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史上最G8除靈師04:危艦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史上最G8除靈師04:危艦

  • 作者:八爪魚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9-04
  •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最後的齒輪已經裝好,北斗七星準備萬全,除靈師公會將全面應戰! ◆精美角色卡,這一次是雷霆萬鈞的帥氣女角「葉子」!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這一次將會兵分兩路!阿莫與除靈師協會前進首爾初戰北斗七星。 余澄瑄則與在試煉中活下來的三位新星一起……上學去? 許久未回到校園生活的余澄瑄在第一天就受到無比驚嚇,因為一個個轉進她班上的人全都是熟面孔! 趕屍派強者「駱森」、上官家族的掌上明珠「上官小小」、神祕的守護者「阿尼雅」。 為了提防某人的到來,他們三人奉命來到這裡保護余澄瑄。 而黑色的影子也確實悄悄襲來,校園百位師生頓時成為人質! 腥紅國度再次降臨,余澄瑄與另外三位新星齊身對抗,他們變得更強、更有默契, 而在面對無法傷害人質的情況下,除靈師派來的救援也終於到場! 這一次,他們將十倍奉還噩夢之島的慘敗。 但,另一邊的首爾一戰,卻是阿莫第一次的輸。 「這麼弱的話,你會比我先死的。」北斗一笑,食指輕輕碰觸到阿莫胸膛。 他的指尖竄出濃郁的紫黑色光芒,一炫而開——炸! 葉子難以置信,看著天下無敵的阿莫,就這樣消失在眼前。 這恐怕是第一次,這個號稱史上最強的除靈師敗了。 阿莫,敗了! 【目錄】 楔 子 ◆ 當女神來敲門。 第一章 ◆ 學音樂的人總試膽識比較充沛。 第二章 ◆ 整形整的到臉,卻整不到靈魂啊! 第三章 ◆ 互嗆後還能坐下來喝一杯才是真男人。 第四章 ◆ 穿上制服就得懂尊師重道的道理。 第五章 ◆ 學園默示錄中的毒島學姐超正的啦! 第六章 ◆ 愛吃甜食的角色通常是總受。 第七章 ◆ 核彈是好萊屋電影愛用的美式劇情。 第八章 ◆ 如果世界就要終結,我們之間能否在此妥協。 番 外 ◆ 魔王與女神的賭約。

內文試閱


楔子‧當女神來敲門

  這裡是地獄。

  一般人想到地獄,恐怕都會想到岩漿滾滾、無盡曠野、烏煙瘴氣、惡魔橫行的場景,畢竟過去幾千年以來,最恐怖的形容詞都被加諸在地獄之名上,久而久之讓世界不由得對這個地方,給予了最高等級的恐懼。

  只不過地獄中,卻有著很多不同於世人想像的地方。

  例如這邊。

  三個人,正走在一條明亮而乾淨的走廊,兩邊各是漂亮的風景。

  而說是三個人其實並不太恰當,應該說是——三個神。

  最左邊的,是一個有著銀色短髮的俊美男子,他身上充滿一種文雅的氣息,給人一種極為溫柔的感覺,他的銀色眼眸寧靜如水,不帶給任何人壓力。

  右邊的男子就完全相反,一頭刺蝟般的銀色頭髮,眼眸銳利而光芒璀璨,渾身肌肉糾結,裡頭充滿了爆炸性的能量,這漢子的每個腳步彷彿都會踩得地面一震,所散發出的氣息充滿戰鬥的節奏。

