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我在25個城市,遇見的25個人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孤獨星球旅遊部落客獎》非英語系暢銷作家 ◆榮獲Camino del Cid西班牙最佳旅遊文學獎 有人的25歲活得像40歲般豐富多彩; 有人的25歲可能是生命中最後的倒數; 我的25歲,透過三百多個日子的出走,紀錄了25個年輕人的困頓、夢想與熱血! 在一樣物品要價好幾百萬的辛巴威,有人靠著寫詩探索何謂真正的價值; 在同性愛情會讓人身陷囹圄的印度,有人為了名譽走進婚姻的牢籠; 在最大資產只剩下文化遺產的柬埔寨,有人藉著考究過去,想像不可知的未來 西班牙記者馬克.塞雷納(Marc Serena),在25歲那年豁然出走,造訪遍及五大洲的25個城市,探訪25個不同職業、不同背景、不同膚色、不同性向、不同信仰的同齡年輕人,聽見他們對於人生、對於社會、對於夢想、對於未來種種觀點,從他們的視界裡,看見一個我們從未了解過的多元世界。 【精采內容】 普琳蘿絲,詩人(辛巴威) 「在歐洲,即使是HIV陽性的患者,還是可以生活得相當不錯。但在這裡,好醫生都移民到國外去了,病人沒有辦法得到很好的照顧,這個國家一些才華洋溢的人因此去世。我希望這只是一場瘟疫,有一天終究會消失,即使我們這一代人無法看到。賭上了非洲的未來,我們必須比病毒更聰明才對。」 班帝,旅行社人員(印度) 「許多男同志選擇不出櫃,並且走入婚姻,那是因為對他們來說,家族的榮譽才是首要考量。直到前幾年都還有同志被殺死的案件。幸運的是,時代在改變,我記得報紙上的一張照片,出現了一張讓我很感動的海報,上頭寫著:『我的兄弟是同志,我愛他。』沒有人能抵擋這股力量,我們許多人都受到鼓舞。」 朱塔朋,拳擊手(泰國) 「泰拳是泰國的國家象徵,誕生於泰國,讓我們驕傲自豪。有些人會覺得這是毫無目的的搏鬥而感到震驚,甚至覺得很殘忍,而不喜歡這項運動,但這只是合法改善生活的一種方法,我不懂為什麼這些人總是要批評?我更心痛的是,還有一些更重要的場館,至今仍禁止女性參加。」 戴萊伊,藝術家(紐西蘭) 「我的祖父母認為,身上的血讓我們與眾不同。我覺得有種特質貫穿著我們的待人處事,以及我們的生活方式。例如,說到家人,我會覺得包括祖父母、表兄弟姐妹,還有他們的表兄弟姐妹……我們是部落文化,重點不在個人,而是整個家族。這與儀式無關,而是態度。」 盧卡斯,發明家(阿根廷) 「年輕人往往依照別人的思考模式看事情,沒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不看電視,因為我不想和別人過一樣的生活。世界上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東西都已經發明了,這件事無庸置疑,但是任何東西都有改善的空間,我們必須經常保持這種思想。重要的不是我們得到什麼,而是我們擁有創造的能力。」 【好評推薦】 「我們都不相信自己能完成多少事,但我們都不知不覺地完成很多事。大事。影響一輩子的事。我們都想改變一點點的世界,讓小小的力量和聲音傳出去。這本書把每個年輕人的生活和想法都一一呈現了。」 ──Venus暖暖(人氣旅遊部落客「搭便車教授」) 「二十五歲,無限希望,也無限苦澀的年紀。無論已經、將要、正在經歷這段時間,都值得看看世界其他角落的青年,如你我一般平凡的二十五歲,是如何的渺小又巨大。」 ──張子午(文字工作者)

