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惡靈談判專家3:情印轉生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惡靈談判專家3:情印轉生

  • 作者:張廉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3-11-08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85折 196元
  • 書虫VIP價:182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72元

內容簡介

◆起點中文小說網連兩年不敗作品!171萬總點擊數,9萬9千讀者好評推薦! ◆金石堂暢銷週排行榜NO.1!張廉首部奇幻愛情小說 ◆加量不加價!隨書收錄全新番外「約會也有鬼煩人」,一次看個過癮! ◆人氣畫家斑目繪製「乖乖從了我吧」精美海報! ◆首刷贈送:超閃光票貼「溫柔精明除靈者—王琛」(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用盡一生靈力,換取七個晝夜的愛情,妳,願意嗎? 萬年前的遺憾,今生絕不再放手,就算要拿一切來交換! 得失,一隻能達成任何願望的女鬼, 索要的代價卻令人心驚。 得失朝張玄身邊的人下手,終於惹怒了她, 還沒解決女鬼,都市裡又出現了自稱「審判者」的組織, 表面看似鏟奸鋤惡,背後卻隱隱透露著不尋常。 天行遭審判者攻擊,身受重傷, 張玄蠟燭兩頭燒,一面擔心、一面防範, 但糟糕的是,天行時光倒流前的記憶也隨之慢慢復甦。 偏偏兩件上古神兵的傳說卻在此時現世, 牽扯出來的竟是一段糾葛萬年的愛恨! 面對一連串的謎團、以及天行逐漸熾熱的眼神, 張玄究竟該如何是好? 【好評推薦】 「我以前從不敢看這種靈異的故事,不過這本書真的是太好看了,很喜歡張玄,還有半月,每個角色都喜歡。」 ──游客(網友) 「看張廉的文簡直是一種享受,《惡靈》所有的章節都不囉嗦,而且其連貫之意真讓我佩服,如果能拍成電視劇會更好。」 ──紫蝶蝶(網友) 「我很喜歡這本書,也很喜歡作者。精彩的故事情節,豐滿的人物,這一切都那麼精彩非凡。請繼續加油!」 ──書友(網友) 「我太喜歡這部小說了,真的,我都看了好幾遍了!越看越喜歡,要是能出書就好了!我一定要珍藏一套!」 ──匿名(網友) 「喜歡張玄,喜歡天行,喜歡藍狄……喜歡他們這一群真心與共的朋友。」 ──小小迷01(網友)

內文試閱


  蘭澀瞪大了眼睛,低著頭,突然起身拖起行李。

  「妳要幹麼?」張玄疑惑著。

  蘭澀嘟起小嘴,「睡妳這兒啊。」

  「啊!」張玄一聲驚呼嚇到了蘭澀,也驚到了藍狄,他正在喝奶茶,被張玄這一叫,又嗆到了。

  張玄額頭冒著汗,小蝶已成人,自然不能再睡沙發,如今蘭澀這一來,該睡哪兒?就算兩人睡大房間,萬一天行他們回來,撞見了多不好。天哪,今年是怎麼回事?這麼多人要住她家!

  她僵硬地笑了笑,問道:「妳不是想瞭解殭屍的生活起居嗎?喏,這不正好?」張玄順手指向藍狄。藍狄頓覺不妙,這女人想把蘭澀扔給他。

  蘭澀臉上浮起一抹酡紅,其實這正是她所想的,只是無奈自己不好意思說出口,畢竟才剛認識。她怯怯地望著藍狄,問的卻是張玄:「這……不大好吧……」

  「嗯!嗯!沒事沒事,若是藍狄,絕對沒有問題!」張玄瞇眼笑著,若是蘭澀在藍狄家,她百分之百放心。

  可張玄卻沒注意到藍狄的眼神變得深邃。這個女人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他雖然告訴過蘭澀,但從進來到現在,蘭澀隻字未提,但這個女人卻知道自己的名字,加上早上還救了他,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見張玄回頭望向他,他慌忙換上笑容,微笑著,「沒問題,能被一個作家採訪,榮幸之至!」隨即站起身,幽幽地走到張玄身邊,一把勾住張玄,親熱地說:「老朋友,咱們單獨談一下。」

