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78度的智慧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塔羅事典》新書延伸展/三本75折

內容簡介

本書為開啟當代「塔羅復興」的頭號功臣,被塔羅迷奉為塔羅聖經,也是塔羅迷必讀十大選書之一。對塔羅有追本溯源的探討,資訊與內容異常豐富。 波拉克按照每張牌的古代象徵圖像,從諸如神話、靈數學和心理學各個面相來深入探究每一張牌的牌義。藉由本書,讀者可更深刻地了解塔羅牌圖像背後的象徵意義,而這些象徵又對日常生活和人生困境,提供了重要的指引,可謂妙用無窮。 波拉克的塔羅書以圖像為主,因此書中許多的討論是跟象徵意義有關。波拉克以兼容並蓄的方式,旁徵博引諸如榮格派心理學、神話學和韋特/金色黎明的傳統。本書同樣有助於冥想和自修。本書包含大阿卡納牌和小阿卡納牌以及若干解牌的案例。 跟一般塔羅書最大的不同是,它不強塞給讀者一堆傳統塔羅牌的公式化定義,這些傳統的公式化定義的好處在易於解說、又能為問卜者快速消化,但是它們往往自相矛盾又生硬粗糙,讓人不知如何篩選。波拉克讓讀者以自己的直覺來看出每張塔羅牌的涵義,因此每個讀者都可以從自己的觀點和經驗背景出發,進而獲致自己的體認。

目錄

◎一九九七年修訂版序

◎第一部分 大阿卡納

‧引言
‧一、四張牌的模式
‧二、概述
‧三、揭開序幕的大牌:象徵與原型
‧四、世俗序列
‧五、轉向內在
‧六、偉大的旅程

◎第二部分 小阿卡納
‧引言
‧七、權杖
‧八、聖杯
‧九、寶劍
‧十、五角星

◎第三部分 占卜
‧引言
‧十一、占卜的類型
‧十二、如何運用塔羅占卜
‧十三、我們從塔羅占卜學到什麼

◎參考書目

◎索引

序跋

《78度的智慧》──指引我們的七十八種智慧。  ◎文/魯道夫

  同樣的一張塔羅牌,為什麼每一個人解讀起來有不一樣的意涵?當我在教塔羅牌時,常遇到學生有這樣的疑問,事實上同一套塔羅牌的基礎意涵是相同的,但是卻因為解讀塔羅的占卜師有著不同的身分、背景、教育涵養、生活經歷,而對同一張牌有著不同的觀感。在生活當中也相同,當下面對現實的生活,我們可能遇到一些困境或痛苦,但是當我們站在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視野來看待同一件事情的時候,它或許成為一種成長的體驗。

  如果我們學塔羅牌,要的只是得到一個答案,那麼你的愚人牌或許就只會告訴你流浪、天真、不顧危險,你的皇后牌可能告訴你富足的豐饒成果,但是如果你尋求的是人生的指引、心靈的成長,塔羅牌同樣的可以站在這個角度提供你相同(或許更豐富)的指引。愚人牌象徵著原始狀態的無限可能性,如同出生的小孩一樣,有著許多的可塑性,即將面對一連串的生命體驗。

  《78度的智慧》的作者瑞秋‧波拉克,是歐洲相當著名的塔羅學者,她從身心靈的成長角度來看待塔羅牌,幫助我們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待塔羅牌所暗示的人生意涵,這本書能夠在中文出版界當中出現,是華人塔羅學習者的福音,我們不再用過去微觀的角度來解讀塔羅牌。塔羅牌不再侷限為回答現實問題的占卜工具,甚至在我們處理人生問題時,成為指引我們的七十八種智慧。這本書能夠提升我們對塔羅與身心靈的視野,更是一本非常適合塔羅進階學習者的自學教材。

