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新巴赫花精療癒:從情緒及靈性上調理你的身心靈疾病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內容簡介

向大自然取法,更簡易、更快速、更有效 身心靈整合療法的【新巴赫花精療癒】 出身正統西方醫學的英國巴赫醫師及病理學家(1886-1936),他的前提是:「治療人,而不是治療病症。」他認為病由心生,疾因是負面情緒,例如:擔憂、恐懼、不滿、不耐煩、悲傷等等。基於這個理由,他走向尋找可以對疾病原因痛真正對症下藥的心靈良方。二十世紀初,結合自然及同類(順勢)醫療,他研發出來38種巴赫花精,從情緒層面找出病因、並以野生植物的花精作為治療,在自然醫學領域有著重要地位。在西方,巴赫花精是一般有機店甚至藥妝店都能購買到的平價日用保健品。 德國自然醫學醫師及能量療癒師柯磊墨(本書作者),則從巴赫花精的基礎上,開發創新出「新巴赫花精療癒」,將療癒從表層情緒,更深入地帶入處理內在深層的心靈衝突,目前廣泛運用於歐美、亞洲等國家。 柯磊墨醫師透過豐富的臨床工作經驗,以及氣場(能量體)、中醫陰陽五行及經絡理論等更具敏感度的方法,首次將38種巴赫花精重新歸類,創新發展出外在花精及內在花精的分類,以及12花精軌道,幫助我們釐清花精彼此之間的關係,讓我們得知哪些比較屬於問題的表層、而哪些是牽涉到更深層的原因。透過花精軌道來做評估,更容易定位哪裡有內在的衝突,也幫助指出療癒的途徑。 他同時提出了巴赫花精皮膚反應區,找出38朵巴赫花精和人體皮膚表面對應的部位(類似中醫的腳底穴道反射區,詳細圖解請見《新巴赫花精身體地圖》一書),既可針對病痛的部位來找出對應的花朵進行診斷,亦可以將花精直接敷用在這些部位上進行療癒,大幅提升花精的成效。 書中也提出其他的診斷輔助方法,幫助我們更容易正確的選擇我們所需的花精,例如同伴診斷法、問卷法、占星術診斷法。特別是透過書中所附的問卷,每個問題之下都羅列出可能適用的花朵,如此一來,就算是初學者,只要透過簡短的特徵描述,也可以在沒有大量背景知識下做出正確的判斷。 透過柯磊墨醫師多年使用巴赫花精療癒的臨床經驗,總結出許多根據花精軌道進行評估以及分層治療的例子,讀書可依據書中附錄的評估表,進行每一次療癒的記錄診斷。最後還詳細說明了花精的不同配製方法、用量、服用後的反應、自我療癒的可能性與限制,以及花精使用於動物及植物的可能性。 【本書特色】 ◎本書適合對象: 身體工作者、心理輔導工作者、能量療癒師、中醫師、自然療法工作者、靈性工作者、對花精有興趣的自學者。 ◎花精施用對象: 除可使用在人身上外,對於動(寵)物及植物亦可使用。 ◎特別收錄: 花精評估問卷/花精配法與使用量/案例分享 【名家推薦】 崔玖〈新圓山診所負責人〉 夏清江〈輔仁大學心理學系教授〉 李穎哲〈李穎哲中醫診所院長〉 王佑驊博士〈加拿大自然醫學醫師〉

目錄

