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靈魂之刃Online(一)血霧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 靈魂之刃Online(一)血霧

  • 作者:夏堇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4-02-07
  • 定價:220元

內容簡介

◆附錄四格漫畫之團長發威啦!美色或拳頭?教你如何對付凶殘傭兵們! ◆故事始於背叛,卻用信任寫下了結局——夥伴 × 青春 × 冒險。 ◆隨書附贈書卡之傭兵團老大刑歌 & 傲驕冷面殺手千曜!兩款都有送!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暢銷作者「夏堇」繼《紅茶不加糖》後,又造經典網遊小說,讀者詢問度最高!鮮網專欄排行占據第一! 療育繪師「小津空」首次躍上封面,用精美作畫、明亮色調,來席捲你的視覺感官! 心機團長與自大傭兵聯手!勇闖網遊,挑戰熱血冒險! 刑歌,《靈魂之刃Online》裡第二大公會的前會長。 以謀略策劃出名的她,千算萬算都算不到,她傾盡一切付出的公會背叛了她。 遭受背叛後的刑歌,竟選擇走上一條,自己從來沒想過的道路——成為傭兵。   於是,曾為一個大公會會長的刑歌,遇上了一群利益至上、金錢當道主義的傭兵……   「省省吧,妳那一套規矩沒用的。」職業殺手——千曜。 「和我們這種傭兵相處,最好只維持利益關係。」道具師——席維斯特。 「如果你想混進這圈子,就必須接受這個事實。」情報販子——白淵。 「什麼友誼、信義啊,那些偉大情操對我們來說根本是屁。」職業商人——隱形貓。 【強力推薦】 「千言萬語真的總結只能一句,《靈魂之刃》真是不得不推的網遊佳作! 相信是本就擅長網遊題材的夏堇老師又一開創巔峰大作!」 ——《群雄包圍》、《血族同盟會》人氣作家「帝柳」

目錄

推薦「帝柳 x 是刑歌不是刑哥」
楔子「背叛」

傭兵教學第一條「有所覺悟」: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狀元!
傭兵教學第二條「團結一致」:在目標與利益都一樣的條件下。
傭兵教學第三條「忠誠不二」:即使團長是流氓老大,也要挺她到底。
傭兵教學第四條「有責任心」:就算被人十個打一個,也要達成目標。
傭兵教學第五條「瀟灑坦蕩」:要在委託完成後,帥氣轉身地離開。
傭兵教學第六條「有好記憶」:被陰不但要陰回來,還要十倍奉還!
傭兵教學第七條「要會挖洞」:設陷阱讓對方跳,等跳進去後再把土埋回去。
傭兵教學第八條「會選邊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若能成魔,何須當道?
傭兵教學尾 聲「傭兵團血霧駕到」

