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走入西藏:13年導遊找到祝福生命的力量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導遊西藏十三年,入藏超過七十次, 沈文程、李欣頻、旅遊達人李啔端等名人,心目中不二人選的專業領隊! 他,告訴你一生為何一定要去一次西藏! 一杯茶、一個乞丐、一個孩子, 這個時代最需要的心靈之地,在這裡,學會分享,懂得幸福。 用「心」到達一個你從未看過的西藏! 許多人知道西藏的美,聽過關於西藏的神祕軼事,但是有多少人能像進入西藏超過七十次、足跡踏遍整個藏區的領隊,與當地藏民如同胞、家人一般地互動,看到更多元的西藏風土民情?透過一位具有十三年西藏經驗領隊的眼光,從一杯茶、一個乞丐,甚至是一位孩子,你都可以感受到最真摯動人的人性光輝,領略到生命中最單純的快樂與知足。 有個在馬偕醫院擔任護理長二十多年的團員不禁感慨說:「如果倪敏然來參加這個西藏旅行團,就不會自殺了。」 許多走過西藏之旅的遊客,聽到倪敏然自殺的消息,或許都會有同樣的感觸,但這些話出自護理長之口卻更具震撼力,也更具說服力。她不僅親身走過艱難的川藏路線,而且在醫院服務了這麼長時間,已看盡生老病死、悲歡離合,生死難關應該已能淡然處之了。但走過西藏,卻讓她意外地能親身經歷到什麼才是真正的艱困,而更能珍惜自己擁有的幸福與幸運。 帶領台灣多個旅遊節目前往各地拍攝、唯一兩度獲得觀光局所頒發的「優良觀光從業人員」獎項的領隊李茂榮,他心中的西藏不只是美景,還有人性。從團員與當地藏人之間的互動,你可看到令人捧腹的爆笑對話、生死交關的感人時刻,或是捐助當地偏遠小學、醫院、寺廟的點點滴滴,交織出一幅你從未到達的西藏美景。 不一樣的西藏:深入玩,盡興玩 想要親炙西藏卻怕高原反應?想買唐卡卻不知如何下手?西藏藏曆年的習俗是什麼?藏區有哪些稀有動物?這本書不教你一般坊間旅遊書的偏門左道,而是經由台灣首區一指的西藏旅遊專家李茂榮的解說,讓你深入了解西藏旅遊路線的特色與注意事項,不再因為高原反應而裹足不前,讓你了解如何無後顧之憂地好好享受這一生一定要去一次的第三極地之旅。

目錄

〈推薦序〉西藏帶他「步步高升」/李啟端 〈推薦序〉沒去西藏之前,千萬不能死!/李欣頻 〈自序〉西藏,化解我心中的恨 ◎上篇:西藏,心靈的故鄉 西藏對我來說不是異地,她是我心靈的故鄉。 那個地方,溫潤香醇似酥油茶,像親人的手輕撫過你的胸膛。 .人生轉折─從一幅唐卡說起 .一支冰棒 .尼洋河上的月光 .敬你一杯茶 .一個都不能少 .流浪漢的三個響頭 .富有的乞丐母子 .不要對賜我們一口飯的人批評 .逃學的小學生 .別毀了我父親一生的功課 .再好的美景,都會過去 .倪敏然來了這裡,就不會自殺 ◎下篇:不一樣的西藏,正確的玩法 去西藏旅遊,不輕鬆,去後藏阿里,更辛苦。  但是,絕對絕對的一件事,準備妥當,走一趟西藏, 那山那水那人,一定讓你忘不了。 .布達拉宮臨別一眼 .擦澡不等於洗澡 .不要拔藏刀 .不用挑水了 .請別帶他上車 ..強龍不壓地頭蛇 ※撰稿後記:我的心靈啟蒙課/陳卓君

