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紅茶不加糖(下)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紅茶不加糖(下)

  • 作者:夏堇
  • 出版社:麥田
  • 出版日期:2013-07-05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79折 174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內容簡介

◆實體書下集獨家收錄全新番外篇!行影跟綠意盎然的……同居生活? ◆同場加映!夏堇老師構思故事,漫畫家櫻井實執筆作畫。 ◆隨書附贈角色行影書籤 + 全新超可愛三人Q版書籤。 ◆原筆名「游嘉月」的網遊小天后又一新力作!即使是鍵盤網遊也能讓你一頭栽入!新筆名「夏堇」的全新出發!讓你體會比過去還要更有趣的感動劇情。 綠意盎然:「人生志向在於悠悠哉哉過日子。」 紅茶不加糖:「人生志向在於賺大錢!」 當排行第一的天然大神綠意盎然,遇上了只想低調做生意的軍火商紅茶不加糖? 一段跨越網路與現實的怦然心動,你,準備好接招了嗎! 【精采內容】 愛情降臨,劉可茵以為自己已經做好準備,覺得自己承受得起。 可這一高調,竟是柳意當眾拿著麥克風喊了一句——她是我老婆! 網路上的緣分到了現實,隨著全伺服器第二屆PK大賽的到來,劉可茵也和公會人員在現實中有了接觸,但沒想到原來他所處的公會臥虎藏龍! 在PK現場除了公會成員外,還意外遇見遊戲中的死對頭——夢羽公主。 台上,天然大神綠意盎然 V.S 鐵血騎士行影 台下,低調女孩紅茶不加糖 V.S 驕縱傲氣夢羽公主 不過綠意盎然PK行影,不單單只在競賽場上! 還有名為「愛情」的戰場呢。 「……」劉可茵猛盯著杯子,把頭低得不能再低。 柳意淡淡一笑,「我和可茵時常一起解任務。」 莫青斐偏過頭,「我和她在遊戲中認識得早。」 沒察覺出略有深意的話,劉母點點頭,「交情好像都不錯,很好。」 【目錄】 ◎楔 子◆人肉搜索 ◎第一章◆現實再遇 ◎第二章◆見父母了 ◎第三章◆排行重刷 ◎第四章◆愉快的網聚 ◎第五章◆真相 ◎第六章◆虛擬實境 ◎尾 聲◆我會養你 ◎番外一◆遊戲工作室日常 ◎番外二◆婚後生活 ◎番外三◆同居生活 ◎夏 堇◆後記 ◎附 錄◆行影微笑吧x隱藏才藝x動物緣 / 櫻井實 繪

內文試閱

楔 子◆人肉搜索   話說回來,婚禮搞得太盛大,她好像差點忘了真正的結婚目的了。   系統新出的彩色水果糖夫妻任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標啊!   想到結婚任務意外花掉七百億,劉可茵不停地告誡自己,別沉溺在虛浮的事物裡,要把花掉的金錢當作動力,去執行正事才對。   他們結婚本來就是為了任務,既然如此,她就得負責任把東西作出來。   隔天,劉可茵自告奮勇自己去查詢製作方式,燃燒著熊熊烈火,打算排除萬難,認真研究彩色水果糖的製作方式,結果,她的雄心壯志被跳出來一則密語給打斷了。   偷吃貓的魚:「紅茶,我問個問題可以嗎?」   「怎?」停下手邊工作,劉可茵覺得有些奇妙,真稀奇,什麼時候公會的人發問會特別先提醒她了?   偷吃貓的魚拐彎抹角地說:「咳咳,我真的要問囉,妳確定要回答我喔?」   究竟是什麼事?