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絕世原配,卷七:破鏡重圓自己補(完)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絕世原配,卷七:破鏡重圓自己補(完)

  • 作者:寒武記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8-08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起點2013最受歡迎作者銀獎 寒武記 ◆新修內容X加料情節X獨家番外,台版Only! ◆覆水難收、破鏡難圓?千里追妻,以示決心! ◆完結加收台版「獨家大結局」,網路絕對看不到! ◆蟬聯起點女頻書友點擊週榜冠軍、點擊月榜冠軍、粉紅月票榜第一名之三冠王! 「我不信妳,又能信誰?以前是我糊塗,沒想明白這個道理,讓妳受委屈。我只盼著,妳能再信我一次,信我不會再讓妳受委屈……」 夫妻之間最傷心的,便是曾經恩愛無比,如今卻成陌路—— 從前蕭士及看她,總覺得是無一不好, 現在是被什麼蒙了眼,越來越不明白她; 但她杜恒霜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既然心已變,曾經愛過便足夠, 於是在步步謀劃之下,她借力使力離開蕭家, 帶著三個孩子遠赴定州,重新開始; 這時卻傳來突厥進犯秦州,駐守的平樂公主和駙馬節節敗退, 杜恒霜為了平樂,大膽以「萬馬奔騰」之計智取突厥,本是大功一件, 可是捷報傳回皇宮,卻意外打亂永昌帝的祕密計畫, 毅親王、蕭士及和崔家受此波及,她也差點從功臣變罪人; 眼看太子和毅親王已勢同水火,政爭浮上檯面, 杜恒霜和蕭士及即使分開,也被迫捲入這場可能動搖大齊的風波, 命運既然又將他們繫在一起,是否代表破鏡也能重圓? 面對非生即死的關頭,有所領悟的蕭士及是要繼續隱忍, 還是為了妻小家人,乾脆放手一搏……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讀者一致好評】 「以往重生小說皆是以主角悲慘的前世為契機,藉由重生活出新的人生,所以看到後面出現的角色是重生者,會疑惑難道他們才是主角?或是作者故意為之,要顛覆讀者的刻板印象,引導讀者以另一個角度看故事發展。我第一次遇到會猜不出主角到底是哪位的情況!」 ——Makoro115〈讀者〉 「故事中替女主角的未來鋪了許多不同的路,首先奶娘的『慧極必傷,情深不壽。』以及白狐報恩、雷聲隆隆,甚至有認識女主角前世的穆夜來,讓她敘述出女主角前世種種,似乎都替未來的故事設了許多前置作業,也讓人觀看的同時有一種好像心中已經有個底,卻又不知道故事會不會如自己想像般進行。」 ——芸綺〈讀者〉 「這故事內容蠻對我的脾胃,有點類似大宅院的鬥爭,但又不失純愛點綴,其中更能表現出家族沒落的現實面以及旁人的冷言冷語。我喜愛男女主角間那孩童般純純的愛,心中沒有任何雜質,眼裡只有對方。」 ——羽毛〈讀者〉 「這是一部比較有別於目前市面上常看到的重生小說,不像其他一開始就是女主角枉死重生後進行報復,看到後面真的很好奇;蕭士及、杜恒霜和穆夜來的未來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會變成那樣?原來應該甜蜜恩愛、羨煞眾人的蕭士及和杜恒霜,怎麼會走到形同陌路?穆夜來認知中的杜恒霜又到底是誰?」 ——嘉芸〈讀者〉 「在閱讀當中的另一個樂趣,就是尋找誰是穿越女(笑),但我沒想到居然連重生女也有(震驚)!而作者對人物的雕琢也很到位,每個角色的個性十分鮮明,彷彿他們躍然紙上,為妳上演一部曠世大作,讓妳跟著其中的角色際遇哭哭笑笑,也為反派的邪惡內心戲咬牙切齒。」 ——予悅〈讀者〉

