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魅惑之歌2 暗潮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她們」回來了, 帶著依然致命的美貌展開復仇, 而我即將加入她們的行列── 【內容簡介】 解開一個謎題, 更多的謎題接踵而來…… 暑假結束, 凡妮莎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她的美貌愈發出色, 而她知道原因。 男孩們無法控制對她的迷戀, 女孩們背地裡對她指指點點。 凡妮莎以為自己已經展開新生活, 但是她恐懼的過去不讓她離開, 「她們」的陰影籠罩著凡妮莎。 在冰冷幽深的暗潮之下, 復仇計畫如火如荼地進行。 凡妮莎會逃避、還是面對現實? 絕美又神祕的她, 只要一開口, 就會讓你愛得失去一切…… 【佳評如潮】 ◎「結合懸疑、戲劇性與浪漫愛情……讓讀者欲罷不能!」──《書單雜誌》 ◎ALAN青少年文學學會2010年 年度選書 ◎「文筆動人,將悠然寂靜的海邊小鎮描繪的栩栩如生。雷本筆下的情節永遠引人入勝,更賦予奧德賽這個古老故事中的妖魅一個嶄新面貌。」——《野獸日報》The Daily Beast書評網站 ◎「毛骨悚然、別出心裁。」——《浪漫時潮書評》 ◎「結合浪漫愛情與神祕懸疑,一本精彩萬分的超自然驚悚小說!」——《出版人週刊》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九月一日。今天本該是我姊姊賈絲婷開學的日子,去學校上課、買課本、思索自己的未來——但所有大一新生在這天該做的事她半件也沒做,因為當三個月前那天深夜她決定從懸崖一躍而下時,她的未來就已經決定了。         這一天,走在大學校園裡是我,不是她。   「那是派克大樓(Parker Hall);」我的嚮導說,「那裡是 海索恩大樓(Hathorn  Hall)和教堂。」   我禮貌性地微微一笑,跟著他穿過大廣場。廣場宛若公園般清幽,四周為紅磚建築所包圍,放眼望去,到處都是一群群談天說笑、研究課表的大學生。   「那是科勒姆圖書館(Coram Library)。」他指向一棟建築物,接著又說,「正後方是賴德圖書館(Ladd Library),整整十一萬兩千平方英呎的學術聖殿。」   「了不起。」我說;這三個字說的不只是圖書館,也是他。他棕色的雙眸如此溫暖,一頭黑髮略顯凌亂,彷彿在和我碰面前不小心在翻書考試中睡著了;在潔白的校隊隊服映襯下,那雙結實的手臂閃耀著古銅色的光澤。如果貝茨學院在學術成就之外,還想利用少女的浪漫情懷招收新生的話,那可真是挑了一個再合適不過的優秀代表。   「而且裡頭很舒適。相信我,我有深刻的體驗。」他突然停下腳步,拽住我的運動衫衣袖,往前一拉。我跌到他身前,一只飛盤劃過我腦袋幾秒前所在的位置。   「我相信。」我說。   我們貼身而立,他急促的呼吸聲就在我耳邊起伏,手臂的肌肉繃得老緊,牢牢抓著我衣袖。一會兒後,他終於放開我,五指改搭上肩頭的背包背帶。   「那是什麼?」我問。   他順著我點頭的方向朝圖書館旁的高樓看去。「那,就是決定性的關鍵因素。」他一面回答,一面沿著人行道走去。到了建築物的前門台階,他轉身面對我,咧嘴一笑,說,「看清楚了!是卡內基科學大樓(Carnegie Science Hall)!」   我一手按住胸口:「你是說這就是鼎鼎大名的卡內基科學大樓?那個擁有全世界最聰明、最高瞻遠矚的科學家,在此進行開創性研究、不斷持續塑造現代科學的地方?」   他傻了片刻才回答:「對?」   「等等,我一定要拍張照片留念。」   「如果妳熟悉這棟建築的話,」我一面在包包裡找數位相機,他一面說,「妳就會知道,在那裡頭進行的研究正是讓這座學院與眾不同的地方;光是它就值得整整兩萬元的學費,即便妳不是主修科學。」   Vox clamantis in deserto。   我瞪著數位相機的螢幕,滿腦子卻都是綠色的鑰匙圈、咖啡杯、運動衫和雨傘,上頭全都印著達特茅斯那熟悉的盾形徽紋。   「凡妮莎?」   「抱歉。」我搖搖頭,舉起相機,「說『龍蝦』。」   他抬起眼,欲言又止,目光落向我後方某處。