目錄

◎自序 二十五次偶然 ◎啟程 穿越五大洲 ◎Stop1 黑白二分的國度 這裡劃著白人與黑人的平行線,我卻在這裡創造了交集…… ──山布羅,DJ ◎Stop2 風平浪靜的海岸 一個遍地寫滿貧窮的土地,仍有許多充滿活力的賣命身影…… ──李奧,網路技術人員 ◎Stop3 少女們的蘆葦 在一個平均壽命只有三十歲的國家,他們仍樸實地嚮往未來…… ──伊莎貝爾,家管 ◎Stop4 發自恐懼深處的詩歌 在一個沒有旅客的荒涼國度,文字是否可以撫慰饑餓? ──普琳蘿絲,詩人 ◎Stop5 用一生實踐的承諾 因為我們了解幸福,所以要感激死亡…… ──川昭一,佛教和尚 ◎Stop6 唱遍世界的明日之星 一個被流行推向世界舞台的國家,是否反而也被流行禁錮起來? ──李素恩,歌手 ◎Stop7 黑色GDP背後的藍天 在自由受到打壓的世界,有些人依然在縫隙中勇敢地發聲…… ──李昂,環保人士 ◎Stop8 打破界線 即使有著天生的阻礙,還是無法減少我對速度的熱愛! ──蘇樺偉,運動員 ◎Stop9 不受認可的愛情 這裡沒有為愛結合的婚禮,只有靠條件媒合的姻緣。 ──班帝,旅行社人員 ◎Stop10 改變命運的力量 泰拳不是暴力,而是扭轉生活的方式、獲得榮耀的管道…… ──朱塔朋,拳擊手 ◎Stop11 挖掘沉重的過去 靠著文化遺產,賺觀光客的錢而繁榮的經濟,究竟還可以走多遠? ──莫黛,考古學家 ◎Stop12 東南亞時尚之都 年輕的世代正在崛起,努力打破越戰後的殘破留給世人的印象…… ──亞德里安,時尚設計師 ◎Stop13 釣魚天堂 由七千個島嶼組成的地域,承載著無數個閒適的白日夢…… ──雷南特,漁民 ◎Stop14  一天一頓晚餐 開餐廳、拍片、當醫生……,原來二十五歲可以活得像四十歲一樣多彩! ──山姆,企業家 ◎Stop15 毛利人的驕傲 僅有羊口四分之一的稀少人口,卻有著無比浩瀚的文化尊嚴…… ──戴萊伊,藝術家 ◎Stop16 監獄中的奇蹟 街頭的搶匪和監獄的囚犯,究竟誰是好人?誰才是壞人呢? ──卡拉,女受刑人 ◎Stop17 發明家啟示錄 出身拉美國家註冊最多專利的阿根廷,創意,可能會幫你保住一命…… ──盧卡斯,發明家 ◎Stop18 叢林裡的一晚 我們相信神的存在,植物更是神的賞賜,可以療癒百病! ──羅慕洛,薩滿 ◎Stop19 暗室中的曙光 即使因毒品出名、難民人口居世界之冠,但他們永遠只看事情的光明面。 ──胡安妮塔,電台節目主持人 ◎Stop20 馳騁吧,鬥牛魂 被亂政與刑案汙染的心靈,都能在鬥牛場的嘶吼中得到救贖…… ──荷西,鬥牛士 ◎Stop21 孩子們的朗讀聲 為了幫家裡工作掙錢,教育只能是這些孩子偶爾的選擇…… ──帕蒂,教師 ◎Stop22 熱狗大胃王 踩在處處都是機會的土地,和來自各個種族的人一起瘋狂! ──派崔克,職業大胃王 ◎Stop23 另一個可能的世界 即使發聲抗議不會引起多少改變,我們依然要讓世界聽見…… ──莉亞,反全球化人士 ◎Stop24 玫瑰、茉莉和香草 找到適合自己的味道,就像找到自己的歸屬…… ──弗洛利安,香水顧問 ◎Stop25 前往木星 我們或許都想著未來要前往何處,而沒有想過我們究竟源自何處? ──塔亞娜,未來女太空人 ◎降落 回歸的靈魂 ◎後記 二十五段際遇

