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不死煉金術師2:投效黑暗的魔法師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2009年愛爾蘭年度好書 「我快死了。佩蕾奈爾也是。讓我們得以活過這六百多年的法術正在一點一滴消逝,如今每過一天,我們便衰老一歲。我需要『祕典』,大法師亞伯拉罕之書,好重新施展長生不老的法術。要是沒有它,我們活不過一個月。 我們現在身在巴黎,我出生的城市,也是我初次發現『祕典』並展開漫長翻譯工作的地方。這最終引領我發現了上古族的存在,也揭開了賢者之石的奧祕以及長生不老的祕密。我熱愛這座城市。它藏著許多祕密,超過一位不朽人類與上古元老定居於此。我會在此找到方法讓喬許的力量覺醒,並繼續進行對蘇菲的訓練。」 ——尼古拉‧弗勒梅 「如果結果是正確的,那麼手段就是正確的」 ——曾在五百多年前這麼口出妄言的政治學之父馬基維利,此刻正站在巴黎的某個慈善拍賣場中,打算競標他最喜愛的收藏品:面具。 然而就在他即將得手之際,敵翼的電話跨洋而至——「弗勒梅回到巴黎了。」 如今身為法國對外安全總局局長的馬基維利,立刻透過在深夜裡警鈴作響的回報,立刻鎖定穿越到蒙馬特聖心堂的弗勒梅一行人,並帶上大批警力將他們團團包圍…… 與此同時,弗勒梅令雙胞胎姊姊蘇菲召喚出如牆般的濃霧,掩護他們安全逃離。 巴黎曾是弗勒梅最熟悉的城市,然而回到這片久違的土地,他卻發現這裡既陌生,又危險——這城市已落在位高權重的馬基維利手中,就算有眾多不朽人類及上古族,他也不知道能信任誰、而這些人又在哪裡。 而他必須訓練蘇菲。他必須找到足以喚醒雙胞胎弟弟喬許的上古族——他不知道的是,趕到巴黎的敵翼和馬基維利,已聯手設定了適合喚醒喬許的人選,他們只需要……讓渴望力量的喬許自己送上門來。 【名家推薦】 ◎九把刀(作家) ◎王愉文(文藻外語學院圖書館館長) ◎呂興忠(彰化高中圖書館主任) ◎李偉文(作家) 【好評推薦】 「巧妙移動的情節所帶來的狼藉場景及及時接露的真相將風靡所有讀者。」 ——Kirkus Reviews 「一部令人興奮的,無可挑剔、縝密的奇幻小說,適合那些還因為送走了哈利‧波特而蹣跚無依的讀者。」 ——Booklist 「粉絲們肯定會在這部成功的續集裡發現更多的愛、扶持,以及恐懼。」 ——School Library Journal

內文試閱

1


  慈善拍賣一直到晚宴結束後才開始,那時早已過了午夜。如今已經是凌晨四點,拍賣才接近尾聲。負責主持拍賣的名人曾在大銀幕上演出多年的詹姆士‧龐德,而他身後的電子看板顯示拍賣的總金額已經超過了一百萬歐元。

   「拍賣品第兩百一十號,一對十九世紀早期的日本歌舞伎面具。」

   一陣興奮的漣漪從擠滿了人的房間中散佈開來。鑲嵌著硬玉碎片的歌舞伎面具是本次拍賣最精彩的一件,預計得標價超過五十萬歐元。

   站在房間後頭的高瘦男子,有著一頭細心修剪的蓬鬆白髮,準備為了面具付出兩倍的價格。

   尼可洛‧馬基維利站得離人群有些距離,手臂輕輕地交叉在胸前,小心翼翼地避免他那件從薩佛街裁製的黑絲西裝禮服產生縐折。灰石色的眼眸掃過其他競價者,對他們一一分析評估。其中只有五個人值得他注意:兩個像他一樣的私人收藏家,一位歐洲小國的皇室成員,一位曾經紅極一時的美國電影明星和一個加拿大古董商。其他人要不是已經相當疲憊,就是用盡了預算或不願意競標這個毫無表情而令人不安的面具。

   馬基維利喜歡各式各樣的面具,他收藏面具的時間非常之久,他想要讓這一對特別的面具來讓他的日本戲劇系列的收藏品更完整。這對面具上次出現拍賣是在1898年的維也納,那次他輸給了一位羅曼諾夫王朝的親王。而馬基維利耐心地等候;等親王和他的後代去世,面具就會再次流入市場中。馬基維利知道自己到時候還是可以買到面具;這也是永生不朽的眾多優點之一。