後記「夏堇的碎碎唸」
附錄「如果I x 如果II x 照片」

內文試閱

位於所有城市的中央交界處,正是《靈魂之刃》的遊戲主城「萊特沃許」所在地。
眾玩家自新手村出來後,便會接收到萊特沃許頒布的循環任務,玩家多半選擇在此駐留,自然而然的,這裡聚集了最多人潮。
在這個地區,聚集了各個不同種族、公會的玩家,流動的資金上百億,商人叫賣聲、汗水以及施放技能的光芒絡繹不絕,猶如一個縮小的小型社會,遊戲裡展現了最新世紀的高科技,虛擬實境效果令其分辨不出真假,這就是現今最熱門的網路遊戲《靈魂之刃》。
刑歌站在萊特沃許市中心,抬頭仰望佈告欄上頭張貼的公會資訊,隨時注意各方公會動向,已經成為她的習慣。
公會遙遙無期原先有二十二人,加上她應徵來的傭兵幫手十一人,目前共有三十三人,人數勉強符合奪城的最低限度,已經可以報名參加城戰了。
距離第三次聖戰開打,還有一個星期的準備時間。
這段時間,身為主要策劃負責領隊,刑歌特別詢問過雇主意見,但那位不太可靠的雇主無期表示「隨便啦,那些繁複的事我看不懂,都交給妳來做吧,我給妳雇主的權限去執行」,扔下一句話,便將所有差事扔給她做,然後一個人去消遙快活了。
真不曉得這暴發戶對她從哪來信任,就不怕她坑了錢跑路嗎……刑歌在心裡無言了幾秒,接著很快就振作起來,雇主不能靠,也只能全部她自己來。
擬定好四、五版奪城計畫,運用之前的手段,從四面八方獲取城戰必備物品,打聽附近公會情報……等等,湊齊最基本條件之後,再來就是最重要的問題——人員素質問題。
她打算在這一星期之內,有效率提升公會素質,培養人員合作默契,所以刑歌只要一閒下來,便會拉著公會的人和其他傭兵進副本,或是進PK場,除了提升自我能力之外,刑歌也教導他們如何對戰、城戰時應該擺出什麼隊型、遇到BOSS該怎麼應付……等等的基礎知識。
等到各個訓練進行的差不多時,剩下的最後三天,刑歌才把注意力放回那群最難搞的人……那四個傭兵。
千曜、白淵、席維斯特、隱形貓,自從應徵活動之後,刑歌就沒再遇過他們,貌似這群人也都是獨行俠,沒有要求主動聯絡根本不會現身。
刑歌傳一封訊息給這四人,「到主城萊特沃許集合,訓練團隊合作精神。」
只是單純的一句話,震嚇效力當然不夠,刑歌在後面委婉地補上,雇主已經給她發令權限,合約需要,務必配合。
三分鐘後,四個傭兵馬上出現了。
千曜不曉得正在做什麼事情,渾身上下沾滿血跡,手還握著滴血的巨劍,那風風火火踏出傳送陣的姿態,挺有火拼氣勢。
而白淵則是一派悠閒,走出傳送陣時,身旁還跟著兩、三名女性玩家,並且都依依不捨地跟他道別,看樣子這個人在遊戲裡很受女性歡迎。
有這兩個人做先例,看到另外兩人就不太驚訝了。席維斯特低頭猛看書,剛踏出傳送陣便一不小心撞到柱子,發出很大的鏗一聲,接著抱頭蹲地;而隱形貓手提兩袋奇怪的寶具,臉上掛著奸笑走出來。
果然是一群怪人,刑歌得出結論。
她發出組隊邀請,將四人拉進臨時隊伍裡。
「到齊了,去打九十等副本龍護迷宮。」刑歌揮了揮手說道:「我先試試你們的能力和團隊默契,那邊有十層樓,從最底層簡單的開始打。」
刑歌開啟隊伍傳送,輸入副本龍護迷宮的指令,瞬間一陣天旋地轉,當雙腳再踏回地面時,周遭場景已經截然不同。
龍護迷宮為《靈魂之刃》的特殊模式副本,共有十層樓高度,每層樓有各種不同的龍怪守關,樓層越高,怪物難度便會翻倍提升,玩家接到副本任務後,必須一路闖關深入到達最高層樓,拿到鑰匙爬上天梯,開啟惡龍守護的天門,即完成這個副本。
向門口的NPC接下副本任務,刑歌不忘轉過頭,再度提醒道。
「進入副本前,我先提醒各位,我是領隊,等等請優先聽我的指揮,別隨便亂行動導致副本失敗,了解嗎?」
