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二:一念執著(收錄作者全新加寫獨家番外)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二:一念執著(收錄作者全新加寫獨家番外)

  • 作者:青衫煙雨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3-07
  • 定價:240元
  • 優惠價:85折 204元
  • 書虫VIP價:190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0元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新銳插畫家畫措精美繪製「仙姿飄飄」情境海報,作者加寫全新番外〈雲涯〉,台版獨家收錄! ◆2013年成績最亮眼的修仙穿越小說!粉紅榜玄幻仙俠類第2名、打賞紅書榜第4名、玄幻仙俠總榜第5名、書友點擊榜玄幻仙俠類第5名、推薦總榜玄幻仙俠類第8名! ◆總點擊數超過480萬!網友按讚推薦:經典必讀! 言情仙俠大手青衫煙雨 橫掃起點女頻排行榜、史上最搞笑的砲灰逆襲文! 機遇變成絕路,撿寶卻撿到魔物?! 舉頭三尺有作者,她這砲灰配角想竄改劇情、逆轉翻身,得先逃避系統修正、躲過砍掉重練,上演驚奇大挑戰,跨越生死一線間 擂台賽後,蘇寒錦終於得到組隊入祕境的資格,但各派雲集之時,兩個神祕人突然大鬧現場,一片混戰之中,蘇寒錦趁隙闖入「祕境」──傳說這祕境充滿機遇和寶物,金鐘良便是在此突破,但誰教她不是主角,寶物還沒撿到,卻誤闖死域! 在死域內,失蹤的仇千凜意外出現,卻又狹路遇上金鐘良;仇千凜為保護蘇寒錦而自爆元神,只在她身上留下一滴心頭血。蘇寒錦也受重創,誤打誤撞來到更高階的滄海界,在經歷種種變故後,她領悟到:只有變強,才能在修仙的世界存活!便受天玄劍門的長老玄青鼓動,入門為親傳弟子。不過,這師傅看來又髒又吊兒郎當,真的有本事嗎?她想在天玄劍門改煉正道功法,卻抑制不了體內的慾女心經,莫非這邪門的媚功還有什麼陰謀?而仇千凜灰飛煙滅,但那滴心頭血是否能留下一絲生機? 於此同時,妖界忽然出兵血洗青莽山,震動滄海界;蘇寒錦決定前往探查,果然再次見到金鐘良,甚至目睹他驚人地升級!異變逐漸發生,難道是她幾度嘗試逆轉劇情的後果?事件越來越脫離原著的劇情發展,三千界眾人的命運即將因她而改變嗎? 【讀者一致好評】 「這本書很像乙女向的金庸,內心刻劃得很真實。誰說反派角色就只能當綠葉呢?跑龍套的配角也是能躍上枝頭成為鳳凰的」 ──讀者 天晴 「媚娘真是讓人羨慕又心疼,秉持著『穿越既已成定局,砲灰之路我無敵』的精神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好想看女主角攻克仇千凜啊!」 ──讀者 流風 「真的是一本賦予人物無限想像的書,而且劇中的變化萬千讓人摸不著頭緒!真的是迫不及待看到下一集啦~」 ──讀者 晴晴 「其實作者的真愛是金老筆下的諸位英雄豪傑、溫柔嬌娃吧?這般若有若無地一一點出對應的角色,也讓人越來越好奇接下來還有哪個角色會出現?」 ──讀者 舞櫻 「這部小說的出版,是想要入門玄幻卻又討厭龐大的修仙設定、在入口處徘徊不前之讀者的一大福氣!」 ──讀者 小雨 「設定穿越在女魔頭身上,實屬別有一番新意的構思,如此設定也令讀者跳脫一般仙優魔劣的概念。修仙之路何其漫長、何其苦難,想來修魔之路如是。但修魔之苦,又有誰知曉?笑笑鬧鬧的劇情中,也隱隱透露一股淡淡惆悵。」 ──讀者 墨雨 「這本書的開頭以為是一本很平常的穿越小說,沒想到居然是穿越到小說之中!這還不是讓人驚訝的,接下來主角居然不是大家所認知的正派角色,而是魔修!實在是令人耳目一新,我想這一定會吸引到許多看膩一般穿越小說的朋友們。」 ──讀者 落痕

