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女神的逆鱗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直木賞得主、戀愛小說教主 唯川惠 轉型突破 社會驚悚力作 超越桐野夏生 湊佳苗 為了美,必須不擇手段 跨越不能跨越的禁忌 揭露醫美界無法觸及言喻的最終秘密 這一定只是一場噩夢而已。 醒過來我就會如同往常一樣美麗。 美是無止境的追求,這件事情是開始變美之後才知道的。 只要是身為女人,無論活在這個世界的哪個角落都是一樣,沒有任何事物比沉醉於美,更能滿足自己,追求完美的雖然是身體,但其實身體卻是與心緊緊相繫。 深受各界信賴的醫美權威晶世醫生經手過的CASE不乏各界社交名媛貴婦,就連走紅演藝圈多年的凍齡教主美魔女條子;協助診所出版美容書的編輯多岐江;特種行業的酒店公主莉子;父親為地產大亨,亦是診所投資者的千金小姐涼香都是診所的常客。 然而神秘的晶世醫生背後卻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這雙美譽以神之精準,打造完美的手,在夜晚卻也隱藏不住自身的故事兀自顫抖...

內文試閱

8莉子
  店門打開,來了兩位客人。一認出其中一人,莉子差點停止呼吸。   他,就跟在莉子的常客林姓男子身後。   服務生替他們帶位,莉子馬上就被指名。莉子按捺著心中的激動,把手放在正在接待的客人膝上,將嘴唇湊到他耳邊呢喃:「對不起喔,我要離開一下。」   「什麼啊──!妳要走了喔,都還不到五分鐘。那我要回去了。」   客人不滿地噘嘴。   「別這麼說,等等我嘛。人家我當然是待在這裡開心得多呀!可是,沒辦法,店長很囉嗦的。好啦,我很快就回來。」   「真拿妳沒辦法。」   當上酒店小姐之後學會的事情之一,便是男人看似專橫,卻是一種服從的生物。他們的內在是自戀的,只要說聲「你是最棒的」,男人就會深信「我是最棒的」。認為妨礙兩人甜蜜的是其他客人和服務生,甚至會產生同情莉子的錯覺。一知道只能在一起一小段時間,就會增加來店的次數。如此一來,酒店的業績就會成長。而這正是莉子和酒店的目的。   莉子已經恢復平靜。把這桌客人交代給幫忙墊檔的女孩,換了座位。   「晚安,林林,好久不見。」   莉子帶著滿面笑容,在林和與他同行的男子之間坐下來。林約二十七、八歲,在雙親經營的配線公司幫忙。他是個只能算小康的好色之徒,但對莉子而言卻是肥羊。   「咦!妳的咪咪又變大了是不是?」   林已經喝了不少酒,毫不客氣地把手伸過來。莉子今天穿的是露胸露肩的禮服。才剛做成E罩杯的乳房,好像隨時會從衣服裡蹦出來似的,她也自認為性感無敵。   「討厭啦,林林真是的。要摸就要多收錢哦!」   莉子身經百戰,這種程度的騷擾她才不為所動。一面四兩撥千金,一面對林帶來的男子報以一笑。   「這位是第一次來吧。」   「是啊,這傢伙是我大學足球社的學弟,廣野雄太。今天有OB會,我就帶他來了。」   莉子哦了一聲,點點頭,然後看著雄太。   「歡迎光臨。我是薄荷,請多指教。」   莉子從小包包取出名片,遞給雄太。   「啊,妳好……」   雄太怯怯地收下。莉子不動聲色地觀察他的動作。他一定是第一次來這麼高級的酒店。看他整個人都僵了。視線因為禮服的暴露而游移,一副連該看莉子哪裡都不知道的樣子。   雄太看了名片,問:「薄荷,這名字真有趣。請問是本名嗎?」語氣很客氣。   「討厭,怎麼可能呢!這是花名。」   「哦,這樣啊。說的也是。」   莉子把嘴巴湊到雄太耳邊悄聲說。   「我跟你說,我本名叫莉子。」   「莉子?」   「對,莉子。」   莉子極少告訴別人本名。