劉可茵很不習慣,被這麼一亂,腦海裡瞬間閃過一個回憶:「等等,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先讓我問個問題。」   偷吃貓的魚豪爽回:「好啊,做為我問題的代價,隨便妳問。」   劉可茵敲著鍵盤:「上次你跟綠意盎然一對一PK,你是不是故意沒拿出實力?」   偷吃貓的魚沉默一陣子,說:「哈哈,果然不能糊弄高手,被看出來了?」   紅茶不加糖:「是綠意盎然發現的。」   綠意盎然曾經不經意提過,當時她以為很激烈的比賽,實際上雙方都沒有任何決鬥之意,他們之間與其說是在對打,不如說是在互相試探對方實力,不算一場正經的比賽。   決鬥是一種神奇的東西,旁觀者完全沒發現,只有當事人才可以感覺出氣氛微妙之處。   偷吃貓的魚老實承認:「是的,我是工作室的領隊,長期研究遊戲操作,看到一個大神活生生擺在眼前,忍不住就想要觀察高手的操作方式,所以故意使用消耗性絕招,拖延比賽時間順便觀察,唉呀,職業病又犯了。」   果然……此人亂來的功力一流,水準也不止如此啊。   偷吃貓的魚丟出聳肩的表情,做出總結:「反正大神也沒拿出實力,我們兩個一樣,改天有機會再來一場比賽吧。」   得到想要的答案,劉可茵接著說:「我問完了,換你囉。」   偷吃貓的魚嘿嘿了幾聲,慎重地發問:「就是啊……我直接大膽問了,妳和大神進展到哪一壘了?」   竟然是這種八卦問題……劉可茵無言了好一陣子,開口解釋:「什麼哪一壘,沒有這回事!」   偷吃貓的魚很懷疑:「一壘都沒有嗎?真的?」   紅茶不加糖:「沒有!」   偷吃貓的魚似乎不死心追問:「孩子,你們互相交換電話,還在遊戲結婚了,應該要有關係的啊,普通人早就生米煮成熟飯了,你們怎麼還在原地踏步?沒有牽手、沒有接吻,什麼都沒有嗎?」   ……其實不止,現實中也見過面了。   劉可茵不否認,她對綠意盎然頗有好感,之間確實也很曖昧,不過……談起實際上的關係,他們似乎還沒任何「實質」進度。   她無奈地再次強調:「就是什麼都沒有啊。」   偷吃貓的魚發出晴天霹靂的表情圖案:「太糟糕了,怎麼會純情的跟白紙一樣?是妳太悶騷?還是大神無能?你們不正常!非常不正常啊!」   哪裡不正常了?你的想法才不正常呢!   劉可茵打斷對方哀嚎,慎重地說:「不,我覺得維持這樣很好。」   偷吃貓的魚:「為何?」   劉可茵十分認真地解釋:「平靜有平靜的好處,乾柴烈火很快就燃燒殆盡,平淡生活才能久遠。」   她發出這句話之後,對話框有許久沒有反應,過了一分鐘,偷吃貓的魚才默默敲出一句:「……紅茶,我由衷打從心底佩服妳。」   「啊?」前後連貫不起來,劉可茵一頭霧水。   偷吃貓的魚:「無慾無求,這種人很稀有,全世界肯定找不到僅存幾個人有這種高尚的節操啊,紅茶,妳真是聖人!」   「……」劉可茵活到這麼大,頭一次被人形容成聖人。   陪偷吃貓的魚東聊西扯,消磨一段時間,費了好大的勁送走對方,沒幾秒,又有另一道訊息傳來。   隨便瞥一眼,來訊者是惡夢的刪除鍵,劉可茵沒好氣地回:「又怎麼了?」   惡夢的刪除鍵:「紅茶,不好,你們照片被人放到網路上,被人肉搜索了!」   人肉搜索?劉可茵被這個詞震住。   沒來得及回應,製作水果糖的任務也不管了,她匆匆切換介面,換到論壇查詢。   一看她才知道,網路上鉅細靡遺的把事情詳細條列出來。   會被搜索的原因很複雜,起因於婚禮的鬧場事件。   在婚禮時,創神風風光光鬧場,身為長老的行影在中途叛變,轉而幫助他們,排行第一的騎士甚至跳槽加入隨心所欲,此舉引起網路上許多人關注。   