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追求幸福的開始:薩迦法王教你如何修行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如果你想在空閒之餘自學佛法,薩迦法王的教導是你最有力的指引。 如果你已在修持佛法,薩迦法王會幫助你立下扎實的基礎,在佛法修道上穩定前進。 如果你對佛法已有不退轉的信心,薩迦法王將引領你達到寂靜、喜樂和解脫的境界。 尊勝的薩迦法王是藏傳佛教四大教派中薩迦傳承的領袖。法王在本書中教導了四聖諦、無偏的悲心、以及修持的正確動機等精要的佛法開示。 本書主要分為三大部分: 第一部分是為了回應一位請求佛法入門開示的年輕朋友而說。為了幫助他正確邁入修道,薩迦法王向他解釋了佛法的基礎開示,特別是佛陀最著名的言教:四聖諦。 第二部分集中探討悲心的部分,也就是佛法的根基和培養菩提心的基礎。本章節解釋了如何透過禪修來生起悲心。薩迦傳承最重要的大師之一──印度聖者與大學者「毘瓦巴」教導了無上大悲心,其中詳細解釋了如何對一切有情眾生生起悲心,尤其是對我們的敵人,因為一般人難以對敵人感到悲憫。 第三部分則是針對「遠離四種執著」的開示。此教法由掌管智慧的文殊菩薩親自傳授給薩迦始祖薩千貢噶寧波,當時始祖年僅十二歲。短短四行的偈言,總結了整條大乘修道的精髓。本章節收錄了薩迦祖師們的釋論,以及薩迦法王於2003年所教授的深入解釋,非常珍貴難得。

目錄

序言 第一部:邁入佛法之道 佛法入門 ~尊勝的薩迦法王 第二部:生起悲心 第一章 大成就者毘瓦巴的生平 ~薩迦三祖札巴賈稱尊者 第二章 以無比大悲修心:毘瓦巴尊者心要教訣 ~慕仟森帕仟波‧昆秋賈稱彙編 第三章 無比大悲 明釋 ~尊勝的薩迦法王 第三部:遠離四種執著 第一章 薩千貢噶寧波大師的生平 ~薩迦巴 額望貢噶索南 第二章 遠離四種執著 根本偈 ~薩迦始祖 薩千貢噶寧波 第三章 遠離四種執著 明釋 ~尊勝的薩迦法王 第四章 遠離四種執著 教示 ~札巴賈稱尊者 第五章 遠離四種執著 心要教訣 ~薩迦班智達‧貢噶賈稱 第六章 甚深義心要:遠離四種執著 教訣實修手冊 ~國然巴‧索南興給 第七章 心之甘露:遠離四種執著的實修體驗之歌 ~蔣揚欽哲旺波 遠離四執著之傳承 迴向文

內文試閱

毘瓦巴尊者生平故事
◎文/札巴賈稱尊者(1147-1216) 頂禮具德上師足前!   名為毘瓦巴的大成就者之王,於西元七到八世紀間誕生於印度王室。他毅然決然捨下整個王國,前往那瀾陀佛學院學習。由住持曇摩密多(Dharmamitra)授予比丘戒,給予法號「師利.曇摩帕拉」(Shri Dharmapala),並授予勝樂金剛本尊修持的灌頂與口訣教授。   師利.曇摩帕拉密集學習自宗與他宗所有的哲學思想,成為一位學問淵博的比丘。在住持曇摩密多圓寂後,師利.曇摩帕拉成了那瀾陀佛學院所有學者中最偉大的住持,並持續不斷地修持勝樂金剛。修持一段長時間之後,他仍舊沒生起很好的禪修了悟徵兆,事實上反而還出現了許多不悅的徵兆。心灰意冷之際,他決定自此只傳授經教佛法、撰作論疏和領導僧團,而不再繼續勝樂金剛的修持。   陰曆四月二十二日,也就是著名的吠舍迦月(Vaishakha),師利.曇摩帕拉將念珠丟棄於廁所,懈怠了修持。當晚,金剛無我佛母(Vajra Nairatmya)以藍色的普通女子形象來到夢境中,對他說:「我傳承之兒啊,你今天的行為實在很不恰當!趕緊去把念珠找回來,用灑香的水洗淨,好好懺悔,下定決心繼續修持吧。我是跟你有宿世業緣的本尊,現在我給予你加持,你將迅速獲得成就!」