  張玄一陣鬱悶,這傢伙還是老樣子,隨即對蘭澀笑道:「蘭澀妳先休息一下,我跟這傢伙有點私事。」隨即拉下藍狄的手,臉一板,冷冷道:「跟我來!」便帶著藍狄往書房走去。

  蘭澀疑惑地看著二人,他們怎麼好像認識?如果認識,為何藍狄下午聽到小玄的名字卻沒反應。但若不認識,方才二人的舉動卻又如此親密自然,彷彿是許久未見的老朋友。她心中泛起酸意,總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

  藍狄環顧著書房,很簡潔,一邊是書架,靠窗是書桌,上面放著電腦,靠門的一邊還放著一張躺椅。 張玄坐在電腦椅上,望著靠在書架的藍狄,淺笑道:「是不是想問我早上幹麼救你啊?」

  藍狄眼神變得冷冽,對他來說,這個莫名其妙出現的女人,敵人的機率更大。他板起臉,點點頭,接口道:「還有妳怎麼認識我?」

  「我不認識你啊。」張玄一臉無辜。

  「別裝了,蘭澀從進來就沒叫過我的名字,而妳卻叫出了我的名字,妳到底是誰?」突然,藍狄一個大步,走到張玄身邊,雙手撐在她的椅子扶手上,將張玄困在自己的包圍內。

  張玄愣住了,一定是自己不小心叫出口的,她微張著嘴,雙眼瞪著面前的藍狄,突然語塞起來。

  望著近在咫尺的張玄的臉,藍狄心中卻錯愕起來,這個女人真的好熟悉,熟悉到自己不忍心去傷害她,而她此刻仰望著自己,小嘴還半張,自己居然有種想吻她的衝動。正想偷香竊玉,下方的人卻突然說話了:「交換吧,你告訴我葉浩正偷了你們什麼,我就告訴你為什麼會認識你!」

  藍狄終於回過神,俯視著一臉嚴肅的張玄,他剛才居然把正事忘了。微微一笑,他離開書桌,與張玄保持距離,可心頭卻又失落起來。

  「他偷了我們的殭屍令。」藍狄眉頭皺起,沒想到自己已經追捕葉浩正一個月了,「他進入我們殭屍帝國,盜走了殭屍令,那是可以號令殭屍的權杖。」

  聽完藍狄的話,使張玄愈發疑惑,葉浩正居然有這麼大的本事,驚奇道:「你們殭屍帝國不是有結界嗎?只要法師進入就會有警報,他怎麼進得去?」

  藍狄長歎一口氣,「奇怪的事就在這兒,結界除了殭屍沒人能進來,除非葉浩正也是殭屍。」

  此話一出,讓兩人同時一驚。藍狄暗道:自己怎麼之前沒想到?

  張玄更是倒抽一口涼氣。

  法師變殭屍,不是不可能的事。例如在打鬥中中了殭屍毒,就有可能。但法師的法力與殭屍毒有衝突,中了會死;但也有共存的現象,這樣的情況很少,但一旦成功,那就是殭屍法師,除了擁有本身法師的力量,更加擁有了殭屍的力量。

  而高等級的殭屍則跟常人無異,分辨他們是從眼睛的眸光顏色,而下午的葉浩正戴著眼鏡,她當時也沒留意,見他用的都是法師的招數,便以為他是法師。

  若葉浩正偷取了殭屍令,那這個審判者很有可能就是他。那天行他們豈不是很危險,因為葉浩正不是個普通法師,而是個擁有殭屍力量的法師!

