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月亮與螃蟹
left
right
  • 書已絕版已絕版,無法販售
特別活動

內容簡介

◆獲得第144屆日本大眾文學最高獎項直木獎 世界如此之大,卻無他們容身之處 世界如此喧囂,無人願意傾聽他們 所以,那些無處可逃的孩子,創造了自己的神,然而神,真的會對他們伸出雙手嗎? 自在遊走於推理與文藝之間,道尾秀介獻給孩子的溫柔詩篇 【精采內容】 失去父親,和母親一起與因意外無法行走的祖父生活在鄉下海邊的慎一。 從大阪轉學過來,遭受父親虐待的春也。 兩個小學五年級的少年,懷抱著滿身創傷地被關在這個鄉下海邊。 無處可逃的他們創造了只屬於他們的神──「寄居神」,祈禱這個神能拯救他們,而這些祈禱開始以扭曲的方式逐一應驗。 這些孩子的悲傷和無邪的殘酷,能讓他們獲得救贖嗎? 【好評推薦】 「小學五年級的孩子和再大一點的孩子相比,其實還無法理解人性中黑暗的一面,不知道該怎麼躲避那些部分的他們,只能選擇直接面對。所以他們才會想出創造出神來拯救自己。」 ──道尾秀介自作解說 「透過少年、少女的視角描寫了成人的我們早已遺忘、失去的某種事物,讓我感到非常新鮮。」 ──伊集院靜(作家・直木獎評審委員) 「作者徹底利用慎一的視角描寫複雜的人際關係和母親的戀愛,充滿了挑戰精神。 我認為這是他此次獲獎的原因。」 ──宮部美幸(作家・直木獎評審委員)

內文試閱

  正如昭三所言,隔天風勢強勁。

  「慎一,寄居蟹不見了。」

  提著裝有新鮮海水的塑膠袋走近石頭時,先發現這件事的是春也。凹洞裡就只剩下那條蝦虎魚,寄居蟹已經不知去向。

  「啊,那個角落有一隻,白色貝殼的那隻。」

  「真的耶。不過其他幾隻跑哪去了?」

  為了不輸給風聲,兩人都得扯開嗓門說話。

  「是不是逃走了啊,就像昨天那隻螃蟹。」

  兩人決定先換水再說,他們蹲在石頭前,掬出凹洞裡的水。明明是同樣一件事,但今天因為從身後吹來的強風而使得難度增加,如果雙腿不使勁站穩,很可能隨時會被風吹得一頭撞上石頭。在兩人把水舀出來的期間,蝦虎魚的幼魚就在凹洞裡死命逃竄,牠濕滑的背鰭好幾次撞上了他們的手背。

  「啊。」

  春也喊了一聲,膝蓋跪在地上,身體前屈。

  「怎麼了?」

  「我把蝦虎魚撈出來了。牠跑哪去了?」

  「啊,在那裡,那裡。」

  「哪裡啦?」

  「在樹根那裡。」

  蝦虎魚掉在岩石旁邊的樹根之間,牠抖動著黑色的身軀,看起來比在水中時小上一圈。春也立刻想把牠撿起來,但因為魚身很滑,一直失手。失敗好幾次之後,春也用右手的指腹把魚撥到左手心裡,總算把牠撿起來。但這時蝦虎魚就像下鍋前的天婦羅,全身覆滿白色的泥土,幾乎一動也不動了。

  「看來是沒救了。」

  「就算放回水裡,牠可能也活不了了。」

  「把牠丟掉算了?」

  見慎一點頭,春也把魚扔進了灌木叢。

  結果,石頭的凹洞裡就只剩下一隻寄居蟹。

  「這傢伙還真是老神在在呢。」

  在水位低矮許多的凹洞中,背著白貝殼的寄居蟹抬頭看著他們。雖然兩人剛才啪啦啪啦地把水掬出來,但牠既不逃,也沒躲進殼裡,頂多只是晃動兩下鉗子,然後一直用牠珠針似的小眼睛在水中望著他們。

  「是因為沒力氣了嗎?」

  「也可能是太老了。」

  慎一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他覺得這隻寄居蟹頭部兩側的觸鬚,要比其他寄居蟹長一些。他雖然不清楚寄居蟹的成長階段,但那長長的觸鬚似乎就是牠上了年紀的證據。這可能是因為觸鬚的顏色是白色,很像鬍子的緣故。

  春也將食指浸在凹洞的水裡,悄悄地接近寄居蟹。寄居蟹一動也不動。一直要等春也的手指都碰著牠的臉,牠才把身體縮回殼裡,而且動作十分緩慢。

  「搞不好真的是上了年紀。」

  說著,春也把手指抽出水中。

  「咦,牠又跑出來了。」

  教人吃驚的是,這隻寄居蟹立刻又從殼裡探出頭來,抬頭看著兩人。

  春也又把手指伸進水中,但這一次他的手指不是立刻湊近牠,而是慢慢地在寄居蟹四周畫圈子,像是在逗弄牠。寄居蟹的雙眼之間長著兩根觸鬚,要比頭部兩側的稍短一些,只見觸鬚的前端一直追著春也手指的動作。

