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oween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上流女孩俱樂部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上流女孩俱樂部」系列作首部曲,閃耀上市! ◆《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作品《花邊教主》作者大力推薦! 莉琪‧桑莫斯,超級名模凱莎‧桑莫斯唯一的女兒,天生機智又體貼,喜歡默默地躲在一旁。 卡瑞娜‧約金森,億萬富翁卡爾‧約金森的女兒,是節奏傳播公司唯一的繼承人,個性直言不諱,寧可爬山,也不願爬上上層社會階梯。 哈德森‧瓊斯,排行榜冠軍、流行樂界的代表人物歐拉‧瓊斯的女兒,穿著時尚,個性敏感,自己的音樂生涯正要邁出一大步。 因為生來就擁有一切,這三個女孩並不要求名利。   然而她們卻依舊不停追求。  她們──究竟還想要什麼? 【內容簡介】 名模之女莉琪‧桑莫斯,集團千金卡瑞娜‧約金森,樂壇名媛哈德森‧瓊斯。 對她們來說,Hermès、Chanel、Dior只能算日常用品, 所有人都對她們投以羨慕的眼光。 然而這三個女孩知道,在浮華世界中,她們最寶貴的只有──彼此! 「上流女孩俱樂部」的規定與方針共有十點,本來只有會員才能得知,但為了展現邀請新成員的誠意,我們決定先讓妳看看其中五點: 一、不閱讀小報,不瀏覽名流八卦網站。可是如果不得不看的話,一看到自己爸媽的消息,就要努力將目光轉開。 二、所有朋友都是好朋友,但只有上流女孩俱樂部的姊妹知道妳的真實生活。姊妹不嫌多,請結交更多姊妹。 三、朋友永遠比男生重要,永遠。 四、對所有人都要友善,如果大家還是說妳自以為是,那就隨他們去說。 五、如果妳要討論自己爸媽的生活戲碼,只能和另一位姊妹說。(參照規則二) 想知道更多俱樂部規章嗎?只要妳家裡有錢,只要妳的父親或母親是名人,歡迎現在就加入──上流女孩俱樂部! 高年級新學期一開始,怎麼看都只是平凡人的莉琪‧桑莫斯就已預料到,自己動人的超級名模母親將被奉承她的記者和仰慕她的粉絲團團包圍。但一天,有一名攝影師來找莉琪,並相信她就是「美感的新面貌」。莉琪一家人,包括她自己都十分訝異,她居然成為了桑莫斯家近期緊抓媒體目光的女人…… 結合了上流世界、愛情、友情、親情等種種元素,糾結的情感與緊湊的劇情牢牢抓住讀者的目光,《上流女孩俱樂部》在萬眾矚目中誕生。妳,還在等什麼? 【好評推薦】 ◎「妳可曾幻想過自己從小在曼哈頓長大,父/母親是名人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別擔心,喬安娜‧菲歐賓現在就告訴妳。連Gossip Girl本人都會愛上這一系列!」──《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作品《花邊教主》系列作者賽西莉‧馮‧齊格薩 ◎「喬安娜‧菲歐賓的處女作讀來十分有趣,饒富機鋒又滿腹心酸,彷彿得以窺視這群天之驕子鍍金的世界。」──《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作品《不朽之心》系列作者愛莉森‧諾艾勒 ◎「我馬上被誘人的故事吸引,三位好姊妹泅游在名流的魚缸中,而她們深刻的友誼偷走了我的心。」──《好萊塢生活的祕密》(Secrets of My Hollywood Life)系列作者珍‧克羅妮塔

內文試閱

  莉琪坐在轎車內,車子緩緩駛在四十二街上。日暮低垂,她仍能辨識出布萊恩公園中間的巨大白色帳篷,高瘦的梧桐樹畫下條條剪影。大概有一百萬名十四歲女孩可能寧死也想來參加一次時裝週展示,就算白天要上課,興致也絲毫不減,但每次莉琪要和媽媽一起走入帳篷內時,她都有點小緊張。而且今晚會比平常更為瘋狂。這次時尚界將首度見到「凱莎嬌女」系列,她母親已邀盡各方頂尖知名人士,聚集於此欣賞這一場時裝秀。

