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向日葵不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向日葵不開

  • 作者:煙波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出版日期:2013-11-29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79折 182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POPO城邦原創‧新書快訊/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排行榜 實力派新作家‧煙波,給你為愛向前衝的勇氣 為這段愛情奮不顧身,是因為我相信, 預言裡那個會和我在一起的人……絕對是你。 「妳有沒有想過,妳不是愛我,只是被那個預言催眠了?」 「如果預言裡的那個人並不是我,妳喜歡的人就不是我了!」 這個問題,我根本想都沒想過, 我只知道戚陽對我說話,對我微笑, 就好像花都開了, 就好像周圍的聲音都消失, 只剩下他在我面前閃閃發光。 我不曉得預言裡, 命中注定會和我在一起的人是誰, 但那又如何呢? 我就是要拚命追著戚陽, 為我們的愛情用盡全力, 因為我希望預言裡的人是他,只能是他…… 【知名作家一致好評】 ◎Killer(知名作家) ◎玉米虫(知名作家) 「煙波的文字很甜,像女主角的名字一樣甜。令人好奇當充滿文藝氣息的女孩碰上了念醫學系的冷酷悶騷男會迸出什麼火花?畢竟以常理來判斷,這是一對很難成功的組合。人世間的悲歡離合有很多,而幸好他們最後走到了一起。 向日葵不是不開,只是低著頭靜靜等待她的陽光出現。」 ──D51 「因為緣分吧!所以遇見了這個故事,所以覺得很幸運,所以覺得很開心。相信翻開這個故事的讀者們,也會和我一樣感受到心中那種隨著女主角菓菓的心情而起伏的情緒,一起覺得甜蜜、揪緊、擔心,以及面對愛情時的不知所措。 推薦給想要回味青春,或是正在享受青春的大家。」 ──Micat 「決定傾心去愛一個人需要勇敢,決定敞開心扉接受一個人也需要勇敢;無論相信自己或相信對方,都需要勇敢。《向日葵不開》這個故事,煙波用甜美、羞澀、又微帶幽默的筆觸,將我帶入了主角們想靠近卻又小心遲疑的感情世界,也往往為了兩人不能再更進一步而感到緊張、可惜。 誠摯向大家推薦這個故事。也許能藉由細膩的文字給予我們溫暖,對煙波而言也是一種注定。」 ──抒靈

內文試閱

  來到大學兩個月了,時間逐漸逼近期中考,本來懶懶散散的室友們,開始會從圖書館借一點書回來看。

  「子嫻,我要去一趟圖書館,妳有書要還嗎?」我趴在上下鋪的梯子上問。

  「喔。」子嫻懶洋洋的抬起眼,「我桌上靠近螢幕旁邊有兩本小說,幫我還了吧。」

  「好。」

  子嫻是我的上鋪,雖然不同系,不過大概因為個性相近的關係,我們兩個人很合得來。

  「要考試了,妳還在看小說啊?不用準備考試嗎?」我走到桌邊,拿起她說的那兩本書,「好看嗎?」

  「不好看。」她的頭從床邊探出來,「妳要看的話,就看一看再還啊。」

  「不了,我該看的小說已經很多了。」中文系就這點好,小說散文也能當正課。尤其大一,古典文學少,現代文學多,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讀各種散文跟小說之中度過。