序跋

自序 二十五次偶然

  小船在祕魯烏卡亞利河(Ucayali River)上,搖搖擺擺地前進著,我還記得那晚我們身處在茂密的亞馬遜叢林中,沒有一絲光線,與外界隔絕,但仍持續前行。   我與兩位長老在旅途中聊著天,他們和我一樣,得渡河回到原始部落。這一聊就聊了兩三個小時,直到天黑得完全看不到對方的臉。叢林的寂靜籠罩四周,我們聽見河水輕拂船體的聲音。   野生動物從遠方一步步靠近,還有一隻螢火蟲飛上我們的船,它是黑暗中的光點,天色一暗就迅速地亮起來,用閃爍的光芒陪伴我們下半段的旅程。   當螢火蟲發的光越來越微弱,我平靜地想,我們會沒事的。   然而,當螢光全部熄滅時,我卻開始忐忑不安。   有時候在旅途中我會想:我怎麼會在這裡?是誰讓我去接受這項挑戰呢?是什麼讓我決定放下一切?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找到答案,但我想或許是自己無止境的好奇心,或是受到潛意識驅使吧!   踏上漫長的旅途,我想就好比決定生兒育女或創業,如果你再多想幾次,這件事就有可能會拖延或放棄。   也許,親愛的讀者會問:如果這是一趟長途旅行,我是如何找到這二十五個年輕人的?又是什麼機緣把他們集合起來?他們有什麼樣的共通點?……這二十五個年輕人,有些是在偶然的機會中認識,但有些人卻是在很特別的情況下認識,例如在偏遠島嶼找到的漁民;向當地政府申請會見的囚犯;從報上看到進而認識的奧運金牌得主;在遊行中認識的反全球化抗議者……。   也有些人會問,我如何與他們相處、溝通?我們大多以英語交談,但我也會用西班牙語、法語或透過翻譯,直接用他們的母語溝通。   其實,有十幾個不知名人士冒險幫助我,沒有人想過為什麼要幫忙,就像是一種直覺。有些人熱情歡迎我到他們的家,或帶我到他們居住的城市;有些朋友的家人還得忍受我的大嗓門;有些人更為我開啟體驗生命的那扇大門。   這本書中的每一頁都是真實的呈現。我竭盡所能忠實傳達這些信任我的人,以及我所認識的地方,有些故事雖然不夠完整,甚至平淡無奇,但卻十分真切。這是二十五個深具啟發性的故事,不帶偏見或複雜的詮釋,採用輕鬆從容的敘述方式,全書皆盡可能以最誠實的方式來呈現,十五萬公里外的故事在二十五個章節中表露無疑。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探索,書中所有的主角都回應著同樣的事情:是什麼引起他們的歡笑和悲哀?是誰、或什麼事情促使他們面對未來和國家……?   我已經從中獲得了一些收穫,也許你也可以。如果你願意,我會在這段旅途中陪著你,而且只會像一隻小小的螢火蟲般出現,然後消失……

內文試閱

發自恐懼深處的詩歌 在一個沒有旅客的荒涼國度,文字是否可以撫慰饑餓?

