的她的事情。我很笨,也不會用敬語——健也以毫不矯飾的詞語與男人對峙,男人被打亂步調、嚴詞逼問,很快地便因為自己充滿社交詞令與歪理的言詞而暴露出祕密與馬腳。乍看之下,這也像是毫不矯飾的年輕人以純樸的話語做為武器,擊倒充滿虛榮的大人的爽快物語構圖。   然後健也訪問了〈第二人。〉、〈第三人。〉。住在亞佐美公寓隔壁房間的女人、包養亞佐美的黑道、亞佐美的母親……。健也以打聽亞佐美的事做為名目,坐在他們面前,然後在短暫的會面中,就彷彿驅逐對方的附身魔物般,道出這樣一句:   ——怎麼不死了算了?   後來雜誌上的連載只到〈第五人。〉,本書加入新撰寫的〈第六人〉,以單行本形態出版時,我聽說許多讀者就和我一樣,提及書名的衝擊性。亦即「好殘忍的書名」、「怎麼可以說這種話」、「衝擊性十足的書名」。   我不否定它的衝擊性。可是這些形容我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因為對於當時二十多歲的我來說,「怎麼不死了算了」這種話,從十幾歲的時候就非常貼近生活,而且如果不怕誤會,我得說那完全是極輕巧的一句話。   我們經常把「怎麼不死了算了」掛在嘴邊。   沒有「去死啦」那麼強烈,也沒有「我希望他死掉」那麼迫切。   這樣寫,或許會被誤以為我是個蛇蠍心腸的人,可是那些不負責任、甚至不帶積極性地溜出口的話,比方說對撞到肩膀卻不道歉的行人、在擠得像沙丁魚的電車裡覺得別人礙事時,也都會在口中如此喃喃自語。因為,那些人對自己無所謂。   十幾歲的我們對每天的各種不耐毫不猶豫地吐出這種話,引來許多大人的警告。「隨隨便便把『怎麼不死了算了』掛在嘴上,是很危險的。」我們嘲笑這些警告,對於大人把我們根本不當一回事的言詞當真,還正經八百地提醒感到滑稽,就這樣度過青春時期。然後我們繼續在私底下輕巧地呢喃:「那些王八蛋,怎麼不死了算了?」   對於我們——殘忍的當時的孩子們而言,「怎麼不死了算了」完全就是發洩用的爽快詞句。   可是我們一直沒有發現,其實這些話我們都只會在背地裡細語,絕對不敢當著對方的面說。過去動輒如此喃喃細語的人生中,不管剪下任何一個場面,叫我在對方聽得到的地方說出來,我一定會嚇到渾身發抖,哭著抗拒說我實在辦不到。   然後,我為時已晚地發現了。   就像我對許多人說過「怎麼不死了算了」,其實別人也私下這麼咒過我。明明不是真心如此期望,但自己也被數不清的對象輕巧地一路詛咒至今。   然後,我戰慄了。   埋怨、辯解,滿口自己的理由自己的苦衷,明明一定對不曉得多少人惡罵過「怎麼不死了算了」,卻認定唯獨自己不會被如此詛咒的自私登場人物。健也在作品中造訪,被他以一句「怎麼不死了算了」掐住咽喉的人們,跟我自己,其實沒有任何不同。   健也說,   每個人都只談論自已。   發現到這本書失去審判自私他者的爽快物語的框架,自己也屬於被健也推入地獄深淵的一方時,這本書以及京極先生選擇這個標題的可怕與駭人再次逼迫上來。更可怕的是,即使如此我還是無法克制去讀。健也輕巧的敘述,不允許我闔上書卷。   被大人禁止輕易掛在嘴上的「怎麼不死了算了」,原本應該就是句只能輕巧地去說的話吧。   絕不能有那樣的機會,正視著對方嚴詞厲色地說。然後在本書中,健也的輕巧與沉重極為絕妙地拿捏住那正中央的距離,注意到時,已經深深地潛行至我們身邊。而這個時候,聽到那句「怎麼不死了算了」的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同時,本書也是本精巧的推理小說。與健也的對話中,由於被戳中心虛之處,祕密遭到揭發,有些人驚恐,有些人醒悟,有些人號泣,有些人被拋下。   緊接著浮現的亞佐美的死亡真相衝擊性十足。感覺看見真相的瞬間,我們的地基潰散,再次迷失了真實。她死去的理由、凶手的動機——而這真的能叫做動機嗎?那真的能叫做凶手嗎?「怎麼不死了算了」這句話的輕巧與沉重,在這裡也被明確地刻畫出來。   現在我已經不會輕易說什麼「怎麼不死了算了」。不是因為看完本書,對語言有了反省,或是促使我檢討自己的生活方式,以某個意義來說,是出於最單純的理由。那是因為現在「怎麼不死了算了」除了這句話本身的意義以外,又多了另一層意義:它是京極夏彥的作品。   做為一部傑作,本書在出版單行本時,由於「紙本與電子書籍版幾乎同時推出」這種史無前例的作法而成為「話題作」,它的書名與它的內容同時廣為滲透在許多人心中。   像過去那樣隨口說說的「怎麼不死了算了」這句話背後又多出了本書、亞佐美、健也這些影子,既然如此,話語的意義也不得不隨之改變了。我確實地感受到,我們將無法再次輕易地把這句話說出口。   京極夏彥以不到封印這麼強烈、輕巧與沉重之間的力道束縛了我們,將我們釘在活著的一方。   被本書一度推入深淵的我,從那裡戰戰兢兢地交出這篇文章。對必須道歉的對象道歉、哀求必須哭著哀求的對象、明白地承認那些非珍惜不可的事物,從拋棄了羞恥與保身之處,我投降說:「我想要活下去。」   做為被本書強制救贖的人之一。

作者資料

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作家、妖怪研究家、藝術總監。 1963年生於日本北海道,曾在廣告公司擔任平面設計師,藝術總監。 1994年以妖怪推理小說《姑獲鳥之夏》晉身日本文壇,旋即引起各界矚目。 1996年以「百鬼夜行」系列第二作《魍魎之匣》獲得第四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大受讀者歡迎。「百鬼夜行」系列小說人物設定先鮮明,布局精彩,架構繁複。舉重若輕的書寫極具壓倒性魅力,書籍甫出版便風靡大眾,讀者群遍及各年齡層與行業。 1997年以時代小說《嗤笑伊右衛門》獲得第二十五屆泉鏡花文學獎。 2003年以時代小說《偷窺狂小平次》獲得第十六屆山本周五郎獎。 2004年以妖怪時代小說《後巷說百物語》獲得第一百三十屆直木獎。 2011年以妖怪時代小說《西巷說百物語》獲得第二十四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3年推出的《書樓弔堂 破曉》,以明治二〇年代的書店為故事舞台,是透過書本講述日本近代文化變遷的全新嘗試。

基本資料

作者: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譯者:王華懋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E.Fiction 出版日期:2014-11-20 ISBN:9789865651053 城邦書號:1UR00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