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搶先場
目前位置: > > >
仲夏薔薇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仲夏薔薇

  • 作者:側側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1-10-14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海灘偶遇的少年竟是神祕龍族?超人氣偶像原來是鳳凰變身? 高中女生祁戀戀正面臨種種奇異大事件! 她出門度假卻意外來到神祕小鎮,還被捲入有如好萊塢巨片般的槍戰事件。意外救下的少年竟然是龍族,這條自戀龍竟然還逼她結婚聲稱是報恩以身相許。苦命的祁戀戀就這樣成為了「已婚婦女」,被迫開始與龍同居的人生。 而她崇拜的超級偶像靳宸楓竟然是龍族的死對頭鳳凰,不但送給她鳳凰族的訂婚物流光吉羽,更經常與自戀龍在她家展開龍鳳大戰。忍無可忍的戀戀舉起了平底鍋拍向鳳凰的腦袋,一個不小心把他拍回雛鳥狀態。看著靳宸楓撲向自己喊媽媽,戀戀欲哭無淚。 龍的未婚妻&鳳凰媽媽,十六歲高中生的奇異事件簿就此掀開,仲夏童話,正在進行!

內文試閱

01 邂逅落難龍


  白色的甬道鋪滿玫瑰,穿著雲朵般蓬鬆的白色婚紗的新娘戴著晶瑩閃爍的鑽石皇冠,曳著長長的頭紗,走過粉紅色的薔薇拱門。

  對面,是俊美驚人的新郎,穿著白色的禮服,微笑著向新娘伸出手,將她戴著白色蕾絲手套的手緊緊握住。

  他們穿過白玫瑰甬道,走向燈火輝煌的教堂。在千枝燈燭的光芒下,一個客人也沒有,只有神父站在那裡,背後是捧著唱詩本的唱詩班兒童。古老的教堂莊嚴肅穆,高大的彩色玻璃色彩斑斕,牆壁上彩繪的聖母面帶慈祥的微笑,注視著下面這一對新人。

  神父莊重地問新郎:「你願意娶你面前的女子為妻,以後無論疾病、災難、死亡都不能使你們分開,相親相愛一輩子嗎?」

  「我願意。」新郎虔誠地低下自己漂亮的臉,深情地看向對面的新娘。

  神父轉向新娘:「那麼,你願意嫁給你面前的男子為妻,以後無論疾病、災難、死亡都不能使你們分開,相親相愛一輩子嗎?」

  新娘激動地轉過頭,看著新郎,看著他在教堂的彩色玻璃窗下被陽光的色彩染得蒙著一層彩虹色的漂亮容顏,他美得像一枝百合花開在朝霞中。

  新娘的左手被新郎緊緊握著,所以她只能激動地、慢慢抬起右手,然後——

  狠狠地給了新郎漂亮的臉一拳!

  新郎低叫一聲,捂住臉,用一雙委屈的、清澈明淨的眸子看著新娘。

  唱詩班的孩子全都張大了嘴巴,聖歌的音調頓時被堵在了他們的喉嚨中。而神父手中捧著的聖經和他的眼鏡一起吧嗒一聲掉在地上。

  新娘握拳大叫:「我才不要嫁給你!不嫁不嫁我死也不嫁!」

  大聲吼完,她提起裙擺,轉身踩著白色玫瑰花落荒而逃,把那個美麗驚人的新郎一個人拋棄在光芒璀璨的教堂中。

  玫瑰花在她的腳下淩亂,草葉在她的身邊倒伏,驚人俊美的新郎在後面緊緊追著自己逃跑的新娘。在奔跑中,她倉促地回頭,看見了他焦急而悲傷的眼睛。他伸手想要牽住她的裙擺,低聲叫她——

  「戀戀……」

  「親愛的乘客朋友們,列車已經到達汪洋鎮,請下車的旅客注意自己的行李,謝謝您的乘坐,再見。」

  火車上,廣播中,輕柔的女聲響起,讓祁戀戀從噩夢中醒來。

  「有沒搞錯啊,怎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夢見自己要結婚也就算了,居然還在夢裡當眾毆打這麼帥的新郎……」她自言自語著,敲敲自己的額頭,讓自己從那個提著裙擺逃婚的夢中醒來,然後提起自己的行李,下了火車。在火車開出月臺的汽笛聲中,她迷迷糊糊地睜眼看著前面。