內文試閱


活著

  
  蘇寒錦的烏金火進階了。
  她的火焰以前吞了不少東西,譬如說地攤上買的神奇石頭啊,書裡的小碎片,城主府石獅子兒眼睛,還有那麼多烈焰,都沒多大的變化,哪曉得這次一變,就變得驚天動地了。
  烏金火本身是這世界最低級的火焰,品階為低階初品。這等火焰通常是煉器師入門之時使用,之後遇到好的火焰就替換掉。並且是用本命火去吸收天地靈火,但蘇寒錦這個不同,她的本命火異於常人,結果把烏金火收進了丹田,烏金火就成了不可更替的東西。
  這烏金火就擔了本命火的責任,吸收奇珍異石不說,還要征服高等階烈焰。若不是得了定魂珠裡的傳承,知道了自己本命火的異常和那些煉器之法,她自己摸索還真找不到門道。當然,即便去拜師也是學不會的,因為她跟別人的根本不一樣。
  而現在烏金火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它吸收了大量烈焰之後,竟然從低階初品提升到了中階上品,這等飛躍簡直跟她吸仇千凜的修為有得拼,不過想到吸仇千凜的修為,蘇寒錦心頭又是一陣難受,本來神采飛揚的臉上也有了愁容。
  「怎麼了?」仇千凜見了她的樣子,出聲詢問。
  蘇寒錦笑了笑,「沒事。」她獻寶一樣地將烏金火招出來,讓它在手心裡跳躍,「你看,中階上品了。」
  她的本命火是粉紅色,這烏金火如今卻是紅中帶著點兒黑氣,莫非是那烈焰中的死氣?蘇寒錦如此猜測,此時也沒有深想,將手攤在仇千凜眼前,讓他看她掌中的火焰。
  火焰在她掌心跳動,看起來格外有生機。
  「好。」簡簡單單的一個字,便讓蘇寒錦眼睛彎了彎。
  蘇寒錦轉頭到一邊,認真地吸收起來。
  她赫然發現,這時火焰吸收的速度快了上百倍!
  這發現讓她頓時欣喜若狂,一邊運轉心法一邊催動靈氣,等神識再次疲憊之時,蘇寒錦發現,這死域裡的火焰弱了,小了,還有幾處的火竟徹底熄了。
  太好了!她能保護他了,他們不用死了!誰說死域就一定要死,她如今也找到了自己的生路,還獲得了不小的機遇。
  蘇寒錦回頭,衝著仇千凜嫣然一笑,最重要的是,這裡還有他。
  