說完便消失了。   師利.曇摩帕拉次日醒來之後,心中充滿了懊悔。四月二十三日,他取回了念珠,並遵從金剛無我佛母的囑咐進行懺悔,當晚便觀到金剛無我佛母的本初智化身及十五位天女眷眾,祂們授予他甚深完整的灌頂,允許他進入祂們的本尊曼達壇城。在灌頂之中,他證得了菩薩初地「見道」的本初智。就這樣,每晚他的了悟都益發增長進步,四月二十九日便達到六地菩薩的了悟。由此,這個灌頂的傳續從金剛總持佛無間斷地延續到毘瓦巴。由於毘瓦巴證得了一地到六地菩薩的了悟,顯示出這個加持的傳續未曾減損過。   之前先是沒有了悟的清楚徵兆,接著又出現許多不好的徵兆,使得師利.曇摩帕拉對自己的修持感到萬念俱灰。由於缺少了有體證的老師為他做必要的說明,他並不知道這些狀況其實是三摩地「暖」的徵兆。在證得六地菩薩的了悟之後,他才明瞭這些現象的重要性,這也顯示自己之前所遵循的教訣次第是真實不虛的。   以此證解,他有了決定性的領會,知道自己了悟了與佛無二無別的圓滿正覺,由於如此,他的虔敬心也未曾有所減損。透過這些過程,他受到了四口訣(four oral instructions)的加被和教導,這也代表他領會了「道果」(Lamdre)完整法教的心要。   師利.曇摩帕拉繼續待在自己房裡,禪修已證得的了悟。有些人注意到他帶了酒肉回房,便從門縫中偷偷窺視。有人看到他與十五位女子同坐,有人看到他與八位女子同坐,有人看到他與十五盞燃燒的油燈同坐,有些則看到他與八盞燃燒的油燈同坐。眾人看到種種不同情景之後,開始對他產生懷疑;然而師利.曇摩帕拉是學者中的大方丈、大住持,因此沒人可以控訴他或將他驅逐。   當時為了維護神聖教法的清淨戒律,向大眾證明這一切遠遠超越了「所謂的羞恥」,師利.曇摩帕拉思忖道:「我應該向大家宣告自己不再適任。」他離開房間,將自己的僧缽、僧服和屬於寺院的其他物品呈上大殿,然後宣布:「我是個醜陋的人!(Ame virupa!我的身體很醜陋。)」接著便直接裸身離開了那瀾陀佛學院。   離開寺院生活之後,他便為自己取名「毘瓦巴」。他向花販乞討了一些鮮花,串成花環戴在頭上,又討了一些葉菜和小白蘿蔔,放一些在口中,其餘則抓在手中,又開始流連酒吧或妓院,眾人無不感到驚訝。   那瀾陀佛學院敲鑼召集所有僧人,不斷大力聲張應驅逐他,不准他再回歸寺院。當時毘瓦巴唱出了一些證道歌,流傳至今。   為了利益佛陀教法,避開世間對他的不敬,並象徵性地向世人表示自己的行為不當,毘瓦巴行腳來到神聖的恆河畔時,這麼說道:「我不是個好人,請給我一條道路,讓我越過恆河〔而不沾染河水〕吧!」說時遲那時快,大河停止了流動,從中分成兩半,出現了一條道路讓他渡河。渡河後,毘瓦巴又唱了一首證道歌。   透過這樣的行持,僧人們終於了解毘瓦巴已達高深的證悟境界。他們跪在毘瓦巴腳邊,向他頂禮,祈求他的原諒、表達歉意,並乞求他繼續留在佛學院。毘瓦巴接受了他們的道歉,但並沒有答應留下。   毘瓦巴繼續在瓦拉納西的森林中浪遊,停留了一段長時間,赤裸無衣,也沒有任何財產。由於長期曝曬,他的身體變得非常嚇人,看起來像是浪遊的苦行者一般。這麼一來,有些人便以為他是印度教瑜伽士,有些人則認為他是佛教瑜伽士。   一段時日之後,瓦拉納西當時的印度國王宣布:「如果他是一位印度教瑜伽士,承受了這麼多苦行,我們便應邀請他到王宮;如果他是佛教瑜伽士,對瓦拉納西的人民可能不太好。快去查證一下他到底屬於哪個宗教。」人們前去察看,但找不到任何徵象能證實他的宗教。最後,國王終於決定召喚他進宮。   毘瓦巴受召進宮,一路上卻忙著抓蒼蠅和飛蛾塞進嘴裡。人們告訴他:「你真的很胡來!」