   「那就由十萬歐元起標吧?」

   馬基維利抬起頭,吸引了拍賣主持人的注意並點了點頭。

   主持人早已期待他的競標也同樣對他點頭致意。「馬基維利先生出價十萬歐元。他一直是我們本次慈善拍賣中最慷慨的贊助者。」

   房間裡響起一陣零星的鼓掌喝采,幾個人轉過來看向他並舉起酒杯。尼可洛回以禮貌的微笑。

   「有人願意出價十一萬嗎?」主持人問道。

   一位私人收藏家輕輕地舉起手。

   「十二萬?」主持人看向馬基維利,他隨即點頭。

   在接下來的三分鐘內,競標如風般將價格帶到二十五萬歐元。只剩下三名有意的競標者:馬基維利、美國演員和加拿大人。

   馬基維利的薄唇彎曲成一個罕有的微笑;他的耐心即將獲得回報,面具終於要屬於他了。然而笑容卻隨著他西裝口袋中的手機無聲震動而逐漸淡去。有一瞬間他想要忽略它;他明確地指示員工若非事關重大否則絕對不能打擾他。他也知道他們有多畏懼他,所以事情必定十分要緊。他從口袋中拿出了超輕薄的手機,迅速地看了一眼。

   一柄劍的圖案在液晶螢幕上輕緩地跳動。

   馬基維利的笑容徹底消失。當下他就知道他這個世紀是與那對歌舞伎面具無緣了。他腳跟一轉步出房間並將手機靠上耳邊。拍賣槌落下的聲音就在他身後傳來。「成交。二十六萬歐元……」

   「我在。」馬基維利,回復到他年輕時講的義大利語。

   電話線路發出輕微的雜聲,一個帶英國腔的聲音以同樣的語言回應,操著歐洲四百年沒人聽過的方言。「我需要你的幫助。」

   電話另一端的人並沒有表明他的身份,他也不需要;馬基維利知道那是不朽魔法師和死靈法師,約翰‧敵翼博士,世上最強大也最危險的人之一。

   尼可洛‧馬基維利走出位在小丘廣場的小旅館,站在圓石板路上呼吸著夜晚的寒冷空氣。「我能為你做什麼?」他謹慎地問。他厭惡敵翼,他也知道敵翼對他有相同的看法,但他們一樣效忠於黑暗上古族,這也表示他們不得不持續合作數個世紀。

   馬基維利還有一點點忌妒他比較年輕,不論是實際上或外表。馬基維利一四六九年生於佛羅倫斯,因此他比英國魔法師大上五十八歲。歷史上記載他死於敵翼出生的那年,一五二七年。

   「弗勒梅回到巴黎了。」

   馬基維利挺直背脊。「什麼時候?」

   「就在剛剛。他透過地脈之門移動。我完全不曉得門的出口會在哪裡。他跟斯卡哈在一起……」

   馬基維利的嘴唇扭曲成醜陋的怪樣。上一回他遇到女戰士時,她推著他撞破整扇門,他花了好幾個禮拜才把木頭碎片從胸口和肩膀挑出來。

   「還有兩個人類孩子跟著他。美國人。」敵翼說,他的聲音透過越洋線路迴盪消散。「雙胞胎。」他補充道。

   「你說什麼?」馬基維利問。

   「雙胞胎,」敵翼補充。「有著純金和純銀的靈光。你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他怒氣沖沖地說。

   「是。」馬基維利咕噥。那代表麻煩。然後他的薄唇露出一抹最輕微的笑容。那也代表著機會。

   電訊發出雜音,敵翼則繼續說下去。「在三面女神和她的暗影之域被毀滅之前,赫卡蒂已經讓女孩的力量覺醒。」

   「未受訓練的話,那女孩還不構成威脅。」馬基維利低聲自語,迅速地評估情勢。「除了對她自己還有她周圍的人。」

   「弗勒梅帶那女孩去了歐亥。隱多珥的女巫教導了她風元素魔法。」

   「怪不得你嘗試阻止他們?」馬基維利的聲音中透出一絲笑意。

   「嘗試而且失敗了。」敵翼苦澀地承認。「女孩獲得了一些知識,但缺乏技巧。」

   「你希望我怎麼做?」馬基維利小心地詢問,儘管他已經有了一個好主意。

   「找到弗勒梅還有雙胞胎,」敵翼要求。「抓到他們。如果你辦得的話,殺死斯卡哈。我正要離開歐亥。但得花上十四或十五個小時才能抵達巴黎。」

   「地脈之門怎麼了?」馬基維利好奇地問。如果地脈之門連結歐亥和巴黎,那敵翼為什麼不……?