名家推薦

西藏帶他「步步高升」

◎文/李啟端 (走訪世界109國旅遊作家)   他不是一個作家,但是當他告訴我他即將要出書,希望我幫他寫序時,我一點都不訝異,因為沒有人比他更有資格寫西藏了!他是”發現者旅行社”的創辦人李茂榮,也是我的電腦老師。 是他送了我第一台電腦、是他教會我用電腦   回憶8年前他帶我去西藏回來,他說要送我回淡水,車子一進淡水他悶聲不響的就開到一家電腦公司,買了一台電腦說要送我。當時是有點強迫中獎的感覺,但真的很感動,因為一路上他不停的說服我:什麼時代了?一個寫作的人不會電腦!我說我排斥一切機器的東西,我喜歡爬格子的感覺!他不死心的說:等把妳教會了妳就知道它有多好用、多省時省力又便捷。   當時他只是一家並不算有名的旅行社的靠行經理,實際上屬於他的只有他們夫妻兩個人。他是那麼的忙,但每天卻不定時在電話中給我進行電腦教學,不用說他教得辛苦,我學得淚汪汪,有幾度我都想放棄了。有句老話說”70歲學吹鼓手”,我何苦這麼累?但一想到他如此用心良苦,我能辜負人家一番好意嗎?而且他下這賭注顯然是惜才,他別無所求,只希望我學會後除了方便自己寫稿,能更順利的完成環遊世界的夢想之外,也能打一些世界各地的資訊給他。當時我只走了不到90個國家,尚未開始自助、進入蠻荒。   幾天後他覺得電話教學,教與學都吃力外,我的進度很慢,他換了方式讓我每天上午去他公司上半天班,我很準時,每天由淡水去到南京東路,他在他們夫妻中間給了我一個座位,我幫他打東西,一有問題馬上問,實地演習、兩面夾攻,果然效果神速,才一個禮拜,他就說我畢業了,下禮拜可以在家工作了。   如此積極,便是他成功的元素!心中有了目標就毫不猶疑的去做,而一旦做了就只許成功不許失敗。說來他的為人是謙虛溫和的,但個性卻十分執著倔強,對老闆也一樣絕不逢迎,他認為對的絕不低頭,這種個性注定了他必須自己創業。沒多久我就聽夫人說他們離開了那家公司,我當時很為他擔心,他經得起這樣的挫敗嗎?然而過一陣子就接到他電話說自己組了家公司。去參加”發現者”誕生的開幕茶會上,沈文程也特地去捧場。我看到他租了好大的辦公室,隔開的座位怕不只20個,心想他真有野心,才開始呢,也沒那麼多職員!   那是五年前,正值旅行業一家家倒閉聲中,他不但屹立不搖,還越做越大,原本的空位全填滿了人,而他旗下包攬的人才很多曾經是響噹噹的旅界翹楚,只因一時不慎遭不幸關門命運的優秀領導人呢!   是受愛戴的領隊、是窩心的醫生   當時行走世界15年的我,總是那麼灑脫的隨心所欲,唯獨一心想征服那塊"高高在上"的世界屋脊—西藏,卻始終跨不出腳步,原因便是對高山症的恐懼!西藏因為地勢太高,平均都在4,000公尺海拔以上,所以氣壓低、空氣含氧量比平地少30%,絕大多數人初到此地,都會有不同程度的高山反應。   有一天我無意間看到一個新疆絲路的行程,內容十分吸引我,便撥了電話給負責人,在短短不到十分鐘談話後,我決定報名參加。這在一個走了近百國,對行程要求向來嚴苛的我來說,如此匆促決定還是第一遭。主要是對方讓我感覺很踏實可靠,在他平易又充滿自信的談話中,我聽出了誠懇、感覺出了熱忱,尤其是他對我提出的重點或細節,都不厭其煩的給了我滿意的回答……。   出發那天,該旅行社同時有兩個團搭同一班機到香港轉機,他是西藏團的領隊,在櫃檯辦check in時,見一群絲路團員圍住他抱怨:早知道不是你帶團,我們就不報名了!他笑著安撫大家:一樣一樣,劉小姐是我帶出來的領隊,很優秀的。一位團員對我說:很多人都指定要他帶,他經常分身乏術。我當時想:他究竟是怎樣一個人?為何大家這麼信賴他?