  張玄一驚,得要盡早通知天行。她慌忙起身,卻沒想到受傷的膝蓋撞到了桌下的電腦主機,又引來一陣疼痛,她雙眉皺起,輕按著傷口。

  藍狄看著滿臉痛苦的張玄,心中劃過一絲心疼,但臉上卻掛著笑,「妳經常這樣?」隨即扶張玄坐下,彎下腰,繼續欣賞她那張欲哭無淚的臉,「對了,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膝蓋的疼痛終於緩和了些,張玄長舒了口氣,笑道:「你可覺得我親切?」

  藍狄點了點頭。

張玄繼續說道:「前世你幫過我,我是法師,所以我記得,你可能不記得了,今世我救你也算還你人情了。」張玄瞇眼笑著,這本就是事實,至於這前世今生,就看藍狄自己怎麼理解了。 果然,良久之後,藍狄一臉恍然大悟,卻又不甚理解的樣子,「原來如此……沒想到我也幫過法師……」他一臉茫然,彷彿陷入回憶去了。 張玄暗笑,你都活了四百年了,慢慢想吧你,隨即站起,打開書房的門,「蘭澀就交給你了,一有葉浩正的消息,我會通知你,因為我們也正在找他。所以,如果你發現他,也請通知我們,他已經不是我們能單獨對付的了。」 拉回思緒,藍狄也是一臉嚴肅,這個小玄說的沒錯,他伸出手,「合作愉快!」 輕輕一握,兩人露出互相信任的笑容。 送走藍狄和蘭澀之後,張玄一下子癱在沙發上,心想終於可以休息了。 她的胸口被幸福填滿,那些朋友終於回到了自己的身邊,而最讓自己慶幸的,就是天行和藍狄現在對自己都只是普通友情,雖然心底有那麼一絲失落,但總比痛苦來得好。老天對她不薄啊! 昏黃的路燈下,小蝶與阿修沿著河邊的草坪走著,此刻這裡兩類人最多,一類是散步的老夫妻,另一類就是遛狗的。而小蝶自然被認為是來遛狗的。 阿修昂首挺胸地走在小蝶身邊,牠已經習慣被人當狗看,雖然心底惱火,但卻又無可奈何。 「姐姐、姐姐。」一群孩子擁了上來,怯怯地看著阿修,小聲地問著小蝶:「姐姐……我們可以摸摸牠嗎?」 阿修渾身寒毛一豎,他才不要被一堆人摸呢。可他卻看見小蝶微笑著點頭了,心底一涼,瞬間,無數雙小手摸了過來。他們膽怯地、小心地摸著,見阿修果然不反抗,索性大膽起來,拉耳朵的拉耳朵,拽尾巴的拽尾巴。 阿修本想怒吼,卻見小蝶笑得歡快。既然這樣能讓小蝶開心,自己犧牲一下又何妨?牠索性趴在地上,任人宰割。 阿修越來越覺得自己脾氣變好了,從最先與張玄視如仇敵,到和睦相處,又變成現在溫柔順從,難道自己真的朝狗的方向發展了?正疑惑間,遠處突然聚起了人群,裡面還隱隱傳來呼救聲。 小蝶蛾眉蹙起,向阿修一望,一人一狗朝人群奔去。 只見河裡一個人載浮載沉,是一個孩子,他掉到河裡了,大陸不像香港,此刻的河水頂多攝氏五到六度,誰也不敢貿然下河,免得有去無回。 ------------------- 小蝶眼中開始泛起了淚花,她永遠那麼善良。 阿修見狀心中很是難受,他知道小蝶在傷心,眼神陡然變得凜冽,一個飛躍便躍入河中,人群瞬即安靜下來,他們都驚訝於阿修的行動。 只見阿修沒一會兒便游到孩子身邊,嘴一叼,便輕鬆上岸,抖落全身的水珠。 孩子的父母趕到孩子的身邊,孩子「哇」的一聲哭開了,而熱烈的掌聲就在同時響起…… 小蝶靜靜地坐在長凳上,懷裡抱著阿修,嘻嘻笑著,似乎很幸福。她朝阿修豎起大拇指,艱難地說道:「真棒!」 