對於追問不休的客人,都隨便編個名字,好比花子、明美、幸子等等。   搞不好,雄太已經發現了?莉子緊張地看著雄太。但是,雄太只是眨眼而已,完全沒想到眼前的莉子就是那個「莉子」。這一點莉子非常確定。忽然間,心中泛起一股冷冷的滑稽可笑之感。   「怎麼了嗎?」莉子問。   「沒有,沒什麼。」   「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認識同名的女生。」   「呃……」   「被我說中了哦。」   「是啦,是有想起一個名字。」   「她是什麼樣的女孩?」   「這很難回答欸。」   「正嗎?」   這個問題倒是答得很快。   「怎麼可能。」   「哦,是醜八怪啊。」   「連醜都算不上。啊,抱歉,跟妳同名喔。」   莉子當著不知所措的雄太,啊哈哈地放聲笑了。   是啦。對你而言,以前的我連醜都算不上,根本不算人。每個人都崇拜你,我也不例外,只是在放學後看著你練習而已,就在班上同學面前嫌棄我說「噁心死了,不要看」,那時候的事,現在我依舊記得一清二楚。   「什麼啊,薄荷,妳都只跟廣野聊天。妳看上他啦?」   林插進他們的對話。   「討厭啦,我最看重的當然是林林啦!」   莉子勾住林的手臂,把胸部貼上去。林立刻笑開了。   「就是說嘛,我和薄荷是被紅線綁起來的啊!」   林有妻有子。但這根本無關緊要。莉子完全沒有跟林這種蠢蛋發展深入關係的打算。在店裡玩戀愛遊戲,是莉子的工作。   大約過了十分鐘,又有別的客人指名找莉子。「對不起喔,我去去就來」,她這麼說,又把這桌客人交給幫忙墊檔的小姐,站起來。   「什麼啊,妳已經要走了喔──」   「我馬上回來。」   「騙人──」   這時候,莉子假裝絆到腳,把身體靠在雄太身上。E罩杯的胸部碰到雄大的手臂。感覺得出雄太身體僵住了。莉子很快對他說悄悄話。   「剛才的名片上有我的e-mail,要寫信給我哦!」   「咦……」   「一定哦,我等你。」   雄太受到驚嚇般眨了好幾次眼睛,宛如得知了什麼重大秘密一般,鄭重其事地點了頭。   「說好囉!」   殘酷的感覺讓莉子情緒高昂。好久沒覺得這麼痛快了。   照常過午起床,照夠鏡子之後,再來到客廳。設定好咖啡壺,在沙發上一坐,別的不管,先拿起手機再說。   看信,回信。沒有雄太的信。莉子也不在意。她知道他一定會寄信給她的。而且她深知他沒有立刻進攻,是基於與迷惘和自我意識交戰。「馬上寄給的話,會不會被看輕?」最近的男人比女人還軟弱。這樣就算了,自尊還比天高。   莉子把雄太拋在腦後,一一發信,邀約出場、感謝道謝、請客人來店、問候客人。   忙了一陣子,打開私事用的手機,有一封秋美寄來的信。   「後來就和男朋友很順利。我答應下次做菜給他吃。搞不好,那天就會愛愛了。哇!」   對此,莉子也立刻回信。   「加油──!祝妳愛愛成功!」   寫完之後,莉子哼了一聲。她根本沒把秋美放在眼裡,也不管她要和誰怎麼樣,但一想像她開心的樣子就火大。就算是自己不要的幸福,也不願賞給別人。   傍晚離開住處,搭計程車前往六本木的美容院。這裡是酒店小姐們專用的美容院,總是擠滿了人。有的人姿態擺得很高,但大多數都很友善,所以這裡也是交換購物、化妝品相關資訊的場所。唯獨對於頭髮要梳得比旁邊的女生高大這一點,誰都不願認輸。   在梳頭時,人人手中都牢牢握著手機。陸續有客人的訊息,提示音與說話聲讓整家店混亂無比。   莉子也收到了幾封mail。其中有一封,一如預期,是雄太發的。   <昨晚很開心。我答應妳要寫信,我寫了哦。>   雖然是冷冷淡淡的一行字,莉子卻瞭如指掌。為了送出這句話,雄太一定大為煩惱。這是因為她強迫我答應,我才只好寫給她的,絕對不是我對她有意思──他一定是這樣對自己編造藉口。