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不適合交換殺人的夜晚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私家偵探鵜飼杜夫為了進行外遇蒐證,偽裝成幫傭潛入深山豪邸;偵探的徒弟戶村流平受女性友人邀請,造訪她好友的山莊;刑警們出動調查蕭條商店街發生的女性遇刺命案。各事件看似毫無關連,背地裡卻進行著祕密的交換殺人計畫……點綴全書的幽默背後,竟然隱藏犀利的伏筆! 超人氣幽默本格推理「烏賊川市」系列,評價最高的「全壘打」傑作──

內文試閱


序章

  有人在跟蹤。

  這是我的直覺。地點是奧床市中心的商店街。我到西服店領取訂製的東西,正要回到停車場的自用車時察覺這件事。我剛開始以為是多心,但似乎不是如此。我刻意沒進入停車場,注意身後的動靜。我停在商店外面欣賞櫥窗;進入便利商店只逛一圈就離開;經過路邊工讀生前面,接著像是忽然改變主意般掉頭,拿一包《二十四小時現金借貸》的面紙。像這樣做各種事之後,我得知「陌生人在跟蹤我」的意外事實。但對方究竟是誰?基於何種目的?我捫心自問也沒有底。

  總不會是警察吧?

  我全速運轉大腦思考對策。對方似乎是單一男性,應該不難甩開,但這樣無法確認對方身分與目的。對方是基於某種意圖糾纏,所以我要是沒釐清真相會不太舒服。那麼,該怎麼做? 乾脆等對方主動接近?

  我抱持這樣的期待,進入一間小鋼珠店,刻意挑選沒什麼客人的一角,單獨坐著打起小鋼珠。現在是非假日的白天,店裡很冷清,但這裡是小鋼珠店,機台發出「叭叭啦叭~!」的廉價電子聲、小鋼珠發出「噹,唰啦唰啦!」的撞擊聲、擴音器發出「本日大放送!」的假惺惺通知。我最近幾乎沒玩小鋼珠,不過久違玩一次就對這種刺耳的聲音不敢領教。真是的,這種玩意兒究竟是誰的點子!

  「那個,方便請教一下嗎?」

  「慢著慢著!差一號了,差一號!好,出6吧,6,6,6,6~!」

  「抱、抱歉打擾了……」

  「你等等。」我板著臉注視液晶螢幕顯示的「656」數列,向身旁男性開口。「既然有事找我,我就聽聽你怎麼說吧。究竟有什麼事?你為什麼跟蹤我?」

  我率直的語氣似乎令男性不知所措,他以困惑的表情環視店內。

  「在這裡很難說清楚……」

  「確實很吵,麻煩大聲一點。」

  接著男性並非提高音量,而是湊到我的耳際,簡短說出這句話。

  「其實是關於交換殺人的事……」

【開端篇】

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鵜飼.朱美)

  「烏賊川市」──這裡是確實位於關東某處的一座城市。主要開發為捕撈烏賊的據點,是烏賊漁獲量首屈一指的水產都市。流經市中心的一級河川「烏賊川」,據說源流來自富士山,甚至達到筑波山麓。

不過,這座城市近年來發生許多離奇案件而令人頭痛。

  這裡是烏賊川市的一隅。從車站後站徒步十幾分鐘,會抵達老舊大廈與色情行業密集林立的低俗市區。這裡連續十年位居「烏賊川市再造計畫最重要地區」的光榮地位,巷弄在地面描繪複雜的幾何圖樣,半斤八兩的建築物群朝天比高。其中一棟較低的住商綜合大樓,名為「黎明大廈」。

  鵜飼杜夫在這棟大廈四樓的其中一間,掛起「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的招牌,是全天候等待客人光臨的私家偵探。他的宗旨是「貧困生活」與「豐富推理」的結合,換言之,他是個高明的窮偵探。

  時間是剛過年的一月四日。今年第一位委託人輕敲偵探事務所的門。是女性。身穿淡藍色短上衣與窄裙、胸前掛著閃亮的珍珠項鍊、再披上一件米色大衣。這樣的打扮絕對不算花俏,卻具備吸引旁人的成熟魅力。女性以高雅動作低頭致意。

  「聽說這裡是值得信賴的偵探事務所。」

  「小姐您好,請進。」

  鵜飼親切招呼委託人入內,以裝模作樣的動作遞出名片。名片頭銜是「偵探事務所所長」,除了姓名還印上地址、電話與傳真號碼。沒有手機號碼,但並非因為他窮到沒手機。

  上次遺失手機而換新時,他揮淚將印著舊手機號碼的大量名片作廢。他由這個傷心的經驗學習到一件事:在名片印手機號碼,會成為意料之外的開銷。

  委託人隨意看了偵探名片一眼。

  「很抱歉,我沒名片。」她說完低下頭,以清澈至極的聲音自我介紹。「我叫做善通寺咲子。」

  鵜飼立刻邀委託人坐下,貼心詢問「要喝咖啡還是日本茶?」,但偵探聽到這位婦人要求「請給我日本茶」之後臉色鐵青,總之回應「明白了」前往廚房,打手機給住在樓上的美女求助。