2010年11月10日倫敦

內文試閱

第一部分 大阿卡納 THE MAJOR ARCANA
引言 INTRODUCTION


塔羅的起源 ORIGINS OF THE TAROT

  大約十五世紀中葉,距離歐洲首次出現關於紙牌的文字記載後並不太久,一位名叫班波(Bonifacio Bembo)的畫家為米蘭的威斯康提(Visconti)家族繪製了一副牌。這些紙牌沒有各別的名稱,也未曾編號。它們構成了用來玩一種義大利牌戲「塔羅奇」(Tarocchi)的典型的一套牌:四副各有十四張的牌組(suits),外加二十二張描繪著不同景象的「大牌」。這些「大牌」後來被稱為「trionfi」──也就是英文中「勝利」(triumphs)或「王牌」(trumps)之意。

  話說這二十二幅圖像中,有許多可以被單純地詮釋為中世紀社會類型的點將錄,像是(也就是它們日後名稱的由來)「教皇」或「皇帝」,又或是中古時期常見的道德訓誡,例如「命運之輪」。有些牌表現著美德,例如「節制」或「堅毅」,另一些則呈現了宗教/神話的場景,像是亡者聽見號角而從墳墓中爬起來,迎接「最後的審判」。甚至有一張牌描繪著一則流行的「異端邪說」,也就是「女性教皇」的圖像,我們可以把它形容成對教會的玩笑,但較之大多數對教會的揶揄,其含意要深刻得多。儘管如此,我們仍可認為這幅異端的圖像乃是深植於通俗的文化中,因此作為中世紀「類型」的表現,其涵意是十分明顯的。

  然而,有幅圖像卻相當奇特,突出其間。牌上畫著一個年輕人,以左腿倒吊在一座簡單的木架上。他的雙手隨意地別在背後,與下方的頭部形成一個三角形。他的右腿屈曲在膝蓋之後,形成一個十字,又像是阿拉伯數字「4」。他的臉孔看起來很放鬆,甚至像是有點陶醉。這幅圖像班波是從何處取材的?它一定不是像某些後世的藝術家以為的那樣,是在絞架上吊死的罪犯。在義大利,有時會對叛徒處以倒吊之刑,事實上,許多現代的義大利塔羅牌都管這張牌叫「L’Apezzo」,也就是「叛徒」。但是班波的圖像並未蘊藏著邪惡。那年輕人看起來很美,很平靜。

  基督教傳統描述聖彼得是頭下腳上地被釘在十字架上,表面上看,是為了讓人沒法說他是在模仿他的上主。北歐神話集《古埃達經》(The Elder Edda)描述大神奧丁(Odin)倒吊在「世界之樹」上九天九夜,不是作為懲罰,而是為了接受靈啟,以獲得預知的能力。不過這幅神話場景本身乃是衍生自西伯利亞及北美等地的薩滿(shaman)──也就是巫醫和醫女──的實際做法。薩滿候選人在入門和受訓時,有時會被頭下腳上地倒吊起來。顯然身體的倒轉可以產生某種心理上的益處,如同飢餓和極度的寒冷能夠引發光燦的靈視那般。煉金師──他們和女巫或許是歐洲薩滿傳統的倖存者──也會將自己倒吊起來,相信精液中攸關不朽的重要元素能夠藉此往下流到頭頂的心靈中樞。而即使在西方人開始認真看待瑜珈之前,瑜珈士以頭倒立的形象也早已為人熟知。