毘瓦巴便以他大禪修證量讓蒼蠅和飛蛾復活,然而人們還是繼續抱怨:「你真的很胡來!」於是大師說道:「我殺眾生,你說胡來;我讓牠們復活,你還是說我胡來,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毘瓦巴來到國王面前,國王反覆問他:「你是誰?」毘瓦巴卻一聲不吭。最後國王只好說:「實在看不出此人是印度教徒或濕婆教徒,來人啊,把他的手腳都銬起來,丟到河裡!」臣民聽命行事,但這大瑜伽士卻又回到了王宮,出現在國王面前。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把他丟到河裡,但根本就不成功。看到這樣的行持,當地人民都歸順他,開始學習金剛乘。   之後毘瓦巴往南行去,接引畢美薩瓦惹(Bhimeshvara,藏文:Bi me sa ra)當地的有緣弟子。途中再次經過恆河時,他決定搭渡船過河,船夫向他收取船費,但大師卻說道:「我把整條河都給你,這樣你滿不滿意呢?」船夫先是說他要的代價比一條河更高,又說比一條河少也可以。大師還是說:「我可以給你整條河流。」然後便以威嚇手印指向河流,恆河便開始逆流,居住恆河岸邊的老百姓都嚇壞了,生怕自己被湍急的河水沖走。   船夫指著毘瓦巴說:「這是他造成的!」大家驚恐萬分,有人帶了珠寶,有人帶來黃金純銀,有人帶來牲畜、成堆的穀物、還有花環等等,全都請求毘瓦巴讓河水恢復順流。毘瓦巴一彈指,恆河便瞬間恢復原狀,然後他又唱了一首證道歌。這位偉大的瑜伽士把人們貢獻的財物都送給船夫,說:「這是你的船費。」   船夫抱住大師的雙腳乞求道:「我不想要這些財物,拜託讓我追隨您,拜託收我為徒!」偉大的瑜伽士應允了他的請求,讓船夫跟隨他,並將老百姓供養的所有財物一一歸還。   從那兒,他們往南行至離畢美薩瓦惹不遠的達基妮帕達(Dakinipata),來到當地的一間酒館買啤酒。酒館老闆問:「你要用什麼買酒呢?」   大師說:「讓我喝到滿意的話,要什麼我都給你。」   老闆不相信,又問:「什麼時候要付錢?」   大師在地上畫了一條線:「陽光碰到這條線時,我就付錢。」   大師讓太陽停在他後腳跟,一邊向老闆點了更多酒來喝。酒館裡的酒全都被他喝光之後,老闆向他要酒錢,毘瓦巴卻說:「陽光還沒碰到這條線呢,再給我酒!」就這樣,大師把十八個城鎮的酒都喝光了。   在這同時,國王和人民完全分辨不出正確時間,大家都覺得極度疲倦和睡睏。國王得知有位瑜伽士顯現神通之後,便請求毘瓦巴讓太陽恢復原狀。   大師回答:「我付不出酒錢。」國王便替他支付了所有的酒錢,於是大師便讓太陽西沉,黑夜瞬間到來。接著毘瓦巴便唱了一首證道歌,他的名聲傳遍了陽光普照之處。   毘瓦巴離開此地,來到了畢美薩瓦惹南方,這裡有一陶製濕婆靈鋼(lingam);廟裡住了五百位長髮外道瑜伽士,大師想要接引他們歸順佛法之道。抵達之後,大師以梵文高雅地讚揚了當地國王,國王龍心大悅之餘,任命毘瓦巴為此五百位瑜伽士的領導人,並賜予皇室國銀等。大師持續做自己的修持,只對自己帶來的《大般若經》(Prajnaparamita)做禮拜和供養鮮花,一次也不曾頂禮過濕婆神的神壇。眾人見到這種情形,心裡都開始對他產生懷疑,並稟報國王。國王說:「他怎麼可能不對神壇頂禮呢?他精通梵文,我才任命他領導五百位瑜伽士,你們只是在嫉妒他而已。」完全不理會眾人的非議。   然而,眾人一而再再而三稟報相同的消息,國王終於開始懷疑了。他邀請大師和所有瑜伽士前來,命令大家向濕婆神頂禮,但大師卻只對著《大般若經》頂禮。