我還來不及回頭看是什麼吸引了他的注意,就感到肩膀被拍了一下。   「錯了錯了。」我轉身,聽見一個男的說。他看起來與我年紀相仿,可能大上一、兩歲,身旁兩側還站著另外兩名男生。看見我的視線落向他們,兩人臉上都露出了笑容。說話的那人穿著工作褲、刷毛外套配上登山靴,像是準備好一下課就要立刻衝去爬山。   「什麼錯了?」   「這取景啊!我是說,這會是張好照片……但如果妳也在裡頭就更好了。」他伸出手,掌心朝上,問我,「可以嗎?」   「喔。」我垂眼看向相機,「謝謝,但是——」   「有絲分裂。」我的嚮導突然說。   登山男抬起頭,看向我後方的台階。   「我剛剛想到裡頭有很棒的細胞有絲分裂影像展,現在看正是時候。快中午了,我們應該趁光線改變前趕快去看。」   「嗯。」登山男點點頭,「告訴你,如果把她放到學校的招生簡介裡,我們每年大概可以多招幾千名學生。」   「我會記得告訴招生單位。」   登山男又用欣賞的眼光打量我最後一眼才離開。我等到他和他朋友走遠,繞過轉角,消失在視線範圍後才轉身回頭。我的嚮導仍站在同樣的台階上,雙手插在口袋裡,一臉凝重。為什麼?……因為緊張?還是嫉妒?   「裡頭真的有很棒的細胞有絲分裂影像展嗎?」我問。   「就算有,也不會安排在導覽行程裡,以免學生覺得無聊,打消申請的念頭。」   我再次舉起相機。   「龍蝦。」他說。   我替他照了相,將相機收回包包裡。「好,我知道卡內基科學大樓是你們學院的突出之處,但在決定之前,我還有個地方想看看。」   「體育館?劇場?美術館?」   「宿舍。」   他垂下眼,我的脈搏不禁加速。是不是我讓他尷尬了?正當我想開口提議別的地點——像是校園外某個比較靜謐、閒雜人等比較少的地方時,他便舉步走下台階,右轉後循著原路回去。   「等妳看見宿舍的水泥牆和油地氈地板後,說不定就永遠不想回家了。」他說。   我們穿過廣場,一路上沈默無語。雖然他不時會和朋友或同學打招呼,但我始終保持安靜。我的思緒翻飛,想著賈絲婷,想著剛過去的夏天和這個秋季,不知道自己若是開了口,嘴裡會吐出哪一件事。我跟著嚮導穿過校園,走進一棟高聳的磚樓,爬上四樓,那天旋地轉的感覺不曾消失。   幸運的是,那份沈默並不尷尬。從來都不。   我們站在一扇關閉的房門前,他說:「我要警告妳,房裡很簡陋,幾乎沒什麼布置。把兩個生物主修塞在同一個小空間裡——任何空間裡——就會出現這種情況。」   「你的室友……?」   「出去了。去參加一個四小時的研討會,大概還要三個半小時才會回來。」   我的心情一下飛揚起來,同時小鹿亂撞。那混雜的情緒一定是清清楚楚寫在我臉上,因為他立刻關心走上前。   「那好。」我說;聽到自己的語氣平穩,不禁鬆了口氣。「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繼續參觀吧。」   我的話似乎讓他安心了。他微微一笑,從牛仔褲的口袋拿出鑰匙,打開門鎖。進去後,他倚在關上的房門前,雙臂交叉背後,打量房間,說:「有意思。」   「什麼有意思?」我問。   「房間的布置。」   我環顧四周。這是一間典型的宿舍房間,兩張床、兩張書桌、兩櫃衣櫥、兩具書架。房間的一側較為凌亂,我猜是他室友的;他可能沒預期自己哪天會帶朋友回來。房內僅有的裝飾品是一塊藍色的地毯、一面大學旗幟……還有一枚相框;照片裡,一名女孩坐在紅色小船中。   「我知道房裡缺了點東西;」他柔聲說,「也大約知道那東西是什麼。不過現在,我非常確定。」   我迎視他的目光,走上前。他文風不動,因為他想確定不管接下來發生什麼事,都是因為我希望它發生。已經兩個月了,這一點還是沒有改變;就算是再兩年——二十年——也不會改變。   我盡可能地貼近他,但又不讓兩人的身體有所觸碰。我聞著他肌膚上的香皂味,看著他的胸膛高低起伏。他緊繃著下頷,寬挺的雙肩用力頂在牆上,雙臂緊鎖。   「凡妮莎……」   「沒關係的。」我傾身向前,悄聲說,「我準備好了。」   他雙手按住我臀部,我的雙唇在他頰邊摩娑。他一把將我拉上前,我們之間再沒一點距離。他的雙手從我的腰隻移到頸間,流連不去,小心翼翼地捧著我的臉,彷彿那是用玻璃做的。在低頭親吻我之前,他又凝視了我雙眼片刻,短短片刻,但已足夠我接收它們的溫暖。   天旋地轉的感覺停止了,我的思緒一下清晰起來,腦中只餘當下,只餘我們,還有他。   