眾人紛紛猜測其中原因,有人說創神做得太過分,沉默的騎士終於看不下去,也有人跳出來說,夢羽公主和落雷紛飛早就看亞服排行第一的行影不順眼,藉著機會這次把對方踢出公會……等等。   其中有個最誇張的猜測,一出現便讓原本半信半疑、徘徊不定的眾人轉成一致相信,此八卦形成的原因是這樣的,行影退公會、婚禮、介入綠意盎然和紅茶不加糖之間……幾個曖昧的詞連貫在一起,便逐漸衍生出桃色八卦了。   因此,這項莫名的桃色八卦流傳開來,行影、綠意盎然和紅茶不加糖,他們之間牽扯出一段複雜的三角戀關係。   劉可茵看到簡直要昏倒了,事情前因後果完全搭不上線,他們之間清清白白,連戀字都沒有,哪來的三角戀關係?   不管事情真偽性,八卦總是傳得特別快,幾個無聊人士為了調查他們的關係,在網路上大肆人肉搜索,結果還真的給他搜出幾個相關資訊。   頁面頂端貼出兩個名字和照片,一個是柳意,照片上的他笑容十分溫和,有股不容動搖的氣質;而另一個則是莫青斐,大概是行影的本名,螢幕上顯示一個神色肅然、眼神銳利的男子。   論壇底下有一堆留言,綠意盎然和行影都長得不錯,眾人多半是稱讚排行榜的大神現實也是帥哥,世界多麼不公平,有很多人亂入告白,支持者大增等等。   跳過這些回應,劉可茵繼續往下翻,忽然畫面停格住,再重洗頁面幾次,頁面便憑空消失,也許是流量過多,網站掛掉了。   惡夢的刪除鍵所謂的「你們」,原來指得是綠意盎然和行影,並不包括她。   也是呀,劉可茵踏入商業領域時便十分謹慎,從一開始遊戲就沒輸入過真正資料,即使個人資料洩漏了,對她也毫無影響。   她不要緊,不過綠意盎然和行影就嚴重了,他們連照片和本名都被公告出來呢,實在很擔心另外兩個人,劉可茵急急地迅速切換回遊戲。   她不在的期間,公會頻道已經展開討論了,綠意盎然和行影被公會眾人揪著,連續提出各種問題。   自動忽略掉公會八卦的「照片是真的嗎」、「原來公會又出了帥哥」等等不重要問題,劉可茵也敲著鍵盤問:「你們怎麼會留下真實姓名、長相?」   在網路上不能隨便留個人資料是必備的知識呢,像她就沒有被搜索出來,怎麼這兩個人的資料都是真實的?   綠意盎然淡然地解釋:「參予PK賽時,參賽者都要附上真實資料。」   行影:「我也一樣。」   官方舉辦的比賽規定要填寫一份真實資料,專門讓獎品寄送,也許是那時疏忽,導致資料外泄。   嘆了一口氣,劉可茵說道:「還好只有照片和姓名,其他資料沒流出。」   綠意盎然敲出一個笑容,安慰道:「我已經打電話去客服,請他們把文章刪掉,後續有專門的人處理,沒問題了。」   劉可茵鬱悶了,遲幾秒才回:「是喔。」   怎麼大神看起來一副悠哉的模樣,她的反應才是正常的吧?   偷吃貓的魚冒出來說:「紅茶,別想得太糟,其實照片放上網有好處的。」   劉可茵不明白:「什麼好處?」   偷吃貓的魚:「當然有,有魅力加分的效果呀!」   惡夢的刪除鍵:「對,增加魅力,有照片更好幻想大神的英姿!」   偷吃貓的魚:「好可惜,大神的照片能滿足了多少人的慾望啊?早知道會先被論壇放上網,我們就自己賣自己賺了,肯定能大賺啊!」   綠意盎然不解地敲出一串問號:「……為何會有幻想?照片能賣錢嗎?」   行影:「……」   有如變態騷擾的對話讓兩位大神都囧了,劉可茵趕緊出面阻止某兩隻:「你們夠了,停止這個話題!」   或許就如公會的人所說,帶來的負面影響不大,綠意盎然和行影表示不介意,劉可茵也沒那麼在意了。   