  班波只是單純地想要描繪一位煉金師嗎?那他為何不採用比較常見的形象:攪拌著大鍋、或是混合著化學製劑的長鬚男子?這幅圖像──在後世的牌中被起了「吊人」的標題,後來又因艾略特(T. S. Eliot)的詩作《荒原》(The Wasteland)而出了名──看起來並不那麼像個煉金師,反倒像是某種祕密傳統的年輕入門者。班波本人是這樣一位入門者嗎?吊人雙腿特殊的交叉方式可能暗示如此。而如果,他納入了一項對祕傳之術的指涉,其他那些表面看來是社會紀實的圖像,實際上會不會代表著一整套祕傳的知識體系?為什麼,舉例說,原始的牌包含了二十二張圖卡,而不是二十、二十一或二十五等在西方文化中更常被賦予意義的數字?這是偶然,抑或是班波(又或是其他的人,班波只是從他們那兒描摹來的)想要詭祕地表現與希伯來字母系統的二十二個字母相連的祕義?然而,如果有任何證據存在,顯示班波或威斯康提家族與任何祕術團體有所聯繫,並不曾有人將它提出來訴諸公論。

  只消簡略地審視一下塔羅和猶太神祕主義及祕傳知識體系──統稱為「喀巴拉」(Kabbalah)──之間驚人的相應性,我們便能看出班波的牌幾乎必定有著某種祕傳的詮釋,即使欠缺具體的證據。喀巴拉深深植根於希伯來字母的象徵體系,每個字母都連結著「生命之樹」的各條路徑,並被賦予了獨特的象徵意義。如上所述,希伯來文包含二十二個字母,正是「塔羅奇」中大牌的數目。同時,喀巴拉深入探討了上帝無法被發音的名字「YHVH」的四個字母,它們代表著造物的四個世界,中世紀科學的四種基本元素,存在的四個階段,以及四種詮釋聖經的方法等等。而在班波的四個牌組中,每一組各有四張宮廷牌。

  最後,喀巴拉也運用了數字「十」──「十誡」,以及四棵生命樹上各有的十個「薩弗洛斯」(Sephiroth,顯化的階段),而塔羅的四個牌組各包含了一到十號的數字牌。那麼,對於某些塔羅學者聲稱,此牌一開始乃是喀巴拉的「圖像版」,在一般大眾眼中並無意義,對少數人卻蘊有深意,我們還會感到奇怪嗎?不過,在成篇累牘的喀巴拉文獻中,卻從未有一個字提到過塔羅。

  神祕學者提出過許多塔羅牌的祕密源頭,像是西元一三○○年喀巴拉學者和其他大師在摩洛哥召開的大會,但也沒人曾對這些主張提出過任何史料的證據。更要命的是,塔羅評論者一直遲至十九世紀才提到了喀巴拉。而當然,對塔羅的詮釋至關重要的紙牌名稱及數字序列,也是在原始的圖像之後才出現的。

  如果我們接受榮格(Carl Jung)的概念,人類心靈中內建了基本的靈性原型,我們或許可以說,班波是無意識地汲取了潛藏的知識泉源,容許後人的想像做出有意識的連結。然而,像是二十二張大牌、四個牌組中的四張宮廷牌和十張小牌,以及「吊人」的姿態和狂喜的面孔這樣確切且完整的對應,似乎就連「集體無意識」這樣強大的力量也很難做到。

  許多年來,「塔羅奇」主要被視為一種賭博牌戲,偶爾也被當作算命的工具,但要少用得多。然後,到了十八世紀,一位名叫安東•古德傑伯林(Antoine Court de Gébelin)的神祕學者宣稱,「塔羅」(Tarot,法國人如此稱呼這種牌戲)是《托特之書》(Book of Thoth)的遺跡。此書乃埃及的魔法之神所創造,用以將所有的知識傳遞給門徒。古德傑伯林的說法似乎幻想的成份遠大於事實,但在十九世紀,另一位法國人阿方斯•路易•康斯坦(Alphonse Louis Constant)──他以伊萊•列維(Eliphas Lévi)之名為人所知──首次將塔羅與喀巴拉連繫起來。從此,人們越來越深入地研究塔羅,在其中發現越來越多的意義、智慧,甚至──透過冥想與深刻的鑽研──獲致啟悟。