   「被隱多珥的女巫摧毀了。」敵翼憤怒地回答,「她差點也殺死我。我幸運地逃過一劫,只受了點割傷和擦傷。」他補充,然後連一句再見都沒說就掛上電話。

   尼可洛‧馬基維利掛上手機,用它輕叩下唇。他有點懷疑敵翼的幸運,如果隱多珥的女巫想殺他,那麼就算是傳奇的敵翼博士也難逃一死。馬基維利轉身走過廣場,走向在車中等著他的司機。如果弗勒梅、斯卡哈和那對美國雙胞胎穿過地脈之門來到巴黎,他們只可能會出現在這座城市中的幾個地方。找到他們比逮住他們相對來說要容易一些。

   如果他能在今晚就抓住他們,那麼他就能在敵翼抵達前有大把的時間來對付他們。

   馬基維利微笑;他只需要幾個小時,他們就會把所知的一切全部說出來。在地球上活過半個千禧年讓他學會如何變得非常有「說服力」。

2


  喬許‧諾曼伸出右手,掌心按在冰冷的石牆上好讓自己站穩。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前一秒他還站在隱多珥女巫的店鋪,位在加州的歐亥。她姊姊蘇菲、斯卡哈和那個他現在知道是尼古拉‧弗勒梅的男子從鏡子中望向他。而下一秒,蘇菲踏出玻璃外,拉著他的手穿過鏡子。他緊閉上眼睛然後感覺到某種冰冷的東西碰上他的皮膚,讓他脖子後的寒毛直豎。等他睜開眼睛,他發現自己身在一小間看似儲藏室的地方。一罐罐油漆、成堆的梯子、破掉的陶片和大捆濺上油漆的衣服,全堆在一面鑲在石牆上,巨大而平凡的髒污鏡子旁邊。一盞低瓦數的燈泡散發著黯淡的黃色光芒照亮著房間。「發生了什麼事?」他啞著聲音地問。他吞了一大口口水再次開口。「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在哪裡?」

   「我們在巴黎。」尼古拉‧弗勒梅高興地說,在黑色牛仔褲上擦著他沾滿灰塵的手。「我出生的城市。」

   「巴黎?」喬許低聲說。他原本想說「不可能。」但他開始瞭解那個字再也不具任何意義。「怎麼辦到的?」他大聲問。「蘇菲?」他看向自己的雙胞胎姊姊,但她正將耳朵貼在房間唯一的門上,專心地聆聽。她揮手將他趕開。他轉向斯卡哈,但紅髮女戰士正在晃著頭,雙手摀著嘴巴,看起來一副要吐出來的模樣。喬許最後轉向傳奇煉金術師,尼古拉‧弗勒梅。「我們是怎麼到這裡的?」他問。

   「這顆星球交錯著許多充滿力量的隱形靈脈,有時被稱做地脈或靈線。」弗勒梅解釋道。他將食指交叉,「當兩條以上的地脈交錯時,就會產生通道。如今地脈之門已經十分稀少,但在遠古時代上古族利用地脈之門旅行,可以在一瞬間抵達世界的另一端,就像我們剛剛那樣。女巫打開了歐亥的地脈之門,讓我們來到巴黎。」他講得這件事情彷彿理所當然。