  「啊,朱美小姐嗎?大事不妙,事態緊急,拜託幫個忙。」

  『什麼啊?怎麼回事?』

  「麻煩借我茶壺,還有茶葉。不,乾脆請妳幫忙泡茶吧,我會很感激的。」

  鵜飼是咖啡派,事務所完全沒有泡日本茶的器具。

  『真是的。』朱美在電話另一頭誇張嘆口氣,卻出乎意料地溫柔回應。『好吧,你燒開水等我過去。』

  朱美小姐也有優點啊……鵜飼如此感謝,並且聽話以水壺燒水。等待數分鐘後,朱美出現在偵探事務所,將茶壺、茶筒與三個茶杯塞給鵜飼說「再來你自己處理」。她出乎意料地不溫柔。

  然後,鵜飼留在廚房,朱美則是和坐在事務所沙發的委託人見面。朱美自稱「偵探事務所的老闆二宮朱美」。其實她只不過是這棟大廈的屋主,和偵探事務所毫無關連,不過總是欠繳房租的窮偵探,在這名美女面前抬不起頭。基於這個現狀,朱美可以盡情把自己當成這間事務所的女所長。

  「話說回來,您是從哪裡打聽到這間偵探事務所?」

  朱美問完,善通寺咲子立刻從手上包包取出褐色信封。「請看這個。」

  取出信封裡的信一看,是十乘寺食品總裁──十乘寺十三的親筆信函。十乘寺十三是鵜飼之前解決某命案時的相關人士,也是過度讚賞鵜飼偵探實力的富裕老翁。

  信的內容以「恭賀新年」的新年問候開頭,接著是「上次的命案備受您的照顧」這段去年的感謝,然後是「我好友善通寺咲子也請您多多關照」這段今年的委託,最後以「期待您大展身手」做結。 是簡潔又掌握要點的文章。

  「是賀年卡吧?」朱美說。

  「是介紹信。」咲子說。

  「我看看。」鵜飼從旁邊搶過信,將放三個茶杯的托盤擺在桌上。

  「嗯,原來如此,當成賀年卡或是介紹信都說得通。哎呀,最後還有一段補充:『記得我的孫女櫻嗎?雖然她本人堅決否認,不過就我所見,櫻似乎喜歡上某個人,是不是該請名偵探鵜飼調查一下?沒事,開玩笑的。』看來十三先生還是一樣寵愛櫻小姐。」

  「總覺得好可憐。」朱美拿起茶杯喝茶,輕聲說出真心話。「櫻小姐的心上人是流平吧?那位老爺爺知道之後會昏倒。」

  「下次見面再告訴他吧。」鵜飼隨口回應,轉身面向愣住的委託人說明。「啊,剛才說的流平,是我的徒弟戶村流平,總之算是助手。依照委託內容,夫人應該也可能見到他……話說方便稱呼您『夫人』嗎?看您左手無名指戴著鑽戒。」

  「是的,當然可以。」善通寺咲子回應之後,立刻述說委託內容。「我和外子結婚不到一年,算是新婚,沒有小孩,住在深山的宅邸。不過,其實外子最近怪怪的,該說換了一個人嗎……我擔心他可能有外遇。」

  「喔,您先生可能外遇啊。話說您先生是怎樣的人?」

  委託人聽到偵探詢問,露出驚覺的表情,接著難為情般微微低頭。「抱歉還沒說明。外子是畫家善通寺春彥。或許該形容是西洋畫家──善通寺善彥大師的兒子。」

  善通寺善彥是美術課本也列名介紹的知名畫家。雖然不確定他兒子春彥的名字是否也列入課本,但即使沒列入課本,畫家依然是畫家、外遇依然是外遇、工作依然是工作。鵜飼立刻詢問詳情。

  「麻煩具體陳述您懷疑丈夫外遇的根據。」

  善通寺咲子依照要求,痛切陳述丈夫最近出現何種變化。像是「不再稱讚她的料理」、「換髮型也沒察覺」、「講話也心不在焉」、「態度莫名冷漠」、「簡單來說就是不再溫柔」等等。她述說頗為平凡無奇的不平與不滿之後,在最後補充一句「最近似乎也沒在作畫」。

  「喔,沒在作畫……」偵探對委託人最後這句話特別感興趣,輕聲說「有趣」兩個字之後,開門見山地詢問。「所以關於對方女性,您心裡有底嗎?」

  善通寺咲子筆直注視偵探,說出「遠山真里子」這個女性姓名。

  「遠山真里子。這位女性的身分與狀況是?」

  「是外子的遠親。其實她原本就讀關西的大學,卻因為想在這裡就業,大約兩個月前借住在善通寺宅邸以便求職。」

  出乎意料的事實,使偵探微微揚起眉頭。

  「那麼,她和您先生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是的。」善通寺咲子大幅點頭,微微嘆息。「我就是頭痛這件事。說不定我像這樣離家的這時候,他們也……」