  「我表示,羨慕嫉妒恨。」子嫻齜牙咧嘴的做了個鬼臉。

  「轉系啊!」我笑了,朝她招手,「來吧來吧。」

  「我要是真的轉了,我媽大概會放火燒了學校。」子嫻又躺回床上,換了個話題:「晚上我們去吃排骨飯吧,學校旁邊的巷子開了一家新的排骨飯,我有折價券,七五折喔。」

  「好啊,那我就不回來了,五點側門見。」

  「慢走。」她的手從床邊伸出來揮了兩下,「幫我關燈,我睡個午覺。」

  「都幾點了,現在睡晚上會睡不著喔。」雖然我這麼說,但還是替她關了燈。

  十月底,雖然有些樹木已經開始落葉,但背著一大包書,再走了一大段路,我還是汗溼了背心。

  逃難似的奔進圖書館,冷氣讓我鬆了口氣,把書都還了,我又一邊看著書單,一邊用電腦找書號。

  想到等會兒還要背著一大堆書走到校外吃飯,我又覺得,果然還是要先回去一趟把書放著才對,不然簡直跟搬磚的陶侃沒兩樣,十來本書,光背著就要人命。

  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在書架間跑了幾趟,終於把要的書都找到了。

  托著臉,我看著窗外發起呆來。

  圖書館裡有一大面落地窗,從挑高的天花板一路延伸到地面。

  傍晚的時候,金黃色的夕陽會輕輕的撒落進來,窗外有低矮的樹木,也不知道設計師動了什麼手腳,那時候的陽光一點都不刺眼,而是溫柔的把整個室內都填上橘黃色。

  我幾次都在圖書館裡看著這樣的景色看到忘記時間。

  一陣穩定的腳步聲從我背後傳來,我回過頭去,沒看到那人的臉長什麼樣,只看到他的腳滿長的,是個男的,步伐很穩,還有腳上那雙鞋很好看。

  他就這樣走到窗邊坐下,手上拿著一本不知道是什麼的書。他擱在桌上翻了開來,一手撐著額角,一手很悠哉的翻著書。

  他背對著窗外,也就是正對著我,而後,溫柔的夕陽灑在他的背上,他的影子剛好將書籠罩起來。

  以前最討厭風景照裡出現了人,總覺得人類到處都有,何必來搶鏡頭?

  可看到了這一幕,才覺得原來人也能這麼好看。他簡直就像是誕生在陽光下。

  大約是我盯著他的視線太明顯了,那人抬頭看了我一眼,皺了皺眉,拿起書走離了落地窗前。

  等他走了之後,我不由自主的走了過去,看見桌上掉了一張學生證,好奇的拿了起來,照片上的人是他。

  上頭印著:醫學系四年級,戚陽。

  我想了一會兒,認真覺得這名字很適合他,難怪他與夕陽如此融合,原來跟陽光是親戚。

  陽光又偏移了一點,一束日光刺入我的眼裡。身體的反應總是比腦筋快,我眨了幾下眼睛,偏頭躲開了陽光。

  這才想到應該把學生證還給戚陽。

  我轉頭找,但他的身影已經消失。

  「走了……」把他的學生證塞進口袋,我若有所失的踱回我的座位,拿起包包,把我山高的書疊穩,然後搬到了借書檯。

  工讀生看到那一疊書,微微的挑眉:「學生證呢?」

  我覺得工讀生看起來一臉不爽,我趕快陪笑的找到我的學生證遞出去。

  「果然是中文系。」他的口氣聽起來有諸多不滿,我也沒敢問中文系得罪他什麼,要是他前女友是中文系的,那我不是誤踩地雷了嗎?

  好不容易刷完了要借的書,我背著書就跑。

  一路上,我想著戚陽剛剛沐浴在夕陽下的樣子,一邊走到了側門。

  子嫻已經到了,正靠在牆上滑手機。見到我來,她把手機收起來,又瞄了我背上的包包一眼,說:「妳傻啦?背這麼多書也不覺得太重?」

  「啊,」我放下書袋,嘖了一聲,「我剛看見一個很帥的人,就忘記要先把書拿回宿舍了。」

  子嫻一聽,眼睛都亮了起來;「帥哥?求照片!」

  「照片沒有,倒是有他的學生證。」我遞了出去,「撿到的。」

  「這麼好?妳遇見了一個帥哥,還撿到人家的學生證?」子嫻斜睨我一眼,「從實招來。」

  我哈哈笑了幾聲,把戚陽是怎麼被我逼離落地窗前的事情告訴她。

  「唔?」

  子嫻瞇起了眼睛,沉默好一會兒,久到我以為她站著睡著了,伸手去搖了搖她。

  她偏著頭看著我的臉,天外飛來一筆的問:「欸,我有沒有跟妳說過我會預言?」

  「蛤?」我下意識的搖頭,「原來妳會預言?準嗎?」

  「當然準啊,沒失誤過的。」她又睨了我一眼,「這不是重點啦!重點是,妳會跟這個人在一起。」

  「……蛤?」我傻了,「真的假的啊?」

  「真的。」子嫻認真的點頭,「不過我只知道這樣了。」

  「呃?」我有點摸不著頭腦,愣愣的反問:「那現在我要幹麼?」

  她翻了翻白眼,用力的在我額頭上拍了一下:「先把書拿回去放,然後吃飯啦。」   隔天下午,陽光仍舊燦爛,我跟子嫻都沒課,討論了一會兒,決定把學生證親自還給戚陽。

  「喂,我們真的要親手把學生證拿給他嗎?」

  站在醫學系系館前面,我瞪著那幾個燙金的大字,畏縮的拉了拉子嫻的衣襬。

  「喂,不是妳說要拿來還他的嗎?」子嫻瞪了我一眼。「都走到這裡了,妳就拿去給他啊!」

  「不是,我後來想想我們可以拿給教官,這樣就好啦!」

  我這人有個小毛病,就是背著人家什麼話都敢說,當著人家的面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怕等一下見到戚陽說不出話,害他誤會我偷了他的學生證。

