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社會科學 > 社會議題
打造全蔬食世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我們想要創造一個沒有殺戮、沒有動物受苦的世界,我們想要擁有更健康的身體,想要一個完美的環境,我們希望周遭的所有人都跟我們一樣以全蔬食達到這些目標。 但是我們該如何告訴他人,這件事有多重要?這些目標有多美好? 就讓這本書來教你,如何有效傳遞純植物性飲食的訊息,讓你我都成為具有影響力的「維根人」。

目錄

各界推薦 推 薦 序 通往維根世界的條條大道 彼得辛格(Peter Singer) 前言 到達「維根村」的漫漫長路 慢想(Slow opinion) 邁向維根村(Veganville)之路 用語及定義 1 了解我們的方位:我們將前往何方?我們現在又在何處? 維根運動(vegan movement) 的目標 雙重要求 太多「肉品利益關係人」(Steakholders) 從眾心理 我們的運動與其目標是相當特殊的 ● 動物不是人類 ● 一場受害者無法參與的抗爭 ● 改變人類從古早以來之積習 該是採取務實的時刻 結論 2 行動呼籲:我們該要求人們做什麼? 妥協不等於共犯 從無麩質學到的一課 減肉族群的重要性 1. 很多減肉者集合在一起,改變系統的速度會快於少數純植物飲食者。 2. 減肉族群能拯救的動物,反而比奶蛋素和純植物飲食者還要多 3. 減肉者比一般的雜食者較可能轉變為奶蛋素或純植物性飲食者。 4. 循序漸進:較不易走回頭路 5. 「擴散」因素:減肉族群分布更廣 改善我們的行動呼籲 1. 人們能接受的行動呼籲 2. 人們確實會跟隨的行動呼籲 3. 具有可信度的行動呼籲 4. 盡可能減少痛苦及殺戮的行動呼籲 關於「純植物性飲食」、「素食」等詞的使用時機 針對「減肉行動呼籲」的反對理由 1. 「所有非純植物性飲食的要求,都是不道德的。」 2. 「如果我要求減少肉食,人們就只會停留在減肉的階段。」 3. 「反正當我們要求人們吃純植物性食物,他們再怎麼樣也會減少肉食。」 4. 「至少我們應該清楚,目標是純植物性的維根飲食。」 5. 「純植物性飲食者和減肉者的差異,不僅僅是他們所消耗的食物量。」 6. 「但我當時立刻就做到了!現在轉換成純植物飲食明明超簡單!」 結論 3 論點:我們如何創造改變的動機? 道德與非道德因素 我們推動的道德聚焦點 1. 美國蓄奴制的廢除 2. 商業捕鯨暫停令的頒布 3. 加泰隆尼亞鬥牛禁令的通過 覺知被高估了 態度改變可緊接在行為改變之後 1. 繫安全帶、禁菸修法 2. 人們對鬥牛士VS.屠宰場工人的態度差異 3. 食肉行為研究 4. 被辟蝨叮咬而對肉品過敏的女士 5. 始於非道德因素的行為改變 總結一:允許所有的理由 總結二:讓事情變得更容易 結論 4 環境:讓事情更容易 改善替代品 後起之秀 維根運動與商業行為 是敵是友? 幫助企業,幫助維根運動 當維根成為一門生意 創造便利環境的其他策略 選擇結構 專業組織的重要性 結論 5 支持:鼓勵每一步 以受眾為中心的溝通方式 ● 影響力許可證 ● 我們的目標:造成影響 ● 這並非與你有關,而是與他們有關 ● YANYA:你不是你的受眾 ● 傾聽的藝術 ● 輕步走著 ● 從為何到如何,從理論到食物 更具包容性的維根主義 規則和結果 為何一致性被過度高估了? ● 維持完全的一致性是無效益的 ● 維持完全的一致性對現實世界造成的影響有限 ● 維持完全的一致性是不足夠的 ● 維持完全的一致性是不可能的 反駁論點 ● 如果我們不一致,人們會感到困惑 ● 若缺乏一致性,我們將冒著弱化維根主義概念的風險 ● 我們須為人們設立榜樣 結論:如何成為最具影響力的蔬食者/維根主義者 6 續航力:如何持續往前? 幫助蔬食者維持蔬食飲食 ● 我們不應該堅持「素到極限」或「零瑕疵維根」,且應該避免用「加入 vs. 退出」或「我們 vs. 他們」等字眼來思考。 ● 我們應該注意健康陷阱 ● 道德很重要 ● 讓蔬食/維根主義變得更容易 讓行動者保持活躍 ● 這是一場馬拉松,不是短跑衝刺 ● 將策略謹記於心 ● 你並非孤軍奮戰 ● 相信人類 ● 不要(太)憤怒 ● 做某些事吧,不要墮落 ● 心懷感恩 ● 你也是動物! 結語 維根運動策略與溝通的未來 附錄 註釋 參考書目 致謝