  而中間,則是一個有著銀色長髮的少女。

  一頭瀑布般的銀髮,一對靈活晶亮的眼眸,美到有如藝術品的臉蛋,看起來帶著幾分英氣的秀眉,嘴唇薄薄抿起好像在思考什麼。

  說來奇特,這看起來年紀最小、身材也最嬌小的銀髮少女,才像是三神中的領頭。

  「我說妹妹,妳的脾氣還是這麼倔強。」邊走,銀髮男子一邊苦笑,「也不跟老爸他們溝通一下,就直接闖進這邊來。」

  「老爸待在那位置太久了,久到連仗怎麼打都忘記了。」銀髮少女哼了一聲,表情頗為不滿,「若等到祂們反應過來,這世界可能已經毀掉了。」

  「不過說這邊是地獄,我倒是很吃驚啦。」高大銀髮漢子看著四周,大喇喇說著,「一點陰森詭異的氣氛都沒有。」

  的確,他們現在行走的地方,根本沒有任何「黑暗」、「邪惡」的特徵,反而充滿了明亮與雅致。

  可以說,他們好像來到了陽光燦爛的佛羅明斯,地上鋪著亮晶晶的磁磚,各式各樣的雕塑整齊而有風格的排列,走廊兩旁掛著一排水晶燈柱,金色枝椏的樹木上有許多鳥兒歡快跳動,而頭頂上的天空正不停變換色彩——這樣的地方,哪裡像是地獄。

  根本就像是渡假勝地。

  「這裡真的是地獄嗎?」文雅銀髮男子也有著疑惑,「簡直跟我的太陽殿一樣漂亮了。」

  「走到現在連一個惡魔都沒看到。」銀髮漢子咕噥,「害我手癢了半天。」

  他們一邊為第一次來到這邊而新奇,同時也忍不住疑惑。

  因為這裡真的跟傳聞中的地獄差太多了。

  「我想是因為我們要來找的,不是一般的惡魔。」銀髮少女看著四周景象,掩不住眼中的喜歡,「我想見的,是地獄中最強的七個魔王之一。」

  「妳想見地獄七魔王!」銀髮漢子大吼。

  「妳想見地獄七魔王?」文雅銀髮男子也忍不住驚呼了。

  「我來之前沒有說嗎?」銀髮少女微微一笑,吐了吐舌頭。

  銀髮漢子與文雅銀髮男子互看一眼,都看出對方眼中的無奈。

  這女孩,從出生開始就是做事果斷胡來,老闖一些驚天大禍。

  而現在,她來地獄的目的竟然是找地獄中最可怕、最頂端的七位魔王之一嗎?

  就算他們是希臘神話中的主神,也沒有勇氣面對這傳聞中的恐怖存在。

  「放心吧,我有我的計畫。」銀髮少女說得很篤定。

  「希望妳的計畫,不會害慘我們。」阿波羅苦笑。

  「當然不會。」銀髮少女搖了搖頭,說得很堅定,「現在人類世界面臨危機,只有『這計畫』可以保住它了。」

  嗡。

  就在此時,三個主神同時停下腳步。

  前方走廊盡頭,突然出現了一縷金色火焰。

  金色火焰越燒越旺,眨眼就膨脹開,形成一個高達數百丈的王座,而一個龐大、巨大的身影正慵懶坐在上面,一手支撐著臉頰,一面低頭凝視著祂們。

  不屑,就像是看螻蟻般的眼神。

  「他就是……」文雅男子仰頭,倒抽一口氣。

  「地獄七魔王!」銀髮漢子手中出現一把光芒閃動的戰鎚,冷笑。

  祂們兩人之所以做出戒備,是因為對方身上的氣場實在太強,強到讓祂們微微顫抖。

  這是何等的力量?

  在那高大魔影的不屑眼神中,彷彿所有力量都沒有了意義。

  銀髮少女臉色如常,皺眉對祂們說:「別失禮。」

  能在那強大的壓力中神色不變,這銀髮女神顯然不能小覷。

  「我是希臘主神之一,掌管太陽與藝術的太陽神。」文雅銀髮男子遲疑了一下,緩緩說道:「你可以稱呼我為阿波羅。」

  「我是戰神,阿瑞斯。」銀髮漢子舔了舔嘴唇,興奮捏緊手中戰鎚,「想打嗎?我一直想見識一下傳說中的魔王實力為何!」

  「喂。」銀髮少女瞪了祂一眼。

  那高大魔影看著這三個銀髮、銀眼的希臘主神,然後開口了。

  「滾。」

  乾乾脆脆,沒有半點遲疑。

  三個希臘主神忍不住一愣。

  「剛剛你說……什麼?」脾氣最暴躁的阿瑞斯臉色一變。

  「我說得不夠清楚嗎?」那魔影根本連姿勢都沒變過,只是打了個呵欠,「區區廢物竟敢跑到我的領土,本大爺今天身體欠安,懶得碾碎你們……快滾吧。」

  「你這——」阿瑞斯大怒,卻隨即被銀髮少女伸手阻止了。

  「我來這邊,是有話想說。」銀髮少女依然維持著鎮定,說著。

  「我沒興趣。」高大魔影甩甩手,像是在驅趕蒼蠅般,「快滾吧,我還要去睡午覺哩。」

  直到這時,銀髮少女終於有些發火了。

  這傢伙,完全不聽別人說話嗎?