辛巴威,哈拉雷,二○○八年九月二十六日   第二天早上,我從住宿的床上醒來。八張床位的房間,只有我一個人。我去櫃台問是否可以幫忙準備早餐,櫃台人員禮貌地回應,如果沒有事先通知,就無法提供餐點,即使事先告知,他們也無法保證能夠供餐。   「沒關係,不用擔心。我自己去買些東西。」   全市最大的購物中心離這裡只有幾條街的距離,他建議我帶著美元現鈔,並且祝我好運。但我不懂,為什麼要祝我好運?   燦爛的太陽高掛天空,是個適合外出的好天氣。我住的旅社位於當地的住宅區,那裡的街道寛敞、屋舍漂亮,到處點綴著幾棵不同顏色的樹木,其中尤以紫雲木特別讓我著迷,高大的樹幹,在陽光下閃耀紫色的光彩。在這個時節,紫雲木的花開得極美、光彩亮眼,落下的花瓣鋪滿了街道,散步其間,讓人感到無比歡愉。   我很快來到購物中心。這裡有酒吧、餐館、超市……應有盡有,我來到的是這裡最大的賣場,店裡有貨架、櫃檯、冰箱,但是裡頭全都空蕩蕩,什麼都沒有。這個情形就像是國家處於戰亂,或是超市隔天就要倒閉,正在進行大清倉一般,架上只剩下零星幾樣商品:洋芋片、清潔用品、幾盒顏色不齊全的色筆、辣味餅乾還有零售的衛生紙捲。   在水果區,所有的盒子擺放得整整齊齊,只是裡面都是空的。一位女士搖晃著那堆皺巴巴的胡蘿蔔,試圖讓它們看起來新鮮一點,腦袋裡思考著烹調的好方法。   商品唯一齊全的就只有酒類區,架上整齊陳列著十幾種葡萄酒及烈酒,瓶上標示前所未聞的品牌,看起來陳舊而且積滿灰塵。很快我就明白了緣由,因為用馬克筆寫上的價格表上標示著好幾個零。   正當我要放棄希望時,我來到了麵包區,玻璃櫃裡放著幾塊鬆餅。   「早餐終於有著落了!」我想。我問了鬆餅的價格,換算一下,一個鬆餅居然要價十美元(約三百元台幣)左右!我只好說聲「不用了,謝謝」。儘管有錢,卻買不到價錢合理的東西,我只好失望地離開。   我走到隔壁的超市,這裡的貨架上同樣空蕩蕩的,架上只放著用來裝爆米花、水果和肉類的環保袋,超市的工作人員手上拿著袋子四處閒晃。離開超市後我看見兒童到處行乞,一個男人賣著像是自家栽種的水果。也許要買食物就得到這種黑市吧,不過,他會不會故意哄抬價錢?到底合理的價格是多少呢?   轉過頭,我看到一群人排成一條長長的人龍,或許很難相信,他們都是在排隊等著提款。另一頭也有兩台自動提款機,同樣排著要等上好幾個小時的隊伍,看起來彷彿世界末日已經來臨。   一位剛提完錢的女人,搖搖晃晃地走過我身旁。我問她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在排隊,她說:「已經好幾天都是這樣了,活期帳戶裡的錢幾乎領不出來,因為現在規定的提款限額非常低。告訴你,我現在手上的現金,就連買一瓶水都買不起。有些人甚至整晚都在這裡排隊!」   看看附近的餐館,我不想再冒險了。我走到離我最近的餐廳──溫比漢堡(Wismpy),那是一家類似麥當勞的速食店。「我們沒有麵包,所以不供應三明治,」我一進門,收銀的店員就事先說明,「我們有雞蛋,如果你要的話,我可以幫你準備一份煎蛋餅。」我換算一下,這份煎蛋餅簡直是天價。   「飲料的話,只有茶和可口可樂。」店員說。   「那水呢?」我問。   「沒有,已經賣完了。」對於我的追問,她似乎感到有點不解。   我沒有點餐,失望地離開那家餐廳,再次回到大街上,不知何去何從。環顧四周,我發現一家應該是這附近最高級的酒吧,酒吧的名字叫女高音(Sopranos)。往裡頭看,大部分的位子都是空的,只有一位看起來老氣的白種女人坐在裡頭。