  子嫻曾經對我下了一個中肯的結論,沒種。

  「妳拿學生證來還他,是他要感謝妳耶!妳這麼怕幹麼?」子嫻一頓,又說:「而且我跟妳說,所謂的預言呢,不是知道了卻什麼都不幹,等天上掉餡餅給妳,妳要是不把握各種機會,創造各種可能,我跟妳保證,妳一定會成為我的預言生涯中唯一的一個失誤。」

  她忽然目露凶光的把手臂架在我頸子上:「要是這樣,我絕對不會放過妳的。」

  「幹麼?妳以後要去當算命師喔?」我靠在樹幹上怕怕的問,「你們算命師一行,這麼重視命中率喔?」

  「什麼算命師?這只是我個人的小小堅持,百分之百的命中才能區分我跟神棍的差別啊!」

  「我要回去了。」我轉身就走。

  「唐菓!」子嫻氣勢萬千的大喊,「妳敢走,我晚上就抓蟑螂放妳床上!」

  我止住腳步,慢慢回頭看她:「妳是認真的?」

  她仰頭,給了我一個「妳可以試試看」的目光:「妳說呢?」

  所以說,人有把柄真的不行,落在損友手上,隨時都會變成別人攻擊自己武器。

  「知道了。」我慢慢的踱步回去,「但是我們又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課,在哪間教室,這樣要怎麼還他啊?」

  子嫻哼了我一聲:「我都想好了,妳呢,就給我站在這裡等著,遇到了就把他給攔下來。我呢,現在去系辦幫妳問個清楚,我們分頭行動。」

  我抓住她的袖口,不太確定的問:「我們不會被當成變態吧?」

  子嫻燦然一笑:「我不會,妳會。」話一說完,她就跑了。

  我留在原地想了一會兒,總算頓悟了,我在人家系館門口鬼鬼祟祟的東張西望,我不像變態還有誰像啊?

  我嘖了一聲,雖然深深譴責暗算室友的子嫻,但還是認真的在太陽底下尋找戚陽的身影。

  但找到一半我忽然又頓悟了一回。整個醫學系的人這麼多,戚陽卻只有一個,我在這裡像大海撈針,遇到他的機會這麼低,被當成變態的機會卻這麼高,我真是何苦來哉?

  這樣一想,我又走到廊下躲太陽了。

  找不到也好,我等一下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到教官室去啦……

  陽光燦燦,來來往往的人很多,等了一會兒,子嫻從系館裡頭出來。

  「欸欸,快來,我知道戚陽在哪裡了。」她抓著我的手腕就跑。

  我懷疑這人小時候是不是練過田徑還是跆拳道?簡直來去如風、力拔山河。

  「等、等等,他在哪兒?我們這樣過去不會打擾到他上課嗎?」我記得剛剛才敲了上課鐘啊。

  子嫻足下不停,直奔而去:「不會啦,不是才上課不到五分鐘嗎?」

  我們一路奔到醫學系系館的角落──1022教室。

  我偏著頭打量了一會兒:「子嫻,妳有沒有覺得,這教室特別大,這扇門看起來也特別陰森?」

  子嫻順著我的眼光四處看了看:「沒感覺。」

  「我忽然知道妳的預言為什麼只能預知一半了,這麼陰森妳都沒感覺到。」

  子嫻斜睨我一眼:「妳是心理作用吧?」

  「妳仔細看,這裡這麼暗,窗外又是一棵大榕樹,遮住陽光不說,妳不知道榕樹招陰嗎?亂陰涼一把的。」

  她沒理我,抓著我走到了教室後門:「快去。」

  我扁扁嘴:「不去行不行?」

  子嫻勾起半邊嘴角,舉起手拍了拍門,然後又把門開,另一隻手迅速的推了我一把:「去!」

  我踉蹌的跌進教室裡,才站穩,就發現所有人都在看我。

  「對、對不起,我、我想找……戚……戚陽。」我坑坑巴巴的說完了我要說的話。

  眼前那群穿著白袍的人起了一陣譁然。

  「又是一個要告白的小學妹。」

  「戚陽,你不容易啊,才開學兩個月,這都第幾個了啊?」

  「破碎少女心啊……」

  諸如此類的閒言閒語,撲天蓋地傳來,讓我有點站不住腳,只能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尖。

  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不管怎樣,都不應該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跟子嫻討論,那個就會害自己人的傢伙!