總之,照片事件在眾人起鬨之下,莫名其妙的結束掉了。   隨心所欲的公會頻道,大家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著。   路過的:「說到這,行影,你打算接下來怎麼做?」   這位狂戰士向來口直心快,毫不修飾的直接提到重點。   頓時,氣氛變得不一樣。 第一章◆現實再遇   行影已經成為隨心所欲的一員,不過在那種混亂的情況下加入,公會眾人心裡也很明白,沒多少人會當真。   況且,劉可茵回想起當時的場面,行影或許只是想跟他們說場地被安裝水晶地雷,公會頻道人手多比較好開口解釋,才會接受加入隨心所欲。   否則以行影的冷靜性格,就算被退公會,也不會意氣用事去冒然加入其他公會,只能說一切是他們運氣好,剛好加到行影。   接著,公會頻道無人回應,行影也沒直接回答。   惡夢的刪除鍵直接表明了:「不勉強,我們公會的主旨是隨心所欲,若不想待著就直接退,想要就繼續待著吧,不管選哪個,我們都不會干涉,這點會長我說了算。」   這段話的意思很直白,可以退、也可以加,一切由行影來決定。   行影是排行榜的高手,大部分公會一定會重金挽留對方,很少有公會放過機會,可是,隨心所欲就是與眾不同,讓對方自己選擇。   行影陷入了短暫沉默,彷彿在思考,幾秒後他回:「我決定加入,不退了。」   眾人發出驚呼聲,紛紛出聲祝賀,溺死的金魚:「唉呀,歡迎加入。」   劉可茵由衷感到高興:「多多指教。」   綠意盎然敲出微笑:「歡迎。」   路過的:「哪天來PK吧?」   惡夢的刪除鍵:「不錯,有眼光,選擇我們公會是對的!」   偷吃貓的魚笑著揶揄:「唷,刪除鍵,你說起人話還真像是人啊,好久沒有聽到這麼感性的話了。」   惡夢的刪除鍵:「你是腦袋壞掉了嗎,我是人還是個無敵大好人呢,本來就是說人話啊,不然我會是什麼?」   「……禽獸?」偷吃貓的魚充分表達以下犯上的目標理念,繼續舉例:「變態?色狼?無能?病毒?禍害?」   惡夢的刪除鍵怒了:「真人PK!我一定要跟你真人PK!好好教導你把輩分關係搞清楚!」   偷吃貓的魚:「笨蛋表哥,你早就沒身為長輩的尊嚴了,來啊來啊,怕你不成?」   惡夢的刪除鍵:「&*◇☆※§㊣〃#……」   偷吃貓的魚:「⊕☆#□㊣▼※〃▲﹌♀……」   溺死的金魚:「咦?話竟然被系統亂碼處理了,究竟是什麼糟糕的內容……」   路過的:「別理他們,吵累就會自動結束了。」   流星雨:「已經被亂碼還能繼續對話下去,真佩服這對兄妹。」   沒幾秒的時間,好好的談話再度演變成兄妹互罵,公會頻道沒有一刻閒的下來。   擔心對話過度激烈,剛來到公會還沒適應的行影承受不了,劉可茵悄悄密了對方,敲上一句:「不好意思,隨心所欲有點『特別』,要花點時間習慣。」   作為行影的舊友,對方又幫了這麼多,劉可茵總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照顧行影,於是,原本不擅長與人交流的她主動去詢問對方。   一句話發過去,過許久沒有回應。   劉可茵再度意識到行影很寡言,尷尬了。   片刻,行影終於回了,此人短短回一句話,還附帶一個笑臉:「不會,公會很有趣。」   劉可茵差點被這個笑臉給嚇死。   平時看綠意盎然發表情圖案都很正常,看別人發也很普通,她自己發也沒特別感覺,怎麼看行影發表情圖案忽然覺得很驚悚呢?   肯定是性格不同,性格的關係啊。