內文試閱

離開
  回到柱國侯府,杜恒霜把歐養娘、知數、知釵幾個心腹之人叫了過來,對她們說明,道:「我過兩天就要離開長安,往外地去了。這一去,也許再也不會回來。妳們想不想跟我走?」   歐養娘和知數對此早有準備,忙道:「夫人去哪裡,我們就去哪裡,夫人放心。」   知釵驚訝了一瞬,才忙道:「夫人放心,奴婢是一定跟著夫人的。」   杜恒霜點點頭,「這件事,妳們三個人知道就行,誰都不要說,特別是侯爺那裡,知道嗎?」   歐養娘、知數和知釵忙點點頭。   「我的東西,大部分都已經打包送到杜家大宅,到時候,錢伯會從那裡趕車出來,去城外等著我們。妳們這幾天,就把我們隨身要用的東西收拾一下。」杜恒霜吩咐道,「特別是三個孩子的東西,還有陽哥兒的乳娘,歐養娘到時候記得帶她跟我們一起走。」   歐養娘應了,和知數對視一眼,便下去準備。   蕭士及這些天都在外院一門心思地研究秦州的地形地貌,還有那裡的駐軍情況,完全不知道杜恒霜在盤算什麼。   杜恒霜的準備工作,從蕭士及還在江都的時候就開始了,如今到了這一天,也算是水到渠成。   最後一件事,她要去諸素素那裡交代一聲,打算將兩封信留在她那裡,等她離開長安城之後,再交給她的娘親方嫵娘和她以前的貼身丫鬟,現在的誥命夫人知畫,算是給她們一個交代。   杜恒霜不敢去許家跟方嫵娘親自告別,她看得出來,許紹是絕對不想她離開蕭士及的,雖然她並不明白許紹為什麼要這麼做。   來到安國公府,杜恒霜看見諸素素的肚子,有些話又說不出來了。本來她以為她可以坦誠地跟諸素素說清楚這件事,但是看見她的身孕,還有她比以前更加情緒化、更加衝動的性子,杜恒霜又默默地閉了嘴,只是道:「好久沒有見妳了,怪想妳的,今天特意來看看妳。」說著,摸了摸諸素素的肚子,打趣道:「若是女兒,就給我做兒媳婦,若是兒子,就給我做女婿,怎麼樣?」   諸素素白了她一眼,「從小訂親有什麼準的?看看妳和柱國侯如今的樣子,我可不敢這麼早就給孩子們定下親事,到時候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說得杜恒霜訕訕的,臉上有些過意不去,但是知道諸素素是因為有孕在身,性子本來就跟沒懷孕的時候不一樣,也沒有多說什麼,將信也暗暗壓下,沒有交給諸素素,只坐了一會兒,就告辭而去。   安子常從裡間屋裡走出來,看著杜恒霜的背影,皺眉道:「霜兒怎麼有些怪怪的?出什麼事了?」   諸素素也有些疑惑,不過她自從懷孕以來,就覺得腦子也嚴重不夠用了,每天只想睡和吃,身子跟吹氣一樣胖起來,就道:「還好吧?我看她還行,不過柱國侯那樣做,她生氣也是應該的。來,扶我出去,我要去院子裡走走。」   安子常笑了笑,扶著諸素素去院子裡散步,一邊想著要去打聽一下,到底蕭士及出了什麼事。   他沒有打聽到蕭士及的事情,卻是聽人說,海西王跟永昌帝請辭,已經離開長安,往東登船入海,要回佛朗思牙去了。   不過他雖然走了,卻沒有把義女柔嘉縣主杜恒雪帶走。   長安的高門都在感歎,說義女就是義女,跟親的那是絕對不能相提並論的,說得南寧親王齊孝恭倒是發了幾通火,也不知為何。   到了五月底的那一天,杜恒霜什麼東西都收拾好了,又給平哥兒和安姐兒的先生留下一大筆銀子,只在屋裡等著蕭士及進來,就跟他攤牌。   可是蕭士及卻不在家裡。   杜恒霜等到中午,派人去問,卻說是早上穆夜來過來了,求見侯爺,侯爺就出去了,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杜恒霜自嘲地一笑,想著穆夜來真是太厲害了,居然能夠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挑今天的日子過來找蕭士及,還把他叫走了。   這樣的日子,她是真的受夠了。   