第一章 引言 第二章 花精的新分類 外在花精 內在花精:溝通花精/補償花精/失調花精 第三章 內在花精-十二個軌道 1.矢車菊/冬青/松樹 2.水蕨/葡萄藤/野燕麥 3.線球草/岩水/酸蘋果 4.龍膽/楊柳/野薔薇 5.水菫/栗樹花苞/櫸木 6.馬鞭草/角樹/白栗花 7.龍芽草/馬鞭草/甜栗花 8.岩薔薇/龍芽草/櫻桃李 9.鳳仙花/橄欖/橡樹 10.菊苣/紅栗花/忍冬 11.溝酸醬/石楠/歐白芥 12.鐵線蓮/鳳仙花/歐白芥 第四章 基礎花精:落葉松 第五章 外在花精:伯利恆之星/榆樹/胡桃/金雀花/白楊 第六章 救援花精-急救滴劑 第七章 找到適用的花精 A. 談話 B. 面談 C. 同伴診斷法 D. 身體器官語言的診斷法 E. 巴赫花精皮膚反應區診斷法 F. 占星診斷法 星象圖 G. 其他診斷方法 第八章 巴赫花精療法的實作 A. 根據軌道進行評估與層級劃分 I. 第一次的花精複方 II. 第二次的花精複方 III. 後續的治療程序 IV. 實際案例 B. 花精的配法與用量 I. 慢性病處方 II. 急症的處方 III. 其他形式的運用方法: 1.外用法-使用敷布與藥膏 2.巴赫花精沐浴法 3.滴眼液 4.噴鼻劑 5.隨身瓶 C. 服用後的反應 I. 夢 II. 障礙 III. 人際困境 D. 自我療癒-可能性與限制 I. 有效的花精複方 II. 急救花精的適應症 III. 疾病的預防 IV. 自我療癒的限制 V. 治療動物 VI. 治療植物 第九章 未來的新展望

序跋

作者序
  愛德華.巴赫醫師(Dr. Edward Bach)於一九三一年出版《自我療癒》(Heal Thyself),從此開啟了醫學歷史的新紀元。但是,如同其他諸多天才的發明家一般,巴赫醫師遭遇了相同的命運:縱使他與他的後繼者成就斐然,可是自書 出版後的數十年間,此療法卻幾乎不為人所知。   四十八年之後,他的著作:《自我療癒》與《十二位醫者》(The Twelve Healers),連同惠勒(F.J. Wheelers)醫師所撰寫的《巴赫花精資料庫》(The Bach Remedies Repertory)集結成一冊單書《巴赫花精療癒》(The Bach Flower Remedies),之後並以德文版本發行,有關巴赫花精的書籍,熱潮湧現,光是在過去的兩年當中,在德國以巴赫花精爲主題的書籍,就有九本新書以及三本再版上市。   現在在您眼前的這本書書名是:《新巴赫花精療癒》。為什麼稱它是「新」療法呢?答案很簡單:在從與病人的臨床工作當中,以及運用更具敏 感度的方法之後,巴赫花精有了一個嶄新的治療結果;這為巴赫花精療法在診斷與應用上,開啟了一個全新的道路。一種透過「花精軌道」與「巴赫花精皮膚反應 區」治療的方式誕生了,而且逐日發展成為一種獨立的治療方法。   新療法以下列四個要素建構起基礎理念:   考慮花朵之間的關係   透過花朵之間的關係(所謂的花精軌道),我們可以判定那一種花精是用來治療問題的表面症狀、哪一種是治療深層的病因。如此產生了一個深淺有序的階層體系,並 確立了如何治療的下一步。這個方法十分有用,特別當病人看起來需要很多花精,而我們一開始又不知道該從何著手的時候。一旦緊急問題的症狀消失之後,這個體系也可以幫助我們判定,是哪一種更深層的負面心靈想法,導致了目前的病症。如果當事人願意,我們接著就可以使用相對應的花精,來進行以擴展意識為目的的治 療。   透過「巴赫花精皮膚反應區」來做診斷   每一種巴赫花精都與人類身體皮膚表面的某個部位有關聯,這概念類似中國人的腳底 穴道反射區。某種負面的情緒會影響某個特定的皮膚部位,並且在該部位產生能量結構上的變化外,通常還會影響身體,伴隨著疼痛或感受能力的失調狀態出現。