  「話說,你們身上似乎帶著一些不錯的東西喔。」那魔王眼睛突然似乎突然一亮,「我看看……唉呦,『震天鎚』?」

  在他說完這句話時,巨大王座上已經空無一人。

  而一個正常版本大小的人形,出現在阿瑞斯等神的後方。

  「咦?」阿瑞斯一驚,隨即發現手已經空了。而自己心愛的戰鎚正在魔王手中,被他用一種關愛與欣賞的表情看著。

  這魔王怎麼移動的?他們完全沒看清楚!

  「可惡。」阿波羅深吸一口氣,手中火焰竄成一把弓箭,然後迅速地拉開弓弦——

  然後,他發現自己手也空了。

  「哎呀,還有太陽神弓?」魔王喜孜孜地笑著,一邊把玩著手中多出的一把火焰神弓。

  阿波羅與阿瑞斯都不由得張大了嘴巴,這魔王完全視祂們如無物,就這樣來來去去,輕易地奪走他們的寶具,這是何等的深不可測。

  「您……到底要不要聽我講話。」銀髮少女臉色一沉。

  雖然己方有三位主神,但完全被對方玩弄於股掌之間,這種巨大的實力差以及那種軟硬不吃的惡劣態度,讓一向運籌帷幄的女神有些不安了。

  「我知道妳想說話,但重點是我不想聽。」魔王皺了皺眉。

  銀髮少女臉色更沉了,「這件事有關地獄,也有關於七魔王。」

  「地獄與其它世界一向不相往來,頂多本大爺偶爾去尋找有沒有合胃口的寶物而已。」看著很不愉悅的銀髮少女,魔王忍不住開心地笑了,「神不犯我、我不犯神,這幾萬年來相安無事。」

  「但,現在情況有所改變了。」銀髮少女深呼吸,然後用力開口說道:「有某個地獄魔王,似乎準備要入侵人類的世界。」

  有一個地獄魔王,準備要入侵人類世界。 聽到妹妹把王牌打出,阿波羅與阿瑞斯看著魔王,有些期待他的反應。

  本來正把玩火焰弓與震天錘的魔王,似乎停了一下動作。

  「地獄七魔王的力量之強,可以輕易毀滅奧林帕斯……不,不只。」銀髮少女嚴肅地說道:「恐怕其餘神話世界,也沒有任何人能阻擋地獄魔王的腳步……到時候人類世界一定會被摧毀。」

  人類世界被摧毀,等於神話世界也將會毀滅。

  到時候,就是世界末日了。

  「干我屁事。」魔王一面乾脆地說著,一面把兩樣寶具收到自己的口袋,「你們所有的世界都毀了,也不干地獄的事情。」

  銀髮少女終於忍不住微怒起來。

  「人類這幾年是繁衍得有些快了,像是害蟲一樣霸占整個世界。」魔王笑咪咪地說著:「會有其他魔王想拿人類世界當糧食,我也完全不意外——要不是人類太髒太臭,我也不會介意把人類世界當成寶物喔。」

  「所以,」銀髮少女又深深吸了口氣,然後才開口,「我想請你幫忙。」

  「請我幫忙?」像是看什麼新奇事物,魔王眼睛睜大,看著銀髮女神。

  旁邊阿瑞斯與阿波羅忍不住震驚。

  原來,這就是銀髮少女的目的?