「好了,咱們不等了,這就走吧。」杜恒霜淡淡說道,將蕭義叫了過來,把自己的信交給他,吩咐道:「一封給侯爺,另外兩封等明日給我娘和知畫送去。拜託了。」   蕭義大驚,忙道:「夫人,您這是做什麼?您要去哪裡?」   杜恒霜笑道:「我很快就不是你們的夫人了,以後你們會有新夫人的,你記得要好好照顧侯爺,他……還不夠沉著穩重,應付不了那麼多的事情。」說完看了一眼這裡的屋子,揮一揮手,一手牽了兩個孩兒,後面跟著乳娘抱著陽哥兒,帶著歐養娘、知數和知釵往外面走去。   平哥兒和安姐兒只道娘要帶他們出去遊玩,高興得不得了,恨不得馬上就走,完全沒有想到別的上面去。   蕭義大急,一邊派人跟著杜恒霜他們的車,一邊派人去南城找蕭士及。   穆夜來等了蕭士及快一個月,都沒有等到蕭士及來看她,實在等不住了,就來到柱國侯府求見蕭士及。因她擔心蕭士及不見她,就託詞說有那幾個跑了的黑衣人的消息,看看蕭士及感不感興趣。   蕭士及一聽,果然出來見她,還跟她去南城探訪。   結果到了中午的時候,蕭義就白著臉,騎著馬來到南城,對蕭士及道:「侯爺,您看這個!」將杜恒霜寫的信遞到蕭士及手裡。   蕭士及有些莫名其妙,道:「怎麼啦?看把你急的。」一邊說,一邊拆開信。   只見上面寫著幾句詩:「十五為君婦,羞顏未嘗開。本待結同心,願同塵與灰。君家婦難為,妾不堪為人。就此下堂去,不論是與非。」落款是「下堂婦杜恒霜敬上」。   蕭士及手一鬆,那封信輕飄飄地落在了地上。他狂跳起來,一把抓住蕭義的脖子,厲聲問道:「她人呢?她去哪兒了?說,你快說啊!」   他的心頓時沉到谷底 ,一下子明白過來,這陣子他老是感覺到的那種暴風雨前的寧靜,到底是什麼原因了……   她想走,她居然想走,她居然想離開!   蕭士及腦子發熱,完全不能正常思考,他只覺得眼前一陣紅,一陣黑,似乎眼前看出來的東西都不一樣了。   蕭義忙指著西城門的方向道:「出長安城,往那邊去了……」   蕭士及一把推開他,自己飛快地跑出酒樓,翻身上馬,往城外奔去。   他騎得那麼快,將大街上的行人攤販撞得東倒西歪。   穆夜來目瞪口呆地看著蕭士及突然變臉,然後臉上一副死了爹娘一樣的神情,瘋狂地衝了出去,心裡一跳,低頭瞥見從蕭士及手上掉下來的信紙,正要彎腰去拾,蕭義已經一個箭步踏上來,對她惡劣地道:「滾開!」說著,自己彎腰將杜恒霜的信拾了起來,轉身追著蕭士及而去。   穆夜來眼神閃爍地看著蕭士及消失的方向,慢慢離開酒樓,回自己家去了。在家門口,她看見了一個人背著手站在那裡。   居然是太子殿下。   ◎◎◎   蕭士及騎著快馬,風馳電掣般來到城外。他一眼就看見了杜家的大車,正在前面的大路上不緊不慢地走著,不禁大吁了一口氣,追了上去,對著杜恒霜的大車叫道:「停下來!快停下來!霜兒,你們要去哪裡?」聲音悲憤難言,叫得路上的人紛紛對他側目而視。   杜恒霜探頭出來,見蕭士及終於趕來了,就命錢伯停車,自己走了下來,和他來到道邊的樹蔭下說話。   「霜兒,妳這是要做什麼?」蕭士及緊張地問道,想抓住杜恒霜的手,「霜兒,別鬧了,跟我回家。妳說什麼我都答應妳,我再不做任何妳不喜歡的事,好麼?」蕭士及連聲保證。   杜恒霜笑了笑,掙開自己的手,往後退了一步,淡淡地道:「士及,我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跟你說,你是個有大本事的人,論打仗的天賦,恐怕連安國公都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要明白一點,凡事都要想著靠自己才行,靠自己得來的東西,才是最牢靠的。不管是太子還是毅親王,都不是你應該全心全意倚靠的對象。