  「我在京都的廟會祭典上,看過這樣的東西。」

  「什麼東西?」

  「這樣的臉啦。」

  春也用手指碰了碰寄居蟹的頭。寄居蟹嚇得躲進殼裡,但立刻又探出頭來。

  「那叫惠比壽祭典,是為了拜惠比壽神辦的,扮七福神的幾個人坐在船上,從八(土反)神社出發,然後在大街上遊行。七福神裡頭,有人就是長這樣。」

  「長得像寄居蟹?」

  「不是啦。是在鼻子兩旁長著白鬍子啦,有兩個人。」

  這麼說起來,慎一想起七福神中確實有兩位老人模樣的神明。

  「那艘船經過的時候啊,我老爸和老媽都叫我低頭拜神,可是我覺得那老爺爺的鬍子太好笑了,一個人笑個不停,結果被我老爸拍了頭。」

  春也瞪著凹洞的底部,但目光卻似乎飄向了更遙遠的地方。

  「我雖然挨打了,但那時的老爸總是邊笑邊打我。以前都是這樣的。他啪地一掌拍我的頭,臉上笑笑的,像是很開心,我也不覺得討厭。」

  春也緩緩地眨了眨眼。

  看不見的水,突如其來地的,滲進了慎一的胸口。慎一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說什麼,只好假裝被凹洞裡的動靜給吸引。

  過了一會兒,春也小聲地笑了,轉頭對他說:

  「牠不是寄居蟹,應該叫牠寄居神。」

  春也的聲音很開朗,於是慎一也回以同樣的語氣:

  「因為牠長得像神明?」

  「沒錯,就因為牠長得像神明。」

  春也又把臉轉向凹洞,然後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子繼續說:

  「可能是因為我們把牠放進了這個凹洞,牠才變成了神明。因為這傢伙昨天還很普通啊。就跟其他寄居蟹一樣,才碰一下就嚇得縮回殼裡。」

  「牠是因為變成神明,現在才這麼鎮定嗎?」

  「我是這麼認為的。這石頭搞不好真的擁有神奇的力量呢。」

  寄居蟹在水中不停擺動著白色的觸鬚。

  「哎,要不要把牠烤出來?來把神明烤出來看看吧。」

  春也從褲子口袋掏出打火機。   「可是現在風很大。」

  「不知道火打得起來嗎?」  

  春也啪地一聲弄響打火機,試著點火,但火苗才剛點燃就熄滅了。

  「石頭後面風可能會小一點吧。」

  「去試試看。」

  慎一把手伸進凹洞水裡,抓住寄居蟹的貝殼,但牠一動也不動。直到慎一把貝殼抓離水面,牠才慢吞吞地躲進殼裡,但也不是完全躲進去,只見牠斜視的兩隻眼睛和白色的觸鬚從貝殼開口冒出來。

  「這裡不錯耶。」

  他們第一次走到石頭後面,這裡的空間大約有一塊榻榻米大。但前方不遠處地勢急轉直下,角度近似山崖,慎一和春也都盡可能靠近岩石坐下。林木騷動的響聲依然嘈雜,但是躲在石頭後面幾乎吹不到風。雲朵在他們頭頂上移動。

  慎一從口袋取出家中鑰匙,就近撿了落葉纏在鑰匙上。把寄居蟹倒放在四角形小穴上頭。頂著白貝殼的寄居蟹依然半縮著身軀,抬頭仰望陰沉的天空。春也打響打火機。但畢竟不是完全沒有風,火焰兩度被吹熄。他用左手擋風再點火,這次火焰雖然有些晃動,但是並沒有熄滅。

  「好了。」

  慎一把鑰匙移動至火焰的正上方。那隻寄居蟹仍是從貝殼開口探出頭部,仰望著天空。牠四周長了許多短鬚的嘴巴則一直動個不停。 

  「神明好像在說話耶。」

  有種莫名的興奮,那種感覺就和偷偷打開護身符袋口時的心情很像。

  「哦,牠爬出來了。」

  牠的動作像是已經認命了。牠一隻腳,一隻腳伸出來,無奈地爬出貝殼。先是細密花紋的胸口,然後是腫脹的腹部,寄居蟹整隻掉在地面上。

  「牠不動耶。」

  春也的意思是牠不像其他寄居蟹那樣橫衝直竄,但牠的嘴巴依然動個不停。而且牠那兩顆長得像木琴槌的小眼睛,仍是一直盯著慎一他們。

  啪,啪,春也把手舉到臉前,拍掌兩下。

  「既然是神明,來拜一下好了。」

  春也的劉海被風吹亂,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雙手合十,閉上眼睛。但幾秒鐘後,他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只見他嘴唇緊閉,表情變得一本正經。慎一也跟著他一起雙手合十,閉上雙眼。明亮的風景一消失在眼前,慎一覺得自己和春也彷彿是身在一間深山中的寺院裡。