國王命令毘瓦巴頂禮濕婆神,大師卻答道:「我不能向濕婆神頂禮,因為這神壇會受不住。」   國王說道:「濕婆神是欲界最高的神祇,神壇怎可能承受不住?現在馬上禮拜!」   大師對著神像說道:「濕婆神啊,這位罪孽深重的國王強迫我頂禮,如果您承受不了,我這就先說聲抱歉了!」   說著,大師把右手掌舉到額頭,說:「南無佛。」說時遲那時快,濕婆神像上面三分之一隨即裂開。大師又把手舉到喉間,說:「南無法。」濕婆神像的三分之二處又跟著裂開了。大師把手放在心間處,說:「南無僧。」這時神像完全裂開。大師又向著四方朝拜,神像於是碎裂成四大塊。   國王和大眾大驚失色,抱住大師的雙腳乞求他停手。大師把碎片收集起來恢復原狀,並把一尊黑色石頭雕成的大悲觀世音菩薩像放在上面,告誡眾人:「從今起,大家都要向現在這個神壇頂禮、供養、繞行。如果有任何人把大悲觀音像取下,或者不再向祂頂禮供養,這神壇也不會長存。」   如此囑咐眾人之後,毘瓦巴又繼續向南方行去。大師啟程離開時,五百位瑜伽士其中一位追隨大師而去,他就是後來眾所周知的克瑞司那帕(Krishnapa)。毘瓦巴往南行的路途中,所有印度神壇上都供了佛陀的法像或佛塔,生怕如毘瓦巴所說一般,神壇會被摧毀。大師看了很欣慰,想道:「連我的名字都能作為神聖佛法的徒僕,真是太好了。」   到達南方之後,當地有一紅木雕成的濕婆神像「當巴拉帕替馬」(Tambra Pratima),人們每次都殺害幾百隻水牛用以祭祀。毘瓦巴走到神像旁,踢神像的腳,說道:「離開這兒!」神像竟然起身跟著大師走了,所有的外道都驚嚇萬分,求大師不要把神像帶走。大師說道:「如果你們答應我不再殺害水牛獻祭,改用米飯等其他食物來祭祀,我就把神像留下,否則免談。」人們乖乖答應了,大師便讓神像回歸原位。   毘瓦巴從當地又往東前去,到了薩哈嘉蝶維(Sahaja Devi),那兒有一支自然生成的三叉戟和一座自然生成的外道憤怒本尊強迪卡(Chandika)。當地的外道瑜伽士會用一些方法讓人神智不清,自然生成的三叉戟便接著割斷受害者的喉嚨,讓這些外道瑜伽士吃受害者的肉。毘瓦巴和兩位弟子來到此地之後,外道瑜伽士也想要吃他們的肉,就邀請他們到寺廟來。   大師囑咐兩位弟子:「持氣,不要呼吸,待在廟外。」大師便獨自進入外道的寺廟裡。   外道瑜伽士問道:「你的兩位同伴呢?」   大師回答:「他們在外面。」   外道瑜伽士說:「也請他們進來吧。」   大師說:「你們自己去問。」   這些外道瑜伽士走到廟外,請毘瓦巴的兩位徒弟進來,但他們都沒有答應進去,這些外道便用手指戳他們的身體,卻聽到脹氣的聲音,接著又看到排泄物從他們身體中向外爆散。外道嚷道:「他們已經爛掉了!」一古腦兒跑回廟裡。   倏然間,三叉戟開始搖動,大師雙手一拍,三叉戟便化為灰塵。強迪卡神像這時站了起來,但大師猛地將神像的頭部往下塞到胸間,又拉著神像的耳朵,把一個佛塔放在神像頭上;看到這情景,所有的外道瑜伽士都嚇昏了。   大家醒來之後,對大師說:「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是個佛教徒,佛教徒不是應該很有慈悲心嗎?」   於是大師告誡他們:「不要再殺害眾生,不要再用鮮血溫肉來獻祭了!」   外道瑜伽士們跪在大師腳邊頂禮,皈依大師,成了佛教徒。這期間,毘瓦巴大師也加持了船夫弟子東比嘿魯嘎的心,給了他完整的教訣,使他獲得與大師無二無別的了悟。接著,大師派弟子到印度東方去調伏信仰外道的德哈惹國王(King Dehara)。毘瓦巴大師無與倫比的證量使他的名聲傳遍了印度。   接著,毘瓦巴與來自南方的瑜伽士弟子克瑞司那帕,一同繞行觀世音菩薩的壇城。