眾隊友沒有回應,僅一致用「妳有時間講廢話,還不如快點進副本」的不耐煩表情看著刑歌。
「好,明白了就開始吧。」
刑歌把這個翻譯成「沒有異議」,迅速地開啟副本第一層樓。
但刑歌很快就知道了,沒有異議……才怪!
一進入副本,踏上黑漆漆的迷宮道路時,刑歌還來不及以隊長的身分下達指令,這群人便擅自出手攻擊了。
這四位傭兵一見到怪物立刻雙眼發光,二話不說便拿出武器擺出備戰狀態,施展各自最華麗的技能,頓時,炫目的技能光線充滿整個陰暗迷宮。
解決完最前方一波怪物,眾人似乎沒殺夠似的,左顧右盼地找尋下一波怪物,接著不給刑歌說話餘地,便直接往副本深處走。
「等等……暫停一下,你們在做什麼?」刑歌愣了三秒,反應過來,「我還沒講解地形、還沒分配隊伍位置、還沒擬定好戰術,你們這麼著急的打怪有何用意?」
對此,這群傭兵們卻給她一個理所當然的回復。
「沒有特別的用意啊,見到怪哪有不攻擊的道理!」
「怪物就在眼前,不去打牠未免太對不起我自己了吧。」
「不要浪費時間,我們一邊打、妳一邊講吧。」
什、什麼,居然是這個原因嗎?
刑歌深吸幾口氣,在內心快速建設好新觀念,她加的不是普通隊伍,而是一群傭兵組成的隊伍,不是尋常人可以理解的範圍,規則是給人打破用的,大不了打怪方式改一下就行了,別大驚小怪、別大驚小怪……
於是,她頭疼地撫著額,決定順著這群傭兵意思,妥協道:「好吧,那你們就繼續打,我開始解釋怪物屬性,仔細聽好了……」
副本裡,這支隊伍正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在前進。
五分鐘內,動手清怪的同時,這群人的嘴巴也沒停下來。
「喂,前面拿劍的那個,有沒有長眼睛?你的範圍技能掃到我了,小心一點啊混帳!」隱形貓不大滿意地撇撇嘴。
「腿是長在妳身上的,既然妳能擅自進到我的攻擊領域內,難道不會自己躲開嗎?白痴。」千曜冷冷地回,手上動作依然沒停下來。
「哦?態度很嗆嘛,你想吵架是嗎?被莫名拉到副本打怪,已經讓我心情不佳了,我勸你最好趕緊為自己的失言道歉,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隱形貓危險地揚起細眉。
「打就打,怕妳不成。跟著一群拖油瓶進副本,也讓我的心情惡劣起來啊。」千曜擺出一個挑釁的動作。
隱形貓冷笑道:「呵阿,看來你對自己的身手相當有自信呢,來打吧,別以為我是女人就小看我啊。」
刑歌見周遭瀰漫起火爆氛圍,忍不住出聲協調:「副本進行中無法對戰,這是每個玩家都知道的基本常識,你們怎麼做是你們的自由,但現在正在解任務,為了大局著想,你們就各退一步,收斂一點吧。」
千曜收起巨劍,撇了撇嘴,「哼,很可惜無法砍下妳的腦袋。」
隱形貓不甘示弱,「這是我要說的話,否則我早就召喚骷髏攻擊了,和你這麼奇怪的人組隊,是我的運氣不好。」
「說到奇怪的人,我倒是認為隊伍裡還有個更奇怪的人存在呢。」白淵笑了笑,說道:「最角落那邊,有個進到副本裡,還邊看書邊走路的怪人,你們怎麼不說說他奇怪?」
「你說誰是怪人?我都聽到了啊!」席維斯特憤怒地抬起頭。
「唉唷,居然有反應了……」白淵淺淺地驚呼著。
席維斯特瞥了對方一眼,回敬道:「行為舉止鬼鬼祟祟的人沒資格說我,有種你就光明正大現身出來,不要用老是使用潛影東躲西藏!」
白淵調整單面眼鏡,露出頗有深意的笑容,「你這是在指責我做事不夠光明磊落嗎?被人誤會可真傷腦筋,我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我使用潛影是為了避免麻煩,絕對不是小人的卑劣行為。」