  今天,我們將塔羅視為某種道途,一種透過對自我及生命的瞭解獲致個人成長的途徑。對某些人,塔羅的起源仍是個重要的問題;對另一些人,重要的只是紙牌歷經歲月累積了意義。

   因為班波(以及他那些可能存在的前輩)確實創造了一種原型──無論是有意識地,或是來自深刻的直覺。超越了任何體系或詳盡的解釋,這些圖像本身──經過這些年來不同藝術家的變更與精煉──令我們著迷、神往。由此方式,它們將我們引入其神祕的世界,而這世界終究無法被解釋,只能被體驗。 塔羅的不同版本 DIFFERENT VERSIONS OF THE TAROT

  大多數現代的塔羅牌與十五世紀的牌差異甚小。它們仍舊包含七十八張牌,分為四個牌組:「權杖」、「聖杯」、「寶劍」、「錢幣」或「五角星」,統稱為「小阿卡納」(Minor Arcana),以及二十二張大牌,稱為「大阿卡納」(Major Arcana)(「arcanum」這個字的意思是「祕密知識」)。的確,有些圖像經過相當程度的變動,但是每種版本通常都仍保留著相同的基本概念。例如,「皇帝」牌就有好幾種變異頗大的版本,但是它們全都表現出「皇帝」的某種概念。一般而言,這些改變往往傾向於更富象徵性及神祕性。

  本書主要係以亞瑟•愛德華•韋特(Arthur Edward Waite)所設計的塔羅牌為本,他製作的十分風行的「萊德牌」(係以它在英國的出版商命名)於一九一○年面世。韋特因為改動了某些大牌的公認版本而遭到批評。例如,「太陽」牌常見的圖像是兩個孩童在花園中手牽著手,韋特則將它改為一個小孩騎馬奔「出」花園。批評者聲稱韋特改變了這張牌的意義,以符合他個人的看法。這或許是事實,因為韋特相信自己的想法,甚於其他任何人的。但是很少人停下來思考,「太陽」牌最早的版本,也就是班波所繪製的,跟那所謂的「傳統」版本一點兒也不相似。事實上,它與韋特的版本似乎更接近些;圖中畫著一個神奇的孩童,高舉著一顆燦然發光的人頭飛過天際。

  韋特和他的畫師──潘蜜拉•柯爾曼•史密斯(Pamela Colman Smith)──所做的變革中,最顯著的就是為所有的牌都附上了一幕場景,包括小阿卡納中的數字牌。幾乎所有先前的牌,還有許多後來的,都只在這些「小牌」上畫著簡單的幾何圖案。譬如說,「寶劍十」就會畫著十把劍,以某種模式排列著,與它所衍生的「黑桃十」的排列方式十分類似。萊德牌就不同了。潘蜜拉•史密斯的「寶劍十」上畫著一名男子,倒臥在一片烏雲下,背上和腿上插著十把劍。

  我們並不確知這些小牌的圖像是誰設計的。是韋特本人構思的(如同大阿卡納無疑是他的構想),或者他只是告訴史密斯他想要的特質和概念,然後允許她自行發揮?韋特所著的塔羅書《塔羅圖像金鑰》(The Pictorial Key to the Tarot)並沒有對這些圖像多加著墨。在某些例子中,例如「寶劍六」,圖像的蘊意遠比韋特所陳述的要豐富得多;而在另一些例子中,尤其是「寶劍二」,圖像和他所提供的牌義幾乎是互相牴觸的。

  這些圖像無論是韋特或史密斯所設計,它們對後來的塔羅設計者都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幾乎所有在每張牌上都繪有畫面的塔羅牌,都在極大程度上仰賴了萊德牌的圖像。

  韋特稱他的牌為「修正版塔羅」(rectified Tarot)。他堅稱他的圖像「恢復」了這些牌真正的意義,而貫穿他的書中,他不時輕蔑地批評前輩的版本。對於「修正版」之說,許多人會猜想,韋特身為一些祕密會社的成員,讓他得以接觸到「原始的」祕密塔羅。較為可能的是,他的意思只是他的圖像賦予了這些牌最深刻的意義。比如說,當他如此徹底地更動了「戀人」牌,他這麼做是因為他覺得古早版的圖像意義不大,而他的新版本卻象徵了一種深刻的真理。