既然如此,大可置之不理,但他連置之不理的迫力都沒有。   <收到你的信,我超高興的!好想再見面喔。下次,你願意帶我出場嗎?>   一送信,立刻就收到回信。   <我是學生,很窮,實在沒辦法。>   <那,我們來約會吧!>   <這我也沒辦法。>   <有什麼關係,來約會嘛!>   <我不知道要帶薄荷小姐這樣的人去哪裡。>   <去你常去的地方就可以了。>   <可是,我只會去車站前的連鎖居酒屋哦。>   <我也想去──!>   <……真的嗎?>   頭髮梳好的時候,莉子已經和他約好下次週六傍晚在澀谷碰面。   「妳怎麼會想和我這種人約會?」   在居酒屋隔得小小的包廂裡,雄太喝著一杯三百八十日圓的生啤酒,對她投以討好的視線。   「需要理由嗎?」   「因為……」   今天的莉子,穿著雖然休閒,化妝可是一點也不放水。裙子也是超短的。她壓根兒就沒有做一般打扮來約會的意思。雄太內心一定也有所期待。很多男人都靠帶著花枝招展的女人來滿足自尊心。鄉下人尤其如此。   「我經常陪客人出場不是嗎。當然啦,客人也會請我吃一些高級得不得了的東西,可是他們都比我大很多。我偶爾也想和年紀差不多的男生聊聊啊。」   「妳幾歲?」   「二十一。」   雄太一副吃驚的樣子。   「咦,原來薄荷小姐和我同年啊。」   「又不是在店裡,不要叫我薄荷啦,叫我莉子。我也直接叫你雄太。」   「……是嗎。」   以前聲稱嘴巴會爛掉,所以打死都不叫莉子名字,只會用妳、喂、母豬、醜女來叫她的廣野雄太。   「那,莉子,妳是哪裡人?」   「橫濱。」   「哦。」   「雄太呢?」   雄太說出那個莉子連想都不願回想起的鄉下地名。莉子感到一陣刺刺的、就好像身體滾過、沾上沙子的不快感。   「莉子,聽說妳是紅牌?林學長說的。」   「還好啦。不過,那純粹是工作。我雖然打扮得很華麗,可是內心還是普通的女孩子。當然是跟同年紀的雄太在一起開心得多呀。」   莉子用長長的睫毛,以及眼線描框的眼睛抬眼看雄太。雄太臉紅心跳,吃起一盤二百八十圓的毛豆。   下一週,他們也在類似的居酒屋見面。再下一週,一起去唱KTV。雄太對於直呼「莉子」已毫不遲疑,不僅如此,還在包廂裡向她索吻。   莉子凝視著雄太,眼中閃著淡淡淚光。   「你喜歡我嗎?」   「嗯,好喜歡。」   雄太點頭的神情太過認真,害莉子費了好大的勁才忍住笑。你剛才對一個你以前認為比細菌還不如的女人告白,還想吻她耶!沒辦法,莉子只好讓他輕輕吻了一下。   到了這一步,就雄太而言,當然滿心以為下一週也有約會。週末收到他的信,莉子回信說<對不起喔,這週我得陪客人去打高爾夫球。雖然和雄太在一起比較開心,可是這也是工作>,他回信說<既然是工作就沒辦法了。那,下次吧。>口氣儼然以男友自居。再下一週,莉子也以同樣的藉口拒絕了。   <我也好想雄太。可是,不好好伺候客人,會被店長罵的。>   <真是豈有此理。不要理他們啦。>   <好想你喔,好想雄太喔,要是再見不到雄太,我就要生病了。>   寫想見面的雖然是莉子,但其實真的想見面的是雄太。說得更白一點,雄太已經完全迷上莉子了。越是在鄉下高中備受女生愛慕的英雄,來到都會便越是深刻感受到自己根本成不了大器,話雖如此,又沒有變身為丑角的世故圓滑,換句話說,自從莉子的華麗現身,才為他重現了過去的小小榮光。   所以,當雄太獨自出現在店裡時,莉子一點也不驚訝。   因指名來到桌位,莉子誇張地叫道:   「咦──!雄太,你怎麼會來?」   「因為,妳寄了那樣的mail,我當然會擔心啊。」   「好高興喔──!」   莉子拿自己手臂纏住雄太的手臂。胸部也順便貼上去。   這家酒店有多貴,雄太應該知道才對。