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絕世原配 卷六:婚姻警報響不停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絕世原配 卷六:婚姻警報響不停

  • 作者:寒武記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8-01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85折 213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起點2013最受歡迎作者銀獎,寒武記。 ◆新修內容X加料情節X獨家番外,台版Only! ◆8月漫博台版即將完結,加收獨家結局!敬請期待! ◆蟬聯起點女頻書友點擊週榜冠軍、點擊月榜冠軍、粉紅月票榜第一名之三冠王! 人的一生,也許會碰到一個人, 是他,或者她,在心裡有一個特別重要的位置。 很多事情,對別人都可忍,但是對他,或者對她,就是不可以。 從牙牙學語開始,他就是她的全部,她也為他投入了全部身心。 就因為那樣純粹地愛過他,所以她寧願不要,也不會妥協。 即使貴為柱國侯,蕭士及也僅有頭銜、毫無實權, 太子、皇帝依然能隨意拿捏他,世家名門依然瞧不起庶族出身的他; 奮鬥那麼久,在真正的權勢面前,原來他還是個小人物! 輕視和打壓激起他滿腔野心,為此,他埋伏於太子身邊, 與太子妃的女官穆夜來虛與委蛇,取得信任, 不料這舉動引來各種誤會,越演越烈,也讓妻子杜恒霜飽嘗人情冷暖; 如今,穆夜來看來是受寵的外室,她成了被丈夫冷落的原配…… 雖然明知蕭士及為何這麼做,但她受了一輩子的呵護, 看他分給別人,就算是假的,心也會難受; 內有過不去的心結,外有東宮雪上加霜, 她不知為了將來,蕭士及還能犧牲什麼? 曾經寧死也要在一起的青梅竹馬,難道終究挨不過磨難…… 【讀者好評】 「以往重生小說皆是以主角悲慘的前世為契機,藉由重生活出新的人生,所以看到後面出現的角色是重生者,會疑惑難道他們才是主角?或是作者故意為之,要顛覆讀者的刻板印象,引導讀者以另一個角度看故事發展。我第一次遇到會猜不出主角到底是哪位的情況!」 ──Makoro115 「故事中替女主角的未來鋪了許多不同的路,首先奶娘的『慧極必傷,情深不壽。』以及白狐報恩、雷聲隆隆,甚至有認識女主角前世的穆夜來,讓她敘述出女主角前世種種,似乎都替未來的故事設了許多前置作業,也讓人觀看的同時有一種好像心中已經有個底,卻又不知道故事會不會如自己想像般進行。」 ──芸綺 「這故事內容蠻對我的脾胃,有點類似大宅院的鬥爭,但又不失純愛點綴,其中更能表現出家族沒落的現實面以及旁人的冷言冷語。我喜愛男女主角間那孩童般純純的愛,心中沒有任何雜質,眼裡只有對方。」 ──羽毛 「這是一部比較有別於目前市面上常看到的重生小說,不像其他一開始就是女主角枉死重生後進行報復,看到後面真的很好奇;蕭士及、杜恒霜和穆夜來的未來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會變成那樣?原來應該甜蜜恩愛、羨煞眾人的蕭士及和杜恒霜,怎麼會走到形同陌路?穆夜來認知中的杜恒霜又到底是誰?」 ──嘉芸 「在閱讀當中的另一個樂趣,就是尋找誰是穿越女(笑),但我沒想到居然連重生女也有(震驚)!而作者對人物的雕琢也很到位,每個角色的個性十分鮮明,彷彿他們躍然紙上,為妳上演一部曠世大作,讓妳跟著其中的角色際遇哭哭笑笑,也為反派的邪惡內心戲咬牙切齒。」 ──予悅

