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總裁別這樣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 總裁別這樣

  • 作者:側側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3-05-21
  • 定價:260元

內容簡介

純愛夢幻教主側側華麗轉身,開創全新總裁文+替身虐戀風潮! 百變易容少女遭遇腹黑冷總裁! 甜言蜜語竟是圈套,步步引誘只為算計。 他,讓她扮演他的未婚妻,只為了讓她做替死鬼,取她性命! 【故事簡介】 「請你扮成我的未婚妻,替我欺騙父母,取消婚約吧!」 看似情節老套的臺詞,暗藏無限心機。 精通易容術的百變少女傻傻墮入精明腹黑總裁的圈套,淪為愛的替身和祭品! 面對一個冷酷玩弄並要殺死你的人,愛情能否繼續? 她擁有過人的易容術,千變萬化,扮演著一個又一個人物,如絢爛流光,遊走在都市間。 他是身價億萬的商業帝王,溫和儒雅,工於心計。 他們邂逅在那個陽光明媚的上午,她衣裙上的珠片、珍珠和水鑽,叮叮咚咚地落在他的身上,陽光下光芒流轉,就像一場璀璨的雨點。 那時她不知道,她,林淺夏,將從此踏進這個名叫程希宣的男子用溫柔織成的陷阱,萬劫不復。 他的溫柔,只為讓她心甘情願淪落為替身,為了他闖了大禍的未婚妻,成為被黑幫追殺的獵物。 她只是他為完美婚姻準備的祭品,他親手推著她,一步步,走向地獄……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影


  「柳子意,我愛你,柳子意,我愛你……」

   「柳子意,柳子意,我們永遠不離棄!」

   震耳欲聾的喊聲,在廣場上此起彼伏。

   這是天后柳子意新專輯的宣傳會。

   本市最大的廣場上,已經被人潮圍得水泄不通,瘋狂的粉絲們一個勁兒地往前擠,期待著能和偶像柳子意再多接近一釐米。

   太陽很好,廣場上人又多,好多歌迷都滿身是汗,甚至有個身體虛弱的女孩子還暈倒了,被抬了出去,使得場面更加混亂。

   可是,即使場面失控,柳子意還是沒有出現在臺上。

   歌迷們議論紛紛,有人說是還在化妝,有人說是耍大牌,有人說是公司故意為難她……紛紛攘攘。

   不知是誰,在台下拿著擴音器大喊:「柳子意,你難道一點都不在乎歌迷嗎?我們從昨晚打地鋪等到現在,就是為了見到你!你快出來啊!」

   歌迷開始暴動,場面徹底失控,唱片公司的人急得滿頭是汗,隔半分鐘就撥一次電話,可無論怎麼催促,她就是不肯來。

   接電話的人,換成了助理小瑩。

   「柳姐把自己鎖在房間裏不肯出來呀!」助理小瑩急得差點哭了,「前幾天她剛剛接到方圓圓的瘋狂歌迷的威脅信呢,說今天她要是敢上臺,就潑她硫酸……柳姐說了,無論如何,她今天絕對不過去。」

   方圓圓是柳子意的死對頭,兩人的歌迷更是水火不容。前幾天方圓圓剛剛爆出緋聞,有人說是柳子意的公司陷害的,方圓圓的粉絲極度憤怒,柳子意接到了一封血書,說會潑硫酸將她毀容,所以她閉門不出好多天了。

   唱片公司的副總大吼:「我都親自來了,而且我們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現場保安兩百多人,難道還怕出問題?」

   「柳姐說,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你告訴她,合約上寫得明明白白,她要是不聽從公司的安排……我們可以捧的新人多得是,下一張唱片,她等著瞧!」