  我無意暗示韋特的牌只是一種智識上的建構物,就像是一個學者重新整理哈姆雷特的某些台詞,改成他覺得較有意義的版本。韋特是位神祕主義者,一位神祕學家,以及魔法和祕術的研習者。他的塔羅乃是植基於個人靈啟的深刻經驗。他相信他的塔羅是對的,別人是錯的,因為它表現了那份經驗。

  我選擇萊德牌是基於兩個理由。首先,我認為它的許多革新極具價值。韋特-史密斯版的「愚人」牌觸動著我,它比任何早先的版本更富蘊意。再者,小阿卡納革命性的變革,在我看來,似乎把我們從長久以來支配著這些小牌的公式中釋放出來。以往,一旦我們研讀、記憶了某張小牌既有的牌義,我們便無法再增添什麼;圖像上的暗示非常少。而在萊德牌中,我們可以容許畫面對潛意識發生作用;也可以將自身的經驗應用其上。簡言之,潘蜜拉•史密斯給了我們一些詮釋的素材。

  前頭我說我選擇萊德牌作為我「主要的」藍本。大多數塔羅書只用一種牌做為插圖,這種自我設限或許是源自於一種表現「真正的」塔羅的欲望。藉由選擇某種牌,而非另一種,我們事實上是在宣告這種是正確的,另一種是錯誤的。這類的宣告,對於像是艾利斯特•克勞利(Aleister Crowley)或保羅•佛斯特•凱斯(Paul Foster Case)這樣的作者最為重要,因為他們將塔羅視為一種客觀知識的象徵體系。然而,本書傾向於將塔羅牌視為一種經驗的原型。以這種方式來看待它們,沒有哪副牌是對的或錯的,而都只是這個原型的一種衍伸。「塔羅」既是多年以來所有不同版本的總體,也是獨立於任何版本之外的一種存在。當某種韋特牌以外的版本更能加深某張特定的牌的意義時,我們會兩種圖像一併參看。在某些例子裡,像是「審判」或「月亮」,不同版本間的差異十分幽微;而在其他的牌中,像是「戀人」或「愚人」,其差異卻很劇烈。透過審視同一種經驗的數種不同的版本,我們將能提高對此種經驗的覺知。

占卜 DIVINATION

  今天,大多數人都將塔羅視為一種算命──或是「占卜」──的工具。奇怪的是,在歷史上我們對塔羅牌的此一面向所知道的,比起其他任何方面都來得少。從相對於賭戲,占卜方面的史料相對較少這點來判斷,使用塔羅來占卜是在紙牌本身面世之後一段時間才變得普遍的。或許是吉普賽人在遷徙到歐洲時見到了「塔羅奇」牌戲,便決定把它用來算命。又或是個別人士發展出了這種概念(最早的文字記載是個人的解牌記錄,雖然它們可能衍生自某種不曾被寫下來、但卻被普遍使用的更早的體系),而吉普賽人將之借用過來。過去人們相信,就是吉普賽人把塔羅牌從埃及帶進歐洲的。但事實是,吉普賽人很可能是來自印度,而他們是在塔羅牌在義大利和法國面世之後一百多年才抵達西班牙的。

  在關於解牌的篇章,我們將專門探討「占卜」是怎麼回事,而這樣一種荒誕無稽之術又怎麼可能管用。這兒我們可以簡單地說,人們可以、而且已經用過任何東西來算命──剛被屠宰的野獸還冒著熱氣的內臟、鳥飛過天空的模式、彩色的石頭、擲出的銅板…,任何東西。這種做法來自於人們想要預知未來的單純欲望,而更微妙地,是源自人們內在的信念,相信萬事萬物都是互有關聯的,凡事皆有意義,沒有任何一件事是隨機發生的。