因 此,只要找得到正確的身體皮膚反應區的位置,就可以診斷出相對應的花精。   應用花精在皮膚上   將適合的花精直接使用在受到干擾的皮膚反應區,可以大幅度地提升花精的療效;使用這種方法,基本上會比花精口服法更快的改善負面情緒狀態,而且直接將花精使用在皮膚上之後,通常會迅速緩解身體上的不適。   因此,巴赫花精療法不只是能幫助「內心和諧」——人人津津樂道的心靈清潔劑——它同時也是一種可以療癒身體病痛的療法。   客觀診斷的可能性   我們剛才所提過的巴赫花精軌道與針灸經絡之間,存在著直接的相關性。「花精軌道」是從巴赫三十八朵花精彼此之間的對應關係演繹出來,而經絡與花精軌道的表現形式理論上是根據同一個原理,但兩者卻是作用於兩個不同的頻率層次上。從花精軌道理論我們可以擬出豐富多元的診斷與治療的新可能性,其中包括了:經絡的走向提供我們線索,找出所需要的花精軌道。同樣的,當疼痛經常在某個特定時辰出現時,我們便可依據中醫經絡運行的時辰表,提供有力的佐證,找出巴赫花精治療 相關的花精軌道。   至於根據「月線」作出新測試與新治療,則是我個人的新發現。月線也與針灸經絡在一個更精微的層次上相互對應,這方法開啟了另一個可能性,可以客觀地進行巴赫花精診斷,也幫助我們在一些症狀不明顯的案例當中,選擇出正確的花精。   我們在《新巴赫花精療癒》一書中,探討了花精之間彼此的關係,與從其中衍伸出來的治療觀,書中更談論了今日眾所皆知的花精運用方法。至於如何運用「新巴赫花 精皮膚反應區」,與如何使用針灸和月線進行客觀診斷的可能性,我們會出版專冊加以說明。至於在描述每種不同的花精時,我們使用了病人的原始紀錄,讓讀者對這些花有更深動的印象。   前言   愛德華.巴赫醫師(Dr. Edward Bach, 1886-1936)出生於英國,他是一位正統的西醫,也是一位名聞遐邇的病理學家、免疫學家與細菌學家。巴赫醫師在上述領域的發明,是深具時代意義的,他研究發展出來的藥物,被命名為「巴赫病理試劑」(Bach Nosodes),該病理試劑在同類療法(Homeopathy,又譯順勢療法)的歷史上占有永久、無可取代的地位。   雖然他成就非凡,但是他對當時的醫療技術仍感到不滿意。對他而言,疾病是身體與心靈無法和諧共處的後果,並不僅僅是「人體機能的失調」;疾病的症狀,對他而言是負面情緒狀態的對外表 達,是種物質表現。他的假設是:「治療人,而不是治療病症」。他猜測:病由心生,疾因是負面情緒,例如:擔憂、恐懼、不滿、不耐煩、悲傷等等。基於這個理 由,他走向尋找可以對疾病原因痛下針砭的心靈良方。   愛德華.巴赫醫師喜愛大自然,體質十分敏感。在尋找新藥的過程裡,他會走入大自然,摘取植物上 的葉子,放在自己的舌尖上,巴赫醫師運用他過人的敏感度,感知植物對人類的身體與心靈所造成的影響,他運用這種方法找到了他認為能夠對應並治療人類負面情 緒狀態的植物。他所使用的植物部位,並不僅僅是野花的花朵,也用野生灌木、矮樹叢或喬木的花朵。   巴赫醫師製造花精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陽光萃取 法」:在氣候良好、陽光普照、溫暖的夏日,摘採花朵,再將它們放到盛滿新鮮泉水的玻璃缽,泉水盡可能是從鄰近植物生長的地帶取得,花瓣的數量則只要能夠覆蓋泉水的表面就足夠了。隨後,將此玻璃缽放在太陽底下,陽光充分照射兩到四個鐘頭。