「講得很好聽嘛,誰知道你背地裡幹了多少齷齪事。」席維斯特完全不信。
「呵呵,一個是死小鬼,另一個是偷偷摸摸的小人,兩個人都差不多啦。」隱形貓取笑道。
「哼,真要說起來,你們全部程度才都差不多,滾開來,有自知之明就別站在中間擋路。」千曜走上前,表情滿滿的不屑,「你們別扯我後腿就該謝天謝地了。」
「你想打架嗎!你純粹就是想找碴的對吧!」隱形貓握起雙拳,馬上被激怒了。
「姿態擺得很高嘛,滿腦子肌肉的戰鬥狂,通常活不久的。」席維斯特眼泛殺意。
「你叫做千曜是吧,奉勸你話別說的太滿,還沒開打,結果會如何誰都不曉得呢,呵呵,不過,我倒是可以奉陪對戰唷。」白淵陰陰笑著。
刑歌無言了一會兒,再度插嘴提醒:「暫停一下,我說,這類型的低智商對話是否可以減少一點,副本裡不能打架,況且我們處在同一個隊伍裡,PVP對戰無效,你們別再鬥嘴了,正經一點打怪吧。」
「嘖。」千曜收起武器,似乎沒了戰鬥興致。
「唉呀,被罵了呢。」白淵苦笑著。
「是是。」席維斯特抓了抓頭髮。
「知道啦,囉囉嗦嗦的。」隱形貓不怎麼在意地伸出小指挖耳朵。
諸如此類的小紛爭,從進入副本起就一連發生四、五次,內容大同小異,整個隊伍瀰漫著危險的氛圍,刑歌甚至覺得,比起打怪砍王,這群傭兵似乎更想要拿起武器彼此互毆。
以剛才副本進行的戰鬥來看,刑歌大致觀察出來了,這群傭兵的攻擊性質和個人的慣用習性。
《靈魂之刃》有五大種族,分別為人類、精靈、魔族、妖族和矮人族,每個種族有各自的特徵。
就像千曜選擇的種族是人類,為最普通的人形模樣;刑歌是精靈,有尖耳的特徵;隱形貓是魔族,擁有尖耳、貓瞳和利爪,看起來有點邪性魅惑的味道,白淵選的妖族則擁有天生附有特殊紋路,在他的額間有一道淺淺的逆十字紋。
而身為矮人族的席維斯特,基本上與人類外觀差不多,差在身高略矮,只有一百四十公分左右,像極了正太。
依照選擇種族不同,玩家初生天賦也會跟著有所差異。
遊戲主要特色是沒有職業之分,玩家根據選擇的武器的不同,進而影響到不同職業的技能效果,依照現有的武器分配,可分為守護系、近戰系、法術系、狙擊系、輔助系、特殊系等六大系。
《靈魂之刃》的特色之一,所有武器皆可以使用魂玉賦予生命,擁有靈魂的武器才有戰鬥力,沒有靈體意識的武器稱為「草劍」,而附著了靈魂的武器統稱為「劍靈」,劍靈的等級越高,攻擊力和耐久度會隨之增強。
劍靈的天賦等級分為劣質、中庸、普通、優等、精良、卓越,等級在賦予時皆會隨機出現,無法預期,劍靈天賦到達優等、精良、卓越以上,即可進化成為成長型武器,因此價位較高。
脾氣最火爆的那位叫傭兵做千曜,此人的劍靈為一把等身長卓越級的巨劍,大概是近戰系的使用者,在一開始自我介紹時自稱是職業殺手,當然《靈魂之刃》並沒有殺手這種職業,會這麼說,大概是千曜本身身從事的行業有關。
在簽合約時,刑歌得知這群個性獨特的傭兵名單,為了未來合作著想,她特別動用一些權力,去查了這些人的遊戲背景。
例如這位叫做千曜的近戰系使用者,此人如自稱封號一般,從遊戲之初便投入傭兵這行,專門承接殺人買單、暗殺、明殺……等等委託,總計已有上千名玩家死於他的劍下。
這個人的性格特殊,時常把事後找碴的雇主和不該殺的人一併解決掉,界內對他的評價兩極,正負都有,不過因為他從來沒失手過,所以依舊有雪花般的委託數量找上他,堪稱是使用最兇殘的傭兵殺手。
另一個隊友,自稱是情報販子的傭兵白淵,非常擅於隱藏蹤跡,沒在任何地方留下資料,儘管如此,刑歌還是從白淵自己填寫的合約資料裡,推敲出了一些些的蛛絲馬跡。