在這裡,大師供養了自己的了悟,在大悲觀世音菩薩像的面前,大師一一訴說自己為佛陀法教所做的一切,從初入佛門到調伏薩哈嘉蝶維的外道等等。   觀世音菩薩告訴他:「我的傳承弟子啊,你的威力足以讓山巒化為灰燼,然而有情眾生業力深重,連佛陀都調伏不了所有眾生。從現在開始,不要再對眾生使用激烈的手段,對他們生起大悲心吧!」   大師答道:「大悲觀世音菩薩啊!我不會再用猛烈的方法了,不過西方的薩滿那沙(Somanatha)還有一個自然生成的濕婆神像,人們每次都屠殺成千隻水牛來獻祭。為了拯救眾生的性命,我應該調伏這些人。在這之後,我就會聽從您的指示。」   觀世音菩薩對他說:「不過,不要破壞他們的寺廟,要以善巧方便來調伏他們。」   大師與他的侍者弟子這就出發前往西方,途中遇到許多佛教寺廟,便停下來頂禮繞行。濕婆神知道大師即將到達,便幻化成兩個婆羅門,穿著黑羚羊皮製成的皮裙,耳後帶著一種叫做酷夏(kusha)的吉祥草,這是婆羅門的身分象徵。   兩位婆羅門向大師問好:「您上哪兒去呢?」   大師回答:「我正要去摧毀薩滿那沙。」   婆羅門說:「你們佛教徒不是應該要有大悲心嗎?為何使用暴力?」   大師回說:「就是因為大悲心,我才要去那兒。因為每天都有幾千隻水牛被屠殺獻祭,我要把寺廟毀了。」   婆羅門又問:「你毀得了嗎?世間最偉大的唯有神!」   大師說:「那就拭目以待!」   婆羅門說:「神不在這裡,祂已經往東方去了。」   大師說:「天涯海角,不管祂到了哪裡,就算到了大自在天界,我都會找到祂,把祂給毀了。」   濕婆神一聽,馬上在大師面前現出原形,跪在大師腳邊頂禮:「我就是濕婆,您的任何吩咐我都會照做!」   大師於是交代祂:「若是如此,那就去造一座寺廟,廟裡要供奉佛陀像,佛陀下方要供奉我的肖像,然後準備能讓一百位佛教僧人常駐廟中的資糧。做供養時,第一份要供養佛陀,第二份供養給我,第三份才給你自己,而且只能供養米飯、鮮花、水果、麵餅等(不准殺生)。如果做得到,就留你一條生路;如果做不到,我就會讓你毀滅!」大師這麼說完,濕婆神馬上承諾遵循他的指示。   濕婆神請求大師:「只要薩滿那沙存在的一天,您千萬要留駐世間,接受我們的供養!」   毘瓦巴的侍者弟子克瑞司那帕,當時尚未達到與大師相同的了悟境界,大師便加持他,使他得到與大師無二無別的了悟。大師教導他金剛偈(Vajra Verses),並囑咐他向東方前去,以金剛乘教法利益眾生。   大師自己則應濕婆神的請求,留在薩滿那沙,同時也不再以猛烈的方法調伏眾生。據說毘瓦巴大師的色身後來融入了一尊石像之中,但也有人說這石像就是真正的毘瓦巴大師。這尊石像迄今仍在當地,與日月同壽。   其他說法顯示:「當毘瓦巴出現在印度中部時,一位名為『大象日出』(Elephant Sunrise)的人,將會被調伏,此時會出現一些紛爭,但眾生將會得到很多利益。我也將會再次出現,接引畢美薩瓦惹的人們。」   總而言之,大成就者之主毘瓦巴大師以其證量與威力,廣揚了佛陀言教,並調伏了上述這些外道。毘瓦巴大師從本初智空行母處(金剛無我佛母)與十五天女眷眾的化身那兒,直接得到了灌頂,透過四口訣、不間斷的灌頂傳承等等,得到了無上加持,故事如前所述。   同樣的,毘瓦巴大師也加持了東方的克瑞司那帕;克瑞司那帕又加持了印度中部的大瑜伽士達馬汝巴(Damarupa);達馬汝巴加持了阿瓦督帝巴(Avadhutipa),使他斷除了二邊見;阿瓦督帝巴加持了嘎雅達惹(Gayadhara),他是來自東方的皇家文書,後來獲得了生起次第的穩定了悟,能夠親見本尊,將金剛鈴杵固定於空中,也能毫無障礙地將神識投射到他人身體。