內文試閱

刺激
  毅親王不再搭理蕭士及,陛下也對蕭士及極是冷淡,甚至連進宮面聖都不能。   「這麼嚴重?」諸素素也皺起眉頭,然後想起剛才穆夜來的話,若有所思地道:「其實,剛才她說的話也有些道理。」   「什麼道理?」杜恒霜心裡一沉,連忙問道。   諸素素想了想,低聲道:「我們公爺確實跟你們侯爺在朝堂上是對立的關係。你也知道,他們兩人都是武將,如果他們關係和睦,不僅陛下擔心,就連太子和毅親王都該睡不著了。」   杜恒霜緩緩點頭。這個道理,不需要特別聰明的人也想得明白。   安子常和蕭士及號稱「帝國雙璧」,都是軍中戰神,不客氣地說,得一人就能得天下,如果他們聯手,可以傾覆任何人的天下。   但是在一般人看來,這兩人聯手之後,誰來做老大也是一個無解的問題,因此這也是上位者能夠放心用他們,且讓他們互相牽制的原因。   大家都認為,他們只可能是競爭的關係,不可能協同合作。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凡是武將,總想爭個高低上下。   他們兩人是一柄雙刃劍,上位者用得好,可以對敵人有雙倍效果,如果用得不好,也會傷到自己。   而對他們兩人來說,維持他們之間的不和還有敵意,至少是讓上位者最放心的做法。   因為杜恒霜的關係,蕭士及本來就看安子常不順眼,這一點,毅親王知道得最清楚。   但是杜恒霜和諸素素之間的友情,卻在不知不覺中,瓦解了大家對於安子常和蕭士及敵對關係的認知。   如果要繼續保持大家對兩人敵對關係的認識,杜恒霜和諸素素勢必也要關係惡化才對。   這也是穆夜來剛才警告杜恒霜的話,警告她不要只顧著自己高興,跟諸素素繼續維持友情,卻害了蕭士及。   諸素素看了看杜恒霜,又別過頭去,低聲道:「……我們是不是給他們惹麻煩了?」   「什麼麻煩?」杜恒霜的聲音有些尖利,也有些激動,「妳是不是也把穆夜來的話聽進去了,要和我絕交?」   諸素素回頭,看著杜恒霜的眼睛,看見那雙黑沉沉的眸子,已經漸漸有水霧湧上來,積攢著淚意。   諸素素很是不忍心,忙道:「我當然不會聽她的話,但是……」她又遲疑著道:「妳有什麼更好的法子嗎?」   在這個人身安全沒有法律保障的地方,她已經學會了凡事做最壞的打算。   前些天觸怒陛下和太子的徐家家主被斬,家產抄沒的殷鑑不遠,她不得不小心謹慎。   杜恒霜卻揚了揚眉,冷冷地道:「我們為什麼要聽那個女人的話?她說什麼就是什麼?這個大齊難道是她打下的?我就不信,我夫君為大齊出生入死,陛下和毅親王會因這些小事而為難於他!」   諸素素被杜恒霜的話說得熱血沸騰起來,一把握住杜恒霜的手,道:「說得好!我們為什麼要被那個賤人牽著鼻子走!」說著,她靈機一動,對杜恒霜道:「為什麼我們兩家不能和睦相處?為什麼一定要敵對?」   杜恒霜露出些許笑意,淡淡點頭,「就是這個理。以前的事,我也不說了,多半是誤會。如今妳嫁了安國公,是安國公夫人,我是柱國侯夫人,我們是過命的交情,我們的夫君為什麼不能因為我們的交情,就成為知交好友?」   雖然很多人都認為他們不應該成為朋友,但是他們為什麼一定要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諸素素心裡一動,但是馬上又皺著眉頭道:「可是,妳也知道,他們兩人的破壞力忒強了點,若是讓那些人知道他們不但不作對,反而關係好轉,那些人該睡不著覺了。」   「如果他們因為手下大將關係和睦就睡不著覺,我看他們也坐不穩這江山……」杜恒霜被穆夜來刺激狠了,也發了狠,平日裡從來不敢說出來的話,也脫口而出。   諸素素嚇得渾身一抖,忙捂住杜恒霜的嘴,四下看了看,確信池塘附近沒有人,遠處又站著自己和杜恒霜的下人,才鬆了一口氣,嗔道:「妳也太彪悍了,這種話也能說?」說著,似笑非笑地看著杜恒霜,「妳就不怕我去告密?」   杜恒霜笑了笑,搖搖頭,道:「妳告什麼密?妳告密,把我們家弄下來,就該你們家倒楣了,妳還不明白這個道理嗎?」