阿修的心底湧起一股暖意,比待在小蝶懷裡還要溫暖,他第一次救人,在掌聲響起的時候,內心居然有一種很充實的感覺,心被塞得滿滿的,很舒服、很真實的感覺。難道人間美好就因為有情? 情這個東西真好,讓人可以那麼開心,想起當初滅世的想法,阿修愈發覺得自己愚蠢,若是重造,自己怎能造出如此美好的世界?當時他根本不懂情! 忽然,阿修似乎想到了什麼,總覺得自己開始明白修羅界存在的意義,但卻又恍惚不定,暗喜自己終於要找到答案恢復人身,到時就可以像小蝶這般,抱抱小玄、抱抱天行、抱抱所有自己的朋友,更要好好抱抱……身邊的小蝶……是她教會了自己何為情。 回到家的時候,張玄正看著電視,見到他們二人就是一臉曖昧的笑,小蝶的臉一下子變得緋紅,阿修緊張萬分,還以為張玄對小蝶下了什麼咒,怒道:「妳笑那麼淫蕩幹麼?」 臉一黑,張玄雙眼開始瞇起,居然說她笑得淫蕩,太過分了,你個死阿修,有女朋友就可以這麼跩了?她大喊道:「約會就了不起啦,哼!」 約會?阿修一頭霧水,而身邊的小蝶的臉愈發紅了,頭頂簡直可以冒煙,想解釋,卻又不知如何說起,只能焦急地用嗓子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 努力忍住笑,張玄單腳跳到小蝶身邊,「好了好了,不取笑妳了,早點休息吧……」 小蝶微微一笑,進了洗手間,按照張玄教她的方法洗漱,換上睡衣,就跑到沙發邊,愣愣地看了一會兒自己的玻璃房子,滿意地睡在沙發上,還拉過阿修的被子蓋。 張玄一陣錯愕,小蝶怎麼睡沙發,好心提醒道:「睡房間裡去啊。」 小蝶眨巴了兩下眼睛,笑了,站起了身。 看來小蝶明白了,張玄安心一笑,可小蝶的舉動隨即讓張玄大吃一驚。 只見小蝶走到阿修身邊,彎腰用力一抱,居然抱起阿修就往房間走。阿修瞪著雙眼,與張玄一樣驚訝得說不出話來,想牠阿修可是個大男人,怎麼能讓一個女生抱在懷裡,還往房裡抱。 等大家回過神的時候,小房間的門已經緩緩關上。 闔上嘴巴,張玄翻了個白眼,這小蝶到底明不明白她現在已經是個女人啊!衝到小房間門前,輕輕轉開門,只見小蝶滿意地睡在小床上,阿修臥在床邊,欲哭無淚。 小蝶見張玄進屋,坐起身,微笑著瞪著兩隻水汪汪的眼睛,「小玄……不睡嗎?」 「呃……這個……那個……」張玄的額頭開始冒汗,不知該如何開口。 就在這時,只見阿修卻站了起來,對小蝶說道:「小蝶,現在妳是人了,我們不可以睡在一起。」 當阿修說完後,小蝶的眼眶居然發紅了,不一會兒,淚水像斷線的珍珠,顆顆滴落,張了張嘴,說道:「那小蝶……寧可……做……蟲子,嗚……」小蝶,哭了。 小蝶這一哭,哭得張玄和阿修都手足無措,張玄立刻說道:「阿修!你現在開始陪小蝶睡!你敢出房間,我剁了你的腿!」說完,趕快轉身,關上房門。天哪!她張玄在幹什麼,怎麼像逼良為娼的感覺。她越想越不是味道,對小蝶更加欽佩。 小蝶的感情大膽而直白,因為她單純,愛就是愛,從不考慮其他的事情,只要跟自己的愛人在一起,就很幸福。而自己呢?忽然想起得失,若是能用什麼交換這個什麼神的恩賜,她張玄絕對不會後悔。 可奇怪的是,得失始終沒有出現,張玄就納悶了,得失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出現?