你要用自己的實力,自己的本事,自己的心思,贏得屬於自己的那一份勢力,活得像個人,才能得到別人的尊重,不能讓別人一要犧牲某些人,就要犧牲到你頭上。就如我自己,我也是倚靠你太多,到了最後,我才明白,只有我自己才是最可靠的。」   蕭士及聽見了杜恒霜的話,可是那些話,只停留在他腦海裡,完全沒有到他心裡去,他現在還沒有心思去想她的話是什麼意思,他全身都在極大的恐懼中。他怎麼也沒有想過,杜恒霜會離開他!   「霜兒,求妳,不要走,求妳……」他上前一步,終於抓住了她的手,雖然極力忍耐,可是微微泛紅的眼圈已經表露了難以抑制的悲傷。   蕭士及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但是看著杜恒霜決絕淡然的神情,他又有著最深的恐懼。難道這一生一世,他就要永遠失去她了?   「妳不能這樣做,霜兒,妳不能這樣做……」   翻來覆去,他只在重複這句話,甚至都忘了他曾經拿妻位,甚至是孩子威脅過杜恒霜。那時候的氣話,又有誰會當真呢?   杜恒霜掰開他的手指頭,歎口氣,道:「士及,我知道你很傷心,是真傷心,我不懷疑這一點。因為我曾經和你一樣痛過,但是痛過之後,你會發現,沒什麼大不了的。誰離了誰不能活呢?你好好過,那齊姑娘和穆姑娘對你的感情,比我對你要深。」   杜恒霜頓了頓,看著蕭士及一臉惶恐的神情,心裡也有隱隱的痛。這個男人,不僅曾經是她的丈夫,也代表著她這麼多年的歲月。   「她們為了你,能放下國仇家恨,能背叛父兄親朋,縱然身敗名裂也不悔。我卻做不到,所以我讓賢。放過你,也是放過我自己。我只有一個請求,求你讓我把我的孩子帶走。」   杜恒霜終於說到了孩子,她急急地道:「你放心,他們依然姓蕭,依然是你蕭家人。等他們長大成人之後,我再送他們回來認祖歸宗,可以嗎?我也求你!」說著,杜恒霜撲通一聲給蕭士及跪了下來。   為了孩子,就算讓杜恒霜再卑躬屈膝她都會做。   蕭士及忙把她扶起來,喉頭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士及,我從來都不是一個聰明伶俐、溫柔婉約的女子,我知道,我脾氣硬,認死理,又武斷決絕,實在是這輩子都改不了。這些年來,我多蒙你照顧,給你添麻煩了。在以後的日子裡,我祝你和你的新夫人日子越過越好,封侯拜將,子嗣綿長。還有,我真的不是以退為進,所以你不要再以為我是在耍小脾氣,更不要去找我。我沒脾氣了,對你,我一點脾氣都沒有了。」杜恒霜微微一笑,決然而去。   蕭士及一直愣愣地站在道邊,看著杜恒霜上了車,又看著前面的大車漸漸遠去,直到只剩一個黑色的小點,就要融入天地之間。   蕭士及發現自己控制不住腳步,他奔上附近的山頭,果然又看見了剛才消失在視線裡的黑色馬車。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欣喜地站在那裡,定定地看著那輛遠去的馬車,直到看不見了,他趕緊又追上前面那輛搖搖晃晃的黑馬車的影子,直到再也看不見遠去的馬車。   天地間一片茫茫,夜,終於黑沉。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絕世原配7》

作者資料

寒武記

起點女生網大神約作者,自2011年在起點女生網寫文以來,陸續完成《煙水寒》、《重生空間守則》、《與子偕行》、《補天記》四本VIP完結文。

基本資料

作者:寒武記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閱讀INread 出版日期:2014-08-08 ISBN:9789863421818 城邦書號:A200069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