  祈求一位地獄七魔王,阻止另一位地獄七魔王。

  「當世界要面臨毀滅危機時,人類會向神祈禱,而神卻跑來找惡魔?」魔王忍不住笑了,「妳還真有趣。」

  「我並非向任何人祈禱,我只是尋求一個『機會』。」銀髮少女淡然地說道:「同樣的……請您幫忙,自然也會有交換條件。」

  她說完,就安安靜靜站在那邊,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而那魔王心不在焉的用手指敲著下巴,似乎在思考什麼。

  阿波羅與阿瑞斯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擔憂了起來。

  先別說尋求地獄七魔王協助,來對付另外一位地獄魔王這想法有多瘋狂,祂們今天能不能回奧林帕斯山都是未知數。

  地獄七魔王之所以會被稱為「魔王」,就是因為他們的力量之強,完全已經超乎了常理規範——凌駕諸界神明、超越妖魔鬼怪,已經等同於某種規則。一個七魔王入侵人類世界,可能就會造成世界末日……萬一不小心,這魔王也想順便入侵人類世界,那就真的慘到極點了。

  良久,魔王敲著下巴的手指終於停下來了。

  「好啦,看在你們這麼辛辛苦苦跑來這邊獻禮,」魔王微微一笑,金色眼眸閃耀光芒,「我就姑且聽一下吧。」

  說著,他終於轉頭看向了那銀髮少女。

  銀髮少女咬著嘴唇,半點不讓地瞪著魔王。

  「說吧,人稱『戰爭與智慧女神』的雅典娜。」魔王忍不住笑了。

  「妳的條件是什麼?」


1.學音樂的人總是膽識比較充沛

  韓國,首爾,演藝廳。

  大約三千多名的人們坐在座位上,靜靜的、陶醉的聽著舞台上的表演者,正拉著一首悠揚的樂曲。

  台上只有一個表演者,是個年約四十歲的英俊中年人,一頭整齊頭髮,閉上眼睛的臉龐專注無比,手中小提琴弓不時輕快、不時迅捷、不時沉重,在小提琴的數根琴弦上拉動出動人的音樂。

  音樂跳著,彷彿在五線譜上跳著。

  精靈一般的歌曲,輕快中又帶著細水長流的惆悵,在歌曲與音樂繾綣之間震動所有人的靈魂。

  三千多名觀眾如癡如醉,全部被男子的表演給吸引,全神貫注聽著。

  然而有一群人,他們身上有著與眾不同的氣質,全數都穿著黑色裝束,眼神中含著鋒利的光芒,緊緊盯著台上表演的那男子。

  其中,位於大約觀眾席中間位置,一個雙手交扣、頂著鼻子的漂亮女子,正神色嚴肅地看著舞台上的表演者。

  大約二十歲,一頭褐色長髮,漂亮如模特兒的臉蛋,緊皺的眉毛下是一對鋒利而細長的眼眸,她身上穿著男生才會穿的西裝,意外地襯托出一股英氣勃勃。

  她看著台上的表演者,聽著小提琴的演奏,一邊對耳邊微型藍芽麥克風低聲說著。

  「『藍袍』呼叫『紅袍』。」她說著,眉頭卻越皺越高,「距離表演結束不到一分鐘,立刻就位。」

  麥克風裡面一片沉默,根本沒人回答。

  「『藍袍』呼叫『紅袍』,你還在崗位上嗎?」漂亮女子眼中閃過殺氣,「在的話請立刻回應。」

  依然沒有人回答。

  眼見舞台上那英俊中年男子的表演已經接近尾聲,麥克風依然一片靜默。

  ——該死的那王八蛋,人呢!

  漂亮女子深深吸了口氣,強壓下心中的怒火。

  散布在整個演藝廳觀眾席各處的組員,全部都已經準備就緒,只要表演一結束會展開行動——而在這重要的關頭,那個號稱「史上最強」的混蛋人呢?

  媽的,早知道就不跟他同一組了!

  「請問……現在該怎麼辦?」麥克風中傳來組員疑惑的聲音,「距離表演結束只剩十秒了。」

  「所有人照計畫行動。」漂亮女子慢慢站起,冷聲。 舞台上,英俊男子猛然一個尾音高揚,將整首歌曲帶往最高潮——

  然後,整首壯烈而動人的歌曲,演奏完畢。

  幾乎是一剎那,三千觀眾同時起立鼓掌。

  英俊中年人面帶微笑,朝底下微微鞠躬。

  「行動。」漂亮女子毫不猶豫抽出腰間手槍,然後朝天空連開三槍。

  砰!砰!砰!