劉可茵在心裡作建設,行影感覺起來很嚴肅很寡言,但不代表對方不能表達想法,太失禮了,不可以行影難得發一個圖案就嚇成這樣!   於是,劉可茵試圖想像照片上神色肅殺的男子臉露笑容,和藹可親的模樣,咳呃……好吧,她想像不出來。   不要自己囧自己,劉可茵晃晃腦袋,決定不去多想這件事。 ◆ ◆ ◆   一晃眼,暑假到來了。   學校一宣布放假,劉可茵馬上衝回宿舍整理行李,把該寄得都寄回家,然後拿著包包坐車奔回家了。   先前她把眾多時間花在玩遊戲,好幾次周休也窩在宿舍,父母親接連打好幾通電話催促她回家,都給無視了,這次暑假父母下足通緝令,若她不回家就要親自蒞臨宿舍門口「接」她回家,她家和宿舍十分近,父母親絕對說到做到。   想當然,劉可茵只能暫時拋棄遊戲,乖乖回家。   劉可茵是孝女,不是她不想回家,而是家裡沒電腦,只有宿舍才有,當時她正身陷遊戲一大堆瑣事裡,又是結婚又是人肉搜索的,自然無法離開遊戲。   現在遊戲的事告一段落,剛好暑假到來,她跟公會的人告知暫時休假幾天,便直接把電腦打包寄回家,打算回到家休息一兩天再繼續玩遊戲。   回到久違的家,劉可茵打得算盤徹底被摧毀了,父母功力更勝一籌,當然不會讓她稱心如意。   當劉可茵手一摸上滑鼠,正準備開機時,母親便呵呵地笑著打斷她。   「可茵啊,隔壁的鄰居好像今天會搬來住,對方只有一個人住很辛苦,行李有點多,妳去幫忙,順便跟人家打個招呼吧。」   於是,劉可茵馬上被叫去作苦力工了。   父母親從以前就對鄰居親友很友善熱心,每逢節日會送一些水果,若是有忙一定會幫,路上巧遇會打招呼閒聊,所以他們家在鄰居間評價很好,從小鄰居常常送一些小東西,待她非常親切。   這次有新鄰居搬來,熱心無比的父母親自然一定會幫忙的。   劉可茵過去一看,真的只是隔壁鄰居而已,對方就住在她家對面那戶,走幾步路就到了。   對方似乎搬家到一半,大門敞開,門前停了一台車子,後車廂還放置四、五個厚重的紙箱,估計就是搬家行李了,父親比她早一步出來幫忙,正在和車裡的未來鄰居攀談,聊得很愉快,一時片刻走不開。   劉可茵沒去打擾父親和鄰居對話,母親大概在準備水果歡迎對方,沒那麼快出來幫忙,她看一看後,從後車廂隨便挑了一個紙箱,一個人把行李搬進房裡。   行李其實不重,她一個女孩子也能搬動,劉可茵雙手捧著紙箱,緩緩一步步走著,準備把行李放到門口就離開。   就在她剛進入房門時,低沉的聲音從後頭傳出。   「妳是誰?」   這聲嚇得她不輕,勉強抬著紙箱,緩緩轉過頭,對上身後那人的視線。   不看還好,一看她徹底呆了。   對方很高,有一百八十五公分以上,一雙眼睛微微上揚,長相俊挺、神色凜然,光是站在這,便可以感受到一股氣勢。   最讓劉可茵驚訝的是,這個鄰居……長得好眼熟,不,她根本就看過他,還認識他啊。   「行、行影?」   劉可茵辨認出眼前的人,下意識叫出名字,為什麼行影會是她的鄰居啊?   幾乎同時,行影微睜大一雙鳳眼,往她的方向看。   時間彷彿停格住,他們面對面的互看,行影皺起眉,對於眼前的人相當疑惑,而劉可茵則是完全愣住了,腦袋彷彿當機。   講出口懊悔也來不及了,此時劉可茵內心無限吶喊。   ……照片根本不準,近距離觀看,行影本人比照片更有氣勢,更加有魄力。   怎麼辦?行影眼神似乎很不悅,好像在瞪她啊。   「妳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的網路名?」   