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
擦擦史:一部關於溫柔呵護我們胯下的輕薄好夥伴─衛生紙的趣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擦擦史:一部關於溫柔呵護我們胯下的輕薄好夥伴─衛生紙的趣史

  • 作者:李察.史密斯(richard smyth)
  • 出版社:商周出版
  • 出版日期:2013-02-05
  • 定價:220元
  • 優惠價: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7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65元

內容簡介

你可以一天不吃肉,但你無法一天不用衛生紙 《擦擦史:一部關於溫柔呵護我們胯下的輕薄好夥伴─衛生紙的趣史》 從洪武大帝皇宮的起源,到1870年代在紐約鼓吹的痔疾療法;從荷蘭人和他們的貽貝殼,到亨利八世和他那座便盆的裝飾;從普瑞夫人的先進的「坐浴盆」到太空時代的「衛洗麗」(Washlet);從手持葉片的黑猩猩,到「賴纖先生」(Mr Thirsty Fiber)及世界上第一種被三重修飾的廁紙……這是一個必需品與發明物、奢華與骯髒、試驗與傳統的故事。 廁所衛生紙用光時,背後的工作人員要做些什麼? 誰偷了教宗的衛生紙? 油墨會引發痔疾嗎? 要怎樣才能讓衛生紙對折次數超過七次? 李察‧史密斯回答了這些你從未想過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又關乎到我們的某種必備生活品。 【精采內容】 紙是蔡倫做的,但衛生紙呢? 形同所有創造那樣,中國還是率先發明了衛生紙。第一步是紙張的發明。他們在大約西元100年發明出紙:有些不可思議的是,蔡倫一個人竟然完成此舉。可悲的是,首個將此高階技術應用於臀部的人,其名不為後人所知! 沒有衛生紙的年代,正是所有文人的悲劇時代! 在捲筒衛生紙發明的年代以前,將印刷物拿來濫用是很常見的,在當時,你隨處可見雜誌、信件,甚至是文人詩集,被拿來當作你屁股的清潔用品,以及用來羞辱別人的方式! 我們看看古代名人怎麼做: ◎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 莫札特經常用他的臀部當做簡寫,以表達他的輕蔑。一七八○年他曾寫信給他父親,說道:要不是他除了自己還得顧慮別人,他就會把和和薩爾茨堡教廷的合約「拿來擦屁股」。 ◎卡拉瓦喬 在十七世紀初的羅馬,麥克朗基羅‧梅里西──世人較熟悉的名字是卡拉瓦喬,此名是由他出生的城鎮而來──不僅是個知名的畫家,也是出名的劍士、惹麻煩的傢伙,以及謀殺者。一六○三年他用一種被稱為pasquinade的詩體(是一種淫穢的諷刺詩),轉而用來攻擊他討厭的對手──畫家喬凡尼‧巴永尼: 拿著你的畫作和漫畫 就是你幫安德烈雜貨店畫的那些 (好讓安德烈可以用來包雜貨) 不然就拿來擦屁屁 不然…… 下面這一行實在是太粗魯了,不方便寫出來。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人類在某處不堪的世界裡,對溫柔感進行追求的故事。簡而言之,它是衛生紙的故事。