  「找我有事?」

  一雙深色的球鞋停在我的視野裡頭,我愣愣的抬頭看他。

  戚陽的聲音很好聽,沉沉的,像是夏天傍晚吹過的暖風。

  「那、那個……」我手忙腳亂的從包包裡拿出他的學生證,「我、我昨天在圖書館撿到的。」

  「哦?」他瞇起眼,目光從我臉上掃過,「謝謝。」

  他的目光太灼熱,我又忽然心虛起來,總覺得他似乎正想起昨天我盯著他看的事。

  我的眼神慢慢下降,在他的白袍上亂飄。

  「還有事嗎?」他不冷不熱的問。

  咦?他的白袍上怎麼有……血?

  血……

  小時候,我跟外婆住在鄉下,到處都是雞鴨鵝的小動物亂跑。

  有一天,不知道從哪裡來了一隻野貓,趁著半夜跑進了外婆家的雞圈,等到清晨醒來,全部的雞都死掉了。

  貓咪這種生物有時候滿惡毒的,明明不吃,卻把所有的雞都殺了,讓整個雞圈裡都是雞血跟雞屍體。

  從那次之後,我就有了暈血的毛病,連抽血都一定要把頭轉開,不然就會頭暈想吐。

  看著戚陽白袍上的那個紅點,其實也不大,大約就是拇指指甲的大小。

  但我忽然覺得腿軟,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   「妳醒了?」

  睜開眼睛,我一時有些摸不著頭緒。

  身邊的人又問:「妳有舒服一點了嗎?」

  我轉頭看他,皺起了眉:「你是誰?」

  「我是阿良,是戚陽的好朋友,他患有良心缺乏症,所以已經走了。我留下來,幫他彌補一點罪孽。」阿良推了推眼鏡笑著說。

  「喔,那子嫻呢?」我撐起身體,「這裡是哪裡?」

  我又看了一眼我的身下,是六張併在一起的桌子,難怪我覺得離天花板有點近。

  「她去洗手間了,這裡是醫學系的空教室。」阿良笑咪咪的看著我,「妳怎麼會忽然昏倒?」

  我看著身上蓋著的白袍,吶吶的說:「……我暈血。」

  「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這是新招呢,不得不說還滿有用的,我第一次見到戚陽嚇成那樣,臉色都青了。」阿良用一種很看戲的口吻說,「妳成功的在他心中留下印象了喔!」

  戚陽、白袍、暈血。

  我的臉色也跟著青了一青:「我身上這件白袍不會是戚、戚陽的吧?」

  阿良挑眉,興味的答:「不是,是我的。」

  「喔……」

  「妳希望是他的白袍嗎?」阿良笑得很奇怪,「我可以偷一件來給妳喔!」

  這也是一個出賣朋友的貨色。我掀開白袍要下去。

  「我就是因為他的白袍上有血才昏倒的。」

  「我可以偷沒有血的給妳啊。」

  我停下動作,盯著他的臉。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你到底想幹麼?」

  阿良四處張望了一番,壓低音量說:「事情是這樣的,我對子嫻一見鍾情了。」

  我睜大眼睛,真的假的啊?子嫻確實是個大正妹,可是就這樣一眼?啊,不過我也沒什麼資格說人家。

  「所以呢?」我問。

  「我知道妳喜歡戚陽。」他伸出手,像隻狐狸一樣的笑,「怎麼樣,我們合作吧?我可以用戚陽的訊息跟妳交換子嫻的訊息喔。」

  「這是出賣耶……」就算再怎麼沒情操,這個我也需要認真考慮一下。

  「不,只要我們都幸福,這就不是出賣。」他義正詞嚴的糾正我。

  「想賣誰?」子嫻靠在門框上,涼涼的說,「這位先生,你搞錯了吧?要也是我賣菓菓,怎麼可能是她賣我?」

  我對這話表示不贊同,可是沒人理我。

  阿良立刻收回手,換了個甜膩的語氣說:「這樣啊,那我可以出賣戚陽的訊息給妳們。讓我請妳吃飯吧?」

  我說阿良,你對出賣朋友這件事情完全沒有道德上的障礙耶!