   「我討厭地脈之門。」史卡娣咕噥著。在昏暗的燈光下,她帶著雀斑的蒼白肌膚顯得泛青。「你有暈船過嗎?」她問。

   喬許搖搖頭,「從來沒有。」

   原本靠在門上的蘇菲抬起頭。「騙人!他會在游泳池裡暈船。」她咧嘴一笑,然後又轉回去把臉靠在冰冷的木頭上。

   「暈船。」史卡娣再次抱怨。「穿過地脈之門就是那種感覺,而且更糟。」

   蘇菲轉向煉金術師。「你知道我們在巴黎的何處嗎?」

   「某個古老的地方吧,我猜。」弗勒梅一邊說一邊跟她一起靠在門邊。他把頭和耳朵貼在門邊仔細聆聽。

   蘇菲退開,「我不太確定。」她有點遲疑地說。

   「為什麼?」喬許問。他掃視這個狹小凌亂的房間,顯然這裡屬於一棟古老的建築。

   蘇菲搖頭。「我不知道……就是感覺沒有那麼古老。」她伸出手,以掌心貼著牆壁,然後瞬間抽回手。

   「怎麼了?」喬許低聲問。

   蘇菲再次把手放在牆上。「我可以聽見聲音、歌曲,還有像是管風琴的聲音。」

   喬許聳聳肩。「我什麼都沒聽見。」他停下來,忽然想起自己和雙胞胎姊姊之間的巨大差異。蘇菲的魔法潛力已經被赫卡蒂喚醒,她現在的視覺、聽覺、嗅覺、觸覺何味覺都極端敏感。

   「我聽得見。」蘇菲將手從石牆上抬起,她腦中的聲音也隨之淡去。

   「你聽見的是幽魅之聲。」弗勒梅解釋。「那是被建築吸收的聲音,記錄在建築本體之中。」

   「這是間教堂。」蘇菲講得十分確定,但又皺起眉頭。「這是棟新教堂…現代的,十九世紀晚期或二十世紀初期。但它建築在更為古老的地點上。」

   弗勒梅在木門那邊停頓了一會兒,然後警戒地看著四周。在頂上微弱的燈光下,他的臉孔忽然顯得稜角分明而削瘦,有如骷髏般令人不安,雙眼更完全陷入陰影中。「巴黎有許多教堂,」他說。「但我想只有一座符合你的描述。」他將手伸向門把。

   「等等。」喬許趕緊開口。「你不覺得這裡可能會有什麼警報器之類的嗎?」

   「噢?我不覺得。」尼古拉說得信心十足。「誰會在教堂的儲倉室裝警報器?」他一邊問一邊將門推開。

   下一秒鐘,警報器的尖嘯響徹空中,聲音在石板地與牆壁間反覆迴盪,紅色的警戒燈旋轉閃爍。

   史卡娣嘆氣然後以古塞爾特語低聲抱怨。「是你告訴過我,在行動前要耐心等待,謹慎留心自己的步伐並且觀察四周?」她提出質問。

   尼古拉搖頭,然後為了自己的愚蠢失誤嘆息。「我想我是真的老了。」他以同樣的語言回答。但也沒有時間道歉。「快走吧!」他的喊聲壓過尖叫的警報,並且迅速衝下走廊。蘇菲和喬許緊跟在他身後,史卡娣負責殿後,動作緩辦而且充滿抱怨。

   門後是一道窄小而短的石牆走廊,末端是另一扇木門。弗勒梅毫無停頓地推開第二扇門,新的警報器隨即開始尖叫。他向左轉進一個巨大的開闊空間,裡面充滿了陳舊的香味和地板打蠟的氣味。一排排燃燒的蠟燭流洩出金黃光芒,灑滿了牆壁與地板,再搭配上警報器的閃光顯露出兩面大門寫著出口二字。弗勒梅衝向大門,腳步聲在空盪的大廳中迴盪。

   「別碰——」喬許開口,但尼古拉‧弗勒梅握住門把用力一推。

   更為響亮的第三道警報開始咆哮,門上的紅色警示燈也不停閃爍。

   「就叫你別碰了。」喬許抱怨著。

   「我不懂——為什麼打不開?」弗勒梅問,他必須大喊才能在這一片吵雜中讓其他人聽見。「這座教堂總是開放的。」他回頭觀察四周。「其他人呢?現在是幾點?」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於是發問。

   「透過地脈之門旅行要花多少時間?」蘇菲反問。

   「幾乎是瞬間。」

   「你確定我們在法國的巴黎?」

   「絕對。」

   蘇菲看了自己的手錶然後開始迅速的計算。「巴黎比歐亥快九個小時?」她問。

   弗勒梅點頭,然後忽然明白。

   「現在是凌晨四點,這是為什麼教堂沒有開放。」蘇菲說。

   「警察很快就會到了。」史卡娣悶悶不樂地說。她拿起雙截棍。「我討厭在不舒服的時候戰鬥。」她低聲抱怨。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喬許問,聲音中透露出緊張。

   「我可以試著用風把門吹開。」蘇菲猶豫地提出建議。她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能量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次颳起強風。她剛剛才使用了她新的魔法力量在歐亥與不死生物戰鬥,後續的效應讓她徹底累壞了。