根據愛德華.巴赫醫師的說法,太陽會把花朵的頻率轉化到水介質中,讓水 變得充滿能量。之後,取出花朵,在缽中加入與泉水等量的白蘭地,加以保存(巴赫醫師使用白蘭地),以此方法得到的溶液,就是所謂的「母酊液」。母酊液會在 下一道步驟中加以稀釋,方法是再次加入白蘭地,然後裝到瓶子中,我們稱它為「花精儲存瓶」(原液瓶),也就是我們在商店買到的花精。當我們要用此儲存瓶中 的花精來做治療時,會將它們再度稀釋。   並不是所有的花種、灌木、矮樹叢或喬木開花的花期都是陽光普照的季節。因此,我們必須採用第二種方法「煮沸 法」來製造花精:如同陽光萃取法一般將花朵與花苞採下,再加入水中烹煮。這種方式製作出來的花朵精華液,要過濾數次後,才能再添入適量的白蘭地加以混合, 成為母酊液,讓物質能量得以保存,不致腐敗。至於之後進一步的處理過程,與透過陽光萃取法所製造的花精方式相同。   根據愛德華.巴赫醫師的說法:「疾病唯一的目的就是矯正錯誤,疾病既不是在報復人,也不可怕。疾病其實是用來服務我們靈魂的一種方法,它指出我們所犯的錯誤:為了保護我們不至於犯下更 大的錯誤、為了阻止我們不至於蒙受更大的傷害、為了引領我們回歸真理與光明的道路,那是一條我們永遠不該遠離的道路。」   巴赫醫師在文獻的另一處寫道:「如果你受苦於關節或四肢的僵硬症狀,這時你可以確信你的思想也僵化了,因而,固著於某些……你不應該執著的觀念。如果你患氣喘,你可能以某種方式窒息了別人的人格,或者你缺乏勇氣做正確的事情,而讓自己感到窒息。」   身體會將真正疾病的原因,例如:恐懼、猶疑不決、懷疑等等,反應在身體的功能與器官組織的失調上。   對我們來說,我們對所謂的身體器官語言並不陌生,俗語說:   .背脊發涼。   .不勝(腎)負荷。   .這讓人頭昏腦脹。   .這讓人消化不良。   .這讓人難以下嚥。   .他動了肝火。   .肩上的重擔。   巴赫醫師認為在人格與高層自我之間有三十八種「美德」做為連繫,「高我」這個顯著字眼,在每個文化與宗教的祕教教義當中廣為人知。高我代表著我們內 在更高的權威。根據這些教義,當人類無法與自己的高我和諧一致時,就會產生痛苦。根據巴赫醫師的想法,這種不和諧會把美德轉為負面的心緒,例如會造成:   .由勇氣與信賴轉為恐懼。   .由自我信賴轉為自卑情結。   .由喜悅轉為憂鬱。   .由寬恕轉為罪惡感。   .由希望轉為失望與絕望。   .由信仰轉為懷疑與悲觀。   巴赫花精透過它們的能量頻率,幫助我們再度建立起自己與高我的連結,並幫助人們再度發展出與巴赫花精相對應的美德。「我們不需要把這些這些負面的心靈狀態當 做是症狀加以「對抗」,因為透過對抗只會讓它們更生機蓬勃。如果讓更高層的和諧能量頻率浸潤著這些負面的心態,將會是更好的方法,它們會如同巴赫醫師所說 的,「如陽光下的白雪一般,消融了。」   這三十八種巴赫花精是來自於巴赫醫師所稱的「更高秩序的植物」。每一種植物都代表特定的心靈概念,能夠像催化劑一般幫助靈魂消融阻礙,再度恢復與人格之間的連繫。   在《新巴赫花精身體地圖》一書中,我們會詳細說明負面心理情緒的理論以及它們所帶來的影響,也會特別對人類精微能量體加以說明。愛德華.巴赫醫師將負面心理情緒分為七種:   .恐懼。   .不確定感。   .對目前情境缺乏足夠的興趣。   .孤單寂寞。   .對他人的意見與外來的影響過度敏感。   .過度擔憂別人的福祉。   本書則根據我的臨床經驗,以不同的方法分類花精,接下來會加以詳述這個更為實用的分類方法。