   小瑩敲著緊鎖的門哀求:「柳姐,真的已經頂不住了,求求你了,趕緊出去和歌迷見面,好不好?」

   門內沒有應答。

   小瑩一看牆上的掛鐘,還差五分鐘十點,原定九點半開始的宣傳活動,已經延遲了近半小時。

   就在她急得團團轉時,手機裏忽然傳來「咦」的一聲,副總的聲音問:「子意來了……你怎麼沒一起來?」

   小瑩莫名其妙地「啊」了一聲,問:「什麼?柳姐已經過去了?」

   「你怎麼讓子意一個人過來了?居然還讓她打計程車過來!」副總說著,但他也顧不上追究了,立即掛了電話。

   小瑩捏著電話,莫名其妙地站在柳子意房間的門口。

   門猛地開了,柳子意沖了出來:「已經去了嗎?」

   「……什麼?」小瑩看著面前的柳子意,又想想剛剛副總的話,真是如墜五里霧中。

   柳子意不由分說,打開客廳的電視,開始看直播。記者十分激動地對著鏡頭大吼:「千呼萬喚始出來!天后柳子意,終於出現在了人們的面前!」

  從計程車上下來的柳子意,直接從保安們把守的暗門走了進去,一副大牌的模樣,板著一張冷面孔,目不斜視地進了化妝間。

   她已經化好了妝,精緻的煙熏妝,挺秀的鼻子,微撅的豐唇。化妝師只給她的臉頰上補了點粉,她丟下包包,熟練地把外套一脫,穿著無肩帶的內衣,乾淨俐落地站進名家設計的裙子中,往上一拉,雙臂一伸,綴滿羽毛、珍珠和水鑽的華服就裹在了她身上。