  就算是在一片掌聲中,這樣的槍響也極為刺耳,所有人不禁呆住了。

  「韓國警方辦案,所有人盡速離場。」漂亮女子拿著銀色警徽,揚聲一喝。

  她的這一喝中氣十足,讓現場三千多個觀眾聽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停下掌聲,交頭接耳、面面相覷起來。

  「警方辦案,請盡速離場。」同時在觀眾席中的黑衣人們站立起來,手中分別持著警徽,一面大聲喝令。

  這下子觀眾們終於發現事情不妙,紛紛慌急地往出口奔逃散去,沒一會整個演藝廳就人去樓空,只剩下一群黑衣「警察」,以及台上的小提琴表演者。

  漂亮女子隨手將手槍丟掉,然後朝舞台走去。

  那群黑衣人顯然沒打算參與接下來的「活動」,而是迅速地往各邊撤去,將整個演藝廳隱隱包圍起來。

  「也許我該感謝——妳竟然肯讓我表演完?」看著顯然來意不善的客人,英俊中年人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反而文雅地一笑,「這樣好嗎,竟然把手下都撤掉了?」

  「他們在場只會礙手礙腳。」漂亮女子一邊走,一邊活動手腕關節,冷笑地說道:「由我對付你就夠了。」

  「妳是除靈師公會的除靈師嗎?看起來應該不是韓國人。」英俊中年男子仔細審視著漂亮女子的臉蛋,然後一笑,「妳的臉與身體都是真的。」

  「廢話,老娘從來不整形。」漂亮女子腳步停下,眼中閃過一道光芒,「不想被當場殲滅的話,就乖乖束手就擒。」

  「理由呢?」英俊男子問。

  「理由?因為你們的組織在這兩個月以來涉入多起破壞事件,其中也不乏你的蹤跡。」漂亮女子冷冷地說著:「這樣的理由夠充足了吧,七星——『狂樂』莫札特。」

  聽到這名字,英俊中年男子依然微笑,只不過眼中閃過一抹瘋狂。

  這男人,原來竟是數百年前,那位震驚世界的音樂狂才——莫扎特。

  「既然知道我是誰,就不應該在我手上有著樂器的情況,向我發動攻擊。」

  莫扎特嘆氣。

  「我喜歡擊敗處在萬全狀態的對手,這樣才有趣。」漂亮女子冷冷地說。

  而這漂亮卻強悍無比的年輕女子,自然就是葉子了。

  「那就來吧。」莫扎特微微一笑,擺好了拉奏小提琴的架式,然後拉動了弓弦。

  轟!高音尖銳迸射,無形的音波如刀般衝射,朝葉子直直斬去。

  「好樣的,以『音樂』為能力嗎?」葉子手一抬,雷氣從她五指間竄出,在身前形成一道雷電氣網,直接與那些音波激撞炸開——

  爆!

  「請您聆聽一下,來自靈魂深處最美麗的表演。」

  莫扎特狂笑起來,一面拉奏著一曲又一曲樂章。

  那些音波如同被他指揮一般,隨著曲調高低起伏,不時瘋狂地狂暴衝鋒、不時又轉化為細不可查地輕巧暗殺,將葉子四周地面砍得支離破碎。

  「你的表演還挺不賴的。」葉子一面召喚雷電抵禦著四面八方攻擊,一面揚聲,「我問你,『北斗』在哪裡?」

  「我們首領嗎?」莫扎特一面表情迷醉地拉著小提琴,一面回答:「這問題的解答,還得請妳欣賞完我的表演後,才能告訴妳。」

  嗡!音波炸開!炸開!

  轟!碎石噴飛!再噴飛!

  「這兩個月以來,除靈師公會為了追殺你們『七星』,不知折損多少兵馬,卻連一點收穫都沒有。」葉子渾身浸浴雷電,瞳孔燦爛亮白,彷彿女戰神一般擋下所有攻擊,「現在你竟然還敢在大庭廣眾下表演,我得說你真的很有種——等一下,我一定把你的小提琴砸到你臉上!」

  「一個漂亮的淑女怎能如此沒有氣質呢?」莫扎特微微一笑,音域猛然沉低八:「更何況……我們玩音樂的,都不缺膽識。」

  好像有無形力場從天而降,這一次的攻擊由高處往低處壓來,葉子雙腳登時踏破地面。

  「『我們』?」處在壓力中葉子依然面不改色,她敏銳抓住了關鍵字,手一抬,一記雷箭朝莫扎特射出,「……不只你一個?」

  「妳以為現在只有一個『七星』在大鬧嗎?」莫扎特隨手一拉,綿密厚實的一段音樂颯然奏出,無形氣牆登時擋住了那支雷箭。

  轟!電花散開!