  陽光,沙灘,椰子樹,涼涼的海風,還有……相接在一起的藍色海天。

  戀戀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只是眼睛漸漸地睜大,良久,她終於大吼一聲:「這真的是汪洋鎮嗎?」

  旁邊經過的老爺爺,很慈愛地回答:「是的,這就是汪洋鎮。」

  「為什麼這裡會是汪洋鎮?小伊說……小伊說汪洋鎮是偏遠內陸山區,鎮上種的是成千上萬的白楊樹啊,誰能告訴我為什麼內陸山區會有大海?」

  「小姐,我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白楊樹。」老人家緩緩地走遠了。

  她站在那裡,目瞪口呆。良久,她把自己的手機拿出來,撥通了電話:「喂……小伊嗎?」

  小伊氣急敗壞的聲音立刻從那邊傳來,差點震聾了她的耳朵:「你怎麼現在還沒到?我們在這裡等死你了!」

  戀戀弱弱地對著電話說:「我按照你的指示,在汪洋鎮下了火車,你說下了車沿著唯一的一條路,一直往南走,五分鐘就可以到你外婆家的,可是……可是為什麼我旁邊沒有路,五分鐘路程外也沒有房子,面前除了火車鐵軌就只剩下大海?」

  「大海?」小伊怒吼,「你是不是還沒睡醒啊?我們這裡連個湖都沒有,哪來的海?」

  「那麼……我看見的是什麼……」戀戀站在那裡,望著面前的大海,失魂落魄。

  小伊仍然在怒吼:「你找到路標了沒?」

  「找到了啊,上面寫的,確確實實是汪洋鎮!」

  「難道我們身處不同的兩個時空?」

  「怎麼可能!我過去買火車票的時候,還問售票員了,她一邊和人聊天一邊很爽快地就給了我來這裡的車票——你覺得有人要把我送進異時空的時候,會那樣漫不經心嗎?」

  「……那麼,你現在在哪裡?」

  「我現在就在汪洋鎮的路標底下。」   「我也在汪洋鎮的路標底下!你看到我了嗎?」小伊對著電話大叫。

  戀戀抬頭四下張望,在空空如也的路邊,在指示牌下,在寫著大大的「汪洋鎮歡迎您」的牌子下,她只覺得一陣風從自己的面前嘩啦啦刮了過去,有一片大大的葉子,隨風從她面前緩緩飄落。

  她一個人站在那裡,無比淒涼地回答:「沒有……我一個人……」

  可是,電話的那頭,明明傳來一陣嘈雜,她可以想見小伊那邊熱熱鬧鬧的樣子。

  「好奇怪啊,我明明就在路牌底下啊,你也在的話,怎麼會看不到你呢?」小伊還在固執地堅持。

  「我確實看不到你!」空無一人的夏日海邊路牌下,戀戀絕對只有一個人,站在那裡欲哭無淚。

  「那,戀戀,你看到沒?面朝著路牌正面,往左邊走十步左右,就有一個賣霜淇淋的小店,我在這邊等你。」小伊說。

  她默默地看著自己身邊空無一人的沙灘,然後,轉過身來,面朝著路牌,閉上眼睛往左邊開始走。

  「1,2,3,4,5,6,7……」還沒數到8,只聽見撲通一聲,她只覺得身子騰空掉了下去,掉在軟軟的地方。

  好痛!她趴在地上睜開眼睛,原來她從路邊掉了下來,幸好下面就是沙灘,她摔在了軟軟的細沙上,雖然很痛,卻並沒有摔著骨頭。

  她坐起來拍拍衣服,茫然地看著前面的海。掉在旁邊的手機裡還不停地傳來小伊的叫聲:「喂,喂,戀戀,怎麼回事?還沒找到霜淇淋店嗎?」

  拜託啊,這個鬼地方怎麼可能會有霜淇淋店!

  戀戀接起電話,剛要說話的時候,嘟嘟嘟幾聲,電話斷了。

  她趕緊拍拍手機,手機掉在沙子裡應該沒問題啊。又仔細看看,原來剛剛和小伊講了太久的長途,現在沒有話費了!

  她坐在沙地上,欲哭無淚。

  怎麼回事啊……怎麼會到這裡來了呢?

