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上流女孩俱樂部系列 第三部 天生歌姬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上流女孩俱樂部系列 第三部 天生歌姬

  • 作者:喬安娜‧菲歐賓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2-09-11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她們沒有要求名利,因為她們生來就擁有一切。 《花邊教主》系列原著小說作者、《不朽之心》系列暢銷作者共同推薦! 身為好萊塢名流的女兒,本書作者喬安娜.菲歐賓把演藝圈的祕辛全部告訴你! 【內容簡介】 名模之女莉琪‧桑莫斯,集團千金卡瑞娜‧約金森,樂壇名媛哈德森‧瓊斯。 對她們來說,Hermes、Chanel、Dior只能算日常用品,所有人都對她們投以羨慕的眼光。 然而這三個女孩知道,在浮華世界中,她們最寶貴的只有──彼此! 上流女孩俱樂部規則第十條:妳不是妳爸媽,妳爸媽也不是妳。 身為流行音樂界一代歌姬的女兒,哈德森.瓊斯即將在樂壇跨出第一步。 才華洋溢的她,歌喉比起媽媽絲毫不遜色,甚至還能自己寫出優美的歌曲。 然而在專輯製作過程中,媽媽強勢地控制所有細節,就連主打歌都「變調」! 哈德森覺得自己無法呼吸,更別說開口唱歌, 但是眼看著她的首次大型表演就要開場了…… 莉琪和卡瑞娜該如何幫助哈德森找到自信和自己的風格? 哈德森能夠克服壓力,走出媽媽的陰影嗎? 她要如何向世界證明,她是靠著本身的天分與努力,才能站在聚光燈下? 【各界推薦】 ◎「彷彿馳騁於高中走廊還不夠,這群女孩就是必須走到世人的面前大展身手!」──Seventeen.com 時尚雜誌網站熱烈好評 ◎「……讀來十分有趣,饒富機鋒,又帶點心酸,彷彿得以窺視這群天之驕子那鍍金的世界。」──《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作品《不朽之心》系列作者愛莉森.諾艾勒 ◎妳可曾幻想過自己從小在曼哈頓長大,父母親是名人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別擔心,喬安娜.菲歐賓現在就告訴妳。連Gossip Girl本人都會愛上這一系列!」──《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作品《花邊教主》系列作者賽西莉.馮.齊格薩 ◎「文筆輕快易人……讀者不禁和主角感同深受,並討厭書中的壞人。」──《柯克斯書評》 ◎「劇情高潮迭起,友誼真摯,令人愛不釋手。」──Teensreadtoo青少年閱讀網站 ◎「我馬上被誘人的故事吸引,三位好姊妹泅游在名流的魚缸中,而她們深刻的友誼偷走了我的心。」──《好萊塢生活的祕密》(Secrets of My Hollywood Life)系列作者珍.克羅妮塔 ◎「完美、令人賞心悅目。」──《出版週刊》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妳不能光唱歌而已,哈德森。光唱歌是不夠的。妳必須征服那首歌。」歐拉.瓊斯說,她在皮耶爾飯店的宴會廳舞台上,在女兒哈德森面前走來走去。「征服舞台、征服歌曲,妳就能征服群眾。這樣一來,親愛的……」她說完,雙腳為軸轉過身,面對猶站幕後半遮面的哈德森。「妳就能成為明星。」   哈德森緊咬她的飽滿的下唇。