白淵的劍靈為一對卓越級的銀色耳環,平時即配戴在身上,從不離身,估計是特殊系劍靈,耳環效果不明,其中一項廣人為知的效用,是能將自身潛影,躲藏於黑暗之中,徹底隱藏起來。
白淵利用這項能力從事傭兵一職,專門承接販賣情報、兜售小道消息、遊走於數十個公會之間協調……等等差事,不過似乎因為得知太多秘密訊息,有幾個公會看他不順眼,想暗中做掉他,導致白淵平時就必須偽裝自己,雖然如此,至今為止也沒有人有本事,成功把他做掉過。
在這個遊戲之中,這位傭兵可以說一手掌握了最多情報關鍵。
還有,自稱是道具師的傭兵——席維斯特,這個人就比較好查了,他的劍靈為卓越級電子光能雙槍,狙擊系,他充分發揮矮人這個智慧為主的種族,擅於調配研發各種生活系道具,市面上販售的紅水、藍水、補品,甚至是毒藥、變身藥丸、武器耐久度加強液……等等,能設想到的特殊道具,幾乎都是他為第一手發明,後來才被其他玩家效仿。
有許多公會、勢力想招攬這位天才道具師加入,但席維斯特的目的只有研發道具,對團體完全不感興趣,所以他大大方方將製做祕方公布,留下一些特殊道具私藏,並且拒絕掉眾人的邀請,成為一個接洽雇主訂單生活的傭兵。
而最後一位傭兵——隱形貓,自稱是職業商人的她,劍靈為卓越級的法杖,能夠召喚出一群骷髏士兵作戰,同時擅長補血和一些小型魔法,大概算是法術系的使用者,這位處於特殊環境的女性可不是一般人,她自初的遊戲目標便十分明確——就是錢,除了錢,其他什麼都不是。
身為一個職業商人,隱形貓可以說是當了個淋漓盡致——奸商,沒有什麼職業道德,錢就是一切,不論是何種商品、何種交易方式,哄抬武器抬高市價、多手轉換,賺取暴利商品,或是使用多麼卑鄙無恥的手段欺騙斂財,她都會去嘗試,堪稱是《靈魂之刃》的一大惡女,沒有她弄不到手或無法賣出去的東西。
順便一提,成為傭兵並接洽委託賺錢,只是隱形貓方便行商的手段之一,她在外面還有數個多重身分。
這四個傭兵,是刑歌從數百人之中挑選上的菁英玩家,能力都有一定程度水準,單就個人實力評論,一人起碼媲美一輛戰車的攻擊力,隨便一個站出來,其實力都非常強悍。
刑歌原本認為,把這群傭兵堆在一起,強迫組成一支菁英隊伍,就能隨著時間流逝,慢慢地培養默契,磨合彼此的壞脾氣,然而事實證明,她的想法過於天真,完全錯估這群傭兵的性格。
這群傭兵的實力固然強悍,但每人都心高氣傲,習慣獨來獨往,與人合作的機會程度趨近於零。要求他們乖乖配合,談論什麼合作團隊精神,把自己的背後交給隊友這種不切實際的理想,他們只會回一句話——根本不可能!
是的,根本不可能。
副本在一陣兵荒馬亂中渡過,隊伍間重複了一般玩家絕對不會做的事,搶怪、被搶怪、超越、被超越、亂吸仇恨值……等等,這些傭兵狂放技能,猛往前衝,誰都想當第一,幾乎把網遊裡的禁忌一口氣全做光了,若是有其他玩家看到了,恐怕會搖頭不止。
這種爛透了的打怪方式,不僅讓刑歌啞口無言,也對整個隊伍產生惡性循環,眾人積了滿滿的怒氣,而且還找不到地方發洩,因此大家的脾氣越來越火爆,打法越來越誇張、不知節制,理所當然的,情況沒有改善,反而往最糟糕的方向,繼續惡性循環。
隊伍一路闖關晉級,憑著強大卻亂七八糟的身手殺進怪物堆裡,運氣極好的,他們奇蹟似的成功抵達第十層樓,天梯。
綿延至高空的白色超長階梯,為副本最終極的考驗,位在天梯門口有一隻把關的黑龍BOSS,玩家必須打贏守衛天梯的BOSS,獲得副本鑰匙,才能開啟最終一扇門。
就在此時,好運氣貌似用盡了。
在進入天梯領域時,隊伍不曉得觸動了哪個機關,BOSS忽然間雙眼發出火紅光輝,發狂似的仰天長嚎,腳底下泛起五芒星光圈,從中分裂出五道巨龍影子。
白色天梯發出劇烈震動,黑龍張開雙翅,對著玩家噴出強烈火花。