  「確實令人頭痛。」鵜飼自己也露出困惑的表情詢問。「簡單來說,夫人希望我怎麼做?」

  善通寺咲子隨即像是預先準備好臺詞,提出具體的委託。

  「一月二十日週六,我這天基於某些原因無法回家,家裡只有外子與遠山真里子兩人。所以務必請您當天來家裡。這邊會適當編個藉口,麻煩您了。」

  善通寺咲子以求助的視線注視鵜飼,並且補充極具效果的一句話。

  「我當然會準備豐厚的報酬。」

十乘寺櫻再度登場(流平.櫻)

  鵜飼偵探事務所的見習偵探──戶村流平,在自家公寓房內瞪著行程表。不久,流平放鬆嘴角,口中發出「嘿嘿嘿」的笑聲,這場互瞪比賽由行程表獲勝。不過流平打從一開始就沒勝算,因為至今還沒發明逗行程表笑的方法。

  流平當然不是看著行程表的空白頁面笑,上頭寫滿接下來兩週的行程。在連鎖餐廳打工、在便利商店打工、在工地打工,從早上打工到早上,總之就是打工又打工,除了週日幾乎塞滿打工。

  「不過,這哪裡像是偵探的行程?」

  流平看著堪稱莽撞的行程表,像是自嘲般低語。實際站在外人立場,這怎麼看都是打工族的行程。但是請不用擔心,眼前的行程表乍看和打工族沒有兩樣,其實卻有明顯的差異。這週末──一月二十日週六的欄位,以粗大的字體寫著「潛入某宅邸調查」。是「潛入調查」。只是一介打工族的他,即使會排入「問卷調查」或「街頭調查」的行程,也不可能排入「潛入調查」的行程。即使只從這一點,也能清楚看出他的正職是見習偵探。

  那麼,他這個偵探為什麼以打工排滿行程?理由頗為平凡。這是為了賺取買車的頭期款。夢想中的自用車。流平也是因而不禁笑逐顏開。

  「因為,雖說是見習或暫稱,自稱偵探的人必須有車才體面。」

  首先從形式著手。雖然草率,卻是他的作風。可以的話最好買進口車。實際上,他的師父鵜飼就是沒有自知之明,開著法國製造的雷諾(雷諾也大多來自法國)。

  此時,流平的家用電話響了。

  流平隨手拿起話筒,傳入他耳中的,是出乎意料如同銀鈴的嬌憐聲音。

  『抱歉唐突打電話叨擾,那個……不曉得您是否記得。沒關係,即使不記得也無可奈何,畢竟半年多沒連絡了……請問您是戶村大人吧?』

  「戶村……大人?」大概是惡作劇電話,但語氣真恭敬。「您是哪位?」

  『抱歉還沒自我介紹,敝姓十乘寺。』

  「櫻、櫻小姐?」火熱電流竄過流平背脊。「妳、妳好,好久不見,我是戶村流平,我當然記得!」

  流平不可能忘記。回想起來,自己是在十乘寺家遭遇的命案當中認識她。即使案件本身的記憶變淡,對她留下的強烈印象也一如往昔。當時是洋溢初夏芳香的新綠五月。給人清純又華美印象的純白連身裙;裝飾黑色美麗長髮,隨風飄揚的緞帶;撐在頭上如同當成飾品的陽傘;展現少女的嬌羞之後,從看不見的死角施展的重擊……即使是遭受《現代用語基礎知識》毆打的記憶,如今也成為流平甜美的回憶。「時間」造成的風化作用實在恐怖。

  流平沉浸於這些回憶時,耳際傳來櫻出乎意料的話語。

  『唐突提出這件事,我實在是過意不去,其實我希望戶村大人陪伴我。』

  「……」流平理所當然誤以為櫻希望和他交往。「真、真的……」

作者資料

東川篤哉(Higashigawa Tokuya)

1968年出生於廣島縣尾道市,岡山大學法學院畢業。 1996年於鮎川哲也發行的《本格推理8》首度刊登作品《不上不下的密室》。 2002年在Kappa Novels的尋星計畫「Kappa-One」得獎,以長篇作品《密室的鑰匙借給你》出道。 2011年以《推理要在晚餐後》得到日本書店大賞,該系列累積熱銷400萬本並改編為電視連續劇,創下堪稱社會現象的熱潮。 《要是沒有偵探就好了》為東川篤哉筆下最受歡迎的「烏賊川市」系列第八集。本集共收錄五篇發生在烏賊川市的案件——雖然簡介寫著有許多偵探會出面解決,其實並沒有新角色登場,主要還是由「鵜飼杜夫偵探事務所」成員、烏賊川市警察以及一名神祕(?)吉祥物演出。總之,看起來有點脫線的犯罪,由偵探們犀利偵破……不對,應該還是以有點脫線的感覺偵破吧!

基本資料

作者:東川篤哉(Higashigawa Tokuya) 譯者:張鈞堯 出版社:尖端 書系:逆思流 出版日期:2013-07-11 ISBN:9789571052830 城邦書號:SPB2503416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