她再過幾個小時就要首次上台表演,而她媽已經在提「ㄇ」開頭的字眼。不過說真的,這字眼她媽用得可多了。其實,說歐拉.瓊斯是位流行樂明星太小覷她了──她是美國流行文化的瑰寶。過去二十年間,她的歌直接空降熱門歌曲排行,風行全世界。她的演唱會門票幾分鐘就秒殺。專輯張張成為白金專輯。她俐落乾淨的泡泡糖(註1)流行樂風受全世界的藝術家爭相模仿。哈德森知道她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十四年,就等著把她所知道的一切教給她唯一的女兒。   「所以,妳就這樣走到麥克風前。」歐拉說,她穿著高跟靴,小快步走到台側假想的麥克風前。「舞台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妳還沒開口唱一個音,就當眾跌倒。」她假裝抓起麥克風。「妳把麥克風從架子拿下來,然後拿在離嘴唇幾公分的地方,接著稍微後退一點點。」她退了幾步說。「接下來,跟大家說幾句話。」她繼續說。「風趣,但要簡短。最後,親愛的,妳便開始唱歌了。」她說完轉過頭,看著哈德森,露出笑容。   她媽已經三十七歲,美麗依舊,深棕色肌膚完美無瑕,雙唇飽滿,金褐色的直髮垂放在肩頭。她穿著緊身瑜珈夾克和褲子,雕琢極至的身體一覽無遺:二頭肌曲線畢露、腹部硬如頑石、雙腿修長又結實。她又高又貴氣的額頭上沒有一絲皺紋,走起路來如舞者般優雅──胸膛高挺,脊椎拉直。哈德森不但繼承了這份優雅,而且,她還遺傳了媽媽傲人的顴骨和俐落的下顎輪廓。但她海綠色的眼睛、波浪般的頭髮和顏色如法國吐司一般的面孔都遺傳自她爸──據照片看來,至少她自己是這麼想的。麥可.凱利是歐拉第二次巡迴的舞群之一。他是個白人,有點書生氣息,他黑髮濃密,臉孔清癯,雙目深邃,就像是比利.克魯登(註2)和巴瑞辛尼可夫(註3)的綜合體。相片中他站在歐拉身旁,他的頭靠著她肩膀,朝著鏡頭傻笑。他們關係十分不穩定,巡迴結束他就跟她分手了,後來她才知道自己懷孕了。分手之後,他不再出現,也不再聽到他的消息。而歐拉出於自尊心,也從來不想和他聯絡。有時,哈德森會想,他是不是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個女兒。歐拉不常提到他,平常,他彷彿完全不存在。   「媽,這只是銀雪花舞會而已。」哈德森說。「又不是無線電城音樂廳(註4)之類的。」   「沒有差別。」歐拉說。「每一場表演都很重要。妳的製作人和唱片公司主管要來。他們會想看未來巡迴的話,妳會表演得如何。所以出來吧。妳不可能一整天都躲在布幕後面。」   哈德森從舞台側邊走了出來,她仍穿著穿去考期末考的衣服,一件破壞加工的牛仔褲和黑色毛衣。今天,學期正式結束,寒假開始,她現在唯一真正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睡覺。而且,她和她媽專為這場表演,已經花了好幾個小時討論、計畫、排演。她壓根就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淪落到在愛娃的世紀舞會中上台表演。她甚至不確定自己要不要出席。但是後來,哈德森最好的朋友卡瑞娜.約金森,同時是那場舞會的企劃,主動提議由她來表演餘興節目,她別無選擇,只好硬著頭皮答應。當然,愛娃原本是想請強納斯兄弟(註5)、賈斯汀.提姆布萊克(註6)或是其他大明星,她以為卡瑞娜靠她億萬富翁的父親的名號和一流名流的關係誰都請得到。但愛娃後來覺得哈德森也不錯。所以現在她必須準備好。   她媽是對的。再過六個月,她第一張專輯就會上架,之後她勢必要經常在更令人害怕的地方表演。