  ※
  
  蘇寒錦跟仇千凜困在死域,那金鐘良和江籬兒其實也算是困在生域裡的,只不過一邊條件好,遍地是寶,一邊環境差,稍有差池就送了命。
  從那邊兩人的對話和金鐘良的心理活動推測,他們那邊也有一道禁制,準確來說是考驗,只要金鐘良能夠打贏那神祕大能者留下的一道殘念,便能從生域裡離開。
  因此,大約兩個月之後,金鐘良成功地挑戰了那道殘念,攜著江籬兒離開了生域。而這個時候,蘇寒錦的烏金火也將烈焰吸收了百分之七十左右,而烏金火也從中階上品提升到了高階初品。
  當然,最令人驚異的是,在這靈氣全無的死域之內,仇千凜僅僅依靠那些靈氣丹藥,每日打坐修煉,竟然修為又突破了一層,回到了築基四層,這讓蘇寒錦十分驚訝,心頭隱約也有了幾分猜疑。
  在媚娘的記憶之中,仇千凜的天賦雖是不錯,但也算不上天才。攻擊法寶是烏羽扇,修煉的邪法會讓他身體變得僵硬,必須吸食新鮮人血才能緩解,性子比較陰冷,行事也十分謹慎,對媚娘有愛慕之心,卻是死活都不願上她的床的,當然,這也是懼於媚娘的手段。
  不過有一點兒值得注意的是,媚娘從來不知道他會那麼多的東西。
  煉丹、陣法、或許還有劍法和占卜……
  他從前一百多年才修到築基中期,被吸了之後更是跌到了凝神修為,能夠得到天大的機緣修為突飛猛進雖說是可信的,但他通過了劍陣的考驗啊,整個青莽山劍道出眾的也就只有傳說中的凌天寒了,難不成那石洞也是凌天寒留下的寶藏?那這裡又算什麼?凌天寒他又不是地鼠,到處打洞的麼?
  而且如今這靈氣全無的地方。他沒有吸食人血,反倒能夠進階,這似乎太匪夷所思了一些。此時仇千凜正在打坐調息,蘇寒錦便怔怔地看著他,他似乎有許多的祕密,只是這些,她該不該問呢?
  不管他有何種祕密,他都願意用生命來護她的。
  蘇寒錦托著腮幫子思索,仇千凜一睜眼,便看見她這麼靜靜注視著他。
  「怎麼了?」被她水漾的雙瞳盯著。仇千凜只覺得渾身都不自在。而就在這時,一個渾厚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他們腦海,蘇寒錦與仇千凜同時一震,都從對方的眼睛裡看到了震驚和擔憂。
  「絕境逢生生機不斷,烈火焚心心亦無情。若要求生,站在天道巔峰,便要斬斷情慾,斷情絕愛!」
  浮島之下。突然出現了轟隆隆的聲響,那些剩餘的烈焰突然瘋狂地朝一處湧去,眨眼之間,一頭烈焰麒麟踏著火雲憑空出現,牠口中噴出黑火,聲若洪鐘。
  「你二人之中。僅有一人能夠活命。」牠說完之後十分高傲地昂起了頭,接著看到那兩隻螻蟻震驚的樣子便覺得格外高興,鼻孔內噴出團團火焰。
  蘇寒錦與仇千凜對視一眼。眼神中似乎都有對對方的敵意和忌憚。
  這兩人瞬間反目成仇,火焰麒麟原地踏了幾步,不耐地跺了跺腳。牠是這死域烈焰孕育出來的靈,有元嬰期的實力,經過千年的歲月。已經擁有了智慧。死域裡的一切都是為了擊潰人的心靈,而牠,則在最後的關頭跳出來,逼迫這二人做出選擇。
  面前這兩人都不過築基修為,難不成還敢在牠面前造次?牠不耐地再次噴了口火焰,「給你們一炷香的時間,活著的那一個,便能得到這死域之內的傳承。」
  不光是威逼,還以利誘之。
  牠話音剛落,便見那兩隻螻蟻都動了手,正滿意間,忽然覺得身後有一絲異樣。
  那是蘇寒錦的虛身。當初她凝神期便能秒殺同階,甚至重創築基,而現在她已經到了築基六層,神識和劍氣都有了極大的提升,最重要的是烏金火的等階發生了本質的變化,被烏金火灼燒過的細針其威力自然不容小覷。
  她與仇千凜僅是對視一眼,便明白了對方心中所想,假意迷惑這蠢靈物,然後蓄勢待發,同時發出最強一擊。
  那一枚細針讓烈火麒麟驚嚎一聲,來勢洶洶竟讓牠萬分忌憚。牠大怒之下噴出烈焰,想要將細針融化,蘇寒錦的細針本就是用吸收了死域烈焰的烏金火灼燒製成,豈能讓牠如願?
  細針穿透火焰直接射入牠喉中,與此同時,仇千凜的烏羽扇也死死地插在了牠的脖頸,火焰麒麟哀嚎一聲之後倒地,頃刻間,整個死域的烈焰全部消失,只有先前火焰麒麟倒下的地方,有一塊小小燃燒著的石頭,巴掌大小的一塊,懸浮在空中。
  蘇寒錦用神識一掃,便覺得裡面靈氣濃郁,似乎蘊藏著極大的威能。
  「火焰之心。」仇千凜突然出聲道。
  「有什麼用?」蘇寒錦伸手要去撿,結果被仇千凜拉住,「用你的雪魅之心去吸收。」
  「欸?怎麼弄?」
  「拿上幾塊放到掌心,然後再用神識包裹住那火焰之心。」
  蘇寒錦依言做了,看到幾塊雪魅之心緩緩融化,最終完全變成了水氣,而火焰之心的火焰則稍微弱了一些,顏色也變得淺了許多。