延伸內容

【推薦序】通往維根世界(vegan world)的條條大道
◎文/彼得辛格(Peter Singer)      我在著作《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一書時,在結語中我寫到:      人類有能力繼續對其他物種進行壓迫,直到永遠,或說直到這個星球不再適合生物生存為止。這種暴行是否將持續,證明當道德和自身利益相衝突時,道德將變得無關緊要,如同最憤世嫉俗的詩人和哲人一再敘說的那樣?抑或,我們將迎向挑戰,並終結粗魯地剝削其他受制於我們權力之下的物種,以證明我們也有純粹利他的天性。並非因恐怖叛亂份子之脅迫而屈從,而是意識到自己在道德上站不住腳?      這個問題的答案,需要靠我們每一個人,各自回答。      經過了四十多年,這個問題仍無法得到解答,但利他主義者卻已收穫了一些成果。某些我曾在《動物解放》一書中提到的圈養法(confinement systems)已在整個歐盟,從葡萄牙到波蘭,從芬蘭到希臘被禁止,加州也同樣下了禁令。一些大企業,例如麥當勞和沃爾瑪,也不再在他們的產品中使用由這些方式飼養的動物。      四十年前,甚至沒什麼人知道維根(Vegan)這個詞的意思。在某些地方,像是柏林,過去很難找到供應素食餐點的餐廳,更不用說純植物(Vegan)的餐點了。如今,柏林和其他許多歐洲、北美、澳洲和數個不同國家的城市一樣,純植物性飲食的發展欣欣向榮。這種改變十分迅速,大多從過去的十年間開始。純植物性餐點不斷進步。可觀的資金也正流向那些研究從細胞製肉的公司,或製造擁有和動物製品相同口感、味道的植物性替代品的公司。      因此,期待當今社會大幅轉變為維根世界的理由油然而生,本書作者會告訴我們如何實現這種期待。雖然他所追尋的世界和我當初撰寫《動物解放》時所期待的一致,但他的方法無疑為我在一開始引述的問題,提供了實用的修正。若「打造一個維根世界」得靠我們每一個人捨棄自身利益、選擇利他主義才能成就,那麼,在可預見的未來中,這世界能到達的最佳狀況,頂多是達到「部分維根」。我並不懷疑利他主義的存在,在從事動物運動和有效利他主義運動時,我曾遇過一些為了拯救動物而埋首工作的人;我個人熟識的三位朋友,甚至把自己的腎臟捐給了陌生人。然而,世界上仍有許多自私的人,甚至,有更多人雖稱不上徹底自私,但也未曾將自己對道德的要求,擴展到自己本身或親友之外。對這些人來說,他們享用的餐點來自於動物苦痛的事實,並不會讓他們改變飲食習慣。他們目前的飲食和其他可輕易轉換的飲食選擇相比,更加劇了氣候變遷的這個事實,也不會令他們願意轉變。他們只會因為對個人健康的追求、或者為了更方便、更便宜等理由而進行改變。或者,當大多數人成為純植物性飲食者,他們才因害怕變成非主流而改變。又或在眾目睽睽之下,因選擇的餐點而被視為野蠻人時,才會改變。      這也是為什麼,當本書作者提出我們太容易相信必有一條正確的道路可以引領我們達成目標——他將此目標稱之為「維根村」(Veganville),我們也知道那條路是指什麼 (需靠每個人犧牲自身利益來完成),我認為他是對的。路有很多條,通常我們並不知道哪一條才是通往目標的捷徑。我們當中有些人認為,只要告訴人們宰殺動物罪大惡極,並且讓他們知道食用動物時,會對動物造成極大的痛苦即可。一旦他們理解了,自然沒有理由不去做出轉變吧?