她現在就必須學習如何應付這種事。雖然她覺得自己沒有遺傳到她媽媽的表演基因,至少相較於其他初次登台的表演者,她有受過一段人人稱羨的一對一專業指導。   幾週前,哈德森想選出在舞會中表演的歌曲,《心跳》似乎是最好的選擇。這首歌是有關凱文.哈格里夫的事,他大她四歲,是羅倫斯威爾中學的高年級生,兩人基本上互不相識。但他是山羊座,和哈德森的雙魚座天生一對,他有雙深不見底的灰色眼睛,每次只要一看到他,她就會心跳加速、雙手冒汗。他們只見過兩次面──第一次是在蒙托克的海灘上,第二次是在她家附近的梅格諾利亞麵包店,兩人不期而遇。卡瑞娜認識他,兩次都硬生生拽著哈德森來到凱文的面前。他們的眼神幾乎沒什麼相交,他差不多也只說了個「嘿!」,而哈德森則望著他,說不出話來。當她聽說他和十年級的莎曼珊.克朗出去約會時,她完全崩潰。她直接走到鋼琴前,兩個小時之後,她完成了這首歌──緩慢的曲調,融合了爵士和靈魂樂風味的一首曲子,她靠在她的鋼琴上,用她低沉、沙啞的嗓音吟唱著。   但這首歌後來經過一番改造。幾個月前,歐拉決定哈德森全部的音樂都必須調整。為了她首張專輯的銷售量,她的作品必須更鮮明、更耀眼、更瑯瑯上口。擁有小眾支持者還不夠──她必須放眼小巨蛋。於是哈德森任由她媽換了錄音室。任由她拆開每一首歌,將電子節拍、效果音和合聲一層層和歌曲疊在一起。最後,漸漸地,哈德森的音樂聽起來跟歐拉完全一模一樣。   現在,音樂從宴會廳音響傳出來時,哈德森努力抑制自己想摀住耳朵的欲望。歌曲聽起來又假又人工已經夠糟了。現在哈德森還必須親自唱這首歌。以前唱這首歌時,她從來沒有離開過鋼琴。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手、臂膀、腳該怎麼辦才好。當然,歐拉知道。   「好,我們來練習一下舞,親愛的。」歐拉說,她默默站到她身旁。「一開始是轉身,像這樣。」歐拉說,她用靴尖,完美、輕盈地轉了一個圈。「妳試試看。」   「媽,我跟妳說過了,我真的不想跳舞。」哈德森說。   「妳一定要有事做才行。」歐拉堅持地說。「來。試試看。妳舞跳得那麼好。」   哈德森向左邊一轉,勉勉強強轉了半圈。   「妳根本就沒有認真在做,哈德森。」歐拉說。「來。我知道妳可以做得更好。」   哈德森望向燈光明亮的宴會廳,一張張桌椅仍待人搬出去。至少現在還沒有人看著她們。如果我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只是來參加派對的話,我今晚會玩得多開心呢?她心想。和卡瑞娜和莉琪站在一起,一同讚賞別人的禮服,看有沒有帥哥,這樣會多盡興呀?   「媽,我真的做不到。」哈德森試了幾次媽媽的狐步舞之後說。「我真的必須 跳舞嗎?為什麼我不能唱歌就好?」   「噢,親愛的,不要負面否定一切。」歐拉說。「妳難道不知道我對於負面的看法嗎?」   「『負面的想法招致負面的事。』」哈德森背誦。   「沒錯。」歐拉說,她把頭髮撥到肩後。「而妳啊,親愛的,這次真的完完全全在排斥一切。我們再排一遍!」她回頭向側舞台的傑森喊。   哈德森等音樂響起。這不對,她心中某個聲音對她說。現在脫身。大家會理解的。甚至愛娃也一定要理解。   「來,哈德森,我們開始吧。」歐拉說。「我們先轉個圈,然後狐步走向右邊……就是這樣。」   就只是一個晚上而已,哈德森對自己說。總之,她能撐過去的。畢竟,她是兩名舞者的孩子。她一定有遺傳到他們的天份。   但其實,她心裡不是那麼確定。她媽媽才是家中的明星。她總覺得,這件事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

