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四:一往而深(收錄作者全新加寫獨家番外)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四:一往而深(收錄作者全新加寫獨家番外)

  • 作者:青衫煙雨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7-04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85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內容簡介

◆2013年成績最亮眼的修仙穿越小說!粉紅榜玄幻仙俠類第2名、打賞紅書榜第4名、玄幻仙俠總榜第5名、書友點擊榜玄幻仙俠類第5名、推薦總榜玄幻仙俠類第8名! ◆總點擊數超過480萬!網友按讚推薦:經典必讀! 隨書附贈: ◎新銳插畫家畫措精美繪製「修行也是交朋友」人物拉頁海報 ◎網路上看不到的台版番外〈血染〉 言情仙俠大手 青衫煙雨 橫掃起點女頻排行榜 一部混搭金庸X周星馳style的修仙爆笑喜劇! 莫名其妙中了毒,唯一解藥竟是──百年內真心愛上另一個男人?! 一邊是愛情,一邊是性命,真是左右為難了自己…… 如果那麼容易能夠相愛,她也不會直到最後才明白,她到底有多愛。 如果百年之後一定會有一個人死,那麼,那個人不能是她。 因為,她還想見他。 為了爭奪劍塚,天玄劍門一行人前往仙劍門,半路卻遇上已入魔的廖長青突襲;蘇寒錦隻身引開他,但他倆的「孽緣」如今轉為殺生之禍,真讓蘇寒錦欲哭無淚……為逃出廖長青的追擊,她誤入往生界,卻也因此與仇千凜的神魂重逢,甚至摸索出滋養他、令他復活的機會! 有了與愛人重逢的機會,又在劍塚中得到奇遇,天玄劍門也逐漸穩定,她擁有想真心守護的一切,但與天玄劍門有過恩怨情仇的女魔逍遙引,卻強行為她和江雲涯種下毒物──相思種,百年之內,他們如果不能真心相愛,必有一人死亡;她心中早有仇千凜,怎麼能接受這種安排?可是不接受,難道將來只有死路一條…… 【讀者好評】 「這本書很像乙女向的金庸,內心刻劃得很真實。誰說反派角色就只能當綠葉呢?跑龍套的配角也是能躍上枝頭成為鳳凰的」 ──天晴(讀者) 「媚娘真是讓人羨慕又心疼,秉持著『穿越既已成定局,砲灰之路我無敵』的精神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好想看女主角攻克仇千凜啊!」 ──流風(讀者) 「真的是一本賦予人物無限想像的書,而且劇中的變化萬千讓人摸不著頭緒!真的是迫不及待看到下一集啦~」 ──晴晴(讀者) 「其實作者的真愛是金老筆下的諸位英雄豪傑、溫柔嬌娃吧?這般若有若無地一一點出對應的角色,也讓人越來越好奇接下來還有哪個角色會出現?」 ──舞櫻(讀者) 「這部小說的出版,是想要入門玄幻卻又討厭龐大的修仙設定、在入口處徘徊不前之讀者的一大福氣!」 ──小雨(讀者) 「設定穿越在女魔頭身上,實屬別有一番新意的構思,如此設定也令讀者跳脫一般仙優魔劣的概念。修仙之路何其漫長、何其苦難,想來修魔之路如是。但修魔之苦,又有誰知曉?笑笑鬧鬧的劇情中,也隱隱透露一股淡淡惆悵。」 ──墨雨(讀者) 「這本書的開頭以為是一本很平常的穿越小說,沒想到居然是穿越到小說之中!這還不是讓人驚訝的,接下來主角居然不是大家所認知的正派角色,而是魔修!實在是令人耳目一新,我想這一定會吸引到許多看膩一般穿越小說的朋友們。」 ──落痕(讀者)