行影再度發問了,說這句話時,微微傾身向前,劉可茵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馬上移動腳步狂後退。   等到劉可茵察覺自己無意識避開他,不禁尷尬了。   為……為何好好的初次見面會弄得這麼尷尬?   行影不動了,而劉可茵渾身僵住,他們就這樣維持著距離,氣氛很沉重。   劉可茵腦袋亂糟糟的,接著,上演悲劇的一幕,愣太久的下場便是,手中的紙箱一寸寸滑落,狠狠地砸到自己腳上。   安靜室內傳來重物落下的聲音,紙箱一角先是敲到某人的腳上,然後傾斜砸落至地板。   砸下去同時,劉可茵頓時忘了眼前的行影,只感受到腳上傳來劇烈疼痛,痛得她站不住,跌坐在地上。   行影也被這一幕愣住,遲幾秒才詢問:「沒事吧?」   摀著腳上的傷處,劉可茵坐在地板上,痛得睜不開眼睛,眼淚都快擠出來了,即使如此,她還是關心重點。   「糟糕,你的行李……要是摔壞就不好了。」   行影皺起眉,搖頭道:「……只不過是行李。」   接著,行影站起身走出門口,離開大廳,等到對方回來時,手中多了一白色的萬用小急救箱。   「我這有些藥,看起來腳傷很重,能走嗎?」   她發出淺淺地驚呼聲:「……欸?」   行影瞥了她一眼:「看來是不能走吧?」   劉可茵還沒會意過來其中含意,便看到行影朝她走近,輕輕扶著手臂,接著整個人已經被對方橫抱起來,走個幾步路,然後再被放到不遠的椅子上。   對方動作很輕,感覺只有被碰一下,很快就離開了。   事情瞬間發生的太快,直到坐上椅子,劉可茵還在恍神中。   行影把醫藥箱放在一旁,在她面前蹲下,直接拉起她的右腳察看。   只是鄰居之間互相幫忙,劉可茵穿著室外拖鞋便出門了,因此被紙箱砸中時腳傷才會特別痛。   腳基本上沒事,有點磨破皮,外加小量的瘀青。   行影開啟醫藥箱,翻找裡頭的東西,開始幫她擦藥。   看著對方近在咫尺的側臉,低頭認真找尋藥品的模樣,劉可茵的魂慢慢歸回來。   ……好認真的側臉啊。   沒想到這個看似兇狠的男人會想幫她擦藥呢。   她開始懊悔了,儘管這個「鄰居」是意料之外的人,她態度表現的也很不應該,而且她明明是來幫忙的,怎麼反倒增加對方麻煩了。   劉可茵低著頭:「啊……那個,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不會。」行影輕輕抬眼,看著她說:「妳是住在對面的鄰居吧,剛才劉伯伯有跟我打過招呼。」   劉可茵愣了愣,自我介紹:「……嗯,我叫劉可茵。」   鄰居啊鄰居,他們現在是鄰居,劉可茵囑咐自己要表現的正常一點。   對方點個頭,也報出名字:「我是莫青斐。」   「你們已經聊起來了嗎?」   沉靜的氣氛插入一道聲音,母親帶著親切笑容,端著一盤水果從大門進來。 一眼就瞧見坐在客廳的兩人,劉母驚嘆出聲:「可茵,怎麼會受傷了?」   「搬行李的時候不小心砸傷腳。」劉可茵弱弱地說:「只是小傷,簡單包紮一下就好了。」   劉母盯著傷口一會,確定只是小傷無大礙,習慣性嘮叨地囑咐:「看看妳,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太常坐在電腦前玩線上遊戲,不起來運動,身體才會這麼虛。」   提到遊戲,劉可茵心裡猛然揪緊。   果然,莫青斐聽到關鍵詞:「線上遊戲?」   毫不知情的劉母仰頭思索,無意識地洩密:「是呀,可茵玩得很瘋呢,那款叫什麼……之前很紅的,啊對,尋世傳說!」   