  「今晚我與另外一位『七星』已經約好,要在這東方小國展開音樂競技,好看看誰才是音樂世界的絕頂王者!」莫扎特邊笑邊說,演奏的音樂越來越狂,攻擊也如千軍萬馬般衝出,猛烈朝葉子發動攻擊。

  「糟糕。」聽著對方的話,葉子忍不住暗叫糟糕。

  韓國首爾裡,現在還有另外一位七星正準備「表演」?

  「不論你們擬出了怎樣的戰略,我都只忠於自己的『執著』,尋找一個能讓我盡情演奏的地方。」莫扎特一邊拉小提琴,一邊笑著說:「說來可恨,想不到同一個世界上,竟然會有另一個擁有同樣執著的音樂天才——這是何等的難以忍受!」

  莫扎特口中的「他」,指得就是另外一位七星。 他,同樣也是曾讓世界感動不已,是改變後世的偉大音樂創作者。

  「所以我與『他』約定好了,在今晚的表演中誰能造成較大的影響,就能真正冠以『狂樂』之執著!」莫扎特演奏的音樂,如同滔滔江水般狂暴潰堤,淹向了葉子。

  然而,這漂亮的年輕女子僅僅冷哼一聲。

  雷光成槍,轟然掃了四周一圈,將所有來襲的音波給震碎。

  「我會阻止你。」臉頰與肩膀西裝都裂開的葉子抬起了雷槍,遙遙指著莫扎特,「不論你們『七星』到底有什麼目的,我都會阻止你們。」

  「很好。」莫扎特忍不住笑了,輕輕一揮手中小提琴弓弦,「妳的膽氣,值得我使出全力。」

  回應著他的動作,他四周空氣突然隱隱震動起來。

  一個又一個線條優美的女性,鶯鶯燕燕、用慵懶的姿態出現,圍繞在莫扎特的身邊,這些女性風情不同,各個美麗無比。

  唯一共同點,就是她們都穿著各式各樣的黑色睡衣、睡裙、睡袍。

  葉子看著那些女性,心裡沒放鬆警戒。

  這些女人身上的衣服都很少,露乳溝、露大腿、露腰身,一片雪白景象讓人不由吞口水——但她們都散發出強大的波動,讓人不敢小覷。


  「此乃吾之精心所創『小夜曲』。」莫扎特被一群黑睡袍女人圍繞,臉上表情突然變得極為猥褻,「四大樂章共四十九位美人兒——她們可是我這一生最美麗的創作。」

  誰能想像,前一刻還文質彬彬的英俊男人,現在卻突然變成像是被比基尼女郎圍繞著的猥褻大叔呢?

  「……該不會你其實是個大色胚吧?」葉子一撇嘴。

  「音樂家都有點特殊喜好嘛。」莫扎特笑咪咪的,一邊重新舉起小提琴,「她們便是我的靈魂,我音樂的最根本。」

  四十九位黑睡衣美人笑盈盈的,手中多出了各式各樣武器——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鋼琴,喇叭,鼓,風琴——各式各樣西洋樂器,各式各樣的演奏工具,讓此刻眾黑衣女子團,就好像一個交響樂團一般。

  樂器,此刻恐怕就是她們的武器。

  「嘿,妳們這群暴露狂。」面對一整支交響樂團,葉子反而嘴角勾起,一手掌心間壓縮起高壓雷電,「我可不是男人,不懂憐香惜玉。」

  「那就,來共舞一曲吧?」莫扎特微微一笑。

  正當他手中琴弓正要放到小提琴弦上——

  正當葉子已經凝聚起一團高壓雷電風暴——

  轟!