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我因前一晚朋友餞行,吃日本料理,今早天沒亮就被肚子鬧醒,而且鬧得很凶,心想:完了!出國最怕就是拉肚子,這一路可有罪受了!    吃了保濟丸一點不發生作用,在香港機場買了特效藥也止不住…。想不到他不是我的領隊,卻細心的注意到我一直在跑廁所,於是叫我過去坐下,自己就蹲在我面前,開始幫我指壓穴道,捏手掐腳的,20分鐘下來我痛得哇哇叫,他自己也滿頭大汗。我想起了他給我們的手冊上,一條條注意事項裡就涵蓋許多醫療常識,原來他對醫學也頗有研究。再上飛機時,他仍一路注意著我是否有不適,如此細心負責的經理還真少見。兩個團在成都分道揚鑣,到了烏魯木齊又接到他的電話,還是關心我是否好了,真的覺得很窩心。 他圓了我攀上世界屋脊的夢、他幫我登上旅行生涯的顛峰   第二年七月,發現他又要走西藏,早聽說他們公司最拿手的行程就是西藏,而他又是帶西藏團頻率最高的領隊,在意外頻傳的當時,他總能快快樂樂的帶出去,平平安安的領回來。當他知道我一個專門探索世界、寫旅遊報導的人,竟然未去過西藏,很替我著急,說什麼也不讓我有遺憾!他說西藏那種大山大水的宏偉景觀,全世界都找不到,而這塊佛教聖地的特殊人文與建築,更值得妳一個寫旅遊的人去探索,你一定要親自去體會一趟,否則我敢說你會遺憾終生!當然,確實有些人去了回不來,他說他剛帶回的那一團裡有位女老師一到拉薩就昏迷了,是他將她從生死邊緣拉了回來!   在經過女老師這件事後,一般人也許再不敢走西藏、再不願帶西藏團了,而李經理卻越挫越奮,他說有了這次經驗他更不怕帶西藏團了,因為他有把握如何去教客人預防高山症、如何去處理、急救一個即將倒下的高山症病人!我有信心帶妳去,就有信心帶妳回來…。   人不能因噎廢食,聽他一番話,給我的效用是:就算此行是條不歸路,也值得一走;縱使賠上性命,也值得去冒險!我終於克服了心理障礙,踏出了一直沒有勇氣跨出的步子!   在我從世界之巔回來後,接下來的一次是他帶沈文程的外景隊,結果一位導播也差點命喪高原,全靠他急救得當才能有足夠時間送回成都治療,挽回一命!   這之後他走得更密了,我打電話去十有八次都說他帶團去西藏未回。有一回我問他:你走西藏像走家裡廚房,還有好幾個春節都在西藏過,你不累不膩呀?!可能我上輩子就是西藏兒女吧!他不但不怕西藏,應該是他已愛上了西藏,有幾次他將一支16天的團送上飛機後,自己卻留在拉薩等著接下一團的到來呢!所以經常他在世界屋脊一待就是整整一個月,一連照顧兩個團,而40餘人都平安回到台灣,顯然他還有超人的體力呢! 我叫他拿破崙,想送他一座凱選門   英雄不怕出身低,在聊天中他常不避諱的說自己年輕時什麼工作都做過......,而且還有一次被妻子背叛的失敗婚姻,這是他生命中的痛,這段黑暗歲月幾乎讓他一蹶不振!幸運的是上天賜給他的第二段婚姻,妻子不但能幫夫,還能體恤他,讓他無後顧之憂。   因為他不屈不撓的毅力、因為他勇往直前無所畏懼的勇氣、因為他能吃苦耐勞,遇挫敗仍屹立不倒的精神,我叫他拿破崙。拿破崙的字典裡沒有“失敗”這個字,而他的字典裡則沒有“做不到”這個詞。他對這個稱呼的反應是:我有那麼矮、那麼醜嗎?.   雖然”發現者”創辦至今才5年,1994和2010年他本人就兩度榮獲觀光局評定為優良觀光從業人員;而2006和2010年又兩度獲得北市旅遊業職業工會二星陽光獎章,這一個個的榮耀絕不是偶然,我去幫他拍照時真的是與有榮焉!   他是從西藏起家的,如今也是因西藏而”步步高升”,雖然現在他的出團目標已經擴展遍及五大洲,甚至觸角已遠及蠻荒如衣索匹亞……,而他這個打不倒的巨人,自信心更茁壯了!祝福他能為台灣旅行業創造一座光輝的凱旋門!