莫青斐微瞇起眼睛,那一雙上揚的雙眼以危險的視線掃向她,若視線可以貫穿人,她現在大概已經全身是洞。   劉可茵狂冒冷汗,前幾天被人肉搜索,照片公布在網路上,且她當時見到本人那呆愣的反應,等等跡象十分明顯,莫青斐不難猜出其中原因。   莫青斐輕哼道:「遊戲名字?」   母親想了半天,搖頭遺憾道:「唉呀,我忘記名字了。」   莫青斐:「我也有玩同樣的遊戲,可以互相交流。」   總覺得,與其說莫青斐在對母親講,還不如形容對方是在對她說話。   劉母十分滿意,樂呵呵笑著:「剛好呢,有同樣的興趣,可茵啊,青斐比你大三歲,要稱呼他一聲哥哥喔。」   劉可茵愣了片刻,遲緩答道:「唔、嗯。」   母親從很以前就這樣,喜歡以親切的方式稱呼別人,像是住在隔壁條街的鄰居小佩阿姨,還有言君姐、子紹弟弟等等,劉可茵從小就十分習慣以暱稱稱呼鄰居。   不過,要她稱呼行影為哥哥……唔,總覺得很不習慣啊。   劉母看了看傷口覺得沒有大礙,於是不打擾兩人:「你們年輕人遇到遊戲應該有很多事可以聊,水果放著慢慢吃啊,時間差不多,你爸會負責把行李搬到門口,我也要回去煮晚餐,先走了啊。」   把切好的水果放在桌上,劉母隨意招呼一聲便離開了。   他們確實有「很多事」可以聊,可她一點也不想聊啊。   看著母親慢慢走遠,劉可茵簡直要淚奔了,母親竟然丟一堆麻煩給她,然後留她和莫青斐兩個人單獨相處。   安靜的室內留下一男一女。   莫青斐沒繼續說話,微低著頭翻找醫藥箱,而劉可茵繃緊了神經,盯著對方一舉一動。   現在才有一點實際感,真巧啊,眼前的人真的是行影,他們竟然是鄰居呢。   仔細想想,已經在現實見面了,還是鄰居的關係,直接坦誠告訴莫青斐也無妨,但方才錯過最重要的表明時機,現在再說好像會很尷尬呢……怎麼辦啊……   對於這尷尬的問題,莫青斐沒再問她,而她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劉可茵非常糾結,在要不要開口之間徘徊不去。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很快的,她注意到一件奇妙的事情。   方才莫青斐低著頭做事,模樣很不明顯,不過仔細觀察會發現,某人不停地翻找醫藥箱,手拿著OK棒和一綑棉花看來看去,模樣該怎麼形容呢……似乎很手忙腳亂?   ……醫藥箱幾乎是全新的,完全沒使用過,且對方找了這麼久,遲遲沒決定拿出個什麼東西。   行影該不會對於醫藥一竅不通吧?   怎麼越看越覺得,某人的基本醫學知識嚴重缺乏,現在似乎在想,這些東西是什麼鬼,該怎麼使用才好吧?   劉可茵察覺後,默默冒了一滴冷汗,看著莫青斐猶豫許久之後放下棉花和OK棒,轉而去拿另一樣東西。   劉可茵決定出聲:「呃……那個,我這只是小擦傷,不需要用到紗布和繃帶來綑。」   她略有保留沒說下一句,她都還沒上藥呢,同學啊,你該不會認為捆一捆傷口自然就會好了吧?況且棉花和OK蹦這兩樣東西根本不能配在一起用啊。   就在劉可茵委婉的提醒完,莫青斐愣了半晌,動作僵硬地停頓在半空中,然後才緩緩放下手中東西。   接著,他撇過頭,眼神猶疑,小聲的為自己辯解:「唔,我對這些東西……不是很懂。」   這模樣和行影的形象挺有落差,卻更像個普通人,劉可茵頓時覺得有些好笑,一瞬間不覺得莫青斐兇狠了。   也是啊,一個大男人平時又不會受傷,怎麼會懂療傷知識呢?   劉可茵露出淺淺地笑容,指著醫藥箱角落,提醒道:「沒關係,我懂一些,拿紅色的那一罐,先用碘酒比較適合。」   