  「好,我們在停車了。」她母親拿著細黑的手機在她身旁說。「祝我好運,親愛的。待會兒見。」凱莎把手機放入絲質小提包。「妳爸說他會想辦法出席會後宴會。」她向莉琪說。「不過他快趕不上截稿日了。」

  她母親今晚看起來比平常更叫人屏息,她身穿一襲貼身的紫色露背禮服,襯托出她的乳溝和優美的肩膀。金色的頭髮巧妙地盤繞成結,自然散亂而別緻,精心裝上的假睫毛如靈巧的黑蜘蛛,攀附在她的眼瞼上。我怎麼可能會跟這個人有血緣關係呢?莉琪心想。

  凱莎拍拍莉琪的手。「妳看起來很美,寶貝。」

  「謝謝。」莉琪違心說。她感覺一點兒也不好。她身上穿的Trina Turk露肩洋裝緊緊貼著大屁股,腳上的Manolo Blahnik細跟高跟鞋是媽媽的,綁帶深深陷入腳趾頭的肉裡,而且,她的髮髻弄得還比較像蜂窩。車子在車陣中又向前行進了幾公尺,她終於決定開口問縈繞心頭好幾週的問題。「所以,媽……妳不會叫我跟妳一起拍照,對吧?」

  凱莎詫異地看著她,順手抽出鑲了珠寶的粉餅盒。「妳是我的伴,不是嗎?」然後她按開盒蓋,檢查自己的口紅。

  「只是這次我寧可待在背景裡。我能不能在裡面的座位跟妳碰頭?」

  「可是妳要怎麼找我?」凱莎眉頭輕皺,擠了一小滴香奈兒脣彩在手指上,輕輕拍上自己的嘴脣。「妳以前很愛時裝週的。」

  「我知道。」莉琪說。「只是這次好緊張。」

  車子停了下來。「我只能到這裡。」司機向兩人說。

  「好,我們在這裡下車。」凱莎說。

  「媽?可以嗎?」莉琪追問。

  「好的,莉琪。」凱莎打開車門,草草答道。

  凱莎走下車,莉琪跟著她走入迷濛的九月暮光中。空氣相當潮溼,她的露肩洋裝緊緊貼住背。有幾分鐘時間,她們經過排在階梯上要進帳篷的人群,沒被人察覺。工作人員穿著印有「SEVENTH ON SIXTH」的黑色T恤,脖子上掛著識別證,以碎步來回跑動。前方,就在門內,莉琪看到媒體相機的閃光燈如閃電一般。忽然之間,她只想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和卡瑞娜與哈德森視訊。

  突然一名身穿印有「SEVENTH ON SIXTH」的黑色T恤、配戴識別證的人,神色煩躁地衝向她們。

  「凱莎嗎?我是菲爾。我來帶妳們進去。」他說。他揮手帶她們通過階梯前的第一層保全。

  她們跟著他走上階梯,走到帳篷搭成的主大廳。空調吹來一陣冷風,吹得莉琪直起雞皮疙瘩。前方,她看到排成長龍的隊伍,都是非名流的一般人,等著進入兩個不同的時裝秀展場。好幾位長腿女孩在發送免費的《Women’s Wear Daily》,大廳內設好攤位,為不同贊助商打廣告──包括礦泉水、墨鏡、手錶等,裡面的噪音令人耳聾。她想起上次爸爸帶她去看巨人隊的比賽,人群纏成一團,全擠進他們座位區的一條通道。還好這次她終於鼓起勇氣,要求媽媽讓她躲過這一切。