沒去西藏之前,千萬不能死!

◎文/李欣頻(廣告創意人、知名作家)   我在2002年第一次到西藏,事隔八年後,2010年夏天再度去了西藏,跟的是李茂榮的團。這兩次西藏之旅,我都是全團第一個有高原反應的,也是全團使用氧氣筒最頻繁的一位,但我至今仍然想再去西藏,因為人到了西藏,無瑕純淨的山、天、湖,以及純真的藏民、讓人心生虔敬的廟宇……,才發覺此生若沒來就等於白活了。而西藏極艱苦的旅程,也正考驗著我們的心性,有修行的人修到什麼境界,只要來到西藏就見真章了!   所以當朋友問我西藏值不值得去時,我都會說:「沒去之前不能死,去了之後死而無憾!如果《西藏生死書》是每個人必讀的心靈聖典,那麼這本《走入西藏:13年導遊找到祝福生命的力量》就是每個人必看的「西藏生命書」! 第二次跟李茂榮的團收獲特別大,因為他沿途不僅很細心地照顧每個團員的生活起居,也同等心地對待工作人員,讓我覺得他就是一個活在人間的修行人,我從他身上學會許多做人的道理與慈悲之心。最大的收獲還包括他沿途跟我們說的小故事,這些不是旅行社的”罐頭故事”,而都是他親身經歷、親身感動的第一線生命體驗──我們在短短十多天的旅程中,他跟我們分享了十多年的西藏體悟,讓我彷彿也瞬間學會了十多年的生命智慧,真的不虛此行。   回台灣之後,對李茂榮的故事還念念不忘,覺得如果沒有分享給大家就太可惜了,於是促成這本書在馬可孛羅文化出版,並內舉不避親地推薦了自己的表妹卓君來撰寫,謝謝維珍願意承擔瑣碎的編輯匯整工作,讓這些動人的篇章,特別是:<一支冰棒>、<一個都不能少>、<不要對賜我們一口飯的人批評>……這幾個當初讓我流淚,事後影響我一生的故事,得以在各位面前呈現。   建議所有去過西藏的人一定要看這本《走入西藏:13年導遊找到祝福生命的力量》,因為你可以透過這本書,把西藏的生命深度納入你的視覺中,讓記憶中的西藏更鮮活!沒去過西藏的人更是非看這本書不可,你必須讓這些發生在西藏的真實故事,在你的心裡灌溉出沃土,將來到了西藏之後,所有動人的天、山、湖、人之美,才能在你已有的沃土中,茂長出動心的西藏生命風景!

內文試閱

〈尼洋河上的月光〉(部份摘文)