  「只有我?」子嫻挑眉。

  「不不,當然也有……」阿良回頭看了我一眼,停了一秒鐘,不太肯定的喊出:「呃……菓菓?」

  「那可以。」子嫻聳肩,「我們剛好缺少一點戚陽的消息。」

  「等、等等!」我跳下桌子,跑到子嫻旁邊,湊在她耳朵邊說:「這樣沒問題嗎?」

  子嫻困惑的看了我一眼:「有什麼問題?」

  「他喜歡妳耶!」

  「我知道啊,然後呢?」

  「妳喜歡他嗎?要是不喜歡,這樣不是利用人家嗎?」我急急的問。

  「不約會幾次,我哪知道我喜不喜歡他。」子嫻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我看,「不然咧?又不是每個人都是一見鍾情派的。」

  好像也對……我搔搔頭。

  子嫻聳聳肩,走到阿良面前,氣勢強悍的說:「不過先說好,吃個飯不代表什麼。」

  「我知道我知道,很高興我有這個榮幸。」阿良很高興的猛點頭。

  「那就走吧,剛好我有點餓了。」

  我的目光在他們之間來回看了幾次。嗯,這兩人真搭。

  阿良關掉了教室電燈之後,樂陶陶的問:「那我們去吃牛排吧?這附近有一家牛排館的牛肉很新鮮,尤其是三分熟的牛肉超好吃的。」

  我跟子嫻一起露出了「囧囧有神」的表情。

  「對不起,我暈血。」



  那頓飯的味道普通,不過看在錢的面子上,我跟子嫻都吃完了,也順便約了週末的約會。

  阿良自然是很希望只有子嫻啦,但無奈子嫻現在全心全意都放在我跟戚陽身上,所以最後順理成章的變成我們四個人一同出遊。

  也不知道阿良是如何的威逼利誘,本來我以為戚陽會乾脆的缺席,但當我跟子嫻走到校門口的時候,他早就跟阿良在那裡等著了。

  上了公車,一路上我動不動就偷瞄他,但他像是對我們完全沒有興趣。我開始懷疑他跟阿良其實不是好朋友,或者他也有什麼把柄落在阿良手上。

  沿路的交通還算順暢,當我們到山腳的時候,剛好迎來了熱死人的秋老虎。

  我們四人一看這天,就打消了想去爬山健走的念頭,剛好一旁有個什麼休閒山莊的,問了價錢也不算太貴,我們直接轉移陣地,從宅宿舍,變成宅休閒山莊。

  這山莊有不少娛樂的景點,光是人造湖跟小河,就讓我們玩了好一會兒,午餐也是順便在這裡吃的。吃完了飯,我們移動到室外的涼亭,子嫻催促我把早上才烤好的小餅乾拿出來。

  「菓菓,妳這餅乾做得真的很有水準。」子嫻又捻了一小塊塞進嘴裡,「明明就只有一個小烤箱,妳怎麼做出來的啊?」

  被這樣誇獎我其實有點不好意思,於是偷瞄了戚陽一眼。

  但他依然對我們的活動跟聊天內容完全不在意,於是我安心了。橫豎他也不在意,我緊張到心臟病發也是白作戲。

  「妳想學嗎?我回去把作法跟配方寫給妳。」我問。

  子嫻眨了兩下眼睛,對著阿良使眼色,一邊又說:「不,我只是想知道以後還有沒有得吃。」

  我真怕她這樣一心二用最後會不小心扭到脖子,這裡雖然有兩個醫科生,但畢竟還不是醫生。

  阿良在她的目光逼迫之下,把餅乾遞到了戚陽面前,戚陽看了一眼,不是很甘願的拿了一塊起來吃。

  而後我看見他的目光在我臉上停留了一下,然後拿了第二塊。

  「味道不錯。」

  戚陽的話日後一直在我腦內迴盪,久久不能忘。只要一烤餅乾,就會想起他誇獎我的表情。

作者資料

煙波

畢業於古典文學氣氛濃厚的中文系,卻老喜歡寫一些不切實際幻想故事。喜歡發呆,經常被誤會成反應慢。患有寫小說成癮症,一天不碼字就會焦慮,在路上看到有趣的事情都想立刻記下來,熱愛偷聽隔壁桌客人的對話,然後都拿來寫成小說。 目前在POPO生根發芽,希望有天會變成一棵大樹。 曾出版:《大神給我愛》、《向日葵不開》、《終於失去你》、《烏雲不能愛》、《我與你的未完成》、《花季太晚》、《盛夏花開》、《錯過的星光》。 個人專頁:http://www.popo.tw/users/iljun FB粉絲團:煙波茶館http://www.facebook.com/yanpo28

基本資料

作者:煙波 出版社:城邦原創 書系:戀小說 出版日期:2013-11-29 ISBN:9789868993822 城邦書號:3PL01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