  她正要請菲爾帶她到她們的座位時,一道閃光啪嚓打在她們臉上。

  「凱莎!」有人尖叫。沒多久,她們就被團團圍住。狗仔大隊圍在她們四周,大聲吼叫著捕捉鏡頭。喀嚓喀嚓卡啦,喀嚓卡啦卡啦,喀嚓卡啦卡啦。

  「凱莎!妳穿的是誰的作品?」

  「凱莎!為什麼是女性內衣?」

  「凱莎!妳會為品牌走秀嗎?」

  「凱莎!看這邊,看這邊!」

  「凱莎!」

  鏡頭近到凱莎和莉琪動都不能動。菲爾試圖從相機陣中清出一條通道,但根本就不可能。莉琪只能不斷提醒自己別忘了呼吸。   「凱莎!凱莎!凱莎!」他們大喊。

  莉琪踉蹌踏著高跟鞋,而在她正前方,凱莎擺出了她最喜歡的姿勢,肩膀向後挺胸,手放在腰際,燦爛的微笑。成群的相機再加上煩囂的尖叫,足以將任何心智正常的人嚇到衝出布萊恩公園,但凱莎習慣了。而這,其實,也是她們來此的意義。

  莉琪手伸入包包,五隻手指緊緊握著手機。她好想傳簡訊給卡瑞娜和哈德森,希望她們能替她分憂,讓她不用專注於眼前的拍照突擊。

  就在此時,她母親轉過身。「親愛的!」她臉上掛著同樣虛偽的笑意大喊。「來這裡!」

  莉琪驚愕地睜大眼睛愣在原地,凱莎伸出手臂朝她揮揮手,就像幾天前那樣。「過來這邊!跟我照張相!」

  莉琪全身僵住。為什麼她母親要這樣?她剛才不是說她可以不用拍照嗎?

  「親愛的!」凱莎大叫。「來嘛!」

  莉琪深吸了一口氣。她媽媽已經忘記她們在車裡說好的事了嗎?她走向前,凱莎朝她伸出手將她拉得近一些,手臂環抱著她。

  閃光燈令人目盲。莉琪努力扯起嘴角,但她下巴卡得緊緊的,感覺好像在扮鬼臉。

  「笑啊。」凱莎低聲說。莉琪想把她推開,但她不能。這是正式場合,她想。母親不是遲鈍,她根本就是自私。她母親根本就打算忽略莉琪說的所有事情。

  「謝謝大家。」凱莎向流動的閃光燈說。「謝謝大家。」這就是你要狗仔停止拍照時要說的話,好像他們在幫你忙一樣。

  「凱莎,有幾位記者在等妳。」菲爾在凱莎的耳邊大吼,抓住她的手肘。她點點頭,接下來,他便帶她到記者區,已有好幾家電視臺人員等著訪問她。

  「恭喜妳走上新軌!」一名記者說,錄音機對著凱莎的嘴。「為什麼妳會決定做女性內衣?」

  她母親比著豐滿的胸部,以最風情萬種的聲音問:「你覺得呢?」

  莉琪從鄰近的攤位隨手抓了一瓶免費的沃斯礦泉水,努力澆熄自己的怒火。為什麼她媽媽要這樣對她呢?

  她喝了點水,躲開帳篷吹出的另一股冷風。門口那群攝影師現在移動去拍一名年輕的女星了,聽說她每一季衣服尺寸都能再小一號。莉琪望著她嬌小的身軀受困在狗仔之中,努力保持冷靜。

  終於,她們又開始移動了,菲爾帶著她們走向主要展場。「凱莎入場。」他朝耳機說,語氣極度嚴肅。「凱莎入場。」

  此時,一名矮小、精壯的男人從混亂中走了出來,他有一頭白金色的平頭和水汪汪的棕色大眼睛。他穿著有破洞的黑色牛仔褲,T恤圖案是一面布滿彈痕的美國國旗,眼神既緊張又興奮。「凱莎親愛的!」他大叫,雙手張開緊緊抱住她母親,彷彿她才自大地震中倖存。

  他是馬汀.梅洛伊。他和凱莎擁抱時,狗仔奮力推擠彼此,捕捉這一刻的畫面。世上最著名的超級名模和世上最成功的時尚設計師相擁的合照可值不少錢。

  「馬汀!」凱莎親了親他的雙頰。「謝謝你來。我知道你明天自己有展,所以我真的很感謝你。」

  「不要客氣,親愛的。」他回答,手握著她的手。「我七月開始就不曾闔眼,所以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的。」他眨眼說。