願你們回到有母親的家   隔年二○○四年,我帶團來到大昭寺,有個小男生一直拉著我跟我要錢。我低頭一看,這不是一年前為母親磕長頭的小男孩嗎?   「你怎麼還在這裡?爸爸沒有來接你嗎?」   「沒有,爸爸沒有來接我。」那時候已經會一點點漢語的他回答:   「是因為你還沒有磕完長頭嗎?為什麼這麼久?」   他說,因為身上沒錢,每天一早醒來就要先去討錢,討到錢才能買東西果腹。沒有錢可以去住賓館的他,要在每晚八、九點,趁著大昭寺旁的八角街攤販收攤時,趕快去和流浪漢或外地來磕長頭的人搶空位,隨便一個攤位就是晚上睡覺休息的地方,搶不到就無處可睡。如此日復一日的生活,耗費許多時間在乞討和搶位子過夜上,磕長頭的時間就變少了。一般的成年人磕完長頭挺多半年,但這個小孩要磕長頭,又要乞討過生活,需要的時間更久。   我看著他拉著一個小女孩,我就問他:「這是誰?」   他說:「這是我妹妹。」   我驚訝地問他:「你爸爸又把妹妹帶來啊?」   他說:「沒有啊,上次就一起來了。」      原來前一年,爸爸把這兩個小兄妹留在大昭寺前,讓他們磕上十萬個長頭完成媽媽臨終前的願望。但是這一年多來,他們再也沒見過爸爸,也不知道媽媽是否還健在。   當時正在帶團的我,實在無法多說什麼,只能給他一些零錢,希望能讓他撐過一段時間。過了幾個月,當我再到大昭寺時,這兩兄妹已經不在那兒了。往好的地方想,也許他們的媽媽已經痊癒,爸爸來帶兩兄妹回家了。但也許是被送到孤兒院去了,或是流落在街頭。   事隔多年,每當我想起那個身形瘦小的男孩,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臉上還掛著鼻涕孤零零地站在大昭寺前,我總會心疼得掉淚。我無法了解,他們的爸爸究竟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將兩個孩子獨自留在大昭寺前磕長頭一年多。無法得知他們最後的去向,我只能在心裡默默祈禱著,希望這兩個孩子能沿著尼洋河,沿著媽媽的眼淚,最後回到有媽媽的家。 ■ 西藏通 ◎磕長頭的由來與習俗   對於藏傳佛教的信徒來說,到大昭寺前磕上十萬個長頭是這一生一定要做的功課,為的是在輪迴的過程裡,下輩子能投胎轉世到好人家,或是能跳脫輪迴,到西方極樂世界。 ◎釋迦牟尼佛等身佛像   選擇大昭寺,是因為裡頭有釋迦牟尼佛親自開光過的等身佛像。原本全世界有三尊由釋迦牟尼佛親自開光的佛像,一尊是在拉薩小昭寺中的八歲釋迦牟尼佛等身像,一尊是大昭寺中的十二歲釋迦牟尼佛等身像,第三尊則是二十五歲釋迦牟尼佛等身像。在小昭寺裡供奉的八歲等身像,在文革時期遭到破壞,佛像的頭被打掉。至於二十五歲的釋迦牟尼等身像,則傳說是在從印度運到斯里蘭卡的過程中遇上沉船,而永沉海中;也有人說是因為戰亂而消失。對藏人來說,這剩下唯一有釋迦牟尼佛親自開光的十二歲釋迦牟尼佛等身像,等同於祂的化身,能夠在祂面前磕完十萬個長頭,就是對佛的崇敬,也是每位藏人一生的志業。 ◎磕長頭的方式   第一種稱「等身長頭」。有許多藏人為了表示虔敬之心,捨棄搭車到拉薩的方式,選擇以徒步三步一跪磕長頭的方式前進。人跨三步的距離相當於自己的身高,所以三步一跪,再全身伏地,表示對於佛的敬意,等於是用自己的身長去丈量自己這一生的功課,因此也有人稱這為「等身長頭」。   另外一種是「等寬長頭」,是以肩寬來丈量自己的功課,通常是面對大昭寺或佛塔,以其為圓心,向旁邊橫跨一步就磕一次,起來再橫跨。通常藏人會拿著佛珠計算磕了多少次長頭,或者是在面前擺了一堆石頭,每磕十下或二十下就把石頭從一邊移到另一邊去做計算。   選擇從家鄉一路磕長頭到拉薩的信徒,通常會以團體方式一同前往,每個團體都會準備一部補給車沿途相隨,上面載滿了鍋碗瓢盆、食物和帳篷。因為在路途上,村與村之間可能相隔二、三十公里以上,中間完全沒有小吃店或住宿的地方,所以從家鄉出發時,有錢的人就會出錢贊助這些準備磕長頭的人旅費,藉此來累積功德。沒錢的人可能就幾個人結伴一起去磕長頭,或者是充當沿途上的補給人員。補給人員會在磕長頭的團體到定點休息之前,就先拉車到該地找水,煮酥油茶,然後準備糌粑、風乾牛肉或羊肉當午餐。吃完後,磕長頭的人繼續前進,補給人員負責到晚上要休息的地方升火及搭帳篷等。這些補給人員和資助旅費的人一樣,雖然沒有實際磕長頭,但是功德都是一樣的。    ◎活著不能走到拉薩,就把牙齒留在佛前   以磕長頭方式前往拉薩的信徒,完成一趟路程可能需要許多個月,甚至以年計,需要極大的毅力及耐力,因此也不乏有人會在途中體力不支而因病過世,或是因為發生車禍意外而喪生。西藏有許多路段車道狹窄,車子在下坡轉彎處,可能沒看到前方有人在磕長頭,就直接撞上。如果遇上團裡的同伴不幸喪生,通常會留下死者的牙齒帶在身上,等到了大昭寺的佛殿,再把亡者的牙齒嵌在等身佛像前的柱子裡,代表他人雖然沒有辦法親自來到這裡磕上十萬個長頭,但他以牙齒代表不朽的生命來到菩薩面前,希望能感受到他禮佛的一片誠心誠意,讓他也能到西方極樂世界。   有些喇嘛甚至認為,如果是在磕長頭的過程中離開人世,也是一種生命昇華的境界。他們認為,生命不可能會無緣無故結束,但如果是在做這個功課的時候往生,他們覺得這也是一種死得其所的境界,所以即使路途艱辛,還是有這麼多人前仆後繼地以這種方式來到大昭寺前。   許多藏人也會利用冬天農休的時候,選擇搭車來到拉薩磕上十萬個長頭,利用三到四個月的時間完成功課,以便趕在春天前回家鄉,繼續牛羊放牧或農作。這也是為什麼到了冬天,大昭寺前反而有更多藏人聚集磕長頭,而在春夏兩季,見到的多半是遊客。