第二章

  幾個小時之後,哈德森站在同一塊布幕後,設法避免過度換氣。另一側,銀雪花舞會正如火如荼展開。她緊抓著搔手的絲質布,肚子裡緊張得彷彿有隻蝴蝶在翩翩起舞。至少,她知道自己看起來很美。她媽媽的髮型師基諾把她頭髮拉直,然後燙了輕柔的波浪鬈。她媽媽的化妝師蘇瑟把她臉撲上亮粉,用紫色的粗眼線筆畫上了眼線。她的經典黑色露背禮服貼著她的肌膚,感覺又涼又軟。她看起來就像個明星。現在她唯一必須做的,就是要表現得像個明星。然後不要昏倒。   但首先,見她朋友一面能令她更為心安。她從側舞台偷偷望了出去,準備好向卡瑞娜,或她另一位好朋友莉琪打暗號。這時,她眼前和人熱吻的正是卡瑞娜,她和一位哈德森從來沒見過的男生親吻。他很瘦,一頭短短的黑髮,腳上穿著破破爛爛的Stan Smith鞋,而且他看起來跟卡瑞娜以前喜歡的男生完全不同。那一定是艾利克斯,過去這幾個星期,卡瑞娜老是把這位市中心的酷DJ掛在嘴上。平常哈德森會給他們一點空間,但現在事態緊急,於是她便直接走向他們,在卡瑞娜肩膀上拍了一下。   「不好意思打擾了」她說。「可是我想我現在差不多要上台了。」   「喔我的天啊,妳看起來也太美了吧!」兩人飛快分開後,卡瑞娜說。卡瑞娜有一頭沙灘般的金髮、巧克力色的眼珠和長著雀斑的鼻子,她通常看起來像是名符其實的衝浪女孩。但她一穿上翡翠色的迷你裙洋裝和金色高跟鞋,就亮眼得令人驚嘆。   「喔我的天啊,我真高興我逼妳上台。」卡瑞娜跳上跳下說。然後忽然想起她身旁還有一個人。「喔,對了,這位是艾利克斯。」   哈德森轉向那個人。他真的很可愛,棕色大眼溫潤柔和,雙頰削瘦。「嘿,很高興見到你。」哈德森說。「我聽過你很多事了。」   「嗨,妳好。」艾利克斯和她握了握手說。「嗯,不好意思我打插一下。不過,站在後面那邊的是歐拉.瓊斯嗎?」他比著側台問。   哈德森根本懶得轉過身。她知道她媽一直都在附近。   「歐拉是哈德森的媽媽。」卡瑞娜跟他說。   「哇。」艾利克斯說。「妳去的學校真是不得了。」   他們聊天時,哈德森看得出來,艾利克斯雖然一臉酷樣,但他完全迷上了卡瑞娜。不過,她自己開始越來越緊張。銀雪花舞會是城裡最排外的假日舞會。愛娃只邀全紐約市私立學校中階層最高的那群學生,甚至還有些是來自寄宿學校。哈德森看不清楚台下的觀眾,但她能想像的出來,他們一定在四周漫步,自以為很酷,擺出一種百無聊賴的模樣,不跳舞,也不會為了誰的演出感到興奮。她知道今晚如果自己表現不好,就會淪為紐約市的笑柄。但她也知道,她必須撐過去,於是她提醒卡瑞娜和艾利克斯,該是她上台的時候了。   「好啦,沒問題,祝妳好運。」卡瑞娜對她說。   哈德森轉身走到後台,她看到她媽媽朝她走來。歐拉換上了一件黑色緊身上衣和皮褲。   「妳準備好了嗎?」歐拉問,她伸出手摸了摸哈德森的鬈髮。「我的天啊,基諾對妳頭髮做了什麼?這真是……亂七八糟。」   「媽──」   「妳穿這件禮服可以跳舞嗎?」歐拉問,她上下打量著她,皺著眉頭,一臉不滿意。「看起來妳的屁股根本動不了。我以為妳會穿那件含有萊卡材質的藍色禮服。」   「媽。」哈德森覺得自己的心跳開始加速。「沒有問題的。」   「妳現在只要記得,妳上台之後,有個東西叫第四道牆。」歐拉說,她將雙手插在她細瘦的腰上。「那就像是一道隔絕妳和觀眾之間的障礙。但妳必須打破它,一次又一次打破它。妳必須伸向觀眾,讓他們發覺妳在那裡──」   哈德森開始對母親左耳進右耳出,在肚中飛來飛去的蝴蝶好像變成了一隻幼龍。   「──記得,不管你做什麼,都要將聲音投射出去,就算有麥克風也一樣,還有記得……」──她頓了一下,加強戲劇效果──「斯沃夫唱片公司的理查來了。克利斯也來了。大家今晚都來看妳。妳最好表現好一點。」

作者資料

喬安娜‧菲歐賓

基本資料

作者:喬安娜‧菲歐賓 譯者:章晉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2-09-11 ISBN:9789571050027 城邦書號:SPP25041021 規格:平裝 / 單色 / 352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