一小時的費用一萬二千圓。指名了莉子,再加三千。最便宜的威士忌一瓶二萬。   「雄太,我也可以點飲料嗎?對不起喔,不點會被店長罵。」   「可以啊,當然要點。」   莉子叫來了服務生。   「我要烏龍茶。」   這杯烏龍茶又往上加了二千。粗略估算也有三萬七。   「可是,你來了我真的好高興。在這裡,就可以大大方方地見面了。可是,你別勉強哦。」   「這麼一點錢不算什麼。我也有在打工啊。」   不知道他打的是什麼工,但那點小錢在這裡一下就沒了。   「雄太,我好高興。」   廣野雄太,等於象徵了莉子被踐踏鄙視的人生。她一點也不願想起在鄉下度過的日子,但至今那些記憶仍不斷血淋淋地傷害莉子。   「我最喜歡你了,雄太。」   「別這樣,會被其他客人聽見的。」   「聽見就聽見,有什麼關係。」   雄太的手環著莉子的肩。那隻手,主張著:這是我的女人。   莉子對他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然後,她在心中發誓。我是怎麼被你踐踏的,就要怎麼踐踏你,我過去經歷過一切辛酸苦楚,也要讓你好好體會。   9涼香   眼前有一雙美麗的高跟涼鞋。   裸膚色、線條纖細,從趾尖到腳跟的線條柔美得令人陶醉。細緻的鞋跟,堂而皇之地堅持著是它嚴格挑選穿它的女人。   涼香欣賞著這雙她在常去的精品店買回來的高跟涼鞋,怎麼也看不膩。   小腿靠抽脂而細長苗條,再利用雷射除毛除去腿毛和毛孔,加上每週一次在美甲沙龍保養上色的腳,最適合穿上這雙涼鞋。   可是……涼香想著,視線朝向腳尖。   涼香的第二根腳趾比大姆趾稍長。因此穿起涼鞋時,會稍稍突出到鞋外。看著看著,心情就越來越差。   要是這跟腳趾短一點──這就是一雙完美的腳了。   當壞心情變成怒氣的那一瞬間,涼香伸手拿起放在邊桌的手機。   「喂,多田村美容診所您好。」   熟悉的櫃台女子的聲音響起。   「我是畑中。」   「謝謝您平日的惠顧。」   阿波羅跑到腳邊來。涼香左手抱起牠,放在大腿上。   「我要找晶世醫生。」   和平常一樣的對話開始,不久晶世就來接電話了。   「讓您久等了。」   「我現在要過去。」   涼香的視線仍停留在腳趾頭上,左手仍摸著阿波羅的頭。   「您又有什麼……」   晶世疑惑的聲音也和平常一樣。   「我去了再說。三十分鐘後到。」   「我知道了。」   只是,和平常不同的是,她到了診所,向晶世說「我要把腳趾削短」,卻遭到和平常不同的強硬拒絕。   「涼香小姐,我想還是不要比較好。」   話雖然委婉,晶世卻說得很堅決。   「為什麼?」   「長度並沒有長得值得在意。而且很遺憾的,我沒有做過削腳趾的手術。」   「妳是說妳會削下顎的骨頭,卻不會削腳趾?有什麼不同?晶世醫生本來是重建整形外科的吧?應該會才對呀。」   「腳趾甲會變形的。」   「那就連腳趾甲也幫我整,不就好了。」   「涼香小姐。」   晶世難得板起了臉。   「涼香小姐會想要這樣改變自己的身體,真的是為了變美嗎?我認為,或許原因是在於其他地方。」   涼香微微偏了頭。   「這是什麼意思?」   「我這麼說可能有冒犯之嫌,但這會不會是心理方面的問題呢?我懷疑,可能是關於令堂的悲傷記憶,對涼香小姐造成了莫大的影響。這方面不是我的專長,我不敢下定論,但我感覺得出來,這與身體畸形性疾患的症狀非常相似。我認識專精於這方面的醫師,您願不願意去看診?若您願意的話,我幫您介紹。」   涼香緩緩將身子往椅背靠。   「醫生的意思是,我的腦袋有問題是吧。」   晶世連忙搖頭。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想您一定受傷很深……」   涼香想起肥得像豬一樣,最後被食物噎死的母親。