內文試閱

  擦拭是人的天性。   對大多數居於西方世界的我們來說,擦屁股就等於用紙擦。光是在英國,衛生紙每年的市場就有約六億英鎊;以全世界來說,每天都有相當於兩萬七千棵樹份量的衛生紙被沖入馬桶。美國大量消耗捲筒衛生紙,一個美國人平均每天使用五十七張紙,也就是每年二萬零八百零五張,比英國人平均多出百分之五十。整體而言,美國人一年花在衛生紙上的金額達八十億美金。   但不論是我們的Andrex牌(台灣譯為舒潔)、Charmin牌,或是那些三層衛生紙、超軟衛生紙,不過都是這個領域中的跟隨者。我們總是跟著別人的腳步(或者更貼切地:別人的屁股後頭)跑。   因為就如同所有的偉大發明一般,中國遙遙領先。   中國人發明了十進位制、指南針、單輪車、絲、印刷術還有火藥,很可能考古漢學家遲早會挖出一支漢朝的智慧型手機。當然不用說,中國人也最早開始使用衛生紙。   這件事的第一步,就是發明紙張。中國人早在西元一百年就做了這件事,說來有點難以置信,這完全歸功於一個名叫蔡倫的人,他從一堆桑樹皮、魚網、破布和麻混合的廢棄物中,提煉出紙的原型。   可惜的是,第一個將這個劃時代新科技產品,用在屁股後頭的後人,已不可考。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在第六世紀時,這個手工材料已經正式成為廁紙。西元五八九年,一位任職宮廷官員的菁英學者顏之推,曾寫下下面的文章:   其故紙有五經詞義,及賢達姓名,不敢穢用也。(譯註:顏氏家訓「治家」篇)   在第九世紀時,一位到中國旅行的穆斯林曾經下了評語,說中國人「對衛生不甚在意,在做完必要的事之後不用水洗身,只用紙擦擦。」   幾百年之後,中國的衛生紙市場呈現爆炸式的成長。在十四世紀初的元朝時期,光是浙江一省,每年就生產上百萬包的衛生紙,每包內有一千張或一萬張不等。當時中國人口眾多(西元一二七五年,浙江的大城臨安,人口約有上百萬人),想當然爾,屁股也不少。   到了西元一三九三年,依據宮中內需司的記錄,南京就生產了七十二萬張兩英呎乘三英呎的紙,做為皇宮中的廁紙使用;另外還有一萬五千張紙,是專供明太祖皇室家族使用。這些紙張特別的柔軟,還添加香味,以貼近細緻的皇屁股之需。不過這樣細緻敏感可不是明太祖的典型表現,這位生為饑寒的孤兒、流浪行乞最後黃袍加身的皇帝,不管以任何標準來看,都是個殘酷的暴君。他的偉大發明之一就是廷杖,用意與今日我們提供公務員提昇績效的誘因相同。在他的統治下,許多朝廷學者官員,都因為小小的錯失而被竹棍毆打至死。   這則皇家衛生紙的故事告訴我們,就算是邪惡的獨裁者,也會有其柔軟的一隅。   在中國、緬甸和越南,大多數的衛生紙還是仰賴手工生產。位於美國麻州布魯克林市的「紙張歷史及技術研究中心」內的紙張博物館,就號稱有全世界最多的此類紙張館藏。   但是一般我們在日常採買時,若是勾選「超經濟家庭號捲筒式」衛生紙,可不會期望送來的是兩英呎乘三英呎、以桑樹為原料的廁紙;畢竟我們比明太祖的時代已經進步多了。   事實上,我們可以說,世界上有數百萬人已經活在「後紙張時代」中了。尤其是在「衛洗麗」(Washlet)位於小倉的總部中,這點絕對不容置疑。   正如同中國人促使清屁屁的文明邁入第六世紀,以東海相隔為鄰的日本人,則用第三個千禧年的科技,讓這件事變得先進無比。   一九一七年,大倉和親在小倉市創立了東陶企業(Toyo Toki),當時日本一般家庭還是使用木製的衛浴設備,而東陶成立的目的就是引進西式的陶瓷馬桶。該公司之後更名為TOTO,旋即在日本新興的衛浴市場中獨佔鰲頭。一九八○年,TOTO推出了「衛洗麗」,一時間,未來就這麼降臨了,我們再也不是鄉巴佬了。   經過多年以屁股為中心的人體工學研究之後,TOTO推出的衛洗麗提供了三重的如廁享受:加熱的座墊讓你的臀部保持舒適、一股噴射溫水會替你洗淨,還有一陣暖風幫你烘乾。   有一個著名的電視廣告,詮釋了衛洗麗的創新科技。廣告中出現一個迷人的年輕女孩,正企圖用紙巾擦拭手上的黑墨水漬,但卻搞得一團糟。噢不!   「用紙沒有辦法清乾淨。」女孩對著鏡頭說明:「你的臀部也一樣。」   這時鏡頭切換到看起來頗具侵略性的衛洗麗噴嘴,適時地朝天噴出四英呎高的水柱。這支廣告最後是以女孩向觀眾展示著臀部,還有一個合唱團唱著「TOTO Washlet」的歌詞,作為結束。   一開始的市場跡象顯示,日本還沒準備好接受衛洗麗的革命性創新。這支電視廣告引起了習慣老式日本廁所的人如潮水般的抱怨。這個什麼陶瓷馬桶,本來就沒有道理,現在還不用紙來擦!這成何體統!保守派似乎一直作如是觀。況且接下來的另一支帶有警告意味的廣告──「別讓別人說你底下很髒!」──似乎也沒有讓保守派緘口的理由。   但女士們(一如往常地)先投降了。到了二○○九年,有七成二的日本家庭裝設了衛洗麗或是類似的設備(請注意,同時間只有三成的家庭有裝洗碗機)。TOTO一開始花了十八年才銷售出一千萬座衛洗麗,然而到了二○一一年二月,衛洗麗已經賣出了三千萬座。可以放進女士手提包裡、可摺疊攜帶的「迷你衛洗麗」更讓此產品邁入全新的領域。最新型的「TOTO全新衛洗麗整合型廁所」,包含遙控設備、會自動開啟和闔上的感應式馬桶蓋、旋風式洗淨、空氣清淨器,還有各式各樣的清洗選項,從「輕柔洗」到「震盪式洗淨」,不一而足。   這真是個全新的世界啊。我們這一路是怎麼走過來的?這真是個漫長的旅程。這一路並不平順,相反地,還相當地顛簸、不舒服,有時還令人難以想像地折磨。   這段旅程就如同許多旅程一樣,可以寫成一個故事。這是個敘述人類在殘酷的世界中,尋找溫柔的故事。這個故事,可以說,就是衛生紙的故事。

作者資料

李察.史密斯(richard smyth)

作家兼漫畫家。常供稿的雜誌有《今昔》(History Today)、《觀鳥》(Bird Watching)與《新人文主義者》(New Humanist),其新穎的寫作可見於《一分錢》(Cent)、《舊稿》(Vintage Script)、《虛構之桌》(The Fiction Desk)與《螫人蠅》(The Stinging Fly)

基本資料

作者:李察.史密斯(richard smyth) 譯者:蔡宜真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其他系列 出版日期:2013-02-05 ISBN:9789862723142 城邦書號:BO0189 規格:平裝 / 單色 / 208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