流浪漢的三個響頭

  在青藏鐵路還沒開通前,遊客多半會選擇川藏公路或青藏公路進入西藏,但川藏公路有季節性限制,因此約有八成旅客選擇走青藏公路。不過,在二○○六年青藏鐵路開通後的短短幾年內,在媒體報導的推波助瀾之下,青藏鐵路成了進藏的熱門路線,幾乎取代了青藏公路的重要性。現在行走在青藏公路上,隨時都可看到青藏鐵路的火車就在不遠處奔馳。   過去青藏公路的路況不佳,從青海西寧到西藏拉薩得花上五天。但青藏鐵路開通後,同樣的路程時間縮短到只需二十五個小時,讓進藏路程變得更輕鬆。   從青藏鐵路正式營運至今,我帶過十幾次青藏鐵路旅行團,與以往的青藏公路行程比起來,的確省去許多車行時間和翻山越嶺的辛苦,卻無法滿足想要細細體會青藏公路沿途美景的旅人。對於搭乘青藏鐵路的旅人來說,最具代表意義的景點,不外乎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火車站 ── 唐古拉站,高達五○八六公尺;或是海拔最高的凍土隧道 ── 風火山隧道;或是建在凍土地段上最長的鐵路橋 ── 清水河大橋。   但除了這些,憑藉著我帶青藏公路旅行團超過十年的經驗,我常會向團員介紹沿途其他許多值得欣賞的景點。可惜的是,坐在高速火車上,只能匆匆一瞥所有飛逝而過的景點,無法隨意停下來慢慢享受美景。比如說,途中會經過藏羚羊的主要活動地點 ── 楚瑪爾河,每到八、九月份常可見到三、四百隻藏羚羊正準備往南遷徙過冬,即使我們旅行團有幸見到,也無法像行走青藏公路一樣可隨時停車,慢慢欣賞這難得一見的壯觀場面。又或是有幸在夕陽西下時經過長江源頭 ── 沱沱河,搭乘火車的旅人就無法隨意下車欣賞日漸西下的河上美景。   在我看來,鐵路帶來的便利,讓人錯失的不只是沿途的美景,還有可能錯失能開拓人生廣度的人、事、物。有誰會想到,在青藏公路上遇到的流浪漢,可能就是人生導師。 請問,我能搭個便車嗎?   二○○五年,我帶青藏公路團行經中國第三大盆地 ── 柴達木盆地,當天豔陽高照氣溫高,在這廣闊卻荒涼的地方,整條公路上除了我們這一團外,完全見不到其他人。   經過可俯瞰柴達木盆地的尕啞口時,我讓團員下車休息幾分鐘,拍下整個盆地的景色作為紀念。在司機停車當下,我看到有個人坐在尕啞口路標下的陰影休息,猜測這人應該是在躲避豔陽,當時的我不以為意。一直等到團員要上車時,這遠觀看似流浪漢的人突然走到我們停車的地方,問我:「能不能讓我搭個便車?」我見他一身破爛,襯衫上的幾個釦子鬆開沒扣,衣服就這樣鬆垮垮地掛在膀子上,敞開的衣襟下肋骨清晰可見,肚子已經凹陷乾扁,從側面看像是前胸貼後背。幾無血色的臉、乾裂的嘴唇,在大太陽下顯得更為蒼白。全身上下只見他手拿著一個礦泉水的寶特瓶,裡面只剩下一點黃黃的水,一看就知道那是在公路下的涵洞裝的骯髒雨水。   我問他:「你要去哪裡?」   他虛弱地回答:「我要去格爾木找表哥。我本來要回家的,但是走錯路迷路了,現在只能往格爾木方向去找我表哥。我已經走了一個禮拜,都沒有吃飯,晚上就睡在涵洞裡,這罐水也是從涵洞下方裝的雨水。」   天人交戰的抉擇,要不要讓他上車在這對話的同時,所有客人早已上車等著出發前往下一個景點 ── 格爾木,我必須在短短三十秒內做出要不要讓他搭便車的決定。依照觀光局的規定,旅行社不能夠隨便讓非旅行團的人搭便車,如果我違規被客人檢舉,我的執照可能會被吊銷。但如果我拒絕他,他最快也要花上三、四天才能走到格爾木,慢則需要一個禮拜。依照他當時虛弱的程度,我估計他頂多只能再撐兩天。如果我不讓他搭便車,他可能隨時會命喪在這幾無人煙的荒野中。在十秒鐘的天人交戰下,我決定冒險帶他。   我對他說:「好,你上車,但是你只能坐在車門邊的樓梯口,不能坐在椅子上。」他點頭答應。   一上車,我就向車上所有團員解釋為什麼要讓一個流浪漢上車,畢竟這車上的每一分子,回台灣後都可以檢舉我的違規舉動。   