內文試閱

愛與犧牲
  蘇寒錦虛身離開白玉葫蘆,她離開平臺、下了階梯之後,左右看了一眼,隨後朝著右邊的洞口鑽了進去。    那洞口僅有半人高,裡面漆黑一片,沒有神識探路,她只能看清一點兒細小的輪廓。蘇寒錦進入之後,發現深洞之中又有無數細小的洞口,大多數的洞裡都空蕩蕩的,偶爾有一、兩個洞中有一團一團的黑氣,她仔細觀察便發現,那些黑氣從地底下冒出,一縷縷繞成團,之後凝結在一起,最終,形成了山魅。    每一隻山魅,就是一塊黑色晶石,就是一點兒神魂之力。    山魅夜間出行,太陽升起之時消失,蘇寒錦便計算著時間前行,等到差不多的時候返回,因為神識不能用,她探索得十分費力,密密麻麻的黑洞更是費了她不少力氣,整整一夜下來,她只找到六塊晶石。返回白玉葫蘆內,蘇寒錦將六塊晶石一一灼燒,看著那裊裊升起的青煙,她覺得心情極好,只是等到握住長命鎖時,她心中又有了疑問:到底要吸收多少的神魂之力,仇千凜才會醒來呢?若是能夠知道該多好,有目標才更有動力。    蘇寒錦將長命鎖拿到手中把玩,許久之後,她將長命鎖再次放進了衣服裡,與她的皮膚緊緊相貼。她用她的體溫,溫熱那長命鎖的冰涼。    蘇寒錦不知道仇千凜何時會醒來,然而她不知道,並不代表沒有人知道。    ※※※    域外,黃沙漫天。    他是王的貼身侍衛,也是大祭司的信徒。    那一次王將大祭司的魂燈扔到漫漫黃沙之中後,他悄悄地將魂燈撿了回來,放在自己的石洞內,每日細心擦拭,沒有讓魂燈蒙上一點兒灰塵。    最初撿回來的時候,那火光是那麼微弱,像是下一瞬間便要徹底消失,然而現在,火光在一點兒、一點兒地發生變化。    大祭司的魂魄正在被滋養,看著火光比之前要稍微明亮了一些,他激動得落下淚來。他知道,是那個變數正在為大祭司養魂。他本以為要很久很久才能將大祭司的魂魄徹底養好,然而這一天,他看到了極為劇烈的變化。    那火光漸漸變得明亮,顏色從之前的昏黃變成了淡紫,這說明神魂的恢復在加快啊!    等到哪天火焰徹底變成黑色,便是魂魄完全恢復之時,如果以這個速度繼續下去,大祭司的魂魄恢復只需百年。    而百年之後,大祭司便可重奪一具肉身,行走在天地之間,帶領他們離開這寸草不生的域外。    他抱著魂燈熱淚盈眶,恨不得對那變數行三拜九叩之禮,卻在這時,他聽到身後出現了一道冷漠的聲音,「淡紫色了,那變數做得不錯。」    他臉色一變,不敢抬頭徑直跪下,連連磕頭,將額頭碰得鮮血淋漓也不敢停下,「王。饒命!」他竟然違背王的命令私自將魂燈撿回,現在還被王發現了。    「大祭司為我們付出了這麼多,魂燈被好好照看也是應該。」斗篷之下的天魔王露出一個古怪的笑容,「身體可以犧牲,神魂可以犧牲,連愛都能夠算計和犧牲,這麼偉大的付出,自然應該供奉到高塔之上,哈哈哈──」    天魔王伸出手,掌心對著魂燈微微施力,便將魂燈收入掌心,手指輕撫燈盞。    他將魂燈拿到嘴邊,輕聲道:「沉焰,或許你那變數能夠在下一次朝聖之日讓你甦醒,到時候,你的擔子就重了。」    他將魂燈拿到手中把玩,人已經離開石洞,緩緩朝著高塔走去,留下那人仍舊跪在原地,額頭上磕出的鮮血流了一地。    他一邊走,一邊拋起魂燈,斗篷之下的臉上一直掛著笑,然而下一刻,那笑容忽然收斂,唇間吐出一聲驚呼,片刻之後,笑聲再次響起,在空曠的沙漠之中迴蕩,震落了空中的飛鳥。    「不愧是你選中的人。」手中的魂燈顏色陡然加深,已經從淡紫色變成了深紫,如果繼續以這個速度恢復,不出二十年,他便能再次甦醒。    「難怪你當初說她是變數,是唯一的變數。大祭司,呵呵,我無比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    蘇寒錦這一次,一共獲得了二十一顆黑色晶石。    