想著天行他們不會回來,她再次移窩回到大房間,床上兩個男人雖然只睡了一次,卻可以聞到淡淡的男人味和香味。 一陣鬱悶,自己都不擦香水,兩個大男人居然擦香水,這是什麼世道。黑暗漸漸襲來,一切再次歸於平靜,他們應該不會出事吧…… 張玄緩緩睡著,卻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要提醒他們,葉浩正可能是殭屍法師。幸好這名殭屍法師是正義的使者,否則張玄可真要後悔了。 ※ 夜晚寂靜的某別墅區中,在一片黑壓壓的建築中,卻有一座特別顯眼,因為它散發著幽幽的淡黃色光,那些光匯聚成一個個的結界,將別墅包裹得嚴嚴實實。 天行雙手墊在腦袋之下,眼神中滿是疑惑。下午證實了時光倒流的想法,可張玄的故事卻過於簡單,只說她遇到了自己,便住到了他家,然後碰到了司徒姍,所以才又搬出了他家,然後就是跟阿修的大戰,這當中似乎略過了很多東西。 翻個身,正對上司徒昊的俊臉,他發出輕微的鼾聲,天行淺笑著,這個和自己從小長大的死黨,永遠都這麼沒心沒肺。天行替他蓋好被子,轉到另外一邊。 按照自己的個性,絕不會讓女人隨便住進自己的家,而姍姍身上的那個身影,他已經確定是張玄,難道之前他愛的其實是張玄?可張玄卻再三咬定他愛的是姍姍,這個女人到底在隱瞞什麼?還是因為不愛自己,所以故意逃避? 心緩緩下沉,越來越覺得張玄不愛自己,所以才故意藉著時光倒流來逃避,那麼,自己的感覺也可以得到解釋,呵,苦澀開始在心中蔓延,沒想到自己也有陷入單戀的地步。那麼,既然現在一切重新開始,自己究竟該繼續追尋這份愛,還是放棄? 天行失落地垂下眼瞼,終於明白之前的張玄,為何總是刻意和自己保持距離,小玄……你是害怕張家詛咒,而不敢去愛嗎? 氣流忽然一陣波動,天行警覺地睜開雙眼,嘴角揚起一絲邪笑,老鼠,終於來了! 一個戴有黑白面具的男子,站在別墅院中,他交叉著雙手,彷彿在等著天行的出現。 「審判者……」天行和司徒昊走到男子面前,打量著面前的審判者。 審判者一動不動地站著,忽然抬起右手,「天行,你還真是愛錢哪!」 司徒昊一驚,吼道:「葉浩正!果然是你!」 「呵呵呵呵……」審判者大聲笑著,肩膀顫動得愈發厲害,他緩緩摘去面具,正是葉浩正,「這麼有趣的組織,怎麼缺得了我呢?」 「你真是審判者?」天行驚訝中卻帶著一絲確定。 葉浩正嘴角輕揚,甩著自己的面具,「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今天我是來跟你比試的,你贏了,我跟你回去交差,若我贏了,呵!」葉浩正的眼神中劃過一絲殺氣,「就請你別再管審判者的事!」說罷,已經飛身前來,結界迅速在手中形成。 天行一驚,立刻擺開架式開始接招。 只見葉浩正甩出符紙,「啪」的一聲,火光四濺,飛出數枝火箭。天行微微一皺眉,這傢伙比三年前更厲害了。他一個翻身,躲過飛箭,轉眼間,葉浩正的右掌帶著掌風迎面劈來。 左手一擋,右手出拳,葉浩正腰間使力,輕輕一帶,化去天行的拳,一個飛旋,就是一腳,兩人你來我往,不分上下。 這場戰鬥,到底孰勝孰敗?
  張玄一行人到家的時候,已是華燈初上,考慮到張玄的腳傷,天行和司徒昊便放棄逛街,畢竟以後有的是機會。而小蝶依舊意猶未盡,就由阿修負責保護小蝶,他一人足矣。當然,這也是大家故意給他們兩人製造獨處的機會。