我說:「這個流浪漢原本該往西寧的方向回湖北,結果他走錯路了,現在只能往格爾木的方向走。他已經有六天沒有吃飯,你們可以從他的嘴唇、肋骨看得出來他餓了很多天,晚上都睡在涵洞裡,還要隨時小心野生動物可能會要了他的命。我知道觀光局三申五令不可以讓人搭便車,我知道我李茂榮是違規了,也知道你們回去可以檢舉我,但是我不得不這麼做。如果這個人真的需要幫助,而我們卻沒有幫他,萬一他有個三長兩短,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剩下六十多公里就到格爾木了,我們不缺樓梯的位子。我希望大家都能諒解我這個決定,好嗎?」   我一講完,所有的客人都沒有異議。聽到我說這流浪漢六天沒有吃東西了,還紛紛拿出自己的零食,一個空的塑膠袋從最後一排客人傳到最前面,每傳經過一個位子,團員就拚命塞進零食。等傳到我手中時,塑膠袋裡已裝了各式各樣的零食,像是小饅頭、羊羹、餅乾,沉甸甸地裝滿了一半。 食物夠了,別再給我了   我把這一袋食物交給他時,對他說:「大家知道你快一個禮拜沒吃飯了,這是大家的愛心,你就吃一點吧!」   他接過食物,我回過頭語帶感激地對所有團員說:「我剛剛要做這個決定真的很難,感謝大家體諒。」講完這段話後我再回頭,看到他好像被噎到似地喘不過氣。   我馬上問他:「你吃了幾個小饅頭?」幾乎無法呼吸的他說不出話,只對我比了「三」的手勢。   我大叫:「你不可以再吃了!你再吃又喝水,等下你的喉嚨會撐破!」因為他太久沒有吃東西,喉嚨、腸胃都乾了,結果一下子狼吞虎嚥這麼多食物又喝水,身體一下子適應不過來。   我說:「你可以慢慢喝點水,不要一下喝太多。五分鐘、十分鐘過後,你再吃餅乾就好。」   我跟他說話時,客人又傳來了一袋零食。我準備把第二袋零食交給他,他卻搖著手說:「好了,好了,我夠了,不用再給我了。」   一聽到他說這句話,我就知道我救對人了。我救的這個人是懂得知足的。一般人遇到這種狀況,多半都會想要囤積食物以備不時之需,說不定到了格爾木後的三、四天都還找不到親人,而必須繼續流落街頭。但是這看似流浪漢的人卻懂得知足,也不貪心。最後還是在客人不斷要求下,他才收下這袋食物。 三個響頭,證明我們救對了人   大約一個小時後,當我們車子快到當晚下榻的飯店時,我請司機在飯店前的路口停車,讓這名流浪漢下車。他一下車,就走到車子的正前方跪了下來,對著我們整車的團員磕了三個響頭,當下我更確定,這個人我沒救錯,而且絕對是個真的需要幫助,是個既懂得知足又知道感恩的人。   從他身上,我看到了最真實的人性試煉,和他表現出來值得我們學習的精神。雖然他歷經沒有食物、只靠雨水維生,晚上只能窩在涵洞裡度過的日子,但這些並沒有擊倒他的人格尊嚴,反而讓他更懂得知足、感謝,不因此而有貪念。   對我來說,這是我帶西藏團以來最難下的決定,對我也是一種人性的試煉。身在台灣的我們,已經被訓練到不隨便相信陌生人,就怕自己的好心成了別人貪念的利用工具,習慣性地對人採取冷漠的態度,絕對不讓陌生人有傷害自己的機會。但在那短短幾十秒內,我必須在兩種選擇中做出決定:一種是相信這人真的需要幫助,做出「救命勝過一切」的決定;另一種則是帶著懷疑,凡事依規定行事的決定。   如此兩難的決定,對我來說其實是很大的掙扎,但我終究相信人性中最珍貴的同情心及惻隱之心,還是勝過其他考量。更重要的是,我們重新學習去相信有人真的需要幫助,並能夠不吝給予幫助。在那當下,我只是希望能救一條寶貴的性命,並且希望所有團員都能夠發揮同情心體諒我的決定。我很慶幸也很高興,所有人都能體諒我的決定,而且願意在異地對一個陌生人伸出援手。看到一個個客人爭相捐出零食的那幾分鐘內,我見到都市裡失落已久的愛心又再度燃起,施與受的人,同樣都能感受到滿懷的溫暖。