山魅是有靈性的魔物,或許是牠們察覺到異常,這一次足足留下了六隻守在平臺之上。    當然,這裡的山魅其實實力最多不過分神後期,只不過牠們速度太快,且大都群體活動,若有合體期以上的修士,牠們便不會現身。恆嶽劍派那一片地方很少有高階修士出現,而對於外面那些分神期修士來說,山魅既是誘惑也是惡夢。    六隻山魅對於蘇寒錦來說也不值一提,她能夠輕鬆解決。    蘇寒錦發現吸收天雷而練成的掌心雷大概是這類魔物的剋星,比問心劍和金針的威力更大,六隻山魅徹底消滅,不過片刻功夫。    例行搜索殺掉山洞裡剛剛形成的山魅後,蘇寒錦獲得的黑色晶石足足有二十一顆,她發現她殺得越多,新生的山魅也就越多,如此下來,得到的晶石也就越多。    難不成山魅死之後又重新凝結?    但晶石並沒有什麼區別啊,如果真的是這樣,豈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想到這裡,蘇寒錦更加興奮,晶石全部灼燒之後,她坐立難安,恨不得黑夜早點到來。    第二天,留下的山魅足有十二隻之多。    蘇寒錦大喜,有多少她吃多少,留得越多越好,十二隻山魅,虛身和本身一齊動手下,她想要快速擊殺十分容易,只是等她開始攻擊之時,蘇寒錦赫然發現之前那些已經消失離開的山魅突然現出身形,懸浮於半空之中,黑壓壓的一片,像是一團一團的厚重烏雲。    那是成千上萬個分神後期!那是死亡的陰雲。    黑雲之中有無數張人臉,猙獰恐怖,像是有數不清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她,這樣的情景,讓蘇寒錦頭皮發麻,然而最可怕的是,那平臺之上的雕像也死死地盯著她。    蘇寒錦清楚地看到,雕像嘴角一勾,唯一的翅膀緩緩搧動了兩下。它在笑,它對著她笑。    被雕像鎖定之後,蘇寒錦發現她無法進入白玉葫蘆,那是強者的威壓鎖定,切斷了她與白玉葫蘆之間的聯繫。    這一次,玩大了。    ※※※    被黑壓壓的山魅包圍了她能幹麼?    蘇寒錦想也不想,直接朝詭異的雕像打出了一記掌心雷,隨後身上霎時騰起七道劍芒,將她的身體牢牢護住。在同一時刻,她身形極快地往前衝去,問心劍劍芒大盛,朝雕像劈了過去,那是驚天動地的一劍,其中蘊含的力量,說是劈山裂石也毫不誇張。    然而問心劍撞擊到雕像之後,蘇寒錦覺得虎口一麻,讓她險些握不住,手臂也霎時發麻。    她發現,她的雷霆一擊只在雕像的臉上留下了一道小小的擦痕。    擒賊先擒王,蘇寒錦覺得雕像或許與山魅有關,所以才會搶先出手,然而她失敗了。    那雕像,比她預想的還要厲害,掌心雷和飛劍同時攻擊,也只是留下了那麼一點兒印跡。    下一瞬間,所有的山魅都動了,黑雲兜頭罩下,將她圍得密不透風。    此時此刻,七道盤旋在身側的劍氣成了絞肉機一般,將那些山魅的身體絞得粉碎,蘇寒錦手中的長劍更是舞得密不透風,每一劍刺出,都會劃過山魅的身體,然後便是晶石落地的清脆聲響,叮叮噹噹、此起彼伏,她可以想像,此時的地面上,已經鋪上了一層厚厚的黑色晶石。    但此時的蘇寒錦根本高興不起來。黑雲無窮無盡,她根骨重塑之後吸收靈氣速度雖是極快,卻抵不住這麼多的消耗,靈氣丹一顆接一顆往嘴裡塞,不多時,她儲存的靈氣、丹藥也見了底。    蘇寒錦咬緊下唇,眼珠一轉,緊接著祭出烏金火,朝前方放出一道火龍。烏金火能夠灼燒黑色晶石,想必對山魅也是有效果的,她嘗試之後發現果然奏效,便順著火龍一路衝到了雕像面前,靈氣運轉到極致,催動烏金火將雕像包裹住,火焰焚燒雕像,發出􃺔聲響。    「天火,還是天火中的死火!」    雕像臉上的笑容忽然凝注,它眼睛裡萬分詭異地冒出紅光,臉上神色變得萬分猙獰和痛苦。    