   服裝師趕緊拿了針,倉促地將腰收住,一邊疑惑地自言自語:「明明昨天試穿的時候還有點緊啊,怎麼今天有點松了?」

   「我今天早上沒吃飯。」天后冷冷地說,提起裙子下擺,款款地走向舞臺。

   她的身影一出現在臺上,頓時萬眾歡呼。

   她沒有和歌迷們打招呼,一揚下巴,握住面前的麥克風,直接開始唱歌。

   她的聲音還是和以前一樣,柔婉軟綿中帶著一點微微的沙啞,台下的所有人都沉浸在了歌聲中。

   「my love,我要永遠愛你。永遠和你在一起……」唱到這裏的時候,她忽然停頓了一下,低頭向下看去。

   歌迷們一看到她低頭,頓時激動地蜂擁到台前。她俯下身,和他們一一握手,口中的歌詞也變成了「啦啦啦啦……」的隨口哼唱。

   站在後臺的副總嘴角抽搐了:「她、她剛剛低頭,是想看下麵的提詞板嗎?不會是……忘詞了吧?」

   經紀人滿臉黑線:「不可能!這是她的成名曲,她人前人後唱過不下五百次,怎麼可能忘詞!」

   話音未落,只見柳子意已經把話筒轉向了台下的歌迷,歌迷們對著話筒的方向大聲合唱,她的臉上也難得地露出了笑容。

   一直唱到這首歌的最後一句,她才把話筒收回來,說:「謝謝大家!」

   副總轉頭看經紀人:「你覺得呢?」

   經紀人淚流滿面:「居然真的有人,唱過五百次的歌也能忘詞啊?」

  歌唱完之後,柳子意難得放下天后的架子,和粉絲玩了個遊戲。她背向著歌迷們丟花,誰搶到花就可以上臺向她說一句心裏話。

   被選上的歌迷很有創意,一上臺就撲通跪在地上,抱著花向她求婚。

   柳子意看著她手中的花束,有點為難:「但我們都是女人啊。」

   「沒事,我是荷蘭籍的,兩個女人也可以登記結婚!」粉絲用堅定的目光看著她。

   柳子意不由得笑了出來,台下的人也都笑了,連保安都暫時忘記了防護。

   就在此時,台下有個男生一個箭步沖上臺,手中握著一個瓶子,口中大喊:「陷害方圓圓的惡毒女人,你不得好死!」

   副總嚇得大叫:「硫酸!真的有人潑硫酸!」

   台下所有人都驚呼出聲,那個跪地求婚的女歌迷立即抱著頭大叫出來。柳子意卻只是挑挑眉,自言自語道:「這麼快就來了啊……」

   「啊」字剛到一半,她已經乾淨俐落地一個錯步轉到了男生的身後,抓住他的手腕,狠狠往下一折。

   在那個男生的慘叫聲中,瓶子「砰」的一聲落地,台上鋪的紅地毯立即被倒出來的濃硫酸「嗤嗤」地燒出一個大洞。

   還沒等驚愕的眾人回過神來,她的手腕一抖,那男生被她一個過肩摔,重重地撞倒在臺上。

   臨時搭建的舞臺,在巨響中轟然倒塌。保安們此時才醒悟過來,上前七手八腳地按住了那個男生。

   那個男生看起來還是中學生,一邊掙扎一邊大喊:「方圓圓萬歲,方圓圓永遠是我心中的女神!柳子意你這個賤女人……」

   柳子意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轉頭看著呆若木雞的工作人員:「宣傳會好像進行不下去了,我是不是可以先回去了?」