有些人相信,使用更溫和、更友善的方式,較容易達到成功。他們認為應該從改善被飼養動物的福利著手,並鼓勵人們在膳食中減少動物性產品的份量;還有一些人,不想提到動物遭受的痛苦,認為有更多人在意減少碳足跡,因此,這類推行者把論點放在動物性產品對氣候變遷產生的影響上面;另外有些團體認為,如果我們用健康議題來說服人們不要吃動物產品,更可能改變他們的行為。但是,正如同本書作者所言,使人們改變的初衷並不是重點,而人們對動物的關懷,會在他們的行為改變後,開始在心中滋長。      當談到如何說服人們轉變為純植物飲食者時,我們必須嘗試不同的方法,並且從中獲得可靠的資訊,讓數據告訴我們何者有效,何者反之。總而言之,我們必須找到讓人們能輕鬆進行改變的做法。      極少數人和本書作者一樣,有資格對此議題發表意見。身為比利時道德素食選擇協會(Ethical Vegetarian Alternative)的創辦人暨十年資歷的董事,他參與的計畫,最終使根特(Ghent)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正式施行每週一天素食日的城市。然後,他和梅樂妮喬伊(Melanie Joy)共同擔任有效維根推廣中心(Center for Effective Vegan Advocacy)的共同負責人,在歐洲、南美洲、南非、亞洲和澳洲舉辦探討維根推廣工作坊。如今,憑藉著豐富的經驗和淵博的知識,他將幫助更多人成為更有效率的純植物生活推廣者。      我最欣賞這本書的一點是,本書作者對達成維根世界——他心中的終極目標——的困難,並不存有不切實際的想像,然而,這並未讓他氣餒,他仍努力汲取所有知識,以便早日達成目的。假若你想為維根運動,以及它所追尋的目標——為了使世界更美好——來盡一分力,本書將是個很好的起點;又或,若你已經參與了維根運動,本書也能幫你對自己的努力進行評估反思,並讓你能夠做得更好。

作者資料

托比亞斯.李納特(Tobias Leenaert)

是演講家、訓練家、策略家、有效利他理念者,同時也是比利時道德蔬食推廣協會(Ethical Vegetarian Alternative, EVA)的共同創辦人,是第一接受國家結構式資金的全蔬食機構。在他的管理下,EVA舉辦了成功的活動,促使比利時的根特市(Ghent)在2009年成為全球第一個由官方支持進行「每週一天蔬食日」的城市。 托比亞斯也和有效維根推廣中心(The Center for Effective Vegan Advocacy, CEVA)的梅樂妮喬伊(Melanie Joy)一起為全球的動物權倡議者提供訓練。他也是普羅維植國際植物性飲食協會(ProVeg International)的共同創辦人,這個國際性組織的目標,是希望在2040年能夠降低全球肉品消耗量達50%。 托比亞斯目前住在比利時根特,和他的雙親、2隻狗、6隻貓一起。 部落格www.veganstrategist.o

基本資料

作者:托比亞斯.李納特(Tobias Leenaert) 譯者:張家珮 出版社:原水文化 書系:不歸類 出版日期:2020-03-19 ISBN:9789869773539 城邦書號:HD800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