內文試閱

矢車菊{溝通花精} Centaury
  矢車菊類型的人是有魅力的、體貼的公民。他們慷慨大方、樂於助人,處處受人喜愛。這「高貴」個性特質背後所隱藏的動機是:渴求認同與被愛。他們害怕因為傷害別人而失去他人的認同 與被愛,所以常常體諒他人,在極端的狀況下,甚至淪落到喪失自我意志的地步。為了獲得認同與愛,他們不惜犧牲自決權與實現自我的價值;在幫助他人與服務周 遭人時,總是以犧牲自身的利益為代價。到了後來,因為自己害怕失去別人的認同或是失去愛,而讓他們心甘情願地成為某個有支配性人格者的奴隸。   矢車菊類型的人,常常用下列詞句形容自己:   ☆我很善良。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   ☆我意志力不堅定。   ☆我難以拒絕他人。   ☆我容易被說服,但是事後往往後悔不已。   ☆在新的人際關係當中,我經常找不到時機說:「夠了,不要再繼續下去了!」   ☆我總是為他人而活,將自己的需求拋諸腦後。   ☆我從來沒有勇氣頂撞他人。   ☆我成熟得很晚。   ☆我害怕無法滿足他人的需求(甚至別人根本沒有提出他的需求)。   ☆我經常感覺到被人利用。   ☆我難以開口說出心中想要的東西。   ☆我極度懦弱、任人欺壓。   ☆我經常自問:「你為甚麼不去爭取?」   ☆我害怕當我說出我的想法時,沒有人會再愛我,因此我經常說出「好」。   ☆我需要被認同。   ☆我害怕被拒絕。   ☆我害怕堅持己見。   ☆我害怕被排斥。   處在「矢車菊狀態」的人們,與人握手時通常缺乏手勁。   矢車菊還有更深層的意義:這朵花與劃清界線有關,不但是劃清個人界限,還有劃清能量層面的界限。   劃清個人界限,是區隔自己的意志與他人的意志。若區隔失敗,當事人會因意志力薄弱,而成為另一個較強性格的人所任意擺佈的工具。在能量層面上,是區隔自己與 周圍環境的能量場。如果區隔未能達成,當事人常常會苦於無法解釋的疲累狀況。例如他會說:面對某些人時會疲憊無力。有時候他們會說,他們害怕其他的人會將 自己的能量吸走。這時矢車菊可以幫上大忙,讓氣場再度關閉,同時保護能量體與個體不受到身旁環境的影響。   我們建議,凡是因為他人存在而感到疲憊、被掏空的人,都可以在這樣的情境下,直接(不稀釋)將花精儲存瓶中的矢車菊花精滴一滴在舌下,他瞬間會有能量充滿、再度甦醒的感覺。調配矢車菊與胡桃的花精複方,被證明可以有效保護個體免受「星光體空間」的影響。   每一個診療室都少不了一小瓶矢車菊花精,治療師的意志再堅強,都難免會在面對不幸的病人時,升起強烈的同情心,因而進入急性的矢車菊狀態。極度虛弱的重症病 人,也會由於他們與周遭環境的能量落差,而自動吸取周遭的能量,這時,幾滴矢車菊花精就可以中止這種狀態。如果治療師被一個病人拖垮,就很難再去治療其他 的病患,實在是沒有任何益處。   以這種方式為了他人做犧牲並不值得,我們要從有力量的位置來幫助他人。高茲.布洛姆(Gotz Blome,德國自然療法醫生)針對此點寫道:任何出於軟弱、而非出於信念與內在法則所帶來的犧牲(根本就不是犧牲),不僅沒有價值,甚至是有害的。因為 出自不真實的內在而來的犧牲,是寵壞了施者與受者。   