  「隨機」這個概念其實是相當現代的。它是從「因果關係是兩樁事件之間唯一合理的關聯」的教條中發展出來的。缺乏這種邏輯聯繫的事件就是隨機的,也就是無意義的。然而,在早先,人們卻是以「相應性」來思考的。在「存在」的某個領域中的事件或模式,與其他領域中的模式是相應的。星座的模式與某個人的生命模式相應,茶杯底下的茶渣圖案與一場戰役的結果相應。一切事物都是互相連結的。這種觀念始終有其擁護者,近年來甚至有些科學家有感於事件往往會一連串地發生(像是「禍不單行」),也開始認真地研究起它來。

  如果我們能用任何東西來算命,那麼為何要用塔羅呢?答案是,任何算命體系都能告訴我們「一些東西」;而那一些東西的價值則有賴於該體系內在的智慧。由於塔羅的圖像本身便蘊含著深刻的意義,它們在占卜時形成的模式,也就能對我們自身及生命整體啟迪良多。遺憾的是,長久以來大多數占卜者都忽略了這些深層的意義,而偏好易於解說、又能讓問卜客快速消化的簡單公式(「一個膚色黝黑的男子,可能會有助於你」)。

  那些公式化的牌義往往自相矛盾而又生硬粗糙,也不曾說明該如何在這些意義之間選擇。這種情形尤以佔大部分張數的小阿卡納為然。幾乎沒有一本塔羅著作曾經完整探討過這個主題,大多數嚴肅的作品──那些探討大阿卡納深層意義的著作,若非完全不提小阿卡納,就是把它們扔到最後,給上又一組公式,作為勉強應付那些堅持要用塔羅牌來算命的讀者的附贈品。就連韋特,如前面提過,也只是為潘蜜拉•史密斯繪製的那些非凡的圖像提供了一套他自己的公式。

  本書一方面會廣泛地討論每張牌所體現的概念及其象徵意義,同時也會詳細探討這些概念在塔羅占卜上的應用。許多作者,尤其是韋特,將占卜貶低為塔羅的一種墮落的用法。但是妥善的運用占卜,將能大大增進我們對牌義的體悟。研究某張特定的牌的象徵意義是一回事,將它與其他牌結合起來看待又是另一回事。許許多多次,我都看見特定的占卜開啟了重要的意義,那是其他任何方式都無法揭露的。

  占卜同時教導了我們一項普遍性的功課,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課。占卜以一種沒有任何解釋可能企及的方式,說明了沒有任何牌、任何對生命的態度,是好的或壞的──除了在那個時刻的脈絡中。

   最後,進行占卜還可以給每個人一個機會,去更新他們對圖像本身的直覺感應。本書或任何其他書籍所提供的所有象徵意義,所有原型,所有解釋,都只能為你做好準備,去觀看那幅圖像,然後說:「這張牌告訴我……」

作者資料

瑞秋.波拉克(Rachel Pollack)

1945年出生於紐約布魯克林。紐約大學(NYU)英文榮譽學士,克雷蒙研究所(Claremont Graduate School)英文碩士,並在紐約州立大學執教。她是一位知名的作家,曾以《Unquenchable Fire》獲得亞瑟•C•克拉克科幻小說獎(Arthur C. Clarke Award for Science Fiction)。瑞秋是國際公認的塔羅權威,曾經出版她自己的塔羅牌──「閃亮女子塔羅」(The Shining Woman),以及經典塔羅指南《七十八度的智慧》(78 Degrees of Wisdom)(暫譯)。

基本資料

作者:瑞秋.波拉克(Rachel Pollack) 譯者:孫梅君 出版社:商周出版 書系:東西命理館 出版日期:2010-12-13 ISBN:9789861204369 城邦書號:BF6011 規格:膠裝 / 單色 / 424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