嘎雅達惹加持了米覺多傑尊者(Mikyo Dorje),米覺多傑加持了些當多傑(Shedang Dorje),些當多傑加持了若佩多傑(Rolpai Dorje),若佩多傑則又加持了偉大薩迦巴米覺多傑(Great Sakyapa Mikyo Dorje)。以此方式,傳承教訣不僅透過四口訣而展現,這些大師也透過四口訣獲得了加持。   上述毘瓦巴大師的生平故事,由瑜伽主扎巴賈稱(Dragpa Gyaltsen)所撰。   僧眾未能辨別賢與劣,   鑼鼓齊鳴驅逐非能者。   淨心如月世人難明也,   吾乃五明之王毘瓦巴!   僧眾並未真正驗明聖賢,   敲鑼擊鼓,宣稱不適任者應被驅離。   無垢清淨的如月之心,世人難以理解,   我就是毘瓦巴,五明之王!   碎裂怖畏濕婆震大地,   且飲酒水令日駐足下。   猶如蓮花出淤泥不染,   吾乃五明之王毘瓦巴!   我震裂令人畏懼的濕婆神像,連大地都為之震驚,   毘瓦巴飲著酒,讓太陽停留足下。   如蓮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   我就是毘瓦巴,五明之王!   阻隔恆河復令水回流,   猶如蓮花出淤泥不染,   深奧淨心世人難明也,   吾乃五明之王毘瓦巴!   我阻隔恆河之水,復又令之回流,   如蓮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   深奧無垢之心,世人難以理解,   我就是毘瓦巴,五明之王!   世人眾生莫為無明欺!   世人眾生莫為酒水惑!   隨心所欲令日駐足下,   吾乃五明之王毘瓦巴!   世人啊,世人,莫為無明愚癡所欺!   世人啊,世人,莫為酒水所迷惑!   我能隨心所欲地讓太陽停留足下,   我就是毘瓦巴,五明之王。   依啼!(Ithi!)   節錄自《薩迦傳承集錄》(Collected Words of the Sakya Tradition),嘉字卷(Cha)之〈札巴賈稱集錄〉第一卷第二篇。藏文編譯:堪布嘎桑嘉稱(Khenpo Kalsang Gyaltsen)與昆嘎秋准尼師(Ani Kunga Chodron),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薩迦彭措林(Sakya Phuntsok Ling)。以此功德,祈願所有眾生皆達至毘瓦巴尊者之境界。

作者資料

尊勝的薩迦法王(His Holiness Sakya Trizin)

藏傳佛教薩迦派第四十一世的傳承持有者,薩迦傳承可追溯到1073年。法王是「昆氏」家族的成員,而昆氏家族自西元八世紀開始,便是藏傳佛教中的重要上師。法王是偉大出色的大師,展現了過人的甚深智慧和慈悲,而他對英文的精通與掌握,更使西方學子得以從他的教法中獲得廣大利益。 法王誕生於1945年西藏的薩迦地區,1959年與上萬藏胞出走印度之後,於印度落地生根,孜孜不倦地重建薩迦傳承。在他的指導之下,超過三十座寺院於印度和尼泊爾創建完成,他也在世界各地協助創立了許多薩迦佛法中心。

基本資料

作者:尊勝的薩迦法王(His Holiness Sakya Trizin) 譯者:江涵芠(翰雯) 出版社:橡樹林文化 書系:善知識系列 出版日期:2014-08-14 ISBN:9789866409837 城邦書號:JB009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