  思前想後,坐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她只好站起來,在路邊椰子樹的樹影中慢慢地走著,看著大海。

  不過話說回來,這麼大的一片沙灘,只有她一個人,如果當作自己本來就是到海邊度假的話,感覺還真不錯。

  鞋子裡灌進了沙子,硌得腳很不舒服,她乾脆把鞋脫了下來,拎在手裡,然後光著腳在沙灘上走。

  已經黃昏了,夕陽映得海面一片金黃,水光粼粼,耀眼奪目。

  管他是在哪裡呢,既然來了,就先欣賞美麗風景吧!

  戀戀看著面前的美景,忍不住跑到水邊,一邊踩著濕濡濡的沙子,一邊對著大海喊:「喂——」

  隨著她這一聲大喊,後面忽然有一聲悶響,好像是有人摔倒的聲音。

  難道是自己喊得太響把旁邊的人嚇倒了?戀戀回頭,瞬間嚇了一大跳。

  倒在沙灘上的,是一個……

  是一個瘦得皮包骨頭的男生,他的眼睛深深地凹下去,嘴巴癟著,皮膚皺巴巴的,緊緊繃在骨頭上,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骷髏頭上包了一層塑膠紙。

  男生似乎很虛弱的樣子,艱難地伸著手,想對她說什麼。可似乎因為他喉嚨太幹了,嘶啞著,什麼也說不出來。

  她站定看著那個男生,第一個念頭是轉身快跑。誰知道男生卻一把抓住了她的裙角。戀戀沒用的膝蓋一下子軟了,撲通一聲,在他身邊跪了下來。

  男生勉強支起身子,在她耳邊吃力地說:「請你……將我拖到海裡去,讓我……碰到海水……」

  拖到海裡去?淹死他?

  戀戀驚愕地看著他,還沒來得及說話,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喂,別動!」

  戀戀猛轉過頭,看見一個拿著槍的人。

  漆黑的槍口瞄準戀戀所在的方向,一聲槍響,一發子彈落在戀戀的腳邊,打得沙地塵土飛揚,深深一個大坑。

  刹那間戀戀的腦中電光火石般地閃起一個字——跑!

  她跳起身,卻忘了裙角還攥在那個半昏迷的男生手中,只聽嗤的一聲,戀戀身上那件在街邊小店買的裙子裂開了一條大口,剛剛跑出半步的她頓時失去重心,咚地摔倒在沙灘上。

  拿著手槍的大叔一步步走來。每一步,都像踩在戀戀的心臟上,讓她的心劇烈地顫動瑟縮著,她很想哭。

  為什麼自己會遇上這麼詭異的事情?   本來和同學約好出來玩,結果自己就像穿越到了異世界一樣,來到了一個和同學所說的完全不同的地方。

  然後就遇見了這個詭異的男生。

  最最倒楣的是,居然還有人拿著槍追殺過來!

  這是在拍電影嗎?私自擁有槍支是違法的,拿槍大叔!

  眼看著那個拿槍的人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戀戀把心一橫,為了保命著想,抓住那個男生緊緊拽著她裙邊的枯瘦手臂,拖著他使勁就往後面跑。

  幸好這個男生太瘦了,並不是很重,她居然能拖得動,她表現出異常強大的爆發力,一下子就拖著他跑出了五六米遠。

  可是,戀戀在沒命的奔跑中忘記了,後面就是大海!當她一腳踩進了水中時才忽然想起,自己——不會游泳!

  眼看著後面的男人越追越近,乾癟的男生居然慢慢鬆開了她的裙子,戀戀趕緊把他的手一丟,抱住自己的頭,尖叫著向旁邊狂奔。

  奇怪的是,她跑了幾步,卻沒有聽見槍聲。她跑到一塊礁石後面蹲下,戰戰兢兢地探出頭看。
  在夕陽下的大海中,那個枯瘦的男生已經站起來了,正面對著那個持槍的男人。

  好奇怪,在這裡遠遠一看,似乎他並不瘦了,骨架也很勻稱……不過現在戀戀顧不上追究這個了,她看見那個男人舉起槍,向他扣動了扳機。

  就在槍口火光冒出的一刹那,站在海中的男生舉起雙手,左右旋轉,在空中輕鬆地畫了一個圖案。

  海面上忽然水浪洶湧,一個巨大的旋渦就像一條水龍,瞬間出現在他的雙掌之中,水柱聚集在一起,如同一條晶瑩剔透的龍,猛撲向那個男人。

  如同慢鏡頭一般,亮藍色的水龍挾著呼嘯的巨大風聲,先是吞噬了子彈,然後吞噬了那個男人平舉在胸前的手槍,然後是他的手——旋轉著的水龍,將他的手槍絞成螺旋,在大叔的慘叫聲中,他的身體被水龍沖上天空,在空中急劇旋轉。