再次重申矢車菊花精的基本理念:在矢車菊狀態下的當事人,對周遭物質環境或精神環境少有抵制力量。矢車菊花精能在精微體能量層次上,關閉並鞏固當事人的氣場。它在性格、人格層次上也有鞏固的作用。因此,矢車菊是最重要的巴赫花精之一。它最重要的意 義在於:幫助人重新獲得獨立、自主的生活。   冬青{補償花精} Holly   冬青花精幫助我們釋放憤怒、仇恨、羨慕、妒忌、猜疑與報復的情緒。冬青人常活在煩躁不安的狀態、常常控制不了自己,容易暴怒。在某種極度激怒的狀態下,連牆 上的蒼蠅都會點燃他們的怒火。他們經常抱怨他人,責怪他人是使自己心情不好的罪魁禍首,他們永遠找得到可以怪罪的對象,即使是自己造成的錯誤,也要尋求他人成為代罪羔羊。   冬青類型的人會如此描述自己:   ☆我很容易陷入盛怒。有時候,我的神經是如此緊繃,一點芝麻綠豆的小事都會惹惱我。   ☆我經常生自己的氣,特別是當別人說服我去做我根本不想要做的事情。   ☆我經常控制不了自己,勃然大怒。   ☆我毫無理由地感到不滿與痛苦。   ☆我的朋友們說我脾氣不好,容易生氣。   ☆有時候,就算是沒有正當的理由,我也有不友善的反應。   ☆半夜裡,我常被自己的聲音吵醒,聽到自己大聲地罵人。   ☆我很容易懷恨。   ☆我很難原諒自己或他人。   ☆我很多疑。   ☆我善妒。當我的先生提早出門參加活動,他得每一小時打電話回來。   ☆我常羨慕那些比我漂亮的女性。   冬青類型的人容易出現燥熱性與劇烈性疾病,這些常常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生理折磨,頗為符合他們的脾氣,例如:突然發高燒、發炎、紅腫、灼熱或奇癢的皮膚疹子、過敏、膽絞痛。咳嗽與嘔吐也是冬青情緒狀態所表現的攻擊與發洩方式之一,咳嗽表示:一吐怨氣;嘔吐表示:這令我噁心。   這 些極具破壞性的情緒狀態是如何產生的?有人說,恨是愛的負面鏡像。為什麼一個人封閉了自己,不願意去愛呢?他害怕愛嗎?還是他只想要保護自己?他過去曾對 別人表達了太多的感情,而對方令他失望透頂──亦或是他也對自己失望了—─以至於害怕感情?或者,當冬青類型的人說:「我很難寬恕;既難寬恕自己,也難寬 恕別人。」這個時候就是在表達因失望而害怕情感的狀況嗎?   讓我們回顧一下矢車菊的心理圖像。這些人在面對周遭環境時,給予太多的同情心,因此難以說不。他們付出太多,幾乎只為別人而活,期待從別人身上得到認同與愛作為回報,一旦事與願違時,他們常會抱怨:「我覺得被人利用了。」當這抱怨出現時,當 事人可能發生兩種應對行為。第一種可能是:他們學到生命的教訓,運用意志力,將生活掌握在自己手中;第二種可能是:為了補償這個弱點,他們封閉了那些曾經 使自己受傷的情感,熱烈奉獻轉成拒絕。與周遭環境採取必要的界限原本是矢車菊的正向狀態,此時卻轉變成為補償的狀態,被人利用的負面經驗,讓他們轉而採取 自我防衛。由於自己意志力十分薄弱,因此變成一再地防衛他人;而當當事人相信別人會在某些方面阻礙他們時,因此又攻擊別人。   冬青類型的人犯的錯誤是:他們抗拒愛與關懷。然而本質上,他們因此拒絕了自己最需要的東西。在矢車菊狀態,他們強烈地渴求愛與認同,甘心為他人付出一切,只求得到他們的感情。 是的,他們甚至不惜將自己的需求擺到一旁去,害怕自己不能滿足別人的要求,因而失去他人的愛與關懷。   