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妳多田村晶世,妳以為我不知道嗎。妳明明就當過父親的情婦,明明就從父親身上榨了那麼多錢,現在想把這些全都一筆勾消嗎?   「想變美算是生病嗎?」   「若是超過限度,我想確實算是生病。」   晶世以嚴肅的神情回答。   「那我問妳,限度在哪裡?割雙眼皮不算嗎?那,整鼻子和下巴呢?打肉毒、抽脂、隆乳、拉皮就超過了?這樣的話,豈不是來這間診所的女人全都病了?」   可能是一時想不出反駁的話吧,晶世困惑地皺起眉頭。   「這……」   「醫生,我也不笨。就是因為不想變成我母親那樣,我才會來美容整形,這我八百年前就知道了。但是這樣又有什麼不可以?如果變美能夠讓我克服心理障礙,那不是很好嗎。假如是要殺了什麼人才行,那我當然應該被關進醫院或哪個地方治療才對。可是,我又沒有礙到誰。我是自己在治療自己。而且,是非常有效的治療。」   「是嗎……我實在看不出來。我認為,也許您必須找出其他更能夠充實您的心靈的事物。」   涼香再次凝視晶世的臉。   「醫生認為我很不幸?如果是的話,那妳就錯了。我非常幸福。像這樣請醫生幫我動手術,看著自己變美,我的心靈就很充實了。」   「可是,涼香小姐,也許身為醫師的我不該這麼說,但是為了您的身體著想,我還是建議您不要再動手術了。」   涼香換了語氣。   「我問妳喔,醫生。一個被別人罵醜女而哭的女人,和被別人叫作怪物卻不在乎的女人,妳認為誰比較幸福?」   晶世大大地眨眼。   「絕大多數的女人希望的,是在別人眼裡顯得很美吧。可是,別人怎麼想我才不在乎。不管別人說什麼我都無所謂,反正我才不會聽。這是因為,我沒有把美醜的判斷交給別人。在我看來,總是在意別人的眼光而不斷整形的女人,不但病得很嚴重,而且很不幸。」   晶世不再回答。她緊閉著嘴,垂著眼睛。   「我不是為了想聽到別人說『妳好美』才一再動整形手術的。我只是為了得到我心目中的美。」   看來晶世連反駁的依據都沒有了。涼香趁勝追擊般繼續說:   「我最討厭醜的東西了。可是,我的醜不是一般社會標準的醜。純粹是我心目中的醜。我呀,為了變美,無論別人說我再醜,我都不在乎。」   晶世以不解的神情看著涼香。涼香笑了,彷彿要看穿晶世般身子略略前傾。   「醫生,妳願意把我的腳趾弄短吧?」   晶世似乎想說什麼,嘴巴動了一下,但最後好像還是死了心,點點頭。

作者資料

唯川惠(Kei Yuikawa)

深獲讀者共鳴的戀愛小說家、日本直木獎作家。 1955年生於日本石川縣金澤市。進入銀行工作後,於1984年,以《海色的午後》一書奪得cobalt novel大獎,從此踏入日本文壇。她的戀愛小說和散文集深獲讀者共鳴。2002年以《越過她的肩,看見戀人》一書獲得直木獎。2008年,以《近似愛的存在》獲得柴田鏈三郎賞。著有《我需要你》、《嘆息的時間》、《一百萬次的藉口》和《不幸的女神》等作品。唯川惠的作品多為探討都會男女的感情世界,深刻細膩描繪出職場女性的多樣風貌,真實寫下女人不想向外人透露的深層心裡,女性讀者群往往視為知音,是都會女性的最佳代言人,曾經撰寫過經典日劇《戀愛偏差值》、《今夜只想擁抱心》原著小說。

基本資料

作者:唯川惠(Kei Yuikawa)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人間模樣 出版日期:2014-04-23 ISBN:9789865723088 城邦書號:A10102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