【系統提醒】黑龍BOSS發現隊伍行蹤,啟動特殊技能「血祭」,消耗一半血量召喚逝去的同伴亡魂,對象為前五道門的守衛級將領BOSS。

刑歌辨認出BOSS前置技能,暗叫糟糕。
這是特殊技能的徵兆!有極少機率出現,平時就算不小心啟動特殊技能,也只有一兩隻BOSS被召來,現在居然一次召換了五個將領級BOSS!幾乎沒了勝算!
刑歌一看情勢不對,在三秒內果決地下出判斷,「暫停攻擊,撤退!」
隊友們顯然無法接受這個決定,紛紛握緊武器站在原地,皺起眉反彈。
「什、什麼?」
「喂,妳要幹什麼……」
刑歌以更大聲的音量回答:「以隊伍目前的實力,打不贏的,不如趁機撤退。」
「別開玩笑了,我們花了大把精力打到入口,現在當然只能硬拼硬上了。」千曜回吼著。
「恕難從命,刑歌小姐,最終關卡的BOSS就在眼前,放棄這個大好機會撤退,太可惜了。」白淵搖了搖頭否決。
「鄙視人也要有個限度啊!妳以為說撤退,我們就會乖乖逃命嘛?」席維斯特撇嘴。
「妳當我們是什麼東西,利用完就扔?」隱形貓冷笑道。
「……閉嘴!我不是說笑的!」
刑歌以毫無溫度的眼神一眼掃過眾人,被這樣目光注視,在場還有話要說的人,一瞬間全部禁聲。
「你們可以質疑我的做法,可以不屑我的理想,但請把整個隊伍生死擺在第一要件,我會下達撤退指令,就代表現在隊伍連百分之二十的獲勝機率都沒有。」
「現在不是小孩子在玩扮家家酒,沒有任意妄為的空間,你們的身旁有同伴、有隊友,只顧著自己的利益胡亂行事,絕對會讓任務失敗。」
「如果在這裡死亡,會直接被送回城,受到掉一等的懲罰,等於讓先前的努力白費了,急著想送死的人……那就自己去死死好了,別把整隊的人拖下水,我的判斷是絕對不會錯的,立刻撤退。」
金色捲髮的女性站的筆直,一雙如火炬般明亮有神的眼眸直視前方隊友,不可動搖。
一瞬間,傭兵們被這份魄力給震撼了。
這位領隊刑歌,一直表現出妥協的模樣,對於他們方才的私自行動,僅無奈地聳聳肩,沒有多加責備,但是這位個子嬌小,看似溫和的女性,此刻言語間全是不容否決的冰冷語氣。
在危急成敗的時刻,刑歌忽然像是變了個人似的,展現出超乎常人的銳利眼神。
「聽我說,現在,立刻撤退。」
也許是刑歌的眼神過於嚴厲,也許是刑歌的語氣難以動搖,這群傭兵猶豫片刻,雖然滿臉的不願意,卻都移動腳步緩緩後退,遠離BOSS的範圍攻擊領域。
「嘖。」
「可惡,不爽到極點了。」
一進到安全地區,暫時妥協的傭兵們立刻臉色難看了起來,白淵雙手盤胸沉默不語,隱形貓暴躁的輕扯著頭髮,席維斯特摔東西,而千曜氣的直接握拳砸牆,眾人動作不一,不過都清楚地表達出不爽的情緒。
在場人的心情都不好,非常的不好。
尤其是千曜,這位戰鬥狂幾乎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殺意,似乎在下一刻喊出「老子不幹了」都有可能。
他們遊戲至今都是獨行俠,幾乎沒跟其他玩家組隊過,這一趟副本讓他們破例再三地妥協讓步,最後還放棄了BOSS撤退逃跑,窩囊到極點,實力強大到目中無人的他們,哪時這麼憋屈過?
什麼團隊合作,對這群傭兵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
看著身旁臉色臭到彷彿陷入萬劫深淵的隊友們,刑歌心情自然也高興不起來。