說著,重重地道:「我們兩家應該是同氣連枝的關係,而且,我們要把這種關係公諸於眾。我不要那些人再有機會拿捏我們,我要我們掌握主動,只能我們選擇幫誰,而不是他們選擇讓誰來領軍!」   「妳是說,我們兩家公開合作,擰成一股繩,讓那些上面的人,不能再隨意指使輕賤我們?」諸素素似懂非懂地問道,她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了。   杜恒霜點點頭,已經從剛才的頹廢中走了出來,興致勃勃地道:「妳看,我們兩家是敵對關係的時候,上面的人睡得舒坦了,可是我們兩家卻要不斷去揣摩上面的意思,日思夜想,是我們睡不著覺。可是,如果我們兩家關係好轉,甚至成為知交好友,上面的人不管動哪一家,都一定要考慮另一家;簡而言之,與其讓我們睡不著覺,不如讓他們睡不著覺。」   最後一句話諸素素聽得很明白,立刻眉開眼笑地道:「這樣好,這樣我喜歡。與其妳喜歡,不如我喜歡。咱們就這麼做!」   杜恒霜鬆了一口氣,只要說服了諸素素,安子常那邊應該不難說服,比較困難的是蕭士及這邊。   但是她也不怕,她有充足的理由,說服蕭士及跟安子常不再保持敵對關係。   再說,現在太子的位置坐得未必穩,毅親王那邊也沒有死心,正是需要用人的時候,做什麼要他們這些人戰戰兢兢?   是他們要求著自己家,並不需要自己趕著送上去。   蕭士及到了這個地位,就該跟安子常聯手;如果他們以前委曲求全,也沒有得到什麼好果子吃,索性大家吊起來賣,價高者得。   徐家殷鑑不遠,他們更要懂得保存自己。   對於他們兩家來說,應該是為自己爭取更多的助力,而不是為了減少上位者的疑心,非要做出一副六親不認的樣子,反而會被對方各個擊破。   崔家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倒臺?不管陛下多忌憚他們,憎恨他們,可還是不敢像對待徐家一樣,把崔家拿下。   因為崔家不是單打獨鬥,他們有五姓七望的士族做後盾,有「崔半朝」的官員做後盾。   杜恒霜很確信,就算崔大郎退了下去,崔家也不會從朝堂中消失。   若不是陛下和毅親王最近都翻臉不認人,她還想不到這一點關鍵所在。   原來他們依靠的陛下和毅親王,並沒有他們想像的那樣牢靠。   想通這一點,杜恒霜已經完全釋然,甚至開起玩笑來,「看來,我還真要謝謝穆三小姐,若不是她對我下了一帖猛藥,我還不會想通這一點。該給她記一大功。」   諸素素一想起穆夜來剛才的嘴臉就嗤之以鼻,「哼,還真當她自己是蕭大哥的紅顏知己了?啊呸!她也配? 我才是蕭大哥的紅顏知己好不好?」   說得杜恒霜咯咯地笑,一點都不以為忤。   兩人說說笑笑著從池塘邊往東宮的內殿行去。   知數看見杜恒霜的臉色已經恢復如常,也鬆了一口氣。   剛才夫人的臉色實在是壞透了,看得知數心驚膽戰。   這幾天,侯爺在外書房閉門不出,就連夫人也不見,她們這些下人不知道出了什麼事,都拎著一口氣。   不過看樣子,夫人似乎已經有了法子了。   諸素素和杜恒霜回到東宮內殿的廊廡底下,看見穆夜來正站在那裡跟人說話。   杜恒霜笑著對她點點頭,「多謝穆三小姐的提醒和勸告,我們決定了,以後兩家一定和睦相處,作為世交往來,成通家之好才是。」   穆夜來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杜恒霜是不是失心瘋了?說了不能跟諸素素來往,她就是不聽是不是?   「很驚訝是吧?」諸素素故意道,和杜恒霜攜手走過來,「我和柱國侯夫人是過命的交情,我們兩家的夫君因我們的關係,也是能做朋友的。穆三小姐,妳就不要鹹吃蘿蔔淡操心了。我夫君不認識妳,柱國侯也不認識妳,妳不要老是惦記著別人的男人。」   穆夜來被諸素素說得臉都紅了,伸出手臂,顫抖著指著杜恒霜道:「妳……妳……妳這個愚不可及的蠢婦!妳可知道,妳要給柱國侯帶來多少麻煩?」   啪!   