  分手前,張玄將皮夾給了小蝶,由阿修負責使用,以備不時之需。

  只是張玄卻沒想到,剛回到社區,就碰見了文風華。文風華一看張玄的狼狽樣,就大聲嘲笑:「小玄姐姐一定又撞到電線桿了吧,哈哈哈……」

  殺氣掠過張玄的眉梢,拳頭已經攥緊。而一旁的司徒昊立刻接口道:「她經常這樣?」

  「當然啦,什麼電線桿、樹、牆、人、車,只要不動的她都撞!」文風華說得眉飛色舞,「我就納悶了,小玄姐姐為什麼對動的東西就特別靈敏。」然後一臉疑惑地望著天行背上的張玄,露出一口白牙。

  天行淡淡說道:「原來你眼睛長在腦後……」隨即一臉正經地點著頭。

  這句話,頓時引起一串大笑,尤其他是一臉神情嚴肅地說出,愈發幽默。

  「啪!」一個巴掌結結實實地打在天行的腦後。

  天行的手機忽然響起,他接起後聽過,隨即將張玄放下,對文風華交代道:「交給你了。」跟司徒遞了一個眼色,兩人朝不遠的BMW走去。也不知從哪裡掏出鑰匙,駕車而去。

  這短短的幾分鐘,看得文風華驚訝無比,他們何時有車了?

  張玄淡然一笑,她明白,這鑰匙定是P局成員在白天他們逛街時交接的,就像特工,而他們定是執行任務去了,她抬頭看看初上蒼穹的星光,審判者有行動了嗎?

  文風華扶著一瘸一拐的張玄,羡慕道:「天哥真厲害,沒想到小玄姐姐居然也是個法師。」

  天哥?這木瓜怎麼叫得這麼親切?張玄一陣鬱悶,她取出鑰匙打開門,終於到家了。

  坐在沙發上,文風華取來了藥箱,這張玄家也是他半個家,他對東西放在哪裡一清二楚。

  張玄一邊處理傷口,一邊聽文風華說著:「天哥人好,對小玄姐姐也好,昨天背小玄姐姐回家,今天又背著回來,小玄姐姐,妳老實交代,妳和天哥是什麼關係?」

  「關係?」張玄一臉平淡,「好朋友。對了,你這小子怎麼變得這麼八卦,做狗仔倒不錯!」

  「別!」文風華直搖手,「對了,天哥說得對,我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實,就像我同學,做了公務員,還是個錢少事多的窮人。真可憐,比我都不如。天哥還替我找了個工作,我終於可以還他錢了。」

  「還錢?」張玄驚訝地望著文風華,「還什麼錢?」

  文風華不好意思地小聲支吾著:「欠管委會的錢……當時我住院是社區管委會先出的錢……」他的眼眶開始發紅,但是臉上忽然被張玄一拍,醞釀出來的情緒被一掌拍空。

  只見張玄努力忍著笑,道:「都怪我們把你當女孩子養,越來越娘娘腔了。」

  文風華眼一瞪,擺出一副怒髮衝冠的樣子,隨即擔憂道:「小玄姐姐,天哥走的時候神色不對,是不是有什麼事發生了?」

  是啊,他們會順利嗎?張玄望向窗外,若真是葉浩正,天行下得了手嗎?