這是我到這個國家之後看到的第一個白人,是因為家店什麼都有嗎?會很貴嗎?   服務生看到我在門口,過來幫我開門。這種服務,彷彿是到了一家珠寶店。事實上這裡的確很像,因為眼前唯一看得到的食物,就是放在透明冰櫃裡不停旋轉的蛋糕,就像是在展示鑽石項鍊一樣。   服務生幫我帶位,接著遞給我一份寫著天文數字的菜單。即使把每個價格的數字後面減去十個零,數字還是大得令人困惑,隨便一樣東西都要價好幾百萬。   我問服務員一個起司三明治和果汁要價美元多少,他告訴我四塊美元(約一百二十元台幣)。這似乎還滿合理的,我告訴他那就這樣吧。現在至少我發現了一個地方,可以讓我繼續生存好幾天。不過,那些當地人是怎麼過活的呢?   辛巴威的局勢日漸惡化。日復一日的苦難,難有轉圜的餘地,可以預見未來只會越來越棘手。下個禮拜銀行會把提款機的提領金額降得更低,物價將會漫天喊漲。通貨膨脹只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價格上漲得太快,所以像是電話帳單等帳款的總額就變得微不足道。除此之外,生活皆困頓得無以為繼,如果你看到有人在哈拉雷開車的話,那麼就代表那個人犯罪了,因為這裡根本沒有合法的購車方式。   我到外頭散散步,走著走著就來到了一家叫做Book Café的咖啡廳,那是這個城市的藝術家和文化人聚集的地方。一路走來,這裡的道路和建築物讓我更加確信,這裡真的處於失序狀態。我相信這裡曾經是一座美麗的城市,但如今已荒廢許久。   在這個經濟和政治陷入危機的國家,仍然能夠保持一些藝文活動,Book Café真是個難得的地方。今天這裡安排了詩歌朗誦和其他許多活動,店裡擠滿許多人,大家手上都捧著飲料。   我在店裡遇見了普琳蘿絲(Primrose)。她是一個二十五歲的女孩,打扮得很有一九五○年代的風格,特別是她的耳環、項鍊和閃閃發亮、高貴的白色寬邊帽。她告訴我她是個詩人,偶爾會受邀來這裡朗誦詩歌。不過,今天她是來當觀眾。我問她可否加入,一起喝杯啤酒,她接受了我的提議。   「在辛巴威,靠寫詩維生非常困難。書不是人們生存的首要需求。如果吃都吃不飽了,詩歌又有何用?如果夠幸運的話,有人把我的書推薦給學生,那麼每所學校都會來買書;但如果沒有那種運氣的話,那麼就會很慘,一本也賣不出去。我一直都想把自己直接介紹給外國的讀者。到目前為止,我曾經受邀參加兩個國際文學節活動,一場在英國,另一場在塞爾維亞。在等待時機的同時,我也在辛巴威的聯邦儲備銀行工作,我已經在那裡待五年了。」   普琳蘿絲告訴我:「我學的是會計,這份工作可以用來支付生活開銷。但是,我對寫作有很大的熱情,對我來說,寫作就像呼吸般無法戒掉。」她的薪水會隨著當地貨幣波動有高有低,但是比起歐洲工資標準還是少了十倍之多。即便如此,在當地她還是被當作享有特權的群體。   雖然母語是肖納語,普琳蘿絲寫出的英語卻無可挑剔。她說:「我的詩談論愛情、戰爭、和平……,我是典型的浪漫主義,即使談論的主題是辛巴威和我們過去的生活。」 如果我不得不親吻,我願親吻棘刺。 刺槐樹,鋒利的荊棘閃閃發亮。 那是從尖刺滲出的美好嗎?還是堆積在尖刺的悲傷? 游移於深藏的臉孔,隱約看見憤怒、悲傷。 和著淚水的雙唇刺痛著。 辛酸血淚,傷痕累累。 愛不會受傷嗎?不曾寒冷、飢餓嗎? 還是因為不曾哭泣、盼望、要求? 受傷、碰撞。 這愛的雙唇。這迸發與激昂。 隨著渴望與陽光,只需一吻,吻在深鎖孱弱的心臟。 ​​我看見桃子、蘋果,散落在路邊。 