   副總立即說:「我……我送你回去!」

   「謝了,我還是自己走吧。」柳子意搖搖頭,在工作人員的護送下回到化妝間,打開帶來的包包,從裏面拿出一件外套直接披在演出服外,走出了化妝間。

   一個工作人員盯著她衣服上的牌子,喃喃自語:「三隻鳥牌的衣服……」

   「什麼三隻鳥?」副總問。

   「打折時一百塊錢能買三件的某運動品牌,號稱學生的最愛。」工作人員搖頭道,「天后竟然會穿這樣的衣服,我真的很驚訝。」

  而最驚訝的人,還是那個穿著三隻鳥牌外套跑掉的柳子意。

   她豎起外套的領子,剛剛從隱蔽的後門走出去,就聽到有人大叫一聲:「柳子意,我們愛你!」

   回頭一看,她頓時目瞪口呆——

   成千上萬的粉絲正在向她湧來,每個人的神情都極度興奮驚喜,似乎要上來把她撕成碎片,一人一片帶回家珍藏。

   真要命!她在心裏暗叫一聲,提起裙角,轉身就跑。

   她自認雖不能飛簷走壁,可是身手絕對靈活——但是現在,身上那一層像蛇皮一樣緊緊包裹著她的禮服,讓她的雙腳幾乎邁不開步子,根本無法逃離。

   「有沒有搞錯啊!」她低聲怒吼,彎下腰抓住裙擺,狠狠撕開。

   水鑽和珍珠頓時落了一地,她轉身狂奔而去。

   歌迷們在她身後緊追不捨,她狂奔到街道轉彎處,忽然有一輛車開過來,和她正面對上。

   那是一輛敞篷跑車,開車的人顯然沒料到會有人突然從拐角處沖出來,一時猝不及防,雖然下意識地緊踩刹車,卻也收勢不住,車子重重地撞向了她。

   後面所有正在追逐她的人,全都驚叫出來——

   車頭離她已經只有幾釐米的距離!   在這千鈞一髮之時,她丟開裙角,雙手在車頭引擎蓋上一按,腳尖用力一點,整個人在空中輕輕巧巧地翻身而起,坐在了車蓋上。

   車內人愕然地睜大了眼睛,注視著她。

   她揚起嘴角,對著這個年輕的男子笑了笑:「喂,幫個忙好不好?」

   他愣了一下,問:「什麼?」

   「江湖救急呀!」說著,她一抬手按住擋風玻璃,飛身躍起,裙角飛揚,如同一片雲一般,落到了敞篷跑車內,坐在了他的旁邊。

   從她身上掉落的珍珠和水鑽,叮叮咚咚地落在他的身上,陽光下光芒流轉,就像一場璀璨的雨,籠罩了他全身。

   她抱著那些累贅的裙角,倉促地朝他笑了一笑,就像淹沒在蕾絲中的花朵。

   一瞬間,他忽然迷茫起來,覺得這個臉上的妝已經花得不成樣子的女孩子,美得就像春夏之交湛藍的天空,驚心動魄。

   她轉過頭,看了看後面的人群。他們在呆了一呆之後,又追上來了。

   她立即抬起手肘一撞他,說:「快走!」

   他下意識地開動了車子,甩開了那些歌迷,絕塵而去。

  半個小時之後,確定甩開了那些歌迷,他方才放慢車速:「應該沒事了吧?」

   她松了一口氣,點點頭,這才仔細打量這個意外邂逅的人。

   他居然是個漂亮到另人目眩的男人,五官完美,氣質沉靜,即使因為剛剛車子開得太快,頭髮有點淩亂,也掩不住他身上的那種光華。

   她幾乎想要深吸一口氣來表達自己的驚豔之情。

   他問:「怎麼會有這麼多人追你?」她指指自己:「你不認識這張臉?」

   他一臉好笑的神情:「誰能認出來才怪。」

   她拿出包裏的小鏡子一看,頓時差點淚奔。眼線暈開,眼影脫落,腮紅抹成了一塊一塊,唇膏都被她蹭到了下巴上,還有頭髮亂七八糟地粘在臉上。最慘的是,眼睛上下沾滿了睫毛膏,搞得她眼睛就像兩隻蜘蛛一樣。

   「……我本來還以為你是英雄救美。看來不是,你真是個好人,連像我這麼醜的女人都救。」她一邊說著,一邊趕緊塗卸妝油。

   他無可奈何,調轉車頭:「我沒見過也沒聽說過,哪個女孩子會這樣在別的男人車上卸妝的。」

   「那怎麼辦?我不能頂著臉上的兩隻蜘蛛回去呀!」她舉著化妝棉擦臉。

   他瞄了她一眼,見她臉上蜘蛛腳一樣的睫毛膏已經被擦得變成了兩大坨黑圈圈,活像只熊貓。

   他忍不住笑出聲:「喂,看起來比剛剛還糟糕。」

   「嗚……」她看著鏡中的自己,忍不住一臉想哭的表情。

   他同情地看了看她,把車子停在一家酒店前:「到這裏面找個化粧室整理一下吧。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你這麼狼狽的女孩子。」