要改善這個現象的第一個步驟是,釋放在冬青情緒狀態時所封閉的情感,而且不要一直停留在冬青階段,因為真正的病因還在更深層的地方。唯有治療矢車菊情緒狀態,才能根除冬青時期具有破壞性的負面情感。   冬青是溝通花精矢車菊的補償花精,矢車菊代表一種極陰狀態。陰是中醫學的說法,是指在兩極平衡的定律中,朝向「較少」移位,因此極陰代表非常不平衡的狀態。 由於不平衡是不穩定的現象,因此不可能長時間地單獨存在,按照平衡的原理,會由極陰狀態轉向極陽狀態。陽是陰的對立面,意味著「過多」。這就像是時鐘的鐘 擺,從一端擺向另一端,然後再擺盪回來。   由於矢車菊屬於極陰的狀態,因此補償的冬青狀態就是屬於極端的陽,讓患者做出過火的反應。如果不排除冬青狀態,它會再度由極陽狀態擺向極陰狀態,出現失調的狀況,也就是松樹的狀態。   松樹{失調花精} Pine   需要松樹的人常常苦於良心不安。面對生活中所有可能或不可能發生的情境作出諸多的臆測,好讓自己找到理由內疚。即便他們是成功的,他們仍然會責怪自己未能做得更好一些。如果他們遭受指責,他們會以自責的方式折磨自己。當別人對他們讚譽有加時,他們卻無法接受這些好評。   我們常聽到他們說:   ☆這是理所當然該做的事。   ☆這沒什麼特別的!   ☆這是我該做的事!   他們往往難以接受禮物,因為他們認為自己不值得擁有它們。   他們慣用語是:   ☆我當初要是……!   ☆為什麼當時我……!   ☆對不起……!   ☆我很抱歉……!   松樹類型的人如此描述自己:   ☆我經常覺得心虛。   ☆我總是在找自己犯了什麼錯,即使有可能是別人犯了錯。   ☆在經歷不愉快的情境後,我會覺得都是自己的錯。   ☆我常想到過去不愉快的場景,至今仍感到內疚,有時候這種糟糕的感覺,讓我感到不耐煩,我甚至覺得整個身體都因此僵硬緊繃起來了。   ☆過去的荒唐歲月至今仍折磨著我。   ☆我今天還在責怪自己過去沒為孩子做得更多。   ☆我經常怪罪自己,沒能給孩子足夠的愛。   ☆我常譴責自己。   ☆一旦我沒有優異的表現,我就會責怪自己。   ☆即使我生病了,我還是會良心不安。如果藥物無法立刻起作用,我會覺得那是我的錯。   ☆有時候我很難發自內心的快樂,因為我不斷地意識到,我似乎錯失了什麼。   ☆在性愛方面,我有很深的罪惡感。   ☆我經常認為我該為別人的錯誤負責。   ☆如果別人寡言,我會責備自己,一定是我冒犯或傷害了他們,即使他們否認這點,我還是會覺得內疚,因為我認為別人是出於禮貌或出於體貼而不願意承認。   ☆我很難真正感到快樂,經常覺得悲傷或沮喪,如果有人責怪我,說我是個破壞氣氛的人,我會內疚不已。   ☆我經常因為自責,以至於難以入眠。如果我隔天一早疲憊不堪,而難以應付生活,我會感到更加內疚。   ☆如果我拒絕幫助某人,我會在事後感到良心不安。   松樹的圖象包含了強烈的受虐成分。個案認為,他們得不斷地懲罰自己。這種自毀性的錯誤態度是如何產生的呢?   讓我們回顧一下:松樹狀態緊隨著冬青的狀態而來。在冬青狀態時,當事人不斷地在他人身上尋找過失。在松樹狀態時,當事人則在自己身上找尋過錯。冬青類型的人對他人感到不滿,因此時常有惱怒與攻擊性的反應。松樹類型的人則永遠對自己不滿,他們是將攻擊轉向自己。   松樹是矢車菊花精的失調狀態。在矢車菊狀態下,當事人難以開口說不。