  莉琪盯著他,縱使滿腔怒火,也不禁湧起追星族的興奮。馬汀.梅洛伊不只是設計師,他可是那位傳說中的設計師啊!馬汀.梅洛伊的洋裝已是逸品,馬汀.梅洛伊的菱格包更一定要提及,包包純銀的扣環設計,再加上專為iPhone設計的口袋,簡直就是時尚界的聖杯。他的廣告刻意標新立異,畫面十分簡單──一名女孩靠牆坐著,身上穿戴著他的單品或附件,絲毫不張揚。但那女孩絕不只是個普通女孩。她是冷酷和美麗的神祕化身,象徵馬汀.梅洛伊的心境,但不論他的心境為何,總是輕而易舉就同時囊括時髦和叛逆。據說,每年馬汀.梅洛伊本人會挑出這名女孩,並以她為中心設計作品。

  凱莎和馬汀曾合作過一兩次,但他們大多只是好朋友而已。

  「親愛的,妳就進去大開殺戒吧。」馬汀建議她。「妳一定能迷倒眾生的。」

  「謝謝你,親愛的。」她媽媽說。「你一定記得我的女兒,莉琪。」

  馬汀不斷滾動的雙眼移到莉琪臉上,但只停留一下。「當然。」他彎身敷衍地親了莉琪臉頰一下。

  「嗨。」莉琪禮貌地微笑說。他從來就不曾真的記得她。

  「真的謝謝你來。」凱莎說。

  「親愛的啊親愛的。」馬汀說,這是他道別的方式,就如一般人所說的「拜拜」。然後他就離開了。

  「媽。」她開口說,她想問媽媽她能不能坐下來等。但他們身後的人群忽然一陣推擠,莉琪還沒反應過來,兩人都已經進到主展場內。伸展臺延伸了一英里,位於展場正中央,上面覆蓋著塑料布。各種香水瀰漫在空氣中,香甜四溢。上千名編輯、作家、攝影師、女演員、名流和搖滾明星在彼此的座位聊天社交,以填補這半小時的空檔。工作人員領著她們走到前排座位,莉琪看到全場的人都紛紛轉過頭來直盯著她們瞧。

  「嗯,媽。」莉琪又開口,但凱莎已經和一位頂著雷鬼頭的歌手聊了起來,他曾寫過一首關於她的歌。莉琪別無選擇,只好側身穿過人群,走向前排遠處兩張金色的空椅子。

  她跌入座位中。現在她可困住了,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等她媽媽好不容易坐下來,她問:「我就不能跳過這些事情嗎?」

  凱莎詫異地凝視著她,藍綠色的眼睛在燈光下出奇豔麗。「喔,親愛的。沒有那麼糟的,我覺得目前為止都還不錯。」就算靠得那麼近,她母親的皮膚連個毛孔都看不到。她拍拍莉琪的膝蓋。「只要別忘了微笑就好。」   然後,記者不約而同湧上,她們又再次被團團包圍。攝影師如蝗蟲盤旋,閃光燈、快門聲不絕,鏡頭離她們不到幾公分,這次記者又向她媽媽尖聲訊問更多問題。

  「妳是怎麼保養的?」

  「妳是如何同時兼顧工作和家庭的?」

  「妳設計的靈感是從哪得到的?」

  凱莎冷靜地一一回答問題。但莉琪焦慮到快要爆炸了,她低下頭,掏著包包尋找她的手機。現在她真的必須傳簡訊給卡瑞娜和哈德森……

  「嘿!」有一個人說。

  她抬起頭,看到面前有一枝包著泡棉的麥克風。麥克風對面的男生上著厚粉濃妝,雙眼畫有眼線。他是一名娛樂新聞記者,他身後站著另一位肩上扛著攝影機的男子。

  「妳是女兒嗎?」記者問。

  莉琪愕然點頭。

  「那請問媽媽是世上最美的女人有什麼感覺呢?」他一口氣問,並將麥克風伸回她臉前。

  莉琪盯著麥克風,面對如此突然的問題,腦中一片空白。

  「有一位身為超級名模的媽媽有趣嗎?」他一樣以相當激動的口吻問。「妳覺得她的衣服怎麼樣?」

  莉琪想了一下,眼睛盯著麥克風。她知道她應該要說什麼。很有趣!很棒!她的衣服好美!