   她真的不願意跟著一個初次見面的男人進酒店。

   但是,穿著一件破衣服,頂著一頭亂髮和兩個巨大的黑眼圈,真的很要命。

   而且,她確信自己卸妝之後,這個男人絕對不可能認出自己的,所以她只好委委屈屈地跟著他進了酒店大堂。

   中午時分,酒店沒什麼人,大堂裏一排迎賓小姐,看見前面進來的男人都是精神一振,而看見後面跟著他的女人,頓時又目瞪口呆。

   「請問有化粧室嗎?」她無精打采地問。

   「有的,請往這邊走。」

   她轉身按照指示往裏面走去。在她擦身而過時,男人漫不經心地一抬眼,看到了她耳後有一點小小的朱砂痣。

   芝麻大小的朱砂痣,在雪白的肌膚上顯得殷紅如血,深深地刺入人心。

   不知為什麼,一瞬間他感到自己的心跳驟然亂了一個節拍。

   就像她跳上他的車子時,對他笑一笑的模樣,讓他覺得自己在仰望春夏之交湛藍的天空,那種美麗,讓所有看見她的人都快要無法呼吸。

  進入空無一人的化粧室,她才松了一口氣。將門緊緊反鎖之後,她先將自己手腕上那十七八個手鐲脫下,又剝掉了身上的衣服,胡亂地把頭髮紮起來。

   正在此時,包裏的手機響了。她皺起眉,取出手機:「柳小姐,你好。」

   電話裏傳來的聲音低沉綿軟,是天后柳子意的聲音:「林小姐,是我,我已經看完宣傳會的現場直播了!」

   「哦,請問你還滿意嗎?」她努力地洗著自己臉上那紅紅綠綠的顏色。

   柳子意的聲音激動得都快顫抖了:「很好,很完美,很出色,我……覺得你們非常專業!」

   「謝謝您的肯定。既然接了您的委託,我們就一定會做到十全十美。」她的聲音清脆悅耳,和之前假裝柳子意時的柔婉低沉完全不一樣。

   「不過我個人覺得啊,就有一點你是不是應該要改進……唱歌的時候,你忘詞了。」柳子意顯然有點遺憾,居然有人唱不出她的代表作。

   她充滿歉意地說:「對不起,柳小姐,我以前沒認真聽過你的歌。」

   柳子意驚訝地說:「但是你唱得和我真的很像啊。」

   「模仿別人是我們的專業,包括對方的嗓音。」她快速換上普通的T恤短裙,「那麼柳小姐,下次有需要的話,我隨時為您服務。」

  掛掉電話後,她退了一步,端詳著鏡中的自己。

   華麗禮服換成了T恤短裙,披散的捲髮紮成了花苞頭,連細高跟鞋都已經換成了帆布鞋。鏡子中,已經是個街上隨處可見的學生妹。

   只需要十分鐘,從天后到街頭隨處可見的女孩子,如同洗個澡一樣輕鬆。

   再一次審視完自己之後,她把換下來的衣服塞進隨身的大挎包裏,打開門輕鬆地走出去。

   剛剛救她的那個人正坐在大堂的餐廳內,已經點完了餐,正在等她出來。

   她目不斜視,假裝和他完全不認識,腳步輕快地走過。

   他回頭看了一眼,並不在意,畢竟,他等待的是一個穿禮服的狼狽女孩子,而不是一個清爽俐落的女生。

   可就在她走過他桌邊的時候,他忽然抬頭,看見了她耳後的朱砂痣。

   他愕然,這個穿著T恤短裙的女孩子,怎麼看,都無法和剛剛那個穿著華麗禮服的女人扯上任何關係。

   只是湊巧,她們耳後都有一顆朱砂痣嗎?還是說,她是女人中最善變的那一類型?善變到卸妝後就像換了一個人?

   倉促之中,他不假思索起身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猝不及防,停步轉頭。

   清麗的眉,烏黑清澈的雙眼,挺秀的鼻樑,花瓣般的雙唇,小巧的臉頰,下巴尖尖的,就像花瓣的弧度。

   素淨的面容不施脂粉,比剛剛年輕很多,帶著少女的嬌豔和明媚,也沒有那種冷傲的氣質。

   只是,一刹那間他就看出來,她和剛剛那個女子就是同一個人。

   就像她跳上自己車時,那種炫目的美麗,她在他面前呈現出一種燦爛的、春夏間蓬勃生機的氣息。讓見到她的人,就像看到春日新萌發的嫩芽和夏日的清風一樣,不知不覺被感染,覺得心情愉悅輕快。

   仿佛是窺見了什麼可愛的秘密,他微笑著放開她的手,問她:「收拾好了?」

   她眨了一下眼睛,在他面前坐下,臉上浮起笑容:「嗯。」

   「不過和傳說的一樣,女人卸妝前後真的完全不一樣,我剛剛差點認不出你了。」他托著下巴,凝視著她。

   「是嗎?你坐在這裏,看起來也和車上不一樣呢。」她心裏升起一種「麻煩來了」的預感,甜甜地笑著敷衍他。

   他沒再說話,似乎沒有探究陌生人情況的興趣。

   她看著他的手,修長白皙,骨節勻稱,一雙無可挑剔的漂亮的手。再把目光移上一點,她盯著他的腕表和藍寶石袖扣研究了一會兒,在估算了袖扣上那兩顆藍寶石的價格之後,在心裏下了結論——

   他和她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這個人估計也不好惹。

   吃完這頓飯,立即撤!

作者資料

側側

生日:4月13日 星座:白羊 血型:O 喜歡的顏色:綠白藍 喜歡的食物: 只要是甜的都狂愛 KTV王道歌曲: 離歌、聽海、大錯特錯不要來

基本資料

作者:側側 繪者:三月兔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3-05-21 ISBN:9789571050713 城邦書號:SPP45023255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