  「這是煉器的上好材料,可以用來做器靈。」仇千凜緩緩道。
  「器靈?」蘇寒錦一愣,「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靈器以上的寶物才能擁有器靈。」她忽然笑了,「這烈焰麒麟是出來賣萌的麼?跑出來送了我們一個大禮。」
  「賣萌?」
  蘇寒錦扯了下嘴角,便隨口道:「就是裝可愛。」
  她是煉器師,問也不問直接將火焰之心收了起來,轉頭偷偷瞄了一眼仇千凜,見他沒有任何不滿,便笑著道:「這裡烈焰已經沒了,不如我們去四處探探,看能不能有什麼收穫?」
  本以為還得困上一月才能將烈焰全部吸收,現在託那賣萌麒麟的福,他們可以提前尋找出路了。
  蘇寒錦正御劍飛行,只見仇千凜將烏羽扇往空中一拋,扇面變大之後,他便徑直將她打橫抱起,兩人一齊坐到了烏羽扇上。
  浮島當初是懸浮在烈焰之中的,此時烈焰消失,周圍便黑漆漆、空蕩蕩的,他們乘著烏羽扇轉了一圈沒有任何收穫,對視一眼之後,仇千凜便讓那烏羽扇往浮島底下飛了下去。
  越往下越黑,幾乎伸手不見五指。仇千凜掏出夜光石握在手中,盈盈的柔光映上她的臉,像是替她遮上了一層朦朧的紗。佳人在懷,哪怕底下是萬丈深淵,他也不會覺得有任何畏懼。
  他輕嗅她身上的媚香,突然覺得,自己歷盡千辛萬苦,神魂受盡折磨來到這裡,不僅是為了族人,也是為了他自己。
  而也是在這個時候,蘇寒錦的虛身突然發現了一點兒微光,她立時道:「右邊,繼續往下。」
  這死域之中,虛身限制也頗多,能夠離開本身的距離有限,而且這裡對神識和心靈的攻擊似乎更多,所以她不敢讓虛身去探。發現之後,蘇寒錦便要仇千凜控制羽扇方向,朝那微亮的地方飛了過去。
  「那是什麼?」
  蘇寒錦再次覺得媚娘知識容量有限,如今碰到的東西她腦子裡都沒有印象,煉器傳承裡也沒有,想必不是什麼煉器的材料,當初在鴻蒙館她也看了不少書的,但此時見到這東西,她依然不曉得是個什麼玩意兒。
  那是一個綠瑩瑩的東西,看材質有點兒像是玉石,但說它是玉石,它又在扭動,像條蚯蚓一樣。
  「碧靈玉。」這是妖界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仇千凜眉頭一皺,正思索間,就聽蘇寒錦回頭問他:「碧靈玉是什麼,這是玉麼?為什麼玉會動?」
  「碧靈玉不是玉,是妖的心臟。」他控制烏羽扇飛到了碧靈玉旁邊,凝神看了一會兒之後道:「難怪這裡一絲靈氣都沒,全都被它吸收了。這碧靈玉,就是這死域形成的關鍵。」
  「妖獸的心臟麼?」蘇寒錦只知道高階妖獸會有妖丹,並不曉得妖獸還有這樣的心臟。她覺得好奇,又仔細地看了幾眼,感覺不到任何危險,便伸手去摸了摸。
  指尖接觸的地方感受到微微的涼意,蘇寒錦覺得自己似乎真的能感覺到裡面有生命的流動。那種感覺很玄妙,就好像呼吸之間,有一種神祕的力量,將他們聯繫在一起。
  好像是一道電流,透過手指接觸的地方傳入她的身體,讓她感受到碧靈玉裡的靈魂和力量。
  「是妖,不是妖獸。」說完之後,仇千凜臉色一變,他雙眉緊鎖,只是頃刻間額上便有了虛汗。
  「你怎麼了?」蘇寒錦看他的樣子似乎在忍受痛苦,雖然擔憂卻不忘放出神識警惕地觀察著四周,看到並無危險之後,這才握住了仇千凜的手,「怎麼了?」
  他薄唇緊抿,唇上一絲血色也無。
  這就是天道的規則,一切不屬於這一界的事物都需要他們自己去探索。
  他眼神微微一閃,接著摟過蘇寒錦的脖子,手指在她細嫩的脖頸上輕輕一劃。
  那細微的刺痛讓蘇寒錦微微一怔,然而下一刻,便見他附了過來,輕輕吮吸她脖頸上的鮮血。冰涼的嘴唇貼在她的溫暖,鮮血的芬芳引得他的神魂顫慄,那是屬於他靈魂深處的慾望。
  「仇千凜?」
  許久之後,他才將她鬆開,「口渴了。」
  蘇寒錦:「……」

作者資料

青衫煙雨

自稱萌妹子,群眾眼裡霸氣側漏的一位女漢子。會將書名取為《天下男修皆爐鼎》,似乎暴露了某種刻意掩蓋的本性。生於重慶火爐,個性自然也是熱情似火。腦子裡總有很多奇思妙想,印象最深的是小學的時候討厭班上的某個男生,就編了個故事講給全班聽。每天的課後故事樂園為以後的寫文打下了基礎……

基本資料

作者:青衫煙雨 繪者:畫措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閱讀INread 出版日期:2014-03-07 ISBN:9789863420965 城邦書號:A200062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