我挑選,愛撫,輕晃,甚至擁抱它們…… 但是,如果我不得不親吻,我願親吻棘刺。 感受那尖刺刺痛著我的雙唇, 讓愛像汁液般滴落這片土地。 滋潤生長的土壤,如煙而逝的那天, 我的愛將澄澈如鏡, 那在尖刺上累積的,我的血,如今乾燥、結痂, 頑固地擁抱著那尖刺。 人們不曾留意眼前;只是不斷回首往日的美好時光。   她為我背誦了一首詩歌,緩慢卻充滿情緒,全神貫注,完全沒有停下來看我一眼。以咖啡廳的喧鬧為背景,她朗誦的這首詩是關於辛巴威。她發誓會熱愛自己的國家,即使像是在親吻棘刺。這首詩強烈得讓我有點喘不過氣來。   「我喜歡詩歌抽象、充滿深度的意境。薄薄的一頁,訴盡人的一生。但我也知道,這是一種小眾文學,就像古典音樂。所以現在我也創作長篇的文章和故事……」   堆砌字詞賦予她抗拒的力量。   「那些有天分的年輕的人可以輕易地逃離祖國,但我屬於這裡,這裡有我生存的空間,我不願投降。很多朋友都去尋求更好的生活,有些人要求政治庇護,他們編造了一些事實,只為得到其他國家的同情……現在,他們如願以償到了國外,也體會到海外的生活並非那麼輕鬆,他們又懷念起故鄉,這時才發現已沒有回頭路可走。」   詩的最後一段猶然在耳:「人們不曾留意眼前;只是不斷回首往日的美好時光。」   無可否認,當前的情況已經糟得難以復加。普琳蘿絲說:「我不能隨心所欲地享受美食,我不能和朋友舉杯同歡,我不能存錢買雙心愛的鞋子……生活上有許多的不順遂。如果有人能幫你養活孩子,你根本不在乎總統到底是一隻猴子、狒狒還是鱷魚。大多數人如果能不理政治,根本不願插手其中。但現在的情況已經到了極限。」   「對於國家潰敗的解釋,不同的利益團體有不同的說法。有些人認為這是英國殖民統治留下的遺毒,有人則認為災難源自近代,一九九七年穆加貝總統為了贏得立即的支持,承諾那些擊退殖民者的英雄,會補償那些退伍軍人數百萬元,卻沒有仔細評估國家是否有足夠的資金。最後他印了過多的鈔票,使得辛幣失去價值。」   普琳蘿絲認為兩者都難逃其咎。   「英國人想在辛巴威實行他們的民主典範,結果實驗大失所望。事實證明,國家掌控在一小群菁英團體手裡,就發生了與歐洲君主專制時期同樣的情形。過去的一百年,我們生活在英國人的枷鎖下;當我們重獲自由後,我們便天真地慶祝獨立,全然忘了對我們的領導人提出要求。」   我們兩個人都歇了口氣。   「順便問一下,你明天方便到我家來吃頓午飯嗎?」她問。   我點頭。   「不過有一個條件,」她邊說邊笑著,「不要被我的房子嚇到!我一年前搬到那裡,目前還在施工中。」   我們來到聯邦儲備銀行的總部。日復一日,一樓大廳仍然有很多人在自動提款機前排隊。我們搭電梯上樓,涼爽的空調彷彿歡迎著我們到來。我們來到她的辦公室,擺設雖然簡樸,但很寬敞,牆上還有木板裝潢。辦公室裡頭有一張桌子、電腦和兩把椅子。   「我的部門負責對外事務,是少數沒有限制提領金額的部門。」在桌子上,我看到幾十份都是數字的文件,還有她最近買的書:渥雷‧索因卡(Wole Soyinka)的《獅子和寶石》(Lion and the Jewel )。   「他是辛巴威最好的作家之一。」在一堆文書中,可以看到她的薪資單,她在紙的另一面寫了一首詩。我看了一眼,寫的都是關於窮人、妓女和棄嬰的傷心詩句。在薪資單背面手寫詩歌,彷彿精準地影射著她的生活。   我們在午後離開辦公室,剛好是哈拉雷市中心比較繁忙的時候。不過,那個場景看來有點怪異,彷彿這個有一半的人沒有工作,另外一半的人則把時間全花費在自動提款機前排隊。我看到許多人困在街上,不知道何去何從、沒有經濟能力,也無力逃脫。   