「還記得吧,我們有簽合約。」
這一開口,讓傭兵們抬起頭來看她。
她深吸一口氣,搬出最後手段,「我們還得維持一個星期的友誼,記得吧,不管再怎麼不情願,你們也必須得動手去做,因為……你們已經簽署了傭兵合約。」
隱形貓扯了扯嘴角,「我有沒有聽錯,妳想用合約威脅我們?」
以自由無拘束作風的傭兵玩家,居然也會被人威脅就範的一天。
「不是威脅,你們早已經答應過合約條件,事先徵求過本人的同意了,怎麼能算是威脅呢。」刑歌笑了笑,「我這只是要求,要求你們務必動手執行。」
有差嗎?不論是威脅還是要求,結果還不是一樣強制要做——眾傭兵心裡暗罵著。
雙方沉默片刻,互相乾瞪眼,誰也不讓誰,僵持了一陣子。
刑歌輕嘆了一口氣,抬起眼來問道。
「好吧,先把副本的事情放一邊,我有個問題,你們原本也是普通的玩家吧,怎麼不好好享受遊戲,為何要成為傭兵呢?」
換了個話題,似乎讓他們稍微放下芥蒂,隱形貓頓了頓,率先說道:「還用說嘛,當然是為了錢啊,成為傭兵更好賺錢。」
刑歌點頭,「也對,錢很重要,那麼其他人呢,方便說來聽聽?」
「為了能更方便研發道具,我才會兼職當傭兵。」席維斯特接著說:「道具師的生活技能很花錢的。」
「因為很有趣吧,能夠探索到更多遊戲未知事物,啊,我的職業能接觸很多消息。」白淵笑著。
千曜皺起眉,回答道:「我成為傭兵是為了殺更多人。」
「啊?這算理由?」所有人頓了頓,一致用看著看變態的眼神瞥向千曜。
「遊戲裡最好玩的事情就是殺人了。」千曜以理所當然語氣說著:「不要跟我說解任務、升等、衝裝備、爆武器那種無聊的事會好玩,在新手懵懂的時候可能是有趣的,升到一百等封頂之後,做過無數遍重複的事情,那些陳腔濫調看了就想吐。」
「另外我討厭團體活動,所以加公會不列入考慮,只有殺人……不管做幾次都有新意而且刺激,遊戲裡最好玩的事情就是殺人了。會答應簽數這次合約,有一半原因是當城戰援手能殺很多人。」
也是,雖然遊戲動機有點扭曲,人格有點變態,但講得有幾分道裡,刑歌點點頭認同了。
「那麼妳呢?」千曜單刀直入地問。
眾人輪流答過一遍,最後將目光放在刑歌身上。
「排行榜第二大公會時空旅途的前會長,怎麼會想當傭兵?」白淵微瞇起眼睛。
席維斯特說道:「照理來說,你們這種大公會的人,應該非常鄙視無節操且利益至上的傭兵玩家,妳忽然降低身價接受僱傭兵,理由似乎不太足夠呢?」
「是呀,妳和我們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哈哈,老實說,我壓根沒想過有一天能看見刑歌大會長,成為傭兵團的老大呢。」隱形貓特意使用誇張的反諷。
在眾人逼問之下,刑歌像是陷入沉思般,微低下頭,用手指輕輕捏著自己的頭髮。
「唔……成員傭兵的確切原因其實很模糊,也許,我覺得遙遙無期這公會很需要援助,不得不出面幫忙吧。」
她說完後,眼前這群傭兵很不賞臉的翻了翻白眼,一致用「這種騙小孩的把戲妳以為我會相信嗎」、「妳可以再虛偽一點啊」、「我全身的毛都被噁心一把了」、「妳乾脆說想要拯救全世界算了吧」……等等眼神看她。
刑歌苦笑了下,在這群傭兵面前,表面功夫真的可以完全省下來。
「開玩笑的,一廂情願地想幫助別人,那種聖母理想當然構不成理由,如果真要說理由的話……我只是在找尋自我價值吧。」