  高架橋上,一輛BMW的尾燈繞出一條優美的弧線,疾馳於上。

  「天行,你真的懷疑是浩正?」司徒昊開著車,問著身邊的天行。

  天行沉默著,若沒遇到他,自己還無法確定是誰,但遇到他之後,越來越覺得這審判者的行為處事很像他。不管是不是他,現在最要緊的是保護委託人。

  「既然你懷疑他,為何要把我們此行的目的告訴他,這不是打草驚蛇嗎?」司徒昊見天行不說話,愈發焦急。

  天行淡淡一笑,「你忘記他的性格了嗎?」

  司徒昊猛然驚醒,對啊,浩正這小子從小就跟天行鬥,如果知道天行來抓自己,肯定更是要挑戰了。他心底暗笑,看來這次有好戲看了。

  根據方才的電話,法院剛宣判了一個案子,一個貪污案因證據不足而不成立,而這個貪污案的被告自然是高官。

  天行不管他是什麼官,至少上面要他保護此人,就表示這件案子有問題。

  「從今天開始我們就住在委託人家裡,如果審判者今晚不出現,明天你就去小玄家搬行李吧。」天行望著飛逝而過的景物,心頭一陣失落,這樣就會有幾日見不到小玄了。

  司徒昊點著頭,轉眼已經到了別墅區。

  他們按了門鈴,開門的是一個女孩,大約十歲,隨後出來的似乎就是這家的主人,一個大胖子。大胖子似乎心裡明白,他將女兒支走,便將天行和司徒昊進了屋,劈頭就問:「你們要怎麼保護我?」

  天行環顧了一下別墅,冷冷說道:「我們累了,先休息。其他的事,你就別管了。」

  胖子姓何,是某局局長,他心底雖然焦急,但卻不能發作,上面交代自己要完全聽二人的指示。

  他這個案子本來不會鬧這麼大,可上面偏偏將他的案子搞得天下都知,還有意擴大,他這才明白是要引出那個什麼審判者,欸,自己也不過是顆棋子。說不定這兩人的來頭比他還大。

  安頓下來後,天行開始在別墅外布置結界,刻意的結界更像是挑釁。如果不是葉浩正,這些結界可以告訴他審判者的到來。如果是葉浩正,那麼這件事就變得棘手了,他可不好對付。

  一切布置完畢,就等著老鼠到來……

   ※

  與此同時,張玄家來了兩位不速之客,正是藍狄和蘭澀。

  蘭澀在藍狄的幫助下,終於找到了張玄的家,藍狄本想就此離去,可卻對小玄這個人頗為好奇,因為他覺得這名字有種熟悉感。

  按了門鈴,屋內傳來一輕一重的走路聲,藍狄暗道:難道這個小玄是個瘸子?

  門打開後,蘭澀第一個撲了進去,而那張熟悉的臉一下子映入藍狄的眼簾,他驚呼道:「妳?」

  門才剛打開,就被一個重物撲上,讓張玄完全摸不著頭腦,發現是蘭澀後,剛想發問,卻聽見門外的驚呼,藉著屋內的燈光,瞇眼一看,頓時一怔,他怎麼也來了?

  「小玄!孝柔失蹤了……」一進屋,蘭澀就在沙發上哭開了,「她不會這樣一聲不吭就走的……肯定失蹤了……」

  給二人泡了奶茶,張玄就坐在蘭澀身邊,輕聲安慰道:「可是,天少說她離開台灣了呀,天少應該不會說謊吧……」但她此刻心頭忽然一沉,這傢伙很難說。

  藍狄失神地望著張玄,這個女人怎麼這麼眼熟,而且還救了自己,那她之所以會瘸,難道……。於是他忍不住問道:「妳怎麼會受傷?」那焦急的語氣彷彿張玄傷得比自己還嚴重。

  張玄撇了撇嘴,輕歎一口氣,「那個……我撞到樹了,呵呵呵呵。」隨即乾笑起來,這種糗事怎麼說得出口。

作者資料

張廉

江南宅腐系搞笑盟主,最愛萌系生物,無差別物種性別,凡是萌物皆愛。愛看動漫電影,以及,與靈異恐怖有關的小說新聞。喜愛插畫家,敬佩史學家,想做探險家。有一個給力的胃,可以在舌尖上品味百味人生。

基本資料

作者:張廉 繪者:斑目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視界INjoy 出版日期:2013-11-08 ISBN:9789863420316 城邦書號:A200058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