在冬青狀態時,又掉到另一個極端,他們變成不斷地說不。這樣的結果使他們在接下來的松樹狀態時,因為自己不斷地拒絕他人而又感到內疚。   剛開始他們渴望認同與被愛,這個渴望常導致自我的喪失。之後,他們覺得被人利用,因此以攻擊的方式與他人劃清界線。這個劃清界限的動作,又讓別人馬上收回他 們剛得到的認同與被愛,因此冬青的狀態不可能長時間維持下去,它會進入失調的狀態,產生罪惡感。對許多人來說,這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因為出於罪惡感他們又 無法開口說不,甘心讓人利用。整個遊戲又回到原點,重新開始。   罪惡感是先前矢車菊狀態的結果。由於受到他人責怪,而做出了懦弱的舉動,罪惡感便由此而生。這就像俗話說的「咎由自取」。   在治療矢車菊狀態時,首先必須確認當事人是否已經處在失調的狀態,否則會出現以下的狀況:服用矢車菊花精後,重新獲得的自我意志力反而加強罪惡感。他們會感到害怕,並抱怨在經過治療後情況反而「惡」化了,而周遭的人也這麼說。   一向都在討好別人的當事人,常常被旁人利用他們的好心腸。突然間,他不再討好他人,判若兩人地展現自己的意見時,的確像是「負向」的改變。但是,周遭旁人並沒有意識到:以前當事人被剝削的狀態,才是不正常的。   在這關鍵性的改變時刻,我們一定要支持當事人去面對旁人,並且透過談話幫助他釐清目前自己意識上的變化,這一點非常重要。

作者資料

笛特瑪.柯磊墨(Dietmar Kramer)

德國自然醫學醫師及能量療癒師,自1983年執業至今。他從英國巴赫花精的基礎上,開發出了「新巴赫花精療法」,目前廣泛運用於歐美、日本等國家。 1957年,生於德國。1972年,十五歲時發現自己身體的敏感度。他熱愛自然,想要助人及救人的心願讓他在完成準碩士考後,放棄物理學學業,開始接受自然醫學的訓練課程。他在學術領域上的工作所取得的知識,讓他得以在自然醫學領域上作有系統性的研究。1983年,成為德國自然療法醫師,開始自行開業行醫,擁有自己的診所。1984年至1989年他擔任雨滋堡(WURZBURG)與法蘭克福 自然醫學專業學校的講師,至今不斷地定期舉辦研習會教授他與同事們所發展出來的自然醫學新療法(在歐洲與亞洲共350場以上),也經常舉行公開演講,發表無數論文於專業期刊。1989年,出版了第一本教科書《同類療法》,其他著作包括:《新巴赫花精療癒 》、《新巴赫花精身體地圖》、《新巴赫花精療癒3》、《新療法:使用精油與礦石》、《新療法:使用顏色、聲音與金屬》、《巴赫花精典型》、《新療法:使用花精、精油、礦石、顏色、聲音與金屬》(與哈根海曼合著)、《氣場與巴赫花精》(與哈根海曼合著)、《脈輪治療與持咒》(與哈根海曼合著)、《兒童巴赫花精》(與哈根海曼合著)、《巴赫花精臨床指南》、《芳香療法的指南》、《瑜伽的智慧》。

基本資料

作者:笛特瑪.柯磊墨(Dietmar Kramer) 譯者:王真心 出版社:自由之丘 書系:InSpirit 出版日期:2014-04-02 ISBN:9789869019460 城邦書號:A134002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7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