是的,不甘願停怠在原地,想要往前進,想要突破自己,她一直在找尋自我價值。
她只是,想試試看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好了,深度交流到此為止。」刑歌拍了拍身上灰塵,說道:「該講的都已經講完了,回歸正題,來討論副本作戰策略吧。」
她站起身,以慎重的態度環視隊友們。
「你們的過去做過什麼事,是個怎麼樣的人,這些我都不管,此刻,你們只要記住自己是傭兵,既然是職業的,就該拿出職業的水準辦事。」
「我過去是赫赫有名的會長,不過,那又如何,現在的我只是你們傭兵團的領隊,我有義務領導你們發揮出應有的實力,帶領你們完成這次的副本。」
隱形貓反駁道:「道理講得很冠冕堂皇嘛,刑歌大會長,只是用嘴巴講講,誰都會做。」
「我說過了,身為你們的領隊,我隨時接受各位的質疑,也接受各位的不服從,但是,事實會證明,我有資格做你們的領隊,因為我比你們經驗更豐富,懂得更多。」
席維斯特冷冷道:「喔,緊急狀態終於讓妳露出真面目嘛,看不出來妳私底下是這麼自以為是的人呢。」
刑歌回應:「自以為是和自信是兩回事,況且,在這種時候謙虛並無意義,事實就是如此,我只是陳述出事實罷了。」
千曜問道:「嘖,廢話說太多了,我不想在這種小地方爭執,聽妳這麼說,妳難道有其他辦法通過副本?」
「是的,我有方法。」
全部人動作一頓,一齊看向她。
刑歌回以肯定的目光,接著說:「不過,這個方法有點冒險,可能會賭上全隊人的命運。」
「我不會讓人做徒勞無功的事,也不會要求你們冒險卻不告訴你們後果,所以我將會毫無保留地說清楚危險性,這個方法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若失敗,隊伍肯定就會集體陣亡,重新再來一次。最後,要不要幹,由整個隊伍協商,讓大家一起決定吧。」
刑歌舉起手示意。
「我尊重各位的意見,所以投票決定吧,票數過半即通過,不通過便返城重新再來,贊成打副本的人舉起手?」
這群心高氣傲的傭兵,不約而同彼此對視一眼。
然後,他們都從彼此的眼裡看見一絲笑意。
「哼,女人,說的不錯啊,軟硬兼施,鞭子和糖果都給了,搞得我們沒有半點拒絕的權利,必須聽從妳的指令打副本。」千曜舉起手。
「沒辦法呢,誰叫我們是傭兵,為了最好的利益結果,只好妥協了。」白淵聳了聳肩。
「只能放手去做了啊。」席維斯特投下贊同票。
「先說好喔,我們只是暫時聽妳的。」隱形貓強調。
投票結果出來,票數五比零,無人反對。
刑歌微笑著,就讓我看看,這群傭兵的團隊精神吧。

作者資料

夏堇

金髮控,反差控,熱愛水手服和旗袍,不見日出無法安眠的夜貓子。 FB粉絲頁:http://goo.gl/RHyzGF 看文請去:http://goo.gl/2mY8iQ

基本資料

作者:夏堇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4-02-07 ISBN:9789863440444 城邦書號:RA6025 規格:平裝 / 單色 / 23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