  《要不要許個願?》

  春也的聲音清晰可聞,他們就像是在一個小房間裡說話。

  《許願?》

  自己的聲音聽來也很陌生,像是有某個人在心中替自己發聲。

  《難得遇到神明啊。》

  《可是我沒有願望啊。》

  《一定有啦。》

  《那……》

  慎一花了一點時間想答案。

  《我想要錢。》

  《什麼嘛。》

  春也嘲笑地說。

  《我想不到其他願望嘛。》

  《寄居神啊,寄居神,就請您賜給慎一一些錢吧。》

  春也以誇張的語氣說完,又「啪、啪」地拍掌兩次。慎一始終閉著眼睛,但是聽到春也拍掌後沒有動靜,似乎是在等自己行動,於是也模仿他拍掌兩次。

  「……咦,牠動了。」

  聽到春也的聲音,慎一睜開眼睛,看見那隻赤裸裸的寄居蟹似乎比剛才要靠近自己一點。牠拖著彎曲的腹部,不對稱的軀體笨拙地爬向前。

  「牠要去哪裡啊?」春也問。

  「應該是在找貝殼吧?」

  話說回來,牠剛才住的那個貝殼跑哪裡去了?慎一檢查腳邊,但就只看到他自己的鑰匙。

  「春也,在那裡。」

  白貝殼就掉在春也的右腳後面。看樣子是被風吹過去的。

  「你說什麼?」

  「貝殼掉在那裡。」

  慎一指給他看,春也站起身,扭頭向後看,結果運動鞋的鞋跟碰到了貝殼。只見貝殼無聲地彈了起來,飛越過急轉直下的地面,就這麼消失無蹤。慎一想都沒想地起身上前,幾乎就在同時間,春也一把抓住了他的襯衫。

  「你會摔下去啦!」

  「可是貝殼……」

  「不要管貝殼了,你是傻瓜嗎?」

  四周林葉沙沙作響,慎一和春也反射性地立刻蹲下身去。下一秒,一陣狂風掃過兩人的頭頂。沙塵啪啪地打在肌膚上,襯衫領子拍打著臉頰,身後的石頭發出了低沉的呻吟。慎一和春也蹲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等待這陣風過去。

  「好危險啊……」春也說。

  風勢轉小後,慎一頓時全身無力,就像蓋上了一條柔軟的棉被。他看了看寄居蟹,牠還待在原來的地方。

  「貝殼掉下去了。」

  「沒關係啦。沒貝殼也不會怎麼樣,就這樣把牠放回水裡吧。」

  「沒問題嗎?」

  「沒事啦,不過只是貝殼。」

  他們決定明天再為牠撿一個新貝殼來,然後用手指掐著赤裸裸的寄居蟹,帶牠回凹洞。牠掉進水中後,像太空人似地緩緩下降,平靜地在水底著陸。

  回過神來,天色已經暗下來了。他們不知道確切時間,決定趕緊下山去。慎一走在已經相當熟悉的山路,背上彷彿還留有剛才春也一把拽住自己時的感覺。慎一望著走在前頭的春也的背影,擔心他會不會被石頭或樹根給絆倒。不過今天兩人的距離比平時要近,萬一春也跌跤,慎一隨時都能一把拽住他的襯衫。

作者資料

道尾秀介(みちお しゅうすけ)

1975年出生於東京。 2004年以《背之眼》獲第5屆恐怖懸疑小說大獎特別獎。 2005年發表的第二部長篇《向日葵不開的夏天》入圍第6屆本格推理大獎, 短篇〈流星的製作法〉則入圍第59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8年以《烏鴉的拇指》獲第6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名氣扶搖直上。 2010 年以《龍神之雨》獲第12屆大藪春彥獎, 同年《光媒之花》獲第23屆山本周五郎獎。 2011年以《月亮與螃蟹》摘下第144屆直木獎。 創作風格細緻巧妙且具有豐富的故事性,充滿伏筆與陷阱,是推理界最受注目的明日之星。其他作品有《獨眼猴》、《所羅門之犬》、《鼠男》、《球體之蛇》等。

基本資料

作者:道尾秀介(みちお しゅうすけ) 譯者:張富玲 出版社:獨步文化 書系:道尾秀介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2-12-07 ISBN:9789866043390 城邦書號:1UJ00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