  戀戀目瞪口呆地看著這奇異的一幕,良久,她抬起手,狠狠向自己的腿掐下去——好痛,不是在夢裡。這麼說,難道他們是在拍電影嗎?

  男生突然回過頭向這邊看來,戀戀趕緊把自己的身子往礁石後面一躲,口中喃喃念著:「沒看見我,他沒看見我……」

  水龍嘩啦一聲,碎掉了,像下雨一樣,隨著一陣降下的水珠,消失無蹤。拿槍的男人隨著散落的水珠從空中摔下來,在沙灘上一動也不動。

  站在海中的男生慢慢向那個可憐的已經沒有了槍的大叔走過去,他身邊彎腰看了看,然後拍了拍對方的額頭,說:「拜拜,我再也不想見你了。」

  大叔茫然地坐起來,顫抖著聲音問:「這……這是哪裡?」

  「我也不知道。」那個剛剛把他弄成這樣的罪魁禍首笑眯眯地說,「我剛剛過來,看見你躺在這裡,好像受傷了,我記得旁邊就有一個醫院,你往那邊走就行了。」

  「那,再見……」

  「再見。」

  剛剛還是生死仇敵的兩個人,就這樣一個笑眯眯地揮手道別,一個傻乎乎地向著醫院走去。

  戀戀覺得自己臉上的肌肉在抽搐。這真的不是在拍電影嗎?

  夕陽下,男生目送敵人而去,然後轉身看向戀戀藏身的礁石。

  戀戀趕緊往石頭後面一躲,像隻鴕鳥一樣埋頭念著「沒看見我沒看見我沒看見我」,片刻後,有個溫柔的聲音在她的耳邊輕輕響起:「喂,等一下要漲潮了哦,這塊石頭會被淹沒的。」

  戀戀「啊」了一聲,抬起頭來。溫柔聲音的主人,對著她溫柔地笑著。

  在黃昏的海邊,暗紫色的天光裡,微笑的男生擁有著燦爛的容顏,像是海水裡珊瑚變幻無常的絢爛顏色,像珍珠在湛藍的水中散發的溫潤光澤。

  戀戀的心又劇烈地跳起來,她愣了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這,是剛才那個乾癟的少年沒錯!為什麼他居然可以變成這樣!

  槍支,打鬥,水龍,莫名的詭異與恐懼感讓戀戀下意識地跳起身,準備逃跑。眨眼間,漂亮的少年堵住了她落荒而逃的路。

  戀戀渾身顫抖著:「你,你是什麼人!你要做什麼?」

  少年站在溫柔舔舐著沙灘的海水中,用溫柔的眼睛看著她:「你是第一個看見了我脫水後最難看的樣子,卻依然還執著地願意付出生命拯救我的人。所以,我決定就是你了。」

  「啊?」戀戀愣愣地站著,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男生上下打量著她,忽然伸手挑起她的一縷頭髮,露出鄙視無奈的表情:「頭髮亂七八糟,失敗!」

  然後伸手摸摸她的臉頰:「皮膚不夠細膩白斫,失敗!」

  然後低下頭與她對視:「眼大卻無神,估計是近視,失敗!」

  眼光移到她的鼻子上:「鼻梁不夠挺直,失敗!」

  再下移到她的嘴巴上:「嘴唇顏色青紫,失敗!」

  再繼續下移:「身材扁平,失敗!」

作者資料

側側

生日:4月13日 星座:白羊 血型:O 喜歡的顏色:綠白藍 喜歡的食物: 只要是甜的都狂愛 KTV王道歌曲: 離歌、聽海、大錯特錯不要來

基本資料

作者:側側 繪者:雯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愛小說 出版日期:2011-10-14 ISBN:9789571045399 城邦書號:SPP4502319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