作者資料

陳卓君

喜愛寫作,擅長以文字表達理性思考下的易感纖細,曾擔任雜誌記者、特約撰述、外電編譯。取得美國丹佛大學企業管理碩士後,曾在不同城市工作、流浪,終於在西藏為漂泊的心找到安適的家,繼續為喜愛冒險、旅行的雙腳開闢新的可能,嘗試以攝影找尋另一種看世界的方式。譯有《把利潤變現金,這樣做就對了!》、《當老闆也可以睡好覺--公司經營零風險的146個秘方》(臉譜出版)。目前擔任行銷相關工作。 更多分享在部落格http://ccchenbook.pixnet.net/blog

李茂榮

出生於台灣,擁有十三年西藏專業領隊經驗,足跡踏遍整個藏區,舉手投足間常被誤認為藏胞,對西藏的風土民情,尤其後藏阿里地區環線等行程瞭若指掌,熟知高原反應緊急應變措施,為台灣首屈一指的西藏旅遊專家。在二十一年的旅遊職涯中,專注開發特殊旅遊行程,例如首創「到西藏過藏曆年」的行程;在民國100年帶領全世界第一個到珠峰大本營前跨年的旅行團。曾帶領台灣多個旅遊節目前往各地拍攝,為台灣唯一兩度獲得觀光局所頒發的「優良觀光從業人員」獎項的旅遊從業人員。現為「發現者旅行社」負責人,為深耕西藏旅遊,目前也轉投資拉薩市的「天樹花園酒店」與「天上西藏旅行社」。 最新旅遊訊息都在http://travel104.myweb.hinet.net/

基本資料

作者:陳卓君李茂榮 出版社:馬可孛羅 書系:旅人之星 出版日期:2011-07-21 ISBN:9789861208633 城邦書號:MS1042 規格:膠裝 / 部份彩色 / 208頁 / 17cm×23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