  一聲巨大爆響後,演藝廳的大門猛然炸裂。

  莫扎特一驚,看著那扇大門在燃燒中飛得遠遠的、然後直接撞在牆壁上,轟得砸出無數裂痕。

  葉子臉色一沉,看著那燃燒烈焰中,一個狂傲身形慢慢地走了進來。

  那男子的腳步很從容,帶著一種驕傲的節奏,彷彿完全不被影響一般。一頭紅色長髮飄盪,俊美邪魅到不像男性的臉龐,彷彿帶著不屑笑意的金色眼眸,嘴角那抹笑容帶著讓人摸不清的意味,一支短槍被他握著,然後輕輕敲著自己肩膀。

  這種霸道的出場方式……

  「哦哦哦!」莫扎特看著這紅髮男子,眼睛亮了起來。

  「你剛剛跑去哪了?」葉子看著這紅髮男子,語氣非常不善。

  「我剛剛去哪了?」紅髮男子好像思考了一下,又好像根本懶得思考,隨口回答,「剛剛發現有趣的事情,所以跑去別的地方玩了。」

  「『紅袍』,有關於你的行為我得向上面報告。」葉子強忍怒火,顯然不想在敵人面前與自己人吵起來,「完全不合群、擅自脫離計畫、自我主義過盛……」

  罵著,她真想把手中的雷電往男子的英俊臉龐上轟去——哪怕對方是擁有「史上最強」稱號的除靈師。

  「我本來就沒說要跟你們一起行動。」阿莫忍不住笑了,「更何況我也好好玩了一場,不算是沒有斬獲喔?」 邊說,他隨手將一把燃燒的小提琴拋在了地上。

  葉子與莫扎特瞳孔同時一縮。

  「那是!」莫扎特更是忍不住驚呼,「難道……」

  「是啊,我才剛讓一個叫做『貝多芬』的人升了天。」阿莫漫不在乎說著,隨即看向莫扎特,「接下來就換你了。」

  「你已經把另一個『七星』給解決了?」葉子忍不住震驚,喃喃說著。

  這男人,竟然擅自脫離除靈師公會的計畫,自己跑去找另外一個七星?

  並且,還這麼快就把對手給解決了?

  「能理解我琴聲的琴友,今日又少了一人了。」莫扎特忍不住悲嘆:「真是讓人難過。」

  「一個西方人學什麼文言文啊?」阿莫不屑一笑,「在宰了你之前,我要先問——北斗在哪裡?」

  明明,與葉子問得是一模一樣的問題。

  但這問句由他一出口,四周溫度好像就驟降了幾度。

  「不愧是能讓北斗念念不忘的存在。」莫扎特拭掉眼中的淚水,隨即變臉像翻書一樣,擺出了燦爛笑容,「不過不打敗我的話,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連講屁話都跟貝多芬講得一樣嗎?」阿莫冷笑,扭著手指骨,「那我就把你拆成一千塊,然後再問你的屍體吧。」

  雖然很想問拆成一千塊的屍體要怎麼問話,但葉子還是決定忍住。

  「一起上。」她邊說,雷電凝具成長槍的形狀,「對方不可小覷。」

  「妳別礙事,我一個人就夠了。」阿莫隨手捏住葉子手中雷槍,然後往地上一甩。

  轟!地面爆裂同時,阿莫朝莫扎特直直走去。

  「礙事?」兩手空空的葉子愣了一下,忍不住氣得七竅生煙,「你……說我礙事?」

  「別那麼脾氣暴躁,小心我跟妳男朋友告狀喔?」阿莫頭也沒回。

  葉子一愣,臉頰上猛然閃過一抹紅暈,「你在說誰!」

  阿莫沒有再答話,而是走到了舞台上,斜眼看著莫扎特。

  「那種猖狂自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驕傲當真美麗。」莫扎特說著,露齒一笑,「那就請您與我的『小夜曲』共舞一曲囉?」

  語罷,琴弦拉動,四十九個黑色睡衣女子巧笑盼兮地往阿莫衝去。

  簌簌刷刷,她們眨眼間就消失在眼界中,只剩一片黑色殘影。

  「她們可是擁有聲音的速度、聲音的力量,」莫扎特邊拉動輕快曲調,邊笑著解釋:「以及聲音的美麗!」 葉子在旁邊觀戰,也忍不住暗暗心驚——若是自己遇到四十九個擁有音速的殺手,恐怕只能先張開全方位的雷電風暴,不然根本擋不下這麼多攻擊。

  同時,四十九個黑色睡衣女孩,手中的樂器朝阿莫展開了不同的攻擊。

  阿莫被團團黑色快影香風包圍,僅僅淡淡一笑。

  「跟那隻臭鳥比起來,妳們慢得像是蒼蠅在飛。」說著,他輕輕一踏地。

  轟!