辛巴威曾經是非洲大陸普遍教育程度最好的國家。但自二○○○年以來,一切都不復從前。許多教師移民到其他國家。幸運的是,識字率仍然相對較高。   我們走得很快,中途沒有太多停留。交通號誌燈還是故障。「有時是因為停電,這種情形很常見。另一種情形則是因為燈泡被偷了。你知道偷燈泡做什麼嗎?這些燈泡可以賣給舞廳。」   普琳蘿絲當我的導遊,幫我說明經過了哪些社區,還特別向我介紹一個都是殖民時代建築的街區,我們看到許多病人在街上行乞。對於許多人來說,愛滋病仍然是生命的主要威脅。「我的表妹很年輕就和初戀男友結婚,」普琳蘿絲說,「她只有和這個男人在一起,兩年後,愛滋檢驗的結果竟然是陽性。現在她必須服藥,不過這也造成很大的問題。因為醫生不開正確的藥,但也拿他們沒辦法。我們和醫生對抗了三個星期,還是沒有成功……實在非常辛苦。」   這是非洲最糟的事之一。「在歐洲,即使是HIV陽性的患者,還是可以生活地相當不錯。但在這裡,好醫生都移民到國外去了,病人沒有辦法得到很好的照顧,除此之外,這裡物資缺乏,貧窮仍然是愛滋病的主要成因。」   這裡還缺乏良好的資訊宣導,她堅信:「這裡有很多教師避免在學校談論性議題,這樣做反而讓性議題戴上更神祕的面紗。在這裡有許多的流言,聽說有一些男孩子想從事性交卻不願意帶保險套,所以無知地說出:『為什麼吃糖果還要隔著包裝紙?』這樣的話。」   在感染率如此高的情況下進行不安全的性行為,就好像拿裝上兩發子彈的左輪手槍在試運氣。差異之處僅在於,運氣差的人不會馬上死亡,而是受到感染。   「愛滋病仍然被視為不道德的人或窮人才會得的疾病,很少有專業人士願意公開承認他們有愛滋病。一些長期交往的伴侶拒絕做定期檢查,即使是免費檢查也一樣。相反地,這個國家一些才華洋溢的人卻因此去世。」說著說著,普琳蘿絲的雙眼濕潤了起來。她說:「我希望這只是一場瘟疫,有一天終究會消失,即使我們這一代人無法看到。賭上了非洲的未來,我們必須比病毒更聰明才對。」   只要抱著和普琳蘿絲一樣的想法,未來就會有希望。心中如果還有詩,未來就會有希望。

作者資料

馬克.塞雷納(Marc Serena)

1983年生於西班牙曼雷薩,為電視台、電台及報社記者,任職過加泰隆尼亞電台、西班牙RAC1電台、西班牙國家電視台、西班牙Canal 33頻道、加泰隆尼亞報等媒體。 旅遊一直是他的執著,在25歲那年,他決定放下一切,到世界各地旅行。他想了解來自其他國家年輕人的生活,希望透過當地年輕人的觀點,來看這個世界的現在與未來;因此,他撰寫了來自25個國家、25個年輕人的故事,並把這趟旅程記載在他的個人部落格上,網址為:http://www.lavueltadelos25.com/ 2009年國際評審委員會頒發每年一次的《孤獨星球旅遊部落客獎》,由成千的粉絲投票,最後其部落格獲選為非英語系最佳網站,同時也獲選加泰隆尼亞博客獎(Blocs Catalunya)之最佳年度個人部落客獎。

基本資料

作者:馬克.塞雷納(Marc Serena) 譯者:葉淑吟陳佳宏黃翠玲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商周其他系列 出版日期:2012-09-10 ISBN:9789862722329 城邦書號:BO0185 規格:平裝 / 部份彩色 / 320頁 / 14.8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