與此同時,那些山魅竟然不敢再動,牠們發出奇異的聲響,蘇寒錦聽不懂牠們到底在說什麼,但是那黑雲上的人臉此時變得萬分焦躁,想來是在擔心這雕像。    因為之前消耗太大,她現在體內的靈氣最多只能支撐半個時辰,而那雕像雖然被火燒得表情猙獰,卻沒有熔化的跡象。要知道,她的烏金火是可以熔掉仙劍的,現在卻燒不掉這雕像。    僵持?這樣的僵持對她沒有任何好處。右手繼續控火,蘇寒錦左手聚集靈氣,運轉掌心雷雨訣,之後她的掌心出現一團金色的光。從前吸收的雷電此番已經全部聚集在她掌心,蘇寒錦眼神一凜,緊接著,將雷電之力盡數打了過去,朝著雕像的頭部兜頭劈下。這下,她體內的烏金火只能支撐不到半刻鐘了。    雷電劈向了雕像,周圍的山魅齊齊發出嘶鳴,緊接一團一團的黑氣突然聚攏在一起,互相吞噬。片刻之後,一個巨大的黑影出現在蘇寒錦面前,萬千山魅合為一體。    那黑影高大,看起來像人,然而屬於人頭的部分卻是由數不清的人臉組成,看起來極為可怕。    數不清的分神期山魅合為一體,這龐然大物的修為足有合體後期。對於蘇寒錦來說,對付一個合體後期,或許比數不清的分神期要輕鬆得多。    虛身再次出現,手持問心劍與山魅站到一處。    本身則仍舊燒灼雕像,如此一來,她的靈氣消耗又增加了,不過幸好,雕像被雷劈過後迅速熔化,他的頭部已經熔掉了一半,眼看勝利的天平即將偏向她,蘇寒錦突然驚住。    雕像突然伸出了舌頭,長舌往外一捲,險些從她臉上舔過。    蘇寒錦登時心頭一緊,手上火焰催得更旺了,然而她知道,她能夠堅持的時間不多。她的分身雖然靈活,但到底與本身有差距,此番對抗那山魅也十分吃力,而分身上的每一處傷口,都直接加諸到她本身,此時的蘇寒錦,身上已被山魅的利爪劃出數道傷口,最深的一道已經見了骨頭,黑氣迅速地滲透血肉之中,讓她的傷口霎時變成了烏黑色。    「好痛!」雕像頭部已經毀了一半,此時發出聲音。它雖然口中說著好痛,但表情古怪,似乎在笑,而且它嘴唇微張,長舌掃來掃去,看起來十分詭異,像是並未把這疼痛放在心上,而在出言挑釁一般。    下一刻,他口中長舌如利劍一般刺出,穿透重重火焰,直接朝著蘇寒錦眉心襲去。    蘇寒錦所有的靈氣都用來催動烏金火,此時早已經沒了靈氣護壁,七道劍氣也消失了,而那件還未認主的肚兜,也管不了她的頭。    蘇寒錦身子後仰,險險避過了長舌的攻擊,然而她的斗篷卻被長舌瞬間穿透,明明是高階法寶,在雕像面前卻如此不堪一擊。她人雖倒下,但火焰並沒有熄滅,破釜沉舟地再次將所有靈氣注入,烏金火火舌猛地竄高數丈,只聽到一聲慘呼過後,蘇寒錦發現那雕像的頭部整個消失了。    黑色的熔液四處滴下,落到地面後,便形成了一顆小小的晶石。    雕像的頭部消失之後,身子也轟然倒地,本來無堅不摧的身軀,在落地之時摔成了碎塊,這樣的動靜讓蘇寒錦心頭大石頓時落下。消滅了?    只是此時她體內靈氣耗盡,而山魅並沒有隨著雕像的破碎而消失。

作者資料

青衫煙雨

自稱萌妹子,群眾眼裡霸氣側漏的一位女漢子。會將書名取為《天下男修皆爐鼎》,似乎暴露了某種刻意掩蓋的本性。生於重慶火爐,個性自然也是熱情似火。腦子裡總有很多奇思妙想,印象最深的是小學的時候討厭班上的某個男生,就編了個故事講給全班聽。每天的課後故事樂園為以後的寫文打下了基礎……

基本資料

作者:青衫煙雨 繪者:畫措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閱讀INread 出版日期:2014-07-04 ISBN:9789863421788 城邦書號:A2000752 規格:平裝 / 單色 / 4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