消毒傷口、上藥、包紮,三個步驟,劉可茵打算以基本知識來療傷。   顯然,她小看了某人的醫藥貧乏程度,莫青斐打開碘酒瓶蓋,直接在她傷口上方傾斜瓶身,似乎想直接用倒的。   碘酒那麼大瓶,直接倒下去還得了啊?劉可茵心驚膽戰地解釋:「等等,用、用棉花棒沾一點碘酒,沾一點點就好了,再慢慢塗在傷口上!」   「什麼?」莫青斐手拿碘酒茫然的抬起頭,一臉問號看著她。   「……」同學,為何你拿起碘酒來這麼像凶器?整瓶倒下去消毒很痛的,真的會變成凶器啊!   於是,莫青斐同學被扔到旁邊去現場實習,傷患劉可茵親自上陣,乾脆自己動手比較快。   僅花了三分鐘,劉可茵把三個步驟做的完美無缺,親自示範了精彩的包紮過程。   「好、好了嗎?」在一旁的莫青斐正襟危坐,眼神專注,只是簡單的包紮過程,此人卻看得相當認真。   「OK,結束。」劉可茵拍了拍手,比出完畢的手勢   塗個藥彷彿經歷一場大戰,她渾身疲累。   莫青斐問:「妳可以自己走回去嗎?」   劉可茵點頭,笑著說:「止血後可以走了。」   短暫相處過,緊繃的感覺消失了。   性格是一樣的啊,沉默寡言,正經又很木訥,甚至認真到有些不知變通,莫青斐……確實是遊戲裡當初那個想加她好友,結果不知轉彎反變成她姐妹的騎士。   網路和現實有些落差,但此人是行影沒錯,一點也沒變。   同樣在現實中相遇,若只有她知道行影身分,未免太奸詐了。   劉可茵覺得必須要公平一些,所以讓兩人立場對等,決定如實坦承一切。   「行影。」   她特別用網路的名字稱呼莫青斐,提醒對方她知道遊戲的事實。   莫青斐先是一震,轉過頭,那雙十分有魄力的眼睛盯著她。   帶著壯烈的神情,劉可茵坦然的直視前方莫青斐。   一字一句,清晰地開口。   「我確實有參與尋世傳說,長期研究遊戲資訊,因此知道你是網路上亞服排行第一的騎士,也知道你的遊戲名稱行影。」   「行影,我知道你退了創神,加入隨心所欲,我和你在同一個公會,很巧,竟然在現實中也遇到了。   「我是……紅茶不加糖。」   比想像中還要直白的,公開自己身分。   接著,她看到十分稀罕的一幕,莫青斐微微睜大眼睛,由上而下來回看著她,那張肅然的面容露出訝異的表情。   「……妳……紅茶?」   「就是我,行影。」劉可茵笑著,順口補上本尊才會知道的詳情:「你不是在遊戲裡說過,要當好姐妹嗎?」   「……」   聽到姐妹這詞,莫青斐明顯地僵住身體。   很神奇,沒了嚴肅、沒了正經,此刻莫青斐看起來甚至有點愣傻了。   她開始回憶,剛才自己發現莫青斐的身分時,是不是同樣呆愣到傻的反應?   很好,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失常,行影也差不多嘛。   「我們很有緣呢,難得在現實中也遇到,多多指教吧。」   劉可茵伸出一隻手,主動表示歡迎之意。   良久,莫青斐也回握住。   「嗯,多指教。」

作者資料

夏堇

夏堇。 長期熬夜的夜貓子一枚,半夜會比白天更常出沒。 極度熱愛網遊,狂愛金髮、反差、水手服等元素。 夏堇的窩:http://amymihael.pixnet.net/blog

基本資料

作者:夏堇 出版社:麥田 書系:輕藏書 出版日期:2013-07-05 ISBN:9789861739441 城邦書號:RA60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