杜恒霜一手擋開穆夜來的手臂,另一隻手閃電般伸出,抽了穆夜來一耳光,冷冷地道:「妳再拿手指著我試試。妳以為妳是誰,也來教訓我?我就是跟我夫君一起死,也不關妳的事!請離我家遠點兒,別再讓我看見妳。」   「妳敢打我?」穆夜來捂著臉,有些惱羞成怒。   「妳主動把臉湊過來,我不打就是看不起妳。穆三小姐,送妳一句話,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妳老是看不起我,請問妳又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能不能說來給我們大家聽一聽?除了追著別人的夫君以外,到底還做了哪些值得稱道的事?」杜恒霜看見周圍的人漸漸看過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大聲說道。   「啊?又是穆三小姐?還追著柱國侯呢?」一個貴婦在旁邊看了半天,笑嘻嘻地問道。   杜恒霜看了她一眼,認出來是曾經在毅親王府有過一面之緣的一個將官的妻子,便對她微微頷首示意。   那人衝她挑了挑眉,又看向穆夜來,「我記得穆三小姐不是出家做女冠了嗎?如何這麼快又還俗了?」   穆夜來捂著臉,看著杜恒霜的眼裡閃過一絲狠毒,很快又垂下眼簾,淡淡地道:「柱國侯夫人,妳打我是沒用的。有本事,妳好好管著妳的夫君。自己的籬笆紮得不牢,就別怪野狗鑽進去……」   杜恒霜噗地一聲笑了,用團扇捂著嘴道:「喲,我還是頭一次聽見有人自比野狗,真是……穆三小姐,妳不用往自己臉上貼金,妳還真沒有野狗那麼厲害。」   「不是野狗,那是什麼?」諸素素故意跟著一唱一和。   「蒼蠅蚊子唄,打不死,能噁心死妳。」杜恒霜毫不留情地道。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就算蒼蠅討厭,也該看看是不是妳家的蛋已經破了。柱國侯夫人,妳也太大膽了,居然在我東宮動手打人。本宮沒有看見也就算了,今兒既然看見,就不得不罰妳。」一個帶著笑意的聲音傳過來,大家回頭,看見居然是太子妃也出來了,正扶著宮女的手,站在門邊含笑看著大家。   杜恒霜深吸一口氣,跟著眾人一起福身行禮,然後抬頭道:「太子妃殿下,請問有哪一條律法說過一品侯夫人處罰無品無級者的挑釁,反而是一品侯夫人需要受罰的?」   太子妃一窒。她倒是沒有想到這一點。   「穆三小姐以下犯上,按律當斬,我只是給她一個耳光,已經是慈悲為懷了。怎麼,難道太子妃要出來主持公道,殺了穆三小姐為臣婦出氣麼?不用了,真的不用了。太子妃殿下,一個耳光已經夠穆三小姐受的了。」杜恒霜含笑說道。   一旁的貴婦有些不安,悄聲提醒杜恒霜,「她姊姊可是貴妃娘娘……」   杜恒霜心道:盛寵多年的萬貴妃我都扳倒了,還怕妳沒幾年根基的穆貴妃?面上卻是一派沉靜,點點頭道:「穆貴妃娘娘向來是寬以待人,嚴以律己,斷不會包庇她的妹子。恐怕穆三小姐進宮,還要被穆貴妃處罰一通。我是個良善人,最看不得別人受苦,我回去向穆貴妃娘娘進言,不要罰穆三小姐罰得太重,我擔當不起。」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絕世原配6》

作者資料

寒武記

起點女生網大神約作者,自2011年在起點女生網寫文以來,陸續完成《煙水寒》、《重生空間守則》、《與子偕行》、《補天記》四本VIP完結文。

基本資料

作者:寒武記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閱讀INread 出版日期:2014-08-01 ISBN:9789863421801 城邦書號:A200068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7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