  葉子眼睛剎那睜大。

  整個演藝廳之內,以阿莫腳踏的「點」為中心,四面八方裂開了無數又黑又深的裂縫。

  這些裂縫瘋狂四散,彷彿黑色蟒蛇般撲出,眨眼間就爬滿了整個演藝廳,觀眾席的椅子摔落、舞台崩裂、牆壁整面碎裂,連遠處的黑衣人都差點被波及,狼狽地東奔西竄。

  「靠!」葉子往旁邊翻滾數圈,即時避開了地上的賁張裂縫,忍不住破口大罵,「你這混蛋!」

  而莫扎特召喚出的那些黑睡衣女孩,紛紛一邊尖叫、一邊摔進那些裂痕中。聽著尖叫聲越來越遠、越來越小,阿莫滿意地嘆了口氣。

  「女生呢,還是尖叫聲最好聽。」他微笑著,說著很像反派才會說的可怕發言,「那邊那個姓莫的,如果沒什麼壓箱底招數,就準備受死吧。」

  「太扯了吧?」莫扎特臉色發白,看著悠哉站在一片災難中心的那男人,甚至連要糾正對方自己不是也姓莫的這點忘了。

  僅僅一腳。

  輕輕一踏。

  ……這怪物是哪來的?

  「接下來就是痛扁你,然後問出北斗在哪了。」阿莫冷笑看著莫扎特,「我可是很想見識一下,音樂家的『膽識』喔。」

  「嗯……沒想到這世界上有著這樣的存在?」莫扎特臉色很快就回復正常,重新露出燦爛笑容,「跟你比起來,我可以說是弱小至極。」

  雖然「絕技」眨眼被破解,他的眼裡卻閃耀著胸有成竹的光芒。

  「唉呀,這樣誇我可沒好處。」阿莫懶洋洋地說著,繼續往莫扎特走去。

  「不過弱小與極強啊……有時候顛倒勝負,只在一瞬間。」莫扎特邊說著,突然從手中小提琴竄出無數黑色細弦,在他身前聚集、構造,然後形成一個女性身形,「所以很多時候,勝負的關鍵並不是在於『強』與『弱』。」

  「繼續放屁沒關係。」阿莫冷笑打量那女性,「不論那是啥鬼,我都會把它給拆了。」

  「這是我的音樂創作中,是最美、最美的一首歌曲。」莫扎特看著眼前那女性,微微一笑,「同時也是我過去從未演奏的——夜之第五樂章,夜之魔女。」

  那女人全身漆黑,卻美艷的不可方物。

  彷彿一個尊貴的夜之魔女,隨著莫扎特再次拉奏小提琴,全新的音樂從這夜之魔女身上湧現。

  悠揚、輕巧、流轉,好像精靈們飛過了夜空,灑下甜蜜的閃亮晶粉,又好像頑皮的妖精,低聲在快睡著的孩童身邊唱著安眠曲,哄著他們,讓他們靜靜進入夢鄉。

  「好美的歌曲。」葉子喃喃說著。

  如果不是真的在這邊聽到,恐怕沒人會相信一首歌原來可以同時兼具著「聲音」與「靜謐」兩種性質。

  很美的一首曲子。

  卻豪無殺傷力。

  「這樣的曲子,怎麼會是莫扎特的最後殺招?」葉子忍不住疑惑了。

  莫扎特一邊拉著小提琴,嘴角始終掛著胸有成竹的微笑。

  阿莫聽著,嘴角的笑容卻漸漸凝固。

  然後,他的瞳孔猛然晃動起來。

  他耳邊,彷彿出現了一個悲傷、溫柔地低喃。

  「如果我不是神祇,而你也不是惡魔。我們的命運是否能有些許不同?」

作者資料

八爪魚

有一天我來到尖端,然後我就被刺死了。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taco20130412?fref=nf

基本資料

作者:八爪魚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3-09-04 ISBN:9789861739823 城邦書號:RA6004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