賽門。我的賽門。   起初的吻緩慢而甜膩,就像我們的雙唇在分開許久之後需要重新熟悉彼此。但不多久,四唇便緊緊交纏,吻得火熱而熾烈。我緊緊抓住他上衣前襟,任由他的唇在我頰上、耳邊遊移,然後一路下滑到我頸間。等到再也沒有赤裸的肌膚可親吻後,他停下了。但我不想要他停,於是移開唇,褪去身上的運動衫。等到我的衣服落地時,他的已經在那兒了。   他的額頭枕在我肩上,雙手順著我的背心緩緩下滑,最後落在牛仔褲上。我們從門邊移到床上,四唇沒有分開過。他躺下,我坐在他身上,兩條腿夾著他的腰。   看見我後退,賽門溫柔地說:「我們可以就此打住,只要妳有一點緊張或遲疑……」   我笑了。如果我在賽門身旁有任何一絲緊張或遲疑,也不是因為害怕靠他太近。   而是害怕靠得不夠近。   「我好想你。」我說。   「凡妮莎……妳不會知道我有多想妳的。」   可我知道。每一次他看著我、呼喊我的名字,每一次牽起我的手或親吻我,我都知道。雖然他只說過一次,但已然足夠,其他的無須多說。   我知道賽門愛我。   但不幸地,我也很清楚他為什麼愛我。   他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我用唇封住他。我不斷不斷吻他,直到他忘掉要說的話、直到我把那熟悉的惱人思緒推得遠遠的,一心只專注在他、在我們、在這個相聚的時刻上。   因為這一刻終會結束;必須結束。有時我是如此耽溺,如此歡愉,忍不住放任自己假裝一切如昔……但總有其他事情會打醒我的美夢。   如同晚些時候,我和賽門並肩躺在床上,四腿交纏,我的頭枕在他胸口,他的手指不經心地纏繞我髮絲,我看著床邊衣櫥上船中女孩的照片,數著他穩定而放鬆的心跳時那樣。   「我馬上回來。」我輕聲說。   我抓起身旁的床單,強迫自己的雙腳走到衣櫥前,將身上的床單換成賽門的睡袍,又從架上拿下一條毛巾,撿起地上的包包,走出房間。   一進走廊,我便跑了起來。方才上樓時我特別留意了浴室的位置,因此沒花多少功夫就找到要去的地方。路過的學生好奇地看著我,但我不予理會。我一把推開浴室的門,直奔入內。   每一間淋浴室都分成兩區:沖澡的地方和一小塊乾燥的區域供人擦乾身體與更衣。我衝進最後一間淋浴間,拉起塑膠浴簾。弄掉三次之後,我那雙巍巍發抖的手總算打開包包,掏出裡頭的一只罐子。一拿出罐子,我立刻將包包和賽門的睡袍扔在磁磚地上,走進淋浴間。   我的胸口和皮膚像著了火般,感覺不到自己的雙腿,必須用盡全身僅剩的力氣才能打開水龍頭,撬開塑膠罐的罐蓋。   我側頭迎向蓮蓬頭,任由水注沖刷臉龐。我張嘴,將罐子舉到唇邊,水與粉末一起湧進我喉嚨,我忍不住咳起嗽來。   但終於,我解脫了。每咽一口,我便放鬆一分。緩緩地,肌膚上的隱形火焰熄滅了,胸口的燒灼感也逐漸退去。力氣恢復後,我倒了一把鹽抹在身上,細細的粉末刮過肌膚,溶於水後逐漸變得滑順。   只是沐浴乳而已;我告訴自己;磨砂沐浴乳,就像spa用的那種。   雙腿一恢復知覺,我便感到它們在我身下癱軟。我跌坐在地,將膝蓋抵在胸前。冰冷的水注從頭頂流至腳趾,帶去從我緊閉眼中滲出的溫暖液體。   賈絲婷總說要克服對黑暗的恐懼,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裝周圍其實一片光明。在我們長大的過程中,她將這方法運用在無數情況上——不論這方法是好是壞,只要碰到驚慌害怕、手足無措的時候,我都還是仰賴它戰勝恐懼。   所以,幾分鐘後,我會站起來,擦乾身體,穿過走廊,回到床上,蜷在賽門身旁。而當他吻我,問我好不好時,我會跟他保證我再好不過。   因為

作者資料

崔西亞.雷本(Tricia Rayburn)

基本資料

作者:崔西亞.雷本(Tricia Rayburn) 譯者:劉曉樺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12-09-18 ISBN:9789571050010 城邦書號:SPP250362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8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