  但這一切真的有趣嗎?和卡瑞娜與哈德森漫步西村街頭,那才叫有趣;穿她最喜歡的有撕痕設計的燈芯絨短褲,配上Old Navy夾腳拖,平躺在草地上,一邊喝著星冰樂,一邊看著風箏在天空中飛舞,那才叫有趣;寫自己的日記或坐在電腦前寫故事,悠遊在思緒中,那才叫有趣;躺在床上,撫摸她白色的愛貓席德.維雪斯,那才叫有趣。

  站在世上最美的女人旁邊,身體擠入尺寸太小的洋裝,穿著會讓腳起水泡的高跟鞋,臉上塗抹僵硬的笑容,這絕對不叫有趣;幾億臺相機不斷在面前晃上好幾分鐘,這也絕對不叫有趣。

  被妝化得比場內一半女人還濃的男人突襲,又被逼問一堆問題,這絕對絕對不叫有趣。

  「其實,我覺得超爛的。」她朝麥克風脫口而出。「而且我覺得她穿這樣有點淫蕩。」

  記者的下巴掉下來,嘴巴張大。莉琪看到他嘴巴深處有一顆鑲金的牙齒。幾秒鐘過去。

  「我是說……很棒。」她糾正自己。「很美!我剛才是在開玩笑。」

  他只目瞪口呆地看著她。顯然,一切都太遲了。終於,他把麥克風拉回自己面前。「妳說妳叫什麼名字?」他問。

  她吞了吞口水,不太妙。「莉琪。」

  「莉琪。嗯,謝謝妳的分享。」他轉向攝影師。「我想我們拍完了。」他低聲說。

  攝影機。她幾乎忘了,全部都被錄起來了。

  「等一下──」莉琪說。

  她還來不及說完,記者和攝影師早已走開,沒入茫茫人海中。沒一會兒,他們就消失了。

  莉琪坐了下來,嚇呆了。有一瞬間她想要去追他們,但她知道那樣一點意義都沒有。他們已經永遠消失了,她完全不知道他們是誰。

  「謝謝大家。」她聽到左手邊的凱莎向攝影師說。「真的非常謝謝大家。」

  她媽媽有聽到她說什麼嗎?而且,她真的從口中說出了那樣的話嗎?

  相機終於停下,凱莎捏捏莉琪的手臂。「我們來好好走一場秀吧,嗯?」她開口笑了笑。

  「好啊。」莉琪淡淡地說,快呼吸不過來。她似乎什麼都沒有聽到,真是奇蹟。

  忽然,她最喜歡的歌曲混音轟然回響在展場,燈光暗了下來。更多工作人員冒了出來,將塑料布從伸展臺上撤下。空氣中沾染著眾人的期待。走秀開始前的那一刻通常會令莉琪感到平靜,但這次她已慌得六神無主,她耳邊唯一響起的,就是她向記者說的話。

  凱莎握了握莉琪的手,滿是期待。「開始了。」她輕聲說。

  莉琪盡力回握媽媽的手。她打破了黃金規則,第一戒條。呃,其實是上流女孩俱樂部第六條守則,但仍然是十分重要的守則。這應該要列為第一條的。

  她說自己母親的壞話。

  在公開場合。

  向記者說。

  還被錄了下來。

  從今以後,莉琪真的再也不可能出席時裝週了。

作者資料

喬安娜.菲歐賓(Joanna Philbin)

出生於洛杉磯,在紐約市長大。她是電視節目主持人瑞吉.菲歐賓(Regis Philbin)的女兒,七歲時著手開始寫她的第一本小說,但僅寫到第二章就無疾而終。她在布朗大學拿到文學學士學位,並在美國聖母大學拿到美術碩士學位。喬安娜現在住在加州聖塔芭芭拉。

基本資料

作者:喬安娜.菲歐賓(Joanna Philbin) 譯者:章晉唯 出版社:尖端 書系:潮流文學 出版日期:2011-10-12 ISBN:9789571045658 城邦書號:SPP2504100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