   「我不允許。」弗勒梅大喊,他的臉上染上一抹深紅與陰影。他轉身往後指,在一排排的木頭教堂長椅之後是一座華麗的祭壇,以及其上白色大理石的哥德式花窗。燭光顯露出上方精細繁複的鑲嵌畫,祭壇之上的穹頂閃爍著藍色與金色的光芒。「這是國家歷史建築,我不能讓你毀了它。」

   「我們在什麼地方?」雙胞胎異口同聲地問,看向周圍的建築。現在他們適應了昏暗的光線,發現這棟建築十分巨大。他們可以辨認出圓柱高聳直入上方的陰影之中,也可以看出周圍小型祭壇的輪廓,還有角落的雕像和一排又一排的蠟燭。

   「這裡是,」弗勒梅驕傲地宣布。「聖心堂(church of Sacré-Coeur)。」 尼可洛‧馬基維利坐在他的禮車後座將資料輸入他的電腦,然後檢視螢幕上的巴黎高解析地圖。巴黎是一座相當古老的城市。最早的聚落可以追溯到兩千多年之前,雖然更久以前就有人類住在塞納河中的小島上。與地球上其他的古老城市相似,巴黎也有擁有許多地脈交會點。

   馬基維利敲下按鍵,城市的地圖上便覆蓋上一層複雜的地脈線路。他尋找通往美國的地脈線。最後他把可能的數字縮小到六個。他修剪精細的指甲勾勒著兩條直接連接美國西岸與巴黎的地脈。一個通往巴黎聖母院,另一個則更為現代但同樣有名,位在蒙馬特的聖心堂。

   但到底是那個?

   忽然間,巴黎的夜晚被連串的警報聲驚醒。馬基維利按下車窗的按鈕,漆黑的車窗安靜地降下。冷冷的夜風灌入車中。在遙遠的彼方,小丘廣場另一邊的屋頂之後便是聖心堂。那棟莊嚴的圓頂建築在夜間總是籠罩在白光之中。然而今晚,紅色的警報燈光卻在建築周圍閃爍。

   就是它。馬基維利的笑容令人害怕。他從電腦叫出一個程式,並等待硬碟運轉。

   輸入密碼。

   他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著輸入文字:Discorsi sopra la prima deca di Tito Livio(論李維)。沒有人能破解這個密碼。這不是任何一本他的知名著作。

   一個看似十分普通的文件檔案出現,書寫的文字結合了拉丁文、希臘文和義大利文。過去,魔法師用以保存他們的法術、咒文的手寫書本被稱為魔法書(grimoire),但馬基維利總是喜歡利用最新的科技。他喜歡將他的法術存在硬碟中。現在他只需要一點小東西讓弗勒梅和他的朋友忙上一陣子,好讓他有時間召集人手。 喬許猛地轉頭。「我聽見警笛聲。」

   「有十二輛警車朝這個方向過來。」蘇菲說,她頭往一邊斜,閉著眼睛專心聆聽。

   「十二輛?你怎麼聽出來的?」

   蘇菲看著她的雙胞胎弟弟。「我可以分辨出警笛聲的不同位置。」

   「你可以分辨出它們的不同?」他問。他再次對他姊姊的感知能力感到十分好奇。

   「每個聲音都可以。」

   「我們一定不能被警察逮到。」弗勒梅尖銳地打斷他們。「我們既沒有護照也沒有不在場證明。我們得離開這裡!」

   「怎麼做?」雙胞胎再次異口同聲。

   弗勒梅搖頭。「這裡一定有其他出入口……」他忽然停下,鼻孔微微發光。

   喬許不安地看著蘇菲和史卡娣,顯然他們忽然聞到了他聞不到的某種氣味。「那…那是什麼?」他問,接著他也忽然聞到一股麝香般和某種噁心的臭味。一種讓他聯想到動物園的味道。

   「麻煩。」斯卡哈冷冷地說,收起她的雙截棍然後抽出她的劍。「大麻煩。」

作者資料

麥可.史考特(Michael Scott)

神話和民間傳說的權威,麥可‧史考特是愛爾蘭最負盛名的作家之一,專精於奇幻、科幻、恐怖小說和民間傳說,被《愛爾蘭時報》譽為「諸島上的奇幻之王」。他在都柏林生活並寫作,歡迎拜訪他的網站:www.dillonscott.com

基本資料

作者:麥可.史考特(Michael Scott) 譯者:微光(Lueur)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半熟青春 出版日期:2013-05-03 ISBN:9789865829087 城邦書號:A0500105 規格:平裝 / 黑白 / 30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